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6 小情趣,好大一个大尾巴狼

正文 116 小情趣,好大一个大尾巴狼

    某军区

    燕殊这个孤家寡人,紧紧抱着被子,听着楼下两个人争执不休,索性摸出手机,开始翻看姜熹和燕小西的照片,越发觉得自己可怜。

    战北捷这个混蛋,着急忙慌的把自己从家里面叫回来,就是看他秀恩爱的么!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燕殊翻身下床,在床头摸索了半天,寻了个东西就往楼下走。

    这才发现,这幢楼没有睡着的可不止他一个人,这两个人真是够了,大晚上的不消停。

    莫云旗伸手系上纽扣,这才忽然想起:“队长,你不是把刘伟叫道办公室了么,你不去的话,他可能会在外面站一夜。”

    战北捷正拿着毛巾擦手,原本还不错的心情,在听见这个名字是,彻底崩塌,尤其是从她口中听到。

    “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关心他的。”战北捷挑眉,恨不得将手中的毛巾给揉碎。

    “关心同志总没错吧。”莫云清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莫云旗,你是我的未婚妻!”战北捷“啪——”的一声将毛巾甩在一边。

    “我知道。”莫云旗小声嘀咕,“我也没做什么啊,就是问一句而已,你干嘛冲着我发火。”

    “我没发火,就是不爽!”

    燕殊已经到了他俩的门口,打了个哈气,这两个人就是吵架的内容就是如此的……

    幼稚!

    “是哦,你不爽,所以摔东西?”

    “你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难不成我应该很高兴?”

    “我和他都说得很清楚了,你也听见了,真搞不懂你在不爽什么!”莫云旗忽然觉着这男人着实小气。

    战北捷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给我站起来!”

    “你想干嘛!”莫云旗心里一凛,“我可告诉你,你别动手动脚的,这周围都是人,我要是喊了,丢人的是你!”

    “你站在凳子上说话,每天和你低头吵吵,我这脖子都要酸死了。”

    “嫌弃我矮就直说!”莫云旗咬牙。

    战北捷看着她有炸毛的迹象,倒是一乐,双手撑在她的两侧,“莫云旗,你抬头看着我!”

    “干嘛!”莫云旗对他俩的个子本就挺在意的,她平时又不穿高跟,战北捷个子高,身子又结实,把她提起来都不费劲。

    偏生这家伙还一直说,她就是再不在乎外表的这些东西,听着心里还是很不爽。

    “抬头!”

    莫云旗冷哼一声,忽然抬起头,一个灼热的吻就落在她的眉心,她放在膝盖上的手陡然收紧,他又想干嘛。

    “小家伙,我又不嫌弃你,我这气都没消,你还给我甩脸子看。”

    “你敢说不嫌弃我,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身边那些朋友的老婆个子都很高,你就按照那样找好了,找我做什么!反正吵架都能把你脖子累断!”

    “那以后吵架我抱着你吵?就不累了!”

    “少耍流氓!”莫云旗下意识的在脑海中里yy出了那种吵架的画面,那是打情骂俏还是吵架啊,越想越害羞。

    “你去洗漱一下吧,反正你之前在这里住过,东西都还在,我去处理一下刘伟的事情。”

    莫云旗沉默片刻,抬头盯着悬在自己上空的男人,“他就是和我告白了而已,也没做别的事情,你别……”

    “你放心,这不过是男人之间的一次‘友好交流’而已,我不会用自己的身份压他的,那我先出去了!”战北捷行动力很强,说完拿了一件衣服就往外面走。

    莫云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滚烫一片。

    谁要和你抱着吵架,想得美!

    战北捷出门,走到楼梯口,就被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影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一个侧踢,燕殊心里咒骂一声,抬起双臂,直接挡了回去。

    “战北捷,你丫准备谋杀我啊。”

    战北捷这才看清是燕殊,“你这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干嘛。”

    “大哥,这是我想问你的,你俩这大半夜的,吵吵啥啊,我哪能睡得着,就准备下来听墙角。”

    “恶俗!”战北捷冷哼,“我要去办公室,你还要跟着?”

    “这个送你,我怕你那个不够用!”燕殊说着往他口袋里就塞了一把东西。

    战北捷摸了摸口袋,光是摸轮廓,他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燕殊,你真是够了,我是那种色欲熏心的人么!”

    燕殊挑眉,打了哈气,“对,你不是,所以把15块钱还给我!”

    战北捷冷哼一声,抬脚下了楼,高大的身影很快被夜色淹没。

    办公室门口

    刘伟不停的拍打着蚊子,偏生这边灯光昏暗,看得不甚清晰,害得他脸上被叮了不少大包。

    终于在夜色中瞧着有人过来,看身高体格,就分辨得出是战北捷,这让他欣喜若狂。

    可算是记起自己了,只是忽然想到小树林的事情,他这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

    战北捷走到门口,摸出钥匙,“队长!”

    “进来再说!”战北捷将他从头至尾扫了一眼,很是不爽。

    战北捷打开灯,径直坐到沙发上,“把门带上。”

    “是!”

    战北捷双腿交叠,随意的摆在一侧的凳子上,墨黑色的眸子透着丝丝打量,像是要将他看穿一样,双手随意的放在膝盖上,不停的敲打着,在静谧的夜色中,发出沉闷压抑的声响。

    刘伟身上痒得难受,扭了扭身子,“队长。”

    “来吧,我们聊聊马里亚纳海沟的问题。”

    “队长,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您别忘心里去。”

    “我现在听说,一岁一个代沟,我和你们差了十几岁,所以这都变成海沟了是么!”

    刘伟垂头,不敢作声。

    “你刚刚告白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么,是啊,你们队长我就是个老男人,我听你这口气,对我很不爽啊。”战北捷紧迫盯人,刘伟心里发毛啊。

    “队长,我没有这个意思。”

    “抹黑队长,你知道我能罚你罚到死么!”

    刘伟咬了咬牙,他哪里知道会被战北捷撞了个正着,看着战北捷将莫云旗带走,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就是喜欢小旗而已!”

    “小旗是你叫的么!”战北捷冷哼。

    “小莫同志!”刘伟嘴角抽了抽,需要如此较真么?

    “刘伟,我说话,你是当耳边风了么!我之前明明和你说了,以后怎么喊她!”

    刘伟心里咯噔一下。

    这忽然叫自己心爱的女人,嫂子,这不是对他进行凌迟么!

    “忘了?要不要去外面跑一圈,好好想想!”

    “嫂子!”刘伟咬牙。

    战北捷冷哼。

    “其实你挺不错的,年纪轻轻军衔不算低,能力也很强,在部队里面表现突出,和你同一批进来的人相比,你的表现一直都算是出类拔萃,平时也很受重视,而且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前途一片光明……”

    刘伟有些懵,战北捷怎么忽然夸上自己了,这平素战北捷都是板着一张生硬的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这好端端的,他心理有些发毛。

    “即便如此,比起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刘伟面部神经不受控制的狠狠抽搐了两下。

    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欲扬先抑?

    “不是我瞧不上你,只是我太优秀了,所以你也不能怪她选择了我,况且我们之间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刘伟双手握拳。

    “刘伟,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她,你可知道她极其讨厌吃葱,不爱吃姜,所以每次来例假头疼得死去活来,性子强硬,骨子里却很小女人,你知道她的家庭关系么,知道她家当家做主的其实是她奶奶么,她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你口中的喜欢,到底有多么的肤浅……”

    刘伟确实不懂,莫云旗也根本不给他机会。

    “刘伟,不是你的,终究不会是你的,这种事强求不得!”

    刘伟忽然抬头,看向战北捷,四目相对,在两个男人之间,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电流窜过。

    “战队长,那这份感情难道不是你强求来的么!”

    战北捷平素有多么的霸道,这是军中出了名的,莫云旗这段时间躲着他,他也看得非常清楚,所以才萌生了要和莫云旗摊牌的想法,若是他俩就像燕殊和姜熹那般,刘伟根本不可能去自讨苦吃,那是自讨没趣。

    “自作聪明!”战北捷冷哼。

    “我瞧她也不是多喜欢你!不然为什么总是躲着你!”

    “这是我们自己之间的事情,我本来也不打算和你一个外人说的,不过看你这般求知心切,我就告诉你好了!”

    战北捷说着忽然起身,走到刘伟面前。

    最佳忽然扯起一抹灿烂的弧度,露出白灿灿的牙齿。

    “她总是嫌弃我精力太旺盛,欲求不满,被我追得紧了,自然就躲着我了,这是我们之间的小情趣,你这外人自然是不懂的!”

    刘伟此刻已经完全石化了。

    这般不要脸的说辞,若是被燕殊听着了,估计又要刷新对他的认识了。

    战北捷拍了拍他的肩膀。“早点回去休息,她还在等我回去,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将门带上。”

    刘伟听着那沉闷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惨然一笑,忽然觉着自己做了一件蠢事,他明天该如何面对莫云旗。

    小情趣?

    战北捷看着刘伟那僵硬的脸,心里高兴到不行。

    小样,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你还要和我斗?

    想得美!

    莫云旗本来打算称着他离开就先回去来着,可是看到他换下来没有洗的衣服,脑子一热,居然大半夜的坐在洗手间内帮他将衣服给洗了。

    所以战北捷回去的时候,正瞧见莫云旗拿着挑干将衣服挂在阳台顶部的钢丝绳上。

    她的个子小,这挂个衣服,居然还要踮着脚,模样甚是滑稽。

    战北捷大步走过去,从后面直接搂住她的腰,微微往上一抬,最后一件衣服挂上去了。

    “放开我!”莫云旗挣扎着下来,“大夏天不洗衣服,也不怕臭了。”

    “小不点,若不然以后你帮我洗好了!”

    “想得美,这么着,你以后就是想要娶我帮你洗衣服?”

    “不然我帮你洗也成!”

    莫云旗冷哼,伸手揉了揉肩膀,“今晚怎么睡?”

    “不是一起么?”

    “谁要和你一起,不行,今晚你就趴在桌子睡。”

    反正人就在自己手边,这么晚了,战北捷也懒得和她争执,等她睡着了,一切都好办。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赶紧把你衣服脱了泡一下,怎么这么不讲卫生。”

    “平时太忙了,哪有空洗衣服,攒两天一起洗一样的!”战北捷说着脱下外套就往盆里扔。

    莫云旗立刻扯过他的衣服,“你都不看看口袋里有没有东西么,你怎么过得这么糙!”

    战北捷平素不是在训练就是在训人,口袋都是空的,倒是忘了燕殊刚刚给自己塞了东西,还没有来得及阻止,莫云旗的手已经摸了进去。

    莫云旗瞧着手上花花绿绿的包装袋,朝着战北捷微微一笑,“小不点,我跟你说,这些都是燕殊给我的,真的,我发誓!”

    “嫂子又不在,二哥用这个东西做什么,吹气球玩嘛?”

    “这我哪儿知道,我发誓,这真的不是我……”

    “滚出去!”莫云旗说着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这么晚了,战北捷也不能太大声敲门,这没办法,只能光着上半身去找燕殊借宿一晚。

    可把燕殊乐坏了,幸亏燕殊这边早就换了大床,两个大男人睡着也不挤。

    “噗——哈哈……”燕殊笑得停不下来。

    “燕殊,你丫再笑,我待会儿就把你踹出去!”

    “好好好,不笑了,睡觉,哈哈……老战啊,你咋这么没用,你上去直接把她给办了啊,被女人踢出家,你也是厉害。”

    “还不是你害的,你还敢说!”战北捷气得咬牙切齿。

    “对了,刘伟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我可听说了,因为女兵在我们这块就是稀有生物,所有盯着小莫同志的人不在少数啊。”

    “哼——你丫给我闭嘴,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成,睡觉!”燕殊乐不可支。

    京都ck集团

    刚刚开完早会,秦承宇走在前面,后面秘书抱着一摞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前,“秦总,这是今天需要处理的文件。”

    “嗯。”秦承宇说着拿过最上面的一个文件,随手翻开,“今天有什么安排?”

    “今天姜医生要过来给大家做心理咨询,这是董总安排的。”

    秦承宇手中的笔顿住,在纸上晕染上了一层黑墨,他眉头一蹙,想起了之前在医院碰见姜熹她那剑拔弩张的模样,忽然一笑,“几点?”

    “九点。”

    “还有什么安排?”

    “今天是周五,事情不太多,就是手头的工作,董总本来晚上约了姜医生一起吃饭,不过董总不在,这个安排……”

    “我去就行。”

    秘书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秦承宇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四十了。”

    “哦——差点忘了,我去楼下接人!”

    “我们这边的人都安排好了么?”

    “应该好了,我交给……”

    “你再去看一下,别耽误人家的时间,我去楼下接她就行,我和她也算是熟人。”

    “好的!”秘书虽然有些狐疑,却也不疑有他,毕竟姜熹是有夫之妇,人尽皆知,总裁总不至于和她有点什么。

    姜熹此刻坐在车内,正垂头看着文件,孙萍坐在副驾驶,歪着头看着姜熹,“熹熹姐,瞧你一直盯着报告内容看,该不会是紧张了吧。”

    “我许久没有在人前做这种汇报了,紧张不是很正常么!”姜熹合上文件。

    燕小西头枕在她的腿上,一条腿翘着,正吃着棒棒糖,一脸惬意,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清新,医院里面一股味,难闻得要死。

    “坐好,到地方了!”姜熹捏了捏他的小脸。

    “哦!”燕小西小心翼翼的挪着腿,“腿伤了,待会儿不许乱跑,听小萍姐姐的话,听着没!”

    “知道啦,你都说好多次了!”燕小西显得很不耐烦。

    车子缓缓停在ck集团的大楼前,姜熹刚刚准备推门下车,门就被人打开了。

    “谢谢!”

    可是当姜熹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时,一张冷峻的脸,透着一股淡漠,嘴角扬着一抹官方性的微笑,“姜医生,我们又碰面了,欢迎您过来。”

    “谢谢。”

    燕小西认真的舔着棒棒糖,忽然听着姜熹口气不太对,只是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秦承宇的身子,看不见脸。

    不过这男人声音低沉有磁性,衣服也挺高级的,对麻麻也十分客气,麻麻干嘛摆着一副脸给人家看。

    秦承宇瞧着里面的人,微微弯腰,“燕西吧,之前在宴会上我们见过,你还记得么!”

    燕小西歪着头,他对秦承宇本来也没什么印象,只是记得他是姑父的大哥,又忽然想起自己偷听到的话,心里自然对他升起了一抹警戒。

    不过燕小西还是笑得格外灿烂。

    “秦叔叔好!”

    “你好,你的腿受伤了?”

    “是啊。”燕小西撅着嘴巴,“能不能麻烦秦叔叔抱我下去。”

    “小西!”姜熹冷哼,这小子,怎么一见面就开始使唤人,“不麻烦秦总,我来就好。”

    “姜医生不用这么客气,你到这里来,本来就应该我照顾你,抱孩子的任务交给我就好!”秦承宇说着将燕小西抱在怀里,只是他的姿势却格外的别扭,看得出来应该没抱过孩子,燕小西已经自己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

    姜熹颇为无奈,看着自己儿子自来熟的模样,只是耸了耸肩,“那就麻烦秦总了。”

    “您太客气了,里面请吧!”秦承宇示意姜熹跟着自己进去。

    孙萍抱着一摞文件往里面走,没听说熹熹姐还认识这位秦总啊,看他这模样,对熹熹姐很是殷勤啊。

    “姜医生,您演讲的地方我们安排在16楼的会议室,待会儿到了楼上,我带你过去就行。”

    “不用这么麻烦了,您日理万机的,实在不好麻烦您。”

    “你毕竟是董总请来的,若是我怠慢了,估计董总回来,得治我的罪了。”

    姜熹不得不说,这秦承宇面相虽然冷漠,可是说话做事却是滴水不漏,电梯内还有别的人,姜熹也不好直接驳了他的面子,只能点了点头。“麻烦秦总了。”

    “你对人都是如此客气么,我们之间严格算起来也有些沾亲带故的,你这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好像我做错了什么!”

    “可能我有些紧张。”

    “不必紧张,出问题我会帮你解决!”

    姜熹捏紧手中的包,这秦承宇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燕小西舔着棒棒糖,这个男人……

    来者不善啊!

    果然自己来这一趟没错。

    这人就是个大尾巴狼!

    还敢打他麻麻主意,还是当着自己的面,是把自己当空气了不成!

    ------题外话------

    老战啊老战,你可真够不要脸的,人家小莫同志是单纯的要躲着你好么,居然说什么夫妻情趣,真是……我都替你臊得慌!

    老战: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懂什么!

    我:┑( ̄Д ̄)┍

    老战:这是我们的夫妻情趣,小打小闹很正常。

    我:我会让你每夜都被踹出门!

    老战:你来我办公室,我们需要进行一番“友好交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