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7 没一个软柿子,鸿门宴(三更)

正文 087 没一个软柿子,鸿门宴(三更)

    翌日

    叶繁夏带着燕小北兄妹刚刚准备离开,却不曾想,燕小西居然爬上了车子。

    “大伯母,我也想去!”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你就带他去吧,他在家憋一天了。”楚老太太笑得荡漾。

    叶繁夏内心复杂,燕小西已经自己爬上车,楚老太太顺手将门关上,“快去吧。”

    钢琴辅导课,说实在的,对于燕小西来说,有些枯燥,他好像天生没有音乐细胞,燕小北也是一样,他就是陪同燕小白来的,燕小白已经可以有模有样的弹奏一些简单的乐曲了。

    “小北!”燕小西指了指外面。

    “不去!”

    “走啦!”燕小西拉着他就往外面跑,叶繁夏无语,她就知道,这混小子就是个坐不住的主儿。

    最后还是用两盒冰淇淋打发了他们,这次将两个人带回来,这一进门,就看见燕小白身侧的女孩,正在拉扯她的头发。

    燕小白齐刘海,扎着苹果头,十分呆萌可爱,那女孩子上手扯了两下,燕小白瞪了她一眼,那女孩就冲着她一直笑。

    “大伯母,她欺负小白!”燕小西指了指那边。

    “我来处理。”

    燕小白伸手护住头发,她性子软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那孩子忽然身后捏了一下她的脸。

    “你走开!”燕小白似乎有些愠怒。

    索性很快就下课了,燕小白小跑着回到叶繁夏身边,“麻麻。”

    “我去帮你揍她!”燕小西撸起袖子就要往另一边冲。

    叶繁夏扯住他的手,低头帮燕小白整理头发,“她从什么时候开始欺负你的?”辅导班是固定座位,燕小白来这里差不多有三四次了。

    “这是第三次。”燕小白嗫嚅着嘴巴。

    “小北,小白被欺负,你怎么都没发现!”燕小西瞪了一眼燕小北。

    燕小北基本上一节课都在神游,太枯燥乏味,根本没注意到这些。

    “小白……”

    “我没什么事!”燕小白揉了揉脸。“麻麻,我没什么事。”

    “怎么就没事了,以后被人欺负了,你就给我打回去!”

    “哈……”燕小白嘴巴微张,“可是打架的都不是好孩子。”

    “那是分人的,你没有欺负别人,可是别人欺负你了,这一回就罢了,我们不想着欺负别人,也不能平白让人欺负,知道么!”

    “就是啊,小白,不然下次我陪你来,她要是再欺负你,我就帮你打回去!”

    叶繁夏看着一脸兴奋的燕小西,嘴角狠狠抽了抽。

    医院

    秦振理被白露抄起东西咋了脑袋,轻微脑震荡,在医院住了几天,今天刚好出院。

    “不孝子,你滚开,我不要你接!”秦振理一把推开身侧的秦承宇。

    秦承宇浑不在意,双手插在口袋中,“机票已经订好了,今晚就出去。”

    “你到底对白露说了什么东西,是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所以她才会急着找上我!”秦振理这些天越想越是憋闷。

    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也不算是个称职的父亲,只是三番五次的算计都来自自己的儿子,这让他如何不抓狂。

    “我都已经答应你,和他们出国了,你怎么还要这么做!”秦振理不解。

    “因为白露这个女人,我着实不喜欢,现在这个社会吧,洗白一个人很简单,白露这种摇钱树,他们公司不会放任不管,估计很快就会各种通稿,到时候这件事情就被会压下去,那我做的那些不是白搭了。”秦承宇嘴角勾着残忍的笑。

    “你简直可怕!”秦振理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两字形容他。

    “若是她坐了牢,就算是以后出来,也翻不了身,而且我得让你断了和她的一切可能。”

    “承宇,我是你父亲,你居然要算计我这种地步!”

    “你若是不走,我自有办法让你走,你可以选择自己离开,还是我亲自‘送’!”

    秦振理咬牙,“你行!你不就是把我托你的后腿么,你是想要秦浥尘斗是吧,我倒是想看看,你们两个人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

    “最好祈祷那个人是我,不然你和你两个孙子估计就要流落街头了。”

    秦振理瘦削的身子不住颤抖。

    最终他也没让秦承宇陪他下楼,从他手中扯了机票就直奔机场了。

    “大少!”一个身着黑衣的人走到他的身侧。“之前我们和白露的对话,被燕持的夫人听去了,不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存储什么录音设备,若是这样的话,对我们就很不利了。”

    “我知道。”

    “需不需要我们把她……”那人点到即止。

    “你就不怕燕持把你宰了?”

    “她经常单独行动,现在车辆这么多,出点小意外也很正常。”

    “她和燕家都没有动静,再看看吧。”秦承宇说着就往楼下走,路过大厅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叶繁夏。

    这倒是巧了。

    她身侧有个女人抱着孩子正往急诊室跑。

    秦承宇抬脚跟了过去,这一路上有人在谈论着这个事情,秦承宇一路下来也就了解的七七八八了,无非是孩子之间打闹,燕家的那位小小姐,伤了人家,不过听说是那孩子先动手的,不然那孩子的母亲准得闹疯。

    儿童部这边熙熙攘攘,很拥挤。

    叶繁夏也没想到自家女儿反抗居然会这么大动作,居然直接把人绊倒了,还揪扯了那姑娘的头发,那姑娘一直哭,那位母亲直说要送医院,没办法,叶繁夏就跟来了。

    医生将女孩哭得凄惨,愣是被吓了一跳,检查之后,才松了口气,“什么事都没有啊!”

    “怎么会没事,你没看到我女儿哭得这么凶么!”那位母亲急了。

    “真的没事!”医生颇为无奈。

    “你再好好检查一下?”

    “这位母亲,是真的没事,您自己可以看看,身上没有一点伤口,您这让我看什么啊!”

    “头发都被扯掉了,怎么叫没事。”

    “那或许是太疼了,哄哄就好了,不过身体是真的没大碍。”医生也很忙的,哪有空和她在这里拉扯。

    叶繁夏颇为无奈,“既然医生说了没事,您还想说什么!”

    “你女儿打人,你还理了!”

    秦承宇一眼就看得出来,另外那位母亲是个蛮不讲理的主儿,他倒是很期待,这燕家大少夫人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你们都评评理,她的女儿打哭了,还理直气壮的,就因为你们家有钱,就可以这么欺负人么!”

    “我女儿都哭肿了,大家瞧瞧她的态度!”

    周围都是一些幼儿家长,看着叶繁夏的目光瞬间变得不一样了。

    “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为什么你女儿这么霸道了。”叶繁夏口气带着一丝嘲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女儿被你女人欺负了三四回,怎么着,你允许你女儿欺负人,还不许别人回击了,这是什么道理,简直蛮不讲理,难不成有钱有罪么,在路上你就开口说了,要我们赔一万块钱,行啊!”叶繁夏勾唇。

    “难不成你不应该赔偿么!”那母亲依旧理直气壮。

    叶繁夏从包中摸出一张卡,直接按在面前的桌上,“这里面是两万块钱,没有密码,一万块钱赔偿你女儿的精神损失,另外一万块钱,就送你的,你这脸面也就值这么点钱。”

    “你……”

    “我女儿打人是不对,不过正当防卫我觉得没有错,谁家孩子都是捧在手心的,谁也没比谁娇贵一点。”

    “你疼爱孩子是一方面,不过若是养的骄纵无度,以后还有她吃亏的!”

    众人目光在他们身上逡巡,这女人嘴巴好生厉害,那位母亲以为也放心爱平素沉默寡言,定然很好拿捏,却不曾想踢倒了铁板。

    而此刻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子,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见着叶繁夏也不分青红皂白,就朝着叶繁夏扑过去。

    “大少?”男子压低声音,却透着隐隐兴奋,该不会这男人就帮他们解决了叶繁夏吧!

    秦承宇目光凌冽的盯着那边的举动。

    男人一米八的大高个,长得十分壮实,起码有160斤!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女人要惨了。

    可是下一秒钟,叶繁夏微微俯身,伸手扯住了那大汉的胳膊,直接借助他的冲力!

    秦承宇眸子一紧,往后退了几步!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扑通一声大汉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唔——”

    “老公!”那个女人直接冲过去。“你这女人,太欺负人了。”

    “那我要站着被他打?”叶繁夏挑眉,“你女儿欺负人的时候,班上许多孩子家长都看见了,也有不少孩子被她欺负过,你若是纠缠不休,我可以继续奉陪,对了那一万块,给你老公看腰!”

    叶繁夏转身就往外面走,目光忽然和秦承宇相撞。

    目不斜视,继续往前走。

    大家看着那女人哑口无言的模样,心下了然,自家孩子欺负人了,结果被人打了,这事儿不占理。

    “大少,这女人很厉害啊,之前都说她算是燕持的半个保镖,我还半信半疑,没想到身手很好。”

    秦承宇冷着脸往外面走。

    看样子这燕家还真是没有一个软柿子。

    燕家

    燕老爷子一听说孩子打架了,直接就想到了燕小西,因为这次去辅导班,燕小西怕燕小白被欺负,厚着脸皮跟了去。

    没想到刚刚到家,燕殊正拿着一根藤条,冲着他笑得灿烂。

    “粑粑?”

    “你过来!”

    “我……”

    “你又和人打架!”

    “我没有!”

    “你每次都这么说!”

    “二叔,不是小西!”燕小白急着解释。

    燕殊哪里肯定,他俩就是一伙的。

    “你还把人打得进了医院,你小子能耐了哈!”

    叶繁夏从医院回来,就瞧着燕小西已经被燕殊逼上了树!

    叶繁夏解释了半天,燕殊才扔了藤条,燕小西下了树,一脸委屈,“粑粑,你污蔑我!”

    “还不是因为你前科累累!”

    “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我抗议!”

    “一个冰淇淋!”

    “三个!”

    “两个,不能再多了!”

    “成交!”

    叶繁夏嘴角狠狠抽了两下。

    很快便到了ck集团的宴会

    这次随说是秦承宇第一次亮相,同样是她的第一次,秦承宇前几天在公司,还问了她有没有男伴,董风辞暗忖,就是没有,她也不会和他这种两面三刀的人在一起。

    不过秦承宇着实是个聪明人,董风辞第二天到公司,他就直接和她说了这事儿。

    “董总,我担心你被人带走,有些不安全,所以去拜访董老爷子的时候,就和他提了这事儿,您不会怪我多事吧!”

    这话堵得董风辞相好的措辞都被堵住了,还只能笑着说,“谢谢秦总的关心。”

    董风辞伸手从各色礼服上拂过,秦承宇这人她摸得差不多了,处事圆滑,心思深沉细腻得可怕,工作能力极强,想要抓住他的把柄,一个字!

    难!

    “小姐,楚公子已经到了!”佣人上来通报。

    “嗯,我很快就好。”董风辞挑了一件黑色的礼服,换上衣服,戴上耳环就朝着楼下走。

    楚濛正和董老爷子说话,将董风辞下楼,眼中掠过一抹惊艳,这女人着实漂亮,难怪这么多年,关戮禾对她还是念念不忘,她有惑人的资本。

    “你们之前见过么,需不需要我引荐一下。”董老爷子笑道,“小辞,这就是楚濛。”

    “楚公子,久仰大名!”一直和楚家人接触,倒是第一次和楚濛打交道。

    “您好,董小姐就和传闻的一样,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楚濛微微俯身,执起她的手,一个异常标准的吻手礼。

    “谢谢。”

    他们都是明白人,不过是互相客套罢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董爷爷,告辞,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嗯,去吧!”董老爷子越看楚濛越觉得满意,只是可惜啊,楚家注定和他们家没有缘分,这关戮禾纠缠不休,就是有缘也会被他搅和了。

    “我会照顾好董小姐的。”

    “那就太感谢了!”

    董风辞余光瞥见茶几上精美的包装盒,这楚大少礼仪是真的很到位。

    包括扶她上车,还十分绅士的帮她提裙摆,甚至怕她撞着,还帮他护着头顶,居然还在车内准备了一双棉质拖鞋。

    “从这里都酒店,一个小时的车程,你高跟鞋不低,你若是不介意,可以换拖鞋歇一下脚,今晚估计要站很久,我奶奶有这个习惯,我就帮你准备了。”

    “谢谢。”董风辞不得不承认,楚濛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即使刚刚扶住自己的手,也是和自己隔了一点距离,除却手抬着自己的胳膊,未曾有任何肢体接触,能和关戮禾平分秋色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角色。

    只是一对比关戮禾那种恶劣的性格,董风辞一阵唏嘘短叹。

    “我有什么让你不满意?在我身边一直叹气?”楚濛今天的任务就是陪着她,第一次碰面,她又怎么会了解他骨子里的恶劣。

    “不是,就是想到了别的事情而已。”

    “关戮禾么?”

    董风辞轻笑,“你也知道?”

    “说真的,董小姐这么有魅力的人,和他一起,有些糟蹋了。”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关戮禾这个人自大得很,又傲慢无礼。”

    “你们接触过?”

    “听说过!”

    “传闻不可尽信!”董风辞无论如何怨念关戮禾是一回事,可是听被人抱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濛就像是已经看穿了一切一般,但笑不语。

    楚濛知道得很多,他一直在寻找话题,两个人相谈甚欢,他们人或许都没想到,他们之间有许多共同的爱好。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看这类书。”董风辞单手撑着下巴,“我还以为按照楚公子的口味,应该都是莎士比亚之类的。”

    “我也是个俗人,什么书都涉猎,倒是你,你们家给你看那些禁书么?”

    “以前燕殊弄来的,我就偷偷带回家,躲在被窝里,拿着手电看的。”董风辞想起以前的事情,笑容越发绚烂,“以前家里管得严,燕殊就偷偷带我去爬树,去河里捞鱼,把自己妹妹当着小公主供着,倒是快把我带成了野小子,爷爷有段时间都禁止他来我家了,那家伙居然翻墙头来了,小时候是真的很好。”

    董风辞说了一堆,这才发现,楚濛已经许久未曾开口,“我的话是不是太多了?”

    “不是,我基本没什么童年,我就想要逃跑,从屋子的门到正大门,到处都是监控,而且徒步要走两个小时,我是根本逃不掉的。”楚濛耸肩,“羡慕你有这么多朋友,快到了。”

    董风辞点了点头,他这神情……

    是落寞么!

    ck酒店

    秦承宇本来还很好奇,这董风辞难不成是一个人过来么?

    听说楚衍受伤了,那她哪里来的男伴。

    她的周围似乎并没有合适的对象,总不可能和关戮禾一起吧,那个男人可从来不在这种公开场合露面的。

    不过也极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就是了。

    “总裁,董总到了!”秘书附在秦承宇耳侧。

    “不好意思,失陪,我去接个人!”秦承宇放下酒杯就走了出去。

    董风辞挽着一个极其俊美的男人,勾着一个黑色小包,嘴角勾着一抹惑人的笑。

    黑色的长礼服,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段,斜肩设计,露出了精致美好的锁骨,皮肤白皙的似乎带着一层淡淡的光晕。若隐若现的大腿,撩拨着所有人敏感的神经,妖娆妩媚的脸蛋,更是造物者的恩赐一般,眉眼带笑。

    笑容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她身边人赫然就是楚濛。

    楚濛的五官是很标准的美男,深邃迷人,不仅有玉的润泽,也有石的冷硬,外形俊美,气质出众。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威慑力,让人不敢逼视。

    “没想到董总的男伴是楚公子,有失远迎!”秦承宇笑着伸出手。

    楚濛点了点头,却并未伸出手。

    秦承宇堪堪收回手,似乎并不觉得尴尬,反而是一笑,“里面请吧!”

    燕殊等人已经到了,此刻正在二楼闲聊。

    “我说楚濛要去接人,还以为接的是谁呢,原来是这样一个大美人啊!”沈廷煊压了口酒。

    燕殊勾唇,“那是相当漂亮啊,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

    “好好一棵白菜让猪拱了,有什么好羡慕的!”

    “我怎么听你这口气,很不爽啊!”秦浥尘开口。

    “该不会楚濛今天没有陪你过来,让你一个人形单影只的,你不满了吧。”

    “我就是觉得好好一姑娘,就这么被白白砸塌了,倒是可惜!”

    “是挺可惜的!”燕殊挑眉,伸手揽着姜熹的肩膀,“就是不懂,秦承宇这个酒会,到底有没有别的企图!”

    “走着瞧呗。”秦浥尘将红酒一饮而尽!

    眸子盯着楼下长袖善舞的某人,结上一层寒冰。

    ------题外话------

    今天就只有三更哈,嘻嘻,已经更新全部结束啦,本来之前说好群里给大家……咳咳,不可描述,你懂就好!

    经过我这么长时间的……咳咳,大家都知道,我是个纯洁的孩子,写这个真的愁死我了!

    燕小二:o( ̄ヘ ̄o)脸呢!

    我:拍死!

    *

    终于算是写好啦,想要看的亲们,记得加群【452568722】,私戳管理提交全文截图就可以啦!

    燕小二:你已经磨叽了快一个月了,这肉老得都塞牙了!

    我:你给我滚!

    燕小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