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4 悲催相亲,小笙搞事情

正文 094 悲催相亲,小笙搞事情

    工作室

    秦小蛮坐在燕笙歌工作的台上,双腿悬空,抱着一大盒冰淇淋,吃得满嘴都是,“麻麻,这个口味的冰淇淋很好吃!”

    “你少吃点,再吃两口,我就给你收起来,吃太多会拉肚子!”

    “嗯——”秦小蛮撒娇。

    “这是为你好,别闹!你是想吃药还是打针啊!”

    “好嘛!”秦小蛮撅着嘴巴,一脸不满,拿着勺子,不停的捣鼓着自己的冰淇淋,小脸堵得圆滚滚的,抱着冰淇淋的手不断收紧,生怕燕笙歌直接把东西夺了去。

    燕笙歌拿着面料正在人性模特身上比划,忽然手机震动了两下,她侧头看了一眼,秦浥尘的短信。

    “我结束了,待会儿直接去接你回家,晚上陪孩子一起出去吃饭。”

    燕笙歌拧眉,这家伙到现在才结束,这都快三点半了,不过即使这般她也没管,继续摆弄着手中的面料,可是这家伙成心不让自己消停一样,一条短信接着一条。

    “笙笙,我真的结束了!”

    “笙笙,你在忙什么?在家还是在工作室?”

    “笙笙,你想吃什么,我让人定位子……”

    “你为什么不理我,从上午开始,你就没有回过我信息,笙笙……”

    ……

    燕笙歌知道,这厮又要开始刷存在感了,这家伙隔个数天半个月,就开始发作,直到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新的短信蹦了出来。

    “我想你了。”

    燕笙歌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起手机,给他回了个信息:“我和小蛮在工作室,回头你直接过来吧。”

    秦浥尘反复捉摸着那条短信许久,这个回复,好官方!

    没有一点感情。

    “秦总,时间貌似差不多了。”秘书侧头附在秦浥尘耳边,他此刻坐在床边,盯着手机已经看了好久了,这高总上去也差不多了。

    秦浥尘抬头看着餐桌上横七竖八趴在餐桌上的人,示意秘书去把他们全部叫起来。这才低头看了看腕表,这高总去楼上已经整整半个小时了。

    到现在还是没有动静,多半是事成了。

    伊人本来就喝了不少酒,把房卡给了秦浥尘,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进了电梯。

    身子靠在电梯上,就昏昏欲睡,而此刻电梯里也恰好站着一个三十不到的男人,从伊人进门开始,目光就未曾从她身上移开过,端看这女人的穿着也知道是个富家小姐,歪七扭八的进了电梯,手指不停的按着按钮,却一个都未曾按下去。

    “小姐,您要去哪层!”男人走过去,伊人醉醺醺的,哪里还是明辨是非的能力,她翻了翻包,一张房卡掉了出来,落在男人的脚边。

    而此刻男人看着她醉醺醺的模样,居然直接上手,握住了她的腰。

    “唔——”伊人挣扎,可是她这越是扭动,两个人贴得越近,弄到最后,两个人的脸都贴到一起了。

    男人干脆肆无忌惮的吻住了她的嘴,虽然都是酒味,可是送上门的肉,可没有不吃的道理。

    他的手不停地在伊人的手上作乱,伊人本来就不是什么清高女子,之前还在不停的抗拒,可是在这个男人的不断撩拨下,加上酒精的催化,她的身体慢慢发生了许多的变化,渐渐地双手就攀上了男人的脖子。

    这男人本来还以为今天自己占到了大便宜,没想到,这女人非但不是青涩的果子,反而很有手段。

    这手直接就往他身下探去,惹得他咒骂一声。

    而此刻电梯门忽然开了,电梯口要下楼的侍者也被吓了一跳,而那个男人直接将伊人抱在怀里,倒是淡定得很,一看也是老司机。

    “小哥,麻烦帮我把房卡捡起来,我女朋友喝多了!”

    “好!”小哥将房卡捡起来,特意看了伊人一样,一身酒气,脸上通红,这大白天的,怎么就合成这样。

    “需要我帮你们叫醒酒汤么!”这个楼层都是顶级的vip套房,各种服务都很齐全。

    “不必了,谢谢!”男人夺过房卡,半抱着伊人就开始找房间。

    “先生,1809号房在您左手边,倒数第二间!”

    “我知道了!”男人说着拖着伊人就往另一侧走。

    等高总摸到房间的时候,这都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不过房间里空气很是污浊,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往里面走,这刚刚进门就猝不及防被衣服绊了一下,摔在地上,就爬不起来了。

    酒劲上来,趴在地上就开始大睡,此刻床上的男人还在酣战。

    这好不容易寻了个这么个女人,很合他胃口,他怎么可能放弃,这房间隔音效果特别好,加上某人正乐在其中,这门口的些许动静他是一点都没听见。

    工作室

    燕笙歌将面料搭在模特身上,扭头看着秦小蛮,“你这丫头,我就一晃眼的功夫,你怎么吃了这么多!”

    “好吃嘛!”秦小蛮伸手要燕笙歌抱抱。

    燕笙歌无奈将她抱下来,顺手将冰淇淋放到一边,去洗个手,待会儿粑粑要来带我们出去吃饭。

    “好啊!”

    秦小蛮说着撒开小腿就往外面跑。

    燕笙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傻丫头!

    燕笙歌这才拿起手机,秦浥尘到底给自己发了多少短信啊,这人活跃得异常不正常,难不成私底下又在搞什么事,不回去工作,还要接自己吃饭。

    燕笙歌慢条斯理的点开一条一条短信,却发现有个极其不和谐的东西混入了短信中,有彩色照片,一个房间门口,还有一个极其模糊的人影,根据之前的照片,她能够清楚得分辨出来,这个女人是伊人,下面还附带了房间号。

    加上之前那一条在酒店门口的,基本上就把地址都告诉她了。

    难不成是准备让自己去捉奸?

    这女人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长进,真的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能够任由着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啊。

    燕笙歌伸手转动着笔,这女人既然这么想自己去捉奸,这么想成名,那自己何不成全她……

    想着就在手机上拨通了一个号码,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她可不能让她失望了啊。

    另一头

    董风辞已经开始了约会,因为是三个人,时间都是错开的。

    她刚刚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一眼便看见了坐在窗口,穿着黑色西装,桌上摆着一只红玫瑰的男子,董风辞牵着燕小西走过去。

    那人立刻起身,“董小姐,您好!”

    董风辞侧头打量着男子,“你和照片上不太像啊。”

    照片上是个清秀有余的俊美男子,这本人看起来去油腻得很,尤其是梳着油头,在昏暗的灯光下放着一层厚重的油腻感,看着不干净。

    “那都是我上学时候的照片了,这么多年了,人都是会变的嘛,不过董小姐可比照片上漂亮多了,董小姐快坐吧!”男人见着董风辞这眼睛就移不开了。

    这女人可比照片上漂亮太多了,天生媚骨,那种媚态可不是几张照片可以呈现出来的。

    董风辞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人是p图用太多了,不过她也不点破,只是笑了笑。

    “这孩子……”男人目光定格在燕小西身上,长得过分漂亮了吧,虽然肉嘟嘟的,却掩饰不住那精致的五官。

    “哦,这是我哥家的孩子!”董风辞说着抱着燕小西坐到椅子上。

    “没听说董小姐有哥哥啊。”

    “不是亲哥哥,就是干哥哥而已。”

    “不知道是谁啊!”这男人一见着燕小西这穿着打扮,自然就想多问两句。

    燕小西歪着头盯着不愿回答的董风辞,又看了看一脸殷切的男人,这男人是有多没眼力劲儿啊。

    此刻服务生正好过来。

    “先生,小姐,点些什么!”

    “给这位小姐先点。”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立刻将菜单推到了董风辞面前。

    “小西,你点吧!”

    “好啊!”燕小西本来就觉得有些饿了,对于吃的,他可从未客气过。

    男人看着他越翻越往后,眉头微微皱起,却还要勉强自己保持微笑。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一份!”

    “好的!那两位需要点些什么么!”

    “一杯橙汁就好。”董风辞将目光投向对面的男人。

    “给我一杯白开水吧!”

    “好的,稍等!”

    东西很快就到了,燕小西一直十分安静的吃着东西,而他们两个人也显得十分尴尬,过了许久男人才缓缓开口。

    “董小姐,真的是抱着结婚的目的相亲的么?”

    “不然我相亲做什么?”

    “安董小姐对另一半有什么具体要求么,我觉得董小姐这样身份的人,身边应该是不缺少追求的人的吧!”

    “合眼缘吧,身边没有合适的。”董风辞伸手拨弄着吸管,不时帮燕小西擦擦嘴,有些不在状态。“你呢,有什么具体要求?”

    “董小姐可以接受婚后和父母一起住么?”

    “可以啊。”

    “那董小姐平时会做家务么?”

    董风辞微微抬头,看了那个男人一样。“会!”

    “那就好,我父母总觉得女孩子不做家务,就……”男人似乎也挺不好说出口的,说到一半,话又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我是会做,可是不代表我就要做。”董风辞捏了捏习惯,“我想你有些误会,我们就是碰个面而已,还有发展到有什么以后的阶段。”

    “您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么!”

    董风辞无语,自己难不成拒绝得不够明显?

    燕小西看着董风辞无力的模样,轻轻咳嗽两声,奶声奶气的说,“我姑父你比帅,你比高,还比你有钱,姑姑干嘛要抛弃我的姑父和你在一起啊,而且你也太小气了,我不就是吃了几个小蛋糕么,也没说让你付钱啊,怎么就心疼成这样。”

    一直盯着他看,还一脸嫌弃,弄得他吃东西都觉得罪恶。

    一小蝶的东西,动辄就三位数,他是真的心塞。

    “姑父?您是不是结过婚!”男人忽然激动起来,“我就说嘛,董家小姐,怎么可能没有追求者,长得这么漂亮,居然还要相亲,你该不会是结过婚吧。”

    “你在胡说什么!”这人声音很大,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围观,弄得董风辞很是尴尬。

    “不然是什么,我就说嘛,一点都不对劲,你这样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没有追求者,楚家小公子,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敢和你在一起的啊……”

    董风辞深吸一口气,这相个亲,都能遇到这种奇葩男。

    难不成是刚刚小西那番话刺激到他了?说他吝啬,他心里有怨气也说得过去。

    只是这话越说越离谱了。

    “你能冷静一点么!”董风辞头疼。

    这个男人本就觉得她带来的孩子一直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从进门开始点单开始,就在给自己脸色看,专挑贵的点,这不是故意的么!

    “这孩子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

    “噗!”董风辞直接起身,端起果汁朝着男人的脸上就泼过去。

    “姑姑,好浪费!”

    “我告诉你,你再胡说,我就告你诽谤!”

    “先生,小姐,有话好好说!”服务员立刻围拢过来。

    “这人追求我姑姑不成,就公开诽谤我姑姑,麻烦你们帮忙把人请出去吧,我还要吃东西呢!”

    这男人或许是第一次被人在公开场合这般对待,心下怨怼,“什么相亲,分明就是让人难堪,你们这种大小姐,谁伺候得来。”

    董风辞轻笑,“请问你明知道是和我这种骄纵的大小姐相亲,你来做什么啊,难不成是对我的照片一见钟情?还是图点别的东西,大家心知肚明,就别让我撕破脸了。”

    “你!”男人行心事被戳破,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我……”

    “光是从点单就可以看得出来,你挺抠搜的,第一次出来,就不愿意花钱,我想以后更不可能了吧,怎么着以为我们家有钱,就觉得傍上我,以后就可以衣食无忧了么,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男人,自己没什么办事,对女性还那么多要求,你凭什么啊!”

    “你明明就是心虚,这个孩子……”

    “这是二少家的小少爷,燕家少夫人经常带他来我们店里买东西,立刻别在胡说了!”一个服务生上前劝阻。

    “麻烦你们把他请出去吧!”董风辞脸色被气得青白。

    男人破不甘心的推开钳制着自己的服务生,径直往外面走,显得破不甘心。

    燕小西继续低头吃东西,“姑姑,我就说嘛,还是姑父好吧,他就是准备娶你回去,当自动取款机,顺便还请个保姆回去照顾爸妈!”

    “行了,你赶紧吃,还有下一场呢!”董风辞看了看腕表,莫名心塞,一想到接下来会各种牛鬼蛇神,他就巴不得此刻就一头撞死。

    而接下来是个数学博士,这人长得倒是挺斯文的,上来话也不多,直到董风辞开口问他现在在哪里工作,这人就开始滔滔不绝了。

    “董小姐,我看你也是名牌大学毕业,你知道著名的艾森斯坦定理么?”

    “呃……”董风辞悻悻地一笑,喝了口水,“不太懂。”

    “那我给你说说吧,这个是数学界十分有名的定理,他是这样的……”

    这人光说还不过瘾,居然从包里面翻出了纸笔开始给董风辞演示起来,她立刻找燕小西求救,没想到燕小西听得津津有味,似乎并太懂,却表现出了十分浓厚的兴趣。

    这人一讲就是半个小时,可算是说完了,董风辞上述一口气。

    “董小姐,你说数学是不是很神奇啊,我是不是讲得太多了,您不会觉得我啰嗦吧。”

    “不会。”

    “那就好,那您听懂了么!”

    “嗯!”董风辞能说她一直在发呆了,光是手边的水都喝了三大杯,这人愣是没看出她的心不在焉。

    “对了,我最近在研究一个数学界的定理,就是这个……”

    “等一下,您先喝点水,呵呵——”董风辞觉得自己简直要疯。

    “叔叔,我想听!”

    燕小西歪着脑袋,很有兴趣的样子,董风辞恨不得把他嘴巴直接封起来。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位,而接下来这位就更加奇葩了,这可不单单是自己来了,还带了一位。

    一个男人!

    董风辞还没有开口打招呼,这两个人就靠在了一起。

    “董小姐,您好。”

    “呵呵,您好!”

    “这是我的爱人,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我们很相爱。”

    “那你们……”

    “这不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么,这孩子是你的吧,长得真可爱。”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gay里gay气的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照片上可不是这样的啊。

    “如果可以的话,你接受形婚么,我是不愿意和我爱人分开,可是家里又逼得太紧,你知道,我们这样的人是很难真正走到一起的,对了,如果我们结婚了,你的儿子我们也会当自己儿子疼的,这平白还多了两个爸爸,这不是好事么!”

    “平时生活费什么的,我一样都不会,逢年过节,也可以一起回家,外人面前我们可以扮演恩爱的夫妻。”

    “不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我是不能给你的,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你觉得我凭什么答应!”董风辞面部神经狠狠抽搐了两下。

    “我选择董小姐,也因为您是独立女性,相信不是那种非要有男人才能活吧,思想定然也很开放。”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董风辞咬牙,这都是哪里搞来的奇葩。

    燕小西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形婚,不过听他们的描述倒是听出了个大概,就是假装夫妻呗。

    “姑姑,我就跟你说嘛,你就老老实实跟着我姑父就好了,你看看吧,这都是什么人啊,你以后就要和这些人结婚?那我觉得你很悲哀!”

    “我头疼,你别说话。”

    “你要挺住!”

    董风辞干笑,这就是爷爷精挑细选的男人啊,简直一个赛一个奇葩,他是给自己选老公,还是挑奇葩啊,这些人搞在一起,应该可以开的奇葩大会吧。

    另一边

    秦浥尘倒腾了会儿手机,那群原本昏昏欲睡的人也都有了一些意识,秘书找人弄了醒酒汤,这些人喝完还是觉得头疼,不过基本意识还是有的。

    “高总人呢!”

    “不是去出去了么,去洗手间了。”

    “该不会是喝多了,趴在洗手间睡着了吧!”

    众人哄笑,立刻就着人准备去找。

    秦浥尘斜斜眯着眼睛,可算是把这群吃瓜群众给弄醒了,越多人看到越好,不好盖下去。

    “秦总,都准备好了!”秘书附在秦浥尘耳边。

    “嗯。”秦浥尘点了点头,只是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十分嘈杂的声音,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忽然一群警察就冲了过来。

    “都别动,坐好了!”

    秦浥尘拧眉,侧目看着秘书,“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警察怎么忽然来了!”

    而此刻燕笙歌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气,秦浥尘这家伙搞什么,还不过来。

    她刚刚打的是报警电话,名目就是在xx酒店,有人卖淫嫖娼。

    她想出名,那她就送她一程好了。

    秦浥尘此刻还处于懵圈状态!

    “警察同志,我们就是一起喝酒聚会,这个不犯法吧!”

    “有人举报这里有人卖淫嫖娼,都配合一下!”

    秦浥尘一脸懵,他怎么觉着会做这种事的人,很像他家那口子啊。

    ------题外话------

    我说小笙啊,你这要搞事,也和你老公商量一下啊,这都把你老公扫进去了,你老公要是被抓了,看你丢不丢人!

    燕笙歌:我老公不是那种人!

    我: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啊——

    秦浥尘:你要搞事是不是!这说明我们夫妻一致对外,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懂不懂,算了,你这种单身狗是不会懂得!

    我:呃……

    燕笙歌:老公,我饿了!

    秦浥尘:我马上带你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燕笙歌:什么都想吃!

    秦浥尘:我呢!

    我:你俩给我滚粗我的视线!

    最后再来一波求月票,每日必求,o(n_n)o哈哈~亲爱的们,有月票的不要藏着掖着,都给我吧,快砸向我,快……

    秦浥尘:你这样子,颇有点不要脸!

    燕笙歌:是很不要脸!

    我:你俩怎么还没滚!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