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9 被绑架?强行壁咚(二更)

正文 109 被绑架?强行壁咚(二更)

    医院

    燕殊帮燕小西穿好衣服,扶他躺在床上,拿着东西帮他垫一下腿,准备帮他伤口擦些药。

    正巧值班护士敲门进来,见着轩陌在,愣了一下,显得有些局促,“轩少。”

    “嗯。”

    她的脸一红,脸颊绯红,不自觉的往轩陌身上瞄,轩陌正弯腰低头,认真帮姜熹铺床,倒是未曾在意过小护士灼热的视线。

    姜熹倒是促狭的一笑,轩陌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了,长得斯文帅气,又是医生,家境殷实,是许多医生护士的梦中情人,不过他自己倒是没有这种认知。

    “你老实点儿,我给你上药!”燕殊箍着燕小西的腿,“你瞧瞧你的腿,这么粗,有小北两个粗吧。”

    “你说,你是不是更喜欢小北!”燕小西立刻不干了。

    “我有么!”

    “那你干嘛要是提他。”

    “好了,别乱动!”

    “我要护士姐姐给我上药,不要你!”燕小西蹬蹬腿。

    “行,让姐姐给你上!”燕殊推开身子,“麻烦你了。”

    “不客气!”护士坐在床边,“别乱动哈,我动作轻一点。”

    “还是姐姐温柔。”

    燕殊白了他一眼。

    这些天但凡是到过病房的女护士医生,这家伙就像是嘴巴上面摸了蜜一样,把人家夸了个遍,他们但凡是有什么好吃的,都往这边拿,倒是挺会哄小姑娘的。

    燕殊扭头走到姜熹身边,从她手中接过被脚,“刚刚董爷爷来了电话,说风辞还没回家?”

    “哦,他也给我来过电话,她没和我联系过。”

    “说是去了小笙那里,不过小笙说她没有联系上风辞,还以为她临时有事,自己在工作室忙得晕头转向,也没注意。”

    “这里是京都,她土生土长的京都人,总不至于忽然失踪了吧。”轩陌轻笑。

    燕殊点了点头。

    床单被子弄好,轩陌坐在床边,歇了一会儿,看着还在低头帮燕小西擦药的护士,“你是值夜班的护士么?”

    “嗯!”她的脸都涨红了。

    “我待会儿也要去巡房,你和我一起吧!”轩陌放下捋起的袖子。

    “好!”

    姜熹和燕殊忽然对视一眼,笑得格外荡漾。

    “轩少,那我先出去,我就在护士站那边。”

    “嗯。”

    轩陌回答得漫不经心。

    等她离开,燕殊伸手拍了拍轩陌的肩膀,“阿陌,看不出来啊,你在医院人气很高啊。”

    “什么啊!”轩陌拧眉,伸手挥掉他的手。

    “那小护士,看着你的时候,脸都红得不成样子,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啊。”

    “燕殊,你现在是准备改行当红娘了么!”

    “你如果愿意,我倒是想呢。”

    “正经点!”轩陌一脸无奈。

    燕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这么晚了,董爷爷怎么来电话了。”燕殊接起电话,“喂——董爷爷。”

    “燕殊,你在哪儿呢!”那边的声音急切。

    “医院啊。”

    “我刚刚从派出所出来,正好在这边。我马上过去。”

    “不是,董爷爷,您去派出所干嘛,喂——”燕殊话没说完,电话就被挂了,燕殊一脸茫然。

    轩陌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你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啊,他说刚刚从派出所出来,要过来这边。”

    “出什么事了?”姜熹坐在床边,拿着毛巾给燕小西擦头发,“会不会还是因为风辞的事情?”

    “不知道,可能吧。”

    过了约莫十分钟,董老爷子就风风火火的冲到了病房。

    “风辞被人绑架了!”

    “什么!”众人面面相觑。

    “不能吧,这可是在京都,谁这么大的胆子啊。”轩陌笑着扶着董老爷子坐下,“董爷爷,您先别急,坐下慢慢说。”

    “她到现在一通电话都没有,肯定是出事了,我就让让人帮我找一下,后来有人说看见她在出了家门不远的地方,被人打晕绑上了车子。”

    “那他还记得是什么车子么!”

    “就是不知道啊,我就去报警了!”

    “有监控么?”

    “没有啊,所以那边根本不受理,说什么时间不足,构不成失踪,而且我也拿不出直接的证据证明她是被人绑架,那边根本不搭理!”

    燕殊和轩陌对视一眼,“这个可以理解,毕竟风辞也是成年人了,那个人是不是看错了!”

    “没错,他说带走她的人都穿得黑色衣服,那肯定关家的人啊,关戮禾,这个小王八蛋!要是让我逮着他,我非宰了他不可。”

    燕殊单手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董爷爷,关戮禾现在被抓了,应该不是他吧。”

    “就算不是他,也和他脱不了干系,在京都,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个胆子,大白天的当众撸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倒也是。

    “我让人帮你打听一下,您也别太着急上火,若是他的人,也不会对风辞如何的。”

    “关家的那些人你能保证么!”

    燕殊被一噎,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我让人帮你找。”

    燕小西缩在姜熹怀里,“关叔叔是好人!”

    “嘘——”姜熹捂住他的嘴巴,这小子,这种时候说这话,不是火上浇油么!

    雾都派出所

    钱队长领着董风辞到了房间门口,还是有些担心。

    “董小姐,要不我陪你进去?”

    “不用了,麻烦您开下门吧。”

    钱队长从腰间摸出钥匙,插入锁孔,铁门随即打开。

    里面的陈设十分简单,所以董风辞第一眼就能看见斜靠在床上的关戮禾,手中正捧着一本《肖申克的救赎》,看起来活像个斯文人。

    “钱队长,大半夜的,您来做什么?这是准备对我进行贴身监视了么!”

    钱队长很无奈,“有人来看你。”

    “已经九点了,这么晚……”

    随着钱队长往边上退了点,董风辞娇俏柔媚的脸就出现在了关戮禾视线中。

    他隔了好半晌,还有些懵。

    她怎么会在这里。

    董风辞一身灰色床裙,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踝,长发及腰,温柔娇俏的微卷,让她看起来更是平添了一丝妩媚多情。

    关戮禾翻身下床,动静有些大,打落了手中的手,“小辞!”

    “那你们慢慢说,我先出去!”

    “你怎么过来了!”关戮禾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我……”

    董风辞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拽了进去,下一秒钟,钱队长整个人就被退了出去,门瞬间被合上。

    “我这个……”钱队长站在门口,久久没回过神,他甚至都没看清楚,关戮禾是怎么到的门口,只觉得肩膀被人一推,整个人就被推了出去。

    “怎么这么急!”钱队长揉着肩膀,往监控室走。

    当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瞧着所有人都集中在电脑前,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十分荡漾,“怎么了?”

    “我靠,队长,这女人到底和他什么关系啊,让他这么激动。”

    “不是说以前的未婚妻么!”

    “你自己过来看,他自从进来之后,可从来没有过如此丰富的表情。”

    “人家戴着面具,就是有表情你也看不见!”

    那人悻悻的闭上嘴巴,继续盯着屏幕。

    钱队长揉着肩膀从电脑前略过,董风辞正被关戮禾压在墙上,他们居然在……

    这边都是监控,这两个人还能克制一点么!

    董风辞整个人被拉扯进去,身子就被压在了门上,嘴巴开合,一个字还问吐出来,就被人堵住了嘴巴。

    那一瞬间,她的整个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关戮禾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将她整个身子拉向自己,身子贴近,他的身上有些凉,女人身上的柔软馨香,让人欲罢不能。

    “小辞——”关戮禾张嘴咬住她的嘴唇,轻轻勾舔着。

    真的是她!

    关戮禾的心里略过一抹狂喜,这个吻来得气势汹汹,仿佛要夺走她的所有,董风辞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胸口被挤压着,呼吸更加困难,脸都涨红了。

    她的双手撑在关戮禾的胸口,“唔——”

    她的反抗,对于关戮禾来说,就和小猫抓挠一样,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想她,哪里都想。

    关戮禾灵活的舌头钻入她的口腔,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搅和得天翻地覆。

    董风辞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身子被他箍得有些疼,而他那种要夺走她一切的强势霸道,更是吓人。

    关戮禾自然是沉浸其中,没有察觉到董风辞的异样,就在他舔舐他嘴唇的功夫,董风辞咬紧牙关,用力一咬。

    “嘶——”关戮禾吃痛,立刻撤身离开,可是双手依旧紧紧的抱着她。

    “唔——”关戮禾舔了舔嘴唇,这女人还真是用了不少力气,都是血。

    “你是准备把我咬死不成!”

    “咬死了才好,我都喘不过气了!”董风辞呼吸急促,胸口一起一伏,两个人挨得很近,所以关戮禾感觉很明显。

    他下意识的微微垂头。

    董风辞过了大口喘着气,就像是渴水的旅人,过了半分钟才察觉到某人异样的目光。

    “关戮禾,你丫看哪儿呢!”

    “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给我滚开!”董风辞伸手推搡着他,可是关戮禾手猛地收紧,两个人的身子顿时贴得更紧了。

    呼吸纠缠,整个房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暧昧起来。

    “怎么过来了?是不是想我了?担心我?”

    “你未免想太多了,是你的手下,就是那个叫关苏的,硬是把我绑来的。”

    “关苏还敢背着我这么做,胆子很大嘛。”

    “你的手下自己都管不住,你这个老大是干什么吃的。”

    关戮禾垂头看着怀中的人,“你就没有一点想我么?”

    “我想你做什么!”董风辞哂笑,“我每天很忙,还得工作,相亲,忙得团团转!”

    “你说什么!”关戮禾面具的黑眸,深邃诡谲,炙热的盯着她的脸,“相亲,我才离开几天。”

    “这个和你应该没关系吧,你先松开我,这么热的天!”董风辞扭动着身子。

    “你爷爷动作很快嘛!”

    “这和你没关系!”

    “你是我的人,怎么就没关系了,董风辞,你不会忘了吧,我俩可是……”关戮禾压低声音,附在她的耳边,“我们可是曾经在床上缠绵过三天三夜的!”

    “关戮禾,你给我闭嘴!”董风辞气结,脸红得想熟透的樱桃。

    “当时不是你主……”

    “你再敢多说一个字试试看!”董风辞气得咬牙切齿。

    “我只是带你回忆一下罢了!”关戮禾伸出一只手,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董风辞白了他一眼,“我听说你准备在这里常住?”

    “所以你来陪我了?”关戮禾贴得很近,呼吸灼热,炽热的嘴唇,不停摩挲着她的侧脸,酥麻瘙痒。“是不是你也想我了?”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我是被绑来的,你没听见么!”

    “你这性子,谁能奈何得了你,你若是不愿意,他敢绑你!”

    “关戮禾,这事儿我还得好好和你说说,他是一记手刀把我劈晕的,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董风辞气结。

    关戮禾伸手拨开她的头发,后颈处确实有一处微红的地方。

    他的手覆盖上,“还疼?这个关苏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我待会儿出去一定饶不了他!”

    “怎么不疼,不然你给我劈一刀试试看?”董风辞咬牙,“你轻点儿,酸死了。”

    “你靠我胸口,我给你好好揉一下!”关戮禾眸子掠过一丝心疼。

    好你个关苏,我自己都舍不得下一点重手的人,你丫居然敢把她弄晕,回头让你好看。

    董风辞额头抵在他的胸口,“你丫轻点儿,疼死了。”

    “我力道已经很轻了。”关戮禾微微叹了口气,“回头用点药膏给你揉揉,睡一觉就好了。”关戮禾伸手拉着董风辞坐到床边。

    董风辞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倒是什么都有,我看你住得挺舒服的,难怪不想出去。”

    关戮禾勾唇一笑,“我给你揉揉脖子,我们就出去,你吃饭了么!”

    “吃什么饭啊,关苏着急火燎的,好像要火烧眉毛了,一路上,一口水都没给我喝!”

    关戮禾立刻递上一杯水,那狗腿的模样,看得监视器旁的众人嘴角多狠狠抽搐了两下。

    从他进来的第一天开始,都是颐指气使的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都是前呼后拥,山呼海啸的模样,谁人见过他如此小心翼翼。

    “川菜?”董风辞指着桌子,“你伙食还挺好的。”

    “你想吃什么,待会儿出去带你去吃,这边的虾不错。”

    “再说吧。”董风辞喝了口水,“刚刚在外面,他们都要打起来了,这关苏毕竟不是你,这边的人不服他,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啊,你不知道外面多乱么?”

    关戮禾在董风辞脖子上活动的手指微微顿住,森然的眸子陡然收紧,“唉——你倒是动一下啊,疼着呢!”

    “嗯。”关戮禾手指继续搓揉着,“他们对你动手了?”

    “那倒不至于,只是忽然很同情关苏,摊上这么个任性的主子,该得多么无奈啊,又是自己的老大,不能打不能骂,只能忍着,这你做错了事,他还得帮你收拾烂摊子,帮你擦屁股,还得自己应付外面那群凶神恶煞的人。”

    “看不出来,你也会同情人啊。”

    “我怎么就不能了!”董风辞喝了口水,“当年若不是……”董风辞惨然一笑。

    “对了,我听说一弦被你背地……”

    关戮禾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相信这种小道消息了,他从小就跟着我,我有那么冷血么!”

    “当年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你们家不是大换血了么?听说知情人都被你解决了?”

    “去外面处理事情的时候,遭到了伏击,他为了掩护我先走,受伤,失血过多死了,在你离开的半年后。”

    董风辞嘴巴张了张,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后来我就挑了关苏,关苏以前是跟着他做事的,老实本分,挺踏实的,他似乎早就开始培养关苏了!”关戮禾惨然一笑,“出事之后,或许他心底对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眷恋了吧。”

    “好了,不提这事儿了,我们出去吧,这里还挺闷的。”

    “嗯!”关戮禾看了一眼监视器。

    虽然另一旁的众人知道,关戮禾并不能看见他们,可是忽然的对视,倒是让众人心里一凛。

    他朝着监视器勾了勾手指。

    钱队长长舒一口气,“可算是能过送走这个瘟神了。”

    出去的手续早就办好了,只需要签几个字就好了。

    “钱队长,这些天多谢你的照顾了。”关戮禾勾着嘴角,一直拉着董风辞的手,任凭她如何甩开,就像个狗皮膏药一般的粘着她。

    “麻烦了!”董风辞悻悻地一笑。

    “还多亏了董小姐的帮忙!”送走了这个瘟神,他也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

    “是他给你们带来麻烦了。”董风辞客气了一下。

    关戮禾附在她的耳边,“你这口气,好像我已经是你老公了!”

    “走开!”董风辞一巴掌拍过去,打在了关戮禾的下巴处,发出清脆的声响。

    众人顿时愕然。

    这关戮禾被打了?

    他该不会生气了吧。

    可是关戮禾第一时间却并不是检查自己的脸,倒是伸手握住了董风辞的手,“打什么地方不好,下巴都是骨头,你的手就不疼啊!”

    “好了,我们快出去!别耽误人家休息!”董风辞拉着关戮禾就往外面走。

    钱队长无奈的摇着头,口气却轻松不少,“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可不是嘛,果然是应了那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啊,真是看不出来,这关爷居然还是个痴情种。”

    “不过这董小姐长得是真漂亮,怎么说,五官也说不上多么精致吧,就是有味道,漂亮!”

    众人看着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这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而此刻外面的众人已经恭候多时了。

    见着关戮禾真的出来了,自然都是十分亢奋,刚刚准备开口喊人,就被关戮禾制止了。

    “大晚上,扰民。”

    关戮禾目光从一群人身上扫过,落在了关苏身上。

    “关苏,你过来!”

    关苏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不过关戮禾可算是出来了,光是这一点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就是他,把我劈晕的!”董风辞指着关苏。

    关苏嘴角抽了抽。

    这模样活脱脱像是小学生告状啊。

    “夫人,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关苏咬牙。

    “你还顶嘴!”关戮禾冷哼,直接走过去,朝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一下。

    关苏咬牙,下手还真是重。

    “知错了没!”

    “属下知错!”

    “错在哪儿了!”

    “我不应该私自将夫人带来,我不该对夫人下手,我不该强迫她,我不该顶嘴!”

    “你把她带来这件事……”关戮禾顿了一下,“干得不错!”

    “功大于过,我就不计较了,若是再有下次,你就给我小心点!你把她带来这事儿做得不错,不过我的人……”

    “我再也不敢对夫人动粗了!”

    “知道就好!”

    董风辞愣了半天,“关戮禾,你这算是什么处理方式!”

    严重抗议!

    ------题外话------

    月底了,我又来求月票啦,滚来滚去……求月票,呜呜~(>_<)~不要无视我

    不然我就每天都来一哭二闹三上吊!

    燕小二:幼稚!

    我:甩卖燕小二啦,有月票的快来……

    燕小二: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