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1 燕殊被气得没脾气(二更)

正文 101 燕殊被气得没脾气(二更)

    医院

    燕老爷子和董家老爷子站在一边,盯着医生帮燕小西处理伤口。

    “唔——”燕小西倒是没哭,可是那白花花的小腿上,都是血红,看得燕老爷子心里疼啊,这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

    “小朋友好乖!”医生摸了摸燕小西的脑袋。

    拿着棉签,小心翼翼的给他擦拭脸上的血污。

    他的小脸又半边都是血污,看起来着实有些骇人。

    这送过来的时候,腿上都是血,脸上也都是,躺在急救担架上,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燕老爷子在京都是风云人物,以前就是电视上的常客,认识他的人不少,这一看燕家的小少爷出事了,弄得所有人都很紧张。

    燕老爷子脸上的疤痕本就唬人,又一脸严肃,站在一边,就是一樽煞神。

    最主要的是燕小西躺在担架上,那模样活像是已经昏厥了,医生下意识的就要检查她的眼睛口鼻。

    没想到他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吓了所有人一跳。

    “阿姨,我疼,你轻点儿!”

    医生这才松了口气,这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只是他满脸满身的血,吓人得很。

    医生小心翼翼的帮他清理了脸上的血污,这才发现,除了额角有些擦伤,嘴唇破了一道小口子,倒是没什么外伤,那哪里来的大片血污。

    “老爷子,您知道,这脸上的血是怎么回事么?”医生抬头看向面前的两位老者。

    “鼻血!”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

    回到事发时候

    董老爷子约了燕老爷子还是商量董风辞的事情,京都最近不是很太平,他心底总是不太踏实。

    燕小西一直蹲在两个人身边,自娱自乐,倒是没怎么注意,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只是当他们听见一声惨叫声,确实惨叫声时,这才起身循着声音跑过去。

    燕小西当时已经被周围巡逻的保安给救下了,他站在那边,半截身子湿哒哒的,因为穿着短裤,所以腿上那血淋淋的伤口十分骇人,吓得燕老爷子脸色煞白,下意识的就要奔过去,奈何腿不听使唤,险些从轮椅上栽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燕老爷子眸子森然冷冽,盯着他身后的两个巡逻保安。

    “我们听到叫声过来一看,小少爷落了水,这边岸浅,没受伤,只是腿上被铁丝网给划破了。”保安也很无奈,这孩子从到这边开始,没有一刻是消停,经理一直嘱咐他们,务必看好他,可是这孩子实在太调皮,稍不留神,人就没影了。

    “怎么弄成这样,快给我看看!”董老爷子快步走过去。

    “快点打电话叫120啊!”燕老爷子心疼到不行。

    燕小西忽然张开嘴巴,对着自己脏兮兮的小手吐了一口血水出来,这可吓到了对面的两位老人。

    “你到底摔哪儿了啊!”董老爷子也顾不得别的了,伸手就去给他检查各种身体,除却腿上的伤口,倒是没别的啊。

    “你张嘴给我瞧瞧,是不是磕到嘴巴了!”

    “牙——”燕小西指了指手。

    董老爷子这才发现,他手心的血水中有一颗牙。

    顿时一阵恶寒。

    而此燕小西忽然觉得鼻子里面一阵热流,两道鼻血就流了出来。

    燕小西使劲吸了吸,愣是吸不进去,就伸手擦了擦,结果弄得满手是血。

    “行了,你别动,头微微往上抬一些,别乱动了!”董老爷子现在心里真的说不上什么滋味。

    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大哭才对么!

    还有空擦鼻血。

    “有没有事啊!”燕老爷子此刻恨极了这双不利索的腿。

    “没什么,腿破了,你家这小子是不会哭的啊,疼不疼啊!”

    “牙——”燕小西手心一直紧紧攥着。

    “别管你的牙啦!”董老爷子那叫一个心累啊,这孩子心里都在想什么啊,腿上伤口不算大,却流了不少血,看着起来着实有些吓人。

    “牙——”

    “你这小子,让你别乱跑!”燕老爷子虽是责备,更多的却是心疼。

    医院这边,医生帮他清理鼻腔中残留的一些血痂,“鼻子没什么事,可能是跌倒的时候,撞到了。”

    “小朋友,乖,把嘴巴张开给我看看!”

    “啊——”燕小西乖乖张开嘴巴。

    这门牙,本来就磕断了半颗,这会儿又磕掉了一颗,两边的小米牙漂亮整齐,中间缺了两颗,透着莫名的喜感。

    “这个……”燕小西忽然张开手,里面躺着一颗牙。

    “呃……”医生一愣。

    “你能不能装上去啊!”

    “可能装不了……”医生这话刚刚说完,燕小西立刻不乐意了,撅着嘴巴,“我不要——你不是医生吗,为什么不能装上去,人家断了的手指都能装上去,为什么我的不能!”

    燕殊一到急诊处这边就听见自己儿子那底气十足的声音。

    心里一直绷着弦顿时一松。

    瞧他这声音,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

    “爷爷,董爷爷!”燕殊快步走过去。

    这才瞧见自家儿子的惨样,头发上还粘着泥巴,头也破了,嘴巴也破了,半边身子都在泥水里泡过,脏到不行,腿上还粘着血痂,看起来很是骇人。

    “粑粑——”燕小西鼓着嘴,“这个医生不行。”

    “他没事吧!”燕殊根本不想搭理这个小混蛋,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没什么,就是有些小伤,处理一下就好。”医生弯腰给他处理腿上的伤口,边上的污血清理干净,那有些狰狞的伤口就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

    足有五厘米,本就是个孩子,小胳膊小腿的,看起来很是骇人。

    “需要缝几针,刚刚听说是铁丝网划破的,待会儿伤口处理好了,还要打破伤风。”

    “嗯!”燕殊一脸焦躁,蹲在床边,伸手抬起燕小西的小腿。

    “粑粑,其实我的腿没什么事!”

    “都这样了,怎么叫没事。”燕老爷子怒斥,这小子,还能不能长点心。

    “本来就没什么事啊!”燕小西努努嘴,“不过我的怎么办,说话漏风!”

    “你还敢说,谁让你调皮了!”燕殊一脸严肃。

    倒是把燕小西给吓了一跳。

    燕殊平素若是不说话,倒是也端着一副禁欲高冷的模样,可是他的眼神却从不会如此,而此刻盯着自己,眸子冷冽,显然是生气了。

    “我不是和你说,不许往湖边乱跑么,跟着在太爷爷身边么,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燕殊忽然疾声厉色的模样,吓得燕小西往后缩了缩脖子,腿一动,忽然扯到伤口,他立刻倒吸一口冷气。

    “好了燕殊,这事儿待会儿再说,你看你把他吓的。”董老爷子出来劝和。

    燕老爷子在一边看得眼眶泛红,他是很疼燕小西,却也不能由着他胡闹,这会儿一出事,真的是吓得心脏都要骤停了,偏生这小子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着实有些气人,让燕殊教训他一下也好。

    “就是啊,粑粑,你好吓人!”燕小西缩了缩脖子。

    “你还敢说,我告诉你,燕西,你以后若是再这般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看我不教训你!”

    燕小西努努嘴。

    他一向很有眼力劲。

    燕殊是真的生气了,他可不敢往枪口上撞,只能乖乖闭嘴。

    “嘶——”燕小西倒吸一口凉气,“疼啊——”

    “马上就好!这是麻药,很快就不疼了。”医生还在耐心等着麻药发挥药力。

    而燕殊和燕小西父子两个人面面相觑,一个委委屈屈,一个疾言厉色,燕小西本就生得可爱,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倒是惹得周围几个姐姐阿姨看得心疼不已。

    “这位爸爸,哪有小孩子不调皮的啊,你也别太生气了。”

    “是啊,他自己也受到了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他以后肯定不敢调皮了,你就别生气了,你看把孩子吓的,都要哭了。”

    燕殊冷哼,“这小子若是真哭,那还好呢,长点教训!”燕殊冷哼。

    “哼——”燕小西冷哼,“你不爱我了!”

    “你说什么!”燕殊手一直抬着他的小腿,此刻颇为诧异的盯着他看。

    “你看到受伤了,不来安慰我,还一个劲儿的凶我。”

    “燕小西,你别无理取闹!”燕殊目光灼然,认真严肃的模样,倒是着实有些吓人。

    尤其是周身那娟狂邪肆的气场,周围劝和的几个人,也不敢随意插话,只是安静的看着。

    “我哪里无理取闹了,你都不心疼我!”

    “我离开的时候,是不是千叮万嘱,让你别乱跑,不要往湖边跑,是不是这样!”

    “是!”

    “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怎么就掉水里了,你不是说你会听话么!”

    燕小西不作声。

    “你平素调皮捣蛋就算了,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有多么危险,这伤口若是再大一点,或者是滑到了别的地方,比如说你的脸,你还真不怕毁容啊!”

    “脸……”

    “你平时惹事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这样很危险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出点事情,你妈妈得心疼死!”

    “你那你呢!”燕小西努努嘴。

    “我也心疼!”燕殊看着他逐渐有些湿润的眼眶,那双眼睛简直是姜熹的翻版,乌黑清亮,灵动有神,此刻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燕殊心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原本还冷硬的心,顿时就软了半分,颇为无奈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以后我和你说了危险的事情,别去做,知道没!”

    “哇——”燕小西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这可把燕老爷子给吓坏了。

    “燕小二,你看你把孩子都吓哭了,你就不能说得轻一些么!”燕老爷子还是第一次见着燕小西哭成这样。

    这小子素来脸皮厚,任是别人怎么训斥,都不会挤一滴眼泪,此刻居然哭得如此凄惨。

    “爷爷,这小子不能惯,平时给他擦屁股就算了,你看这事儿,若是真的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

    “哪里好好教育,你看你把他都训哭了!”

    燕殊可从没觉得自己儿子有这么的脸皮薄,可是他又确实哭了,燕殊一阵头疼,伸手揉了揉额角,“小西,行了,别哭了!”

    “我以后肯定会注意的,呜呜——”燕小西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好不可怜。

    “你知道就好,以后记得听话!”

    “不然真的会毁容么!”

    燕殊抚摸他头发的手一愣。

    “我好怕划到我的脸,我一想到就觉得好可怕,哇——粑粑,我不能被毁容的!”

    “扑哧……哈哈……”周围传来爆笑声。

    燕老爷子原本还想劝慰他两句,这话到了嘴边,憋得他很难受。

    燕殊更是一脸猪肝色,“我说燕小西,你这张脸,其实也没有很精贵!”

    “反正不能毁容,不然以后没法去媳妇儿了!”

    “谁告诉你的!”

    “楚楚舅舅,他说太丑就没人要了!”

    燕殊嘴角狠狠一抽,“敢情你哭就是因为我说有可能会划破你的脸?”

    “想想就很可怕!”燕小西睁着硕大的眼睛,一脸的认真笃定。

    “好了小朋友,我这样碰一下,你疼不疼!”医生伸手轻轻触碰伤口边缘。

    “不疼!”

    “二少,麻烦您帮忙按一下,别让他乱动,我要缝伤口了。”

    “嗯!”

    燕殊此刻对他是没有一点脾气了。

    原本都要气死了,现在是哭笑不得。

    缝合伤口很快,平叔已经从家中给他取了干净的衣服换上,燕小西躺在病床上,这安心的玩着游戏机。

    轩陌推门进来,看见他缠裹着纱布的小腿,颇为无奈,“怎么回事啊?”

    “去河边玩,被铁丝网勾破了腿。”燕殊现在是真的一点脾气都没了。“我给熹熹打个电话!”

    “挑着说!”燕老爷子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燕殊拿着手机就往外面走。

    咨询室

    孙萍被姜熹吓了一跳,“熹熹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姜熹这心头没来由的一跳,让她半天没回过神,这心脏就像是被人忽然揪起来一般,悬在那里,不上不下的,难受得紧。

    燕殊买了一杯咖啡,站在窗边,却有些诧异,怎么不接电话?难不成在忙?

    姜熹似乎忘了电话的事情,想弯腰帮孙萍一起收拾陶瓷碎片。

    “您不是最近太累了?您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就好。”

    “没什么。”姜熹挥了挥手,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此刻手机又大幅度的震动起来。

    “喂——”

    “怎么才接电话。”燕殊口气透着一丝无奈和消极。

    “刚刚在忙,听你口气不太对,发生什么了?”

    “小西出了点状况,你到医院来一下吧!”

    “你说什么!”姜熹脚下意识的往前一抬,若不是孙萍及时挡住她的脚,估计就得踏到碎片上了。

    “就是摔了一下,你别急,没什么事,你打车过来,别自己开车。”姜熹一急起来,也许自己开车会很危险。

    “嗯!”

    姜熹说着就往外面跑。

    孙萍怔愣了好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急。

    轩陌今天轮休,打算在家陪楚衍一天,没想到却忽然接到电话,说是小西被送去了医院,这就忙不迭的往医院跑。

    结果推门进去,这燕小西居然在玩游戏,他是听着医院的人说,满身是血,着实把他吓得半死。

    索性没有大碍。

    “你这小子,是不是又调皮了!”轩陌坐到他的床边。

    “才没有,我就是想去那边挖几个蚯蚓而已!”

    “挖蚯蚓?”轩陌诧异,这小子什么时候迷上捉蚯蚓了。

    倒是燕老爷子瞪了一侧的董家老爷子一眼。

    “你不是想下河玩?”

    “才不是,我根本是站在岸上的,那边比较湿,我就在挖泥巴,可是那边实在太滑了,我就不小心滑下去了!”

    “这种天气,能有多滑。”现在是七八月份,太阳很毒辣。

    “我哪儿知道,边上的护栏还坏了,我就滑下去了,就被下面的铁丝网给勾住了,我又不傻,那边有护栏,还有铁丝网,我怎么下河啊!”

    “燕爷爷,你们去的那边啊?”

    “西柳湖那边!”

    轩陌微微拧眉。

    “怎么了么?”燕老爷子盯着轩陌忽而沉下去的脸。

    “就是觉得那边应该好好排查一下安全隐患了!”

    燕老爷子点了点头。

    燕小西正玩着游戏,门忽然就被大力撞开了,吓了屋子里所有人一跳。

    姜熹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一脸郁色,身上还穿着白大褂,显然急匆匆过来,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麻麻……”燕小西心里一紧,心里暗叫完蛋了。

    燕殊走过去,“熹熹,他没什么事,你别太紧张。”

    姜熹也不说话,就是直勾勾的盯着燕小西,她一路过来,又和燕殊通了电话,已经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了,落水?

    姜熹对这个事情有阴影,所以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麻麻——”燕小西又喊了一声。

    姜熹直接走过去,“燕西,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许你去河边、湖边玩!”

    “嗯!”

    “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燕小西垂着脑袋。“你别生气嘛,我下次肯定不会了。”

    “好了熹熹,也怪我没看住他,你别太责备小西。”燕老爷子总归是心疼燕小西的。

    “爷爷,这事儿根本不怪您,这小子就是从小就无法无天的,和他说什么都不上心!”姜熹从进来开始,脸色就一直很阴鸷,这可吓坏了燕小西!

    “麻麻——我错了!”

    “你现在别和我说话,等你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再说!”姜熹冷哼。

    燕小西抿了抿嘴唇,向燕殊投去求救的目光,燕殊耸肩。

    姜熹生气了,让他怎么办?

    这会儿往枪口上撞,那不是找死么!

    轩陌伸手抵了抵燕殊的胳膊,示意他出去说话。

    “怎么了,神秘兮兮的!”燕殊靠在床边。

    “西柳湖那边,我很熟。”

    “嗯。”

    “前些日子楚衍生病,我经常去那边买鱼!”

    西柳湖是著名的垂钓点,许多人就是去钓鱼,钓上来的鱼,不一定会带走,很多都是那边留下贩卖了,这边的鱼很少吃饲料,而且比较天然,许多人会专门去买,价格自然也比寻常的贵上一些。

    燕殊点头。

    “那边消费很高,去的人非富即贵,所以防护措施一直做得很好,除却垂钓点外,湖畔都都设有铁丝网,铁丝网外面还有铁质围栏。”

    “我有注意到。”

    “那边都是定期检查,小西说他落水的地方很湿滑,而且栏杆是断掉的,这不合常理。”

    “你的意思是?”

    “我就怕是有人故意为之!”轩陌沉默片刻才说出自己的猜想。

    “怎么会!”燕殊心下已经开始思量。

    “我刚刚打了电话问了,他们说今天董老爷子过来,那边就没有对外营业,只招待他们,老人小孩,都是一些行动不便之人,若是在这边不小心滑入湖中,这不是在正常不过了么!”

    燕殊拧眉。

    “我回头让人去查!”

    “反正京都最近不太平,你自己多留点心眼。”

    “怎么就不太平了!”燕殊轻笑。

    “关戮禾被人举报了,据说此刻已经被请去喝茶了,这失去了地头蛇的压制,你说京都能太平么!”

    ------题外话------

    啧啧,燕小西啊燕小西,你这张脸是有多精贵啊!

    燕小西:反正不能被毁了!你是后妈,你欺负我!

    我:我哪有,是你自己贪玩。

    燕小西:你把我的牙还来!

    我:……

    燕小西:你是不是准备把我的牙齿磕光!

    我:会长出来的,耐心!

    燕小西: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