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2 被调侃的老处男

正文 112 被调侃的老处男

    楚家

    楚衍浑身被冷水浇头,突如其来的冷热交替,让他瞬间清醒不少,他踉踉跄跄的试图扶着东西起来,可是脚下很滑,差点整个人直接栽到地上。

    “唔——”楚衍心里暗自叫苦。

    他满脸的水,“我靠,下雨了,救命——”楚衍不停的想要扶着东西,可是这里是浴室,根本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攀附的东西。

    轩陌见他还未清醒,又调整了一下水流,水流变得变法急促,从他头顶浇灌下来,楚衍在地上不停扑棱,活像一只刚刚被捉上岸的鱼,不停的抖动着身子。

    过了约莫两三分钟,楚衍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瘫软在地上,靠在浴池边,这才缓缓清醒了些。

    看着站在对面的人,长舒了一口气。

    “阿陌——”

    他的声音嘶哑。

    “清醒了么!”轩陌对他是又爱又恨。

    他接触过的人都是燕家兄弟或者关戮禾之流,什么时候见过像他这般不要脸的人。

    “嗝——”楚衍打了个酒嗝,“你怎么在这儿啊,你……”

    轩陌将淋浴头扔在一边,从架子上抽出一条毛巾,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子,将头毛巾盖在他的头上。

    楚衍下意识的扭动身子。

    “别乱动!”轩陌冷哼。

    “你——”楚衍伸手扑棱着将毛巾一把扯了下来,他们之间离得很近,楚衍眸子清亮,虽然带着几分醉意,却格外认真的盯着他,轩陌去掉了眼睛,眸子寡淡素净。

    “怎么了?”

    “你不是……嗝——去上班了么,你不是不要我了么!”

    轩陌懒得和醉鬼打交道,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还敢翻白眼!”

    轩陌不作声。

    “你这个人,你凭什么冲着我翻白眼,我哪里惹着你了,你还瞪我,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最近在哪个医生护士打得火热!”

    “没有。”

    “回答得……嗝——心不在焉,你肯定有事。”

    “我没事,不过你有事。”轩陌冷哼。

    他真的怀疑,他这个德行,是如何活到这么大岁数的。

    “我就知道,你最近很讨厌我,我不就是骗你了么,我每天在家……”楚衍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很无聊,我不过是想要和你多待一会儿,没想到你的反应那么大,阿陌——”

    “嗯!”轩陌帮他擦了擦头发。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

    “没有。”

    “你明明就有!”

    轩陌头疼,“真的没有。”

    若是真的有,一早他就把他丢出去了,又怎么会留他到现在。

    “我哥都觉得我麻烦,你肯定也嫌弃我了,我……嗝,你不许嫌弃我!”

    “行了,我知道,不嫌弃你,赶紧起来!”轩陌将毛巾抛到一边,伸手试图将他扶起来。

    他浑身都是水,人没扶起来,反倒弄了自己一身水。

    “阿陌!我跟你说,小爷是看得起你才让你照顾我,不然我……”

    “那真是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啊!”轩陌无语,这家伙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轩陌将他扶到一侧的浴池边坐下,伸手帮他脱衣服。

    混杂着水,还有各种污浊物,酒渍,光是味道都让人觉得受不了。

    “嗝——”楚衍一边打着酒嗝,一边伸手按住轩陌的肩膀,居然开始了思想教育。

    “阿陌,我跟你说,当初是你把我捡回去的,你说吧,你就是捡个小猫小狗回去你也要对它负责,你也要花时间陪他们是不是,更何况我还是个大活人,我这么风流可爱,这么讨人喜欢,你不能辜负我……”

    轩陌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都哪儿和哪儿啊。

    “你要是敢把我抛弃了,这就是遗弃罪,遗弃罪懂不懂,这是要坐牢的!”

    轩陌觉得他的脑子绝对被驴踢过,还遗弃罪。

    他还没去告他一个非法霸占别人的房屋呢,还真会恶人先告状。

    “轩陌!”楚衍忽然大叫一声。

    “嗯!”轩陌完全懒得搭理他。

    已经将他衣服拨下来,嫌恶的扔到地上,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流氓,你要干嘛,你想干嘛,不许非礼我,我还是个处男!”

    轩陌手一僵,“把你的手拿开!”

    “救命啊——救命——”楚衍忽然大喊。

    外面一直守着楚家的人,这里面的动静一直没消停,怎么忽然又开始喊救命了。

    几个人犹豫了一下,“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啊,小公子该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吧,轩少对我们小公子一向不错。”

    “可是他喊救命了啊。”

    “不会的,轩少总不至于非礼他吧!”

    “我靠,流氓啊——你不许拖我裤子,我还是个处男,你个流氓,你要干嘛!”

    众人愕然。

    “小公子今年不小了吧,处男——”众人面面相觑,艰难的吞咽口水。

    “臭流氓,你快放开我,你别动我,你还敢摸我,我要打死你,啊——”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有人非礼啊,有人耍流氓啊!”

    轩陌咬牙,这个混蛋,他立刻摸出手机,他要让他看看,他喝醉酒都是个什么德性,立刻按下了录像按钮。

    “小公子叫得好惨,该不会真的出事吧。”有人一脸忧色。

    “那你冲进去好了,反正我是不想管,小公子喝醉酒的模样你们又不是没见识过,公子都懒得管,也就是轩少还搭理他。”

    “也对,以前古堡那边,小公子喝醉酒,在外面的马厩里睡了整整一夜,公子都没管。”

    “所以啊,他这病,得治!”

    “流氓——光天化日的非礼我,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你,看招——”楚衍说着就朝着轩陌打过去。

    动作迟缓,轩陌很轻易的就避开了,倒是十分利索的将他的裤子给扒了下来,上面都是污秽物,看得他一阵反胃。

    轩陌拿起一侧的淋浴,给他简单冲了下身子,就朝着楚衍身上洒过去。

    失去了衣服的庇佑,冰凉的水让他清醒了许多。

    “哇——救命,我靠——”楚衍手舞足蹈的胡乱挥舞着,直到看清面前的人,这次停止动作。

    “阿陌,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你还想谁在这里啊!”

    楚衍忽然瞥见地上的一摊衣服,又低头瞅了瞅。

    “啊——我擦,你敢脱我的衣服!”

    “怎么着,你还准备和你的呕吐物一起睡?”

    “我——”楚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要是换成别人,我就要告他非礼猥亵。”

    “行了,自己能起来么,赶紧擦干净去睡觉,没有一天是消停的。”

    “你把我弄成这样,你还嫌弃我!”

    “刚刚有人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要我告我么,恨不得让我进去吃牢饭。”

    楚衍轻轻咳嗽几声,身子有些虚浮,在轩陌呃帮扶下,擦干了身子,总算是躺到了床上。

    “你不是在医院嘛,怎么在我家。”

    “你喝多了,差点被人暗杀,最近外面很乱,你不懂么!”

    “谁的胆子这么大!”楚衍差点从床上跳起来,“是谁,我饶不了他。”

    “就你现在这样,还是先睡觉吧,处男!”

    “你!”楚衍忽然被这么一调侃,脸都涨红了。

    “你在胡说什么!”

    “处男啊。”轩陌坐在床边,饶有趣味的盯着他,“你之前不是一直和我吹嘘,你一夜几次来着?五次?六次?”

    “我那……”楚衍咬了咬嘴唇,“我本来就很厉害。”

    “你该不会是做梦时候那啥的吧。”

    “胡扯,小爷我交了多少女朋友,我们在床上翻云覆雨,你懂个啥!”

    “我当然不懂,在床上翻云覆雨,有一次还和我说什么,和几个人一起?”

    “我有说过么……”楚衍看着他促狭的目光,莫名有些心虚。

    “怎么着,你们是在床上打麻将的么!”

    楚衍咬紧嘴唇。

    这男人在一起,总是喜欢讨论这种事情,燕殊就很喜欢调侃燕持,偶尔他们也会问及他的事情,楚衍若是说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经过那种事,岂不是很丢人,反正他骗人,也没人知道真假。

    此刻忽然被人戳破,让他顿时觉得失了面子。

    脸涨得像个红梅果子。

    “过年时候搓牌,你不是喊得很嚣张么,说你多么生猛厉害,该不会都是你yy的吧!”

    “其实吧,就算你是处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骗人就不好了。”

    “再说了,也没人会嫌弃你啊,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靠,轩陌,你说够了没!”楚衍咬牙,“我就是个处男怎么滴,你想怎么样!我特么的有精神洁癖,我就是做不来那事不行么!”

    轩陌看着他炸毛的模样,倒是一笑。

    “你特么的还敢笑,一直取笑我,你是不是很得意,你特么的难道不是处男嘛,别以为我不知道!”

    轩陌挑眉,“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整天和你在一起,你的事情我了如指掌,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你小心我……”

    “你还敢揍我?”

    “我——”楚衍扬了扬拳头,“反正你小心点,不要搞事!”

    轩陌颇为无奈的忽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行了,早点睡吧。”

    楚衍挥落他的手,“别乱摸,小爷我是个男人,不是你养得宠物。”

    “嗯,不摸了,早点睡。”

    “你要去干嘛!”

    楚衍盯着他。

    “回医院,找人帮我顶班,我还得回去。”

    “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你走吧,赶紧走!”楚衍将被子蒙在头上,弄得轩陌很是无奈。

    轩陌微微俯身,楚衍忽然觉得有东西压住了自己,但是他想要将蒙在头上的被子掀开时,被脚却被人施施压住。

    “轩陌,你特么的要准备把我闷死么!”

    轩陌低声一笑,抽身离开,“我先走了。”

    “走吧,赶紧走,搞得小爷稀罕你一样。”楚衍冷哼,翻了个身。

    轩陌走出房间,“你们好好看着他,不要再让他乱跑了。”

    众人点头,看着轩陌一边掸着身上的水渍,一边往楼下走。

    “你们觉不觉得轩少对小公子好得有些过分了啊,就小公子那脾气,无理取闹的时候,公子都受不了。”

    “可能人家是真爱呢!”

    “少胡扯了,别说楚家,轩家可是一脉单传,怎么可能……”

    “不过他俩确实是京都人人都议论的……”

    “闭嘴,这话不许再说了!”

    楚衍已经裹了浴袍走到落地窗前,透过窗户缝隙,看着轩陌上了车子,直到他的身子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他忽然直接躺在地上,冰凉的地砖让他瞬间清醒了许多。

    原本浑浊的眸子变得越发愈发清亮,眼中滑过别样的情绪。

    活色生香

    楚濛和燕殊问了半天,这个男人虽然不是硬骨头,可是嘴巴却紧得很,问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耽误我时间,我先回去了,熹熹和小西还在医院。”燕殊起身就准备离开。

    门却被一把撞开,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轩陌身上的水渍已经干得差不多,他直接走到了男人面前。

    他已经被楚濛的手下折腾得苦不堪言,这陡然冒出来的男人又是哪个啊。

    “是他么?”轩陌眼睛睥睨着地上的人。

    “嗯。”燕殊点头。

    “你们问出什么了么?”

    “还没!嘴巴紧得很。”

    “那这人就是没用喽。”轩陌微微挑眉,墨色的眸子在晦暗的灯光下变得越发幽邃。

    “你想做什么,请自便。”楚濛双手一摊。

    “不要——救命,求你们放了我吧,救命啊——”男人喊着,可是身子已经被轩陌拖出去了大半。

    燕殊拿起车钥匙,哼着歌往外面走。

    “轩陌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要不我让人去看一下?”

    “不用,他做事比谁都有分寸。”

    医院

    燕殊回到医院的时候,燕小西已经睡着了,姜熹趴在床头,一盏昏黄的台灯,将房间衬得温馨朦胧。

    不是和她说了,让她去床上睡么,燕殊无奈的摇头,走过去,将她打横抱起来。

    “唔——”姜熹幽幽的睁开眼睛,靠在燕殊肩头,“你回来了。”

    “嗯。”燕殊垂头,看着她睡眼朦胧的模样,恍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姜熹脑子有些晕,可是身子却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伸手揽住了燕殊的脖子,一记绵长的法式热吻,姜熹有些呆滞,燕殊却直接按住她的后脑勺,强势而又霸道的强迫着她银盒子及,长驱直入,将她的柔软甜美尽数纳入自己的口中,缠绵吮吸。

    “嗯——”姜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两个人的身子贴得太紧,以至于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变化。

    燕殊看着已经熟睡的燕小西,抱着姜熹就往洗手间走。

    “燕殊,你别闹,孩子还在外面。”姜熹娇羞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那我们声音小一点。”

    “你够了!喂——你别乱摸了!”这里太小,姜熹就是想要挣扎,空间都不允许。

    “你别乱撞了,趴好!”

    姜熹在心里狠狠的骂一句,燕殊,你大爷。

    等事情结束,姜熹一把将燕殊推开,将裙子下摆拉好,“赶紧洗洗睡觉去。”

    “你那儿也需要清理,要不我们一起洗?”

    “出去!”姜熹推着燕殊出去。

    燕殊刚刚出去,就对上了一双黑亮的眸子。

    燕小西不知道何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正目光灼然的看着他。

    倒是把燕殊吓了一跳。

    “你这小子,怎么还不睡。”

    “做噩梦了!”燕小西咬了咬嘴唇,局促不安的模样倒是让燕殊心里一紧。

    平素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忽然露出这种小可怜的模样,就像是忽然撞到了他心中那块柔软的角落,燕殊走过去,抬手将他抱在怀里,“怎么了?梦到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

    “就是忽然梦到在湖边的时候,有人拉着我的腿,使劲往下拽,特别吓人。”燕小西缩在燕殊怀里,“粑粑,水里有水鬼么?”

    之前燕老爷子为了不让他们几个小孩去水边玩,就说水中有水鬼用来吓唬他们。

    “怎么可能呢,没有的事。”

    “可是真的有东西拽我……”

    “可能是被水草缠住了,早点休息,等你的伤口好了,粑粑带你去游泳。”

    “我怕水!”燕小西咬住嘴唇。

    “这不是有粑粑在么!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燕殊搂紧自己的儿子。

    看样子上次西柳湖的事情,确实把他吓得不轻。

    等姜熹出来,燕小西抱着燕殊已经沉沉睡去,燕殊刚刚试图将他放到床上,他就越发不安的扭动身子,没办法,燕殊只能抱着他在房间来回转悠。

    “忽然做噩梦了,估计被上次的事情吓得不轻。”燕殊小心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最近京都是不是不太平?”姜熹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怎么忽然怎么说?”

    “感觉吧。”姜熹笑了笑,“对了,奶奶说过些日子要回去,她想带小西回去过几天。”

    “她自己和你说的?”

    “倒是没有明确的说,旁敲侧击的说了几次,我以他的腿伤给推辞了。到现在也没见过她的家人,其实我的心里倒是真有些不踏实。”

    “她是奶奶的闺蜜,爷爷的熟人,也不能是坏人。”

    “这些日子她也很疼小西,他这次出事,我的心里总是有些惴惴不安,再过一个月就到秋季了,他也该入学了,之前他就嚷嚷着要出去玩,过些日子,听说叶子要和大哥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小西要寂寞了。”

    燕殊点了点头,“那你是怎么想的。”

    “小西总是想出去玩,和奶奶出去两天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我怕我没有时间陪他一起。”

    燕殊笑了笑,“这事儿回头再说吧,忙了一天,你睡吧,我抱着他再走会儿!”

    雾都

    关戮禾抱着董风辞到了酒店房间。

    关苏立刻将门打开,送他们进去。

    这……

    一进门,满眼红色。

    红色的纱幔几乎遍布了整个房间,在空调风的吹拂下,慢慢舞动,一个偌大的圆形鱼缸,就横在房间中央,边上缀满了红色的珠帘,地上铺着红色的柔软地毯。

    房间灯光昏暗,散发着让人意乱情迷的玫瑰精油芬芳。

    再往里面走两步,偌大的水床,白色的床单,上面洒满了玫瑰花瓣,床头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成人用品,这跟着进来的几个人,看得面红耳赤。

    关戮禾更是直接黑了脸。

    “关苏,你不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么?”

    “这是按照您的要求定的房间啊!”

    “我的要求?”关戮禾咬牙,“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让你定情趣房间了!”

    这简直了……

    “您不是说要一间好办事的么!”关苏声音越来越低,惹得身后的众人低头憋着笑。

    好办事的,爷,您可真直接。

    “我特么的是让你找个舒服好睡觉的!什么好办事的!”

    “睡觉不就是办事么!”关苏可不信,关戮禾会做柳下惠。

    “你特么的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关戮禾咬牙切齿。

    “那我立刻让人给您换房间?”

    “不用了,换来换去的麻烦,你们都出去吧!”关戮禾搂紧怀中的人。

    这个房间……

    确实蛮有情调的,他之前怎么就没有和她来过这种地方啊。

    ------题外话------

    啊——假期又结束了,心塞,心塞啊,我这一个端午假,感觉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不开心!~(>_<)~

    不过关爷也真是够不要脸的,够闷骚,明明自己还挺喜欢的,还硬要把责任推到关苏头上。

    不过还是需要夸一下关苏,房间选择得不错!

    关苏:我是严格执行我们爷的意思。

    关戮禾:少胡扯,我怎么会让你做这种事情,你最近越来越会自作主张了!

    关苏:嗯!

    关苏连声应着,可是心里却在腹诽,你有本事就出来啊,不要住在房间,你还偏不。

    关戮禾:等小辞醒了,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

    关苏:一切都是我擅作主张安排的,和您没有一点关系!

    关戮禾:识趣儿!

    我:……

    还能要点脸么!

    *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啦,撒泼打滚卖萌求月票啦,啦啦啦,有月票不投就浪费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