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7 小恶魔捣乱,最好的你(二更)

正文 097 小恶魔捣乱,最好的你(二更)

    燕殊和燕持说了许久的话,这才陡然发现,燕小西似乎一直都没出现过。

    “小西呢?”

    “他和董家姑姑出去了。”燕小北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动画片。

    “风辞?”燕殊诧异。

    “风辞是来看望叶子的,还给她带了许多补品,都在壁橱里,不过她下午好像有许多相亲,小西就跟去凑热闹了。”姜熹笑道。

    “相亲?”燕殊更加讶异了,她和关戮禾难不成吵架了?

    这家伙居然会坐视不理?奇怪了?

    “你下个月还有假期么?”

    “你放心,我专门请了假,会陪你回去的。”

    “我怕耽搁你的事。”

    燕殊只是一笑,倒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楚老太太,过了半晌,她才幽幽开口,“下个月你们有事?”

    “哦,我父母的忌日,想回去祭拜一下。”姜熹说得倒是轻松,毕竟这都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也不必提起来就悲春伤秋。

    楚老太太握着拐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们过世很久了么!”

    “这一说,再过两年就要二十年了!”姜熹正在安静的摆放着碗筷,准备吃饭,未曾注意到老太太的些许异色。

    “要不要问一下小西他回不回来吃饭,这孩子,都这个点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来个电话!”

    “燕殊,你打一下风辞的电话。”

    楚老太太自然知道,燕老爷子是故意岔开话题,她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我不是很饿,先上去休息一下!”

    姜熹这才抬头看了看她的背影,又看了看燕老爷子,等她离开,才开口,“爷爷,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你不是说她和儿女关系不好么,估计是扯到伤心事了,你待会儿给她送点饭上去,没什么事!”

    姜熹点了点头。

    燕持抵了抵燕殊,压低声音,“这老太太已经在我们家住了有小半个月了,到底想要干嘛啊!”

    “我哪儿知道啊,回头我得问问楚家兄弟,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儿啊。”

    “我看他们是巴不得她在我家,前些日子住过来,一直使唤你,那叫一个快活!”

    “你少幸灾乐祸了,莫家的事情你想好如何处理了么?”

    “还没!”燕持被他一说,忽然整个人都萎了。

    “老战说莫老夫人过些日子会到京都,你早作准备。”

    “你说得这些我自然明白,我只是不明白莫家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而且我还不知道叶子是否和莫家有血缘关系!”

    “我靠——”

    燕殊忽然提高声音,惹得燕老爷子十分不悦。

    “孩子都在,你能不能注意点!”

    “我们出去说!”燕殊说着就往外面走。

    “你到现在还没去查他们是否有关系?”

    “莫家正好离京,这段时间太忙,就耽搁了。”

    “回头我去战家的时候,把小莫同志用过的洗漱用品给你送来,你拿去让人检验一下,有没有血缘关系应该还是很好测,这点确定了,你才能更好地把握分寸。”

    “嗯。”

    燕殊摸出手机,给董风辞打电话。

    董风辞一见是燕殊的电话,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乐开了花,“燕二哥!”

    “这么兴奋!”

    “你快过来吧,把你家的小祖宗带走吧。”

    “你们在哪儿呢!”

    “我家。”

    “你不是去相亲么,怎么带到你家去了。”

    “我这不是给爷爷汇报相亲进程么,他非不信,偏要我带小西回来询问,然后……”

    燕殊捏着眉心,“那小子可干不出好事。”

    “他正在和我爷爷讨论关戮禾和相亲对象谁好谁坏的话题,已经快把爷爷气死了!”

    “董老爷子应该不至于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吧。”燕殊一字一顿,这个小混蛋,在家惹事就罢了,还要去董家,这董老爷子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关戮禾,这不是火上浇油么,这是准备把他气死不成。

    “爷爷倒是不想计较啊,只是你家儿子的性格你不懂么,那张小嘴厉害得不行。”

    “这倒是实话。”燕殊扑哧一笑。

    “你快别笑了,我看爷爷已经被气得不行了,你赶紧来吧!”

    “我去干嘛啊,我又不能劝架,倒是你,你去劝啊。”

    “那也得有人听我的啊,这两个人现在是完全无视我啊。”

    “我教你一个方法!”

    “你说!”

    “你就安心坐在一边喝茶,让董叔去准备晚饭!”

    “吃什么晚饭啊,董叔在一边快要急死了,我爷爷本来就有高血压,他生怕爷爷出状况,寸步不离,谁还有心思准备晚饭啊。”

    “相信我,让他吩咐人去准备晚饭。”

    “你真的不来接人?”

    “我要吃饭了,我看董爷爷就是最近太闲了,和一个小屁孩有什么好争执的,你就别管了,按照我说得做就好了。”

    “那行吧,我试试,不然你吃晚饭就过来把人接走,我是伺候不了这个小祖宗了。”

    “嗯。”

    燕持站在一侧,“你家燕小西又出去惹事了?”

    “和董爷爷在吵架!”

    “这小子可以上天了,董爷爷那么厉害的人,不得被他其实,燕小西又是个毒舌。”

    “这点遗传你!”

    燕持语塞,“我话很少!”

    “那也不影响你是个毒舌。”燕殊耸肩。

    “还是我们家小北好!”

    “对,一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

    “燕殊,你丫要搞事是不是!”

    “我们去吃饭!来——”燕殊伸手搭着他的肩膀,却被他一下子挥开。

    董家

    燕小西刚刚到董家,董老爷子自然是十分欢喜,长得可爱,嘴巴又甜,那双大猫眼乌黑发亮,漂亮又软萌,只是当他和董风辞讨论到相亲问题的时候,燕小西就开口了。

    “我姑父那么好,太爷爷你为什么要给姑姑介绍对象!”

    “你姑父是谁!”董老爷子目光犀利。

    董风辞要捂住燕小西的嘴巴,不过已经迟了,这小子已经脱口而出。

    “我姑父就是关戮禾啊,您不认识么!”

    董风辞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来自对面的一股杀气,她只能垂头装死。

    “那还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我姑父这么出名啊!”燕小西歪着脑袋,默默的心里坚定了要抱紧关戮禾大腿的想法。

    “太爷爷,我姑父嘛,虽然戴着个面具,不过我看得出来,他长得定然不难看!”

    “是不难看,还很俊!”董老爷子这话说得不阴不阳,还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嘛,看样子你们也很熟啊,你看啊,人家都是要找高富帅,那我姑父不是都占全了么,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您都不知道今天姑姑的那些相亲对象,都歪瓜裂枣的,人不怎么样,还一大堆要求,哪能和我姑父比啊。”

    “小西——小西——”董风辞扯着他的衣服,“别说了。”

    董老爷子握着茶盏的手,骨节泛白,指尖掐紧。

    “干嘛不让他说!”

    “姑姑害羞而已,没事,又不是你说,我帮你说!”

    董风辞简直绝望。

    “我看那些人就没有一个比得上我姑父的,你看我姑父家里那么大,还有那么多手下可以使唤,姑姑嫁过去,就是享福啊,而且姑父心地善良,对我特别好!”

    “这个形容很特别!”

    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关戮禾心地善良。

    “太爷爷,那你为什么不同意嘛!”

    “我觉得他太霸道,太强势,做事不为他人考虑!”

    “我觉得他很为姑姑考虑啊,对姑姑很好。”

    “那我呢?”董老爷子咬牙。

    “您又不嫁给我姑父!”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董风辞看着自己爷爷铁青的脸,伸手捂住脸,燕西啊,你还真敢说,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该不会是姑父对您不好,所以您心里不平衡了吧,哎呀,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计较这些啊,这是吃醋,还是心里不平衡?”

    董老爷子此刻脑子是懵的,这小鬼几个意思,是在说他吃醋!

    我呸!

    “我就是纯粹看不惯他!”

    “那这就是您的不对了,这是偏见啊!”

    “我就是对他有偏见,不行么!”

    “您不喜欢他,不能妨碍我姑姑的幸福啊,按照我爷爷的说法,长辈掺和小辈的婚事,就是没事找事!”

    “老爷子,你喝茶,顺顺气!”董叔立刻又重新帮他倒了一杯茶。

    “你爷爷这么说过?”

    “他说我姑姑结婚的时候,太爷爷也看不好我姑父,可是人家不是过得很好嘛。”说的就是当初燕家反对秦浥尘的事情。

    “这不一样,反正我觉得那些相亲对象都比关戮禾好!”

    “您太无理取闹了!”燕小西双手掐腰,一副要和他掐架的模样。

    “难不成全世界的人都要喜欢他么!”

    “因为没有理由啊,我姑父那么完美!”

    “那小子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要这么为他说话!说吧,我也可以给你!”董老爷子早就知道,燕家这小子比燕殊小时候更加滑头,没有利益的事情,不会做的,这般维护关戮禾,定然是得了好处。

    而燕小西一听这话,脸都涨红了。

    “你说我受贿!”

    “难道不是?”

    “你说不过我,就污蔑我,太欺负人了!”

    董老爷子哑口无言,这从一开始,就是你这个小鬼在欺负我好么,现在居然反过来咬我一口,这世界真是要乱了。

    “我就是觉得姑父和姑姑更加般配啊,你都没看见今天有个相亲对象,说要姑姑去他们家当保姆,照顾他爸妈,你说多过分!”

    “还有这事儿?”董老爷子挑眉。

    “就是他问了我会不会做家务,并且询问能否和父母同住而已。”董风辞解释。

    “我姑父都不会这样,他属下那么多,根本不用姑姑做任何事情,你为什么要反对!”

    “我就看他不顺眼怎么滴!”

    董风辞看着他们争执不下,也是无奈,接了燕殊的电话,才让厨师去准备晚饭。

    只是饭菜刚刚上桌,燕小西忽然挪了挪身子,“先休战,我要吃饭,我是个孩子,不能饿着我!”

    “我还不至于和一个孩子斤斤计较!”董老爷子冷哼,嗓子眼冒火,喝了两大杯水,才舒服了一些。

    “太爷爷,姑姑,快吃饭吧,好饿!”燕小西饭桌礼仪倒是不差,长辈还未上桌,他都没有爬上凳子,就绕着桌子溜圈,似乎在观察都有些什么菜色。

    董风辞过去扶住自家爷爷,“爷爷!”

    “哼——”董老爷子冷哼。

    不过董风辞倒是明白了燕殊的用意,这燕小西是个吃货,天大地大吃东西最大。

    燕家

    吃了晚饭,燕家兄弟被燕老爷子叫去了书房,姜熹则端着饭菜送到了楚老太太的房间。

    燕老爷子双手转动着轮椅,晃到了窗边,随手将窗帘拉开,月光很微弱,却给房间平添了一抹幽暗之气,“小笙的事情你俩是真的不知情?”

    “爷爷,我是真的不懂,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这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这些事情他们夫妻两个人会处理的,您就别担心了。”燕殊开口。

    “嗯。”燕老爷子转动轮椅,到了周边,上面放着许多相册。

    “前些日子我梦到……”燕老爷子叹了口气,“小殊啊,当年你……哎——”

    燕殊和燕持对视一眼,“爷爷,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您怎么又想起来了。”

    “翻到照片就想到了。”燕老爷子抚摸着照片,“当年你做得太绝了!”这话说完,燕殊眸子瞬间一暗,忽然觉得腰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不过也不能怪你,那种时候,是他过分了。”燕老爷子沉重的叹息声,让兄弟二人都觉得很不自在,尤其是燕殊。

    “当年的事情,你终究没有给我一个具体的交代。”燕老爷子看向燕殊。

    “之前和您提过,您并不想知道,所以我就……”燕殊放在身侧手收紧,却被燕持一把扯住,似是在劝慰。

    “没有任何意义了,是他做错事了,怪得了谁!”燕老爷子长叹一声,“雾河事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的尸骨……”

    “葬在了雾河边!”

    “回头你把具体位置给我,我想去看看他。”

    燕殊沉默片刻,“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适合长途的奔波。”

    “心里总是惦念,小殊啊……”燕老爷子抬头看着他,他背着光,可是脸上那道伤口却变得越发狰狞。

    “你也是个做父亲的人了,或许能够体会有些我的感受……”

    “我陪您去吧。”过了许久,燕殊才开口。

    燕老爷子笑了笑,“行啊,好了,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出去吧。”

    等他们出去,燕老爷子才摊开面前的相册,为首的一张就是燕家的全家福,那时候的燕老爷子眉目清隽,俊秀硬朗,身侧坐着端庄大方的华美女人,燕老爷子手指颤抖的细细摩挲着照片。

    总以为伤口已经愈合,可是面对创口却又变得鲜血淋淋。

    燕家兄弟出去之后,燕持耸了耸肩,“爷爷怎么忽然提起这事儿,父亲若是知道了,这心里……”

    “就说和他出去拜访友人,这事儿别和家里人说。”

    “嗯。”

    “爷爷甚少有这种情况。”

    “可能年纪越来越大,越发看中感情,况且……”燕殊叹了口气,“当年我回来的时候,若不是受了伤,九死一生,你信不信爷爷当年的脾气,真的会一枪把我崩了!”

    燕持脸色冷峻,“这倒是很有可能,他当时也很崩溃。”

    “哪能有什么办法,那种时候,就算是让他选择,也会像我这么做。”

    “或许他更想亲手了结这一切呢?”燕持苦笑。

    “算了,别提了,我……”燕殊一抬头,忽然看见站在不远处,抱着本书的燕小北,他也不知道在哪里站了多久,听见了多少,只是那张脸倒是和燕持一样,冷静地有些可怕。

    “你怎么穿着睡衣出来了!”燕持和燕殊对视一眼,直接走过去,抱起自家儿子。

    “我想去看麻麻,敲门她没回应,我又不敢贸然进去!”

    “我带你进去!妹妹呢?”

    “妹妹睡了!”燕持无奈,这个就是心思多,而另一个说得不好听点,就有些缺心眼了。

    楚老太太心里不舒服,这若是旁人也就打发了,对于姜熹,她心里总是存着愧疚,根本不舍得打发她走,就开门让她进来。

    姜熹将餐盘放下,“奶奶,吃点东西吧。”

    “我不是很饿。”

    姜熹注意到,房间内十分整洁,就是床单都一丝褶皱都没有,电视没开,就是空调都没开,她难不成就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

    “奶奶,是不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

    “就是听你说起你父母的事情,想起了我可怜的女儿罢了。”楚老太太叹了口气。

    姜熹看着她眸子瞬间变得晦暗,嘴唇微微颤抖,攥着拐杖的手,也有些不受控制,这不多时,眼眶就渐渐湿润了,难不成她的女儿已经……

    姜熹伸手握住她的手,“奶奶!”

    楚老太太只是淡淡的一笑,“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情,倒是让你看了笑话。”

    “没事。”

    “你能和我说说你父母的事情么,我还挺好奇的。”

    “行啊,这有什么啊!”姜熹倒是不介意提起以前的事情,没遇到燕殊以前,这绝对是她最不愿提及的伤疤,不过今时今日早就看开了,毕竟生活还得继续。

    说了半天,姜熹才推了推面前的餐盘,“好了奶奶,您吃点饭吧,我专程给您挑了您最爱的菜,您可被让我白跑一趟啊。”

    “好!”楚老太太拿起筷子。

    “熹熹,我想问你一个事。”

    “您说!”姜熹起身帮她倒茶。

    “我听你说了这么多,似乎没有提起过你母亲的娘家啊。”

    “哦,我忘了说了,大家都说我母亲是个孤儿。”

    “如果有一天你母亲的家人找打了你,你会怎么办!”

    姜熹倒是一乐,“都这么多年了,也没看见他们找我啊,怎么可能会找我!”显然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说的是如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较真啊!”

    “如果我母亲真的有亲人,那么多年不联系,他们之间肯定是有问题的。”姜熹客观的分析,“他们既然和我母亲有隔阂,又怎么会找我呢!”

    “如果呢……”

    “不过能把我母亲教育得这么好,也定然不会是一般人家吧,我记忆中母亲算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我只想说,谢谢他们把母亲教养得那么好,并且将她送到了我父亲身边!”姜熹拿着茶叶桶看了半天,“好像没有茶叶了,我去楼下取一点!”

    姜熹合上门的瞬间,楚老太太瞬间泪目。

    “她那么好,我却亲手毁了她,是我该谢谢你父亲,照顾了她!”

    滚烫的眼泪不停的落在碗中,今天的米饭,分外苦涩!

    ------题外话------

    我需要采访一下燕小西同学!

    我:燕小西,你为什么不答应董老爷子,明明他也可以给你想要的啊!

    燕小西:我是那种容易被收买的人么!

    我:……难道你不是?

    燕小西:我意志坚定,我已经想好包抱紧姑父的大腿了。

    我:可是董家的太爷爷也可以给你啊。

    燕小西:你这人是不是傻啊!

    我:……

    燕小西:他年纪大了,我姑父风华正茂,你说我该抱谁的大腿!

    我:……奸诈……

    燕小西:我要选择最好的!

    我:所以大家应该选择最好的我,给我投月票……

    燕小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