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2 一直红杏要出墙

正文 092 一直红杏要出墙

    酒店门口

    秦浥尘端坐在车上,不停摩挲着手机,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看起来颇为不悦。

    “秦总!”秘书简直司机,这都已经到了,总裁怎么愣是不下车啊,一干人都在外面等着呢。

    酒店门口站了许多人,都是专门出来迎接秦浥尘的,左顾右盼,这人好不容易到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居然不下车。

    他们也不好上前催促,就只能在外面干站着,外面日头毒辣,不一会儿,他们的额头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秘书扭过头,自家总裁正抱着手机在纠结,他跟了秦浥尘快七年,他这般模样,他哪能猜不到。

    “秦总,夫人可能没看到信息吧。”

    秦浥尘拧眉,颇为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十五分钟了,她还没看见我的信息?”

    “要不您给她去个电话吧。”秘书笑道。

    这秦浥尘只要别别扭扭,满脸不开心,定然是逃不开燕笙歌的。

    秦浥尘冷哼,“那岂非显得我很不矜持,我为什么一定要和她汇报行程!”

    秘书嘴角抽搐了两下,这一确定行程,就忙不迭的给人家发短信的人是谁啊,现在又来说这话。

    都说女人表里不一,这自家总裁那才是真正的表里不一,口是心非。

    “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您已经在车里坐了整整五分钟了,是不是不太好。”秘书这话问得小心翼翼。

    秦浥尘握紧手机,侧头看着嘴角绷着笑,眼神却显得十分不耐的伊人。

    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又没让他们等我。”秦浥尘专心等着自己夫人的电话,哪里有空理会他们。

    况且既然从一开始,他们就有心算计自己,那可就别怪他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这天气……”秘书话音未落,就被秦浥尘给瞪了回去。

    “你是谁的秘书!”

    “您的!”秘书深吸一口气,这等下去也不是事啊,“我给夫人打个电话吧。”

    秦浥尘不作声。

    秘书无奈的摇了摇头,惯会用这招,都老夫老妻了,夫人难不成还不了解您,小女儿都能打酱油了,怎么还这么傲娇。

    燕笙歌见电话震动,带起蓝牙耳机:“喂——”

    “夫人!”

    “有事么?”

    “我和秦总有个应酬,正出来吃饭,和您说一声。”

    “我知道!”

    “那您现在……”

    “我在开车!”

    “那我就先挂了,您专心开车!”秘书说着切断电话,一抬头,差点吓得从座位上跳起来,“秦总,您别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

    秦浥尘目光灼然,就像是要将他看穿一般。

    “怎么说!”

    “她说他知道您在应酬,现在正在开车,应该去接小少爷了。”

    秦浥尘冷哼,攥着手机推门下车。

    敢情是看到信息故意不搭理自己啊。

    这女人居然敢如此正大光明的无视自己……

    “秦总!”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人忙不迭得迎了上去,梳着油头,眼睛被挤得只能看见一条缝,满脸堆着笑,笑得那叫一个灿烂,额头渗出一丝细汗,他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汗水,笑得花枝乱颤。

    这浑身的肉都在颤抖,秦浥尘放在口袋中的手陡然收紧,目光从伊人身上扫过。

    “高总,您好!”

    那人手已经伸了出去,却不见秦浥尘有握住的意思,又堪堪缩了回去,“秦总,快里面请吧,这里都是熟人了!”

    高总说完,他身侧的三四个男人纷纷和秦浥尘打招呼,秦浥尘一一点头附和。

    “这位是我朋友的女儿,伊人,你们应该见过的。”高总笑着拉着伊人过来。

    伊人今天一身素净的白色连衣裙,精致的盘发,天气燥热,长时间暴晒,妆容微微有些晕染,却仍旧很漂亮,“嗯,秦总,我们昨天才见过,您应该还记得我吧。”

    “印象深刻。”秦浥尘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伊人,看得她心脏忽然砰砰乱跳。

    秦浥尘今天不似昨日穿得那般正式,浅咖色上衣,黑色西装裤,头发微微有些凌乱,阳光下他的瞳仁呈现出漂亮的浅棕色,双手随意的插在裤袋中,更是平添了一些傲视一切的倨傲,骄矜却并不显得傲慢无礼。

    周围的几个人一听秦浥尘居然说了印象深刻四个字,想着今日让她过来,确实是一个明智之举啊。

    “秦总,快里面请。”高总眯着眼睛,忙不迭的请秦浥尘进去。

    秦浥尘走在最前面,酒店服务生帮忙按下电梯,他刚刚进去,高总等人就要跟进去,却被秘书拦住了,“不好意思,我们秦总不太习惯和这么多人搭乘一辆电梯。”

    “哈哈,我倒是忘了,人这么多,肯定很挤很难受!”高总悻悻地一笑。

    等电梯合上,脸上才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这秦浥尘果然如传闻一样不好伺候。

    秘书侧头看向秦浥尘,他能跟了秦浥尘这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秦浥尘到底是喜欢一个人还是讨厌,他能够很轻易的分辨出来,只是秦浥尘素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秦氏发展到今天,根本不用讨好任何人,若是不喜欢的酒局,推掉就好。

    “秦总,您若是不想参加,我说您身体不舒服,先送您离开吧。”秘书试探性的询问。

    “谁说我不想参加了。”秦浥尘把玩着手机。

    “那位小姐是不是之前得罪过您?”

    秦浥尘居然会用一个印象深刻来形容,着实不易,他对不相干的人,素来不会有太深刻的印象。

    只见他抿嘴浅笑,而此刻电梯已经开了,他大步朝着包厢走去。

    很快高总一行人就跟了过来,因为刚刚的尴尬,一进门,气氛倒是显得有些凝滞,还是伊人先开了口。

    “三少,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是我的错,惹您不快,我回去之后,真的是寝食难安,听说高叔要和您一起吃饭,我就没打招呼的过来了,您不会介意吧。”伊人笑得那叫一个单纯,“我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和您道个歉,不然我一直都会觉得很歉疚。”

    “我并未放在心上。”秦浥尘口气云淡风轻。

    而此刻伊人已经将自己酒杯斟满,扭着腰肢,走到秦浥尘身侧,“三少,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秦浥尘手指捏住酒杯,就发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素来心细,伸手摩挲着酒杯,酒水清澈,荡这一丝波纹,而伊人已经将一杯酒引尽,一众人的目光瞬间焦灼在秦浥尘身上。

    “着实不好意思,我昨晚喝得有些多,今日头疼,不便喝酒!”

    “那赶紧给秦总斟茶!”高总话音未落,秦浥尘抬脚猛地踹了坐在他身侧的秘书一脚。

    秘书吃痛,立刻起身斟茶。

    伊人显得颇为尴尬,这秦浥尘昨晚基本没有喝酒,这分明就是不想喝自己这杯酒啊,高总笑眯眯的起身拍了拍伊人的肩膀,“伊人啊,快坐下,别傻站着!”

    “谢谢高叔。”伊人目光落在秦浥尘身上。

    之前总觉着能够看上燕笙歌的男人,眼光定然不咋地,倒是看了一些他俩的合照,以前总觉着肯定是因为修图的缘故,现在离得太近,这个男人俊美得几乎让人移不开眼,光是这颜值,看一辈子都不会觉得腻。

    本就嫉妒燕笙歌,这会儿心里倒是觉得更加不平衡了。

    秦浥尘却注意到那位高总的从伊人的肩头,落在她的后背上,最后居然出现在她的腰上,秦浥尘端起茶盏,笑得意味深长。

    这位伊小姐啊,自认为自己是人家的座上宾,却不知道,自己不过是这帮男人的下酒菜罢了。

    倒是真的认不清自己。

    董家

    董风辞正在中饭,顶着自家爷爷那揶揄嘲弄的目光,那盘虾肉还真的是有些难以下咽啊。

    “昨晚你和楚濛出去,你觉着这孩子怎么样?”董老爷子问这话,已经很明显了。

    “挺好的。”完美得无可挑剔。

    “那你觉得,你和他……”

    “爷爷!”董风辞颇为无奈,“我和他没可能,您之前为什么如此反对我和关戮禾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您觉得我们是官,他是匪,楚家比起关家,旗鼓相当,难不成您是觉得楚家会比关家更干净?”

    “你这丫头,这是用我的话来怼我是不是!”

    “那肯定不是!”董风辞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自家爷爷,“若论家族,关家比楚家更干净,您心里应该更清楚,楚家现在是黑白通吃,这其中的水多深,比关家这种世家更可怖。”

    “楚家最起码在漂白,不像关戮禾那臭小子,这是准备一条路走到黑!”

    这话一语双关!

    董风辞轻轻咳嗽一声,“且不说楚濛不喜欢我,就我们两个人的性格,他看似儒雅,骨子里可不是这样,您不会不知道,我性格也挺强势的,我们两个人一起,估计以后两家都不得消停。”

    “在你眼里,关戮禾就不强势了?”

    董风辞无奈,“我和他都是陈年旧事了,您总是这么说,还是您还是有意我和他……”

    “当然不是!不可能!”董老爷子冷哼。

    “而且从一开始,你估计就没打算让我和楚家联姻,不过是打发关戮禾的一个幌子而已。”

    “你知道就好,我可是用心两口,腆着我这一长老脸,找董家那老婆子商量了这事儿,没少被她调侃。”

    董风辞连连点头,这楚奶奶性格倒是和楚衍很像,还是说这年纪大了,才越发不羁?

    而此刻董叔从外面匆匆进来,这脸上却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什么事这么高兴!”董老爷子执起筷子,一本正经的夹了一个菜叶。

    “关戮禾出京了!”

    “嗯?”

    “听说是南边海关查了他一批货,数量还不小,估计是去处理了,我看这事儿多半不好对付,这一出去时间不会短。”

    董风辞伸手拨弄筷子,显得漫不经心,可是耳朵却竖了起来。

    “这小子是被人阴了吧。”董老爷子笑得那叫个荡漾,他高血压高血脂,饮食清淡,这每天吃着菜叶,他都觉得自己快变成兔子了,现在一听到关戮禾的消息,就算是顿顿吃菜,他也开心。

    “爷爷,您幸灾乐祸的有些明显啊。”董风辞干笑。

    “有么,我哪有幸灾乐祸,哈哈——”

    董风辞看着仰天长笑的人,他已经恨不得在自己脸上印上他很高兴三个大字了。

    “您说他是被人阴了?”

    “摆明了就是有人搞事啊,那小子多谨慎啊,这么多年都未曾出过一点差错,自身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而且这事儿出的蹊跷。”

    “有人看他不顺眼么?”董风辞夹着面前的虾肉,这忽然有些食不知味了。

    走了?

    居然就这么走了……

    都没有和自己打声招呼!

    董小姐啊,您似乎忘了,昨晚是您口口声声要和他撇清关系的啊,您这样想真的好么?

    董老爷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家孙女,“什么叫做有人看他不顺眼啊,你应该问,这世上有几个人看他顺眼,骄傲成那德行,无法无天,你不知道么,那家伙就是京都一霸,谁敢招惹!”

    “您也说了,没人敢招惹他,那次的事情?”

    “说不准,有可能是有内鬼和外面的人勾结,坑了他,不过这小子也不是吃亏的主,怎么着,你还担心他!”

    “不是!我和他都没什么关系,担心他做什么!”董风辞心口不一。

    “既然那小混蛋已经走了,小董,把我书房的照片拿过来!”

    董风辞低头吃饭,心里还在想着关戮禾的事情。

    他们那一行的,都是不要命的,若是有内鬼和外贼,就怕最后真的会搞出大事。

    “老爷子!”董叔将一摞照片拿给董老爷子。

    “啪——”董风辞还没反应过来,一沓照片,少说也有50张以上,直接拍在了她的面前。

    “爷爷——”

    “挑几个吧,今晚就开始相亲,我给你准备好久了,就怕关家那小混蛋来捣乱,他走了,正好是个相亲的好机会!”

    “这外面的人都知道,我和楚衍……”

    “那怕什么,只要你开始相亲,这些就是流言就会不攻自破,我们家和楚家本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小辈接触一下很正常,都是他们自己想太多,很快就没人说这事儿了,这些都是我挑选的,京都适合你的青年才俊,品貌俱佳,你自己选一下。”

    “爷爷——这到底有多少人啊,您是准备让我选妃不成,还是男妃!”

    “扑哧——”董叔扑哧一笑。

    “胡说什么,被给我打哈哈,现在就挑一个,晚上就约出来吃饭,这里面一共是有58个人,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

    “我就想问,您这整天足不出户的,哪里来的这些资料!”

    “哦,我把你的资料照片po到网上了!”

    “噗——”董风辞这次是真的吐了!

    “没规矩,吃个饭都不安生!你好好瞧瞧,我看许多人还是不错的,也有亲戚介绍的,背面是基本信息,今晚不如就先约三个!”

    “爷爷,你当您孙女是什么啊。”

    “别废话,听我的话!”

    “成,今晚就去,就这三个吧!”董风辞随意从照片中抽了三个人出来,说实话,她若是不应,爷爷必然会……

    不死不休!

    “这才像话,在家好好准备一下,就别去上班了,出去做个美容什么的,也把自己拾掇一下。”

    “我待会儿要去一趟燕家。”董风辞喝了口汤,“昨晚听说燕家的大嫂生病了,燕大哥照顾了一天,原本不在京都就罢了,这既然知道了,总得去看看。”

    “什么病,严重么?”

    “听说是胃病。”

    “嗯。”

    燕家

    董风辞到燕家的时候,燕小西正趴在家里的池塘边,折莲花,一侧的燕小白抱了满怀的莲花,一朵莲花比她的小脸都大,衬得她越发呆萌可爱。

    “姑姑好!”经过上次出海,燕小白对董风辞好感一直up、up往上升。

    “姑姑好,姑姑快进去吧!”燕小西折了一朵莲花就跑到董风辞面前,“姑姑怎么有空过来。”

    “我来看看你大伯母啊!”

    “麻麻和粑粑出去了!”燕小白声音软糯,抱着一束莲花,着实有些费劲。

    “来给我吧!”董风辞一把接过荷花,拉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

    却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这楚老太太正和燕老爷子下棋。

    “你这人,怎么会如此无赖。”燕老爷子这声音显然有些急切。

    “你说谁无赖!”

    “不是说好了,落子不悔么!”

    “那是你说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楚老太太显然是个无理取闹的人。

    “等会儿,你悔棋就算了,你干嘛偷拿我的棋子!”

    “你哪只眼睛看见了,你可别耍无赖!”

    “我真是不想和你这种人下去,简直无赖!”

    “你再说一句?谁无赖!”

    “有本事你把手心给我看看!”燕老爷子被她一激,顿时有些急了,伸手就要去扯她的胳膊。

    “我老燕,一把年纪了,你可别耍流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给我注意点!”

    燕老爷子欲哭无泪,耍流氓?亏她说得出口。他被堵得也不想下棋了,正好瞧见了董风辞,立刻笑着转动轮椅,“风辞啊,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大嫂!这个……”董风辞目光落在楚老太太身上。

    “这位是我无意中碰见的的奶奶,却不曾想是爷爷的熟人,就在我家住下了!”姜熹正好端茶出来,“风辞,快坐吧,要喝什么!”

    董风辞一脸迷茫,什么情况,她还以为楚老太太已经回f国了,怎么还滞留在京都,而且姜熹又不是外人,这怎么还瞒着身份啊。

    楚老太太倒是不急不慌的起身,“哎,这有些人啊,输了就赖账,不想和我玩,哼,我也不爱和你下棋!”

    “你瞧你这人,怎么还是这么无赖,这么多小辈在,你也不怕丢人!”

    “呦,你这都要对我动手动脚了,你都不怕丢人,你还怕我丢人啊,好不好笑啊!”

    “我!”燕老爷子被她气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楚老太太似乎并不担心董风辞会乱说话,从头至尾,只是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一个眼神都未曾给她,董风辞心里那叫一个郁结啊。

    “风辞,喝茶吧!”姜熹笑着送上茶水,顺便坐到她的身边,瞥见他身侧的补品,笑了笑,“叶子和大哥又去医院了,这会儿还没回来,让你白跑一趟了。”

    “那大嫂身体没事吧。”

    “应该没什么大碍,就是胃痛,估计得长期调理。”

    董风辞刚刚在燕家坐了半刻钟,燕老爷子的电话就来了,燕家人低头喝茶,并不想打扰她接听电话,只是那边的声音着实太大,而且一上来就是一句!

    “你准备好了没,晚上还有三场相亲,我都给你联系好了,你可别给我搞砸了!”

    董风辞终于明白,空气忽如其来的尴尬是怎么回事了。

    尤其是此刻燕小西一边拨弄着手中的莲花,一边叨叨了一句!

    “姑姑,您这是要红杏出墙么!”

    ------题外话------

    被虐完了520,才发现还有个521,明明单身狗才更加需要关爱好么,为什么不给我们都设立几个节日,╭(╯^╰)╮

    燕小二:你需要什么关爱!

    我:求月票!

    燕小二:我帮你求男票!

    我:人家只要月票!

    *

    董风辞真的是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什么叫做红杏出墙,她和关戮禾没有半分关系好么!

    燕小西:(⊙o⊙)哦

    董风辞:我说的是真的!

    燕小西:(认真脸)我没说是假的啊!

    董风辞:那你那是什么眼神,几个意思啊。

    燕小西:认真听你说话啊,你说没有就没有喽。

    董风辞:哼——

    燕小西:所以你是真的要红杏出墙?

    董风辞:……白说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