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6 心思诡谲,漫天大网

正文 106 心思诡谲,漫天大网

    警局

    李询和两个警察坐在电脑面前,他们面前正在循环播放着伊人出车祸时候的现场画面,根据监控还有行车记录仪的显示,车子是忽然失去控制的,倒是和车子被人为破坏的状况比较吻合。

    “等一下,这个地方慢一些!”李询伸手指着一个画面。

    这个监控位于伊人前方几百米处,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她的方向盘,还有半边身子,就是正脸都瞧不到。

    画面被一帧一帧放慢,李询指着画面,“从这上面可以看得出来,在车子发生故障的第一时间,她并未采取任何的措施,车子故障持续时间持续了十秒钟,她的手一直抓着方向盘,只是调整方向,却并未做出任何措施,就是刹车减速都没有。”

    “是不是被吓坏了啊。”一侧的人说道。

    “可能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吧!”

    “按照人的本能,一定会猛踩刹车,或者是急打方向盘,她的动作很迟缓,感觉有些不正常!”

    正好有人从外面进来,李询抬头看过去,“怎么样,对她家里人的询问情况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么!”

    那人摇了摇头。

    “队长,那家人冷漠得令人发指,自己女儿都死了,我过去的时候,居然还和我说,让我赶紧说完,他要急着去上班。”那人双手掐腰,拿着一杯水就灌了一大口,“我就没见过如此冷血的人。”

    “要我说啊,嫌疑最大的就是她的父亲,之前在警局对自己女儿就十分冷漠,现在这人都死了,他居然还有心思上班,我也是醉了。”

    “他们家www.youfa8.com人呢!”

    “她的母亲倒是哭得很惨,不过也没说什么,就被她父亲撵到楼上了。”

    “有没有说那辆车子是怎么回事?”

    “车子是伊人当时开回去的,伊家有监控,在伊家的时候,车子是全程都在监控中的,根本没有人靠近,之前是停在她自己公寓的停车场,因为之前跳楼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当时公寓停车场很乱,监控也是坏的,我们猜想凶手应该是在那边动的手脚。”

    李询点了点头,“法医那边有结果了么!”

    “应该快了吧!”

    “队长,燕笙歌真的不是凶手么,我们就这样放她走,真的好么?”

    “你有证据可以指控她就是凶手么!”李询挑眉,“且不说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仅凭犯罪动机这一条,可以抓回来问话的人就太多了。”

    而此刻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进了办公室。

    “李队,尸检报告出来了!”男人声音浑厚,嘶哑干燥。

    身上还有浓重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呛人刺鼻。

    “致死原因是什么?”李询立刻从凳子上跳起来。

    “吸食药物过多。”法医将尸检报告递给李询,“虽死者身上有许多的外伤,但是致死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吸食药物过多。”

    “她有过前科么!”

    “并没有,吸食的时间并不长。”法医指了指上面的一测数据,“应该有一个多月了,不过我们从她体内检测出来的药物浓度远远超标。”

    “什么意思?”

    “吸食这种东西,都是要控制好剂量的,若是一旦超过了,就极有可能致死。”

    “她虽然吸食这个时间不长,不过也不是新手,这个错误不应该出现。”李询翻阅着报告。

    “嗯,不过一般这些东西,都是经由别人手中得来的成品,自己不可能测量浓度值。”

    “你的意思是,给了她这些东西的人才是害死她的真凶?”

    “最起码这个人想要她的命,这种交易一般都很隐秘,如果说那人想要借着交易的机会破坏她的车辆,也是有可能的,而且根本留不下任何证据,我们在车子被损坏的地方发现了一些金属残留物还有不属于死者的血迹。”

    “嗯?”李询惊诧得睁大眼睛,“血迹?”

    “我们已经提取了样本,现在正在数据库进行比对。”法医耸肩。

    李询抿着嘴唇,过了半晌才开口。

    “若是按照已有的证据链推断的话,这个人凶手给了伊人浓度严重超标的药物,这些本来就足以致死,损毁车辆,是加了一重保险,确保能够百分百的杀死她?”

    李询说完这个推论,忽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而此刻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小年轻着急忙慌的冲了进来。

    “这么着急做什么!”

    “血迹鉴定结果出来了。”

    “数据库的人?”众人面面相觑。

    现在警方的dna数据库里面已有的信息,多是有犯罪前科、入狱之人,凶案死者,或者是曾经被当做凶手嫌疑人。

    此刻李询心里最为复杂。

    若是一个已经出狱的惯犯就算了,就怕……

    这是个死人的。

    法医接过报告单,一看到前面的大数据分析表,整个人都愣住了。

    “谁的!”

    “沈安安!”法医将报告递给李询。

    “哈!”李询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而那个鉴定师,手头还有一份报告,“这个是从她车中残留的针管还有她体内提取药物的药理分析报告,这个药物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了。”

    “这不是很正常么!”一个民警从后面拦住他的肩膀,从他手中一把抽出报告,上面密密麻麻的化学元素公示,看得他头大,“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他们喜欢吸食的不就是那几个种类么?”

    “和寻常的不一样。”那人将报告抽回来,“你看得懂么,还抢我东西。”

    “我就看看嘛,你说!”那人干笑。

    “这是个并未面世,或者说并未在市面上广泛流通的药物。”

    “嗯。”李询点头,这心思还停留在那个血迹对比上,沈安安啊,怎么会忽然和她牵扯到一起。

    “这个药物和市面上的最大不同就是里面加重了致幻的药物成分明显加重,而且易成瘾一旦沾染上,或许一辈子都很难戒掉。里面提取物的纯度比市面上的高了十个百分点。”

    众人面面相觑,因为药物提纯工艺达到一定的比例,再想提纯的难度就会很高,费力费时,而且并不一定会每次都成功,这样算的话,这个药物还真的是稀有了。

    “这种提纯工艺国内有人做过?”李询看向鉴定师。

    “倒是有,不过很少,都是用于一些化学实验,是禁止作用于人体的,也禁止在病人身上用药,第一次使用听说是为了治疗某种疾病,后来发现副作用太大,就被禁止了,这项工艺貌似还是京都一个有名的教授发明的,回头我给你们找找资料。”

    “你说这个不是第一次看见?”李询捏紧手中的报告单。

    “对,之前叶芷珏死亡的时候,我在她体内提取的就是这种,当时资料都被移去毒品调查科,不过因为这些药物比例很特殊,有几个特别的元素我记得很清楚,成分应该是一样的。”

    李询现在整个头都大了。

    “沈安安人是不是已经离开京都了!”

    有人飞快的在电脑上搜索,“队长,沈安安四年前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李询立刻跳脚。

    “户口都被注销了。”那人扭头看向李询,“已经过世很久了。”

    众人都沉默了,死了,叶芷珏四年前也死了,当时已经判定是叶楚佩,她的亲姐姐害死了她,这事儿在当年还闹得沸沸扬扬,只要当时在这边的,都记得异常清楚。

    李询更是记忆犹新,四年前是他的倒霉年,本来以为去调查丰城的案子,能够让他更上一层楼,那个案子是做得不错,加上有燕殊侧加持,当时李询觉得自己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够得到燕殊的帮助,可是……

    接下来,叶家,沈家,各种案子纷至沓来,诡谲得让他那段时间白了不少头发,这忽然提起之前的事情,他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队长,这个凶手是什么意思啊?”过了许久才有人开口。

    “这个凶手行事作风还是很谨慎的,针管上除却伊人的指纹,没有提取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其余地方也是一样,而且在车子被切断的地方,有个地方很干净,估计是凶手当时切断东西,需要寻找一个支撑点,将上面的灰尘给擦掉了,没有指纹,应该是戴了手套。”

    “如此心思缜密的人,为何会留下如此明显的证据。”

    “或许是为了将我们往别的方面引导吧。”李询此刻整个人都是不好的。

    他将报告拍在桌子上,拿起桌上的烟就往外面走。

    虽然明确了伊人的死因,案情非但没有变的清晰,反而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太阳被一层乌云遮蔽,整个天空呈现出一丝灰蒙,那灰黑色的云,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压下来,李询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两口,劣质的烟,虽然呛鼻,不过提神醒脑效果还是不错的。

    沈安安,叶芷珏……

    这两个人看起来似乎关系并不大,可是再往深层想,沈安安的事情,当时去现场的人都说是意外,可是李询不是傻子,那是人为,车祸不过是个掩饰而已,不然怎么会那么刚好,居然毁掉了她的喉咙。

    看似不相关的两个人,其实都是意有所指的。

    叶芷珏得罪过燕家,并且出事之前姜熹、燕老爷子都在沈家,之后的沈安安,据说出事之前,活色生香之中,聚集了他们那个小圈子中的所有人。

    想到了这一层,若是还不清楚凶手的意图,李询就真的是白混了。

    燕殊将秦浥尘夫妇送到家。

    管家给他们奉茶,“二少,大少夫人,喝茶。”

    “二哥,你怎么一脸不高兴的。”燕笙歌已经很久未曾见过燕殊露出这幅严肃的模样了。

    “我今日若是不去,我看你家这位就准备把警局砸了。”燕殊冷哼,“这件事情来得太诡异,你做事之前也动动脑子。”

    秦浥尘靠在沙发上,“难不成就坐在那里听之任之,那不符合我的风格。”

    “这人分明就是想让你这么做,外面那么多记者,你要知道,流言猛如虎,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谁都无法全身而退。”燕殊拧眉。

    “这人心思很缜密。”一直未曾开口的叶繁夏说道。

    “他好像知道,浥尘有个毛病,遇着小笙的事情急很容易是去理智。”

    秦浥尘拧眉,“叶子,我这是痴情,怎么就叫做毛病了啊。”

    叶繁夏耸肩,“这是病,真的得治。”

    “或许你可以去熹熹的咨询室建个档案?”燕殊笑道。

    “去你的!”秦浥尘抬手拿起靠枕就砸过去。

    燕殊徒手接住,他的手机忽然想起来,居然是李询的。

    叶繁夏就坐在他的身侧,已经瞥见了来电显示上的名字。

    燕殊直接按下了免提,“喂——李队长。”

    “二少!”李询声音嘶哑,清了清嗓子。

    “您还有事?”

    “还得多谢你今天及时出现,不然我估摸着事情不得善终。”

    燕殊勾唇,“我应该的。”

    李询沉默片刻,将烟头掐灭在垃圾桶内,“有个事情想请您帮个忙。”

    “这次的事情,你也给了我面子,只要我力所能及,就尽量帮你。”

    “你可知道沈安安和叶芷珏之间有什么关系!”

    整个秦家的客厅瞬间凝滞,叶繁夏已经许久未曾听过这个名字,看似波澜不惊,捏着水杯的手却缓缓收紧,眸子变得更加冷清。

    “沈安安?叶芷珏?”燕殊重复这两个名字,“他们都已经过世了,这个案子和他们有关?”

    “当年叶家的大小姐和沈家大少爷联姻,当时很是轰动,他们也算是间接有一层姻亲关系吧。”

    “您应该很清楚,我想知道的并非这些。”李询笑容苦涩。

    “那你总得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能知道,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吧,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你若是让我这么想,我还真的有些想不起来!”

    秦浥尘冷哼一声,老狐狸。

    李询似乎已经猜到了燕殊会这么说,这个案子间接也扯到了燕家,若是以后有事情,估计还得麻烦燕殊,李询索性就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通。

    燕殊沉默片刻。

    “我这么和你说吧,沈安安呢,背景很复杂,可以搞到许多东西,你可以重点查查,低调一些,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叶芷珏就是个手中的一个卒子。”

    李询沉默了片刻,掐着烟头的手,已经将烟嘴掐得变了形。

    “您的意思是说,沈安安涉嫌……”

    “李队长,这事儿您得慢慢查!”

    “我明白,谢谢!”

    挂了电话,燕殊一直把玩着手机,看着客厅内的几个人。

    燕笙歌双腿盘在沙发上,靠在秦浥尘的怀中,一脸疑惑的看着燕殊,“二哥,这人是什么意思?”

    “冲着我们和关戮禾来的。”燕殊抿了抿嘴。

    “用心险恶!”叶繁夏抿着嘴唇,“这分明就是要将祸水往我们身上引,沈安安的那些东西不是从关戮禾那边来的么,他会受牵连?”

    “若是我和你们说,关戮禾被人举报已经被抓了进去,现在又爆出他私下研制这种药物,你们说他还能出来么!”

    此刻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全部吻合在一起了。

    燕殊之前心里一直有个疑惑,这个人饶了那么大一个圈子,三番五次的捣乱,惹得关戮禾不爽,将他引到了外地,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甚至设了个圈套,将他引入了警方的视线中,可是却又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关戮禾的罪行。

    警方是无法将人长期扣留的,关押关戮禾定然可以造成京都局势的震荡,可是那毕竟是短暂的啊,若是想要将祸水往楚家引,等关戮禾出来,局势又被镇压住,这分明就是多此一举,而且容易暴露。

    制造、兜售、贩卖药物在国家法律中一直都是重罪,这人是准备在这个地方拿捏住关戮禾。

    就是不懂,这个事情他到底参与了多少。

    “二哥,你怎么在发呆啊,我和你说话呢!”燕笙歌眉头紧蹙。

    “在想事情。”燕殊干笑两声。“好了,先不和你们说了,我得回去了,小西还在医院,我还得过去一趟。”

    燕殊一手打着方向盘,眸子沉稳,锋芒内敛,叶繁夏微微拧眉,“开车的时候专心一点。”

    燕殊轻笑,“放心,我的技术不错。”

    “你在想什么?关戮禾的事情?”叶繁夏挑眉,看向燕殊。

    之前许多人觉着这燕家两兄弟长得很像,无论是个子还是外貌,可是世人都说,这人的面貌,前三十年靠的是遗传,后面则是根据个人的心性,会变得更加不同。

    燕持的五官倒是变得越发凌厉分明,倒是燕殊,仍旧生了一副让人惊艳的模样,按理说这种长期在部队摸爬滚打的人,按理说已经杀气更重才对。

    “嗯,总觉得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迷雾中。”

    “若是实在想不明白,就别想得太多了。”叶繁夏靠在座椅上,“爷爷应该不太想你掺和关家的事情。”

    “已经身处漩涡中,又岂能轻易脱身。”燕殊哂笑,手指叩打着方向盘。

    “我想回一趟老家。”叶繁夏侧头靠着窗户,“刚刚忽然提到叶芷珏,想着,这么多年了,倒是没有回老家看过。”

    叶繁夏口中的老家,自然不是叶家祖宅,而是她和叶桃芝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燕殊手猛地收紧,“叶子,你想过寻找你的父亲么!”

    叶繁夏微微挑眉,脸上滑过一丝异色,燕殊忽然提到这个问题,倒是让她颇为诧异。

    “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桃芝姑姑没有和你说过么?”

    “提起过。”

    “没听你说过。”

    “没什么好说的,在她的记忆中,那就是个风姿卓绝,举世无双的男人,她爱惨了他,眼中又岂会看见他的一丝错处,只是……”叶繁夏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笑容,“对我而言,他就是个不负责的父亲罢了。”

    燕殊手指掐得泛白,“有没有想过找一下你的父亲,或许事情并不如你们所想的那样呢?”

    “他过世了!”

    叶繁夏促狭的一笑,“母亲说他已经走了。”

    燕殊深吸一口气,“如果说,有一天,他找到了你,你会怎么办?”

    叶繁夏扭头盯着燕殊,“你今天很奇怪啊,怎么忽然想到和我讨论这个?燕殊,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燕殊只是慢慢转动着方向盘,车子汇入车流,缓慢行进,“你不是说要回老家么,我就忽然想到这个罢了,因为从未听你提起过,心里难免有些好奇。”

    “我恨他!”叶繁夏声音淡漠孤傲。

    “若不是因为他,母亲不会被叶家赶出来,不会一直背负着骂名,而我也不会一直被人叫做私生女,若是他出现在我的面前,以前没有管过我,现在有什么资格出现在我的面前,对我而言,他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燕殊余光看向叶繁夏,这莫家想要将她认回去,估计难了!

    ------题外话------

    今天是端午假期的第一天,我们这里的温度居然高达36度,我滴乖乖,这是准备把我晒成烤乳猪么!

    燕小二:你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猪——

    我:你——燕殊,我最近是不是没虐你,你很嘚瑟啊!

    燕小二:烤乳猪!

    我:你给我等着!

    燕小二:我倒是很期待,你能把我怎么滴!

    我:哼——

    *

    书院端午节,有许多的活动,大家可以关注一下,顺便再次说一下,月底啦,有月票的记得投给我啊,千万不要忘了,(*^__^*)嘻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