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8 家属关系,父子日常

正文 108 家属关系,父子日常

    夜幕笼罩下来,将车内烘托出了让人有些心悸的静谧。

    董风辞双手撑着座椅坐起来,脖子处像是被人劈开一般,微微扭动一下,酸痛难忍。

    她伸手搓揉着脖子,颇为无奈的看着关苏,关苏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夫人,不好意思,我也是没有办法。”

    董风辞嘴唇微微抽搐了一一下。

    “但凡我们可以想出解决办法,我也不会专程到京都请您帮忙啊。”

    “你这请人的方式还真的挺特别的。”董风辞勾着嘴角,尽是嘲讽,脖子快要痛死了,这家伙当时可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啊。

    “您这硬是不和我们走,我这不也是没有一点办法么!”关苏叹了口气。

    董风辞斜靠在座椅上,外面夜景从她眼前一闪而过,她微微腰下车窗,一股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咸咸的海水味。

    外面一排高大的路灯就像是夜间警卫兵一般,“我们这是去哪儿?”

    “雾都。”关苏伸手捏了捏眉心。

    自从关戮禾被抓之后,他眼睛都不敢轻易闭一下,生怕出了什么乱子,好不容易可以出来了吧,人家偏是不走,难不成在里面待了两天,还生出感情了?

    自从他进去之后,帮里面问题很多,甚至有人说,这种时候,需要重新推举出一位管事的,毕竟事情太多,不能够群龙无首。

    这里面有人虎视眈眈,外面觊觎关家的人更是不在少数,真是搞不懂那位爷是如何在里面悠闲自得的住下去的。

    遇到这么个任性的主子,关苏还能说什么!

    “雾都?”董风辞呢喃自语。

    为何称为雾都,还是因为这座城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是笼罩在大雾中,这可能和当地的地形有关。

    雾都在南方边陲,临海而立,并不是什么经济或者政治发达的大城市,不过进口运输行业很发达,所谓靠海吃海,这座城市是依托它靠近的那片海域发展起来的,是国内最重要的进出口城市。

    也因为如此,这边的治安一向不太好,走私偷渡很猖獗,国家这些年加大了打击力度,成果颇丰,却也阻挡不住一些亡命之徒铤而走险。

    比如说关戮禾!

    而最让雾都出名的还是多年前的雾河事件。

    雾都境内有一条著名的雾河,这条河贯穿了整座城市,在境内就横穿了五座城市,而且途径了三个国家,也是重要的输出口河流。

    以前这条河被称为“黄金河”。

    因为长期走私猖獗,甚至有坊间传闻,这条河下面都是黄金。

    不过在雾河事件之后,这边就再也无人敢涉足这边。

    “嗯,董小姐到过这边么?”关苏见董风辞若有所思,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听说而已。”董风辞靠在座椅上。

    “这个城市不是很出名,却出了著名的雾河事件,当时是真的很轰动。”关苏笑道。

    “是啊,雾河事件!”

    过了约莫两分钟,关苏指了指窗外,“外面那条河,就是雾河!”

    董风辞看出去,漆黑一片,却能够听见水流声,在寂静的夜色中逐渐清晰。

    “雾河事件之后,这边就很少有人来了,到了晚上更是空无一人,谁会想到这边曾是雾都最著名的运输河道啊。”

    关苏试图寻些话题,可是他却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董风辞似乎和燕家交情匪浅啊,是不是不该提这件事情。

    索性过了雾河,约莫半刻钟,就到了雾都的派出所。

    安静得有些诡秘,远远的就能够看见派出所那蓝色的显示灯将夜色衬托出了一片湛蓝的光。

    越来越近了,董风辞才发现,这派出所门口,蹲着许多人,皆是一身黑衣,一看就是关家的人,几乎将占据了半条街,偶有途径的路人,都是战战兢兢的模样。

    “你们这是准备将警局包围了么?”董风辞捏了捏眉心,如此嚣张跋扈,也就只有关家人做得出来吧。

    “我们这不也是没办法么,爷总是不出来,你让我们这帮兄弟怎么办,老大被关,我们就只能在外面守着。”

    “你们这是变相的威胁吧。”

    关苏悻悻地一笑,“夫人,我们也是没办法,您说是吧。”

    车子停住,关苏刚刚下车,一个彪形大汉就直接走了过来。

    什么话都没说,走过去就一把扯住了关苏的领带。

    董风辞扶在门上的手顿住,因为一瞬间,有两帮人瞬间围拢过来,顿时有一种黑云压顶的感觉。

    董风辞咬了咬嘴唇,这该不会是要火拼吧,在警局门口?

    这群人是当真不怕死啊。

    “关苏,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找女人!”车窗贴着茶色的膜,里面的情况可窥得一二。

    关苏伸手捏住他的手腕,“关南,放手。”

    “爷还被关在里面,你特么的这一整天都去哪儿了!”关南是个逼近一米九的彪形大汉,穿着黑色衬衣,从有胸出处有花色纹身一直蔓延到脖子处,一头短发,目光赤红,像是能吃人,大脸小眼,眯起来的时候,凶神恶煞。

    “你放开我!”关苏拧眉,“我也是为了救爷!”

    “放你特么的狗屁!”

    “你们想干嘛!”关苏身后的人叫喊。

    “别乱动啊!听着没……”两边的人互不相让,这剑拔弩张的模样,就像是立刻就能打起来。

    警局内

    “队长,不好了,下面的人好像要打起来了!”

    “我去,我就知道迟早得有这么一天,赶紧拿装备,和我下去!”男人说着摸了摸这几天从未离身的配枪,那这样警棍就往下面跑。

    “队长,这群人都是暴徒,我们这些人够么?”毕竟是晚上,留下来值班的人毕竟不多。

    “就算不够,也得上!”

    “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倒霉事。”

    “他们不都是关家的人么,怎么就内讧了。”

    “一边是京都的,自带优越感,一边是雾都的地头蛇,这强龙遇到地头蛇,又群龙无首,能不乱么!”众人说着就往下面冲。

    董风辞本不愿意管这事儿,关苏应该有能力解决,可是忽然有人拿着棍棒忽然敲打了几下车子示威。

    董风辞看着窗户出现了一丝皲裂的痕迹,心下一紧。

    这群人还真是不惹事就不舒服么!

    关苏看向车窗,眸子顿时蒙上一层寒光。

    “关南,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可是车里面的人你不能动。”

    “怎么着,你的女人我就动不得了?哈哈——”关南大笑,“这是准备当英雄么!”

    “我不想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让你的手下都退下。”

    “这里是我的地盘,不是京都!”关南大笑。

    关苏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董风辞看双方僵持不下,眼看着这车窗就要碎了,心里直接打开车门。

    “夫人!”开车的司机扭头,“您别出去!”

    “没事。”若是寻常女子,看到这些估计已经心吓得腿软了,董风辞毕竟和关戮禾从小就认识,就是再大的阵仗她也是见过的。

    “夫人,您怎么出来了。”关苏有些懊恼。

    “夫人?”关南轻笑,小眼从董风辞身上一扫而过。

    她穿着一身简洁的灰色长裙,波浪长发随风舞动着,眉眼妩媚多情,让人目光不自觉的在她身上焦灼。

    “长得很不错啊。”

    “关南!”他的语气轻浮,惹得关苏很不爽,“你若是再过分,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是准备在我地盘对我动手?”

    关苏咬了咬牙。

    董风辞却直接走过去,伸手按住了关南的手腕。

    关南颇为讶异的看着董风辞。

    离得太近,女人身上那若有似无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她的不轻不重的捏在他的手腕处,却恍然间传来一阵举动。

    “嘶——”关南手腕处传来一阵酥麻感,手一抖,便送了关苏的领带。

    “你!”

    “我自己进去,这边的事情你自己解决!”董风辞咬了咬牙,心里却恨透了关戮禾,若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搅进关家的这些破事中。

    “等会儿,你给我站住!给我拦住她!”

    “谁敢!”关苏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你这是冲发一怒为红颜啊!”关南看着董风辞袅娜妖娆的身段,嘴角浮起一抹轻笑,“不过长得倒是不俗,眼光不错。”

    “你若是再多看一眼试试看!”

    “怎么着,终于准备和我动手了!”

    而此刻警察已经冲了过来!

    “干嘛呢,是不是都想进去啊!”

    “都给我安分点儿,围在一起干嘛,还不赶紧分开!”

    “关南,还有你,别惹事,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

    随着警方的介入,人群倒是被分开了。

    董风辞目光锐利,一样就看见了在前面的男人,应该是这边管事的。

    “您好,我是董风辞。”

    男人愣了一下,在雾都他还从未见过这般标志的人,看得有一瞬间的晃神。

    看着女人伸出来的手,他伸手和她握了一下手,入手之处,十分细滑。

    “您好,这么晚了,您有事?”

    “是比较晚,我还能探视一个人么!”

    那人打量着董风辞,又看了看被分开还在叫嚣的两拨人,顿时有些头疼,“这么晚了,要不您明天一早再来吧,我这边实在挪不开身。”

    “我来接关戮禾的。”

    听着这名字,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因为极少有人敢直呼关戮禾的真名,都是关爷、爷这般叫着。

    “董小姐是吧,那位可是很危险的人,您确定,您是……”

    “麻烦您了!”董风辞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温柔一些。

    那人沉默片刻,仍旧犹豫不决。

    “那您和他是什么关系?我们可不能随便让人进去。”这关戮禾若是在他们地盘上出点事情,那他们就完了。

    “因为他是个很危险的人,想要救他的人不少,他的仇家也很多,您若是没有一个正当合理的理由,我们是不可能让您进去的……”

    董风辞沉吟片刻。

    “家属可以么!”

    众人绝倒。

    此刻一阵夜风袭来,斑驳的树影摇晃着路灯,顿时让人萌生了一层恍惚之感。

    那人嘴角抽了抽,“据我们所知,关爷貌似并未结婚吧。”

    “我是他的未婚妻!”

    董风辞说完,众人又是一阵惊诧。

    “虽然是前任!”

    “钱队长,这位真的是我们的夫人,专程来接爷回去的。”关苏上前一步,为董风辞正名。

    “你们若是怕我谋害了他,你们也有女警,可以为我搜身,我就是进去和他说几句话,你们都有监控,我若是做出什么事情,自己也走不了,还是说,你们还准备让他在里面待几天?”

    民警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队长,不如让她试试吧,看她样子也不像是坏人。”

    钱队长刚刚和她有短暂的握手,她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人,手上没有一点茧子,应该不是什么练家子。

    他犹豫片刻,“行吧,你跟我进来,你们几个,守在外面,他们若是再胡来,就全部关进去。”

    董风辞随着他们进去,关苏这才松了口气。

    余下的众人愣了好半天,隔了许久,人群中才爆发出了一阵热切的讨论声。

    “关苏,那个女人不是你的……”关南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却又透着一丝难以置信。

    “那种天仙般儿的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种,再说了,这种时候,我带家属过来,我是真的活腻了么,那可是爷心尖儿上的人,就你刚刚的模样,等爷出来,仔细你的皮!”

    关南轻轻咳嗽一声,“那也得等爷出来吧,你确定她一个人可以?”

    “她若不行,估计没有人会有办法。”关苏冷笑,“除非老爷子从土里面蹦出来。”

    众人目光聚焦在警局的大楼上。

    董风辞进去之后,就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钱队长着实不明白,这般人物,怎么会和关戮禾那种穷凶极恶之徒走到一起。

    “您和关爷真是那种关系么!”女民警还是认真的给董风辞搜身。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董风辞哂笑。

    “是不是他强迫你了?”

    “哈?”

    “听说他们会强抢良家妇女,您是不是……”

    董风辞笑得意味深长,想起她和关戮禾的诸多往事,这家伙倒是从一开始就像个强盗一般。

    “如果说您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警方,我们会帮你的。”

    “好。”

    “队长,她身上没有一点问题。”

    “那行,我领您过去!”钱队长目光在董风辞身上游离,长得比明星还漂亮有气质,“董小姐是京都人么?”

    “嗯。”

    京都果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啊,出挑的人还真多。

    “董小姐,我们会在外面监视里面的一举一动,若是出了任何问题,您……”钱队长人真的和董风辞交代着事情。

    董风辞看着长长的走廊,灯光昏暗,顶部还有发霉皲裂的痕迹,透着一股湿咸的味道,走廊黑得仿佛走不到尽头。

    她只是机械性的不停点头,思绪早就飘走了。

    心里怨怼关戮禾,已经在心里把他咒骂了千百遍。

    京都医院

    燕小西坐在凳子上,燕殊正蹲着身子给他擦身子,燕小西则不停的挤着他手中的小黄鸭,鸭子发出凄惨的叫声,听着倒是有些渗人。

    “你能消停点么!”燕殊一脸无奈。

    “这个好好玩!”

    “你已经捏坏三个了!”

    燕殊将毛巾往边上一扔,“站起来,我给你脱裤子!”

    “洗屁屁!”燕小西咯咯直笑。

    燕殊一脸嫌弃,“行了,给你洗,赶紧脱了。”

    “我没有手!”燕小西扶着一侧的墙壁,一手捏着鸭子,还在使劲揉捏。

    燕殊拖过一边的凳子,伸手帮他脱裤子。

    “还有内裤,你不脱了,怎么给我洗屁屁!”

    “燕小西……”燕殊咬了咬牙。

    姜熹从外面抱了被子进来,今晚他们都要睡在这里,专程找轩陌要了折叠床,刚刚从轩陌那边抱了两床被子。

    “需要我帮忙么?”轩陌指了指床铺。

    “不用了,这么晚还麻烦你,你快点回去休息吧。”

    “不急,我今晚夜班,我帮你吧,不然你一个人也忙活不过来。”轩陌一个人习惯了,铺床叠被手到擒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帮我先铺一下床单吧,我套一下被罩。”

    “成!”轩陌听着浴室中不停传来刺耳的叫声,微微拧眉,“这里面干嘛呢。”

    “小西喜欢捏小黄鸭,有点吵哈。”姜熹轻轻咳嗽一声,低头做事。

    而此刻里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一些。

    “粑粑,你洗得都不干净。”

    “哪里不干净。”

    “不全面,你慢点儿,你把我小裤裤都弄湿了。”

    “反正都是要换的,湿了就湿了呗。”

    “流氓,你为什么要摸我那里,麻麻说不能给人摸!”

    “我……”燕殊额头青筋乍起,“我是你爸!”

    “我爸也不行!”燕小西双手捂住下体,“你好不要脸,还一直盯着人家看。”

    “你放开,我还没洗干净。”

    “你总是乱摸,太色了!”

    “燕西!”燕殊简直要疯掉了。“就你身上这点东西,我早就摸遍了,你有什么好遮的。”

    “流氓!”燕小西纯属无聊,他在病房已经待得要发霉了。

    “燕小西,你若是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你还想打人,我要去找麻麻!”

    “就你这一瘸一拐的,你有本事就出去啊!”燕殊指着门,“去吧,说不定护士姐姐就在外面,让他们看看你光着身子的模样,看看是我丢人还是你。”

    “你……”燕小西语塞,“欺负我!”

    “我哪儿敢啊,赶紧给我站好了,不然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坏蛋!”

    “你别摸我小jj!”

    “燕小西,你再弄我一身水,我就打死你!”

    “哇——我不活了!欺负我!”

    姜熹看着轩陌憋得脸都红了,“你若是想笑就笑吧!”

    轩陌轻轻咳嗽一声,将床单整理好,“他俩一直都这样么?”

    “也还好,平素燕殊也不在家,很少带他洗澡,燕殊在的时候他比较闹腾。”

    “孩子毕竟还是需要父亲的陪伴的,这才像个孩子嘛。”轩陌快乐疯了。

    燕殊抱着燕小西出来,燕小西身上就裹了一个浴巾,头发还湿哒哒的,他俩似乎都没想到轩陌居然在。

    “轩叔叔!”燕小西呵呵一笑,“您什么时候来的啊。”

    “有一会儿了!”

    燕殊将他抱到床上,伸手扯掉他的浴巾,燕小西立刻捂住下体。

    “粑粑!”

    “我忘了给他那换洗的内裤!”

    “你这是报复!”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光着身子乱跑么!”

    “不可能!”

    “不信你问你轩叔叔!”

    轩陌轻轻咳嗽几声,“我就见过几次而已!”

    燕小西欲哭无泪,“麻麻——我不活了!”

    “没事,你当时不是小么!”

    “那你也不能让我光着身子跑啊!”

    “你自己说凉快的!”姜熹耸了耸肩,“像个泥鳅一样,我也抓不住啊。”

    “你们……”燕小西撅着嘴巴,半死不活的。

    ------题外话------

    放假第二天,开始半死不活的放假生活。

    回家第一天,我妈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就差把我当公主供着了,还破天荒的给我买了几斤小龙虾!

    结果今天一早

    “你怎么还不起床,已经八点了,起床帮我拖个地!”

    “地拖了没,把衣服洗一下,对了,你的床底没有拖一下吗,你这孩子怎么做事怎么不利索!”

    “待会儿你把狗带出去洗一下,溜一圈,顺便买个狗粮,她没有吃的了!”

    ……

    “妈,我还没有吃早饭!”

    “你怎么不吃早饭!早上不能不吃饭你不知道啊!”

    “我忙!”

    “谁让你忙了,搞得我压榨你一样……”

    ……

    我还能说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感觉在家的地位还不如一条狗,捂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