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1 帅哥,你长得真好看(二更)

正文 111 帅哥,你长得真好看(二更)

    活色生香

    那人手中的匕首朝着楚衍直接伸过去,楚衍则是忽然听见熟悉的声音,惊得差点从地上跳起来,那人距离楚衍只有三步距离罢了,他直接冲过去,朝着楚衍的腹部就直接捅了过去。

    燕殊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上,“楚衍!”

    楚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只瞥见自己身前有人影晃动,他的身子虚晃一下。

    双腿一软,整个人忽然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那人估计也没想到,楚衍忽然会直接栽在地上,匕首从他身侧滑过,居然半分也没伤到他。

    他知道身后有人,下意识的要扭头看来人是谁的时候。

    燕殊已经大步到了他的身后,直接抬脚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男人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胸口像是有搅拌机字翻搅一般,绞痛难忍,他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他的手一软,匕首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燕殊眸子凛冽,那人双手撑着墙壁,抬脚就要跑。

    燕殊三步跨作两步,直接追了上去,从后面直接扯住男人的衣领。

    男人一扭身子,像个泥鳅一般试图脱了衣服逃走,下一秒钟,燕殊已经擒住了他的胳膊,他的手指力道很大,紧紧箍住他的肩胛骨,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放开我,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饶是到了这个地步,他还在叫嚣。

    “我就是多管闲事又如何,说,谁让你来的!”燕殊手猛地用力,男人瞬间被他压在墙上。

    后背遭受猛烈撞击,男人眼前一阵昏花,下一秒钟他忽然摸出了一直别在腰间的弹簧刀,朝着燕殊就一阵猛挥。

    燕殊往后仰,错开他的攻击。

    “特么的,不想惹事的,就赶紧给我滚!”

    男人手中虽然拿着刀,可是胸口肩头不断传来剧痛,手微微有些发抖,身子往后靠了靠,似乎靠在墙上,能够让他安心一些。

    男人双岁的眸子冷漠肃杀,若有似无露出的霸气,让人不敢逼视,眼底没有一丝柔光,褪去了寻常所有的乖张,眼底是无尽的冷漠。

    他的五官精致,线条柔和,可是他的轮廓偏生又让人觉得深邃紧绷,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无形中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一身墨黑色的衣服,将他衬托得越发冷冽尖锐,一米九的个子,无论在谁面前,都让人望而生畏。

    楚衍刚刚被一摔,现在脑子还是晕的,他握紧酒瓶,抬头看着面前的人。

    “唔?”

    楚衍声音本就属于软糯那一类,说到底就是没什么男子气,更多偏娃娃音。

    燕殊微微侧目看着他。

    这个惹祸精,回头且看楚濛和轩陌如何收拾他。

    “我告诉你,我是关家的人!”男人握紧匕首,这个男人的力道太大,和他一比,自己不占任何上风。

    燕殊刚刚准备动作,忽然大腿被人一把抱住。

    一个温热的东西贴紧自己腿,“唔——舒服!”

    楚衍嘴边都是呕吐物的残渣,正侧头在他裤腿上蹭来蹭去,燕殊心里一阵恶寒。

    想起了之前出门,他还穿着短裤,姜熹说车内冷气足,晚上也有些凉,让他换了长裤,不然后果可想而知。

    燕殊嘴角抽了抽。

    “唔——咯咯——”楚衍满意的看着他的裤腿,“帅哥,你长得有点眼熟啊!”

    “你给我松开!”燕殊眼看着面前的人企图逃跑,立刻要甩开他的手。

    可是你和一个酒鬼,能有什么道理可讲,气得他要死,眼看着他就要溜了。

    燕殊立刻拔出腿,脚一勾,将原本他扔掉的匕首勾了起来,匕首悬空,他抬手接住,没有任何还准备工作,朝着男人就猛地扔了过去。

    尖锐的刀锋划破空气,风一般的落在他身前的一堵墙上,插入了壁灯上,玻璃应声碎裂,碎片落在他的脚边。

    这把匕首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滑过的,斩落了几缕发丝。

    “还要跑么?下次可能碎的可就不是玻璃了,而是你的脑袋!”燕殊咬牙!

    男人一手捂着腹部,双腿虚软,燕殊一脚蹬开了还抱着自己大腿的楚衍,直接走了过去,“你说你是关家人是么!”

    “这是关家和楚家的事情,我劝你,唔——”男人话音未落,燕殊一手直接按住他的脑袋,直接将他按在了墙上,他的手指不断收紧,力道大得仿佛能够将他的骨头都给捏碎了。

    男人吃痛,惨叫出声。

    “好汉,你放了我吧,饶命啊——啊——”

    “你真的是关家的人么!”

    “我是,关爷你总听过吧,你若是敢动我,他不会饶了你的,难道你想得罪关家么!”

    “那我倒是不敢!”

    “所以你快放了我,放开!”

    燕殊却忽然从他手中抽出了弹簧刀,手忽然送开,男人双腿一软,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的力气大得惊人,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煞神啊。

    本来很好得手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倒霉……

    “嗖——”的一声,燕殊扭头,手中的弹簧刀从他手中飞出。

    直直钉在了男人的裆部。

    男人双腿一软,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下体一紧,裤子被钉在了墙上,匕首在他大腿中间,摩擦着他最重要的器官。

    这若是再偏一点点,那他可不就要废了。

    “别乱动,你要是动一寸,小心变太监!”燕殊轻笑,走到楚衍面前。

    “嗝——”短短几分钟,这家伙又吐了一次,他抬起衣袖擦了擦嘴巴,“帅哥,又是你啊——”

    “赶紧起来!”燕殊现在都嫌弃他脏。

    “帅哥——”楚衍扔掉酒瓶,爬到燕殊脚边,燕殊往后退了一步,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又一次抱住了他的大腿。

    “帅哥,你长得真的很眼熟。”

    “赶紧给我起开,脏死了!”

    楚濛已经匆忙赶到,结果一打眼就看见自家弟弟抱着燕殊的大腿,满脸通红,醉眼朦胧,而在燕殊不远处,一个衣服被拉扯得不成样子的男人,大腿内侧和头顶都悬着一把匕首。

    楚濛都不用问,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把他给我绑起来!”

    男人使劲扭动着身子,他得跑啊,可是裤子被钉住了,他使劲扭动,只听见撕拉一声,整条裤子被扯出了一个大口子,燕殊嘴角狠狠抽了抽。

    “我都说了,让你别乱动!”

    男人也很绝望啊,他若是知道结果是这样的,他打死也不会乱动,现在下面凉凉的,感觉有风荡过……

    真特么的凉快!

    楚濛走到楚衍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家弟弟。

    “楚衍!”

    楚衍抱着燕殊的大腿,循声看过去,定定的看着楚濛,看了半分钟,忽然咯咯直笑,抬手指着楚濛。

    “这个也很帅!”

    “帅哥,我们是不是认识啊,你长得不错啊。”

    楚濛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这个丢人现眼的家伙。

    “帅哥——”楚衍松开手,立刻抱住了楚濛的腰,这头正好卡在某个隐私部位。

    燕殊终于摆脱了某人缠人的家伙,笑得要疯掉了,立刻远离了战场。

    楚濛脸黑成一块焦炭,嘴唇不停哆嗦。

    这抱住他的人,哪里知道楚濛生气了,还使劲蹭了蹭,试图攀爬到楚濛身上,楚濛微微仰着头。

    “帅哥——你长得真不错,细皮嫩肉的。”

    “噗——”燕殊憋着笑,合不拢嘴。

    楚濛狠狠瞪了他一眼,“过来帮忙。”

    “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别问我,我真的帮不上忙!”燕殊可不想搅和他们的一堆烂事。

    “嗝——帅哥,你长得好像一个人啊——真的很像!不可能啊……”楚衍忽然抬手,直接捏住了楚濛的脸。

    楚濛身子一僵,抬手要把他推出去,可是这毕竟是自己从小拉吧长大的弟弟,他这手还真的下不去。

    燕殊靠在墙边,看着另一侧的男人,被五花大绑,嘴巴里面还在不停叫嚣着自己是关家人。

    楚濛眼看着楚衍要滑下去了,伸手扯住他的衣领。

    “关家的?”

    “这家伙可能喝多了,你们把他拖下去,带去洗手间,洗洗脸,让他清醒一下。”燕殊伸手摩挲着手指上婚戒。

    那些人看了看楚濛,楚濛点头同意,他们才将人拖下去。

    “我告诉你们,关爷不会放过你们的,开给我放开,放开我!”男人不停叫嚣着。

    经理听着动静已经赶了过来。

    “楚公子,小公子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还有空的包厢么!”楚濛扯住楚衍的衣领,防止他掉下去。

    “有的,我立刻带你们过去!”经理擦了擦额头的汗,这小公子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来了,他今日过来他也是不知道的,刚刚听说这边发生了争执,这若是出点事情,那他真的是难辞其咎啊。

    每次只要出事,这位是必然都在的,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你一个人可以么,要不我搭把手?”燕殊话音未落,楚濛手微微旋转一圈,将他的衣领缠绕在手腕上,扯住他的衣领,直接拖着他进了包厢。

    楚衍大半边身子都在地上拖行,那模样……

    倒是有几分可怜。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跟了上去。

    楚衍啊,不是我不帮你,你这是自己找死,怪得了谁。

    刚刚到了包厢,楚濛手一松,就把他扔在地上。

    他的头扑通一声撞击在地上,燕殊听着都疼。

    “唔——”楚衍抱着头,身子蜷缩,疼啊!

    “你这样真的好么?”燕殊看了看楚衍,“你们是亲兄弟么!”

    “若不是亲兄弟,这家伙那么拉扯我的脸,还能活到现在?”楚濛冷哼,拿着手帕擦拭着脸,黏糊糊的,难受得要死。

    “他喝醉酒就这个德性,等他醒了,估计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能喝还非要喝。”

    “前几天不是挺消停的么!”

    “轩陌都在家陪着他,他哪有时间溜出去,轩陌刚刚恢复工作,回去值夜班,这家伙就溜出来了,倒是一刻都不消停。”楚濛冷哼。

    “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家?”

    “别提了,我不是和你说过关戮禾那个混蛋留下的糟心事么!”楚濛靠在沙发上,还在嫌恶的擦着脸。

    “怎么说?”

    “有人在我地盘上闹事,我去看看情况,这些人是真的嚣张。”

    燕殊点了点头,“处理好了?”

    “几个乌合之众,还没到那边就跑了。”楚衍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怎么到这里的。”

    “我送董老爷子回家,回医院的途中正好路过这边,阿陌给我来了电话,我就过来看看,听他口气挺急的。”燕殊隐身在暗处,打了个哈气,“这家伙一喝多了,就爱闹事,身边若是没人,估计惹了事,被人给揍了,都不知道。”

    楚濛颇为无奈的摇着头,“我还专程找人看着他,都被他甩了。”

    “可能长期在你的压榨之下,估计反侦察意识很强。”燕殊打趣道。

    “刚刚那个人说是关家人?”

    “估计不是,关戮禾还在雾都,哪有空搭理这事儿人?”

    “他不是被放出来了么!”

    “你消停怎么这么灵通。”

    “董小姐过去了,进警局半刻钟的功夫,那家伙就出来了。”楚濛哂笑,“倒是真看不出来,他倒是个痴情种。”

    “他们的事情说来话长。”

    “不过做我们这一行的,这是大忌。”楚濛拨弄着手中喂银色尾戒,“你很清楚吧。”

    “嗯。”

    因为这是他致命的弱点,足以致命。

    “不过倒是有个方法可以规避。”楚濛微微挑眉,眯着眼睛,斜眼看着满地打滚的楚衍,满眼嫌弃。

    他都怀疑自己和他是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让他帮忙接手家里的生意,不接触别的,管理一些小业务总是可以的吧,可是这家伙倒好,直接给他跑了。

    “那就是他足够强大,强大到无人敢动她身边的人,强大到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可以护她周全,不过关戮禾现在的实力,保护个女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楚濛勾唇,“董老爷子怎么还会如此嫌弃他,就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因素?那我们家也不妨多让啊。”

    “还有一些别的事情,以后你有机会再说。不过今天那个人来的倒是很不寻常,楚衍以前是天天来这边,规律很好寻,这次是临时起意,杀手就来了。”

    “我还真没发现,居然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们家的一举一动。”楚濛哂笑,“不过这次的事情还多亏了你。”

    燕殊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后他若是喝多了,最好还是避开吧,我这裤子已经被他蹂躏得不成样子了。”

    此刻包厢的门被一把推开,轩陌一身风尘,看着满地打滚的人,眸子紧蹙。

    “怎么回事?”轩陌刚刚准备将楚衍扶起来,没想到楚衍却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抱住了轩陌的腿。

    “唔——”

    轩陌拧眉,“楚楚?”

    “嗯?帅哥——”

    “先起来。”轩陌双手抄过他的腋下,扶住他的后背,将他拽起来,楚衍脚步虚晃,整个人直接趴在了轩陌身上。

    燕殊和楚濛嘴角同时抽了抽。

    怎么不嫌弃他!

    这么脏。

    “我扶你坐下。”轩陌眉头紧蹙,搂紧怀中的人。

    “帅哥,你长得真好看!”楚衍忽然伸手搂住轩陌的脖子,咯咯直笑,“帅哥,你待会儿有事么?”

    “别乱说话!”满身酒气,一股味儿。

    “帅哥,待会儿一起去喝一杯吧,我请客,我……嗝——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帅哥!”

    燕殊看着轩陌脸色越发难看,憋着笑,“阿陌,冷静!你要控制住你自己。”

    “你闭嘴!”轩陌咬牙。

    重死了,这家伙这几天是吃了些什么,是吃猪饲料还是吃激素了,居然胖成这样。

    “唔——你也戴着眼镜啊,他也戴……嗝——”楚衍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

    轩陌眸子一紧,眼镜支架差点弄到他的眼睛,这家伙是不是想死。

    “给我!”楚衍直接将眼镜取下来,往边上一扔,伸手拖住轩陌的脸,“皮相真不错!”

    “是啊,细皮嫩肉的,特别好吃!”燕殊在一旁煽风点火。

    “唔——你身上有味道!”楚衍似乎这会儿才发现他身上的消毒水味,低头嗅了半天,整个人的脸都要贴在轩陌胸口了,楚濛第一次从心里萌生了,要和他断绝关系的想法。

    “难闻!”楚衍捂住鼻子,“帅哥,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行啊!”轩陌扯住他的衣领,“楚大哥,我先带他回去。”

    “我让人送你们。”

    “好!”

    “我还得处理一点事情,先不和你们回去了,楚楚就拜托你了。”

    “嗯!”轩陌说着半拖着将他扯了出去。

    燕殊侧头看向楚濛,“你之前不是很不放心他俩在一起么,现在怎么就把他送到阿陌手里了,你可别忘了,你之前就是防狼一样的防着他啊。”

    “不然呢,就他那样,满身酒味,都是呕吐物,脏死了,你让我伺候他?”

    “你好歹是他大哥,不能这么嫌弃他吧,哈哈——”

    “反正有人想照顾,免费的保姆我干嘛不用。”

    燕殊挑眉,不再说什么,过了不久,满身水渍的男人被拖了进来。

    从头到尾都是水,浑身都在滴水,整个人就像是从水中被捞起来一样,狼狈而又颓废。

    楚濛双腿随意的交叠,在晦暗的房间中,眸子显得更加阴鸷。

    “现在还是如此坚定你是关家人么?”楚濛挑眉。

    “关戮禾如果你有这么蠢的手下,估计会一头撞死!”燕殊冷哼。

    关戮禾忽然打了个喷嚏,是谁在说他坏话。

    他侧头看着靠在自己怀中熟睡的人,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将衣服往她身上挪了挪,“冷气往上开一些。”

    “嗯!”关苏将空调调整了一下,“爷,酒店已经订好了。”

    “你做事我一直很放心。”

    关苏笑了笑,“包您满意。”

    倒是轩陌拖着楚衍到了家,让人帮忙将他扶到了浴室,楚衍趔趔趄趄的栽倒在地上。

    “轩少,还需要我们帮忙么!”

    “不用了!”轩陌示意所有人都出去,等人离开,他直接拿起淋浴头,拧开冷水。

    “啊——”冰凉的水从头浇下来,楚衍身子一个激灵,虽然脑子混沌,可是身子却很诚实的打起了哆嗦!

    轩陌眯着眼睛。

    他刚刚一路上和他说什么?

    帅哥,要不要一起去开房……喝酒?

    楚衍,你现在胆子很肥啊,我就让你好好清醒一下!

    “啊——”楚衍大叫着,伸手去摸脸上头上的水。

    “不好了,漏雨了,下雨啦——啊——救命啊,我要被淹死了,下雨了——”

    轩陌看着在地上扑棱的人,满眼嫌弃。

    他当时是不是脑子秀逗了,居然捡了这个脑残的家伙回家!

    可能当时他的脑子被门给挤了。

    ------题外话------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冰火两重天,姨妈疼得我只想打滚,可是我还不能受凉,我妈还不给我吹空调,简直想死!

    救命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