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1 幸灾乐祸,嘴硬心软的女人(二更)

正文 091 幸灾乐祸,嘴硬心软的女人(二更)

    “呦,我就说嘛,这谁大半夜的,在街上游荡,看着有些眼熟啊!”楚濛这口气阴阳怪气,沈廷煊本来一只脚已经踏上了车子,这会儿被他一堵,进退两难。zi幽阁

    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

    “原来是你啊,怎么着,不是和关戮禾一起出去了么,中途被人甩了?”

    louis透过后视镜一直在观察着自家老板。

    这难不成就是典型的心口不一?

    “呵呵——”沈廷煊皮笑肉不笑。

    “中途被人踹下车,你也是可怜,要不要我捎你一程!”楚濛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沈廷煊直接上车,根本不带犹豫,今晚就算楚濛不然他上车,他也得上,脚都要断掉了,他可不能和自己过不去。

    从小他就知道,面子是天底下最不值钱的东西。

    楚濛微微挑眉,看着一上车就揉脚的人,“关戮禾中途就把你给扔了,对你倒是真不错。”

    “我和他本来也就不熟。”沈廷煊长舒一口气,这坐下了,身体才彻底放松下来。

    “你俩不是好兄弟?”

    “什么好兄弟,你见过谁和他称兄道弟,谁敢啊!”沈廷煊轻笑,“不过是,是你抢了人家心爱的女人,人家过来报复罢了,看你俩那对话,简直幼稚得令人发指。”

    楚濛挑眉,“不然你觉得我俩碰面应该如何?”

    “最起码也得上去撕一架啊。”

    “那你准备帮谁!”

    “我啊!”沈廷煊伸手摩挲着耳垂,“等你俩两败俱伤,我就上去,给你俩一人一枪,我就一人独大了,岂不快哉!”

    louis嘴角狠狠抽了抽,沈四少,您还真敢说啊。

    楚濛倒是一乐,“倒是符合你的作风。”

    “可惜啊,没等到这一天。”沈廷煊叹了口气。

    “关戮禾找你应该是有别的事情吧。”楚濛语气笃定。

    沈廷煊搓揉脚踝的手顿住,“楚公子,你一直都如此敏锐么!”

    “我可不认为他会平白无故找你,估计这事儿还和我有关。”

    沈廷煊淡漠的一笑,“你这又是如何得知的?”

    “除却我,这人在京都基本上是不需要防备任何人的,你最近住在我家,外人看来,你和我们家的关系都非同一般,这事要不就是和楚衍有关,那就是关系到他和董小姐的,不过关戮禾那强势霸道,目中无人的性子,应该不会吧楚楚放在心上,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冲着我来的。”

    沈廷煊扑哧一笑,“你猜得没错。”

    “南方的地盘?”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找你当说客?”楚濛勾唇,“这关戮禾到底怎么想的。”

    “谁知道呢,我的面子,还不值那么多钱,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反正我的话是带到了,你如何处理,就不管我的事情了。”

    “你既然是说客,不准备说点东西打动一下我,说不定,我就心软,放弃那边了呢!”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您这意思,是准备让我讨好你?”

    “嗯哼——”

    “做梦去吧!”沈廷煊咬牙。

    louis看着后面的两个人,楚濛还未出酒店,就给他去了电话,让他查沈廷煊的位置,没送董小姐就直接过来了,倒是真把他当弟弟疼啊。

    街边

    董风辞和关戮禾相对而坐,两个人面前放了一大盆龙虾,还有六七瓶啤酒,关戮禾身前的垃圾桶装满了龙虾壳,他将剥好的虾肉放在董风辞面前,董风辞一向喜欢吃虾,可是却最讨厌剥壳,但凡是再好的味道,只要需要剥壳的,她就不吃。

    “嗯?”董风辞手中捏着玻璃杯,里面橙黄色的液体还在冒着气泡,“你不吃?”

    “你知道,我不爱这些。”关戮禾拿起一侧的湿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手指。

    “对,你不爱吃。”董风辞压了一口啤酒,“关戮禾,你少来招惹我了。”

    “不行。”

    “当年的那件事情,嗝——我这心里过不去!”董风辞咬牙,“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我们可以慢慢来。”关戮禾手上的动作缓慢。

    “你一直都是这样,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只顾自己,你觉得好就强加在我身上。”董风辞轻笑,“关戮禾,你可知道,其实我并不喜欢,你也该知道,我不是个娇弱的需要依附你的人,而你却总把我当成你的所有物,恨不得无时无刻绑在你的身上。”

    “你以前很喜欢。”

    “你也说那是以前了。”董风辞灌了一大口酒,“回不去了。”

    “那我碰你,你不是也有反应!”

    “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董风辞眯着眼睛,“关戮禾,你知道么,我其实挺后悔的。”

    “什么!”

    “后悔遇到你,爱上你。”

    关戮禾手收紧,“是么!”

    “我们的关系就像这杯啤酒!”董风辞晃动着杯中明黄色的液体,“过气了,就回不去了!”

    “哗啦——”关戮禾忽然站起身。

    “这么多年了,最多就是不甘心,有多少喜欢呢,若是真的那么喜欢,我的性格,你也很清楚,我会回来找你的,可我并没有,关戮禾,我们……”

    “啪——”关戮禾将车钥匙拍在桌子上。

    “生气了?准备把我带回家?你说你啊,就是这样,其实我们之间矛盾挺多的,你以为亲一下睡一觉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么!”

    “你喝多了!”关戮禾拧眉。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董风辞握紧酒杯。

    关戮禾深深看了一眼董风辞,“我打电话让你们的司机过来!”

    说完就完直接就走了。

    董风辞心脏就像是被人瞬间捏紧一般,疼得快要窒息了。

    她猛地抬起酒杯,将里面的液体尽数灌入,“咳咳——”有些呛喉咙,董风辞伸手捂住胸口,猛烈地咳嗽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老板走过来,“和男朋友吵架了?”

    “他不是我男朋友!”

    “要不是你男朋友,怎么给你拨了两斤的虾肉啊,而且啊,刚刚我在边上都看见了,那小伙子一直盯着你看,那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老板笑着拿着抹布擦了擦桌子,“这些啤酒不要了吧!”还有几瓶并未开封。

    “不用了!”董风辞喝完一瓶啤酒,望着面前的虾肉,捏了一口放入口中,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落。

    即使她爱他又如何,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也未曾给她一个说法,他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真的以为,过去了,就是真的过去么!

    他总是这般,一个人独来独往,任何事情都不会和自己商量,是为自己好,可是她要的从来都不是这样。

    她要的不是在他羽翼下被保护得完好无损,她想要的从来都是和他并肩作战。

    董风辞忽然站起身子,“老板,帮我打包一下。”

    “哦,好!”老板叹了口气,情侣之间,有什么好闹别扭的。

    董风辞提着餐盒,缓缓往家走,夜风很凉,她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身子有些趔趄。

    走了没两步,她一屁股坐在地上,脑子晕得厉害。

    忽然一辆车子缓缓停在她的面前,董风辞懒得抬头,脑子已经晕晕沌沌了,面前的人都是重影。

    司机刚刚准备扶她起来,一个人朝着便迫近,那黑底白花纹络面具,让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刚刚就是这位爷自己来电话的,吓得他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关戮禾走过去,蹲在地上,董风辞身体本能的抬头,“唔——你……”

    关戮禾脱下外套,直接皮在她身上,“东西先给我。”

    “不要!”董风辞一看到有人准备抢她的虾肉,立刻死死的抱在怀里。

    “先给我,待会儿给你!”

    “不行!你是来……嗝——和我抢东西的,是不是!我不给!”

    关戮禾看着她紧紧抱着餐盒的模样,无可奈何,打横将她抱起来,“开门!”

    司机立刻将门打开,关戮禾将她抱上车,自己却并未上车,“赶紧送她回家。”

    “好!谢谢关爷。”

    “不用客气!”关戮禾伸手拨了拨她的头发,眼神透着浓浓的无奈。

    直到第二天董风辞醒来,怀里还抱着餐盒,昨晚的记忆一瞬间涌上心头,她若有所思的看着一盒虾肉,颇为无奈,关戮禾估计昨晚被自己一气,也该消停了,他俩确实不该怎么下去了,她可不想重蹈覆辙。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一个佣人走进来。“这都要十二点了,老爷子等您吃饭呢!”

    “这么晚了啊。”董风辞长舒一口气,将餐盒放在一边,就去洗漱,等她出来的时候,两个佣人正在给她整理床铺,已经换了一床崭新的床单被罩,房间也被打扫得清清爽爽。

    “我的虾肉呢!”董风辞看了一圈,发现餐盒没了。

    “已经凉了,您不是不爱吃隔夜菜么,就帮您扔了。”佣人微微垂头,难不成惹小姐生气了?

    “什么!”董风辞身影陡然提高,“扔了!你给我扔哪儿了!”

    “刚刚阿姨在门口收垃圾,我就给顺手扔了,不知道她把垃圾弄哪儿去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生怕惹恼了董风辞。

    她到董家时间不长,和董风辞接触更不多,不过作为董家唯一的孩子,她看着就高不可攀,不易亲近。

    “小姐,我去帮你找吧!”

    “不用,我自己去!”然后一向极其注重形象的董风辞,裹着睡衣,头发上还裹着乳白色的吸水毛巾,就往楼下跑。

    董老爷子见她如此这般下楼,刚刚准备开口,她就一把拉住了董叔的手,“董叔,刚刚从我房间带出来的垃圾,扔哪里了!”

    “外面的垃圾桶,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董叔也跟着着急起来,不然董风辞怎么会如此激动。

    董风辞趿拉着拖鞋就往外面冲。

    “冒冒失失的!”董老爷子拧眉。

    董风辞冲到垃圾桶,里面东西很杂,她伸手就往里面摸,董叔吓了一跳,“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快停下,我立刻让人帮你找!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赶紧帮小姐找东西啊!”

    然后大中午的,一群人就围着垃圾桶找了半天,这明明是刚刚扔的,怎么就找不着了。

    董老爷子已经走了出来,“风辞,到底是丢了什么,急成这样。”

    “我……”董风辞嗫嚅着嘴唇,而此刻负责倒垃圾的阿姨已经跑了过来,“小姐,是我负责收的垃圾。”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餐盒。”

    那个阿姨一愣,“您是说装了一盒虾肉的那个?”

    “嗯!”

    “我看着虾肉还挺好的,就准备自己留着,我去给您拿!”阿姨说着就往她的住处跑。

    董老爷子倒是冷哼一声,董叔倒是一笑,“小姐还真是喜欢吃虾肉啊,昨晚回来,抱着就没撒手,我夺了好几次,都被你打回去了。哈哈——”

    “她是喜欢吃!”

    董风辞被自家爷爷看得头皮发麻。

    “我这身子不能吃海鲜,你是有多谗,为了一盒虾肉去翻垃圾。”

    董风辞轻轻咳嗽一声。

    “爷爷,我就是……”

    “瞧你像什么样子,赶紧去楼上收拾一下,成何体统。”

    “好!”董风辞咬了咬嘴唇,懊恼急了。

    “老爷子,不如今晚我让人去买些虾子回来,小姐小时候就喜欢吃,我看啊,是真的馋了。”董叔笑道。

    “这不是虾的问题,”董老爷子双手背在身后,不停的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

    董风辞则认命的跟在后面,真是疯了!

    自己肯定还没有醒酒。

    “那是什么?”董叔询问。

    “是给她剥虾的人。”这话说得掷地有声。

    董风辞脚下一个趔趄,董叔立刻扭头,“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董风辞连忙摆手。

    “这是心里有鬼!”董老爷子冷哼。

    董风辞深吸一口气,果然是老狐狸,什么都能看透。

    不过按照关戮禾那种骄傲的性格,昨晚被自己那么一说,估计也不会再找上自己了,他虽然无赖,却是会死缠烂打的人。

    虽说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可是这心里……

    “小姐,您的东西!您放心,我一点都还没动呢!”阿姨将餐盒递到董风辞手中。

    董风辞顶着自家爷爷揶揄的目光,接过烫手的餐盒,头皮发麻。

    关家

    关苏正在给关戮禾收拾文件,“爷,待会儿就出发?会不会太赶了。”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关戮禾摩挲着下巴。

    关苏却是不懂了,这怎么昨晚出去一趟,从今早开始,他整个人就变得越发不对劲了。

    明明昨晚去找董小姐,心情还是不错的啊,怎么忽然就……

    难道是他们两个人闹矛盾了?

    “我不敢,这次我们的货被人举报,现在不仅是警方,就是军方都涉入调查了,恐怕事情不好处理啊。”关苏一脸忧色,“不然还是我过去吧,您还是别去了,我就怕这件事情是个圈套,有人要引你上钩?”

    “这不是很明显么!”关戮禾指尖微微颤动。

    “那么您就更不该去了,这个人若是故意针对我们的,您若是去了,岂不是正中下怀?”

    “哼——”关戮禾冷哼,“我想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背地阴我。”

    “昨天半夜才收到的消息,不过根据消息称,这件事情和楚家……”

    “有人说是楚濛做的?”关戮禾眯着眼睛,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眸子犀利的让人不能直视。

    “嗯。”关苏点头,“听说您昨晚和楚公子闹得并不愉快,所以很多人私底下传,这是楚公子故意报复我们。”

    “我和他闹得不愉快,这事儿又是谁说的!”

    “不知道,就这么传开了!”

    “给我查!”

    “是!”关苏应声,“爷,这次我替您去吧,我这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有什么不安的,我是怕事的人么。”

    “楚公子可不好对付!”

    “谁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是楚濛做的!”

    “他的嫌疑最大!”关苏拧眉,“加上最近在争夺南方的那块地盘,他存心想要报复我们,给我们一个警告也是可能的。”

    “他不是那种人。”关戮禾垂头把玩着手上的戒指,“况且正如你所说,我和他‘积怨已久’,谁都会想到,是他准备在背后搞我,楚濛但凡是有点脑子,也不会这么做,他不是故意搞事的人。”

    关苏点了点头,可是心底的不安却并没有因此被消散,“若是这么分析的话,是有人想要利用楚家,来对付我们?”

    关戮禾不可置否。

    “那这个人可真是可怕,故意挑起事端啊!用心何其歹毒。”

    “所以我要去会会这个人,我很想看看,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关戮禾哂笑,深不可测的眸子,顿时淬上一层寒霜。

    有人敲门,关苏立刻去开门,“不是说了,不许来打扰爷么!”

    关戮禾却不以为意,“你进来吧。”

    “是!”

    “是不是董家有什么事情。”

    “董小姐已经醒了,没有什么大碍。”

    “嗯!”

    “然后……”那人吞吞吐吐。

    “有话就说!”关苏心里正烦闷着呢。

    “听说董小姐醒了之后,就穿着睡衣跑下来,翻遍了垃圾桶,听说再找一盒虾肉。”

    关戮禾指尖微微顿住,关苏倒是一笑,“这夫人倒真是个吃货。”

    “行了,你下去吧!”关戮禾抿嘴一笑。“东西收拾好了么,出发吧!”

    关苏怎么觉着这关戮禾的心情又顿时变好了呢。

    都说这女人的心情捉摸不定,他看啊,现在爷的心思比女人还难捉摸,一会儿变一个样儿。

    工作室

    燕笙歌手持剪刀,面前放置一块黑色的缎面,漂亮的丹凤眼微微眯着,认真而又仔细的裁剪着布料,面前的手机闪了一下,秦浥尘的电话,有个应酬,中午不能回家了。

    燕笙歌放下剪刀,十点半了,她该去接小羽放学了。

    “小笙姐,这是上个月的销售情况,您看一下。”一个女人扣门进来,“这么早就要走?”

    “嗯,要去接小羽。”

    “看样子三少中午有应酬啊。”女人笑了笑,因为平素都是秦浥尘去接孩子居多。

    “你把报表放下吧,我带回家看。”

    “成!”

    燕笙歌刚刚上了车子,放在报表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从座位上滑落,燕笙歌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弯腰将手机捡起来,这是……

    她点开手机,这上面是秦浥尘和一个女人的合照,照片上面有时间,就是刚刚不久,周围并非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她却和秦浥尘站得极进。

    这是搞什么!

    燕笙歌将手机扔到一边,这是有人准备搞事啊。

    她若是这般冲过去,那不是正中下怀……

    秦浥尘刚刚下车到了酒店,看见自己的合作伙伴旁边站着一个分外熟悉的女人时,他的心头就不舒服,他忽然有些明白了,这分明又是另一场鸿门宴。

    昨晚就觉得这女人居心不良,一时也找不到由头收拾她,没想到直接送上门了!

    ------题外话------

    这渣渣不会蹦跶很久的,就是个小炮灰而已,咳咳……她是自认为自己做了一出戏,想要惹得人家夫妇反目,偏生一个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另一个已经在算计怎么把她“弄”死了!

    我发现你们给我投月票都不积极啊,我是不是需要来一波花式求月票!

    燕小二: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我辣么萌,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燕小二:不要脸和萌有关系么!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