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4 你的模样很诱人

正文 114 你的模样很诱人

    雾都酒店

    董风辞愣了足足半秒钟,眸光微微下移半分,而关戮禾则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你……”董风辞喉咙干涩,只觉得胸口灼热一片,羞愤之情充斥着她的胸口,她甚至不知道应该开口说些什么,双手攥紧床单。

    她仍旧穿着昨晚的一袭长裙,轻薄的面料,让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手心的滚烫,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颈侧,那气息一如既往的熟悉霸道。

    关戮禾其实就是想攥住她的胳膊而已,从没想过要……

    可是手心手软一片,她的脸绯红一片,身子微微颤抖,眼睛睁得很大,充斥着难以置信。

    他的手微微动了动。

    “关戮禾,你丫摸够了么!”董风辞咬牙。

    居然还敢乱捏……

    简直不要脸。

    关戮禾瞧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忽而一笑,“小辞,真的比以前大了一些……”

    “你丫混蛋!”

    董风辞抬起胳膊一扫,将他的手推开,抬手朝着关戮禾的手就挥了一巴掌。

    关戮禾并未躲避,她的手落在面具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他的身子下意识的抬起,避开她的攻击。

    董风辞微微抬起腿,朝着某人最脆弱的地方就直接袭去。

    膝盖堪堪抵在他的大腿处,就被某人给按住了。

    董风辞咬牙,伸手就要将还悬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

    两个人在床上扭打起来。

    董风辞的拳脚功夫都是关戮禾手把手教的,他对她的太熟了,熟到她但凡有一点工作,他都可以精准的预测到她的下一步会出什么。

    过了两分钟,董风辞整个人就被关戮禾死死按在了床上,面部朝下,男人精壮有力的身子压下来,两个人之间仅隔了一层薄薄的衣料,羞耻感在董风辞心底蔓延开。

    “关戮禾,你起开,你个混蛋,你到底想要干嘛!”

    她的双手被关戮禾按住,举过头顶,根本无法用力,而他的呼吸就在她的颈侧,让她心乱如麻。

    “别乱动了!”关戮禾声音低沉嘶哑,似乎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董风辞不是傻子,关戮禾什么衣服都没穿,就这般压在她的身上,她自然清楚他的身体变化,不自觉的涨红了脸,紧紧咬住嘴唇。

    关戮禾忽然伸出另一只手拨开她的后颈的乱发,低头吻住,他的嘴唇干燥而又滚烫,董风辞咬住嘴唇,心脏狂乱,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伸出了舌头,湿热的感觉在她脖颈处蔓延,莫名的心悸。

    “关戮禾!”董风辞咬紧嘴唇,“你别太过分了。”

    可是关戮禾却并不理会她的抗拒,他张嘴咬住她的耳垂,轻轻吮吸着,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这才心满意足的扬起了嘴角。

    这女人啊,都是喜欢口是心非,明明想要,却又死鸭子嘴硬。

    过了约莫半刻钟,关戮禾从她身下抽回手,看着她气若游丝的模样,伸手把她搂入怀中,嘴角挂着自得的笑意。

    董风辞身子还在微微战栗,她紧紧咬住嘴唇,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味道。

    “关戮禾!”那口气颇有要将他撕碎的味道,气得咬牙切齿,面色潮红。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关戮禾的手握紧她的纤腰,“敏感啊!”

    “你别太过分了,给我起来!”董风辞扭动着身子,试图将他推开,可是偌大的水床,根本找不到一个着力点,反倒是惹出了不少水声,这种时候,听着这种声音,总有几分让人面红耳赤的味道。

    “你饿不饿?”关戮禾伸手拨弄着她的头发,满眼宠溺。

    “不饿!”

    “那我们就继续睡!”

    “我饿!”

    “我也饿了。”关戮禾咬了口她的耳垂,“小辞,你都不知道,你刚刚的模样有多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把你吃掉!”

    “那你试试看啊,看我能不能一脚把你踹废掉!”董风辞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关戮禾却兀自一笑,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好了,不闹你了,起来吧,我带你去吃早餐。”

    “谁和你闹了,你个混蛋,你……”董风辞试图从床上跳起来,可是巨大的水床,束手束脚,她刚刚要爬起来,身子就跌入了床中,让她有些气急败坏。

    关戮禾却直接从床上起来,手边是折得整整齐齐的衣物,他一边穿衣服,一边饶有趣味的盯着还在和水床不懈奋斗的董风辞。

    董风辞即使看不清楚他的神色,也能猜到他定然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抬眸的瞬间,正好看见他刚刚穿起裤子,手指正在胯部动作,人鱼线漂亮得不像话,他随手拿起一侧的白衬衫,干净利落的披在身上,修长有力的手臂穿过衣袖,他的手指从领口开始,慢条斯理的扣着纽扣,动作优雅。

    “你还不起床?需要我帮你?”关戮禾看着她花痴的模样,促狭的一笑。

    董风辞翻身下床,看了看房间,“浴室在哪里!”

    “这个!”关戮禾指了指房中那个偌大的鱼缸。

    董风辞狠狠抽了抽嘴角,这哪里是什么正常的酒店房间,这分明就是反而情趣房啊。

    她光着脚踩着地毯走到一边的桌子上,蜡烛?皮鞭?手铐……

    甚至还有红绳!

    这都是什么变态东西啊。

    董风辞嫌恶的将红绳扔在地上。

    “关戮禾,你丫变态啊!”

    “这个和我没关系,这是关苏开得房间!”

    董风辞恶寒。

    而此刻站在门口一直等着他们出来的关苏,狠狠打了个喷嚏。

    关南站在他对面,促狭的一笑,“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不是,鼻子痒。”关苏揉了揉鼻子。“你今天怎么过得这么早。”

    “昨晚被爷训斥了一顿,我是寝食难安啊,可不得一大早过来,将功折罪么!”关南靠在墙壁上,直勾勾的盯着关苏。

    “你看我做什么!”

    “那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她的身份你应该都查过了吧,还来问我做什么?”

    “他们不是都解除婚约了么,怎么还在一起!”

    “你问我,我问谁啊,你有本事去问爷啊。”

    “算了吧,昨晚已经把我狠狠训了一痛,我可不想自找麻烦。”关南打了个哈气,“这几天都没睡好,困得要死。”

    关苏无奈的一笑,“你好歹还回家睡了一觉,我在门口守了一夜。”

    “这都十点了,他们怎么还不起床,难不成玩得那么嗨?”关南促狭道,“听说这个酒店的情趣房有很多工具啊,这两个人又许久未见,干柴烈火的,估计现在还在床上缠绵……”

    关南的话音未落,房门就被忽然打开,关苏立刻垂头,“爷!”

    “你俩刚刚在聊什么!”关戮禾看着两个人颇不自然的神色,也猜得到定然是在他背后嚼舌根了。

    “关南说您昨晚一定很累!”关苏抢着开口。

    关南狠狠瞪了一眼关苏,这人不是睁眼说瞎话么,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个话。

    关戮禾则瞥了一眼关南,“你还挺关心我的嘛!”

    “这是作为属下应该做的!”关南悻悻地一笑,却被关戮禾看得头皮发麻。

    某军区会议室内

    一个穿着军绿色陆军常服的男人正站在前面,不断地介绍着自己手头的幻灯片内容。

    燕殊单手托腮,伸手转动着手中的笔,伸手戳了戳坐在自己边上、坐得一丝不苟的战北捷。

    “做什么!”战北捷拧眉。

    “这都说了大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说到点上。”

    “能不能有点耐心!”战北捷抬头看着屏幕。

    “卫首长回来的时候,都八点了,这会儿都九点四十了,我和熹熹约好九点视频来着,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儿么!”

    “还耽误我的事儿呢!”战北捷冷哼。

    都这么晚了,那丫头肯定缩在宿舍不肯出来了。

    不行,今晚无论如何也得把他逮去他的家属楼。

    幻灯片结束,卫首长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集中注意力,“燕殊——”

    “到!”燕殊立刻起身。

    “战北捷!”

    “到!”

    “你俩留一下,剩下的人都可以出去了。”

    燕殊和战北捷对视一眼,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等到会议室就剩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卫首长才叹了口气,“这次我去京都,除却传达上面的一些重要指示,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这个事情还需要你们两个人协调一下。”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首长,您这话说得,战队长比我高一级,如果是重要的事情,还得他来负责才对,我哪有资格越级跳到他前面啊。”

    战北捷咬牙。

    这家伙是准备把自己卸下去么?想得美!

    “燕队长太客气了,我知道,你的能力不俗,晋升不过是时间问题。”

    “你太抬举我了,和你比你还是太嫩了!”

    ……

    卫首长捏了捏眉心,“你俩是准备在我面前演多久啊。”

    燕殊抬脚踹了一下战北捷,战北捷咬牙,这个混蛋!

    “卫首长,您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我听说当年的雾河事件,你们都有参与是不是!”

    “怎么忽然提起这件事情了。”燕殊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怎么,还不许提了,当年你可是靠着这个事情立了一等功啊。”

    燕殊双手交叠,“卫首长,您就别和我打哑谜了,到底有什么事情?”

    “其实这次的事情本来是不打算交给你们处理的,因为你们和被害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所以上面说需要避嫌,不过我还是极力推荐了你们。”

    燕殊和战北捷嘴角抽了抽。

    既然都说要避嫌了,干嘛还把他们拉扯进来。

    “前些日子,京都出了个事情,燕殊应该很清楚,一位姓伊的小姐出车祸,不过根据她的死亡诊断书来看,并非是车祸而亡。”

    “姓伊?”战北捷这段时间都在华西,没关注京都的事情。

    “伊人。”从卫首长开口问雾河事件开始,他就知道,肯定是和伊人的事情扯上关系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的体内检测出了一种新型的药物,根据提取物来看,是一个可以让人迅速成瘾,难以戒掉的药物,因为牵扯到了多年前去世的叶家人,当时那件事情以为扯到了上面的某人大人物,所以事情就交给我们军方的,所以这次的事情,还是打算交给我们处理。”

    这所谓的大人物,估计就是叶老爷子,他以前在部队也是颇有名望的老军人,叶家出了那种事情,叶老爷子就算没参与,却也逃不脱。

    “首长,这种烫手的山芋,您怎么就接了。”燕殊拧眉。

    “上面的命令,我们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服从,就你小子整天话多。”卫首长白了他一样,将手边的文件夹扔给他们,“你们慢慢看,明天早上来我办公室,我们再商议具体的对策。”

    燕殊随手翻了翻文件,入目的赫然就是关戮禾的照片,他的手一僵。

    迅速合上文件,“首长,这是准备动关家么?”

    “如果我说是呢!”卫首长靠在椅子上,“我知道你和关戮禾有私交,不过你也要知道,你是个军人,你是兵,他是匪,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燕殊垂头不语。

    “若是这个任务你接不了,我就安排给别人。”

    “不用了,我接!”

    燕殊兀自一笑。

    “若是你们真想动他,我也想是我亲自动手。”

    卫首长看着燕殊严肃的模样,却扑哧一笑,“我倒是第一次见你如此严肃,我们没打算动他,关家是罪行累累,可是我们手头证据太少,还动不了他。”

    “那您……”燕殊咬牙,“您刚刚是在逗我么?”简直恶劣。

    “我认真地给你们布置任务,你这小子总是嬉皮笑脸的,我还治不了你了么!”卫首长冷哼,“据知情人士称,这药物和当年雾河事件中出现过的那批药物,成分类似,可能是精纯提取过的。”

    “当年这个技术在国内掌握的人就很少。”

    “嗯,所以啊,需要调查!”卫首长叹了口气,“就从关家开始。”

    “关家懂这种提纯技术的人……”燕殊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闪烁,扣着文件夹的手微微收紧,“好像已经不在了,之后关戮禾接受关家,他们家自从就从这一块退出了,现在已经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人员了吧。”

    “有没有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才知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看完资料再来和我说!”

    战北捷和燕殊起身行礼告退,燕殊觉得自己捏着不是什么文件,而是一个烫手山芋,他想要甩手出去,却又无能为力。

    “你若是不行,事情就交给我吧。”

    “老战,看不出来,你还挺担心我的啊!”燕殊伸手勾住他的肩膀。

    “我是怕你死在外面,还有一家老小要照顾。”战北捷冷哼。

    “你不是要去找小莫同志么?走吧,我陪你过去!”

    “你走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别把她给我吓跑了!”

    “哪儿敢啊,我这是去助攻好么!”燕殊笑着捏紧文件,眸底却染不上一丝笑意。

    他们到了女生宿舍楼下面,寻了一个在外面锻炼的女兵,去莫云旗房间找人,她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室友,可是据她们说,他们一起洗澡回来,莫云旗就被人叫了出去,再一打听那人的模样。

    战北捷的脸都黑了。

    “根据他们所说的,这人应该是刘伟吧!”燕殊促狭道。

    若说这刘伟,他是和莫云旗一起来的这边,因为是同一届来的,所以经常一起配合出任务,甚至再一次潜入行动中,这两个人还扮演过情侣,当时这事儿可把战北捷给气坏了。

    若是那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还是燕殊本人。

    当时为了打进敌人内部,他们必须要如此安排,可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反正他们就一个女队员,剩下的就是给她找个伴儿,战北捷以保护她和自己经验丰富为由,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

    却被燕殊一句打了回去。

    “老战,你凑什么热闹啊,我们是找人扮情侣,不是演父女,你别出来搞笑了好么!”

    因为这事儿,战北捷可是嫉恨了燕殊整整一周。

    当时战北捷和莫云旗虽然关系暧昧,却并未公开,而那次任务之后,刘伟就对莫云旗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这让战北捷很是抓狂。

    因为他们避免不了的要一起训练,所以难免有些碰撞,这刘伟就仗着自己的时间充分,一直在莫云旗怒刷存在感,这次他们回到部队办理结婚的手续,这刘伟就缠了莫云旗几次,这不自己刚刚去开会,这小子居然就把莫云旗约了出去,这是赤裸裸的无视他啊。

    燕殊看着战北捷阴沉着一张脸,原本阴郁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

    “哎呦——老战,看不出来啊,小莫同志如此受欢迎,你说这黑灯瞎火,孤男寡女的,能在一起干嘛啊!”

    “你也给我闭嘴!”战北捷看了看周围,多是一些在晚间锻炼的人,而且很黑,基本看不清楚人的脸。

    “怎么着,部队这么大,你准备从哪儿找起啊!”燕殊一脸促狭,“啧啧,我早就听说这刘伟对小莫同志是觊觎已久啊,这平素训练的时候,甚至故意放慢速度,就是为了和小莫同志并排而立,平时还会给小莫同志打个饭,送点小东西,这小子倒是蛮有心的哈!”

    “这些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战北捷咬牙。

    “哦,我没有和你说过么!”燕殊一脸无辜的看着战北捷,“你之前不是说你不喜欢小莫同志么,我就想着估计你也不想知道,你这每天日理万机的,哪有闲工夫管这事儿啊,你说是吧!”

    “燕殊,你丫厉害,你给我等着!”

    “现在黑灯瞎火的,你打算怎么找!”燕殊打了个哈气,“我还得回去和熹熹视频我就不和你……喂——你丫别扯我衣服。”

    “陪我一起找人!”战北捷声音沉闷压抑。

    “你自己找就行了,‘捉奸’这种事,还是得你自己来!”

    “你特么的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你和熹熹之前不是很喜欢晚上在这边转悠么,你觉得他们可能去了哪里!”战北捷捏着手机,试图给莫云旗打电话,电话倒是通了,可是没人接,这让他心里更是不爽。

    “宿舍后面有个小树林,约会圣地!”

    “靠——”战北捷说着抬脚就往后面走。

    “老战,你别急啊,慢点儿,这么黑,我很怕!”

    “滚犊子,你丫再给我嬉皮笑脸,回头你的所有假条我就给你驳回了,让你在部队待到天荒地老!”

    燕殊咬牙,真是应了那句话,“官大一级压死人”!

    ------题外话------

    我决定了,我要从月初开始求月票……我要开启撒泼打滚卖萌模式了!

    燕小二:你就只有撒泼打滚,卖萌?我倒是真没见过!

    我:……因为你瞎

    *

    关戮禾这种行为叫什么,先攻陷她的身体,然后再攻陷她的人?啧啧……

    关戮禾: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的生物,这嘴上说不要,可是身体啊,比嘴巴诚实多了!

    董风辞:呦——关戮禾,你是有多了解女人啊?研究得很透彻嘛!

    关戮禾:小辞……(赔着笑脸)

    董风辞:老实交代,你到底研究了多少女人!

    关戮禾:我只想深入——彻底——的研究你一个人而已!

    董风辞: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说吧,你到底背着我研究了多少女人!

    关戮禾:我真的没有,不行你可以检查啊,我这几年绝对为你守身如玉!

    董风辞:谁稀罕检查你!

    关戮禾:这什么年头啊,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