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6 腹黑三少,实力打脸

正文 096 腹黑三少,实力打脸

    而此刻酒店内已经乱作一团。zi幽阁

    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记者冲过来一顿猛拍,小秘书第一时间伸手帮秦浥尘遮挡住了记者的闪光灯。

    “秦总,我们出去吧,这里太乱。”他们身侧一个保镖都没有,弄不好会发生什么意外。

    “急什么,好戏才开场。”秦浥尘侧头看了一眼被中年女人拖拽在地的伊人。

    直到头发被揪扯传来剧痛,她才伸手要反抗,可是她这小胳膊小腿,手无缚鸡之力,娇滴滴的小姐,哪里来的力气,这手刚刚碰到女人的胳膊,就被她打乱了。

    “来啊,我专门叫了记者,就是要让人看看,你这个女人是如何不要脸,勾引我老公的!贱人,小小年纪,就做如此下作的事情,你要不要脸,啊——”

    女人揪住伊人的头发,啪啪的就是两巴掌。

    “好了,别打了,你们也别拍了!”民警立刻上去劝阻!

    “啊——”那个女人胳膊被两个民警拉住,可是手还是死死揪扯着伊人的头发,疼得她眼泪不停往下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人不是伊家的小姐么,前几天刚刚回来的。”

    “哪个伊家小姐啊!”

    “哎呀,就是曾经抢过燕三小姐男朋友的伊小姐!”

    “什么啊,是她污蔑燕三小姐抢了她男朋友的那个,你们都在胡说什么啊!”

    ……

    秦浥尘眉头微微蹙起,笙笙和她还有这种纠葛?

    这女人就算是不出名,可是这些记者发新闻只要带上燕笙歌的字眼,也足够吸引人了。

    “勾引我的老公,你要不要脸啊,我今天就要打死你这个狐狸精,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那女人被民警拉着,身子有一半已经在地上拖行了,还在卖力的揪扯着伊人。

    “这位女士,你冷静一点,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解决,你快松手!”民警拉开两个人,可是这女人即使松了手,还抬脚在伊人背上踹了两下,疼得她惨叫连连。

    直到女人被拉开,才有个一起吃酒的人忽然喊了一声。

    “这不是嫂子么!高兄——”

    这女人长得五大三粗,不算漂亮,妆容虽然精致,却也看得出来是个吃过苦的女人,没有一般大家贵妇的骄奢之气,目露凶光,看着也不好惹。

    “高总不是已经离婚了么!”秦浥尘伸手抚摸着手上的婚戒,“嫂夫人怎么会过来。”

    “我就说嘛,你好好地非要和我离婚,你自己说,是不是因为这个狐狸精,我这没有从家里搬出来,没有给你们腾出约会的地方,所以你们到酒店来了是不是,真是不要脸!”高夫人指着高总。

    “你少胡说,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半分关系!”

    “那你衣服怎么穿成这样,老高,我们三十多年的夫妻,我还以为我们是夫妻情分已尽,没想到你居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你这样对得我么!”

    女人激动的冲过来,伸手就朝着高总身上招呼。

    “我们离婚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别在这里无理取闹!”高总急了,他交好的生意伙伴几乎都在这里,甚至还有他要巴结的秦浥尘,这事儿闹大,他这辈子就完了。

    “哪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高夫人指着伊人,“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老了,所以要找个更年轻的,这女人都能当你女儿了,你特么的还是人么!果然应了那句老话,男人有钱就变坏!”

    秦浥尘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鼻子,怎么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你够了,我和伊人没有任何关系,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设计!”

    “是啊,肯定是有人故意设计的,高总说专门开了房让我来休息,毕竟大家都喝多了,高总考虑得很周到,只是我昨晚宿醉,今天就没喝酒,我只是没想到伊小姐居然也会出现在这里,不过高总衣衫不整的我倒是有些看不明白了!”秦浥尘一副狐疑的模样。

    “这房间不是伊小姐开的么!”民警拧眉,这怎么是一团乱麻啊,理不出一个头绪。

    “也许是高总委托了伊小姐开的吧!”有人猜测。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有些事情的前因后果虽然不是很明朗,不过秦浥尘想要踩他们的举动已经很清楚了,这些此刻清醒不少,都是人精,与其说在一边站着,不如帮一把秦浥尘,在他面前刷刷存在感。

    “这种事需要委托人么?让自己的秘书来就好了,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这非亲非故的!”

    “我刚刚听向先生说,他是在电梯里偶遇伊小姐的,那么请问你们是如何进入这个房间的呢!”秦浥尘口气温吞,他靠在深灰色的墙上,双手插在口袋中,眉目清雅,俊秀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浑然天成的骄矜倨傲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难以诉状的威严。

    “我……”向南不是傻子,又是警察又是记者的,还有这么一大帮子人,这显然就是有人做局要搞掉这个女人和那个中年男人,结果他好死不死掺和了进来,所以才弄得像现在这么被动。

    “房卡是她手中掉出来的。”

    “那么现在只需要搞清楚两个状况就可以了!”秦浥尘似乎在试图帮所有人拨开云雾,还原事情的真相。

    可是只有站在他身侧的秘书,后背沁出了一丝冷汗,因为只有他清楚的知道,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秦浥尘现在分明就是在控制大家的思维导向,让所有人的顺着他的想法来走,这其实是个很可怕的事情。

    “三少,您说。”民警已经很头疼了,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向先生显然就是无意中闯入的,我们暂时将他排除在外,他和伊小姐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表,倒是这个房间,挺有意思的。”

    “在吃饭的时候,我发现高总脚边有一张门卡,我询问他的时候,他是是为我开的房间,我自然没去休息,一直待在包厢内,可是高总捡起了卡,不多时就出去了,若是说这是高总开的房间,那么请问伊小姐为什么会有房卡,你喝多了不回家,为什么要到上面来?”

    “三少,这个不是……”伊人有点懵,这不是她给他的房卡么,怎么就变成高总了。

    “如果说今日我喝醉上来,或许今天警方进来的时候,躺在里面的人就是我了,如果是这样,高总,我想请问你,居心何在啊!”

    “秦总,不是这样的,这个房间根本不是我开的,不是我,我就是捡了一张卡而已,我……”

    “是么,那你上来做什么!”秦浥尘轻笑,“难不成你早就知道这个是她开的房间,所以你……”

    “这个……”高总脸涨得通红,却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来解释这一切。

    “三少,我怎么听着越来越乱呢!”民警懵了。

    “其实要我说也很好解释,这房间应该就是伊小姐开的,高总若是存了心想要伊小姐发生点什么,也不会带着我们一大群人出来应酬,所以开房这事儿吧,高总应该并没参与!”

    “是啊,秦总,我是真的不知道,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你也应该知道,伊小姐对我存了不一样的心思吧,所以那张房卡你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是伊小姐掉的,是么!”

    高总脸一白。

    “秦总,你在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我若是知道她对您存了别的心思,我为什么要把她带过来啊。”

    “若是我和她发生点什么,这个把柄,足以让我为你做任何事情吧。”秦浥尘嘴角噙着嘲弄的笑,“京都谁人不知我十分重视我的夫人啊。”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高总的目光变得越发变幻莫测。

    “秦总,根本不是这样的,一直都是她央求我,所以我才……”

    “只不过我没喝酒,更被提醉酒了,不过伊小姐订套房这事儿吧,就算不是你做的,我就不信,你当真一点都不知道?高总,你在业界一直都是以谨小慎微出名的,不应该吧,不知道原因,就带一个女人过来,不符合您的行事风格啊!”秦浥尘哂笑,满脸嘲弄。

    “这么说的话,这一切都是他们设计好的,本来是打算设计秦总,只是没想到坑了自己,倒是活该。”

    “我就说嘛,我们一群大男人吃饭,怎么忽然带了一个女人过来,又不是嫂子,想想还真是奇怪。”

    “难怪伊小姐一上来就给秦总敬酒,原来是居心不良啊。”

    “老高啊,你……”高夫人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们本本分分做生意不好么,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都是她做的,我……”

    “那你要不是存了心要占人便宜,你上来做什么,你不知道要避嫌么!”

    “我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上面!”高总急吼吼的叫道。

    只是在秦浥尘说了那番话之后,这辩驳显得越发苍白无力,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想说上来看看,肯定是有多远就走多远啊,这分明就是过来搞事的。

    伊人就算再傻,此刻也明白了,她自认为自己已经掌控了一切,却不曾想,自己不过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棋子罢了。

    秦浥尘这个男人,不是什么柳下惠,根本就是一个铁桶,油盐不进,你踢一下,还要弄伤自己的脚。

    “高总,你确定整件事情你是不知情的?”民警询问。

    “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她对秦总是存了非分之想,我是觉得自己无非就是给她提供一个机会而已,这事儿若是真的成了,那么以后我和秦氏的合作必然一点阻力都没有,只是后来看见那张房卡,我存了点私心罢了。”到了这时候,若是再嘴硬,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难堪。

    “那么伊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说!”民警叹了口气,这都绕来绕去的,其实事情倒是很简单。

    无非就是这位小姐想要趁着秦三少醉酒发生点什么,没想到发生了意外罢了,弄得一身狼狈。

    “就算是这样,我也没犯法吧!”

    “若是按照法律来说,是没有,不过向先生您在这位小姐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其发生关系,这应该是构成强奸了,还得请你们都和我回去协助调查!”民警当即就把事情的性质给定了下来。

    “老高,你说你,一把年纪了,你怎么就要掺和这种龌龊下作的事情啊,你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啊!”高夫人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

    那群记者看事情差不多了,居然扭头看向秦浥尘,“秦总这件事情您打算追究么?对于他们想要设计您?”

    “我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这事儿我也不好追究,不过这样的个人和公司,应该是不会继续合作下去了。”

    “那您对伊小姐做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听说她和我夫人有过一些不愉快,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还是在耿耿于怀,想要来破坏我们的夫妻感情,我只能说,她挺可怕的。”

    “秦总,关于小少爷的事情,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请问他近况如何,大家都很关心!”

    “首先谢谢大家关心,我儿子挺好的,只是希望大家能够给我们一点空间,我们不是什么明星,就是普通人,需要有正常生活,麻烦大家不要去打扰他,谢谢。”秦浥尘说完就准备离开。

    而此刻他的手机忽然响起。

    “喂——”

    “你还没结束呢,你女儿饿了!”

    “是啊粑粑,我好饿,快去吃饭!”

    “结束了,你们在哪儿呢!”

    “接小羽放学,待会儿在哪儿汇合!”

    “就在学校门口吧,我马上就到!”秦浥尘嘴角那抹绚烂的笑容,几乎要刺瞎伊人的眼睛。

    这个男人从始至终就没有给过她一个正眼,燕笙歌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他如此对待!

    “啊——”伊人忽然大叫一声。

    秦浥尘脚步顿了一下。

    “伊小姐,看在您是我夫人的老——朋友面子上,有个事情要提醒你一下。”

    “你若是真不认识这位先生,要告他的话,现在最好是去医院检查身体,毕竟这种事还是得留下证据才好。”

    伊人脸色惨白,他这是在暗讽她和人发生关系。

    果真和传闻中一样的毒舌。

    杀人不见血那种。

    秦浥尘抿嘴一笑,背影那叫一个孤绝潇洒。

    “伊小姐,您穿上衣服,我们回……”民警试图将她拉起来。

    “不要碰我!”伊人将身侧的人推开。

    “小小年纪思想就如此龌龊,真是看不出来!谁人不知,秦总对秦少夫人那是一心一意,人家秦少夫人可是京都第一绝色,你也配和她相提并论,勾引有妇之夫,你被人强奸,那也是活该,自作自受!”高夫人见着伊人就一肚子火,把前些日子离婚的苦闷都一股脑儿发泄在她身上。

    “你给我闭嘴!”伊人大喊。

    “你们都瞧瞧,就她这个样子,怎么能和秦少夫人比啊,这世上啊,最怕的就是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还自认为自己是天仙啊!”

    “那也比你好,你就这样的,明显就是玻尿酸打多了,难怪高叔不要你!”

    “你这个死丫头,你说什么!”

    若不是有民警拦着,估计这两个人又得大闹一场。

    不过记者速度更快,这消息在他们没出酒店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秦浥尘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打眼就看见了燕笙歌。

    秦小蛮趴在燕笙歌身上,正指着人群,那是一处买棉花糖的,人很多。

    这边车流很多,挤了半天,才走过去,秦序羽正好从人群中出来,仰着头,“小蛮,你的,粉色的!”

    “谢谢哥哥!”秦小蛮得意的拿起棉花糖,一扭头就看见了秦浥尘,“麻麻,粑粑在那里!”

    燕笙歌还未转身,秦浥尘已经伸手从她手中接过秦序羽的书包,秘书立刻认命的接过。

    “我来抱!”秦浥尘轻车熟路的从她手中接过秦小蛮,“瞧你吃的,就顾着自己吃,怎么都不说给哥哥吃啊。”

    “我不爱吃。”秦序羽说完,燕笙歌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那你待会儿想吃什么?”

    “我要吃香蕉船!”秦小蛮立刻欢呼。

    “不行,她今天在我工作室吃了半桶冰淇淋,不能再吃了!”

    “哼——”秦小蛮冷哼,不去看燕笙歌,反而是抱着秦浥尘的脖子开始撒娇。

    “秦浥尘!”

    “麻麻,你别威胁粑粑,这不公平,你明知道粑粑比较听你的话!”

    “那我不说话,你问他给不给你吃!”

    倒是有尾随而来的记者偷拍了他们一家四口出行的照片,他们不敢招惹秦浥尘,就远远的拍了几张,画面比较模糊,却也能够分辨出来是他们。

    而标题就更加搞事了。

    “骄纵女勾引三少未遂,一家四口欢乐聚餐,实力打脸!”

    燕家

    燕殊刚刚回去,就看见燕老爷子气呼呼的指着电视。

    “爷爷——什么事让您怎么生气啊!”

    “这个伊人是不是当年那个差点害了小笙的那个啊!”燕老爷子还专门戴了老花镜,整个人的脸差点贴在电视上。

    “嗯,昨晚碰见了。”

    “怎么和以前一样阴魂不散的,这么多年了,还是见不得小笙过得好!”燕老爷子轻哼。

    姜熹听着动静,从楼上下来,直接走到燕殊身侧,顺手帮他脱了外套,“你今天去做什么了,出汗了?”姜熹伸手扯了扯他后背的衬衫。

    “还不是老战说是莫家的老夫人要过来,让我过去帮他把家里拾掇一下。”

    “他家又不是没人,干嘛让你去。”

    “他家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你也见过,老人家大多不喜欢那种,觉得晦气,他又不放心别人,只能差遣我了,不过他答应后面帮我带两个星期的训练任务!”

    姜熹就知道,这家伙没有这么好心。

    而此刻燕持和叶繁夏正好回来。

    “叶子,身体怎么样?没事吧!”

    “胃溃疡,现在就是吃药。”燕持提了提自己手里面的药。

    “叶子,这段时间就在家好好休养,也别去公司了。”姜熹扶着叶繁夏坐下,这段时间胃疼,她的脸色一直不好,本就纤瘦,现在更显羸弱。

    叶繁夏点了点头。

    燕持将便利袋放在一边,指了指电视,“怎么回事?我看到手机推送了。”

    燕殊耸肩,“就是你看见的那样啊。”

    “你可别给我打哈哈,这事儿你参与了没!”

    “我靠,大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警察、离婚妻子、记者都到了,这明显不是一个人所为。”

    “警察嘛,我觉着和小笙有关系,她基本上是接触不到那位高夫人的,更不会隔空指挥记者。”

    “那么剩下的事情,是你?”

    “我都说了,和我没关系,估计是秦浥尘吧,不过有一点挺奇怪的,这个高夫人,怎么会随叫随到?离婚了还来管这种闲事。”

    “这位高总,我之前就合作过。”燕持一边说着一边脱衣服,整齐的将西装外套折好,搭在手臂上,“他不是什么好货色。”

    “这个我懂!”

    “她能够随叫随到,肯定是被秦浥尘逮着把柄了呗!”

    “比如说?”

    “比如她在外面和他老公一样会乱搞,他们离婚她分走了不少财产,若是这个事情被发现,高总势必会上诉,那她就完了。”

    燕殊愕然,“这事儿你怎么知道!”

    “秦浥尘前几天无意中说的,他素来会把自己的合作伙伴调查个底朝天!”

    燕殊嘴角抽了抽,这高总算是踢到铁板了。

    ------题外话------

    啧啧,你们兄弟把人家秦浥尘想得太坏了,他这不过是防患于未然!

    燕小二:阴险啊!

    秦浥尘:那也是比不过你的。

    燕小二:你太客气了!

    秦浥尘:是你太谦虚了……

    燕小二:呵呵,我还会玩不过你的……

    秦浥尘:怎么会呢,我怎么着也比不过你啊……

    我:(无语望天)何必如此客气呢,反正半斤八两,没一个是心思单纯的小白兔!

    每日打卡求月票……啊——啊——你们再不把月票给我,我就哭给你们看了!呜哇——

    燕小二:注意形象!

    我:帮我要月票!

    燕小二: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可是你家男主!我得端着!

    我:你追人家熹熹的时候,那么不要脸,大家可是都看见的,你装什么啊!

    燕小二:我……好吧,大家有月票的贡献一下!

    我:你真诚一点!

    燕小二:看我真诚脸!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