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5 联手算计,贼夫妻(二更)

正文 095 联手算计,贼夫妻(二更)

    警局

    民警接到了通知,还是犹豫了一下,这举报地方是个很知名五星级酒店,这贸然找上门,若是没有找到所谓的人,这不是很难堪么。

    但是这人举报内容还有说了具体的门牌号,看着又不像是假的,最近国家对这一块抓得也很严,许多娱乐会所都风声鹤唳,这若是真的逮着人了,倒也能树个典型,起到一定的惊醒作用,就怕抓不到人啊。

    “不如先去上面请示吧?”有人提议,毕竟去抓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人就可以的。

    李询和众多局长刚刚开会出来,就看见一个人急匆匆的跑过来,和他身边扫黄打非办的主任说了几句。

    “老张,怎么了,看你一脸凝重的。”

    老张从民警手中扯过当时登记的信息递给李询,“这个,这地方好进不好出啊。”

    这若是抓不到实锤,很可能会得罪人啊。

    李询目光扫过那串信息,定格在那串电话上,这个电话号码和一般的号码不同,因为许多人选择电话号码,车牌这些,都会选择一些比较吉利的数字排列组合,而这个号码数字就特别好,不会是一次性电话,或者是那种黑卡弄来的。

    “查一下这个电话吧,我看这号码很好,这种号码,估计不会是一次性号码!”

    “好!”

    现在电话都是实名制,所以很容易查询,只是这一查,众人就更加懵了。

    “主任,李队,是燕三小姐的。”

    “什么!”老张差点一拍桌子直接跳了起来。

    “电话录音呢!”李询这才忽然想起,这种电话都是正常录音的。

    众人这才将电话录音弄来。

    “李队,你和燕三小姐接触过,你给听听,她怎么会掺和这种事啊。”老张忽然觉着这事儿不单纯了。

    李询虽然不能够很准确的辨认是燕笙歌的,不过这声音并未经过处理,倒是有些熟悉,“我估摸着就是她本人打的。”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多带点人吧,也别直接就冲到那个房间,这样太明显了,佯装随便查几个房间,重点去那个房间就好。”

    “成!”老张说着清点人,就带队出去了。

    李询则拿着那个信息表,想了许久,鬼使神差的给燕殊发了个信息。

    燕殊此刻可没有那么清闲,正和轩陌两个人在战家指挥人打扫卫生。

    这战北捷也是可以,昨晚打电话给他,说莫家老夫人要上来住一段时间,商量他和莫云旗的婚事,让他们把家里拾掇一下。

    而且说得很明确,要让布置得温馨一些,让她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燕殊直接和他说,让他带人住宾馆不是更方便,那家伙倒好,偏说家里好,没等燕殊反驳,人家就直接切断了电话,弄得燕殊也很抓狂。

    楚衍这几天生病,轩陌干脆趁机请了假,基本上都在楚家,燕殊只能把他拉来当苦力。

    这战家虽然一直有人住,可是总让人觉得死气沉沉,而且清一色黑灰色的家居装修,这一进去,就感觉到巨大的压迫感,就这样,要如何温馨得起来啊。

    没办法,只能专门请了设计师,给他们进行快速的改造,只是添置了一些色调明快的摆设,或者家具,就能让整个房间的色调都变得明快起来。

    燕殊收到李询的短信的时候,正在院子里面逗狗,收到信息,倒是愣了半分钟,这小笙又在搞什么事情啊。

    “燕殊,我看差不多了。”轩陌一边推掉手套一边开口,“老战也是够了,自己要接待亲家,倒是会使唤我们。”

    燕殊一乐,伸手搭在他的肩膀,“这兄弟不就是用来使唤的么。”

    轩陌将手套扔到一边,低头摸了摸大黑的脑袋,“我怎么觉着这大黑都瘦了啊。”

    “这家连个像样的主人都没有,就留下几个条狗在家,能不瘦么!”

    轩陌却忽然侧头看了一眼燕殊,“你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啊。”

    “我俩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你眉毛一挑,我都知道你到底有没有事,怎么了,又出事了?”

    “小笙举报一个酒店有人卖淫嫖娼,警方正出动去抓人。”

    “你可以啊,什么时候手伸得这么长了。”

    “滚粗,我就是不懂,这夫妻两个人在搞什么鬼,这都要用到警方了,这是准备搞事啊。”

    “你家妹妹哪次搞事情,动静小过,你可别忘了,这丫头,从高中那会儿,忽然不知道怎么转了性,那几年,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大黑被顺毛得十分舒服,直接仰面,四爪朝天,轩陌嘴角勾着笑,挠了挠他的肚皮,“也就是这些年本分不少。”

    “你不说我都要忘了,这丫头这些年确实很本分。”

    “这是专心做个贤妻良母了呗。”轩陌淡笑,“对了,这次是针对谁啊。谁这么倒霉又惹着她了。”

    “鬼知道,不过我猜是伊家那位,伊人,你还记得么?”

    “记得,还污蔑我和小笙有一腿的那个,没脑子的家伙。”轩陌嗤之以鼻,“你这是准备去凑热闹?”

    “我才不去,又不是上高中那会儿了,秦浥尘自己会去。”

    “那倒也是,她高中那会儿,燕持可是作为家长经常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喝茶呢,可是最后都是老师被气得哑口无言,乐死我了。”

    而此刻的秦浥尘就在酒店里,而民警正在包厢各种搜查。

    这个点酒店吃饭的人不多,住客倒是不少,说是要搜查vip套房,酒店方面自然是不愿意的,在包厢门口就和警方交涉起来。

    “警察同志,你要知道,能够住到那里的都是非富即贵,你们这样贸然进去,惊扰了客人,这个责任谁来负。”

    “我们是有正常工作,你们有配合我们调查的义务。”

    “之前你们说是接到有人举报,那我想请问,你们手里有证据么,我们的律师马上就到,也烦请你们配合。”

    那民警倒是一笑,“你们这么做,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们在包庇谁,或者是在拖延时间,好让他们有时间准备?”

    “你们可不能凭空捏造,信口雌黄!”

    秘书一直在前后打探消息,得了可靠信息这才跑回秦浥尘身边,“秦总,警方接到人举报,说这里有人卖淫嫖娼,这才带人过来搜查,不过我听说,这举报人……”

    秘书欲言又止,秦浥尘自然已经猜到了几分,他倒是直接起身走到了门口。

    “秦总!”“三少!”

    原本火力焦灼的双方,见着秦浥尘都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警官同志,是这样的,和我们一起吃饭的高总还有一位伊小姐不见了,麻烦你们搜查的时候,帮我们留意一下!”

    “好,我立刻带人去查!”

    这酒店方面是极不愿意警方大范围搜查的,可是秦浥尘这话几乎把他们的话堵回去了,而且喂警方的搜查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他们若是反对,估摸着这位毒舌的秦三少又会给他们怼回去,只能将苦水往肚子里面咽。

    “我们找工作人员配合你们!”酒店人员叹气。

    “不用了,我们暂时不需要你们的配合。”民警说着就开始布置任务。

    而此刻套房内的男人爬在伊人身上,出了一身的汗,伊人面色潮红,爬在床上,呼吸不均,床单凌乱,身上更是有许多不堪的污浊物,男人却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要是下次还有机会,我们再继续。”

    他对伊人那是很满意,原本看着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裙,却没想到,床上倒是挺疯狂的,或许是酒精的催化,更是平添了一抹妩媚之气。

    男人从光着身子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钱包,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名片,抽出了几张纸票,拿着钢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压在床头,就转身去洗澡。

    而此刻的警方也已经到了这边,这边的房门都是高级定制,很难破门而入,所以他们专门找酒店要了门卡,这个走廊安静得吓人,暗红色的地毯将气氛衬托得格外厚重。

    几个民警对视一眼,今天到底如何收场,就得看这个房间里到底有没有状况了。

    “滴——”门卡一刷,清脆的声响,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一群人瞬间涌入。

    “别动!”刚刚进去,就看见趴在地上的高总,警方立刻将他压住,这高总睡得正熟,可是仅穿了一条内裤,地上还散落着各种男人女人的衣物,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画面很诡异。

    高总本来还浑浑噩噩的,被这一声大吼,叫得瞬间恢复了一些神智。

    “你们是谁,要干嘛!”他扭动着肥硕的身子,却动弹不得,被两个民警从地上架起来,直接按在了一边。

    套房是三室两厅,其中一间房门紧闭,他们立刻破门而入,床上赤条条的躺着一个女人,而此刻浴室还有哗啦啦的水声,男人听着动静,连浴巾都来不及裹一条,就直接推门出来看情况,这一看到一群警察,整个人都懵了。

    “队长,你看这个……”民警指了指床头的钱。

    “叫起来,都带回去!”

    “你们想干嘛啊,谁允许你们进来的!”男人急了。

    自己不过是捡了一个“尸”而已,至于把警察都招来么!

    “我们穿成这样,你说我们是谁啊!”民警从他身上扫过去,一身红痕,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警察同志,我们就是正常的上个床,难不成也有罪啊,你情我愿的啊!”

    “你情我愿啊,那给钱是干嘛!”

    “我什么时候给钱了啊,那就是我随手放在那儿的。”

    “上面还有电话,这位小姐的?”民警指了指床上的伊人。

    “不是,这是我的!”男人急了。

    若是被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外面胡搞瞎搞,还被弄到了警局,非弄死他不可。

    “我们接到人举报,这里有人招嫖,难不成是这位小姐招的你?”民警诧异。

    不过这种事不在少数,现在许多有钱人家的贵妇小姐,倒是会做这种事,民警目光怪异,更是让这个男人抓狂。

    而此刻伊人在民警的不停呼唤下,似乎清醒了一些,只是身上疼,脑子也疼,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在民警的扶持下坐起来。

    只是在看见现场的场面也有些懵。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存缕不着的男人又是谁,这……

    “你们……”

    “队长,身份都查到了。”民警已经从地上散落的东西中翻找出了他们各自的身份信息。

    “伊人?向南?”

    “什么向南!”伊人脑子已经彻底转不过来了。

    “向先生,你刚刚说你们是你情我愿,那这位小姐怎么会认识你!”

    “就算我们不是,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啊,你们到底想干嘛!你们知道我爸是谁么!”

    “现在是不懂,不过很快就知道了,我想令尊还需要来警局了解情况。”民警一笑。

    “行了,都带走吧。”

    “不是,这……”伊人脑子有些疼,她记得自己上了电梯,然后……有个男人过来……

    酒的后劲上来,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和他……

    怎么就变成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啊!”伊人指着面前的男人。“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民警面面相觑,“你俩不是刚刚……还不认识?”这现在的男女关系可真是够乱的,这都不认识,居然就一起滚床单了。

    “我们刚刚在电梯不是认识了么,是你自己扑过来的!”

    “你胡扯,我怎么会自己扑过去!”伊人急了,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而此刻伊人才注意到一边一直有人民警拿着dv在拍摄,现在许多执法过程都是有记录的,伊人一看见自己光着身子,裹着被子就要去夺dv!

    “小姐,你冷静点!”

    “你特么的才是小姐!谁允许你们拍照了,你们这样是侵犯我们的隐私!”

    “对,你们凭什么拍摄!”向南也跟着起哄,这事儿可不能闹大,那可丢死人了。

    而此刻秦浥尘等人已经得知找到了高总的消息,一群人也到了这个楼层,他们一进去就看见披着外套,好像还不是很清醒的高总坐在一边,看到他们一行人,顿时羞得想要地缝钻进去。

    房间里还不时传来各种争执声。

    “不许拍,我说了,不许拍!”

    “请不要妨碍我们警方工作!”

    “你们在工作,就能够私自闯入别人的房间么,我们还能有点隐私么,你们警方就是如此办案的么!再说了,我犯什么法了,你们又凭什么来抓我,总得有个理由吧。”

    “我刚刚说了,有人举报这里有人招嫖!”

    “什么!”伊人气得面红耳赤,“怎么可能,我就是……”

    “那你们这是什么关系,这钱又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伊人急了。

    明明她身边的人应该是秦浥尘才对,怎么变成了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认识啊。

    “这是怎么回事?”秦浥尘忽然出现在门口。

    伊人一见着秦浥尘就要扑过去,吓了所有人一跳,“三少,你要为我作证,我根本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而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秦浥尘一脸无辜,好像什么都不懂一样。

    不过秦浥尘确实不懂,为什么房间会平白无故多出来一个人,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怀疑这位先生和这位小姐之间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招嫖?我们伊家缺这么点钱么!三少,我……”伊人看着秦浥尘,似乎在急于解释什么,却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现在太乱了。

    “三少,您认识这位小姐?”民警开口。

    “之前一起吃饭来着,中途离开了,我还以为她走了呢,没想到还在酒店,只是现在这是什么状况啊。伊小姐家境殷实,应该和这种事情没关系吧。”

    “那他们之间……”

    而此刻门口出现一个侍者。

    “队长,这位小哥说,他知道一些情况。”

    “你说!”

    “我之前在电梯口碰见过他们,因为当时入住的客人很少,所以记得很清楚,这位先生说这位小姐是他女伴,这位小姐当时神智已经不太清醒了,就任由着这位先生将她带回房了。”

    “你们不是不认识么,怎么又说是女朋友,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民警大声质问。

    男人急了!

    “我和她就是偶然碰见罢了,她醉醺醺的往我身上贴,我一时意乱情迷,就……”

    “你这是强奸吧!”秦浥尘幽幽的说了一句!

    “那门口的那位又是怎么回事!”民警已经众人带到了客厅,这可真是够乱的,这都是什么关系啊。

    一开始进来,还以为这三个人口味很重,在那啥呢,不过门口横尸的这位,虽然脱了衣服,不过身上却十分干净,看起来应该和里面这两位也没啥关系。

    “应该问一下这个房间是谁开的吧!”秦浥尘忽然笑道。

    “是伊人小姐。”侍者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场的人都听见。

    “如果说这位男士是无意中闯进来,那么高总您……”秦浥尘这话透着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

    “本来这个酒局伊小姐就不再其中,还是高总带她过来的,这该不会是伊小姐许了他什么好处吧!”

    “别胡说,伊家和高总是多年好友。”

    “什么好友啊,你都没看见刚刚喝酒的时候,这伊小姐都快坐到他腿上了……”

    “好了,都安静一点!”民警轻哼,“高总,门口有一张房卡,我想请问,你是从哪里拿到这张门卡的。”

    高总脑子都要炸开了,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他多年经营的名声都会毁于一旦。

    “我……”

    倒是此刻一个女人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身花色连衣裙,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斜靠着一个黑色的单肩包。

    “女士,警方办案,闲杂人等请回避!”

    “给我让开,我不是什么闲杂人等!”女人力气很大,直接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双手,就直接冲了进去。

    这到了里面也是不管不顾,就朝着伊人扑过去。

    伊人根本没反应过来,黑包就砸在了她的头上。

    “贱人,让你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你哥小贱人,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去外面偷人,我要打死你!”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秦浥尘只是和他秘书,忙不迭的往边上退了退,这女人战斗力爆棚,被波及就不太好了。

    “啊——”伊人头发一把就扯住,整个人居然被她一把扯到了地上,“啊——”

    发出了连连惨叫。

    “放开我——”

    “你求饶也没用,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要不是你,我老公也不会和我离婚,我现在就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幅嘴脸!”而此刻不知道从何处涌入一群记者,民警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燕笙歌靠在桌子上,看着秦小蛮一板一眼的正在描摹着面前的一本画册,忽然手机就弹出了推送消息,不应该是警方抓嫖么,怎么变成了正房捉奸?

    ------题外话------

    小笙啊,这个事情呢,你若是不懂,可以去问你老公!

    燕笙歌:你是想说,和他有关?

    我:反正你们夫妻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燕笙歌:呵呵,那只能怪他们自作自受!

    我:这是要搞出人命啊!

    燕笙歌:我又没出手,这不是她想出名么……

    我:贼夫妻——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