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8 鸿门宴(1)似是故人来

正文 088 鸿门宴(1)似是故人来

    ck酒店

    董风辞一进去就注意到了楼上的目光,抬眸瞬间,居然都是熟人,原来是抱团守在那里呢。

    “董总,您可算是来了,您今天可真是漂亮。”

    “谢谢。”

    “我敬您一杯,我干杯,您随意。”那人举着酒杯,董风辞勾着唇角,抬起酒杯,微微意思了一下,说实在的,这才刚刚开始,她可不想就被灌醉,前些日子已经醉酒,可没少吃亏。

    只是今晚的人太多,董风辞时隔许久回京,来敬酒的人将她围了一圈,董风辞脑仁有些疼。

    “燕殊,你要不要看一下董小姐,我看她再这么喝下去,估计宴会没开始,她就要醉了。”姜熹弯腰帮燕小西擦了擦嘴角,“你又去偷吃了。”

    “这边的点心很好吃!”燕小西小脸鼓鼓得,肉呼呼的小手,攥着托盘,一脸满足。

    “小西,你去楼下把董姑姑喊上来。”燕殊开口。

    “好!”燕小西放下盘子就噔噔噔的往楼下跑。

    “我让你去帮她解围,你倒是好,使唤起了自己儿子。”姜熹白了他一眼。

    “我下去免不了被纠缠,麻烦。”

    楚濛和她进门之后,就各自被熟人叫去寒暄了,楚濛长袖善舞,过了片刻已经打发了围拢过来的人,眼看着董风辞身侧的人越来越多,她脸上的笑容也越发僵硬。

    楚濛抬脚走过去。

    “麻烦让一下。”

    “楚公子。”众人微微让开一条路。

    董风辞正惆怅呢,一双宽厚的手已经搭上了她的侧肩,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起来却又让人觉得有些亲昵,“不好意思,我有话要和我的女伴说,我们先走了。”

    众人恍惚间,才发忽然意识到,这董风辞是和楚公子一起来的啊。

    “哈哈,你们忙。”

    “只是没想到董小姐和楚公子居然这么熟,倒是郎才女貌哈。”

    周围都是奉承的话,两个当事人倒是波澜不惊。

    楚濛微微松开手,“明明不想应酬,干嘛还要应付那些人。”伸手整理了一下袖口的褶皱,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住袖口,微微拉扯,这个男人,就是做如此简单的动作都如此优雅。

    他和关戮禾分明是一类人,却天差地别。

    “楚公子,您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您的身份地位,大可不必理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我不一样,我需要应酬交际,这秦承宇来势汹汹,我不得不防,得迅速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啊。”董风辞耸肩。

    “我可以给你介绍。”

    “您干嘛如此热心,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董风辞颇为讶异的看着楚濛,他们不太熟吧,这就和自己说帮他介绍人脉?感觉有点……

    居心不良。

    她虽没有和他怎么直接接触,却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大善人。

    “我们两家关系这么好,帮一把也是应该的。”楚濛的笑容让董风辞心里更是忐忑。

    “楚公子,明人不说暗话,您是商人,定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楚濛哂笑,“你可真直接。”

    “我这里应该没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吧?”董风辞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打量着楚濛。

    燕小西跑下来,远远的就瞧见董风辞和楚濛在说话,两个人四目相对,离得距离也不远,在外人眼里,外貌登对,门当户对,又都未曾婚嫁,众人自然会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早就听闻董家意欲和楚家联姻,这董小姐和楚公子站在一起,真是养眼。”

    “可不是嘛,那可真是强强联合,之前还听说董小姐是和楚家小公子在一起的,现在看来,简直是无稽之谈,楚小公子生性贪玩,董小姐如此品貌,倒是有些配不上了。”

    楚衍此刻正在家打电动,哪曾想,自己不出现,都要被黑。

    “今晚两个人一同出现,我估摸着啊,再过不久,就要宣布婚讯了……”

    燕小西歪着脑袋,隔了半天,才呢喃自语。

    “姑姑不是姑父的么!”

    董风辞和楚濛四目相对,外人看来,就好像在深情对视一样。

    “这楚大哥该不会是和风辞看对眼了吧。”燕笙歌轻笑。

    “不会。”燕殊信口回答。

    “看对眼才好,免得他没事总来找我麻烦。”沈廷煊随意的端起面前一杯酒,灌了一大口。

    燕殊淡笑,“你放心,这两个人若是看对眼啊,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

    “这可不一定。”秦浥尘对董风辞并不熟,他到京都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只是从燕笙歌的只言片语中听说过而已。

    董风辞伸手将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楚公子,我知道,您不会平白无故帮我。”

    “如果以后你是我的弟妹,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这点小忙就不算什么了。”

    “我和楚衍那点事,别人看不清,你还不懂么!”董风辞轻笑,“你是想要利用我家在政坛上的资源?”

    楚濛双手插在口袋中,兴趣盎然的盯着董风辞,“你很聪明。”

    “应该不止这一个理由吧!”

    “其实,我和关戮禾这些年一直都是明争暗斗的,听说你和他关系匪浅,我就想着若是我和你走得近一些,能不能刺激他一下啊。”

    董风辞真的很想说一句!

    幼稚!

    可笑!

    “这个人,城府很深,又深藏不露,楚家早年面儿上就洗白了,所以我在明,那家伙在暗,前些日子还抢了我一单生意,说实在的,就是一单生意而已,几千万,我也不是很在意……”

    董风辞清了清嗓子,您这叫不在意?

    分明是很在意好么!

    “我就是觉着,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打我的脸,这我怎么能忍!”

    “是挺不要脸的!”董风辞附和。

    “我听说这家伙平常出行也总是戴着一张面具,想来定然是面目可憎,无法见人!”

    “哪个正常人整天盯着一张面具啊,听说就是天气再热,也不曾摘下来过,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是不是自己照镜子都可怕?”

    “必定是兽面兽心吧!”

    董风辞相信,这绝对是关戮禾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姑姑——舅舅——”燕小西小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啊!”楚濛弯腰将他一把抱起来。

    “人家一直都在,舅舅一直忙着谈恋爱,根本没有顾得上我!”燕小西瘪瘪嘴。

    “我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楚濛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

    燕小西倒是十分认真地看着董风辞,“姑姑,我觉得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干嘛了!”董风辞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一脸懵。

    “你已经有姑父了,难道说你要给我找两个姑父么!”燕小西掰着手指,“楚楚舅舅算么?三个?”

    董风辞伸手扶额,“我和关戮禾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们亲小嘴儿了,是不是从国外回来的人都这么开放。”

    “那个是意外。”

    “那你和楚濛舅舅是什么关系,难道说,你除了想当我的姑姑,还想做我舅妈?有点贪心啊。”

    董风辞哑然,“你这小鬼,你懂什么啊,我和他就是正常的朋友关系。”

    “是么!”燕小西显然不信。

    “上楼吧!”楚濛一手抱着燕小西,一手放在董风辞腰后侧十厘米左右的位置,几乎为她挡去了周围人的碰触。

    这人还真是绅士。

    董风辞忽然想起和某人在一起的时候。

    关戮禾可不像楚濛,他一直都是十分强势霸道的将自己搂在怀里,从一开始就是这般。

    “要上楼了,你在发什么呆?”楚濛提醒她台阶。

    “没事。”

    董风辞哪里敢说,自己在想关戮禾啊。

    他们到楼上的时候,燕殊等人都在,楚濛放下燕小西,直接就朝着沈廷煊走了过去。

    楚濛给董风辞的印象都是比较温和绅士的,不急不缓,运筹帷幄,大家风范,此刻步伐急切,她自然想看看,是谁让他如此这般。

    沈廷煊坐得离她较远,这个男人长得真漂亮。

    那枚妖娆的蓝色耳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璀璨夺目,喝酒的模样更是邪肆,董风辞是第一次将沈廷煊,却猜到了他的名字。

    沈四少,常年佩戴一枚蓝色耳钻,男生女相,辨识度很高!

    “那些人是不是很难应付。”燕殊靠在栏杆上,手臂搭在姜熹肩头,把玩着她肩上的碎发。

    “有些不适应,国外虽然也免不了交际应酬,却没有这般客套试探。”董风辞耸肩,眸子瞥了瞥另一侧的两个人,“沈四少和楚公子很熟?”

    “他俩啊……”燕殊笑得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楚濛以为沈廷煊今日不会过来,之前询问他的时候,他兴致缺缺,说要在家养伤,自己就说要去接个人,没想到这家伙倒是先自己一步到了。

    可是他……

    居然在喝酒!

    楚濛走过去,一把夺过他的酒杯,微量的红酒从杯中溢出来,溅在沈廷煊的手背上。

    “你能喝酒么!”

    “我的伤已经好了。”沈廷煊微微抬手,性感的嘴唇,轻碰手背,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模样慵懒性感。

    “你!”楚濛无语,这家伙。

    “怎么了?不能浪费啊。”沈廷煊笑得那叫一个邪肆张狂。

    一身暗蓝色的西装,同款衬衫,领口敞开,露出了白皙却又结实的肌肉,他抬眸看了看楚濛,“不去陪你的女伴了?英雄救美?很不错啊。”

    楚濛干脆扯了凳子坐到他对面,“自己的身子不知道珍惜么!”

    “就喝了两口。”

    “一口也不行。”

    “你管得是不是有些多!”沈廷煊挑眉。

    “我说了,我要为你负责!”

    沈廷煊直接扯过面纸,将手背的酒渍擦干净,“你是我的什么人!”

    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剑拔弩张的。

    “我这个人自在惯了,实在受不住别人管我,独来独往习惯了,不喜欢有个人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沈廷煊忽然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力气极大,差点将桌子上的杯子震落在地,他微微弯腰,俯视着楚濛。

    楚濛捏着酒杯的手,指甲泛白,显然用了极大的力气。

    “我不是楚衍,不是你弟弟,公私还是需要分明的,剩下的,就不用楚公子管了。”

    姜熹拉住燕殊的衣服,压低声音,“这两个人不会是在吵架吧,不需要劝劝?”

    “劝什么?”燕殊哂笑,“楚濛平素确实霸道,沈廷煊又不是楚衍,骨子里面就是被人欺压的命,哪能不反抗啊,这两个人迟早得闹一场。”

    过了许久,楚濛才扣下杯子,“我这是为你好。”

    “不用了,我看你平时也挺忙的,看我哪里都不顺眼,我也就不在您面前碍眼了,各位,我先走了。”沈廷煊说着,拿起一侧的车钥匙,就潇洒离开。

    董风辞看着从他身侧略过的风一般的男子,看向燕殊:“该不会是因为我,他们才……”

    楚濛忽然端起酒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抬脚就往外面走。

    众人面面相觑,这两个人在搞什么啊。

    而此刻距离宴会开始还有十几分钟,侍者上楼请他们下去,董风辞寻了半天,也没见到燕持的身影,“燕大哥没来?”

    “叶子忽然胃病犯了,下午陪她去了医院检查,晚上就没过来。”

    “胃病?”

    “嗯,老毛病了,不知道怎么的,又发作了。”姜熹想到这里,眼中划过一抹忧色。

    等他们下楼的时候,秦承宇立刻就迎了过去。

    客套寒暄,他的目光最后还是定格在了秦浥尘的身上。

    “三弟,刚刚太忙了,也没顾得上你。”

    “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需要你的照顾。”

    “对了,弟妹,这是我的女伴,听她说,你们是旧识?”

    燕笙歌之前只顾着和姜熹他们说话,倒是不曾注意到秦承宇身侧的女伴,现在仔细一看,凤眸敛起,嘴角微扬,挂着张扬而又得意的笑。

    “伊人?”燕笙歌贝齿轻咬。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好久不见!”

    女人身材娇小,踩着接近二十公分的高跟,一袭红色的裹胸小礼服,硬是将她衬得身材修长,她上前一步,似乎准备伸手抱住燕笙歌。

    秦浥尘动作更快,已经伸手将燕笙歌扯入怀中。

    “这位就是秦三少了吧,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们感情还真是好。”

    燕笙歌也就顺势靠在秦浥尘的怀中,“什么时候回国的?”

    “我啊……”女人笑着勾着嘴唇,她显然是受过极好的教育,举手投足,都找不出半分错处,杏眼大而有神,鼻子秀气高挺,俏丽的短发,将她衬托得清丽脱俗。“有一段时间了。”

    “都是老朋友了,怎么都不来找我玩?”

    “您这贵人事忙,我哪儿敢找你啊。”伊人抿嘴一笑。

    “我还有点事,伊人,我先过去一下!”秦承宇说完就抽身去了后台。

    姜熹附在燕殊旁边咬耳朵,“这女人是谁啊。”

    “小笙的高中同学。”

    “你也知道?”

    “和小笙一直不睦,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爷爷震怒,直接去伊家兴师问罪,她被送出了国,就再也没有回来。秦承宇这是存心找了人来膈应她的啊。”

    看样子燕殊猜得不错,秦承宇若是有所动作,必然是从秦浥尘这边下手。

    秦浥尘他是没法下手,只能从小笙搞事了。

    还真是阴毒。

    “小笙,我们都好久不见了,你该不会还在为以前的事情怪我吧,那时候大家都小,不太懂事,若是多有得罪,你可别往心里去啊。”伊人笑着,从侍者的托盘中执起一杯红酒,“这杯酒算是我向你赔罪的。”

    “当时年纪小,不太懂事,做了许多错事。”伊人笑得那叫一个无奈,“之后后悔啊,也晚了,被家族送出了国,这一走就是七八年,哎,说多了都是泪啊。”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怪我了,我一直愧疚得很。”

    周围许多人都在看着,燕笙歌和伊人的那点事,但凡是在京都待得久的人,应该都有印象,伊人已经这么说了,燕笙歌若是再执着,就显得太小气了。

    她执起红酒,和伊人碰杯。

    “那都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我都忘了。”燕笙歌目光流转,“在我心里也不是什么大事,倒是让你记挂了这么多年,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年的事情,我都和伊叔叔说了,不是什么大事,小姑娘之间难免有些矛盾嘛,不过伊叔叔对你一向要求严格,我也没想到会把你送出国啊。”

    “不过啊,你这个事情,你也别怪叔叔,这也是为你好,事情闹得太大,出去一趟,既可以避避风头,你也出去深造,不是一举两得么!”

    伊人嘴角抽了抽。

    董风辞在一边,就差没给燕笙歌鼓掌了。

    这才是她之前认识的燕笙歌,嚣张跋扈,傲娇得很,一点亏都不肯吃。

    伊人在大庭广众提及之前的事情,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燕家当年以权压人,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逼得出国,倒是把自己塑造得楚楚可怜。

    可是啊,燕笙歌这四两拨千斤的,倒是将话题又绕到了伊人头上!

    众人不禁开始狐疑,这姑娘当时到底做了些什么,才会被送出国啊。

    伊人干笑两声,“你不怪我就好,这杯酒我敬你!”

    秦浥尘直接从燕笙歌手中夺过酒杯,“不好意思,我夫人不胜酒力,我代劳了!”秦浥尘说着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伊人咬了咬嘴唇,看着燕笙歌那张扬肆意的笑,心里顿时有些恼火。

    凭什么她就要过得这么好,自己在国外过得是什么日子,她可知道,一个被家族流放的女儿,除却因为联姻才会召回,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

    伊人刚刚想要说些什么,秦浥尘已经拉着燕笙歌准备离开。

    燕笙歌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变得有些不对劲,看样子之前发生过不愉快,而且这个女人眼睛总是在他身上乱转,这让很是厌恶。

    “走吧。”秦浥尘揽住燕笙歌的肩膀。

    伊人却快一步,视乎是要阻止他们的离开,这忽然脚下一个趔趄,杯中的红酒,直接朝着燕笙歌泼过去。

    燕笙歌想要往后退,后面都是人,她没有退路,下一秒钟,她整个人已经被秦浥尘裹入了怀中。

    秦浥尘感觉到背后一凉,那红酒尽数落在他的身上,分毫未曾沾到燕笙歌。

    “浥尘!”

    “对不起,我脚崴了一下,真的不好意思,我帮你擦一下!”伊人说着拿出包中的手帕就试图触碰秦浥尘。

    秦浥尘扭头攥住了她的手腕,“别碰我!”

    “我……”伊人吃痛,这个男人力气好大。“我就是想要帮你擦一下,你后面……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笙,我……”

    秦浥尘直接甩开她的手,“离我们远点儿!”

    暗处

    “大少,这燕笙歌似乎没什么反应啊,这伊小姐长得这么漂亮,秦浥尘一点怜香惜玉之前没有,夫妇两个都是油盐不进,我们怎么办!”

    “不要低估了一个女人试图复仇的想法。”秦承宇勾着嘴角。

    “这若是不成呢?不是打草惊蛇了?”

    “那也足够他们恶心一阵了。”

    沈廷煊刚刚出了酒店,刚刚要上车,忽然不远处一阵强光照过来,沈廷煊下意识的循着光源看过去,一辆磨砂黑的炫酷超跑,那是关家的车子!

    ------题外话------

    就是个小炮灰而已,咳咳,很快就会消失……

    燕笙歌:你是存心让她来恶心我的。

    我:和我没关系,是秦承宇找来的,我很无辜……这个男人吧,真是太恶毒了,你可一定要小心提防!

    燕笙歌:╭(╯^╰)╮

    楚濛:你把廷煊弄哪儿去了!

    我:被你的死对头带走了!

    楚濛:你……

    我:他可是兽面兽心,指不定会对沈廷煊做出什么!不过这和你也没关系,人家不要你管!

    楚濛:我是怕他死在外面,战家找我兴师问罪!

    我:是么……┑( ̄Д ̄)┍

    楚濛:爱信不信!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