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3 燕殊使坏,原来是美男计(二更)

正文 113 燕殊使坏,原来是美男计(二更)

    翌日京都

    姜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外面急促的雨声惊醒的,她猛地坐起身子。

    折叠床很硬,睡得她脖子有些酸,她下意识的就去看燕小西的情况,他裹着被子,已经沉沉睡去,可是燕殊却不在。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床边,温暖一片,人却不见了踪迹。

    她披着衣服走进洗漱间,空无一人。

    这么晚了,去哪儿了!

    姜熹推门出去,两个护士结伴去泡咖啡,见着姜熹笑着打招呼,“这么晚了,燕夫人怎么还不睡?”

    “看见我丈夫了么?”这个时候,他去哪儿了。

    “二少半刻钟前出去了,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姜熹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他会不会回部队了。

    姜熹走到床边,下雨了,雨水顺着窗户缝隙往里面渗入,夜风沁着凉意,雨水打湿了窗户,模糊了姜熹的视线,只能依稀看见外面伫立的路灯,灯光昏暗。

    每次都这样,走得时候也不说一声。

    姜熹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麻麻——”燕小西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却也是下意识的去寻燕殊的身影。

    “粑粑呢?”

    “他回部队了!”姜熹坐到床边。

    燕小西看着姜熹失落的脸,忽然觉得自己的母亲很可怜,又被粑粑给“抛弃”了。

    “赶紧睡觉!”姜熹坐到床边,燕小西歪着身子直接就靠在了姜熹怀里,“麻麻,你放心,以后我肯定不会像粑粑那样的。”

    “我可不要去当兵,累死累活的,还没有时间陪你,以后我就天天陪着你,好不好!”

    姜熹会心一笑,“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哪有空天天陪着我啊。”姜熹伸手剐蹭着他的鼻子,“你以后也会娶妻生子,到时候估计都不知道把我忘到哪儿去了。”

    “不可能,你可是我妈啊!”

    燕小西说得姜熹心里暖暖的。

    而在他的头二十年里,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只是当他卯足了劲儿,准备追自己老婆的时候,早就把姜熹抛到九霄云外了,不过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雨下了一整夜,直到天色微亮才停,姜熹一夜没有合眼,直到燕殊来了电话。

    “喂——”姜熹声音粗糙干涩,听着燕殊心里咯噔了一下。

    “你一夜没睡么?”燕殊将车子停在路边,从口袋中摸出一包已经被压得变形的烟盒。

    “到部队了么?”

    “还没,昨晚雨大,不能开得太快。”燕殊叼起一根烟,猛地嘬了两口,让自己清醒一些。

    “又这么急?一个招呼都不打。”姜熹口气带着一丝责备。

    “等我回来任你责罚。”燕殊哪儿敢和她道别,那种感觉,无异于是在凌迟,他只能偷偷溜走。

    “每次都这么说。”

    “怎么不睡觉,白天照顾小西,你哪有时间补觉。”

    “你偷偷溜了,没接到你的电话,我哪儿敢睡觉啊,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

    燕殊捏着烟的手抖了一下,烟灰弹落,却惹得他心里一悸。

    “这么大的雨,你出去我不放心,等你到了部队记得给我来个电话。”

    “嗯。”

    “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燕殊摇了摇头,“没有大碍。”可是掐着烟头的手却微微颤抖。

    他们婚后许久,姜熹才知道,之前在丰城救她的时候,手臂留下的伤口,深可见骨,每逢阴雨天,都会胀痛,他倒是从未提过,若不是有一天夜里他疼得睡不着起来抽烟,姜熹到现在或许都不会发现。

    “你回部队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一条,不要受伤。”

    “嗯!”燕殊听着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的话,眉眼染上点点笑意。

    等说完电话,燕殊手中的烟已经燃尽。

    他伸手揉了揉胳膊,准备继续驾车回部队。

    中途接到战北捷的电话。

    燕殊看着来电显示,心里已经很不爽了。

    本来这个事情是归战北捷管得,这家伙倒好,结婚报告已经打上去了,卫首长愣是将这任务塞给了他。

    你说若是他在家准备婚事就罢了,偏生他和莫云旗都在部队办理手续,就不能自己处理嘛,非要让自己连夜过去。

    “喂——干嘛!”

    “呦,这一大早的,口气怎么这么冲!”战北捷站在阳台上刷牙。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别打扰我开车。”燕殊冷哼。

    “听听这口气,谁惹你了啊。”

    “滚犊子,战北捷,你丫是不是专程来挑衅的。”

    “不是,我有事找你帮忙。”

    “说!”

    “你现在到哪儿了!”

    “还有半公里就到镇上了,九点左右到部队。”

    “你去超市帮我买个东西。”

    “嗯。”燕殊揉了揉脑袋,开了一夜车,脑子晕晕沌沌的。

    “避孕套!”

    燕殊愣了半晌。

    “战北捷,你丫禽兽啊!”

    战北捷漱口,随手擦掉嘴边的泡沫,“回头我给你钱,你别忘了,那我先挂了!”

    不等燕殊开口,那厮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燕殊气不打一出来,这个混蛋,使唤自己还上瘾了。

    这种事都让自己做,还能要点脸不!

    燕殊直接驱车到了镇上,顺便吃了早餐,当他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恰逢超时促销商品,很多大爷大妈在排队,燕殊虽然未着军装,不过身材挺拔俊朗,五官深邃漂亮,虽然浑身紧绷,不顾腰杆挺得笔直,英武阳刚,站在一群大爷大妈中,自然显得格外惹眼,就如同一尊完美的无可挑剔的雕像。

    他的头上有些雨水,水滴顺着额间缓缓往下落,他倒是浑不在意别人打量的目光,忽然瞥见一侧推着孩子的妇女,倒是笑得足以让人惊艳。

    小镇不大,很少见到这般俊朗的人,想来也是前面部队的军官,这些大爷大妈自然好奇。

    “同志,你是军人么!”

    燕殊点了点头。

    “长得可真俊!”几个人交头接耳。

    忽然有人问了一句,“小同志,你有女朋友么?”

    “我已经有孩子了!”

    燕殊已经到了收银台,将一直放在手中的东西按在收银台上。

    收银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看着那东西,顿时红了脸,“15块钱!”

    众人这才发现,他居然只买了一样东西,大爷大妈都是过来人,只是捂嘴偷笑,看着燕殊飞快的付钱离开。

    “瞧这小伙子猴急的!”

    “你懂什么,听说他们这些当兵的,都很难回家,指不定是媳妇儿过来探望了,能不急么!”

    “长得可真俊。”

    燕殊盯着众多“关爱”的目光上了车,心底已经生出了许多怨念。

    到了部队,燕殊就直奔战北捷的房间。

    “队长,你可算是回来啦。”尉迟笑着迎上去。

    “老战呢!”

    “战队正在办公室和小莫同志谈事情。”尉迟穿着背心,一身的汗,显然是刚刚训练结束。

    “我去找他一趟。”

    “他说不让人打扰。”

    燕殊却并不理会他的话。

    战北捷正在和莫云旗其实也没有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只是到了部队,他俩的事情就算是彻底公开了,打趣的人不少,莫云旗毕竟是个女孩子,脸皮薄点,这些日子总是躲着她,若是训练的话,都很难见到她的人,所以好不容易逮着她,战北捷自然是要假公济私的好好和她独处一下。

    只是半句话还没说,门就被人一下子踹开了。

    木门猛地晃动了两下,颇有摇摇欲坠之势。

    莫云旗见着燕殊,如蒙大赦,她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战北捷最近就和发情的野兽一样,总是盯着她看,居然还在训练的时候,吃她豆腐,简直恶劣。

    平时走在路上都要被人调侃,这家伙还非要将她单独叫道办公室,生怕那些人不在背后嚼舌根么!

    “燕队长!”莫云旗立刻起身行军礼。

    “嗯!”燕殊点了点头。

    “你们肯定有话要说吧,那你们聊,我就先出去了!”莫云旗恨不得立刻冲出这个房间,却在门口被燕殊拦住了。

    “燕队长?”莫云旗欲哭无泪,可怜兮兮的盯着燕殊,“你们聊吧,我不打扰了。”

    “没什么可打扰的,我来这里,是送东西的。”燕殊说着摸了摸口袋。

    口袋有个方形的轮廓。

    战北捷心里暗叫不好。

    “小不点,你先走,我们确实有话要说!”

    “有什么事情待会儿开会再说,这个东西先给你!”

    战北捷的动作哪儿有燕殊快啊,那冰蓝色的盒子已经安静的躺在莫云旗的手心。

    莫云旗敢发誓,她的脑子在看清盒子上面logo的时候,是死机的,嗡嗡作响,只觉得盒子滚烫。

    “这是老战拖我买的,给你也是一样的,那你们继续,我就先走了,我得和我们家熹熹打个电话,哎呦——”燕殊生了个懒腰,“开了一夜车,累死我了!”

    战北捷看着莫云旗微微抖动的身子,心里暗叫不好,完蛋了!

    燕殊还生怕不够乱一样,扭头冲着战北捷轻笑,“老战,小莫同志这小身板,你可得悠着点儿,哈哈——”

    仰天长笑,莫云旗捏紧手中的盒子,心底一片混乱。

    战北捷则直接走到门口,抬手将门关上,“这个……”

    莫云旗抬头看着战北捷,“你可真流氓。”

    战北捷扯了扯头发,“我这不是要以备不时之需么!”

    “什么不时之需,我看你就是准备耍流氓!”

    “我们是未婚夫妻,就算是那个啥也是很正常的好么,再说了,我是个正常男人,有点那个需求也不过分吧!”

    “你还准备把我给……”莫云旗羞红了脸。“你还托人买这个,你丢不丢人。”

    “这有什么可丢人的,燕殊又不是别人!”战北捷垂头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小女人。“上次之后,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就不想么!”

    “我——”莫云旗气结,这个流氓,居然赤裸裸的说这种话,太不要脸了。

    “我怎么可能会想那么龌龊的事情,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嘛!”

    “我怎么了,那事儿又不丢人,而且我又不是想和别人,你是我老婆!”

    “我们还没结婚!你别乱叫!”

    “反正是迟早的事情!”

    “你个臭流氓,东西给你!”莫云旗将盒子往战北捷身上一扔,战北捷伸手接住,“你给我让开,我要出去,我还有训练!”

    “我们把话说清楚再出去!”

    “我和你无话可说,臭流氓!”

    “我想和我自己的老婆亲热,怎么就变成臭流氓了!”

    燕殊并未走得很远,听着两个人幼稚得争吵,无奈的摇了摇头。

    啧啧……

    战北捷,你丫就是活该,还敢使唤我!

    燕殊吹着口哨,怡然自得往家属楼走。

    倒是这边两个人争执不下,莫云旗要走,战北捷非是不肯,气到最后,战北捷忽然直接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战北捷,你干嘛!你放开我,这里是部队,你丫别耍流氓!”

    “我靠,老子和你吵个架,头弯得都累了!”战北捷说着一把将她抱上了桌子,两个人视线齐平,莫云旗怔愣了好半天,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老子上辈子是欠了你不成,脖子都快给我弄断了!”战北捷揉了揉脖子,双手撑在莫淤青边上,“说吧,继续吵,这个高度倒是刚刚好。”

    莫云旗咬了咬嘴唇,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看着他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地模样,忽然笑出了声。

    “不生气了?”战北捷忽然凑近。

    “你……唔——”莫云旗剩下的话,被他尽数吞入了喉咙中,莫云旗嘤咛出声,伸手抵着战北捷的胸口,战北捷双手却忽然按住她的大腿,隔着裤子她都能感觉到他手心传来的灼热,战北捷忽然上一步,强势的将她的腿分开。

    这个高度,让他们上半身几乎是贴合在一起的,莫云旗红着脸。

    战北捷却霸道的长驱直入,在她口中肆意搅动,吮吸着她的甘甜。

    双臂就像是铁钳一样,牢牢锁住她,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不给她一丝挣扎的机会,唇舌纠缠,空气都变得甜腻暧昧起来。

    一吻结束,战北捷附在她的耳畔,轻轻呵了几口气,“小不点,晚上去我那儿吧。”

    莫云旗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拉着他的衣领,微微摇了摇头。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战北捷搂紧怀中的人。

    隔了半晌莫云旗才幽幽开口,“我都说了,我不去!”

    “吃了晚饭,我陪你去宿舍取东西。”

    “战北捷,你能不能听我说话,我说了,我不去,我要住宿舍!”

    “洗漱用品我那边都有,你只需要拿个换洗衣服就好。”

    “战北捷……”

    “对了,晚上我们试试这个吧!”战北捷指了指桌上的盒子。

    莫云旗抬起就往他脸上扔,“流氓,你自己试吧!”

    *

    燕殊睡了一觉,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直接坐到战北捷身边,对面就是莫云旗。

    莫云旗现在瞧着燕殊,脸色颇不自然。

    “呦——小莫同志,你嘴巴怎么肿了。”

    “吃的饭!”战北捷指了指他的餐盘。

    “我关心一下同志嘛,还是被蚊子叮了,啧啧——这肿得很有规律嘛,你瞧瞧,肿了一圈!”

    “啪——”莫云旗直接放下筷子,“我吃好了,我先回宿舍!”

    “我晚上去接你!”战北捷看着莫云旗的背影,堆着笑。

    一扭头就凶神恶煞的盯着燕殊。

    “燕殊,你丫皮痒了是不是!”

    “若不是我,你能如愿一亲芳泽?”燕殊挑着盘中的青菜,“我这是在帮你,你没看出来嘛!”

    “我需要你帮!笑话!”

    “狡兔死走狗烹啊,想当年要不是我,你能和小莫同志走到今天?还不是我给你出了好主意,我可是你们的大媒人,你们若是结婚了,记得给我包个大红包。”

    “你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么!”

    “避孕套15块钱,拿来!”燕殊挑了挑眉。

    “你家缺这15块钱啊。”

    “我们家是不缺,我可是我不要脸嘛,拿来吧!”燕殊勾着手指,一脸促狭的盯着战北捷。“你若是不给也好办,回头我去找小莫同志要,我想她应该会乐意支付这笔费用吧。”

    “燕殊,你狠!”战北捷摸了摸口袋,“我没有现金。”

    “微信或者支付宝,我都可以!”

    “你丫就是个土匪!”

    “我不过是把我这不要脸的精神发扬光大罢了!”

    战北捷气得咬牙切齿。

    可是面对燕殊,他也无可奈何,强盗流氓逻辑,你根本说不通。

    “这次的事情很棘手么?”燕殊吃了口青菜,这忽然立刻姜熹母子,这吃个菜,味同嚼蜡,“怎么还需要我俩一起。”

    自从沈家的事情之后,他们就极少再合作了。

    “听说是雾都那边的,可能牵扯到了关家,上面很重视,卫首长昨天去京都开会了,估计下午回来,就得找我们开会商议这个事情。”

    燕殊戳着盘中的青菜,“上面要动关家?”

    “这倒不至于,那无异于是打破了平衡,后续可能更麻烦。到底什么事情,我倒是不是很清楚,不过据说牵扯到了叶家。”

    燕殊放下筷子,神情严峻,“到底怎么回事?”

    “我回来那天,警方高层在卫首长办公室待了大半天,当时卫首长出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大好,后来和我谈话,无意中说起过这事儿,似乎是和当年叶芷珏过世的事情有关。”

    “被人注射了过量的药物。”

    “嗯,听说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那边估计怀疑这个事情和关家有关,非同小可,寻求和我们合作吧,不过我只是猜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还得等首长回来才会知道。”

    燕殊抿着嘴,唇边一片凉薄。

    雾都

    董风辞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挪动了一下身子,身下传出一阵水声,她微微扭动着身子,才惊觉异样。

    这是什么床!

    她双手撑起床,试图起来,可是双手却整个陷入了床中,这莫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水床?

    “哗啦——”董风辞猛地抬头。

    “关戮禾,你疯了么!”

    关戮禾从圆形浴缸中起身,未着一丝衣物,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在她的面前,那黑底白花的面具,在暗红色的灯光下,也被蒙上了一层浓厚的情欲之色。

    关戮禾是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宽肩窄臀,清晰的八块腹肌,随着他的呼吸不断起伏,完美的人鱼线,看得董风辞面红耳赤,双腿笔直修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完美无缺,仿若一尊雕像。

    “你怎么脸都红了,又不是没看过!”关戮禾说着就朝着董风辞走过去。

    “你别过来,赶紧把衣服穿上!”董风辞往后挪,可是这水床没有一点平衡性,她根本找不到一个足以支撑自己的重心。

    而关戮禾难得见到她如此模样,继续往前,忽然跪在床上。

    “你不是还摸过,说很不错么!”

    董风辞被他吓得手一软,整个身子往后一仰。

    “啊——”

    关戮禾眼疾手快,伸手扯住她的胳膊。

    再下个瞬间,她已经被某人锁在怀中,而某人的手好死不死的正放在她胸前的一片柔软处。

    ------题外话------

    我觉着吧,这关戮禾是当真够不要脸的,居然用美男计,简直无耻!

    关戮禾:有用就行,你没瞧着她都看直了么!

    我:我只看见一个大尾巴狼!

    关戮禾:随时准备扑倒小绵羊!

    我:你小心扑到一个刺猬,弄得你满身是伤!

    关戮禾:爷才不怕!

    我:那我等着她收拾你!

    关戮禾: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么!

    我:哦,那我祝你马上吃了你的小绵羊!

    关戮禾:借你吉言!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