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8 燕殊恶趣味,调教你

正文 098 燕殊恶趣味,调教你

    姜熹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腕表,“小西今晚睡在董家了么?”

    “刚刚风辞来了电话,那小子吃饱喝足,跑到董老爷子房间喝茶下棋去了,也没出来,她说会照顾好他。”

    “那估计得把她折腾得不轻,那小子可磨人了。”姜熹扑哧一笑,随手将头发捆绑起来,就准备去洗漱。

    燕殊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姜熹感觉到了后面有动静,刚刚回头,整个身子就被燕殊紧紧搂在了怀中,差点撞到他的胸口,燕殊仅穿了一件宽松的背心,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肌肉,“干嘛啊,吓我一跳。”

    “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两个人挨得很近很暧昧,他的身上有清新好闻的沐浴露味道,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烫——

    燕殊双手按在她的肩上,她的衣服本就宽松,被他这么一扯,露出了大片白皙柔嫩的肌肤,燕殊微微垂头,就能够将她胸前的春光尽收眼底,眼神变得越发幽暗。

    如猎豹般的眸子忽然一沉,幽幽的看着姜熹的胸部,这让姜熹觉得很不自在。

    她想要用手遮挡整理衣服的时候,燕殊怎么可能如她所愿。

    他忽然微微往后退了两步,长臂一伸,直接搂住姜熹的腰,猛地用力将她往上一抱,姜熹下意识的伸手攥住燕殊的肩膀,双腿下意识的盘在他的腰间,燕殊嘴角扬起自得的笑。

    “我先去洗澡,你先放我下来。”姜熹两家熏红,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十分诱人。

    “待会儿一起去。”燕殊紧紧抱着她,额头相抵,呼吸拂过她的脸颊,微微侧头,直接含住她圆润的耳垂,轻轻的吮吸。

    他对她的身体太熟悉了,姜熹手指收紧,面红心跳,身子微微战栗。

    “燕殊——”姜熹声音软糯,燕殊此刻正埋头在她胸口乱啃,应了一声。

    “我们去床上!”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燕殊说着往左边移动了两步,直接将她压在一侧的梳妆台上,后面就是一面硕大的镜子,姜熹后背微微贴着镜子,那冰凉的触感,让她身子一个激灵,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你别闹了!”姜熹伸手捶打燕殊的胸口。

    燕殊搂紧她的腰,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在她红唇上轻啄,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捏住她的下巴,“熹熹,你自己看看!”

    “嗯?”

    姜熹扭过头,镜子中的女人,头发微微有些凌乱,面色潮红,嘴唇微微有些红肿,眼睛漾着一层水光,燕殊靠近,附在她的耳边,“你说你这样,是不是诱惑我犯罪。”

    两个人身子紧贴,燕殊又恶趣味的咬住她的耳垂,姜熹心里恼怒,心里暗自恼怒,不过身体却很诚实的迎合着燕殊。

    姜熹细长的睫毛忽闪,整个的脸都要贴在镜子上了,燕殊忽然撤身离开,覆盖上身上的热度离开,姜熹顿时觉得不自在,下一秒钟,整个身子就被翻转压在梳妆台上。

    姜熹心里一惊,下一秒钟,燕殊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腰上……

    冰凉一片!

    一室旖旎。

    一场酣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燕殊刚刚想要将姜熹抱进浴室,姜熹气恼,伸手把他推开,后面就是沙发,燕殊趔趄了一下,半坐在沙发上,饶有趣味的看着姜熹伸手扶住腰,恶狠狠的盯着燕殊!

    “怎么了?”燕殊笑得那叫一个邪肆,简直欠揍。

    “你还敢说,你自己做的好事!”姜熹伸手揉了揉屁股,“你打我干嘛!”

    “我……”燕殊看着姜熹那质问的目光,颇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你丫不会是虐待狂吧。”

    “怎么可能,我俩结婚这么长时间,你还质疑我。”

    “那你……”姜熹虽然看不见,不过臀部灼热一片,这家伙真是疯了。

    “不是说这样可以增加情趣么!”燕殊看着姜熹扶着腰一脸绝望,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你个混蛋,你还敢笑!”姜熹将衣服直接扔过去,燕殊抬手接住,“这话是谁和你说的!”

    “网上都这么说!”

    “以后不许了!疼死我了。”

    “你刚刚不是说很……”燕殊笑得荡漾。

    “你给我闭嘴,不许说!”姜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脖子根都羞红了。

    “行,我不说还不行么!”燕殊起身走到姜熹面前,帮她拢了拢头发,“洗澡?要我帮你么!”

    “我自己可以!”姜熹冷哼一声。

    这两个人折腾了半个小时,才上了床,姜熹靠在燕殊身上看手机新闻,燕殊则认命的帮她擦着头发,“这位伊小姐的新闻闹得很大啊,简直就是要屠版的节奏。”姜熹手指缓缓往下滑动。

    “戏精,那么想演,就让她表演给全国观众看呗。”燕殊手指穿过姜熹的头发。

    “小笙和秦浥尘做得也挺绝的啊,不过这个向南又是谁啊,你认识?”

    “不知道。”燕殊将毛巾放在一边,姜熹顺势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不过也是他活该,自己引火烧身。”

    姜熹点了点头,“不过我看上面有人说,这伊小姐和向先生有婚约?”

    “公关手段呗。”燕殊从姜熹手中接过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图片。“能够去那家酒店的,估计家里也是有些小钱的,伊人算是废了,她若是坚持要状告那个男人强奸的话,对谁都不利,与其这样,不如就假装有婚约,正当合法,一起渡过难关,等风头过去了,他们以后结不结婚,谁关注啊。”

    姜熹咋舌,长腿一伸,直接跨坐在燕殊身上,“听你这口气,很有经验啊。”

    “胡扯!”燕殊冷哼。

    “有个问题,我好像一直没有问过你。”姜熹趴在燕殊胸口,伸手把玩着他下巴上新冒出的青色胡渣。

    “什么?”

    “在我之前,你就没有谈过恋爱?嗯?”

    燕殊一乐,伸手忽然捂住了姜熹的臀部,惹得姜熹一惊。

    “流氓,你又要干嘛!”

    “刚刚不是疼么,我给你揉揉!”

    “轻点儿!”

    “嗯。”

    “你别岔开话题,问你事呢,我好像好从未问过这个问题呢!”

    “你怎么忽然想到了这个!”

    “因为新闻上说小笙和这位伊小姐有感情纠葛,说是抢过她的男朋友?”

    “简直胡扯!”燕殊冷哼,“是那个男人恬不知耻的贴上来好么!”

    “怎么贴法?”

    “凤凰男呗,想要借着女人上位,那时候的小女生懂什么啊,以为长得帅,就可以和他过一辈子,这男人倒是女生中很吃得开。伊家当年还不错,财大气粗的,很有势力,就和伊人谈了。”

    “然后呢!”

    “然后遇见了小笙之后,估计是觉得燕家比伊家更好吧,就准备骑驴找马,小笙自然懒得理他,只是这男人死缠烂打,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小笙抢了她男朋友,那女人就和魔怔了一样,为了一个男人至于么!”

    “说不定是真爱呢!”

    燕殊扑哧一笑,惹得姜熹很不满,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胸口,“笑什么笑啊。”

    “你看你也没经过这事儿?不过当时姜姒和你势同水火,你俩就没发生过抢男朋友这种事?”

    “姜姒有手段,长得也不差,但凡是对我有点意思的,最后都被她收入帐中,久而久之,大家也知道,我虽然名义上是姜家二小姐,名不副实,这以后说不准还得被赶出姜家,又不敢得罪姜姒,自然接近我的人就少了,不过……”

    “嗯?”燕殊手一顿。

    “之后不是锦荣不是在追我么,他和姜姒是表兄妹,姜姒拿他没什么办法。”

    “哼——”燕殊继续给她透着臀部。

    “其实吧,这个男人自认为自己将这些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实质上,他就和那些名牌包包差不多,不过是女人炫耀的对象罢了,大家族的婚姻多身不由己,若是当真了,以后就得吃亏。”

    “之后那个男生呢?”

    “不知道,伊家处理的,估摸着被‘发配边疆’了吧。”

    姜熹耸肩,微微动了动屁股,“行了,不疼了!”

    “真的?”

    “干嘛!”

    “我又想……”

    燕殊笑着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别闹了,我身上酸着呢。”

    “我也没干嘛啊,看你急的!”燕殊垂头吻了吻她的额角,“早些睡吧。”

    “刚刚从奶奶屋子里面出来,爷爷和她那么熟,肯定是认识她的家人的,在家里住了这么久,是不是要联系她的家人啊,我看她今天心情很差。”

    燕殊伸手缠绕着她的头发,“怎么忽然有这个想法?”

    “她问了一些我父母的情况,我去楼下取茶叶回来,发现她哭过,是不是想家人了。”姜熹缩在燕殊怀里,“在我们家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明天我去说说。”

    姜熹点了点头,闭眼睡去。

    秦家

    燕笙歌刚刚伺候完秦小蛮睡觉,一回去,就看见秦浥尘正站在床边打电话,她揉了揉脖子,拿睡衣洗澡,身后忽然传来幽幽的声音。

    “听说你和伊人还抢过男朋友?”

    燕笙歌手指僵硬,悻悻地一笑,“谁和你说的这话。”

    “很多人说!”秦浥尘饶有趣味的看着燕笙歌。

    “呵呵……”

    “你以前还做过这种事情,你可以啊!”

    “呵呵……”燕笙歌干笑。

    “抢男人?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呵呵……”

    “说人话!”

    “绝对没有!”

    “真的?”

    “你觉得我会和她一个品味?”燕笙歌挑眉。

    “你以前的品味我确实不太清楚!”

    “你——”燕笙歌冷哼,直接走到秦浥尘面前,伸手扯住他的领带,秦浥尘被迫俯身,两个人鼻尖轻触,“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品味啊,就是你这样的,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是!”

    “我能理解,你这是在和我告白么!”秦浥尘轻笑,眼睛亮得像是盛满了星星,璀璨而又夺目。

    “如果你要这么想的话,也可以……唔——”

    燕笙歌这话刚刚说完,秦浥尘就吻住她的嘴唇。

    “浥尘,你是如何通知高夫人的,你就不怕她把你出卖了么!”燕笙歌伸手环住秦浥尘的脖子。

    秦浥尘一边埋头在燕笙歌脖子上啃咬,一边伸手解开她衣服的拉链。

    “她在外面养了小白脸,不敢和我撕破脸。”

    “嗯——”燕笙歌微微仰着脖子,面泛红光,“她快五十了吧。”

    “那个男的是个娱乐圈的小明星,好像还不满二十,离婚这事儿她装得很无辜,高总又觉得亏欠了她,给了她不少财产。”秦浥尘解开燕笙歌黑色的文胸,直接扔到一边,欺身压下。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折腾。”燕笙歌扭动着身子,“不过这女人倒是颇有心计,这都离婚了,还要让他身败名裂。”

    “人家夫妻的事情,或许有你不知道的隐情呢,不过你能专心一点么!”秦浥尘说着咬了一口她的肩膀。

    “唔——”燕笙歌吃痛,“秦浥尘!”

    “我今天压抑了挺久的!”

    “然后……”

    “今晚怎么说都不会放过你!”

    “你年纪也不小了,少折腾,啊——”燕笙歌话音未落,身体一阵剧痛,“秦浥尘,你能不能轻点儿!”

    “你说我老?”秦浥尘挑眉,“你这是在挑衅我啊。”

    “我什么时候挑衅你了,你少污蔑我!”

    “还是我最近没有满足你!”

    不过最近他们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秦浥尘白天要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回来还得捉摸着秦家给他留下的烂摊子,他们确实有段时间没有尽兴了。

    “不是!”燕笙歌咬牙,矢口否认。

    “我知道女人就是喜欢嘴硬!没事,也还长,我们慢慢来……”

    而此刻门口正站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

    秦小蛮抱着一个邦尼兔,不停地在揪着兔耳朵,“哥哥,他们在干嘛,打架么?”

    “他们在忙。”

    “我想和麻麻睡!”

    “乖,今晚哥哥陪你睡!”秦序羽拉着秦小蛮就往自己房间走。

    “可是,我还是想和麻麻睡!”

    “你要乖,粑粑麻麻有事情做!”

    “做什么?”秦小蛮不耻下问。

    “那个……”秦序羽歪着脑袋,“给你生弟弟!”

    “嗯?”秦小蛮愣了半天,“我要妹妹!”

    “嗯,他们在给你生妹妹!”

    “好吧,那就不打扰他们了!”秦小蛮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翌日

    燕笙歌起得有些迟,等她下楼的时候,秦浥尘正在盯着秦小蛮吃饭。“小蛮今天很乖啊!”

    秦小蛮就是被秦浥尘给宠坏了,以前吃饭都要哄半天。

    “嗯!”秦小蛮认真的点头,“我待会儿要和轩叔叔出去玩!”

    “呃——”燕笙歌和秦浥尘对视一眼,秦小蛮从小就很喜欢轩陌,长大了还是这样,这不见倒是罢了,见着之后,就巴不得要粘着轩陌不想分开,还信誓旦旦的要说做轩陌媳妇儿,吓得秦浥尘恨不得把轩陌当病毒隔离起来。

    可是秦小蛮有个小病小痛,找别人也不管用,最后还得找轩陌,弄得燕笙歌很头疼。

    “轩叔叔正好没事,待会儿就过来!”秦小蛮认真的吃着饭,一粒米都不放过。

    燕笙歌扯了一根油条,慢慢撕扯着,秦小蛮飞快的吃完,就往楼上跑。

    “小姐,您慢点儿!”保姆小跑着跟上去。

    “我要去换新衣服,要和轩叔叔出去约会!”

    秦浥尘喝了一大口豆浆。

    燕笙歌挑眉,“怎么回事?阿陌怎么要过来?”

    “他从战家那边过来,说是要来我家看看我们家的装潢,这丫头听见我在和轩陌讲电话,拼死拼活也要和他出去,我能怎么办。”秦浥尘耸肩,“昨晚咱妈不是来电话了么,让你过去一趟,小蛮被轩陌带走,你也轻松!”

    “你说得倒是轻巧,这丫头恨不得来着阿陌就再也不走了。”

    秦浥尘闷声一笑,“那能怎么办,你去和她说,不许她跟着阿陌走,这丫头肯定能给你哭个三天三夜!”

    “算了吧!”燕笙歌叹了口气,“小羽,快吃饭,吃完了,我送你上学。”

    秦序羽点了点头。

    过了十几分钟,秦小蛮就像是一直花蝴蝶从楼上跑下来,“麻麻,这个好看么!”

    “我说秦小蛮,你这是出去玩,不是出去摆造型啊,这衣服是我做给你参加宴会的,你穿成这样怎么玩啊!”

    “你不是说这是正式场合穿的么!”秦小蛮扯了扯裙子。

    燕笙歌无法反驳,“挺好的!”

    不一会儿轩陌便到了,在秦家停留了片刻,拍了几张照片就牵着秦小蛮往外面走,燕笙歌完全搞不懂这丫头为什么这么喜欢粘着轩陌,看着自家女儿那开心的模样,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将秦小蛮要用的东西,让保姆拾掇了一下,尽数让轩陌带走。

    “玩的开心啊!”燕笙歌蹲下身子,亲了亲她的小脸。

    “麻麻你也要加油,不过不要太累了!”

    “小蛮也会心疼我了啊!”燕笙歌乐不可支。

    “因为生妹妹很辛苦啊!麻麻昨晚肯定累坏了!”

    燕笙歌身子僵硬,这丫头刚刚说了些什么?妹妹?

    “好了,我们走吧!”轩陌弯腰直接将她抱起来,“和你粑粑麻麻、哥哥说再见!”

    直到他们离开,燕笙歌都没回过身,僵硬的扭头看着秦浥尘,“你女儿刚刚说了什么?妹妹?什么情况!”

    “爸妈,我吃完了,我去楼上换衣服!”秦序羽说完溜得贼快。

    “或许你可以问一下你儿子!”秦浥尘低头吃饭。

    燕笙歌咬了咬牙,“这混小子!”

    燕家

    楚老太太坐在荷花池边,伸手掐着一个白花茶盏,细细品茶,清晨的荷香沁人心脾,她手上戴着一颗硕大的暗红色宝石戒指,即使年代陈旧,却散发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光泽。

    燕殊坐在她的左手边,一直盯着她的脸。

    “说吧,刚刚吃饭的时候,就一直看着我,有什么想说的。”

    “奶奶,您在我们家住了快小半个月了吧!”

    楚老太太斜眼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呢?你要赶我走?”

    “怎么可能呢,我就是觉得您是不是也该回家去看看了!”

    “这还不是在赶我走!”楚老太太伸手将茶盏扣在桌上,澄黄色的茶水溅出来,“燕殊,你是不是很想我走啊,看着我觉得碍眼了,我这个老太太碍着你的事了。”

    “怎么可能呢!我哪儿敢有这个想法啊,您若是想,可以在燕家常住。”

    “若不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就用茶泼你了!”楚老太太冷哼。

    燕殊耸肩,话说您也从未给过我爷爷面子啊。

    “我就是觉得您出来时间不短了,f国那边的人定然也很担心,我就怕他们找过来,那您不久败露了么!”

    “这事儿我自己有分寸,不用你操心。”楚老太太冷哼,“别以为你是熹熹的老公,我就不能收拾你!”

    “您收拾我的时候,可没手下留情啊。”燕殊嗫嚅着嘴唇。

    “你在怪我?”

    “我哪儿敢啊!”

    “我是在帮熹熹调教你!”

    燕殊恶寒,那分明是为难好么!

    ------题外话------

    啧啧,燕殊啊,你说说你,不是很能么,怎么到了楚老太太面前,你就蔫了啊,啧啧……

    燕小二: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

    我:从你口中说出这话,我很震惊!

    燕小二:你……我一直都是个好公民

    我:哦——那你的意思,你一直都是在让着楚老太太么?其实你若是想,也可以欺负她?

    燕小二:你在挖坑给我跳?

    我:哪敢啊!

    燕小二:这世上还有你不敢的事情么!

    我:那是肯定的啊,毕竟我是个要脸的人,不像某人……

    *

    日常必求:有月票的千万不要忘了给我投票啊……看我每天如此卖力的求月票,~(>_<)~不要无视我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