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90 你咋不上天,被抛弃了吧

正文 090 你咋不上天,被抛弃了吧

    ck酒店

    伊人听着燕小西的话,当即大脑有一瞬间的死机,这孩子刚刚说自己什么……

    妖艳贱货?

    燕笙歌则站在不远处,一身深紫色及膝晚礼服,露出白嫩纤细的脚踝,掐着黑色的手抓包,双手抱胸,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这一路上来,倒是收到了不少人异样的模样,大部分都是在说,秦浥尘欺负了伊人,将一个小姑娘惹哭的消息,搞得他们夫妇好像多么小气一般。

    燕笙歌很了解这个女人,烦人而又难缠,本来还以为自己上来定然要和她纠缠一番,没想到燕小西居然在,他这话说得可比自己有用多了,因为大家不会怀疑一个孩子平白无故的说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你说我是……”伊人嘴角抽了抽,愣是半天没回过神。

    “我们又不是认识你,你干嘛在我姑父门口哭哭啼啼的,搞得好像有人欺负了你一样。”燕小西咂了咂嘴巴,“姑父都让你走了,你干嘛还赖在门口。”

    “我是过来赔礼道歉的。”

    “哦,你都干嘛了,为什么要让我姑父原谅你!”燕小西哪里知道他们在下面发生的事情,他就站在门口,却结结实实挡住了伊人的去路。

    “就是不小心弄湿了他的衣服而已。”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能把人衣服弄湿了,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女人明显就是过来搞事的。

    燕小白小时候也爱哭,可是他却不觉得烦,可是这个女人哭红了眼的模样,燕小西却喜欢不起来,感觉太假。

    “怎么可能,你这孩子,怎么能胡说。”伊人想到多年之前,也曾被燕殊怼过,没想到多年之后,居然会被他儿子又怼了,心里自然咽不下口一口气。

    “姑父刚刚都让你走了,你干嘛还站在门口,哭了这么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姑父怎么欺负你了,他可是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和你说过。”燕小西颇为无奈,“你该不会是想要来勾引我姑父吧!”

    “怎么可能!”

    “哪里明知道我姑父在洗澡,你干嘛非要进来,看你这模样也不像是一般人人家的小姐,这点教养总该有吧。人家都被你惹生气了,你还在人家面前晃悠,你是不是受虐狂啊。”

    “我……”伊人可没想到,燕小西居然这般的牙尖嘴利。

    而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伊人本来是想着借着这个事情,让他们夫妇下不来台,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自己。

    而此刻秦浥尘听着动静,已经换了衣服从洗漱间出来,“小西?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别出去么!”

    “哦,这个阿姨说是过来和您赔礼道歉的!”燕小西指了指门口的人。

    秦浥尘一见着伊人,心里就觉得烦闷。

    他着实不喜欢这种两面三刀,喜欢暗地里搞小动作的人。

    她是秦承宇的女伴,可是从她出现开始,目光几乎就落在了自己身上,秦承宇和她打着什么算盘,他一清二楚。

    “阿姨,我姑父来了,你赔礼道歉吧!”燕小西双手掐腰,显得有些不耐烦。

    “三少,真的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来给您送个衣服,我……”

    秦浥尘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那张脸蒙上一点水汽,更是俊美得白玉无瑕。

    他的眸子清润俊秀,细长的睫毛微闪,伊人看着有些痴了,这男人怎么可以如此好看,他此刻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头发散乱不羁的垂在额前,他本就俊朗不凡,此刻更是平添了一些野性,看得伊人眼神发痴。

    为什么燕笙歌身边总是有这般优秀的人,她凭什么!

    “说完了么?”秦浥尘显得颇为不耐,“说完就走吧。”

    “三少——”伊人似乎想要进门,燕小西还挡在门口。

    “阿姨,姑父都让你走了,你怎么会如此不自觉!”

    伊人咬了咬嘴唇,深深看了一眼秦浥尘,抱着衣服,扭头就走,倒是惹得旁观的人发笑,燕笙歌这才跨步走过去。

    “笙笙。”

    “我们待会儿就回家吧。”

    “嗯。”

    秦浥尘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他料想秦承宇定然会有小动作,不过没想到找了这么一个女人过来膈应自己。

    伊人刚刚抱着衣服刚刚拐了个弯,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就站在那边,凭借着身影轮廓,伊人也猜得出来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那口气颇为不满。

    “吃亏了。”秦承宇双手搭在窗口,窗户打开着,夜风吹来,将他额前的碎发吹得凌乱不羁。

    “要你管。”

    “我早就告诉过你,他们两个人你都不能掉以轻心。秦浥尘可不是一般的男人。”

    “我就不信了!”伊人咬牙,手指攥紧衣服,恨不得要掐进去一般,“这世上真的有不偷腥的猫。”

    “怎么着,你还真的打算和他们杠上了。”秦承宇微微扭头,伊人才注意到他手中掐着一根烟,火星忽明忽灭,嘴角还勾着一点冷峻的笑。

    “你专程邀请我过来,难道不是因为这个么!”伊人笑着走过去,她的身子几乎贴在了秦承宇的身上,忽然伸手搭在他的肩头。“秦总,我看您也很讨厌那对夫妇,不如我们合作如何。”

    “合作?”秦承宇轻笑,笑得十分讥讽,“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讨厌那对了?”

    “不然你为何邀请我做你的女伴?难道不是因为我和燕笙歌从小就不和,专程让我来气她的?”

    “完全是因为您父亲的意思,我和你们家在谈合作,我一时又找不到女伴,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伊小姐是不是太给自己加戏了!”

    “你……”伊人咬牙,“秦承宇,难不成你就不恨他们!”

    “我现在挺好的,为什么要去恨他们!”

    “若不是他们,你的母亲弟弟,可不是沦落到那种地步,燕笙歌这个人我很了解,不过是仗着燕家在背后撑腰,就为所欲为,什么东西!”

    秦承宇掐灭烟头,“我劝你一句,不要去招惹他们,免得惹祸上身!”

    “秦大少,您还是顾着自己吧!”伊人冷哼,“之前我还以为你应该也算个人物,没想到居然如此胆小怯懦,和你那个前妻倒是一模一样。”

    那口气颇为嘲弄。

    秦承宇却是一笑,“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所以我也奉劝你一句,管好自己,燕笙歌之前既然可以让你被家族驱逐,我看也能让你们家迫于压力,把你彻底抛弃,自己掂量一下,你们家这几年江河日下,可不比以前了。”

    “你!”伊人咬牙,“哼——”

    “京都的人都知道,秦浥尘对燕笙歌有多么痴情,我劝你还是别去招惹他!到最后自己难堪。”

    “不用你多管闲事,你还是操心一下自己吧!”伊人冷哼,“别人叫你一声秦大少,你还真当自己是大少爷了么!我看你也不比秦圣哲好一点,最起码人家秦圣哲喜欢燕笙歌还知道去争取,我看你就是报仇也是没有胆子,哼——”

    伊人说着扭着腰就前边走去。

    而此刻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秦承宇身侧,“大少,这女人说话尖酸刻薄,要不要我们去教训她一下。”

    “不必。”秦承宇看样子心情倒是不错。

    只是他没兴趣和一个脑残合作。

    “难怪当年被燕笙歌整死,没脑子的家伙。”

    “她若是有些脑子,也不会被我利用。”秦承宇将烟头扔到垃圾桶,“给我把她盯紧了。”

    “大少,这个女人确实好利用,不过就她这智商,估计对他们造成不了伤害啊。”

    “走着瞧呗。”秦承宇嘴角扬着自得的笑。

    秦浥尘夫妇很快便离开了,燕殊和又折回的楚濛聊了一会儿,这才和姜熹离去,燕小西吃饱喝足,趴在姜熹肩头已经沉沉睡去。

    刚刚到了车上,燕殊就促狭的笑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我看你从一开始就欲言又止的。”

    “就是那位伊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燕殊俯身过去,帮姜熹系好安全带,“她和小笙是同学,一直矛盾不断,她高中有个男朋友,喜欢上了小笙,穷追不舍,她自然觉着是小笙抢了她的男朋友,自然明里暗里和她作对。”

    “许多事情我倒是不太清楚,只是后来,她差点把小笙从楼上推下去,惹得爷爷大怒,去伊家要说法,伊家这才不得已将她舍弃,打发去了国外。”

    “那就是被家族放弃了吧。”

    “爷爷当年可没有现在这般好脾气,自然是不会罢休的。”

    “既然如此,怎么这么多年又回国了。”

    “伊家这些年生意并不顺遂,秦氏独大,燕氏又后来居上,在某些行业几乎形成垄断,伊家得罪过我们家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少,自然不敢和他们合作,估计是想着借着联姻稍微巩固一下自己的地位吧。”燕殊发动车子。

    “看她这模样,估计是冲着小笙来的。”

    “这不是很明显么,之前就听小笙说,秦承宇是个十分阴毒的人,没想到耍手段也是这般见不得人。”

    姜熹点了点头,靠在座椅上,若有所思,拿出手机,“我给大哥去个电话,也不知道叶子现在情况如何了。”

    “你问问吧!”燕殊一边说,一边开车,车灯所及之处,视线良好。

    董风辞正在车边翻包,估计是在找钥匙,燕殊微微摇下车窗,刚刚想要和她说什么,就看见昏暗中,一只手伸了出来,直接扯住她的胳膊,就往一侧拽。

    燕殊手收紧,脚已经开始带刹车了,却发现那只手上那枚古色古香的宝石戒指,晦暗中散发着幽暗的光泽,那是关戮禾的贴身之物。

    “怎么了?”姜熹伸手抵了抵燕殊,怎么开车还在发呆。

    “没事。”燕殊摇上玻璃,缓缓往前面开去。

    燕殊一只手握紧方向盘,一只手摩挲着下巴,透过反光镜看见董风辞被关戮禾直接拖上了车,忍不住咋舌。

    这人从小到大就喜欢这样。

    霸道!

    董风辞被吓了一跳,等她反应过来,立刻挣扎。

    “你干嘛,快松开我,喂——”董风辞试图把手抽出来,可是关戮禾力气很大,根本由不得她。

    “不松!”

    “你别太过分!”

    “怎么着,你和别的男人相亲,还挽着别的男人的胳膊,笑得那么灿烂,你就不过分?”那语气酸得不像话。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关戮禾的步伐很大,害的董风辞只能小跑着跟上去。

    “你慢点儿,我穿着高跟鞋,不方便!啊——”董风辞话音未落,整个人就撞到了关戮禾的后背上。

    “我去——”董风辞伸手揉着鼻子。

    “你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关戮禾这嗔怪的口气让董风辞简直要抓狂。

    “要不是你忽然停下来,我怎么会撞到,你还恶人先告状。”

    “不是你让我慢点儿么!”

    “我没叫你停下来啊!”

    “我并没有停下来!”

    “你……”

    “所以说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捉摸,快上车。”关戮禾强行将董风辞塞进了车里,董风辞看着超跑,忍不住在心里咋舌,这家伙,这几年都在干嘛,居然有这么多的豪车。

    关戮禾一上车,就看见董风辞颇为贪婪的抚摸着自己的车子,眸子掠过一抹暗光。

    “好看么!”

    “好看!”

    “手感如何!”

    “一流!”

    “想要?”

    “算了吧,我可没钱买这些奢侈的东西。”

    “你跟了我,这些都是你的!”

    董风辞瞪了他一样,径直系上安全带,“你怎么来这里了。”

    “难不成你还想和楚濛一起回去?”关戮禾饶有趣味的盯着董风辞,妆容精美,让人挪不开视线。

    “他可比你绅士多了。”

    “这位绅士怎么没有送你回去啊,让你一个人回去,是不是太不绅士了。”

    董风辞无力反驳。

    车子行驶在宽阔的大道上,车流不算多,董风辞摇下车窗,酒劲上来,身上难受得紧,董风辞将头发打乱,试图让着自己舒服一些,绷了一晚上,浑身都没什么劲。

    夜凉如水,凉风习习,夜风吹拂着她的头发,有几缕发丝被吹到关戮禾的手臂上,痒痒的,而此刻车子陡然停住。

    董风辞扭过头,关戮禾一张放大的脸顿时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干嘛!”

    “你勾引我!”

    “哈?”董风辞一脸懵。

    她什么都没做,除却上车后的短暂对话,他们几乎全程无交流,这家伙在胡说什么。

    关戮禾身子抬起,车内空间狭小,他的动作收到了很大的限制,关戮禾忽然伸手,董风辞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却并没躲过他的手,头发丝忽然粘到嘴边,关戮禾伸手拨开,凉薄的嘴唇覆盖上。

    “唔——”董风辞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的深入。

    关戮禾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只是一笑,“你连头发丝都在勾引我。”

    “少胡说!”

    “谁让我这么喜欢你,所以别撩我。”

    董风辞哭笑不得,“关戮禾,你丫能不能别给自己加戏,我怎么就撩你了!”

    “你明知道,我见着你就控制不住。”

    “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

    “那你想要做什么!”

    董风辞无语,她还能说什么,遇到这种无赖,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

    关戮禾笑着将她头发拢了拢,“我允许你对我做任何事情,包括撩我!”

    “你怎么不上天!”

    “你若是天,我倒是愿意上一下!”

    董风辞无力的翻了个白眼,真的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关戮禾忽然伸手将她的安全带解开,“下车吧。”

    “我还没到家!”

    “我带你吃点东西,你只要喝酒,就不爱吃东西,这会儿也差不多饿了!”关戮禾说着直接推门下车。

    这一说,董风辞倒是真觉着自己有些饿了。

    燕家

    姜熹他们回去的时候,燕持正在楼下煮咖啡,神色静默,眼神冷峻,面前整齐的摆放着各种器具,“回来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喝咖啡?”燕殊拧眉,示意姜熹抱燕小西去楼上休息。

    “睡不着。”燕持一颗一颗挑选着咖啡豆,燕殊是看不出来这咖啡豆还有什么特别的。

    “叶子的身体不是没大碍么?”

    “等检查结果。”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燕殊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持点了点头,可是心情却依旧沉重。

    待燕殊回房,姜熹已经换了睡衣,“对了,我想起个事情。”

    “嗯?”

    “之前在悠梦出事的事情,她曾经和我说过一个事情,只是我找人查了,没有什么结果,这事儿我倒是忘了,今晚忽然看见那位伊小姐,就想起来了。”

    “什么?”

    “悠梦出事,很有可能是撞破了叶南瑾和另外一个人的谈话,据她说是个女人,之后她便出了事情。”

    “是有人觉得她听到了不该听的,所以试图灭口?”燕殊挑眉,又转到了黎家,之前关戮禾也暗示过他,那起绑架案不单纯。

    “我有过这样的怀疑,所以我去查了医院的各种监控,那个女人几乎避开了所有的探头,神秘得很。”

    “那就是说,她提前可以得到医院监控的安装位置,所以能够准确的避开?”

    “所以说必然不是个简单的人,而且这个人有可能是冲着我来的,毕竟叶南瑾的目标一直是我。”

    燕殊笑着将她楼入怀中,“大晚上想这些做什么,这都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就忽然有些惴惴不安。”

    “什么事都有我在。”燕殊将她抱入怀中。

    姜熹不曾树过敌人,若是冲着她来的,他倒是觉得更有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

    而此刻冷清的大街上

    沈廷煊正拖着疲惫的身子往战家的方向挪去,该死的关戮禾,居然真的把他丢在了大街上。

    他走了一个多小时,愣是一辆出租都不曾看见,楚衍还在休养,不可能了来接他,大家都在忙,他哪能麻烦人家啊。

    而且他堂堂沈四少,在京都,谁不看他几分薄面,居然被人半夜扔在了大街上,说出去不得丢死人了!

    沈廷煊可不想再丢人了。

    走了快一个半小时,沈廷煊双手掐腰,叹了口气,“马丹,关戮禾,你丫就是个混蛋,我靠——我怎么就上了你的贼车!”

    而此刻一阵强光照过来,沈廷煊伸手捂住眼睛,“这又是哪个该死的,这么晚把灯开得这么亮,照得人眼睛疼,会不会打灯啊!”

    而此刻那辆车子居然稳稳地停在了他的面前。

    沈廷煊拧眉,从指缝中看清,这是楚家的车子。

    车窗腰下,louis冲着沈廷煊一笑,“四少!”

    “你怎么来了!”

    “来接您!”

    “算你有点良心!”沈廷煊累到不行,直接拉开后面的车门,就看见一脸阴鸷的楚濛。

    一身黑色西装,深邃的眸子,从他身上一扫而过,带着一丝轻浮的淡笑,“怎么着,半路被人给扔了!”

    这混蛋绝对是在幸灾乐祸!

    ------题外话------

    今天是520,我决定,今天一整天都待在宿舍,好好码字,╭(╯^╰)╮昨晚才发现,我弟都谈恋爱了,真是……本来还准备找个同盟互相慰藉来着,却不曾想被结结实实喂了一把狗粮!

    伐开心啊!伐开心……

    所以我来卖萌撒娇撒滚求一波月票(捂脸),大家有月票的不要藏着掖着,快点朝我砸过来吧,求砸啊……

    燕小二:你干脆求扑倒好了!

    我:滚粗,我是那种人么!

    燕小二:你不是么!一直吵吵单身,你不是想要月票,你是想要男票吧!

    我:╭(╯^╰)╮才不是,月票才是我的真爱!

    燕小二:哦——

    所以大家不要大意的给我投票吧,群么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