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7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二更)

正文 107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二更)

    董家

    董风辞刚刚得知燕笙歌出了事的消息,倒是颇为诧异,她之前就是认识伊人的,她比燕笙歌高了两届,当时他们之间的恩怨,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下来,事情居然急转直下。

    她拿了包,刚刚出门。

    厚重的灰黑色云层覆盖着天空,黑色的轿车玻璃,倒映着那种暗灰色的天色,看起来一片浑浊,扑面而来的湿度让人浑身都变得黏腻。

    董风辞垂头看了看腕表,已经五点了。

    她驾车刚刚驶入大道,忽然两辆黑色的车子,从一侧的车道忽然窜了出来,车速很快,从她身侧疾驰而过,董风辞微微拧眉,生怕出了事故,立刻脚踩刹车。

    可是两辆车子的速度却也在减慢,到最后居然直接横在了她的面前。

    董风辞有了心理准备,倒也不至于像是第一次那般狼狈。

    莫非是关戮禾那个混蛋回来了?

    又玩这招!

    混蛋,在路上做这些,不知道很危险嘛!

    董风辞直接跳下车。

    “关戮禾,你丫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你丫别给我撞死,每次都来这招,你怎么就玩不够!”董风辞气结。

    车门倒是开了,可是下车的人却并不是他。

    关苏快步走到董风辞面前。

    董风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关戮禾呢。”

    “夫人,得罪了。”关苏虽然还是穿着一身肃杀的黑衣,不过眉眼憔悴,眼睛猩红,充斥着浓重的红血丝头发凌乱,下巴都是青色的胡渣,十分狼狈。

    “关戮禾人呢!”

    “爷不在。”

    董风辞拧眉,忽然伸手攥住他的胳膊,“他不是应该很快就出来了么,你不是应该一直跟着他么,人呢,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是出了点事情。”关苏咬牙,“若不然我们也不会来找您!”

    “怎么了?”董风辞心头一跳,“受伤了?”

    “这倒不是!”关苏咬了咬牙,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他这一脸为难,倒是惹得董风辞更心急了。

    “你倒是说话啊,哑巴啦!”董风辞急了,“你这一脸便秘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关苏嘴角抽了抽,“其实爷也没受伤,挺好的,就是……有那么点状况。”

    “赶紧说!”

    “爷前段日子不是被抓了嘛!”

    “嗯!”

    “人家都说他可以走了,可是他愣是不走,说那里有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又安全,赖在那里不肯走了,警方让我们去劝说,他就是不走!”

    “哈——”董风辞张大嘴巴,“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我去!”

    “我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他非是不听。”

    “直接打晕了拖回来不就好了。”

    “他若不想,是能进得了他的身啊。”

    “在饭菜里下点安眠药,等他睡着拖回来!”

    “爷的身体素质,您应该也很清楚,这普通的安眠药对他没什么用,这寻常止痛药镇定剂都是免疫的。”

    “那就加大剂量啊,你傻啊!”

    “我怕把他毒死!”

    “你——”董风辞被噎得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那你们那我找我干嘛。”

    “他现在赖在那里不走,警方着急,我们也急,京都这边的局势很不稳定,他若再不出来,估计那些老家伙就得出来闹事了,很急啊。”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关戮禾他自己都不在乎,你们急有个什么用啊!”

    “爷最听你的话,夫人,拜托了!”

    “拜托了!”董风辞还未开口拒绝,关苏身后的一群人朝着董风辞就开始弯腰行礼。

    “这个事情我真的帮不了你们,你们跟了关戮禾这么久,他这个人脾气拗得很,不是我可以扭转的,或许他在里面腻了,自己就……啊——”

    董风辞话音未落,关苏忽然上前一步,直接一记手刀劈在董风辞的脖子上。

    董风辞两眼一黑!

    他只觉得脖子处一阵剧痛,心里暗骂!

    真是有什么样强盗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夫人,得罪了!”关苏也是没办法。

    关戮禾脾气执拗,很难改变,若是寻常,关苏绝对不会违背关戮禾的任何决定,可是现在形势急迫啊,除却董风辞,他实在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劝说关戮禾的人。

    董风辞还有些残存的意识,只觉得身子一轻,她知道,自己这是被“绑架”了。

    一群强盗、土匪!

    董风辞坐在后面,关苏亲自驾车,他们必须尽快到关戮禾那边。

    “我们就这样把夫人绑过去,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现在还有事情是比爷出来更加紧急的么!”

    “我就是怕时候爷怪罪下来。”

    “他出发的一路上,就一直在盯着手机看,肯定是想夫人了,等他见着夫人,哪里有空管我们啊,就算是以后被治罪了,也总比现在守在警局门口强吧。”

    “那倒也是!”那人伸手揉了揉眼睛,想要抽根烟提提神,却被关苏一把夺了过去。

    “夫人在,别抽。”

    “我眼皮都睁不开了,摊上这么个任性的主子,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谁说不是呢,人家都请他出去了,他还不肯走,不知道兄弟们都在外面守着么,大家都急死了。”

    “也许爷有自己的安排呢!”

    “是乐不思蜀了,听说里面伙食不错。”

    “行了,都闭嘴吧,省点力气,待会儿和我换着开车。”

    雾都警局

    关戮禾靠在座椅上,打了个哈气,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怎么忽然来了怎么多人。”

    其中一个警察将一张照片递给关戮禾,“这个人你认识么?”

    沈安安。

    关戮禾微微挑眉,“认识。”

    “和你什么关系。”

    “能有什么关系,自然是有利可图的关系。”

    “你认真点。”

    “这种富家小姐和我合作,不是有利可图是什么?”

    “那她的之前出事和你有关么,是不是因为分赃不均,所以你才要杀人灭口!”

    “我说警官,你要污蔑我,拜托也找到好点的借口,分赃不均?我和她分什么赃?我虽不是什么好人,却还不至于和一个女人因为这种事发生争执。”

    “据说沈安安之前出事故的时候,你的人就在附近,而且她死亡的时候,你又恰好出现在她老家,我想请问,这些都是巧合么?”那人一拍桌子,声音巨大。

    关戮禾却纹丝不动,伸手抵了抵面具,“现在还是有人想要将她的是栽赃在我身上了?”

    “关爷的手段我们自然清楚,您若是想除掉一个人,估计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吧。”

    关戮禾轻笑,“你们这是在套我的话?不是说可以放我出去了么?”

    “我们这里有一桩关于制造兜售非法药物的案子,可能和你有关。”

    “你们是雾都的警官,有些事情你们不清楚,关家虽然做的不全是正当合法的生意,不过在我接手关家之后,这些东西早就被取缔了,我是严令禁止的,你大可以去查。”

    “你是这么做,不代表你的手下……”

    关戮禾深吸一口气,“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如果但凡是出现官员腐败,是不是他所有的上级都要责任,这么说的话,那么……”关戮禾伸手指了指上面,“最上面那位是不是责任更大!”

    “关戮禾,你别偷换概念!”

    “我说的是事实,我不可能约束到我所有的属下,他们若是背着我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察觉不到也是正常的,怎么着,你们是准备治我一个管理不力的罪名,这个……恐怕就算是到了庭上,也是咩有一点说服力的吧。”

    “你……”

    本来以为拿到了一点证据,满心欢喜的众人,瞬间被泼了一大盆凉水,还真是透心凉啊。

    “那当时沈安安的那起事故是不是你所为?”

    “那件事情京都警方不是已经有定论了么,你们的不是可以互通消息么,还需要来问我么!”

    “现在京都又出了一起命案,她的车子被动了手脚,上面发现了沈安安的血迹,我们有理由怀疑,这和当年制造沈安安事故的是同一人。”

    关戮禾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气,“我说谁会放了案子,还会专门留着工具,然后等四年后再次作案啊,如果足够聪明,最起码把工具擦干净吧,这么明显的证据,这完全就是误导你们。”

    “沈安安的事情难不成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是有证据,直接拿证据来,若是没有,我就要准备吃饭了,饿了,今天想吃辣的,你们这里有川菜么!”

    众人愕然。

    “你当我们这里是餐馆么,还可以随便点餐!”

    “火气这么大,是你们当时硬要抓我回来的,难不成是准备饿死我?那行啊,我是无所谓!”关戮禾双手一摊。

    这些天他们也是如坐针毡。

    他们虽然是现场抓捕的关戮禾,在轮渡商业发现了一些走私物品,可是却并不是他们收到风声得到东西,只是一些小玩意而已,他们甚至将那些小玩意全部拆开检查,甚至仔细检查到那些零部件,没有一点别的东西。

    当时他们就知道,被人坑了,上头当即决定立刻放人。

    这关家的人一直堵在警局门口,一大群黑衣人,坐在马路边,他们平常下班回家,都顶着巨大的压力。

    可是上面的决定下来之后,这尊大神居然说他不想走了。

    说这里伙食好,又凉快,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还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这不还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若是真的把这位饿着了,还指不定会有什么乱子。

    等他们出去之后,关戮禾直接起身走到一侧的沙发上坐下,他现在真的是过得不错,一室一厅外加单独卫浴,什么都好,他一直很不明白,为何有人要蓄意为之,设计他。

    警方没那么傻,不是有确凿的证据,不会贸然来抓人,货物是他提前一个小时让人换掉的,最近风声太紧,他是准备歇一阵儿来着,董风辞回来了,他一心扑在这个女人身上,也没心思打理生意,若不是这般,这次估计还真得在里面坐一阵儿。

    不过沈安安的事情一出,他算是彻底明白,前面的一切都是铺垫而已。

    关戮禾伸手摸了摸面具,侧头看了一眼房间四角的监视器。

    这些人是怕他死掉吧,安了这么多摄像头。

    此刻电脑面前确实有许多人,毕竟关戮禾是个极其危险的人,就算要放他离开,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只要他在警局一秒钟,都要时刻监控着。

    只是他到这边这么久,却从未有人见过他摘下过面具,就是睡觉都戴着。

    “哥,吃饭!”一个女民警提着盒饭过来分发。

    而此刻监视器中的男人,寻了一个监控死角,取下了面具,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在一瞬间都集中在了监视器上,只能看见四分之一的侧脸,他正低头擦拭着面具内部。

    “这关戮禾名字都带着杀伐暴戾之气,这人长得怎么……”女民警拿着盒饭,“漂亮——”

    虽然只能看见一点轮廓,却也能分辨得出来,那绝对是一张出尘绝艳的脸。

    关戮禾飞快的戴上面具,靠在床上,就开始把玩着手机,妖异的罂粟花,盛放着妖冶的美。

    “坊间传闻啊,这关戮禾生得极为漂亮,据说在京都,和燕二少是出了名的长得漂亮精致之人,那时候别人都叫他关七爷,据说经常和二少在一起,不知道他的人,还以为他是二少的那个小青梅。”

    “七爷——”

    “关老爷的第七个儿子。”

    “这么能生!”

    “关老爷是旧社会出来的,娶了不少姨太太,他的母亲貌似还留过洋,挺厉害的女人,估计是被抢去的,那时候社会挺乱的。”

    “那他怎么总是戴个面具,长得这么好看,难不成是模仿兰陵王?”

    “谁知道呢,有人说之前关家内乱,他被毁了容,还有人说是被自己得力的手下给伤了脸,具体的都不清楚,都是传闻而已。”

    “好可惜!”女人大多是感观动物,一听说如此美男被毁了,心里难免有些惋惜。

    “有什么好可惜的,你要知道,这个男人脚下到底堆了多少白骨。”一个老警察叹了口气。

    “不过这位爷迟迟不肯走,总赖在我们这里也不是个事儿,我们又不能用强,还得派人全天候的守着他,搞什么啊,我们每天也很忙啊。”

    “他的手下还在外面呢,我真的从未见过如此任性的人!”

    “还不要脸!”一个人冷哼,“对了,川菜叫了么!”

    “队长,你让我们吃土豆丝,给他点川菜,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有本事你拿这盒饭去和他换。”

    “算了吧,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我,我都发怵。”

    “那不就得了!”

    医院

    燕小西正蹲在床上,玩着楚濛刚刚给他带来的乐高玩具,堆了满满一桌子。

    “楚大哥,你就是太惯着他了,每次都给他买玩具。”姜熹给楚濛倒了杯水,“这里只有水,你要是想喝茶,我去外面……”

    “不用,喝水就挺好。”楚濛笑着看着燕小西,“孩子还小,你也别要求太高。”

    “就是嘛,我还是个病人,你对我太苛刻了!”燕小西撅着嘴,一脸不满。

    “他能这般玩耍的时候也不多。”楚濛这话别有深意。

    “是啊,马上我就要上学了,哪有功夫玩啊!”燕小西撅着嘴巴,小手还在拨弄着面前的模型。

    楚濛这话可不止这一层意思,大家族的孩子,几乎是没有童年的,也就是燕家没有争权夺利的事情,若是放在别的人家,燕小西和燕小北这种兄弟,是最容易反目成仇的,早早就被逼着学习自己不愿意的东西,哪里来的玩耍时间。

    “34号床,要去体检了!”护士敲了敲门。

    “那我抱她过去,你们先聊。”姜熹伸手将燕小西一把抱起来,楚濛这次过来似乎是有话要和燕殊说。

    等姜熹离开,楚濛才开口。

    “你知道关戮禾这厮都干了些什么么!”

    燕殊挑眉,“什么事把你气成这样啊。”

    “我是真的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楚濛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燕殊倒是一乐,颇为认真的盯着楚濛,“到底你怎么了,什么事情能把你气成这样。”

    “最近京都很乱,你也知道,这关戮禾不在,他那些手下就有些跃跃欲试,一些人甚至将事情推到了我的头上,还有一些聚众闹事,我也没办法,总不能不管吧,我就背地里帮他摆平了不少麻烦。”

    “你这么好心?”

    “不然怎么办,沈廷煊退出这个圈子很久,让他去管?我怕他会身首异处。”

    “那倒不至于,他身手不错!”燕殊促狭道。

    “关键是,我刚刚听说,人家警方都放行了,请他出去了,这家伙赖在人家警局不走了!”

    “还有这事儿!”燕殊一乐,“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这家伙一日不会来,我就得替他看着地盘。”

    “你完全可以不用管啊。”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要是烧到我头上怎么办,我们这个圈子不大,牵一发动全身。”

    “那就没办法了,那你只能先替他守着。”

    “这是绝对是故意的。”

    “怎么可能,你们虽然势同水火,也没发生过什么直接的冲突吧,不是井水不犯河水么!”

    “董风辞之前做过我的女伴,他肯定是怀恨在心!”

    “应该不至于如此小心眼吧。”

    燕殊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却已经认定了,这确实很像关戮禾的作风,不过他迟迟不肯出来,估计也是有别的原因吧。

    “这是你们之间的恩怨啊,你找我做什么。”

    “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么,你去帮我催催,真是够了,自己的事情不管,我每天那么忙,哪有空给他擦屁股。”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这事儿我真的帮不上忙,他现在在警局,我的身份不好插手这事儿,不如你打给个电话给风辞?”

    “我打了,一直没人接。”

    “应该不会吧,这个点,按理说她应该下班了。”燕殊拿起电话给董家去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董叔。

    “二少?”董叔倒是颇为惊喜,“小少爷的身体没事吧。”

    “没什么事,我想问一下,风辞在家么?”

    “小姐五点多就出门了,说是要去找小笙小姐。”董叔这才看了看时间,“这都七点多了,她还说要回来吃饭,刚刚打了电话没人接,也许是在路上吧。”

    “我知道了!”燕殊切断电话,朝着楚濛耸了耸肩,“找不到人。”

    “我真是受不了那个家伙了,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怎么能把事情直接推给别人!”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

    “西柳湖的事情我查清楚了,事发之后,那边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全面的排查,发现有十几处的铁丝网都又被人为损坏的痕迹,这件事情恐怕是有人有意为之,因为他们说前些天刚刚全面检查过。”

    燕殊点了点头。

    倒是此刻董风辞被颠簸的已经醒了。

    车子亮着昏黄的光,外面已经漆黑一片。

    关苏透过后视镜很近董风辞已经醒了,淡淡一笑,“夫人,你可算是醒了!”

    董风辞咬牙,“你们这群土匪,强盗!”

    关苏嘴角抽了抽,“大家多这么说!”

    “你……”

    ------题外话------

    关戮禾是真的很不要脸,绝对是故意的,只是可怜的楚大少还要给他擦屁股!

    楚大少:我呸,老子不管了!

    我:那就是沈四少的事情了。

    楚大少: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哦——没关系啊,那你就不要管了,他们那边内斗,你还可以渔翁得利。

    楚大少:我不做乘人之危的事情。

    我:这种事你也没少做!

    楚大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