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9 鸿门宴(2)妖艳贱货(二更)

正文 089 鸿门宴(2)妖艳贱货(二更)

    关戮禾注意到沈廷煊目光看到这边,又打了一下车灯,沈廷煊握紧车钥匙,脑子飞快的转着。zi幽阁

    自从沈家出事之后,他慢慢也就明白了关戮禾当年暗中扶持他的原因,不过是不想让沈家只有沈余祐或者是沈安安独大,对他来说,他们沈家不过是他的一个玩物罢了,帮他打理生意,可是最后下场呢。

    所有人都自认为自己能够得到关戮禾的重视,沾沾自喜。

    自认为自己是关戮禾的座上宾,却不过是这个男人的下酒菜,可有可无。

    沈廷煊淡出关家的圈子,关戮禾也未曾来打扰他,这时候怎么会来。

    这种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沈廷煊不得不防啊。

    他信步走过去,车门被打开,只有关戮禾一个人。

    “关爷……”

    “进来坐!”

    沈廷煊注意到那枚黑底白花的面具放置在车前,那么关戮禾此刻……

    他对他的模样,自然是十分好奇,只是他可不敢盯着关戮禾猛瞧。

    他余光微微瞥了一眼,只看见男人细碎狂野的头发落在额前,他正垂头,摆弄着手上的枪械,那暗色的金属光泽在黑暗中仍旧淬着骇人的光。

    这里太暗,他只能看见关戮禾的面部轮廓。

    唇形弧度优美,微微上翘,鼻梁很高,睫毛长的不像话,这绝对不是一张面目可憎,或者丑得无法见人的脸。

    “关爷,您找我有事?”

    “听说最近你和楚濛走得很近?”关戮禾声音似乎不如以往的那般低沉,虽不似秦浥尘的那般华丽,却又嘶哑得别有一番风味。

    “不是很近。”

    “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

    “您说,我能帮的话……”

    “砰!”关戮禾将枪扣在车前,沈廷煊身子一凛,“你在和我讨价还价?”

    “我不敢。”沈廷煊勾着嘴角,“我早就淡出了这个圈子,有些忙我怕有心无力。”

    “你这算是拒绝我?”

    “我哪儿敢啊。”

    “你以前也是这样,你知道,很少有人敢和我讨价还价!”关戮禾摸起面具,戴在脸上,手指从那黑色的枪械上滑过,“之前你在京都立足,我可没少帮忙,这么多年,你也是顺势而起,不过你也别忘了,是谁先帮了你。”

    “我自然之道,关爷当年的扶持,我自然是不敢忘。”

    “你也知道,我很讨厌忘恩负义的人。”

    沈廷煊悻悻地一笑,“那您这次是打算让我做什么?”

    “楚濛最近在南边动作太多,着实有些让人讨厌。”

    “我恐怕没本事让他撤出。”

    “你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可能!”

    “您这不是为难我么,我和他就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没有别的关系,你们争地盘,我是真的帮不上忙。”

    这不是把自己昂火坑里面推么。

    “而且我们刚刚闹掰了!”

    “闹别扭了?”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是绝交!”

    “哦,是么!”沈廷煊伸手敲了敲车前的玻璃,“绝交了,楚公子还追出来找你了。”

    沈廷煊拧眉,这家伙怎么追出来了。

    楚濛追出来的时候,沈廷煊的车子还在,可是车内似乎并没有人,那他人呢,他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正好上去了,只能等了十分钟,这人怎么就没了。

    “那我就不懂了。”

    关戮禾随手抚摸着枪械,忽然手指一挑,举起枪,对准了沈廷煊。

    沈廷煊看向关戮禾,黑暗中,他也能够感觉到那双深不可测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

    “砰——”关戮禾轻笑,从枪支端口忽然冒出了火星。

    车内被瞬间照亮,沈廷煊脸猛地抽搐了两下。

    这人还可以再幼稚一些么!

    “下次就可能不是打火机了!”关戮禾笑道。“这个玩具不错,抽烟时候效果很好。”

    楚濛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这边太安静,也太昏暗,所以那丝冒出来的火光,着实惹眼,而那辆超跑上还有关家的族徽。

    楚濛还没有靠近,关戮禾已经推门下去。

    这两个人一直都是敌对方,这般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沈廷煊隔着车窗,都能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气流,还有那剑拔弩张姿态,沈廷煊伸手摸了摸鼻子,谁会想到,这两个人的第一次碰头,居然会在阴森森的地下车库。

    “楚公子!”

    “关爷!”

    然后就是久久的沉默,这让沈廷煊很是抓狂,你俩难不成用眼神就可以交流了么,这是准备憋死我了。

    一个诡谲霸道,一个温润强势。

    沈廷煊推门出去,“你俩是准备看到天荒地老不成?”

    “楚公子长得着实漂亮,看得有些痴了。”关戮禾勾着嘴角,双手搭在车上,那口气带着一丝挑衅。

    “关爷倒是和传闻一样,长了一张不能见人的脸。”

    “爷的脸漂亮得人神共愤,怕你看了就羞于见人!”

    “那我倒是想一睹芳容!”

    沈廷煊以为这两个人碰面自然会大干一场,最起来也是那种“硝烟弥漫”的,可是两个人幼稚得在这里斗嘴算是怎么回事!

    “之前看过楚公子许多照片,本来以为会是个威武的汉子,现在看来,不过尔尔!”

    楚濛样貌是介于温润如玉和刚毅冷峻之间,确实是不够威武。

    “自然不如关爷这般有韵味,这么热的天还戴着面具,也不怕臭了么!”

    “那就不用您操心了。”

    “关爷这么晚,到这个地方来,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因为董小姐是我的女伴?”楚濛轻勾嘴角,“真是不好意思,董老爷子太喜欢我了,硬是让我做她的男伴,我也很是为难。”

    “那还真是委屈你了。”

    “也不算是委屈,毕竟能够替美女服务,我荣幸之至。不得不说,董小姐长得真是漂亮,我看着都动心,难怪这么多年,关爷念念不忘。”

    沈廷煊叹了口气,楚濛啊,你丫这是故意来搞事的么!

    “那倒是,我们家小辞就是太有魅力了,所以总是会招来一些苍蝇,我对待苍蝇的做法都是一下子拍死!”关戮禾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分明是冲着楚濛去的。

    “是么,太凶残了,难怪董小姐对你唯恐避之不及!”

    “宴会刚刚开始,楚公子到地下车库来做什么?找廷煊?”

    关戮禾说着直接绕到沈廷煊身侧,伸手直接揽住他的肩膀,那模样……

    分明就是哥俩好的模样。

    沈廷煊一阵恶寒,他现在可以化为一缕空气么。

    “和你有关系么!”

    “他可是我的人,你说呢!”

    “我这……”沈廷煊想要辩驳吧,不过关戮禾说得也不错,自己确实是关家的人,虽然说淡出了圈子,却并未和关戮禾做直接的切割,暂且还算是关家人吧。

    楚濛目光落在两个人搭在一起的肩膀上,忽而一笑,“我就是怕他喝了酒开车出事,所以下来看看,看样子,是不用我担心了。”

    “楚公子,您若是没事,就慢走不送,我们也要走了!”

    楚濛轻笑,目光从沈廷煊身上扫过,扭头就走。

    沈廷煊无语的看着关戮禾:“关爷,您这是存心把我搞死啊!”

    “上车!”

    “我自己有车,您该不会真的要送我回去吧。”

    “那家伙肯定在暗处看着呢,先上车!”

    “好吧。”

    沈廷煊刚刚系上安全带,车子就飞了出去,“关爷,您刚刚还让我去帮您去向楚濛争取地盘,现在因为您楚濛定然是生我的气了,这让我怎么做事啊。”他那叫一个郁闷啊。

    怎么就成了他们战火中的炮灰。

    而且两个这样的人居然在一起斗嘴,难道不是应该像是无间道一样,直接拿着枪指着对方才对,这才符合设定啊,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

    幼稚!

    “那是你的事情。”关戮禾心情不错,谁让楚濛先来刺激他的,他可不是软柿子。

    “您老这是准备把我坑死啊!唔——”沈廷煊话音未落,车子忽然停住!

    “做什么?”

    “下车!”关戮禾侧头看着沈廷煊。

    “这……”沈廷煊看了看周围,这车子开到哪儿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让自己下车?

    “你不下车是准备去我家不成,我还得回去找人,没空理你!”关戮禾说着不知道按了什么开关,车门缓缓打开。

    “你不下去,我就要踹人了!”

    沈廷煊解开安全带,立刻下车。

    这还真是利用完了就扔。

    狡兔死,走狗烹啊。

    现实得令人发指。

    现在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一脚就被蹬开了,他特么的招谁惹谁了啊,什么事都没做,惹了一身腥。

    被关戮禾踹下车,还被楚濛给嫉恨了,我靠,沈廷煊简直抓狂。

    ck酒店

    楚濛回到酒店大厅的时候,熙熙攘攘都是人,不过燕殊个子高,他一眼就看见了。

    “开始了么?”

    “浥尘衣服脏了,去换衣服了,秦承宇跟过去了,估计两兄弟在撕呢!”燕殊压了口酒,“追着廷煊了。”

    楚濛脸一黑。

    “怎么着,又被怼了?”燕殊轻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廷煊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自小就没人管,虽说去了战家,不过战家父子你也了解,365天,有360天不在家,他一个人逍遥自在,你像约束楚衍一般管着他,他总得抓狂。”

    “他和关戮禾走了!”

    董风辞离他们有些距离,听到这个名字,眼睛十分自然的看了一眼楚濛。

    “他怎么来了?人呢?”

    “他俩走了。”

    “你又被关戮禾怼了?”燕殊笑得合不拢嘴,语重心长的拍着他的肩膀,“同情你。”

    “一边去!”楚濛轻哼,环顾四周,“小西呢?”

    “刚刚取了一盘吃的,就说要去楼上安静的吃东西,也许躲哪儿玩呢!”

    “你倒是真的心大,这里鱼龙混杂的,就不怕他出事啊。”

    “你应该担心被他撞见的人。”燕殊这口气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二楼休息室

    秦承宇提出要送他到休息室,秦浥尘自然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倒也没点破。

    “大哥,都送到了,您有话就说吧。”

    “三弟,你了解燕笙歌么?”

    秦浥尘挑眉,“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之前是个什么样子,你清楚么?”

    “你若是想来挑拨我们的关系,大可不必。”

    “我可是听说了,这燕笙歌在读书的嚣张跋扈,很喜欢欺负人,并且和一些男同学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事儿现在自然无人敢提,不过你想查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都查不到。”

    “然后呢!”秦浥尘伸手拉扯领带,后面黏着的液体,着实有些让人难受。

    燕小西此刻正躲在桌子底下,盘腿而坐,他以为是燕殊或者姜熹找来了,自己今晚偷吃了不少,若是被麻麻发现,估计下次就不带他来了,没想到是姑父啊。

    本来还想冲出去的,可是他的口气生冷,燕小西也不敢,就只能呆呆的坐着,愣是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我就是想要提醒你,女人啊,不要那么当真!”

    “大哥,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可以多一些真诚的,你说呢,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

    “大嫂虽然对你不贞,不过世界上的好女人还是很多的,大哥可不要因为一个人打翻了一船人啊,总有一个人在等你,你说呢。”

    燕小西歪头,双手托着下巴,难道说这位叔叔被女人给戴了绿帽子?

    姑父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秦承宇虽然心里有些波澜,可是脸上却仍旧波澜不惊。

    “多谢关心,我只是不想你被人蒙蔽了。”

    “一个人可以骗得我一时,却骗不了我一辈子。”

    “我先出去了,还有事情忙,你换衣服吧。”秦承宇说着转身就走。

    秦浥尘咬了咬牙,动手就要解开衣服。

    刚刚脱下外套,解开衬衫纽扣,就传来了敲门声。

    “谁!”

    “秦三少,是我,真是不好意思,我心里觉得过意不去,想来和你道个歉。”

    “不必了。”

    “我真的觉得很对不住您,您若是不原谅我,我的心里真的会过意不去,我特意给您带了衣服,刚刚叫人去买的,就算是我的赔偿。”

    秦浥尘深吸一口气,这女人着实惹人厌。

    “三少?”

    “我说了,离我远点儿,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秦承宇刚刚的话分明是故意和他说的,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他占有欲很强,甚至不喜欢燕笙歌和异性多说一句话,他还故意这么说,分明就是找茬。

    可是他的心里着实有些不舒服,这女人现在还来“找死”!

    秦浥尘打算出去把她打发了,忽然听见餐盘跌撞的声音,从一侧的桌子里爬出来一个人。

    秦浥尘身子一僵,浑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这个……

    “姑父,是我!”燕小西从桌底爬出来,伸手拍了拍裤子。

    “你怎么在这儿?”

    “我一直在这儿啊!”燕小西跪在地上将餐盘拖出来,“我躲在这里吃东西。”

    倒是此刻外面忽然传来低低的抽泣声,燕小西指了指门口,“姑父,你把人惹哭了。”

    “没有!”

    “我看看你让这个女人滚了!”

    “因为她居心不良,心思不纯,我让她滚都是客气的。”

    “可是她在门口哭,大家肯定会以为你欺负她了。”

    “我都懒得理会她!”秦浥尘脱下衣服,嫌恶的将衣服扔到一边,秦承宇已经给他准备了衣服,他拿着干毛巾擦了擦身子,燕小西忽然凑过去,“姑父……”

    “你干嘛!”

    “你胸上发霉了!”

    “这不是发霉!”

    “发霉才长毛!”

    秦浥尘简直哭笑不得,燕小西咽了咽口水,“哇——你是不是不喜欢洗澡,所以胸口发霉长毛了!”

    “你给我闭嘴!”

    “哦!”燕小西盯着秦浥尘胸口看,“你放心,你不洗澡,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这是正常的毛发,和洗澡没关系!”

    “我粑粑就没有,大伯也没有,爷爷也没有……”

    “每个人都不一样。”秦浥尘后面黏糊糊的,没想到这边还有浴室,“我去擦一下。”

    “好!”燕小西端起餐盘,跳上凳子,继续吃东西,只是外面的声音一直吵吵的,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而此刻楼下的人,有人已经说了,这伊小姐正在休息室外面哭呢,似乎是被秦三少给欺负了。

    欺负这个词,若是不同的人,自然可以品出不一样的味道。

    燕笙歌本来是和秦浥尘一起上去的,只是秦承宇跟去了,她知道他们有话说,也就没上去,现在听人说,伊人在休息室门口哭哭啼啼,心里很不舒服。

    他们是高中同学,但是从小就不合,死对头,这秦承宇是存心找她来膈应她的。

    “这伊小姐不过是不小心泼了杯酒,三少不用这么把人家小姑娘欺负哭吧。”

    “秦三少本就是个心硬的人,这儿是踢到铁板了呗。”

    “这让一个小姑娘站在门口这么哭,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

    “她怀中还抱着衣服,估计是被赶出来的?”

    “两个人独处了?”

    “谁知道呢!”

    燕笙歌抿着嘴唇,果然流言可畏,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而此刻伊人还在哭,燕小西听着洗漱间传来哗哗的水声,食物也哭得差不多了,吃饱喝足,就得找点事情做啊。

    燕小西踮着脚,将门直接打开。

    伊人整个身子是靠在门上的,就准备秦浥尘出来,就直接冲过去,听着门里有动静,伸手就准备动作……

    可是!

    “你是……”这孩子是谁!

    燕小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残渣,“你是谁啊!”

    “秦浥尘呢!”她侧头往里面张望,听着哗哗的水声,心里已经了然,“小朋友,让我进去吧!”

    “凭什么啊!”燕小西堵在门口,愣是不让她进。

    “阿姨回头给你买糖。”

    “我不喜欢吃糖。”

    “拿给你买冰淇淋!”

    “哦,可以考虑!”

    伊人冷哼,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好打发。

    “你想进去做什么。”

    “我是他的朋友,来个他送衣服。”伊人擦了擦嘴角的泪水,“让我进去呗。”

    “你和他是朋友,我怎么没见过你!”

    “你……”不对啊,秦序羽不应该这么小,秦小蛮又是女孩,那这孩子,五官倒是有些熟悉,可是伊人却愣是想不起来,也难怪,燕小西和燕殊其实有几分像,可是他胖啊,五官都被肉乎乎的,眼睛都被挤得有些小了。

    “我们真的是朋友!”

    而此刻不时有人看过来,燕笙歌等人也已经到了。

    “伊人,你在我老公休息室门口做什么?”

    “姑姑,这个怪阿姨一直在门口哭哭啼啼的,而且她说她和姑父是朋友!”

    伊人嘴角一抽,这是燕家的孩子!

    他就说这五官很熟……

    燕小西歪着脑袋,打量着伊人,她刚刚特意去补了妆,比刚刚精致不少,却不曾想燕小西接着来了这么一句,“姑姑,姑父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妖艳贱货!”

    燕笙歌嘴角抽了抽。

    不过这个形容,她喜欢!

    ------题外话------

    月初小课堂:

    所谓的妖艳贱货的,完整的句式是“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是形容某人某物与众不同,不同语境的褒贬含义不一样,可以用作多某种事物的惊叹,或者是调侃讽刺一些让人大跌眼镜、比较出格、博人眼球的行为,是个中性词!

    咳咳,不过秦浥尘,你胸口真的发霉了,想看!

    秦浥尘:拍死!

    我:还是想看……

    秦浥尘已经哭晕在厕所!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