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3 一个比一个坑,腹黑秦三少(二更)

正文 093 一个比一个坑,腹黑秦三少(二更)

    燕家

    空气一瞬间的安静,燕小西一脸天真无辜,还在拨弄着莲花,电话那头的董老爷子未曾听见燕小西的话,倒是还在喋喋不休。

    “你听见了没,别给我装死,吱一声!”

    “吱——”董风辞抿嘴,被一群人盯着,尤其身侧那对母子,那双如出一辙的大猫眼,忽闪忽闪的,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让她觉得很是尴尬。

    “别闹,这么大的人了,正经一点。”董老爷子伸手捏了捏眉心,“总之你别给我逃了。”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先挂了!”

    “七点钟!”

    “我会准时到的!”

    董风辞顶着众人的目光切了电话,燕老爷子倒是故作不知楚家和董家那私下的小举动,还故意说!

    “前些日子,你不是楚楚相亲了么,怎么着,还真准备红杏出墙啊。”

    董风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楚老太太,这老太太倒是坐定如钟,分毫不动。

    “觉得不太合适而已!”董风辞觉着顶着燕老爷子的目光撒谎,这真的压力太大。

    他的目光过于犀利,看得她心慌啊。

    最主要的是,您别总是冲着我笑得如此和蔼啊,真的有些渗人啊。

    “我觉着楚楚那孩子挺好的啊,心思纯良,没有坏心眼,你俩若是在一起,他也会对你好的。”

    “太爷爷,你搞错了!”燕小西撅着嘴巴。

    “小西啊,姑姑给你带了零食,你要不要吃!”

    “不行,我决绝零食!”燕小西推手抗拒。

    目光却落在了姜熹身上,昨晚吃得太多,半夜还有些消化不良,回家吃了不少消食片,被姜熹说了好久,这会儿自己若是不表态,估计以后吃零食的机会都得断送。

    “怎么,零食都不吃了,都是你最喜欢的!”

    “我是个有节操的人,爷爷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不能屈……”

    燕老爷子悻悻地摆手,“贫贱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对,就是这个意思,我可不是你能所以收买的人!”

    “我什么时候要收买你了!”燕笙歌被人点破心思,真的要哭了。

    这孩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姑姑和楚楚舅舅根本就不是一对,和我姑父才是一对!”

    空气又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安静,董风辞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他到底来关家做什么啊。

    而此刻燕小北从楼上下来,怀中夹着一本书,“董姑姑好!”

    “哎呦,小北啊,快过来,让姑姑抱抱!”

    董风辞立刻岔开话题。

    可是燕小北那叫一个高冷啊,即使被董风辞抱在怀里,脸色也依旧淡淡的,只是耳朵有些发红。

    “我给你们带了许多好吃的,小西说他不要,都给你们兄妹了!”

    “谢谢姑姑!”燕小白乐不可支,她盯着那些零食很久了。

    燕小北惊讶的看着燕小西,这家伙今天转性了么!

    燕小西心里那叫一个懊恼啊,手一抖,手中的荷花被拦腰掐断。

    “你干嘛不吃姑姑的零食,难道你真的听了二叔的话,要减肥?”

    “才不是!粑粑才没有让我减肥!”燕小西根本不可能告诉他,减肥是他们父子之间永恒不变的话题。

    “哪里干嘛不吃!”

    “吃人嘴软,你不懂么!”

    燕小北若有所思,“姑姑,你是不是想收买我!”

    “不是啊,怎么肯能呢,我收买你干嘛啊!”

    “因为你第一次相亲,被一位姓关的叔叔给破坏了,他是你地下男友吧!”

    “噗——咳咳……”楚老太太一口水喷了出来,惹得身侧的燕老爷子一脸嫌弃,随手扯过搭在轮椅扶手的手帕递给她,“嫌弃,一把年纪了,这么不淡定。”

    “呦,这么着,你是见过多少大场面啊。我一个小老太太,就是不淡定怎么着!”

    “还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老燕,你别太过分啊。”

    “你想对我这个伤残人士做什么,我告诉你,别动手动脚的,一把年纪了,不正经!”

    “你……”

    姜熹对于这两个人互怼的日常,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自从这位老太太过来之后,爷爷倒是比寻常高兴许多,有了能够说话的人,心情也好了不少,对他病情恢复也很有帮助,最要是这位老太太绝口不提要离开的事情,这就尴尬了。

    他们也不能直接开口要送她走吧。

    前些日子,燕持就是无意中说了一句,老太太的家人会不会正在找她,需不需要联系一下。

    人家自己翻脸了,认定燕持要送她走,愣是几天没给燕持好脸色,不过燕持那脾性,估计也没往心里去。

    董风辞此刻脸色五彩斑斓,十分好看。

    躲过了燕小西,没躲过燕小北。

    她和燕家这群熊孩子是犯克么!

    燕小北就坐在董风辞的大腿上,很明显能够感觉到董风辞身体一瞬间的僵硬,扭头看了看姜熹,“二婶,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姜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

    倒是燕小西又来补刀。

    “燕小北,瞎说什么大实话,姑姑都害羞了!”

    “我……”董风辞绝对相信,这燕小西长大以后绝对是个不得了的主儿,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怎么就变成大实话了。

    “所以我就说嘛,姑姑,你是不是准备背着姑父红杏出墙啊!”

    “姑父?”燕老爷子和楚老太太同时惊呼,这怎么都叫上口了。

    “是啊,我姑父!关叔叔……”燕小西还是蛮喜欢关戮禾的。

    说话算话,而且和他一起,没有任何拘束,想干嘛就干嘛,他的手下也很好玩!

    “谁让你叫他姑父的!”燕老爷子虽然沉着一张脸,可是却并无愠色,口气也并无责怪之意。

    “我自己喊的啊,姑姑的伴侣不就是姑父么!这有什么错啊!”燕小西此刻看着众多长辈的目光,就变得不可思议了,“这点常识太爷爷你都不懂了!”

    “行了,你们都下去玩!”

    “好了,我带你们先上楼!”姜熹敏锐的察觉到燕老爷子有话和董风辞说,立刻带着几个小鬼上楼。

    心里却默默为董风辞开始默哀。

    真是苦了她了,被家里这群熊孩子害惨了。

    等客厅安静下来,董风辞低头喝茶,“你和关戮禾又重新在一起了?那你爷爷怎么还和你介绍对象,就那孩子的脾气,不是火上浇油么?”

    “我和他没有重新在一起。”

    “那群孩子胡说?”燕老爷子显然不信,若不是他们做出了什么暧昧的事情,燕小西那人精怎么会这么说!

    “就是见了几次面,他对我死缠烂打罢了。”

    此刻坐在车内的关戮禾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伸手揉了揉鼻子,难不成小辞在想自己么?

    这事儿原本不用他亲自过来,不过他也不想把她逼得太紧,免得又和几年前一样,董老爷子若想藏人,那他找起来还真是费劲,不如给彼此一点时间缓冲一下。

    燕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孩子对你倒是痴情。”

    董风辞干笑,忽而抬头看向楚老太太,“奶奶,您又是怎么……”

    “你不是要去相亲么?这么闲啊,要不我也给你介绍对象?你觉得轩家那小子怎么样,还有和楚濛走得很近的那个,长得特漂亮的那个,也不错,自己办公司,有声有色的,京都排的上的单身汉,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我和他们怎么可能啊。”

    “怎么就不合适了,当年你爷爷可是很看好轩陌的,那孩子多好,这么些年也一直单身,没听说谈过恋爱,难不成是在等你?”燕老爷子狐疑。

    董风辞欲哭无泪,你们的脑洞能不能别这么大啊。

    “不过要我说啊,楚濛身边那小子真的不错,叫什么啊……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

    “沈廷煊!”燕老爷子出声提醒。

    “对,廷煊,那孩子是真漂亮,你们年纪也差不多,你俩都经商,肯定有共同话题!”

    “你怎么不说,楚大哥也经商?”

    “你要是看得上那小子,也可以啊,我马上安排!”楚老太太是巴不得自己孙子脱单,免得事儿多,整天在自己面前晃悠。

    “我谢谢您,不用了,我爷爷已经给我安排了快60位相亲对象。”

    “是么!”楚老太太笑得格外慈祥,“对了,你刚刚要问我什么来着!”

    “我什么都没说!”董风辞认输。

    明明是楚老太太被她抓着把柄啊,为什么到最后是她求饶,董风辞现在还有些懵。

    楼上

    燕小北一直很安静的在房间看书,燕小白已经开始拾掇着自己的荷花,送到了叶繁夏的房间,姜熹安顿好这对兄妹,才发现自己儿子居然没了。

    找了半圈,才发现这小子居然在换衣服。

    “你要出门?”姜熹站在门口,“没听说今天谁要带你出去啊。”

    “我要和姑姑一起去相亲!”

    “你去瞎掺和什么!”姜熹一听这话,立刻走过去,他若是去了,这原本有戏的事情,估计也得胎死腹中。

    “我要去姑父守着姑姑啊。”

    “一口一个姑父的,叫得比你亲姑父还勤快!”

    “那是,这个姑父比那个对我好,给我买好吃的,还带我出去玩,比那个总是阴阳怪气看我的姑父好多了,麻麻,你知道么,以前没有对比,我觉得他还不错,这一对比啊,啧啧……伤害太大!”

    “我就说嘛,平时也没见谁给你买东西,你这柜子里面的零食越来越多。”

    “因为姑父每天都给我喂食。”燕小西那叫一个乐呵。

    “我不是和你说了,让你控制一下嘛!”

    “麻麻——”燕小西穿着内裤就抱住姜熹的大腿,“我还是个孩子,我就爱吃点零食而已!”

    “你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了,你还能控制你的人生么!”

    “我还是个孩子,什么人生啊,不懂!”燕小西撇嘴。

    “你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别去捣乱,你小心董家的太爷爷打你屁股。”

    “我才不信。”燕小西冷哼,“他和太爷爷不是故交么,他一见面要是打我,太爷爷肯定要帮我打他。”

    姜熹嘴角抽了抽,很想问他一句,小子,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你这分明是去捣乱,燕小西,这个关系到你姑姑的终身大事,不许你去!”

    “麻麻,你一直和我说,做人要诚实,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我答应了姑父很久,这次终于能让我帮他了,你这是让我做个不信守承诺的人啊。”

    姜熹语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且啊,姑姑的相亲对象,以后也就是我的姑父,我得去替她把关,爷爷奶奶上次还和我说,街上坏人很多,让我小心一点呢,我这不是怕姑姑被人骗了么!”

    “你看啊,姑姑长得漂亮,而且又有钱,那些男人说不定根本就不喜欢姑姑,就是贪图姑姑的钱财,这以后若是给姑姑找个小三小四小五,你说姑姑都可怜啊,我得去帮她甄别。”

    “我跟她去,根本不是为了姑父,完全是为了姑姑考虑,那就是顺带而已!再说了,如果出现一个比我姑父更好的,姑姑又喜欢,那我不是也没办法么!”

    燕小西说话的时候,已经穿上了衣服,打开衣橱,端着小板凳就要拿东西。

    “要取什么?”

    “帽子,蓝色的那个,搭配我这身衣服!”

    “小小年纪,搭配什么啊!”比自己过得还惊喜。

    “所以姑姑说你不懂时尚,这是fashion,你不懂!”这个姑姑自然就是燕笙歌了,燕笙歌平素给他们做了不少小衣服,都十分漂亮,甚是手表小背包都搭配好了,燕小西平素和楚家兄弟又走得近,小小年纪奢侈品比自己还多。

    “麻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燕小西扣好帽子,认真的盯着姜熹的眼睛。

    姜熹蹲下身子,帮他整理衣服,“如果我说不然你去,你就不走了?”

    “我也要听妈妈的话嘛,不过你觉得姑姑的终身大事不重要么!”

    “那也用不着你把关吧,她自己可……”

    “反正我不能看着姑姑往火坑跳。”

    姜熹是根本拦不住燕小西的,这小子若是想走,自然有一百种办法,可劲折腾自己,姜熹只能在心里为董风辞默哀了。

    董风辞可没想到,自己去了一趟燕家,出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拖油瓶。

    她和燕小西虽然认识时间不长,却也知道,骨子里面的恶魔因子,本想拒绝,不过转念一想,这小子过去了,不是正好给她当挡箭牌么?

    酒店

    这会儿已经快三点了,这群人还在喝,秦浥尘的秘书倒是有些急了,这都过了上班时间了,总裁可从不会因为酒局宴请耽误上班的啊,今天怎么回事。

    而此刻饭桌上,除却他,大家都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因为秦浥尘一直十分恶劣的给所有人敬酒,谁敢推辞啊,这桌面上已经摆了满满当当一桌高浓度白酒。

    “秦总,我敬你,我一直很仰慕,你啊……”又来一个醉鬼。

    “三少——”伊人端着酒杯,跌跌撞撞的走到秦浥尘面前,脸色红得不像话,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位女性,这些人除却给秦浥尘敬酒,就是找她喝酒最多,伊人开始倒是都在推辞,可是这一来二去的,也不好推脱,喝了不少,此刻已经醉得五米六道了。

    “三少——我……”伊人要靠过来,秦浥尘的秘书立刻扶住了她。

    而此刻从她手袖滑出一张门卡,堪堪落在了秦浥尘的脚边。

    暗黑色的门口,烫金的门牌号,这是一张房卡啊。

    “伊小姐,您喝醉了!”秦浥尘的秘书急了,他一直觉着这位伊小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想到居然会如此直接,不过她这举动,除却他俩倒是无人注意。

    伊人直接推开秘书的手,“三少,我等你,你可一定要来啊,三少——嗝……”

    伊人今天早就打定主意了,要把秦浥尘灌醉,她就不信,这天底下,真的会有如此柳下惠的人,天下乌鸦一般黑,她就不信这秦浥尘会是一直白乌鸦。

    她长得虽没有燕笙歌那般惊艳,却也不差,她就不信,自己表示得如此直接,他会不心动,况且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么多年面对一个女人,他就不会腻歪么!

    “各位叔伯,我出去一趟!”伊人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直接离开了。

    这群人喝了一一阵儿,才开始要去找伊人。

    “这丫头,怎么……喝着喝着……嗝——人没了!”高总喝得面红耳赤,满身酒气。

    那个秘书一直盯着地上被秦浥尘踩住的门口,这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秦总该不会是真的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吧……

    不能吧,她算哪根葱啊,怎么能和我们夫人比。

    然后他就看见秦浥尘抬脚,将房卡直接踢到了高总和伊人位置的中间。

    “高总,真是你的东西么!”秦浥尘指了指地上。

    高总定睛一看,他并未喝得不省人事,最起码的意识还是有的,这是一张房卡啊。

    “这个……”

    “也许是伊小姐的,反正不是你就是她的!伊小姐该不会已经开了房,去休息了吧。”秦浥尘声音压得很低,足够高总一个人听见。

    高总忽然一笑,“怎么可能,这是我的,准备开了让您休息的。”

    “那就不用了,我公司还有事,待会儿就得走。”秦浥尘皮笑肉不笑,这人经商方面有一套,不过私生活不是很检点,传闻果真不假。

    高总弯腰,费劲的将房卡捡起来,乐呵呵的揣在身上,还假惺惺的和秦浥尘道谢。

    “秦总,我再敬您一杯。”

    “高总客气了。”

    “你看我这记性,你若是不想去,我马上去吧房间退了,稍等哈!”

    “高总,不羁,高总——”秦浥尘假意喊了几句。

    这人也是猴急,估计是真的等不及了。

    “秦总,那分明就是……”秘书过了片刻才有些脊背发凉,这秦总活生生的把两个人坑了啊。

    “分明是什么!”秦浥尘冷哼。

    秘书附在秦浥尘耳边,两个人的声音都压得很低!www.youfa8.com人还在推杯换盏,根本不曾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没什么,我什么都不懂。”

    “他们都喝多了,谁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啊,那伊小姐把卡扔哪里了,谁看见了么!”

    “就算是看见了……”秦浥尘晃动着水杯。

    “分明是落在高总脚边的。”

    “求着高总带她过来,本就是居心不良,也许早就想好要爬他的床呢。”秦浥尘嘴角勾着嘲弄的笑,“这高总或许本来是打算用美人计笼络住我来着,不过自己也存了一点私心,听说伊家最近一直在给她寻觅对象,我看她也急了。”

    “不过挖墙脚,真是可耻!”

    “所以我帮她一把,听说高总半个月前和他发妻离婚了,这不是正合适么!”

    这秘书顿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秦浥尘却将茶水一饮而尽,不是都想算计他么,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喽。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我是不是应该发明一个180种求月票方法!

    燕小二:我可不想看你花式打滚卖萌,一把年纪了,不适合你!

    我:……

    *

    我不得不说,秦浥尘绝对是个坏人,大大的坏,这高总都能做她父亲了……

    秦浥尘:老当益壮!

    我:……

    秦浥尘:现在流行忘年恋!

    我:……这也太……

    秦浥尘:正常男女都有这种需求,我看他们都在思春,帮他们一把,成全一对美满的因缘,你应该夸我!

    我:鼓掌!

    秦浥尘:┑( ̄Д ̄)┍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