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7 燕小西vs秦承宇,完胜(二更)

正文 117 燕小西vs秦承宇,完胜(二更)

    ck集团

    姜熹坐在台上,正在进行心理学方面的讲座,下面的人听得不甚认真,不过因为秦承宇就坐在他们最后面,一个个的倒是挺着腰杆,目不转睛的盯着上面看。

    这边的大部分人都是只听过姜熹,却未曾见过真人。

    “这燕家的少夫人,本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一点都看出来是生过孩子的人,保养得真好。”

    “燕家那位小少爷正坐在秦总腿上呢,小模样太可爱了。”

    ……

    燕小西蹬着小腿,看着认真听讲的秦承宇,心里却在思量着如何帮粑粑打发掉这个麻烦的家伙。

    姜熹虽然一直在讲东西,不过目光却总是不自觉的往燕小西看过去,毕竟在她心里,这个秦承宇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燕小西在他怀里,姜熹哪有不担心的道理,偏生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倒是一点都不曾察觉到她的担心。

    只是每当她的目光看过去,秦承宇都回以一抹微笑。

    姜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自己看的又不是他,这家伙倒是喜欢自作多情,显摆他的牙齿白不成。

    “叔叔,我想去厕所!”燕小西搂紧秦承宇的脖子。

    “那我带你过去!”秦承宇抱着燕小西就往洗手间走。

    姜熹目光追随,心里有些不踏实,不过想着燕小西这家伙应该也不至于吃亏。

    或许她应该担心秦承宇才对。

    洗手间

    秦承宇几乎没有抱过孩子,所以他的动作显得格外小心翼翼,略显笨拙。

    “秦叔叔,您怎么这么紧张?”燕小西单腿扶着墙,歪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秦承宇长得算是俊美,算是燕小西见过的漂亮中的几个,只是他还是觉得粑粑最好看。

    秦承宇一张脸如同雕刻一般,立体分明,那一双眸子,就像是黑曜石一样,深邃幽深,一眼看不到底,但是却永远像是蒙了一层寒冰,波澜不惊,嘴唇死死地抿着,似乎永远都带着寒气。

    身材颀长,面色冷峻,神情寡淡平静,似乎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看起来十分不易亲近。

    “怕弄疼你而已。”秦承宇语气虽然夹杂着笑意,可是燕小西的直觉告诉他,他并不喜欢自己。

    小孩子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秦玉书和秦玉函是叔叔的孩子吧!”

    秦承宇眸子一紧,这件事情京都的人心照不宣,所以从他回来,没有任何人当着他的面提起过这件事情,却没想到被一个小毛孩提及,他又不能和他一般见识,只能点了点头。

    “不过你抱着我的姿势,怪别扭的,你平时都不抱他们么!”

    “我工作比较忙。”

    “叔叔,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脱一下裤子,我这个很不方便!”燕小西一只手撑着墙,手指勾弄着腰间的纽扣,着实有些费劲。

    “嗯!”

    秦承宇其实并未做过这种事情。

    秦玉书和秦玉函的尿布他都没有换过,更别说换衣服这种事,他的手很大,脱小孩子的衣服,稍显笨拙。

    “好了!”

    “你帮我把裤子往下拉一下啊,我怎么尿尿啊!”燕小西一脸怨念。

    秦承宇满头黑线,这小子真是难伺候。

    秦承宇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叔叔,你要不要一起!”燕小西促狭道。

    秦承宇倒是真有几分意思,他站在燕小西旁边,倒是显得有些不安。

    他总觉得这小子冲着自己笑得不怀好意。

    “秦叔叔,你干嘛对我麻麻那么殷勤啊,你该不会是喜欢我麻麻吧。”燕小西笑得灿烂,露出了磕断的门牙,黑黢黢的。

    秦承宇一愣,因为他没想到,这种话会是从一个孩子口中问出来的。

    “我知道我麻麻长得漂亮脾气又好,喜欢她的人很多,但是秦叔叔您是聪明人,应该不会自讨没趣吧,我粑粑很爱吃醋,到时候如果造成了误会,误伤了叔叔,就不好了。”

    这小子是在警告他么!

    秦承宇哭笑不得。

    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屁孩警告。

    他动手解着皮带,“谁告诉我喜欢你麻麻的?”

    “我猜的。”燕小西一脸嘚瑟,“反正你喜欢不喜欢都无所谓,麻麻是我和粑粑的。”

    “这话是谁教你的!”

    “没有人教我,我自己想说的。”

    “我对你妈妈就是欣赏而已。”

    “那还不是喜欢,这很危险。”燕小西冷哼。

    秦承宇一乐,“是不是你爸爸让你提防和你妈妈走得近的所有人?”

    “我的直觉告诉你,叔叔你不怀好意而已。”燕小西瞅了一样秦承宇。“啧啧……”

    “怎么?”

    “秦叔叔,你的那个好小!”

    秦承宇愣了半天,一点尿意都没了。

    这混小子在说什么?

    小?

    秦承宇看着他臭屁的模样,显得很无力,因为他不可能和一个小孩子争执这种问题,可是这又关系到他男人的尊严啊。

    “你有资格说我么!毛都没长齐的小鬼!”秦承宇着实不太懂如何和小孩子打交道。

    不过秦玉书和秦玉函都是只会哭闹要东西吃,要玩具那种,之前接触过秦序羽,不过交流不多,只知道他早熟得很,却不曾想,今天会遇到燕小西这种小恶魔。

    “我粑粑就比你大,哼——”燕小西冷哼一声。

    秦承宇这心里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你尿完了么!”

    “还得麻烦叔叔帮我穿裤子,谢谢!”燕小西冲着秦承宇笑得肆意。

    那笑容灿烂得诡异。

    露出白惨惨的牙齿,那黄总监黑黢黢的两个黑洞,看得秦承宇心里很不舒服,仿佛是在嘲弄他一般。

    “叔叔,你快点儿啊,屁股凉凉的,真不舒服,我会感冒的,我还是个孩子!”

    秦承宇咬牙。

    他努力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别忘心里去。

    童言无忌。

    秦承宇蹲下身子,给他提裤子,只是动作笨拙,折腾了半天,才帮他把裤子穿好,燕小西不客气的直接抱住他的脖子,“腿都酸了,我们回去吧!”

    秦承宇咬紧牙关,努力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成,我们回去。”

    “秦叔叔,其实你不用自卑,这都是天生的,没有办法啊,虽然你那里不如我粑粑,也许别的地方比他强呢!”

    秦承宇可算是知道,为什么京都的人盛传,这燕家的燕西,可恶程度比起燕殊,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之前宴会上他一直在吃东西,秦承宇又一直在关系秦浥尘的事情,根本没在意这个小鬼,现在想来,当时他撞破了伊人的好事,估计也不是意外,难不成他现在考虑问题,也要将一个小鬼考虑进去不成?

    这简直是个笑话。

    “秦叔叔你的个子貌似也不如我粑粑,我粑粑身手很厉害,你估计也打不过他,长相嘛,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粑粑的,我真的很努力的想要发现你的优点,可是比较,还是觉得我粑粑比较好!”

    秦承宇哂笑。

    他已经摸清楚了,这小子纯粹是来膈应自己的。

    这若是旁人,秦承宇估计不会这般沉默,可是自己真的要和一个小鬼计较嘛,那不是丢份儿么!

    “秦叔叔,你也不用太自卑,我麻麻虽然看不上你,我看你公司很多阿姨大妈还是很喜欢你的。”

    “是么!”秦承宇嘴角仍旧挂着笑容,这心里却已经不爽到家了。

    “没事的,不如我粑粑的人多了去了,你也不用太自卑!”燕小西乐呵呵的拍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秦承宇此刻恨不得把身上这个粘人的家伙给甩出去。

    “秦叔叔,我口渴。”

    “我带你去喝水!”

    “我要和果汁,还要吃冰淇淋!”燕小西咯咯直笑。

    秦承宇嘴角抽了抽,这小子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么!

    “秦叔叔,我看你不太高兴,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那我和你道歉好了!”

    “没事,我带你去楼下买东西。”

    “秦叔叔,其实你人挺好的。”

    “嗯!”秦承宇呕得要死。

    这小子是不是专程来膈应自己的。

    燕小西吃了冰淇淋自然很高兴,“秦叔叔,其实你人不错,可是为什么你的儿子都那么讨厌啊,都喜欢欺负人,你回头一定要好好管教他们啊。”

    这小子又来。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姜熹的演讲刚刚结束,待会儿还有个人的心理咨询时间,不过中间有半刻钟的休息时间。

    她去寻了他们半天,终于看见他的身影,只是瞧着燕小西居然在吃冰淇淋,脸色一冷,这还没开口,没想到燕小西就径直先说话了。

    “秦叔叔,我都和你说了,我不能吃冰淇淋,太凉了,你还非要给我吃,你看,麻麻生气了吧。”

    秦承宇真的是没见过比这小子更加不要脸的,这红口白牙的就开始在这儿胡说八道,而且这小脸委委屈屈的,搞得自己逼他一样。

    “燕小西,别往别人身上扯,你是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么!”姜熹冷哼。

    “麻麻——别这样嘛,我才吃了几口而已!”燕小西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姜熹的神色。

    “秦总,真是不好意思,他给你添麻烦了吧,我来抱吧。”

    秦承宇这次倒是不假意客气了,他恨不得这小子离自己远一点。

    姜熹倒是奇怪了,刚刚秦承宇明明很热情来着,怎么现在瞧着燕小西就像是瞧病毒一样啊,她是搞心理的,秦承宇虽然掩饰得很好,可是当他将燕小西送到她怀里,忽然放松的神情,她却看得一清二楚。

    “秦叔叔,待会儿我再找你玩!”

    “嗯!”秦承宇现在真的不想见到他。

    “你是不是麻烦秦叔叔了?”

    “才没有,我和他玩得可好了,秦叔叔是好人!”

    秦承宇看着她们母子坐到一个角落,姜熹认真的帮他整理衣服,他没照顾过孩子,只是简单将他衣服穿好,至于是否舒服,他倒是没在意。

    姜熹压低声音,“燕小西,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做了什么!”

    “没有啊,我发誓,我这个样子,还能做什么啊。”

    “最好是!”

    “我就是说秦叔叔那里没有我粑粑大而已!”燕小西将最后的冰淇淋吞掉,舔了舔嘴唇,一脸餍足。

    “你说什么?”姜熹睁大眼睛。

    “就是那里啊,麻麻你没有,你不懂,男人才有!”

    “燕小西!”姜熹咬牙。

    这小混蛋,背着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我说的是实话,你干嘛不信呢!”

    “你给我老实坐好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很不好!”

    “为什么?”

    “因为这涉及到他人的隐私问题,秦叔叔肯定会不高兴!”

    燕小西哦了一声。

    “你别漫不经心的,我和你说认真的,以后别这样,听着没!”

    “知道啦,我就是随口一说,秦叔叔是成年人,不会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的!”

    姜熹语塞,“总之这个事情不是可以拿来比较的,你以后别乱说。”

    “好啦,知道啦,你快去吧,小萍姐姐在叫你了!”

    姜熹叹了口气,秦承宇正在和他的秘书交流着什么,姜熹又警告了一番燕小西,这才抽身离开。

    燕小西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海绵宝宝的手机,里面只存了简单的几个号码,1号键存的是燕殊的号码。

    燕殊正在办公室研究昨晚卫首长给他的资料,正一个头两个大,电话一响,可把他吓了一跳,生怕卫首长现在就来找他的麻烦,毕竟这个事情确实比较棘手。

    若是普通任务,他自然是无条件的服从上面的安排,既然卫首长给了他考虑的余地,还是说明这个任务的棘手程度,他正头疼,忽然看见那个熟悉的号码,倒是一愣。

    这小子是属于无事不登三宝殿那种,这电话还是楚濛给他专门定制的,挂在身上显摆了许久,也没见他用过。

    “喂——”

    “粑粑,你猜我在哪儿!你肯定猜不到,我手边有个很重要的消息,你要不要听?我告诉你,可是为了你做了很多事情啊,等你回来一定要感谢我,我……”

    “三个冰淇淋!”

    “五个!”

    “两个!”

    “成交!”燕小西咬牙,为什么每次都这样,真是奸诈。

    “你不在医院,在哪儿呢。”

    “我跟着麻麻到董姑姑的公司做演讲啊,我跟你说,姑父的那个哥哥,就是秦叔叔,试图对麻麻图谋不轨。”

    燕殊挑眉,伸手摆弄着手中的笔,“是么?”

    他可不认为秦承宇会喜欢姜熹,最多是感兴趣,或者是有别的打算。

    “不用你不用担心,你的情敌我已经帮你收拾掉了,哈哈——”

    “具体是怎么样的!”

    燕小西滔滔不绝的说着,燕殊憋着笑,这混小子,他都能想象得到,当时秦承宇的脸色该有多么的难看。

    “好了,不说了,你记得我的奖励,那个禽兽叔叔要过来了!”燕小西说完就挂了电话。

    燕殊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摩挲着手机,他上次宴会倒是存了秦承宇的电话,不过一直都没有来得及问候一声,是不是该好好感谢他照顾自己儿子啊。

    秦承宇坐在燕小西旁边,盯着他手中的电话,“你还有手机?”

    “那是,这可是我舅舅专门送给我的,只此一台。”

    “你舅舅是楚濛?”

    “嗯哼!”燕小西拨弄着手机。

    秦承宇一直很好奇燕家和楚家的关系,不对,应该说是姜熹和楚家的关系,楚家和燕家虽然往前推几代有私交,不过楚家搬离京都,基本上是断了联系的,以至于楚家兄弟和燕家兄弟联系也不多,可是这几年私交频繁,归结起来还是在姜熹出现之后。

    若是说楚家和燕家忽然交好,楚家兄弟也不该偏疼燕小西一个啊,这中间似乎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燕小西安静的坐在一边倒腾手机,倒是懒得注意秦承宇。

    秦承宇手机忽然响了,此刻会场很安静,他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燕殊——”秦承宇嗫嚅着嘴唇,他怎么会忽然给自己打电话。

    “喂。”

    “秦大哥,不好意思,这个时候给你来电话,没打扰你吧。”

    “不打扰。”

    “我听说我家那小子去了你的公司,真是不好意思,肯定是给你添麻烦了,那小子就是太调皮了,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秦承宇手指缓缓收紧,骨节泛着一丝青白,“还好,他挺可爱的。”

    “那就好,这小子就是喜欢惹事,平时也闲不下来,他要是做了什么,你见谅。”

    “不会,早就听说他的性子和你很像,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这儿子“欺负”了自己还不算,这做父亲的是准备来火上浇油么!

    燕殊自然听得出来他话里话外的嘲讽意味,只是会心一笑,“是嘛,毕竟是是我儿子嘛,这小子,就是护短得很,见不得别人觊觎他身旁的人,我也一样。”

    秦承宇又不是傻子,燕殊这是在变相的警告他。

    “不过还是得麻烦照顾他一下了,麻烦秦大哥了。”

    “不麻烦。”

    “他若是做了什么坏事,你可以直接和我说,我去教训他。”

    秦承宇隔断电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若是真的去告状,那才是彻底跌了了份儿,居然会和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这燕殊分明是来讥讽自己的,可是这口恶气他还只能打断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这燕家果然是卧虎藏龙,一个小孩子都有如此心思。

    不过燕小西之后之后倒是很安静,知道姜熹这边结束,才笑着和姜熹嬉闹。

    “姜医生,麻烦了,我们已经订好了酒店,一起去吃饭吧。”

    这会儿已经十二点半了,而且这个行程是董风辞在的时候就定好的,姜熹只能点头同意。

    一起来的,还有ck的几个高管,燕小西本就呆萌可爱,肉呼呼的模样甚是讨喜,说话又中听,十分讨人喜欢。

    秦承宇看着他“长袖善舞”的模样,心里堵得慌。

    这小子倒是会两面三刀。

    当真是遗传了燕殊。

    “我去一下洗手间,失陪一下!”秦承宇起身。

    “麻麻,我也想去洗手间。”燕小西腿脚不方便,必须有人跟着。

    “嗯,那我……”

    “秦叔叔陪我就好了,正好顺路嘛!”

    秦承宇现在对洗手间已经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尤其还要和燕小西一起,秦承宇内心是一万个不愿意。

    可是他还只能笑着将他抱起来。

    “秦叔叔,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天气太热了。”

    “没有。”

    “秦叔叔,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您刚刚都没有和我说话,是不是我刚刚说错什么了,麻麻已经批评过我了!”

    “你和你妈说了?”

    “我是个诚实的孩子!”燕小西说得一脸笃定。

    秦承宇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一丝微笑,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居然还去和别人说,还是个女人,秦承宇毕竟还是个男人,这可关系到男人的尊严啊。

    “没事的,麻麻又不会在意你,你和他又没关系!”燕小西掰着手指,“不过叔叔,我给你提个意见!”

    “你说!”秦承宇笑得那叫一个诡异。

    “人都有缺点,你要正视自己的不足,不要自卑,麻麻常说,这人啊,要是不能正视自己,这心里很容易变态的!”

    秦承宇第一次从心底升出无助感,这小子绝对是煞星!

    ------题外话------

    燕小西,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会对人的心里造成很大的伤害,你这应该算是人身攻击了吧!

    燕小西:(委屈脸)人家就是实话实话而已。

    我: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燕小西:人要正视自己的缺点,不能回避。

    我:这个应该不算是缺点吧……

    燕小西:我觉得是!

    我:他快被你气死了!

    燕小西:应该不会吧,他可以自己调节一下的,不然让麻麻给他做的心理疏导?

    我:这种事他羞于启齿!

    燕小西:我就说嘛,要正视自己的缺点,憋在心里,容易变态!

    我:……你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