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4 养个宠物,第一嫌疑人

正文 104 养个宠物,第一嫌疑人

    书房

    楚濛扭头将门合身,靠在墙边,满脸的促狭,兴致盎然的盯着沈廷煊,“你不是要和我单挑么?嗯——”

    那尾音拖得很长,听得人莫名有些心颤。

    沈廷煊看着眼前的男人,倨傲狂妄,眉眼带笑,轻狂嚣张,看着让人恨不得上去呼两巴掌。

    “现在外面传得最多的就是这件事情是你做得手脚!”沈廷煊直接拉开凳子坐下,双腿自然地交叠,目光落在楚濛身上,一刻都不曾离开,生怕错过他的任何一丝表情。

    “理由呢?”

    “你和他不是在争夺一块地盘的所有权么!而且你们两家本来就势同水火。”

    楚濛颇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就这个?”

    “还不够?”沈廷煊挑眉。“你有足够的理由,毕竟你现在人在京都,关戮禾被除掉,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你。”

    楚濛笑得张狂,“看样子,关家许多人都觉得整件事情和我有关了?”

    “外面都是这么传的!”

    楚濛忽然抬脚朝着沈廷煊走过去,他的眉头紧蹙,他是那种自带光环气场的人,忽然迫近,给了他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沈廷煊双手抓住椅子扶手,下一秒钟,楚濛双手已经按在了扶手上,与他的手隔了仅有一厘米左右的距离,目光灼然的睥睨着他。

    颇有君临天下的意味。

    “那你是怎么想的?”

    沈廷煊觉得很不自在,就像是整个身子都被他包裹住一般,难受得紧。

    因为离得太近,楚濛的呼吸,不轻不重的落在他的脸上,着实让人觉得不自在。

    “你能起来不!”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这种姿势,让我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沈廷煊挑眉,尤其是他眉眼带笑的模样,就好像是在谋划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听说拥抱会让人更有安全感!”

    “我一脚把你踹死!”沈廷煊咬牙。

    楚濛嘴角邪邪的一笑,抽身离开,“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想不到有谁的胆子这么大,算计了关戮禾,还要将你拖下水!”沈廷煊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蓝色耳钻,“你是有动机,不过你若是想出手,也不会选择这个事情,关戮禾前些年一直在国外,而你又经常出入京都,时机正好,大可不必挑着这个时候。”

    “继续。”楚濛饶有趣味的盯着沈廷煊。

    “外面盛传整件事情都是你在一手策划,为的就是夺去关家在国内的权势地盘,关戮禾被抓,群龙无首的,难免有一些思想激进的人,会做出一些比较极端的举动,你自己还是得小心一些。”

    “你这是在担心我?”楚濛轻笑,“刚刚不是还要和我单挑?”

    “和你说正经的!”

    “看样子你是相信,整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我是觉得如果是你做的,就不会单纯的让警方抓人,关戮禾随时都会被放出来,到时候必然又是一场恶斗,你没有那么蠢。”

    “瞧你刚刚气势汹汹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来要和单挑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说背后那个人的目的就是这样的话,那我何不就顺了他的意,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连我都要算计进去!”

    沈廷煊摩挲着耳垂,“你身边没有内鬼吧!”

    “如果说内鬼的话!”楚濛忽而扭头,目光灼然的盯着沈廷煊。“嗯哼——倒是真有一个……”

    “你丫别盯着我看!”

    “我身边最大的内鬼不就是你么!”

    “都这种时候了,你倒是挺会开玩笑的。”沈廷煊冷哼。

    沈廷煊出去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只瞧着秦小蛮双手双脚并用,就像个树袋熊一样的抱着轩陌,而轩陌却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一侧的楚衍不停的倒腾着自己手中的游戏机,目光却一瞬不瞬的落在轩陌身上。

    “轩叔叔,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想死你了。”

    “是么,那你乖不乖啊!”轩陌笑道。

    “我可乖了,不过楚叔叔不乖!”

    “嗯?”轩陌挑眉,“他干什么了?”

    “他去听墙角,被抓到了,跑得贼快!”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楚衍炸毛。

    “跑得——贼快!”轩陌侧目盯着楚衍搭在茶几上的腿,“你不是一直说你腿疼么!”

    “我的腿是真的疼!”楚衍伸手护着膝盖处,“哎呦,阿陌,我是真的很疼啊——”

    轩陌伸手拍了拍秦小蛮的后背,“你先下来,我有事要和你楚叔叔说!”

    “好!”秦小蛮一脸嘚瑟的朝着楚衍做鬼脸。

    让你和我抢轩叔叔,哼——要挨骂了吧。

    楚衍一脸恼怒的瞪了一眼秦小蛮,这小姑娘,年纪不大的,心眼倒是挺多的。

    轩陌指了指楼上,“回房间!”

    “阿陌,我的腿真的很疼,我没骗你!你看我的眼睛!”

    “有眼屎么!”秦小蛮咯咯直笑。

    楚衍脸一黑,“秦小蛮,你说什么?”

    “不然你让人看你眼睛做什么?”秦小蛮歪着脑袋,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你们都没看见我真诚无比的眼睛么,就这样的眼睛,你们觉得我是在说谎?”楚衍咬牙。

    “哦,还真是无比真诚呢!”沈廷煊笑着从楼上走下来。

    说起来他几乎每天都在和楚濛斗智斗勇,楚衍一直都是在一边幸灾乐祸,此刻不报仇,更待何时。

    “沈廷煊,你别瞎掺和!”

    “就你刚刚狂奔的速度,堪比百米冲刺!”沈廷煊眉眼带笑,那么十分邪肆。

    “跟我回房间!”轩陌双手抱胸,一脸严肃。

    “阿陌——”

    “回房间!”

    “阿陌,你还不信我么,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过慌……”

    “你应该说,你一天对我撒几个谎。”轩陌挑眉。

    沈廷煊一乐,这话说得倒是不错,楚衍就是个信口雌黄的主儿,满嘴跑火车。

    “快点儿的,回房间去!”

    “在这里不行么!”

    “你不觉得丢人我是不介意的!”轩陌大步走到他的面前,“现在把你裤子都撩起来!”

    楚衍脸一黑,“我们还是回房间吧!”

    沈廷煊本来想跟着去凑热闹,刚刚到门口,轩陌忽然将门关上,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楚衍坐在床边,眼神怯怯的盯着轩陌,“阿陌,我的腿是真的还疼!”

    “把裤子撩起来!”轩陌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楚衍咬了咬,伸手将裤子卷起来,腿上还有乌青没有消退,轩陌俯身,伸手稍微按了一下!

    “嗷——”

    沈廷煊还未走远,就听着里面一阵惨叫声,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靠,干嘛呢,叫得撕心裂肺的。

    “阿陌——疼啊,你轻点儿!啊——”这话音未落,就是一阵惨叫!

    “我靠,轩陌,你特么的准备谋杀……嗷——”

    “你丫的轻点儿,你不知道我疼啊,你大爷——”

    “我没有大爷!”轩陌声音寡淡,伸手往下面按了按,“你少在那里鬼哭狼嚎的,我还没碰你,你鬼叫什么啊!”

    “还不是你吓的!”楚衍咬牙。

    楚濛听着动静从书房走出来,沈廷煊靠在墙边,笑得合不拢嘴,他伸手指了指楚衍的房间,“怎么回事?”

    “你自己听呗!”

    “嗷——轩陌,你大爷的,小爷我和你势不两立,你丫就不能轻点儿么,你是要疼死老子啊!”

    “你知不知道老子是伤员啊,我靠,你的手再往下试试看!啊——”

    “轩陌——你丫就是故意的是不是,我告诉你,我要和你绝交!”

    轩陌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手指按在他的小腿上,忽然猛地用力!

    “嗷——”

    沈廷煊身子一抖,楚濛微微挑眉,“怎么回事?”

    “轩陌这几天一直叮嘱他别乱动,不许大动作,秦小蛮告状说他狂奔来着,轩陌正找他算账呢!”

    楚濛无语,“就这事儿?”

    “我觉着楚楚的腿早就好得差不多了,之前不适合专程去医院检查了么,医生都说没有大碍,也没有伤到骨头,这小子愣是在家躺了这么久,你不觉得很不合理么?”

    “比如说?”

    “他是不是故意想要赖在家,让轩陌照顾他啊——”沈廷煊冲着楚濛挑眉。

    “那你呢?”楚濛双手抱胸,饶有趣味的看着沈廷煊,“你的腰应该也好得差不多了吧,你赖在我家,莫不是也是想让我照顾你?”

    “我靠,楚濛,你特么的这话说得,要不是你那天晚上,强行带我回来,我早就回战家了好么!”

    就知道这种人很无耻。

    “你若是不想,还有谁能强迫沈四少做他不愿意的事情么!”

    沈廷煊咬牙,“你丫是不是赶我走!”

    楚濛哂笑,“我说得不够清楚么!”

    “你!”沈廷煊气结。

    那天晚上强行带自己回来的是他,现在赶自己走的人也是他!

    “楚濛,你丫好样的,我特么的要是再回来,我就不姓沈!”沈廷煊说着扭头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而此刻楚衍的房间内。

    因为楚衍刚刚要绝交的话,气氛一度陷入了很尴尬的局面,尤其是此刻轩陌手指按在他的腿上,目光却不咸不淡的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目光寡淡,却像是要将他彻底看穿一般,楚衍轻轻咳嗽一声,“那个,阿陌……”

    “你要和我绝交?”

    “绝交一分钟?”楚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轩陌轻笑,“你还能有些骨气么!”

    楚衍看着他笑出了声,这才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你也知道,我本来就是个没骨气的人,没皮没脸的,不然也不会从一开始就赖在你家啊!”

    “你知道你是赖在我家就好!”轩陌将他的裤腿放下,“你的腿没什么事了,既然你没什么事,我也就开始正常上班了。”

    “不是,我的腿真的疼!”楚衍立刻不干了。

    轩陌起身,一脸促狭的盯着他瞧,就像是要将他彻底看穿一样,看得楚衍后背发凉,“行了,你别这么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慌。”

    “不装病了?”轩陌挑眉。

    “我这不就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嘛,你一工作,每日每夜也见不着人,我找谁玩去啊!”

    轩陌眸子忽而一紧,显得颇为无奈,“这么大的人了,也找点正经事做,别整天想着玩。”

    “反正有大哥和你在,我需要做什么!”

    “你还真以为我们能帮你一辈子么!”

    “怎么着,你要结婚?”楚衍挑眉,“伯父伯母逼你相亲了?”

    “这倒没有。”

    “哼——”楚衍冷哼,“我已经混了二十多年了,自由散漫习惯了,你要是让我去工作上班,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

    “大家都很忙,没有谁能整天整夜的守着你!”轩陌显得很无奈。

    “好啦,我知道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楚衍随意的挥手打发轩陌。

    楚衍生了一张娃娃脸,现在傲娇炸毛的模样,倒是很想让人帮他顺顺毛。

    楚衍微微抬头,看着悬在自己头上的头,“你想干嘛!”

    也不知道怎么的,楚衍忽然心头一跳,轩陌目光深沉,平光镜后面的一双黑眸,让人看不透。

    手指微微下移,拍了拍他的头,“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孩子气。”

    “你这怎么和逗小狗一样!”楚衍挥落他的手。

    “我倒是真想养个宠物呢!”

    “算了吧,就你这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小时都在医院的人,养什么都得死。”

    轩陌兀自一笑,却不在说话。

    楚濛一直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两个人的对话,嘴角忽而勾起一抹浅笑,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而此刻他的电话忽然响了,公司有点事情,他得立刻回公司一趟。

    不过他手头还有事情急需解决。

    “扣扣——”

    “进来!”

    楚濛推门进去,楚衍正有气无力的仰面躺在床上,轩陌则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手里还捧着一本关于貌似是灵异类的书。

    “你这口味这么这么重?”

    轩陌指了指自己的书,“你说我?”

    “是啊,我以为你就应该看一些文学散文才对。”

    “我这一天天的压力也很大,哪有功夫欣赏那些啊,不如看看这种,以毒攻毒!”

    楚濛无奈的一笑,“楚楚,过两天,你去燕家接奶奶一趟,送她回国!”

    “她可算是要回去了!”楚衍从床上坐起来,“我还以为她是准备赖在燕家呢!”

    “前些日子,姑姑就打了电话过来催。”

    楚衍摊手,“原来是她啊……我就知道,坐不住了吧!”

    他的话音未落,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靠,要不要这么邪乎,刚刚说完电话就来了!”

    楚濛示意他接电话。

    楚衍清了清嗓子。

    “喂——姑姑,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

    “哦,你说奶奶啊,奶奶她挺好的啊,什么?打不通电话?不可能吧,可能是她没带手机吧,还是停机了?”

    “怎么可能呢,奶奶还能来这里干嘛啊,不就是见董爷爷么,哎,还不是为了我相亲的事情,真是愁死我了!”

    ……

    楚衍挂断电话,趴在床上,有气无力,“我看奶奶再不回去,她就要杀过来了。”

    “所以喽,而且最近京都也不是很太平,就怕有人拿她做文章,早些回去也好。”楚濛说这话的时候,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轩陌,轩陌低头看书,就像是不曾听见一般。

    “我去接?”

    “最近盯着我的人有些多!”楚濛轻笑,“目标过大,你嘛,估计没人看着,你的腿不也好得差不多了么!”

    “若不然我去吧!”轩陌合上书,“他的腿估计还不太适合开车。”

    楚濛挑眉。

    “你和我出去说吧!”

    “不是,等会儿,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有什么事情还要背着我说嘛,你们给我回来——”

    走廊内,楚濛嘱咐了轩陌两句,轩陌却讥诮的盯着他。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其实你一开始就想要我去送人吧!”

    “这话怎么说!”

    “你知道我一向偏疼楚楚,楚楚腿脚虽然恢复了,却不是那么方便,你故意当着我的面说这话,又说京都不太平,有人盯着你,自然有人盯着楚楚,你明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宁愿我去涉险,也不愿他受到一丝伤害的,你这算盘打得不错啊。”

    楚濛轻笑,“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是你心思太重!”

    “送到机场,自然有人接机,剩下的就不用你担心了。”

    “那是肯定的啊,关戮禾被抓,你是第一嫌疑人,我和关戮禾关系匪浅,他们就是有人想要对楚老太太动手,也得顾忌我,楚公子,你还真是老奸巨猾。”

    “如果这是夸奖的话,那我接受!”

    轩陌颇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人还能再无耻一些麽!

    说到底这兄弟两个人都是一个德性,厚颜无耻。

    医院

    燕小西躺在床上,宋一唯正在给他喂饭。

    “妈,他是伤了腿,又不会伤了手,你别这么惯着他,瞧他那得意劲儿!”姜熹叹了口气。

    宋一唯只是笑了笑,“好了,吃个饭而已,他还是个孩子,你前些日子不是在联系幼儿园么,落实得怎么样了?”

    裴燕泽端坐在一边,将报纸折好,“不提这事儿差点忘了,这再入秋,小西这帮孩子就该上学了吧。”

    “嗯。”姜熹笑了笑,“我和叶子倒是挑了几个,只不过都离家比较远,大多数都在市区。”

    “这好的学校,基本都集中在市区这边,离家确实有些远。”宋一唯放下勺子,给燕小西擦了擦嘴巴,“虽然有车很方便,不过来回也得一个半小时,真的挺耽误事儿的。”

    “我们家在舅舅的小区不是有房子么,干嘛不搬回去!”燕小西一脸天真的看着众人。

    这也是姜熹的困惑。

    宋一唯和裴燕泽面面相觑,“太爷爷身体不好,老宅那边空气清新,对他身体有帮助!”

    这种理由打发燕小西就行了,姜熹可不信,从他进入燕家开始,就知道燕家有许多的秘密。

    最典型的莫过于,燕家没有一张照片,饶是他们拍了婚纱照,也不过是放在房间内,自己欣赏,公共区域,没有一张照片,大家族最注重家族传承,全家福是必不可少的,可是燕家却一张都没有。

    不过燕家等人对此似乎讳莫如深,姜熹根本不好开口询问,倒是咨询过叶繁夏,她只是给了姜熹一个神秘的微笑,并不作答。

    燕殊刚刚和医生交流过,回房的途中,手机震动起来。

    “喂——李队长,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

    “伊人死了!”

    “嗯?”燕殊挑眉。

    “车祸!”

    “那不就是意外么!”

    “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我在等尸检结果,法医到了现场,她的手臂上有不少针孔。”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忽然打了电话给我!”他对伊人可没什么兴趣。

    “她车子的制动出了问题,可以看得出来有人为的痕迹,导致车子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而她本人则当场死亡。”

    “你别和我绕弯子了,说重点吧!”

    “怀疑是他杀,燕三小姐是第一嫌疑人!”

    ------题外话------

    啊——再熬一天,就放假啦,终于放假啦,吼吼吼——

    月底了,月票再不投,就要清空啦,你们再不给我投月票,我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啦——

    燕小二:你干脆说得简单一些,你要撒泼了呗!

    我:我是卖萌!

    燕小二:我看你是卖蠢吧!

    我:燕殊,你丫给我滚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