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5 被人当枪使,用心险恶(二更)

正文 105 被人当枪使,用心险恶(二更)

    燕笙歌此刻坐在审讯室中,其实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坐在这个位置上面,李询此刻坐在燕笙歌的对面,双手放在桌上,定定的看着燕笙歌。

    他的手随意叩打着桌子,想起刚刚将燕笙歌带过来的时候,叶繁夏的目光,就让他觉得分外不舒服。

    他对叶繁夏曾经是有过几分好感的,毕竟这世上有趣的人很多,可是有趣的灵魂却很少,只不过被燕持直接扼杀在了萌芽中。

    或许是见过最好的,李询自此就再也没有对男女之事上过心,当着她的面将燕笙歌带走,她的眸子沉寂得如同一潭死水,却让他顿时觉得有些背后发毛。

    而燕笙歌则是靠在冰冷的座椅上面,双手捧着一杯茶,两个人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十几分钟了。

    警局的大部分人都在隔间观察着审讯室,这事儿若是弄不好,恐怕得得罪不少人。

    当燕笙歌进入审讯室之前,叶繁夏幽幽的说了一句:“李队长,悠着点儿!”

    这话说得很有艺术性,却让众人觉着冷汗涔涔。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伊人不是被送回家了么,怎么又死了。”一个人挑开了话题,直接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和家里人吵架,离家出走呗,车子被人动了手脚,不过法医那边说,死因还有待确定。”

    “秦少夫人确实是最有嫌疑的,不过现在就将人带来,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估摸着待会儿三少就该来要人了,而且她当时不是和燕家那位大少夫人一起么,有不在场证明啊。”

    “这种事,又怎么会自己动手啊,现在外面议论纷纷,若是不把她请回来,估计到时候更加被动。”

    “现在网上有些人,就是爱无中生有,那些键盘侠又是墙头草,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知名博主、大v又喜欢带节奏的发新闻,搞得网上乌烟瘴气的。”

    ……

    李询似乎想要将眼前的女人看穿,但是燕笙歌的眼神却一直很冰冷,而且看着他的时候,是带着一种审视的,让李询觉得十分不自在。

    “还是不打算开口吗?”李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些。

    燕笙歌只是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摄像头,“我和她确实是死对头,不过还不至于要了她的命。”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用她的死亡来栽赃嫁祸你?”

    “我只是想说,她不值得我这么做么!”燕笙歌嘴角带着促狭,“我燕笙歌要什么没有,她已经是个声名狼藉的女人,我为什么要为了她牺牲我自己的大好幸福,况且她一出事,大家都会怀疑到我头上,我也没那么笨。”

    燕笙歌看着李询,四目相对,一个带着笑意,一个则一脸严肃……

    李询和燕笙歌一直僵持不下,他直接走到了摄像机面前,将机器关掉,同时关掉了审讯室中别的设备,同时能够通过隔间观察这个房间的墙壁上面的帘子拉下来。

    同时示意一边负责做笔录的同事出去。

    审讯室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燕笙歌握紧杯子,纸杯在她手中扭曲变形。

    “我实话和你说吧,你现在是本案的第一嫌疑人,所以你必须配合我。”

    “关掉了设备,是准备对我动用私刑么?”燕笙歌挑眉,“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有嫌疑,却不是凶手。”

    燕笙歌这种不温不火的回答,让李询觉得很挫败,“我需要你的配合,你应该清楚,这人是冲着你来的。”

    “是么!”

    “砰——”李询直接站起来,双手握拳,直接打在了桌子上面,吓了燕笙歌一跳。

    “我和你说了吧,当时在天台,你劝说伊人那些话,有人会拿这个大做文章,到时候你就会十分被动,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你应该比我清楚。”

    “我只能说,我和整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没有傻到会对她出手,打击她有千百种方法,我需要搭上自己。”

    “那您离开了天台之后,都做了些什么,去了哪里!”李询靠在桌子边,神情严肃。

    “去燕家接了叶子,一起去了工作室。”

    “叶繁夏不是应该在公司?”

    燕笙歌倒是促狭的一笑,“李队长,我的大嫂在哪里,你又怎么会如此清楚,你对我她……”

    “她和大少伉俪情深,在商场上是公认的夫妻档,众人皆知。”李询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她最近身子不舒服,在家休养。”

    “哪里不舒服!”李询脱口而出。

    “这个也是关于我案子的内容?”

    李询轻轻咳嗽一声,“不是,你继续说,为什么要去工作室。”

    “再过半个月,秋季奢侈品发布会要开始了,我们都是受邀对象,我帮她修改礼服,她正好有空,我让她去试衣服,这有问题么?”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啊,然后您就带着一大群人来了啊。”

    “除却你,你还知道伊人是否得罪过什么人?”

    “那就太多了,就说这次事件中的向家、高总、高夫人,随便就能拎出来一些。”

    “具体点!”

    “找凶手是您的工作,不是我的,李队长,加油喽,不过……”燕笙歌垂头看了看受伤的腕表,“我现在的处境,应该是可以办理保释的吧,你们并没有直接证据控诉我。”

    李询点了点头。

    此刻秦浥尘正一脸阴沉的坐在车子中,“三少,我们这么贸然去警局不太好吧……”

    秦浥尘挑眉,“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喙了!”

    “我不敢!”那人悻悻地垂头,“二少刚刚来了电话,保释手续已经在办理了,夫人也没什么事,现在警局外面都是记者,我们这般冲过去,他们很有可能会说我们以势压人,对我们着实不利,小少爷的风波才刚刚平息……”

    秦浥尘冷哼,“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若是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我也枉为男人。”

    “就算前面是龙潭虎穴,这个警局我也是闯定了。”秦浥尘的眸子透着坚毅,同时也十分担心燕笙歌目前的处境。

    燕笙歌一向骄傲,这般被人污蔑,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秦浥尘可不是那种会任由着别人算计的人,这事儿明显是冲着燕笙歌去的,加上上午天台的事情,已经在各大媒体发酵了,各种难听的话都有。

    车子很快就便到了警局门口。

    “警局门口现在有很多的记者和群众,我们就这么闯进去么?”会不会太招摇了啊。

    “下车!”秦浥尘目光黯然危险。

    秦浥尘是商人,俊雅清贵,自然是媒体一直想要捕捉的对象,他的车子一到,一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更是有记者直接拿起了相机,准备拍下这个画面。

    快门还没有捕捉到一丝清晰的画面,镜头就被秦家的保镖彻底挡住了,一身黑衣,肃杀萧条,目色冷峻,身形高大,他们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硬是挤出了一条路。

    秦浥尘下车,目不斜视,直直朝着警局大院走去。

    等那抹倨傲的身形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人群中才炸开了锅,秦浥尘给人的标签很多!

    妻奴、京都第一醋王、毒舌、商业奇才……

    却无人知晓,秦浥尘居然还有如此狂娟霸气的一面。

    本身长得俊美,风流韵致中,还平添了一抹清隽、纤尘不染,这般让人不敢亵渎的人物,惊才绝艳,总觉着有些俗事和这个男人并不沾边,此刻这般嚣张肆意,却是刷新了所有人对秦浥尘的所有认知。

    秦浥尘的到来,让警局的人纷纷警觉起来,生怕他来闹事,一群人冲了出去。

    “李队,三少来了!”

    审讯室的人被猛然推开,李询忽然起身,却看见燕笙歌嘴角那抹微笑,李询心里一沉,他已经料到秦浥尘迟早会来,只是时间比他预期得要快很多。

    燕笙歌的手一松,光是听着他的名字,她的心底都瞬间变得异常柔软踏实。

    “我出去看看!”李询深深地看了一眼燕笙歌,就直接走了出去。

    而燕笙歌则是端着水杯喝了口水,闯警局,要人,这是不是太高调了一点啊。

    估计网上又要爆了。

    不过她喜欢!

    “三少?”

    因为秦浥尘并不是自己来的,后面还跟了一群人,搞得警局的人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他们大闹警局,搞得他们严正以待,双方一时间倒是有些僵持不下了。

    秦浥尘不说话,只是看着前方。

    “三少,你怎么会来这里啊。”李询此刻走了出来,一身的警服,让他整个人显得硬挺俊俏,只是那常年挂在脸上面的笑容,此刻却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李队长,我来做什么,你不清楚么?”秦浥尘上前一步。“你是聪明人,别绕圈子了,您没有理由扣着我夫人。”

    “尊夫人是本案的嫌疑人,我们有责任对她进行审讯。”这里是毕竟是自己的地盘,若是这般轻易让秦浥尘将人带走,那他们的面子去哪里找。

    “你们的责任是尽快抓到凶手,而不是在一个无辜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秦浥尘顿了一下,“况且她根本不会做这种事。”

    “你就这么自信伊人的死和她无光。”

    “那是我的女人。”秦浥尘眼中的那抹坚毅笃定,眸子透着那某清冽的光,让人不敢逼视。

    “无条件的相信她。”

    李询之前总是听人说着秦浥尘对燕笙歌多么深情不悔,听着也就是付之一笑,现在看来,秦浥尘对她那根本就是孽根深种,能让素来低调的秦浥尘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足以看出她在秦浥尘心中的地位。

    “李队长,我接我老婆回家,你硬要拦着我,我可就不客气了。”秦浥尘莞尔一笑,那般的人畜无害,却又带着凌冽的杀气。

    “这里是警局,三少,你要想清楚?”李询咬牙。“我们审讯完,自然会送她回去,三少,您又何必现在苦苦相逼。”

    “那请你们拿了证据直接来抓人,与其现在和我浪费时间,不如花点时间研究案子,去抓犯人。”

    秦浥尘上前一步,他们离得太近,李询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秦浥尘身上的萧瑟肃杀,“我真的没什么耐心,李队长,应该也不想事情闹大吧。”

    李询自然知道,和秦浥尘直接杠上落不得什么好处,可是现在让他退步,他们的面子要从哪里找回来。

    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李询若是直接退了,估计明天的舆论更得炸。

    秦浥尘的耐心显然已经耗尽了,他不知道燕笙歌到底如何了,只要想到她在那漆黑的屋子中,秦浥尘就坐不住。

    “李队长,已经过去快半个小时了,你确定还要和我这么耗着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们按照规矩拿人,这里可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

    “你闭嘴!”李询话音刚落,秦浥尘的动作十分迅速,已经直接从他身边擦过,李询只感觉到一阵风略过自己,下一秒钟,他的手指已经指着那人的眉心了。

    “你说这若不是手指,你还能在这里喘气么!”

    “三少,保释手续已经在办了,手续一下来,我们便会放人,现在你也别为难我们!”这已经是李询最大的让步了。

    可是秦浥尘对此似乎还是不满意,手指戳着那人的眉心,微微用力,“手续办下来的迟早,还不是你们可以暗中调控的事情么,你可别忽悠我!”

    李询咬牙,这人还真是油盐不进。

    外面的人已经彻底炸开了锅,都在讨论秦浥尘“闯入”警局的事情。

    而此刻一辆黑色路虎忽然停在警局门口,伴随着急促刺耳的刹车声,燕殊推门下车,着急火燎的往警局里面冲。

    尤其是当他瞧见秦浥尘的车子,心里更是暗叫不好。

    都让他先别冲动了,这家伙!

    秦浥尘这厮平素倒是还好,只是遇到燕笙歌的事情,就变得十分不淡定了,很容易做出出格的事情。

    之前秦振理曾经拿出一份关于秦浥尘的精神咨询报告,他其实很容易被人勾起情绪,尤其是涉及到燕笙歌。

    众人只看见一道黑影从他们面前一闪而过,燕殊已经冲进了大院里面。

    当他到大厅的时候,就瞧着还在对峙的两队人。

    李询瞧着燕殊到了,心里忽然松了口气。

    燕殊直接走到秦浥尘面前,伸手打落他的手,“行了!”

    “你怎么过来了!”秦浥尘拧眉。

    “我若不过来,你这是准备做什么,你丫不知道这么做追究起来是犯法的么,你就这么想进去?”

    “若是进去倒是好了!”秦浥尘耸肩,“正好和她做个伴!”

    “狗屁,她都出来了,你就一个人进去吧!”燕殊冷哼,看了看一侧的李询,“李队长,真是不好意思,他就是太冲动了,没给你们带来麻烦吧!”

    “燕殊,你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嘛,我——”

    “你丫给我闭嘴!”燕殊冷哼,“我好歹是你二哥,在长辈面前,能不能安分一点!”

    秦浥尘语塞。

    燕殊,你丫厉害,长辈都搬出来了。

    “没事,我能理解三少那种心情,不过我们也是依法办事,手续下来我们就会放人。”

    “那请问手续什么时候才能……”

    叶繁夏匆忙从楼上下来,“李队长,手续我办好了!”

    李询指了指叶繁夏,“你们看,这不是好了么!三少,我们真的不会徇私枉法!”

    “我去接人!”秦浥尘说着大步往里面走,完全无视李询。

    李询嘴角抽了抽,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燕殊,“二少,若是您不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和这樽煞神相处,以前也不这样啊。”

    “踩到地雷了呗,不过这个事情,估计没这么简单,你的心里得有个底!”

    “这话怎么说!”李询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燕殊和自己去一边谈。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的一瞬间,秦浥尘是背着光的,整个人被光束包裹,宛若天圣。

    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透着一股放荡不羁,他的胸口扣子解开了几颗,露出了精壮的胸口,还有那精致诱人的锁骨,男人的脸色属于很白皙的那种,嘴唇很薄,樱花色,透着一股却很诱人,嘴角微扬,带着一丝宠溺的笑。

    一张妖孽清隽的脸,简直可以颠倒众生了,。

    明明看上去像是谪仙一般,清姝俊雅得有些不像是这人间的人,此刻眉眼带笑,平添了一丝烟火气。

    燕笙歌努努嘴,“你可算是来了!”

    秦浥尘走过去,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我们回家!”

    燕笙歌抱住他的脖子,往他怀中钻了钻,“其实我也不会有什么事,过一会儿,他们就该放了我了,本来也就没有证据。”

    “你还在这里待上瘾了?”

    “这里倒是挺凉快的!”燕笙歌挑眉。

    “比我怀里还舒服?”

    燕笙歌嘴角猛地抽了抽,这人什么脑回路啊,怎么和他的怀抱扯上关系了。

    “那自然是你的怀里最舒服。”

    “回家我再收拾你!”

    燕笙歌拧了拧眉,小声嘀咕着,“那还不如待在这里呢!”

    “嗯?”秦浥尘冷哼,“你说什么?”

    “呵呵——”燕笙歌哂笑。

    他们刚刚到了车上,燕殊已经在了,叶繁夏坐在副驾驶,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清。

    “秦浥尘!”燕殊压低声音,双手点着方向盘,眼神却透着一丝阴冷。

    “二哥,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燕笙歌轻轻咳嗽一声,“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我也没想到把你都惊动了!”

    “哦,我若是不来,你家这位就要把警局都砸了,怎么着,秦浥尘,你是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

    “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不过我都和你说了,这事儿没什么,警方没有证据,马上就能出来了,你丫还着急火燎的冲过去,这背后之人明显是冲着你们去的,你若是真的和警方发生了冲突,这不是给人捏着把柄么,你以为这事儿能善终?”

    “谁会想那么多,若是当时被抓的是姜熹,你能不着急!”

    “我……”燕殊语塞。

    “我特么的就是再着急,也不会没脑子!”

    秦浥尘伸手搂着燕笙歌,随手把玩着她的头发,“那人应该很清楚,我遇到笙笙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凭本能办事的。”

    “你丫被人当枪使了就不知道!”燕殊捏紧方向盘,“你这毛病还真得改改!”

    一处四面开阔宽敞的办公室内,男人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随手按下接听键。

    “进展得如何了?”

    “原本秦浥尘都要和警方干起来了……”

    “原本?”男人挑眉。

    “燕殊来了,及时制止了。”

    “这就算完了?”男人声音显得有些不悦,“不是说,秦浥尘遇到燕笙歌的事情,就会失去以往的自制力么!”

    “若不是燕殊忽然过来,这事儿就成了,现在秦浥尘肯定在局子里了。”

    “这事儿不成,以后再想算计他,就难了!”

    ------题外话------

    燕小二:秦浥尘,你说说你,真是让二哥我为你们操碎了心!

    秦浥尘:你能闭嘴么!

    燕小二:要不是我,你现在说不定都被抓了,你还在在这里和我bb么!不感谢我,还这幅嘴脸对我,我就不该去,让你被抓得了!

    秦浥尘:没人请你去吧!

    燕小二:你……我还不是看在小笙的面子上!

    秦浥尘:谢谢你哈!

    燕小二:喊声二哥听听!

    秦浥尘:你走!

    燕小二:你这人真是无趣,不禁逗!

    秦浥尘:你再不走,我要不客气了!

    燕小二:我好歹是你长辈,你给我尊重点!

    秦浥尘提刀而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