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0 霸气宣誓主权,我的男人

正文 100 霸气宣誓主权,我的男人

    楚家

    楚衍被秦小蛮噎得半天没有说出话,越想越觉得憋屈,“秦小蛮,你这丫头,给我过来!”

    “就不!我要和轩叔叔在一起!”秦小蛮死死抱住轩陌的大腿,朝着楚衍吐舌头。

    轩陌随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宠溺,反而是看向楚衍的时候,显得颇为无奈。“好了,你俩都别闹了。”

    楚衍觉得十分无辜,“我什么时候闹了,都是这丫头在气我好么,你丫看不见么!”

    “我什么时候气你了,明明就是真的啊,你又不能嫁给我轩叔叔,轩叔叔是我的!哪里干嘛整天都要和我的轩叔叔在一起!”

    我的轩叔叔?楚衍哂笑。

    楚衍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轩陌,“这丫头是赖着你还是怎么滴,你到底做了什么,把这丫头迷得五迷三道的!”

    轩陌耸肩,“我哪儿知道。”

    “反正轩叔叔就是我的,不许楚叔叔总是霸占他!”

    “你过来,我们好好聊聊!”楚衍伸手示意她过去,秦小蛮看了一眼轩陌,眼神有些怯意,却还是走过去了,楚衍坐在凳子上,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秦小蛮同学,我哪里霸占他了。”

    “因为你总是找他!”

    “我们是朋友兄弟,找他不是很正常么?你和小羽不也是天天都要碰面,都要在一起么?这个也可以理解为霸占?”

    秦小蛮摇了摇头,“可是你是大人啊,你为什么不能独立一点,总是要麻烦轩叔叔!”

    说完还一脸嫌弃的盯着他猛看。

    楚衍愕然,这小丫头刚刚说什么,独立一点?

    轩陌低头收拾餐桌,听了这话,倒是一乐。

    “你这说的,好像我还是个孩子一样!”

    “不然你干嘛总是黏糊着轩叔叔,每次有他的地方总有你!”秦小蛮冷哼。

    “我……”楚衍居然无言以对,隔了半天,才瞪了一眼一直在一边幸灾乐祸的轩陌,“你丫看什么看,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说什么啊?”轩陌双手一摊。

    “反正以后不许你缠着轩叔叔,他是我的!”秦小蛮双手掐腰,一副宣誓主权的模样,楚衍伸手揉了揉额角,几欲说话,就被轩陌给打断了。

    “楚楚,你年纪不小了,你和一个四岁孩子在这里争辩,你觉得有意义么?”

    楚衍怔愣了一下,“你也说我幼稚!”

    “我可没说,就是好心给你提醒一下,你也不小了,偶尔也做点成熟的事情好么!”

    “就是就是,一把年纪了!”

    楚衍仰面望天,他好像年纪还真的不小了。

    华西

    战北捷本就拒绝了那个女人,他只是没想到莫云旗会忽然要和她一起吃饭,这气氛就变得十分尴尬诡异了。

    直到那个女人自我介绍,战北捷才想起,这个女人确实是之前他的一个相亲对象,当时还拉了燕殊夫妇做挡箭牌来着。

    “您好,我叫邵敏。”女人嘴角挂着恬淡的笑意,打量着对面的两个人。

    之前相亲,战北捷可从未说过他的家境殷实,这忽然发现以前忽视的一个铜矿,居然是个采不完的金矿,尤其是看到他腕上那价值接近七位数的手表,她更加坚信,战北捷家里条件很不错。

    又打量了一眼坐在他身侧,瘦小的莫云旗,忽然有些想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何会走到一起。

    战北捷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干瘪的豆芽菜。

    “您好,我是莫云旗,他的未婚妻!”

    莫云旗话音方落,放在桌下的手就被一把攥住。

    她微微拧眉,伸手要甩开,奈何男人力气太大,根本挣脱不开,只能任由着他拉着。

    “莫小姐您好,我和战长官,之前在部队相亲认识的,只是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碰见,还真是有缘!”邵敏垂头一笑,“我记得战长官是京都人吧,怎么有空到华西来玩?”

    “提亲。”战北捷伸手把玩着莫云旗的小手,不算滑腻,还有茧子,饶是这般,也让他爱不释手。

    邵敏一愣,嘴角笑容有些崩坏,“什么时候结婚啊?”

    “还没定。”

    “真是恭喜了,我没想到战长官居然会这么快结婚。”

    莫云旗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这话怎么听都很别扭。

    人家结婚和你有半分钱关系么?

    她从婚戒店出来的时候,就瞧着这女人的眼睛恨不得要焦灼在战北捷身上,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里很不舒服,况且就算是她不邀请,这女人好像也不会轻易大退堂鼓。

    “谈了几年,觉得是时候了。”战北捷端着水杯喝了口茶。

    “我倒是挺羡慕莫小姐的,莫小姐年纪不大吧。看着挺小的。”

    “怎么了?”莫云旗挑眉。

    “没事。”邵敏干笑,“我一直以为战长官会喜欢成熟的,只是觉得有些出乎意料罢了。”

    战北捷此刻手机又震动起来,轩陌来完电话,又是燕殊的。

    “燕殊的电话,我去接一下!”战北捷说完起身就往一侧的僻静的过道走去。

    剩下的两个女人气氛就变得更加诡异了。

    “莫小姐年纪这么小,怎么会这么年轻就想着结婚啊,我看你最多也就二十五左右,战长官应该比你大了很多吧,倒是挺意外的。”邵敏嘴角勾着一抹浅笑,看起来人畜无害。

    莫云旗伸手摩挲着茶杯,倒是显得异常淡定。

    “爱情和年龄没有什么关系吧。”莫云旗这话说得不咸不淡,可是她的口气却带着一丝攻击性。

    邵敏勾唇一笑,“莫小姐这是生气了?我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毕竟我不可能和一个陌生人置气,很不值得啊。”

    “战长官是个军人,平时工作都挺忙的,你年纪这么小,这平时总是见不到,不会影响感情么?”

    “还好。”他们基本天天见面。

    “其实做军嫂挺不容易的,莫小姐年纪这么小,怎么会想起做军嫂的啊,不会觉得很清苦么?”

    “这是我的事情,似乎轮不到你多过问吧!”莫云旗着实不喜欢虚与委蛇这一套。

    她原本以为,这女人和他们一起吃饭,定然会觉得十分尴尬,也就打消了对战北捷的那点念想,没想到她却旁敲侧击的一直想要问她感情的事情。

    莫云旗直来直去习惯了,根本不习惯这一套。

    邵敏一愣,心里暗忖,这姑娘还是太年轻,自己刚刚问了几句啊,这就要生气了么?

    “不好意思,我就是忍不住多问了两句而已!”

    莫云旗手指轻轻叩打着桌子,饶有趣味的看着邵敏,“邵小姐三十多了吧!虽然保养得不错,不过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年纪不小了。”

    邵敏脸色一白,这女人到了这个年纪,还未结婚,总是有些忌讳被人提起年纪。

    “还没结婚么?”

    “没有合适的。”邵敏干笑。

    “应该是邵小姐要求太高了吧。”

    “也还好吧。”

    “邵小姐,其实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我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战北捷已经是我的男人了,麻烦你以后别用一种仿佛要吃了他一样的眼睛盯着看,真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莫云旗双手托腮,眼角噙着一抹嘲弄的笑意。

    邵敏哂笑,似乎没想到莫云旗居然如此直接,“不过是多年未见,多看了两眼罢了。”

    “大家都是女人,你存了什么心,你我心里清楚,既然你们相亲过,当时估计你也没瞧上他吧。”

    战北捷相亲的时候,有多木,莫云旗比谁都清楚。

    邵敏嘴角的笑容一僵。

    “既然错过了,那就让他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就好,我知道你年纪不小,定然是着急结婚,不过把眼睛在别人未婚夫身上,真的很不礼貌!”

    “你这丫头,年纪不大,倒是牙尖嘴利!”邵敏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捏着水杯的手微微发抖。

    结婚、年龄一直都是她的大忌,莫云旗说得云淡风轻就罢了,还带着一丝嘲弄,她心里自然过不去。

    “我只是觉得人贵自知而已,不过现在有些人偏是看不清自己,或许是不想看清,所以我只能点破一下。邵小姐,我知道您现在的定然是想要尽快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的,男人那么多,别总是盯着别人碗里的,这肉我已经咬下去了,若是有人想要夺去,估计我得和她拼命吧。”

    邵敏轻笑,捏着水杯的手泛着一丝青白,“端是看面相,也不像是如此伶牙俐齿的。”

    “任何一个试图破坏别人感情的人,也不能从面相看得出来吧!”

    这话分明是赤裸裸的揭穿了邵敏的面目,试图做第三者。

    邵敏抬起水杯,就朝着莫云旗泼过去,只是她没想到莫云旗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快,直接起身,箍住了她的手腕。

    “唔——”邵敏扭动着手腕,传来阵阵痛感。“松开!”

    莫云旗轻笑,直接从她手中夺过水杯,重重扣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水溅出来,晕湿了一大片桌子。

    “你不过是仗着自己年轻罢了,现在许多年轻的小姑娘,不学无识,就想着傍个有钱的,你的想法我再清楚不过了,战长官是军人,平素都不在家,你在家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消费他的工资,吃喝玩乐,你们这些小姑娘在想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邵敏冷哼,伸手搓揉着手腕。

    这女人力气怎么会如此大。

    莫云旗轻笑,双手撑在桌上,“这恐怕是你年轻时候的想法吧?”

    “你少胡扯!”

    莫云旗淡漠一笑,伸手将耳廓的短发拨到耳后。

    “战长官怎么会喜欢你这种蛮横无理,粗鲁暴力的女人!”

    “可能他是受虐狂呢,第一次见面,我就把他压在身下了,或许他就喜欢我这一款的呢!”

    “你们……”

    “怎么了?”莫云旗耸了耸肩,“你脸红什么啊。”

    “不知羞耻!”邵敏冷哼。

    “你思想是有多龌龊啊,脑补了一些什么东西啊。”莫云旗轻笑。

    “现在的女孩子果然奔放,哼——”

    莫云清冷清的脸,染上一丝笑意,“邵小姐,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不过还烦请邵小姐离他远一些,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我也不是,我很讨厌别人觊觎我的任何东西。”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邵敏轻笑,“难不成你觉得我是被人威胁长大的么!”

    “那自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华西莫家,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莫云旗第一次觉得自己家这名头搬出来如此好用,邵敏在听了这话之后,怔愣的看了莫云旗几秒,拿起包就往外面走,脸色白得有些吓人。

    战北捷一出来,就瞧着座位上只有莫云旗一个人,服务员正在收拾座位。

    “她人呢?”

    “临时有事,走了。”

    “嗯?”战北捷显然并不相信,那女人眼睛都恨不得要黏在自己身上了,一心要和自己扯上点关系,怎么会中途离开。

    “刚刚走了两分钟,你若是舍不得,就去追好了!”莫云旗说得阴阳怪气。

    战北捷就是再迟钝,也听出了她口气中的不悦,笑着伸手搂住他的肩膀。

    “啪——”

    “离我远点!”莫云旗冷哼。

    “你吃醋了么!”战北捷单手撑着下巴,饶有趣味的盯着莫云旗。

    “怎么可能!”

    “从她一出现,你就板着个脸,不是吃醋是什么啊。”

    “我只是没想到,我们战长官的魅力这么大,三四年前的相亲对象,隔了这么多年,还对你念念不忘,看你那眼神哦,被提多神情了。”

    “还不是生气了?”战北捷轻笑。

    “不是!”

    “我和她半分关系都没有,我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当时卫首长安排相亲,你也清楚,我都是拉着燕殊一起打发他们的,我哪儿知道她会忽然粘上来。”

    “因为她忽然发现,以前瞧不上的一个穷当兵的,家境优渥。”

    “这也不怪我吧!而且我也只喜欢你而已!”战北捷说着直接捉住她的手腕,没等莫云旗挣开,他就直接把她按在了座椅上,在她嘴角啄了一口。

    “喂——这么多人,你干嘛啊!松开我!”莫云旗顿时涨红了脸。

    “还生气呢!”

    “没有!”

    “你这嘴巴撅得都能挂两个秤砣的,还嘴硬。”战北捷淡笑,“小不点,说实话,你是不是挺爱我的,所以看到女人往我身上贴,就觉得很不舒服啊。”

    “我是想和你说,你好歹是我未婚夫,以后别和别的女人走得那么近,华西都是我的熟人,被人看见我被人‘绿’了,我这脸往哪里搁啊!”

    战北捷看着她嘴硬,却又偏要一本正经的模样,笑得合不拢嘴,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嗯,以后就算是有女人靠过来,我都不理她们,这总可以了吧!”

    “不过那女人倒是有一点可取之处!”

    “嗯?”

    “眼光不错!”莫云旗说完傲娇的低头喝水,不去搭理战北捷。

    战北捷怔愣好半天,才明白莫云旗的意思,攥着她的手微微收紧。

    京都西柳湖

    燕老爷子到达的时候,董老爷子已经准备就绪了。

    燕小西戴着一个渔夫帽,正蹲在地上,拿着小棍儿拨弄着一个铁盒里的东西,燕殊视力一向很好,一打眼就瞧着,那贴合上印着一些弯弯曲曲的东西,那分明就是装鱼饵的盒子。

    “粑粑!”燕小西一瞧见燕殊扔了小棍就朝着燕殊跑过去。

    燕殊弯腰放下垂钓的工具,微微弯腰,就抱了个满怀。

    “你这一身什么味儿啊!”

    “我和太爷爷早上去挖蚯蚓了!”

    “呃——”燕殊愕然,他着实想象不到,一向严肃正经地董爷爷会蹲在地上挖蚯蚓。

    “太爷爷!”燕小西乐呵呵的看着燕老爷子。

    燕老爷子见他提到董家那家伙一脸兴奋得模样,心里倒是有些不平衡了,“不就是几条蚯蚓了,至于如此兴奋么!”

    “你这老家伙,这是在和一个孩子吃醋么,倒是越过越回去了。”董老爷子将鱼竿放在架子上,起身拍了拍手。

    “我的曾孙子,有什么好吃醋的,你才应该多督促一下风辞,给你添个曾孙子。”

    “这事儿那是我能急得来啊,你以为现在的孩子,和我们那时候一样啊,长辈说什么都听,他们现在想法太多,还总嫌弃我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董老爷子走到燕老爷子身后,顺手推着轮椅朝着湖边走去。

    西柳湖边有搭建好的荫凉处,这种天气,倒也不至于太热。

    “粑粑,你看这个,都是我抓的,是不是很厉害!”燕小西献宝一样的,扯着燕殊到了铁盒边。

    那巴掌大的铁盒里面,除却黝黑的泥土,还有东西在不停蠕动。

    燕殊心里一阵恶寒。

    这还没有反应过来,燕小西居然徒手抓了一条,那蚯蚓足有十厘米,在他手下不停的蠕动着,看得燕殊一阵反胃。

    “粑粑,太爷爷说,蚯蚓可以吃,还特别补。”

    “呵呵,是么……”燕殊可没有这种癖好。

    “比牛肉营养价值还高。”燕小西说着就拿着朝燕殊脸上凑。

    燕殊顿时觉得凉风阵阵。

    “行了,你放下吧。”

    “太爷爷,我们回头多抓一点吧,回去弄给你吃!”

    燕老爷子惊愕得睁大眼睛,这小子在说什么。

    “董家太爷爷说,吃这个,对你的身体好。”

    董老爷子慢条斯理的调整鱼竿,“确实如此,蚯蚓在重要你又叫做地龙,清热利尿,主治惊风抽搐、喘息痰热、中风、半身不遂之类的。”

    燕老爷子脸更黑了,“你这老不死的家伙,你几个意思啊,什么叫做主治半身不遂,啊——”

    “你瞧你,这么大热天,吵吵什么啊,热不热啊,你还真该多吃一点,清热去火!”

    “滚一边去!”

    “燕殊,你先回去吧,我和你董爷爷还有话说!”

    “那行,小西,你别捣乱听着没,还有,这里都是湖边,你别乱跑,别在湖边逗留玩耍,也不许乱跑,要照顾两位太爷爷。”

    “我知道啦,我那么乖,哪里需要你操心啊。”燕小西咯咯直笑,“粑粑,你真的不吃么!”

    “回头让平叔弄给你吃!”

    “那味道一定不错!”

    燕殊恶寒,这小子还真是百无禁忌,燕殊倒是挺触这些光滑有爱蠕动的生物。

    “不许爬树,不许去湖边,做任何事情都要和太爷爷说一声,听着没!”

    “知道啦!”燕小西低头继续拨弄着他的蚯蚓,一副很嫌弃燕殊的模样。

    燕殊又嘱咐了两句,这才离开。

    只是这前脚刚刚到了战家,给战北捷去了个电话,电话就响了。

    燕殊拧眉,怎么是爷爷的手机,他有个老人机,八百年都不用了,怎么会忽然给自己来电话,难不成是燕小西捣乱了?

    “喂——”

    “燕殊,你快到医院来!小西出事了!”

    “什么!”燕殊惊得手一僵,手机差点滑落。

    燕殊脑子那个瞬间是一片空白的,爷爷语气急切,若不是出了大事,他根本不会如此,小西——

    姜熹刚刚送走了一个患者,孙萍给她倒了杯水,“熹熹姐,上午预约的患者都来了,歇会儿吧,喝茶!”

    姜熹从她手中接过水杯,手机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她手一松,水杯掉落,碎了一地。

    心头莫名一悸。

    ------题外话------

    其实小旗子就是太别扭,太傲娇了,这明明很喜欢嘛,却偏要不承认,居然还说一句,眼光不错!啧啧……真是腻歪啊!

    老战:确实眼光不错。

    我:你就臭嘚瑟吧。

    老战:你说我这样的人,谁不爱呢!

    我:所以三十多年了,还是孤家寡人,行情确实不错!

    老战:(’?’)シ┳━┳

    *

    每日一求:25号啦,月末啦,求月票啊,求月票啊……

    燕小二:你每天能做点正经事么!

    我:我每天都很正经的在求月票啊,看我正经脸!

    燕小二:我儿子是怎么回事,你找死是不是!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