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5 小树林捉奸,克制点(二更)

正文 115 小树林捉奸,克制点(二更)

    某军区内

    莫云旗本不想搭理刘伟,她需要避嫌,况且按照战北捷的尿性,估摸着又得和她吵吵半天,她不想招惹麻烦,而且她对刘伟根本任何关系。

    这几天她已经在极力避开和他的接触了,可是他还不死心,在她宿舍楼底下一直等着,还不停的让人上来喊她,总不能一直麻烦别人来她宿舍,正好趁着这次的机会和他说个清楚。

    这边很黑,不远处的路灯孤零零的伫立着,略带几分苍凉的味道。

    “小旗,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刘伟双手摩擦着手掌,额头上都是汗珠,顺着他的脸颊不断往下低落。

    就是参加选拔考试,出任务,他都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刘伟,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莫云旗素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等一下,你先听我说完。”刘伟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若是莫云旗先开口,那他就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

    “行吧,你说。”莫云旗靠在树上,随意的将头发拨到耳后。

    仍旧是一头俏丽的齐耳短发,趁着娇俏可人的小脸,夜色中的眸子清亮有神,灵动可人,看得刘伟心头小鹿乱撞。

    他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或许这辈子也就这一次机会了,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莫云旗一开始还在认真的等着他开口,可是等了好半天,也没见他有什么动静,倒是有些不耐烦了,可是忽然刘伟抬起头,目光灼热的盯着她,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那力道很大,莫云旗吃痛得拧起眉头。

    “刘伟!”

    “莫云旗,我喜欢你!”

    莫云旗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倒是愣了几秒钟。

    “不对,我爱你,真的!小旗,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那么真心的喜欢战队长,他和你差了那么多岁数,你们之间肯定有很多代沟,小旗,我们在军校就是同学,从新兵营到特战旅,又到这边,我们都是一起走过来的,我们之间有很多默契,有聊不完的话题,小旗,我就不信,你对我真的没有一点感觉么!”

    刘伟说到激动处,指尖不自觉的用力。

    他一心扑在莫云旗的身上面,丝毫没有注意到战北捷和燕殊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燕殊伸手抵了抵战北捷,一脸的促狭,眼中都是贼笑。

    他压低声音,克制自己的音量,还有那快要憋不住的笑意,“代沟啊,战队长!”

    战北捷脸色紧绷,放在口袋中的手死死收紧。

    “刘伟,你先冷静一点!”莫云旗试图安抚他躁动的情绪。

    可是她根本无法理解刘伟的心情。

    “小旗,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人家都说三岁一个代沟,你和他之间特么的都要隔着一个马里亚纳海沟了,你和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燕殊快要憋不住了,这个刘伟还能再搞笑一点么!

    马里亚纳海沟,他咋不说隔了一条银河呢!

    “刘伟,我们之间不可能!”

    “为什么,我喜欢你,我就不信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觉!”刘伟听着这话显得更加激动了。

    “我对你真的……”

    “你若是对我没感觉,之前出任务,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们是并肩作战的队友,我们就不能将这份纯真好好保留么!”

    燕殊咋舌,这莫云旗拒绝起人来也是毫不客气啊。

    “可是我不想和你做队友,除却军衔不如战队长,我哪里不如他!”

    莫云旗很是无奈,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难不成真要自己说得那么直白?

    “其实你长得没他好看!”

    “我……”刘伟心知肚明,战北捷确实比自己长得好看那么一点点!

    “挣得没他多!”

    “我可以更加努力。”

    “我和他已经订婚了,结婚报告都打上去了。”

    “我比他小了十岁,我有很多时间可以证明,我可以给你更好的,他平时训练那般为难你,你到底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难不成你喜欢他么!”

    “对,我喜欢他!”莫云旗咬牙,今晚一定要让他彻底死心。

    “我爱他,这样总可以了吧,你满意了嘛!”

    “吁——”忽然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口哨声。

    刘伟手一僵,莫云旗试图推开他一直钳制着自己的手,可是男女力气有别,她的肩胛骨被他捏得很不舒服。

    此刻一阵窸窣的声音传来,有人踏着落叶而来,裹挟着夜色,一身军装,染上夜的黑,面色冷峻,五官凌厉,就像是刀削斧刻一般的深邃,一双黑色的眸子淬着一股寒意,在触及到莫云旗有些慌乱的眼睛时,却又不自觉的染上了星星笑意。

    身子偶尔摩擦到树枝,发出了细碎的声音,刘伟刚刚回头,一个黑影就笼罩在了自己的头顶,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腕。

    “嘶——”刘伟吃痛,可是按着莫云旗的手却未曾松开半分。

    “你弄疼她了!”战北捷的声音嘶哑干燥,却又带着难以抗拒的威慑力。

    “战队长!”刘伟没想到战北捷会突然出现,脸上的神情很不自然。

    “我说你弄疼她了,你没看见她很不舒服么!”战北捷用力,刘伟吃痛松开手。

    “我说刘伟啊,你这是何必呢!”燕殊靠在一边,抱着蓝色的文件夹。

    莫云旗颇为尴尬的看了一眼战北捷,她刚刚就注意到了那边的动静,只是这边都是树,那两个人隐身在暗处,她还以为是巡逻的人,准备在这般看戏,哪曾想会是战北捷,不是去看会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那自己刚刚说的话岂不是……

    莫云旗推开战北捷就往外面走。

    丢死人了!

    战北捷哪能轻易放她走,抬脚就直接攥住她的手,“你干嘛!”

    莫云旗压低声音,试图挣脱。

    “刘伟,你现在去我办公室等我,我要和你讨论一下马里亚纳海沟的问题!”战北捷冷哼,还海沟,混小子,你怎么不上天。

    “小旗!”刘伟还是有些不死心。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来和我说,麻烦你以后别去骚扰她,这会让她很困扰,我也不舒服!”战北捷揽住莫云旗的肩膀,“这是我的女人,我的未婚妻,以后见着你最好喊一声……”

    “嫂子!”

    燕殊咋舌,啧啧……

    这老男人吃起醋来,还真是酸死人啊。

    燕殊拍了拍刘伟的肩膀,“你应该早就知道事情的结局如何了,反正也表白了,也不要有什么遗憾,这谁还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啊。你说是吧!”

    “这是我的初恋!”刘伟咬牙。

    “燕队长,你的初恋也是这样无疾而终的么!”

    “那倒不是!”

    “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定然也是你甩了人家,怎么可能被人甩!”

    “我的初恋现在是我老婆。”燕殊说完转身就跟着战北捷的脚步。

    刘伟这本就遍体鳞伤的心又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这燕殊还真是杀人于无形啊。

    杀人不见血那种。

    这种时候还要狠狠给他喂一把狗粮。

    刘伟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手指收紧,颇不甘心。

    燕殊已经追上他们,“你俩干嘛走这么快啊,我说小莫同志,你那个算是告白嘛,不错啊,来,告诉二哥,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大叔的!”

    莫云旗嘴角抽了抽,他能不添乱么,没瞧见战北捷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么!

    “燕殊,你是不是很闲!”战北捷咬牙。

    “我就是再忙,也阻挡不了我这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啊,哈哈——”

    “你说你俩真是够闷骚的,这喜欢就喜欢嘛,还非要藏着掖着的,我就是见不惯你们这种行为,要我说啊……”

    “燕殊,你是不想再休假了么!”

    燕殊双手一摊,“成,我走还不行嘛,祝你们今晚过得开心,对了,老战,少折腾人家小姑娘,这毕竟明天还得训练呢!”

    “滚犊子!”

    “小莫同志,加油哈!这男人虽然老了一点,不过体力还是……”

    “燕殊!”战北捷拿起一侧训练用的转头就朝着燕殊砸过去!

    燕殊笑着躲开,“我这个孤家寡人,还是回头抱被子睡觉吧!”

    “你丫赶紧给我滚!”战北捷气急败坏。

    这一路上没了燕殊,气氛倒是显得很是尴尬,莫云旗心慌意料,手心沁出了许多冷汗,这心里乱得很,直到到了家属楼下面,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跟着他到了这边。

    “战队长,快到门禁的时间了,我还是……”莫云旗扭头就要走,战北捷拉着她的手拖着就往楼上走。

    “上楼!”

    “战队长,我还是回宿舍吧,真的很晚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改天再说。”

    “上楼!”

    莫云旗觉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质问她一样,莫云旗也很委屈啊,这事儿和她有什么关系,他干嘛总是一直盯着自己看。

    “我要回去!”莫云旗说着甩手就要跑。

    “老战,扛起来抱上去啊!”燕殊双手放在阳台边,正促狭得盯着他俩的一举一动。

    莫云旗恼怒,这燕殊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可是下一秒钟,战北捷居然真的弯腰将她直接扛了起来。

    “战北捷,你快放我下去!”莫云旗伸手拍打着他的后背。

    “别叫了!”战北捷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你是要把所有人都吵起来么!”

    莫云旗气结,却又无可奈何。

    燕殊憋着笑,扭头进屋。

    他的视频已经连接起来了,对面的姜熹,面色沉静,正在低头处理手头的工作,柔和的灯光下,细长的睫毛留下的剪影都十分漂亮。

    “熹熹,你瞧着没,这两个人太逗了。”

    “乌七八黑的,什么都瞧不见。”姜熹放下手中的笔,“今天整整晚了一个小时。”

    “临时被叫去开会了,回头又和老战去小树林‘捉奸’来着。”燕殊笑着坐到床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忙。”

    “哦,之前接到ck集团的一个心理咨询的任务,让我们去他们公司帮忙做心理疏导,说是职场的人心理压力都很大,这几天太忙,没顾得上,明天就得去他们公司,我得准备一下。”姜熹笑了笑,“幸亏小萍帮忙将ppt做好,不然我今晚就得熬夜了。”

    “ck?”

    “嗯,风辞的公司,所以我才答应了。”

    “可是风辞最近不在京都啊。”

    “那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们公司还有人能把我吃了不成!”姜熹促狭道,“你今年若是太忙,我就自己回临城,锦荣半个月后要来这边出差,我可以和他……”

    “不行!”燕殊回答得异常迅速,“你怎么又和他联系了。”

    “你不会还吃醋了吧!”姜熹将手机固定好,放在桌上,“小西都会打酱油了,你还吃这种飞醋啊。”

    “他一天不结婚,我就得防着他一天,我要是实在抽不开身,就让燕隋去接你。”

    姜熹点了点头,“燕殊,我想你了。”

    燕殊伸手摸了摸手机,“乖,我也想你。”

    “要不你亲我一下!”

    “你这是在和我撒娇?我在家你若是这般模样,我定然让你下不来床。”燕殊说得咬牙切齿,却还是对着屏幕啄了一口。

    视频结束,姜熹一抬头,就瞧着燕小西咬着被子偷笑。

    “你醒了多久了?”

    “在你和粑粑说,亲我一口的时候!”燕小西咯咯直笑,“麻麻,你这是在和粑粑撒娇么!”

    “小混蛋,你还敢打趣我了,赶紧睡觉!”

    “我腿痒!”

    “怎么了!我看看!”姜熹立刻走过去,或许是伤口正在愈合,她抬着他的小腿,轻柔的吹了几口气,试图缓解他的瘙痒感。

    “不许抓,不许挠!”

    “我知道,可是我难受!”

    “我吹吹就好了!”

    “你明天要出去啊,出去多久啊,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出去时间比较长,我和奶奶说好了,明天她过来陪你。”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出去!”燕小西搂住姜熹的脖子,开始撒娇。

    “别闹,麻麻是去工作,不是出去玩的。”

    “可是我在医院快要闷死了,麻麻——”燕小西不停的晃动着姜熹的脖子,弄得她脖子都要断掉了。

    “那我明天和医生商量一下,他要是给,我就带你出去!”

    “欧耶——”燕小西冲着姜熹的脸就猛嘬了两口。“今天太奶奶过来还说要带我去f国玩,那里好玩不,舅舅家也都在那里,可是你都不让我去!”

    “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去了,这不是一直抽不开身陪你过去么,你若是自己出门,我又不放心啊。”

    “太奶奶会陪我啊。”

    “你真想去啊!”

    “就去一周!”燕小西伸手比划着。

    “这事儿呢,我同意还不行,你还得说服太爷爷和爷爷奶奶。”

    燕小西撅着嘴巴,“反正家里最难搞的就是你!”

    “你说什么?难搞?”

    “不是,我什么都没说,我们快睡觉吧,我快困死了!”燕小西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跟着楚老太太出门了。

    军区家属楼

    莫云旗和战北捷四目相对,仰得莫云旗脖子都酸了,可是战北捷却一句话都不说,弄得她很是难受。

    “脱衣服!”战北捷冷哼。

    “什么!”莫云旗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胸口。“你想干嘛!”

    “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你的肩膀!”

    “不用了,我的肩膀挺好的,没什么事!”莫云旗避开他伸过来的手。

    可是战北捷却忽然按住她的肩膀,微微用力。

    “嘶——你谋杀啊!”

    “你不是说没事么,你喊什么!”

    “你这么用力,我就是没事也变得有事了好么!这么用力,就不能温柔一点么!”

    “所以我让你脱了给我看看,看你刚刚那么痛苦,估计那小子用了很大的力道,我这边有红花油,我给你揉揉,明天还有体能训练,你这肩膀,我怕你明天支撑不住。”

    莫云旗的肩膀就是抬起来都有些胀痛,确实很疼。

    总不能亏待了自己。

    莫云旗动手解开衣服,她里面还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倒是不至于说走光什么的。

    肩膀处的红肿直接暴露在战北捷面前,看得他眼睛一热。

    “你做好了,我去拿红花油!”

    莫云旗侧头看了看肩膀,刘伟这个疯子,这是准备掐死自己不成,这么用力。

    战北捷站在她的身后,伸手将她的肩带拨开,只是手刚刚触碰到内衣肩带的时候,手指却变得暧昧柔和起来,白色?

    上次她穿得貌似也是白色。

    “你干嘛呢,快点儿!”莫云旗不知道怎么的,脸有些烫,其实处理伤口擦药,这般模样的相见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这次就觉得那么古怪啊。

    战北捷涂了一点红花油在手上,搓了搓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啊——”

    燕殊刚刚洗澡出来,就听着楼下传来一声惨叫。

    “我靠,这两个人是在干嘛啊!”

    “痛啊——战北捷,你丫谋杀啊!”

    “你别乱动,不用力就没效果了!”

    “你给我轻点儿!”

    “我已经很温柔了,你别乱叫了!”战北捷被她喊得面红耳赤,微微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真是不争气,别人叫两声,你特么的有个什么反应啊,太不争气了。

    “嘶——啊……疼啊!”

    “忍着点,待会儿就不疼了!”

    “你快点,我快痛死了!”

    “知道了,你别乱动!”

    “你这么按着我,我也动弹不了啊!”

    ……

    燕殊仰面躺在床上,“啧啧,老战,我都替你臊得慌。”

    过了约莫半刻钟,这楼下的动静还不消停,燕殊翻了个身,哎……孤家寡人啊,青灯冷壁,真是可怜啊。

    “嘶——你轻点儿,太疼了。”

    “快好了。”战北捷刚刚收回手,准备去洗手,传来了敲门声。

    “战队长?”

    战北捷和莫云旗对视一眼,这不是钱婶儿的声音么?

    “钱婶儿,您有事?”战北捷手上都是药油,不方便去开口,只能跟着门和她说话。

    “战队长,这么晚来打扰你,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个楼隔音效果不太好,麻烦你们声音小一点好么,我这年纪大了,这被吵醒了,就不容易睡着了。”

    “不好意思。”战北捷已经忘了这茬,这楼隔音特别差。

    “没事,你们年轻人嘛,就是精力旺盛啊,哈哈——”

    “你们继续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就是动静小一点,这左邻右舍的都被吵起来了,影响也不太好。”

    “这年轻人啊,就是不懂克制啊!”

    “年轻真好啊……”

    战北捷和莫云旗对视一眼,莫云旗直接穿起衣服,“都怪你!”

    “要不是你喊得那么大声,别人会误会么!”

    这两个人倒是还有空在这里斗嘴,完全忘记了,还有个人正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呢。

    刘伟打了个喷嚏,战队长,您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啊,蚊子很多啊!

    你要是惩罚我也换个方式吧,我这脸都要被叮肿了!

    ------题外话------

    老战,你是不是忘了你办公室门口还有个人啊!

    老战:有人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刘伟!

    老战:这人是谁啊!

    我:你的情敌!

    老战:哦,马里亚纳海沟是吧!

    我:你可算是想起来了,人家在门口喂了一整夜蚊子了!

    老战:那又怎么滴,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高级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