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0 王八蛋,你把孙女还给我

正文 110 王八蛋,你把孙女还给我

    雾都派出所门口

    董风辞睁大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

    难不成这就是这个混蛋所谓的处理方式么!

    关戮禾眉眼微微挑了挑,关苏跟了关戮禾很久,自然立刻会意他的意思,他立刻走到董风辞面前:“夫人,对不起。”

    董风辞咬牙,“关戮禾!”

    “怎么了?他都和你道歉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关戮禾手指扣紧她的指缝。

    “你这是在敷衍我么?”

    “敷衍谁我也不敢敷衍你啊。”

    “夫人,当时真的是情急,不好意思,这是您的东西!”

    关苏手中提着一个包,董风辞这会儿才发现,自己的手机钱包都不在自己身边。

    她立刻从他手中扯过包,一把甩开关戮禾的手,立刻摸出手机。

    “我去——”董风辞惊愕的看着所有的未接来电。

    关戮禾眸子微微瞥了一眼,足有上百个电话。

    最多的就是从家中打出来的,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关戮禾。

    “出什么事了?”

    “你们把我强行带到这里,爷爷肯定很担心,估计要急死了,给我来了这么多的电话,我一个都没接到,估计他现在要急疯了,要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我估计回家得褪层皮。”

    董风辞咬了咬嘴唇,翻动着来电记录,几乎所有的熟人都给她来过电话,她整个头顿时炸开了。

    要疯掉了。

    京都医院

    燕小西半躺在床上,正在听姜熹给他念故事,另一边的董老爷子和燕殊相对而坐,已经喝了整整一壶茶。

    很快燕殊的电话就响了,众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他身上。

    燕殊清了清嗓子。

    “喂——有消息么?”

    “二少,我们追踪了董小姐的手机信号,她已经出了京都。”

    “去了哪里。”

    “信号目前的停留地方在雾都!”

    燕殊指尖微微掐进,“给我查一下具体位置吧。”

    “好的!”

    燕殊搁了电话,看向董老爷子,雾都?

    这个地方他太熟了。

    “董爷爷。”

    “在哪儿!”

    “雾都!”

    董老爷子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因为动作起伏太大,打翻了面前的茶水,澄黄色的茶水顺着桌子缓缓流到地上,氤氲了一滩水渍。

    雾都?

    这个地方姜熹好多年前去过一次,还是跟着教授一起过去的,想来都许多年了,这个地方治安很混乱,鱼龙混杂,因为靠近两国交界处,又濒临大海,每年倒是有不少人过去旅游,只是每年失踪人数也高居全国前三。

    “董爷爷,您先别急,我现在就让在雾都的人帮忙找一下。”

    “还有什么可找的,定然是个那个小混蛋在一起的,关戮禾,这个土匪!”

    燕小西一听这名字,下意识的看向董老爷子,怒发冲冠,横眉冷对,看起来着实有些唬人。

    董老爷子摸出电话,又给董风辞去了电话。

    董风辞正在想着如何给爷爷一个合理的解释,电话忽然想起了,吓得她脸色一白,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她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喂——爷爷……”

    “董风辞,你这个死丫头,你是哪儿去了,不接电话,你胆子现在很肥啊!”

    “雾都?你怎么跑去那里了,我告诉你,现在立刻给我回来,不然你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一个电话都没有,你居然就敢跑了,你不知道会把我急事么,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如何合理过世的父母交代!”

    “董风辞,你给我说话!别给我装死!”

    隔着手机,董风辞都能够感觉到那边怒气,哪里还敢开口啊。

    “爷爷,你听我给你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早就和你说过,和那个小混蛋一刀两断,你非是不听,现在还给我搞出私奔,谁借给你的胆子!”

    私奔?

    董风辞脑子一阵剧痛。

    “爷爷,您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和他……”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和那个小混蛋在一起!”董老爷子气得在房间来回踱步。

    轩陌查房回来,看着他脸涨得通红,和燕殊交换了一个眼色,燕殊用口型给他比划了一个“关”!

    轩陌叹了口气,靠在门口,等着他接完电话,估计董爷爷得气疯。

    关戮禾这人也是,怎么一个电话也不来,弄得所有人都跟着提心吊胆。

    之前燕殊给李询打过电话,确定关戮禾并没有被放出来,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关戮禾什么敌对方带走了董风辞,是他的话,倒是让他们都松了口气。

    关戮禾是不会让董风辞受到一丝伤害的。

    董风辞听着自家爷爷那质问的口气,又看了看关戮禾,“爷爷,这件事情我回去再和你解释!”

    “董风辞!你现在胆子真的是很大,你当初是如何答应我的……”

    董老爷子这几个小时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没有一刻是消停的,这会儿噼里啪啦朝着董风辞一阵炮轰,也是为了发泄自己心头的郁结。

    董风辞也明白自己让他担心了,也不作声,任由着他说着。

    关戮禾侧头看着她脸紧蹙的眉头,即使听不见他们之间的对话,凭借他对董老爷子的了解,也知道,定然是被狠狠训斥了。

    此刻众人,尤其是关南,到现在都不曾反应过来,他跟着关家做事已经七八年了,听过关爷曾经有个未婚妻,毕竟早就解除婚约了,真人倒是第一次见,最主要的是,他还是第一次在关戮禾的脸上看到名为“温柔”的东西。

    想起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这夫人若是和关爷告状,那他岂不是要完蛋?

    关戮禾直接绕到董风辞的面前。

    高大的黑影笼罩住自己,董风辞拧眉,刚刚抬起头,一根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动作温柔,他的嘴角勾弄着一丝浅笑,“电话给我!”

    “我自己……”

    “给我!”

    关戮禾说着从她手中夺过电话。

    “喂——董爷爷!”

    董老爷子正说到兴头上,忽然听见关戮禾的名字,愣了几秒钟。

    “关戮禾,你这个小王八蛋,你还我孙女!”

    病房中的众人,面面相觑,纷纷低头,垂头不语,未免太激动了吧。

    “董爷爷,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和小辞没有关系!”

    “你别怪她,都是我让人将她带到雾都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您消消气,等我回到京都,一定会回去负荆请罪的。”

    饶是关苏都未曾见过关戮禾如此低声下气的模样,带着一丝讨好,低眉顺目,神情甚是诚恳。

    “等会儿!”董老爷子打断他的话。

    “董爷爷,我在这里和你赔罪了,到了京都,我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谁你爷爷,你乱叫什么呢,麻烦你叫风辞董小姐,什么小辞,你别乱叫!”

    关戮禾无语,自己说了这么多,怎么纠结到这个问题了。

    “我告诉你,别乱攀关系,你和我们风辞已经没有半分关系了。”

    “之前我就和你说得很清楚了,你既然护不了她的周全,就由我们董家来,你离她远点儿,明白么!”

    “她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快就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结婚生子,你不要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合适的对象?”关戮禾哂笑出声。

    “你笑什么!”

    “难不成在董爷爷心里,孙女只需要一个合适的对象,而不是一个相爱的对象么!”

    董风辞咬牙,她一听这口气,也知道这两个人定然要撕吧起来了,她抬手就要将电话抢过来,却被关戮禾一把搂在了怀里。

    “喂——电话给我,你别乱说话。”董风辞气结,自己个子明明不矮,怎么到了他这里,一点上风都占不到。

    “别乱动了,乖一点!”关戮禾箍紧她的腰。

    “关戮禾,你别乱说话,赶紧把电话给我,我爷爷身体不好,你别气他。”董风辞压低声音。

    “你别扭来扭去的,我是个男人!”

    董老爷子脸色越发难看。

    “关戮禾,你这个小混蛋,你对我孙女做了什么,你俩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我们抱在一起!”

    董老爷子险些将电话摔了,气得浑身乱颤。

    “关戮禾,你行,你厉害,你给我等着。”

    “董爷爷,难道说在你心里,孙女的幸福,真的不重要?合适的人很多,可是那些人真的喜欢她么,还是看重你们董家的权势?你觉得她真的可以生活得幸福?”

    “那她的幸福也不会是你!”董老爷子气得咬牙切齿。

    “那您大可继续和她相亲,我可以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你这个混蛋!”董老爷子气结,他一辈子从政,虽然面对的人都是长袖善舞,心思诡谲的任,玩惯了心理战,面对关戮禾这种直来直去的威胁,他倒是一时没有任何办法。

    “关戮禾,你别胡扯!赶紧把电话给我!”董风辞踮起脚,试图够弄电话。

    关戮禾眸子微微一沉,她那一张一合的红唇就在自己下巴处,他只要……

    微微低头,吻住。

    董风辞一愣,关戮禾对她的反应十分满意,他脸皮厚,又戴着面具,无人看见他现在神色的汹涌,只有微红的耳朵,在夜色中也不甚明显,倒是董风辞忽然被众人围观,顿时羞红了脸。

    “别闹!”关戮禾伸手护住她的后背,将她牢牢锁在怀中。

    “关戮禾,你现在就把她给我送回来。”

    “你这个强盗,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你若是敢动她一分一毫,我饶不了你,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把你……”

    “董爷爷,你放心,我会护她周全的。”

    “说得好听!”

    “我做得也不错!”

    “让她接电话,我不想和你说话,还有,我不是你爷爷,你别乱叫!”

    “好,反正以后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聊天。”

    “你……”董老爷子脸涨成了猪肝色,这个小混蛋还真敢说。

    董风辞拿过电话,“喂——”

    “现在就给我回来。”

    “这会儿已经很晚了,怎么着也得等明天吧。”

    董老爷子从口袋中摸出一块被摸得发亮的怀表,确实很晚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我听人说,你是被人掳走的,没受伤吧,那个土匪,干不出一件好事。”

    董风辞笑了笑,说到底他还是嘴硬心软,见不得自己受一丝委屈。

    “嗯,没什么事?”

    “让他给你找个安全的住处,雾都不是很安定的地方,鱼龙混杂,你得保护好自己,远离关戮禾,珍惜生命,听着没!”

    “我知道。”

    “你没事就好,以后做什么给我来个电话,我这年纪大了,禁不起你这么吓!”董老爷子呼出一口浊气,燕殊和轩陌几乎同时走过去扶他坐下。

    “爷爷,对不起。”

    “行了,早点休息吧,我也得回去了,折腾了一天,骨头都散了。”

    “您不在家么?”

    “我以为你被绑架了,在家待不住,在燕殊这边,行了,挂了吧,我只和你说一点,你做什么事情,自己把握好分寸。”

    “嗯!”

    董老爷子最终还是没有将话说话,那就是……

    他不可能陪她一辈子。

    董风辞挂了电话,瞪了关戮禾一样,扭了扭身子,“松开。”

    关戮禾抬手改为搂住她的肩膀,“想吃什么?我们先去吃饭。”

    “你到这边到底是来干嘛的,怎么像是来度假的。”

    “你要是想,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多留几天,反正我最近很闲。”

    众人无语望天。

    很闲?

    这种违心话也说得出口。

    “关爷,车子准备好了,您请上车。”关南毕竟负责这边,关戮禾到这边的所有行程都是他在安排。

    关戮禾目光从他身上扫过,不动声色,却仿佛要将他击穿一般,关南额头渗出一丝细密的汗珠。

    “这边不是有许多海鲜大排档么!”董风辞已经饿到不行了。

    “嗯,那就去吃这个。”关戮禾拉着董风辞上了车子,到了大排档,董风辞就见着关戮禾将关苏留下她守着他,带着一群人和关南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

    “夫人,真的挺不好意思的,我还是得和您赔罪。”

    “坐下!”董风辞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这……”关苏愣了一下,“不好吧,不合规矩。”

    “又不是让你吃饭,给我把螃蟹的壳子剥了,前些日子刚刚做了指甲,自己动手很不方便,麻烦你了。”

    关苏看着面前的四只大螃蟹,顿时很头疼。

    这若是让他去杀人,他肯定毫不犹豫,提刀就走,可是剥螃蟹,这可是比剥龙虾更加精细的活儿啊。

    “若不然我给您剥龙虾吧。”关苏赔着笑。

    “那是留给关戮禾的。”董风辞低头吃东西。

    关苏拿着螃蟹比划了半天,有些无从下手,最后还是老板过来指导,他才磕磕绊绊的剥了第一个螃蟹。

    “那个叫关南的,估计得倒霉了。”

    关苏抬头看着董风辞,“夫人何出此言。”

    “关戮禾在他地盘上出了事情,这种事情就算和他没有关系,他也躲不过被责备,若不然难以服众,关戮禾最喜欢做杀鸡儆猴的事情。”董风辞拿着筷子戳了戳螃蟹壳,“关苏,听说你之前是跟着一弦的?”

    关苏愣了一下,手一抖,螃蟹壳刺入他的肉中。

    “夫人怎么忽然提起这个?”

    “随口问一下而已。”

    “您也认识大哥?”

    “嗯。”董风辞轻笑,“挺熟的。”

    关苏却并未在继续这个话题,所以死者来说,他们无论谈论什么,都是悲伤的。

    关戮禾很快就过来了,看着关苏正在剥螃蟹,倒是促狭的一笑,“你倒是挺会使唤我的手下的。”

    “你放心,留了一盆给你!”董风辞指了指一侧的一盆龙虾,足足五斤。

    关戮禾嘴角抽了抽,“小辞,这个有些多哈,这么晚了,你吃这么多,会不会消化不良。”

    “我吃不完不是还有你么?”

    然后周围的人就看着自家爷轻车熟路的戴好手套,开始剥龙虾。

    他这双手拿刀拿枪,他们都不觉得惊讶,现在居然……

    关戮禾速度很快,关苏看得都有些痴了,“爷,您这是经过训练的吧。”

    这动作!

    “有人喜欢吃。”关戮禾动作优雅,很快就剥了一小碟,却半点汤汁都未曾渗出来。

    京都

    董老爷子靠在座椅上,燕殊在前面开车,“董爷爷,别太担心,他在风辞身边,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就是因为他在,我才更加担心,那小子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叹了口气。“最近京都局势很不稳定,我就怕再出什么幺蛾子。”

    “您不用担心,就算没了关戮禾,不是还有我和阿陌么,我们也会护着风辞的。”

    “我这年纪大了,护不了她多久,总归不想她和关家那小子扯上一点关系,有些事我也把控不了,她对关戮禾余情未了,我看得出来,我不想做那种为难孩子的长辈,却也见不得她说半分委屈。”

    燕殊笑了笑,“要我说啊,您就别管了,风辞毕竟这么大了,做什么事情有自己的主见想法,您不如学学我爷爷,及时行乐才对。”

    董老爷子轻笑,“我哪有那家伙的福气啊,风辞没有兄弟姐妹,父母早早就去了,我不操心,谁会关心她啊,这孩子啊命苦,我就是想让她少走一些弯路,却不曾想,掉进了关戮禾这个狼坑里。”

    燕殊噗呲一笑,“所以很多事情您也控制不了,不如先松松手。”

    董老爷子摇了摇头,“他们现在在雾都,山高皇帝远,我就是想够,也够不到啊,不过关戮禾真是的混蛋,一家人都是强盗!”

    燕殊侧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眸子染上星星暗光。

    等他送老爷子回去,忽然接到了轩陌的电话。

    “是不是要吃宵夜?”

    “你在哪儿呢?”

    “我在迎宾大道这边,正打算回医院。”

    “楚衍失踪了!”

    “他不是在家养伤么?”

    “鬼知道他,楚濛回去的时候,就说他没了,以为是来找我了,我估计是在活色生香了,这家伙馋酒,前些日子就准备偷喝,被窝阻止了。”

    燕殊看了看后视镜,立刻调转车头,“我五分钟到。”

    “我现在就出去,你一定要仔细去找,别问经理,他肯定会说不在。”

    “我明白!”

    燕殊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直直横在了一个异常狭小的车位中,推门下车就急匆匆的往里面走。

    “二少,您怎么来了,二少——”

    “不用管我,你忙你的!”

    未免灯火萧瑟,这里面却刚刚开始华灯初上,魅色流光,炫目的灯光将所有人蒙上了一层面纱,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卸下面具,疯狂的放纵自己。

    途中不时遇到几个醉酒的男人,燕殊拧眉。

    这楚衍胆子倒是肥了,这么晚了,还出来喝酒,估计很快楚濛也该到这边了,不把他拖回去暴揍一顿才怪。

    燕殊直接去了三楼,他们固定包厢很安静,他把整个楼岑都翻遍了,也没见到楚衍的身影,心里略微有些急躁,正打算去二楼时,忽然听着一阵呕吐和呢喃醉酒声。

    燕殊循声找过去!

    他手中拿着一个酒瓶,正靠在走廊尽头,醉得不省人事。

    “呕——”

    “楚小公子!”一个穿着侍者衣服的男人,忽然从一侧的走道窜出来,挡住了燕殊的视线。

    燕殊拧眉,微微侧开身子,保证楚衍一直在自己的视力范围内。

    却忽然瞥见一个锐利的银色锋芒在灯光下发出刺目冰冷的光,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

    坏事了!

    “楚衍!”

    ------题外话------

    今天是端午节,祝大家端午安康……群么么

    对于在端午节,来姨妈的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继续回床上躺尸……

    大家别忘了月票,啊——我滴月票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