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3 带点脑子,笑得鬼畜(二更)

正文 103 带点脑子,笑得鬼畜(二更)

    此时正值正午,热浪袭来,所有人身上都被汗水浸透,伊人双手扶着栏杆,瘦弱的身子瑟瑟发抖,因为燕笙歌刺激,身子战栗,小腿也开始不听使唤的微微颤动,看得周围的人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秦少夫人,您冷静一点,别再刺激她了!”李询简直要抓狂。

    燕笙歌哂笑,“我哪儿敢刺激她啊,让我道歉,那我请问我做错了什么。”

    “勾引我的男朋友,你还敢你没做错!”

    “就那个男人那样的,我告诉你,就算是送到我面前,我都不会看他一眼,也就是你把他当成个宝贝。”

    “再说你回国之后这事儿,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性子倒是一点都没变,总是喜欢把自己错处归结到别人的头上,既然今天你想从楼上跳下去,你就去好了,你觉得会有人在意么?”

    “去吧,我看着呢!”燕笙歌双手抱胸,一脸促狭,“你今天若是有本事跳下去,我就服你,别整天雷声大雨点小的,大家都很忙的,麻烦你别浪费时间么!”

    伊人此刻恨不得直接吃了燕笙歌,她微微扭头,这个高度让她晕眩,她的双手紧紧扣住栏杆,一刻也不敢松开。

    倒是李询本来离得就近,看着伊人被刺激得已经摸不着北了,忽然猛然上前几步,直接攥住了伊人的胳膊。

    伊人猝不及防,下意识的想要推脱,周围的民警已经一拥而上,将她整个人从栏杆拽到了内侧,伊人剧烈的挣扎,鞋子坠落,吓得楼下的群众惊叫连连。

    等她被拖到了天台上,所有人才长舒一口气。

    “啊——”伊人忽然大吼一声,接着就开始嚎啕大哭。

    燕笙歌走过去,蹲在她的面前,“你知不知道当年你的那个男朋友为什么会离开你么?”

    “还不是你勾引他,都是你!”伊人挥舞着手臂,恨不得将燕笙歌这张脸给抓烂。

    “你明明什么都有了,你为什么还要来和我抢他!”

    “你到现在还是不明白!”燕笙歌讥嘲的一笑。

    “重点根本不在我,而是你自己!”

    “若不是你出现,我们会一直很好。”

    “我们刚刚认识那会儿,你是高高在上的伊家大小姐,谁不羡慕,但是你自从和他一起,就已经彻底迷失了自己,什么都为他考虑,为他改变,甚至不惜模仿我,伊人,那还是你么!”

    伊人身子一僵。

    “为了个男人,彻底的失去了自我,自轻自贱,谁还看得起你,落得这般下场,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是你的责任多,还是因为我!”燕笙歌说着转身就走。

    “她没事吧!”李询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看着地方帮她检查的女民警。

    “没事!”

    李询松了口气,“带下去吧。”

    这几天真是倒霉透了,一刻都不消停。

    李询一边擦汗一边往楼下走,这刚刚进入楼梯口,就瞧着燕殊还靠在出口处。

    米白色的polo衫,黑色长裤,头发粗短,却显得异常精神饱满,一双猎豹般的眸子,更是炯炯有神,目光灼然的盯着他的身上,嘴角勾画着一抹清浅的弧度,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中,显得放荡不羁。

    “二少,您怎么还没走?”

    李询能在京都混这么久,自然也绝非一般人,他伸手擦着汗,还装作不懂。

    “我们介意不说话?”燕殊挑眉。

    李询咬了咬牙,燕殊这性格,他还是很了解的,若是他不接受他的条件,他自有千百种方法让自己屈从。

    “下楼吧,去我车上说。”李询热得脑子发晕。

    他刚刚上车就立刻打开了空调,凉风袭来,这才觉得身上舒爽了一些。

    “二少,您有什么事?”

    “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关戮禾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李询调整风扇的手微微顿住,“关爷能有什么事情啊……”

    “你何必和我打哈哈,关戮禾在外地被捉,那边即使抓了人,后期也是要和你通气的,毕竟关戮禾是京都人,我看你面色憔悴,眼睛下面都是乌青,胡子拉碴的,估计是昨晚是一夜没睡吧,那边是不是找你要他具体资料了。”

    李询深吸一口气,“那您也该知道,这事儿属于机密。”

    燕殊兀自一笑,“我明白,所以我不会问你具体的情况,我只是想知道,是否真的是有人高密!”

    李询思忖了片刻,扭头看着燕殊。

    “二少,我实话和你说了吧,那边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按照我昨晚和他们交流的过程来说,那种程度的证据,根本不能对关爷如何,所以才迫切的求助我们,试图从我们这边挖点证据。”

    李询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关爷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别说实打实的证据了,就是一点蛛丝马迹都少。”

    燕殊伸手摩挲着下巴,“那他应该很快就能放出来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按照他的脾性,我估摸着啊,那边麻烦大了,我知道得大概就是这么多,您若是还想了解更多,可以自己去打听。”

    “谢了!”

    李询悻悻地一笑。

    董家

    董风辞送老爷子回房,去客厅倒了一杯热茶,斜靠在桌子边,盯着自己手机看了许久。

    自从那晚和关戮禾分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这家伙是凭空失踪了么?

    还是说……

    真的如自己所愿,真的不再来纠缠自己了?

    这不是好事么!董风辞兀自一笑,喝了口茶,有些苦。

    董叔匆忙从外面进来。

    “小姐,有客人。”

    “谁啊?”这个点了,谁会过来。

    “秦家的大少爷,说是来给您送东西!”

    “他来做什么!”董风辞放下茶杯,“让他进来吧!”

    “嗯!”

    约莫两三分钟的功夫,秦承宇变到了董家客厅,“秦总,坐吧!”董风辞示意秦承宇坐下。

    “谢谢。”秦承宇神色寡淡,坐在董风辞对面,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放在董风辞面前。

    “这个文件立刻就要用,当时你走得匆忙,没有带走。”

    “你让我秘书跑一趟就好,何必亲自过来。”董风辞信手接过文件,翻了两下。“这么点小事,这么热的天让您跑一趟,倒是让我过意不去了。”

    “还有这个……”秦承宇从包中拿出一瓶药,董风辞眸子一紧。

    “秦总,随意进入别人办公室,是不是不太礼貌。”

    “我当时急着找你,你的秘书,也并没有和我说,你不在办公室,我等了会儿,看见了这个,上面说是每日都要服用,我就想着,是不是对你很重要。”

    董风辞悻悻地一笑,“劳您费心了。”

    “您毕竟是我的上司,关心您的身体也是应该的!”

    董风辞从秦承宇手中要将要拿回来,那厮却偏不放手,这弄得董风辞有些恼怒。

    秦承宇的印象中,董风辞一直都是个面冷心硬的人,商场上,表现出了独特的领导力,和特有的强势,是个完全可以独挡一面的女强人,可是此刻眉头紧蹙、恼羞成怒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秦总,你还不松手么!”董风辞咬牙,这人莫不是在耍自己!

    秦承宇松开手,董风辞捏紧药瓶。

    “董总,这种止痛药还是要少吃一点,都说止痛药吃多了,多大脑不好。”

    “多谢您的关心,您若是没事,我就送您出去吧!”

    对于她的淡漠,秦承宇倒是没有表现得多么生气,只是淡淡的一笑,“听说董总和关爷关系非同一般,可是真的?”

    董风辞拧眉,“秦总是不是太八卦了!”

    秦承宇起身,整理衣服上的褶皱,“我听到了一个消息,不知道要不要和董小姐分享。”

    “如果是关于关戮禾的,那我没什么兴趣!”

    “就算是他被抓,你也没有兴趣么!”

    董风辞毕竟不是什么小姑娘,商场浸淫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不露声色的本事,她只是一笑,“不相干的人,我能有什么兴趣,秦总,我送您出去!”

    “是么,我还以为董总会很感兴趣呢,看样子是我想多了。”秦承宇笑着出了门。

    董风辞看着他黑色的迈巴赫跑车疾驰而过,忍不住腹诽!

    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这是准备来刺激我还是怎么滴!

    关戮禾那家伙怎么会被抓呢,不合理啊。

    董风辞刚刚进屋,发现董老爷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倒是把她吓了一跳,“爷爷,您不是休息了么?”

    “有客人来,怎么睡得着。”董老爷子喝了口浓茶,“他这次过来,估计最后和你说得那个事,才是最终的目的吧。”

    “您知道他被抓了?”

    “瞧你急得!”

    “我……”董风辞语塞,“我哪有!”

    “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么,就你那眼神,藏得住事儿么!”董老爷子冷哼,“你放心吧,那小子老奸巨猾,没什么事!”

    “那就好!”

    “倒是你,下午的相亲别忘了。”

    董风辞愕然,“爷爷,我真的觉得,相亲这个,不太靠谱。”

    “关戮禾那小混蛋就靠谱么!”

    “您当我什么都没说!”

    董老爷子冷哼一声,“和秦家那小子保持距离,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看得出来。”

    “这小子和他父亲弟弟都不一样,可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废物。不好对付啊。”

    董风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她盯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关戮禾的电话,他是烂熟于胸,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不曾主动拨打过,她手指不停在电话号码上滑过,却始终不曾拨出去。

    虽然董老爷子和她说了关戮禾没事,可是她心里始终忐忑。

    算了,他根本不需要你担心!

    董风辞刚刚准备将手机扔到一边,忽然电话震动起来。

    关戮禾的!

    吓得她险些把电话甩出去!

    要不要接……

    董风辞却忽然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头发,这心脏仿佛也跟着手机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而另一边,关戮禾百无聊赖的坐在审讯室内,前面还坐着五个民警,是的,有五个,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已经审了整整一夜,所有人都很疲惫。

    关戮禾提出他要打个电话,然后就配合他们调查。

    关戮禾拧眉,这女人大中午的干嘛呢,居然不接电话。

    他的耐心都要耗尽了,电话才被接通。

    可是两个人都没说话,就这么安静而又沉默的过了半分钟,董风辞才幽幽开口,“你没事吧?”

    “小辞——”关戮禾声音在空荡的审讯室内,嘶哑得更加显得沧桑孤寡。

    “嗯。”董风辞捏紧手机,“你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听人说你出事了?你现在是在警局么?还是……”

    “你想我没!”

    “哈——”董风辞一愣,自己和他说正经的,这家伙在扯什么啊。

    “没听见么,那我再说一遍?”

    “不用,我听见了!”董风辞咬牙,“我没有!”

    “可是我想你了!”

    “看样子你是没什么事了!”

    “你在担心我?”关戮禾单手撑着下巴,手指轻轻叩打着桌子,“你中午吃了什么?”

    “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么?”董风辞无语,“你到底干了什么,把自己都折腾进去了。”

    “我做正当生意,谁知道他们想干嘛!”

    对面的五个民警嘴角抽了抽。

    “算了,和你说话,简直对牛弹琴。”

    “小龙虾好吃么!”

    “我扔了!”

    “你明明都吃完了!”

    董风辞一愣,“关戮禾,你在我家安了人,你丫要不要脸!”

    “不要!”关戮禾勾唇一笑。

    对面的几个人,还以为关戮禾打电话是要干嘛,结果愣是听了他撒狗粮撒了整整半个小时。

    关戮禾挂了电话,打了个哈气,“都整整一夜,你们到底找到了多少证据?”

    “我们手里自然是有证据的,所以你也别和我们打哈哈!”

    “你们如果真的有证据,怎么可能还和我在这里耗着!”关戮禾双手托腮,面具下的眸子淬着一抹寒光,“其实我想说的,之前都已经说了,真的没什么好交代的,你们可以扣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出去多找找证据!”

    “你……”一个人男人拍桌而起,“你在耍我们!”

    熬了整整一个通宵,大家脾气似乎都不太好!

    “你应该不能对我动用私刑吧!”关戮禾轻笑,“总是想着从我这里找突破口,你们不如好好想想,会不会别人当枪使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出来混了这么多年,仇家不少,想要弄死我的人很多,若是有人想要借着你们的手,除掉我也是正常,只是你们可想过,我被关押,虽然是秘密,却不是绝密,我一出事,必然又是一场明争暗斗,我若是无事被放出去,你们的处境又该如何?”

    众人咬牙。

    这家伙居然赤裸裸的在威胁他们。

    医院

    姜熹去洗漱间,拧了毛巾,准备帮燕小西擦擦脸,这小子吃个东西,弄得满嘴都是,只是她刚刚进去,燕殊就一个闪身,直接窜了进去。

    卫生间很狭小,一个人转身尚且困难,燕殊进来之后,简直有些动弹不得。

    “你快出去!”姜熹拧开水龙头,将毛巾投入水盆中。

    “熹熹……”燕殊从后面直接搂住姜熹的腰,这手却不安分的从她衣服下伸了进去。

    他的手心灼热,烫得姜熹身子一个战栗,“行了,你别闹了,儿子还在外面呢!”

    “我就亲一下!”燕殊张嘴咬住她的耳垂,姜熹身子一软,整个人瘫软在燕殊的怀中。

    燕殊心里一乐,将她抱了个满怀,姜熹伸手拧着毛巾,“你别乱动了。”

    这里太小,这两个人又紧紧挨在一起,再这么下去,准得出事。

    “我没动啊,倒是你,别扭来扭去的!”燕殊说着伸手拧了一下她的腰。

    “燕殊!”姜熹气结。

    这家伙是真的准备把自己气死不成。

    “好了,不闹了!”燕殊从后面抄过手,从姜熹手中接过毛巾,“我和奶奶说过了,结果你估计也猜到了。”

    “你又被怼了?”姜熹挑眉。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我这是对你表示十二万分的同情。”姜熹轻笑,“不过这么长时间了,她的子女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这样的子女着实让人寒心,如此不孝!”

    “是啊,很不孝!”燕殊闷笑。

    “你怎么笑得如此猥琐!”姜熹拧眉。

    “我有么!”

    楚家

    楚濛正处理文件,却忽然狂打喷嚏,他伸手揉了揉鼻子,这是谁在背后念叨自己?

    而此刻书房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楚濛微微挑眉,看着立在门口,一脸阴郁的沈廷煊。

    “怎么了?”

    楚衍和秦小蛮听着动静,出来看热闹,沈廷煊立刻将门关上,隔绝了他们的视线,大步朝着楚濛走过去,双手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咖啡都洒出来一些,楚濛捏紧手中的钢笔,饶有趣味的抬眸看着沈廷煊。

    “谁惹着你了!”

    “楚濛,你特么的到底背着我做了些什么!”

    “那就很多了,我一般做事都是背着你的,你指的是什么?”

    “你少给我装糊涂,关家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沈廷煊双手撑在桌子上,怒目而视。

    楚濛扔下笔,一脸促狭的看着沈廷煊,“谁告诉你这件事情和我有关的!你这是来找我兴师问罪了?”

    沈廷煊眉头紧蹙,只是看着他。

    楚濛却忽然站了起来,视线和他齐平,忽然迫近,吓得沈廷煊身子往后靠了靠。

    这个变态,干嘛忽然离得这么近。

    “是不是有人说,是我对关家出手了?”楚濛轻笑,“沈廷煊,你是伤了腰不错,不是伤了脑子,兴师问罪之前,能不能稍微动动脑子。”

    “你丫几个意思!”

    “还不明显么,说你没脑子呗!”

    “楚濛,我要和你单挑?”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就算赢了,也走不了!”楚濛挑眉。

    “你丫威胁我!”

    “这是好心提醒,还有啊,你的腰还是别乱动的好,免得到时候出事,弄得半瘫什么的,还要赖在我头上!我可不想养你一辈子!”

    “楚濛!”沈廷煊咬牙。

    而此刻趴在门口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楚楚叔叔!”秦小蛮掐着声音,“他们在干嘛?”

    “看不出来么,这明显就是要干架的节奏啊!”

    “我怎么没看出来,感觉像是在打情骂俏!”

    “你听错了!”

    楚楚耳朵往门上贴了贴,怎么又没动静了。

    而此刻门忽然被拉开,楚衍差点整个身子都栽了进去。

    楚濛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家弟弟。

    “楚楚,要不要进来看?”

    “不用了,呵呵……我就是路过,哈哈,路过而已,你们继续!”楚衍说着抱起秦小蛮逃也般的往自己房间狂奔!

    自己家哥哥笑得好鬼畜!

    ------题外话------

    楚濛:你说什么,我笑得鬼畜?

    楚楚:咳咳,谁说的,站出来!

    楚濛:楚楚,我觉得你最近真的是太闲了!

    楚楚:哥,我是伤员,我的腿脚不便!

    楚濛:我看你抱着秦小蛮的模样跑得挺快的嘛,你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吧,还装呢!

    楚楚:我是真的疼!

    楚濛:装病?你说这事儿若是被轩陌知道,他会怎么办!

    楚楚:你是我亲哥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