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6 燕持被怼,百无禁忌的关爷(二更)

正文 086 燕持被怼,百无禁忌的关爷(二更)

    燕氏

    叶繁夏刚刚收到了ck集团的邀请函,拿着东西就推门进了燕持的办公室。

    燕持站在落地窗前,绚烂的霓虹灯,将他的脸映衬得五光十色,冷峻的脸染上一层烟火之气。

    叶繁夏拧眉,他站多久了,怎么不开灯,她顺手将灯打开,燕持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领带斜挂在沙发上,露出了微微凸起的锁骨和一小部分解释紧绷的肌肉,沉静内敛的脸庞,冷若寒冰,见着叶繁夏,才微微勾了勾嘴,朝着她招了招手。

    叶繁夏信步走过去,“怎么了?发什么呆?你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燕持最近有心事,这是叶繁夏可以断定的,不过具体是什么,她就不是很清楚了。

    “没什么。”燕持勾着嘴角。

    忽然外面炫目的led显示灯变化色彩,炫目的灯光将他们笼罩在别样的色彩中,叶繁夏知道,他若是不想说,自己也逼迫不了他。

    “燕持,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一起解决的。”

    “我知道。”可是莫家的事情,他又该如何和她开口。

    叶繁夏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任何事情,就是桃芝姑姑的事情也很少说,燕持就怕自己忽然一开口,凭她的机敏惊觉,就可以猜出许多。所以他一直憋着,倒是越发烦闷。

    看着他仍旧紧蹙眉头的模样,叶繁夏微微叹了口气,伸手点了点他的眉心,“还一直皱着呢,能有什么大事啊,看把你愁的。”

    燕持握住她的手。

    叶繁夏踮起脚尖,微微闭上眼睛,轻轻触碰他的嘴唇,有迅速离开,炫目的灯光将她莹白的小脸映衬得越发炫目,她的眼睛微微闭着,睫毛微闪,就像是跃动的蝶翼,燕持伸手按住她的肩头,俯身,低头吻住。

    轻柔的吻落在她的眉心,继而是侧脸,缓缓朝着她的嘴唇巡去。

    他的唇瓣有些凉,叶繁夏伸手拉住他的衣服,两个人挨得极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还有那微微跃动的睫毛扑在自己的脸上,有些痒。

    燕持轻轻舔舐着那水嫩的唇瓣,柔嫩馨香,一如既往的甘美。

    还是叶繁夏微微张嘴,舔了一下他的嘴唇,燕持似乎按捺了许久,这才轻轻挑开他的唇瓣,伸手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整个人搂在入怀中,引导她不断地深入自己的口中。

    甜腻的纠缠,啧啧有声,不算深入,却又惹得身子紧绷僵直。

    或许是面对窗户,难免有些不舒服。

    燕持的手微微下移,叶繁夏忽然按住他的手,“去隔间。”

    她的嘴唇鲜红湿润,满是红晕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缠绵缱绻,她压住内心的欲望,“燕持?”

    燕持却并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将她推在玻璃窗上,这是燕氏的顶层,几乎可以俯视大半个京都。

    “燕持!”

    “繁繁……”燕持整个身子压住她。

    叶繁夏余光瞥了一眼窗外,她内心其实还是比较保守的,在这里?

    燕持已经低头咬开她领口的纽扣,大片春光暴露在他面前……

    美色当前。

    燕持又不是柳下惠,自然不会客气。

    折腾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叶繁夏双手按在窗户上,玻璃上都是她呵出来的水汽,燕持从后面搂住她的腰,“不舒服?”

    “你从我身上挪开。”燕持今天格外卖力,弄得她有些疼。

    “是不是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我要去洗澡!”叶繁夏推开燕持就往隔间走。

    燕持慢条斯理的拿着纸巾擦拭玻璃,心里暗忖:其实这个地方很不错,以后可以可以尝试多换换地方。

    然后低头清理地上的污渍,他将地上的衣物捡起来的时候,这才注意到掉落的请柬,ck集团?

    等他清理好了,叶繁夏已经洗了澡出来,裹着浴袍往床上一躺。

    “腿酸!”

    “刚刚不都是我扶着你的么!”燕持虽然嘴巴上这么说,却坐到床边,帮她揉腿,“好受了?”

    “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和我说,我们是夫妻,你若是有难处,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没什么事情,就是最近生意上有些烦心事。”

    “生意上?”叶繁夏冷清的眸子,似乎看穿了一切,“你确定你没骗我?”

    “好了,没什么大事,对了,这个是ck集团的请柬?秦承宇的?”

    “是啊,刚刚想拿给你来着,那位董家小姐不是和你们关系斐然么,不过秦承宇又和秦浥尘是敌对,你打算去么?”

    “请帖都送来了,不去不合适吧。”燕持这手从小腿缓缓上移,眼看着就要摸到上面了,叶繁夏抬手打掉他的手,“赶紧洗澡去,待会儿回家,估计两个孩子都睡下了。”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平叔正在招呼人清理龙虾壳。

    “大少,大少夫人,你们回来了,吃饭了么?还有些龙虾肉,可你给你们做菜。”

    “不用了,孩子都睡了?”

    “小北少爷已经睡了,小白小姐缠着老夫人要听鬼故事,估计在老夫人房间睡了。”

    “这孩子。”叶繁夏摇了摇头。

    这燕殊去洗了澡才发现自己手上因为剥壳留下了几个伤口,当时倒是没注意,被姜熹打发下来抹药,刚巧叶繁夏往楼上走。

    “回来这么晚。”

    “公司有点事。”

    燕殊目光从她脖子处扫过,唇边扬起一丝邪笑。

    燕持一边拉扯领带,一边往楼上走,却被燕殊堵住了去路。

    “嗯?”

    “大哥,办公室play啊!好玩么!”

    燕持脸一黑,“你能闭嘴么!”

    “脖子上都是吻痕,看样子很激烈啊。”

    “你和姜熹试了多少地方,不用我挑明吧,还专门专修了浴室,怎么样,好玩么!”

    燕殊冷哼,没想到被反将一军,“那还不是和你学的。”

    “我是用来洗澡的,你是做什么的,我就不懂了。”

    “哦,所以你和叶子第一次是在哪里啊,我好像记得某人第一次是几秒来着,让我想想哈……”

    燕持咬牙,“滚去睡觉!”

    燕殊扑哧一笑,继续往楼下走。

    燕持回到房间的时候,叶繁夏也刚刚从燕小北的房间回来,“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燕殊和你说什么了?”

    “没有。”那种话,燕持才说不出口。

    羞于启齿。

    只有燕殊那种不要脸的人,才会说出那种话。

    “你和他计较什么?这几年,他的脸皮磨得比城墙还厚。”

    “这倒是真的。”

    “燕小西除了那张脸,就是燕殊的缩小版,我看啊,他以后可不得了,楚家那两兄弟对他又很宠溺,你看着吧,以后铁定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就是不懂,以后谁家姑娘这么倒霉会被他瞧上。”叶繁夏褪下裙子。

    “那估计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过说真的,楚楚偏疼燕小西倒是可以理解,她对姜熹一开始就很亲近,怎么那楚公子也是这般,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性子很奇怪,而且孤傲难驯,怎么偏生对熹熹另眼相看。”

    燕持原本松弛的手顿住,“是有些奇怪哈。”

    “之前燕殊在部队,我还以为,这楚公子是不是在打熹熹的主意,大堆大堆的奢侈品往家里送,弄得我们都很紧张,这么多年过去了,看着倒是正常得很。你说,那么显贵的人,会平白无故对一个人好么!”

    燕持干笑,“谁知道呢。”

    “还有这位老夫人,和爷爷很熟,衣着华贵,举止做派更是大家风范,一看也并非一般人家出来的,怎么就……”

    “好了,你就别想了,赶紧睡觉吧,明天你不是要送小北他们去钢琴班么!”

    “差点忘了这事儿。”之前倒是请了老师到家里来,只是现在老爷子需要静养,就去外面寻了辅导班。

    关家

    董风辞没想到关戮禾居然这个时候回来了,关戮禾的心情倒是不错,一直扬着嘴角,“小辞,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你手下把我的轮胎扎爆了!”

    “关苏!”关戮禾冷着脸。“我是让你拦着她不错,我也没放你把她车子弄坏啊。”

    关苏嘴角抽了抽,他能有什么办法。

    “你怎么办事的,你跟了我这么久,我就是这么教你的么,简直丢人,小辞啊,你要相信,这件事情和我绝对没有关系啊。”

    “是么!”董风辞双手抱胸,那眼神分明在说:我就静静看着你演。

    “关苏,你说!”

    “是我自己的主意,和爷半分关系都没有,夫人,您若是怪就怪我好了!”关苏一脸的生无可恋,反正啊,这口黑锅他是背定了。

    “你看嘛,我怎么可能做如此无耻的事情呢!”关戮禾勾着嘴角,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关苏简直想哭,爷,您怎么变成这样了。

    “那行,你的车子呢,车钥匙给我,我要回去!”

    “我的车子轮胎也坏了!”

    “你……”

    “陪我吃了饭,我就送你回去。”关戮禾伸手箍住她的肩膀,“走吧!”

    “你别动手动脚的!”董风辞扭动着身子,“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去,爷爷该担心了。”

    “那我打个电话给他?”

    “别!”董风辞连忙摇头,“我回去他会把我生吞活剥。”

    “我很饿,中饭就没吃。”

    “你大中午的怎么不去吃饭!”董风辞明知道他在装可怜,可还是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这说出来就感觉到身侧的家伙,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就恨不得打自己嘴巴。

    这种不要脸的人,饿死才好。

    “中午你和秦承宇吃饭,我哪有心思啊,就在车里一直等你。”

    关苏脚下一个趔趄。

    关戮禾回头白了他一样,“修轮胎去,别跟着我,丢人!”

    “好!”关苏如蒙大赦。

    “那么多人,秦承宇能对我做什么!”董风辞轻哼,“之后你干嘛不吃饭!”

    “一直在看着你,秀色可餐,也就不觉得饿了!”

    众人纷纷垂头,不敢再抬头看,这话都说的出来,简直酸啊。

    董风辞无语,“你赶紧吃,吃完送我回去。”

    “嗯。”

    关戮禾的晚餐很简单,几个生煎包,两个小炒菜,董风辞也有些饿了,而且那生煎的味道太香,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关戮禾这种人精,这些完全都是依照董风辞的喜好准备的,就看她能不能抵挡着得住诱惑了。

    “要不要吃几个,味道很不错。”

    他的嘴角带着一丝油星,不过在董风辞眼里,却格外诱人。

    “不用了,我不饿……”

    “咕——”董风辞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众人捂嘴偷笑。

    董风辞咬牙,不争气,这个时候叫什么啊,她午餐吃得太少,纯喝酒了,哪能不饿啊。

    “再上两盘生煎。”

    关戮禾话音未落,厨师已经将生煎端到了董风辞面前。

    董风辞倒也不客气,总不能亏待了自己,她吃得十分专注,浑然不觉,关戮禾已经放下筷子,看了她许久,等她反应过来,关戮禾已经坐到了她的身侧。

    “喝点汤。”关戮禾指了指她面前的汤碗。

    “嗯!”董风辞吃得有些急,嘴边挂着油星,还有些肉沫,趁着那粉嫩的嘴唇,关戮禾腹部一紧,眸子也变得越发幽邃。

    董风辞是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吃相的,况且嘴上这么油腻,关戮禾得有多么重口才能对自己下口啊。

    “这个素炒虾仁很不错。”董风辞嘴巴撑得有些大,口齿有些不清。

    “再给你炒一盘?”

    “可以打包么!”

    众人无语,董小姐,您家难不成还缺一盘虾仁?

    “爷爷这几年脾胃虚弱,医生不建议他吃海鲜,我回来之后也就没吃过海鲜了……唔——”董风辞话音未落,忽然一个薄唇覆盖过来。

    董风辞无语,这厮还真是百无禁忌。

    关戮禾蜻蜓点水,就抽身厉害,抽了纸巾擦了擦嘴角,“味道是不错。”

    “你倒是真不怕脏。”

    关戮禾轻笑,“我们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情况下,你还记得么?”他单手托腮盯着她猛瞧。

    董风辞似乎也想到了那事儿,低头吃东西,“八百年前的事情了。”

    “以后不能喝酒,就少喝,外面很危险,那些男人对你都意图不轨!”

    “是你想对我图谋不轨,所以看别人也是那样吧!”董风辞一语道破。

    “今天若不是我接你回来,秦承宇就直接送你回去了,他现在是单身,你也未婚,大白天就开车送你回去,你还喝得醉醺醺的,这种被媒体拍到,明天的报纸就精彩了。”

    董风辞喝得有些颠三倒四,根本不记得还有这事儿。

    “他该不会是想借着我家的势吧。”董风辞喝了口汤,顿时大满足。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过若论京都大龄剩女,你确实是首选!”

    “啪嗒——”董风辞放下汤匙,瞪着关戮禾,“大龄剩女,你说谁呢。”

    “不如我收了你,反正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给我的,我也得对你负责不是!”

    “呵呵……”董风辞继续喝汤。

    “当年是谁死缠烂打,要我负责……唔——”关戮禾话音未落,嘴巴里面就被塞了一个生煎,油水从他嘴角往下流,惹得董风辞大笑。

    能够看到关戮禾吃瘪的机会可不是那么多的。

    董风辞看着他阴沉着脸,笑得前仰后合,可是下一秒钟,那张油腻腻的嘴巴已经覆盖在她了唇边。

    关戮禾这次可没打算浅尝辄止,一开始还是在她唇瓣上轻轻啃咬。

    董风辞伸手推搡着他,这人真是够了,嘴巴油腻腻,就来亲自己。

    可是关戮禾却趁机直接探入她的口中,咬得她舌尖生疼,董风辞挣扎得更加激烈,身子被关戮禾整个压在椅子上,周围的人纷纷垂头,不敢喘息,更不敢张望,董风辞忽然意识到,关家大厅都是人,她挣扎得更加猛烈,关戮禾安抚性得啄了两口她的嘴唇。

    就是这般也没有轻易饶了她,关戮禾本就是个霸道强势的人,董风辞觉得下一秒她就要窒息而亡,关戮禾才终于肯放过她,也不知何时,她的身子虚软,被关戮禾搂入怀中。

    “你比以前更加敏感!”

    “胡扯!”

    “要不我们试试?”

    “就你的技术,我嫌弃!”董风辞轻哼,恼怒自己的敏感。

    “什么?”

    “你以为这几年我会为你守身如玉不成。”

    关戮禾眸子一凛,嘴硬的丫头!

    “你在和我叫嚣?我可以在这里办了你,你信不信!”

    “你有本事来啊!”董风辞忽然凑过去。

    柔软贴在自己胸口,关戮禾恨得咬牙,她明知道,这件事情,他从未强迫过她。

    “我送你回去!”

    “听说你有过不少女人,想必那件事情也是大有精进,不然我们试试好了。”董风辞这话说得阴阳怪气。

    “别以为我不敢,到时候吃亏的是你。”

    “哼——”

    “你身边有过多少男人,我比你清楚!”关戮禾那过手帕,熟稔的帮她擦了擦嘴,“走,我送你回家!”

    “你身边有多少女人,我也很清楚!”董风辞倒是不甘示弱。

    “那我那方面倒是有没有精进,你不清楚么?”关戮禾那深不可测的眸子噙着笑意。

    董风辞试图甩开他的手,却被紧紧攥住。

    “不过有个事情我倒是不清楚。”

    “什么?”

    “你那个地方大了不少!”

    董风辞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你丫流氓!”

    “你自己贴过来的,怪我喽!”

    关苏是不太明白这两个人相互模式,完全是相爱相杀啊。

    他倒是很好奇,这样的两个嘴硬的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到底是谁先主动的。

    董家

    董风辞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她蹑手蹑脚生怕惊动了董老爷子。

    “董叔,爷爷睡了么?”董叔是董家的管家,出来帮董风辞开门。

    只是他还未曾开口,就传来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啊!”

    “小姐,快进去吧,老爷子等您很久了。”董叔给了董风辞一个自求多福的眼色。

    董风辞深吸一口气,来,抬头,挺胸,收腹,微笑!

    “爷爷,都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啊,这么晚还不睡?”

    “和关戮禾出去厮混了?”

    “怎么可能呢!”

    “那你嘴巴是被蚊子咬的?还真是个恶毒的蚊子,把你嘴巴都咬肿了!”董老叶子口气阴阳怪气。

    “爷爷——”

    “这个!”董老爷子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请柬,硕大的ck两个字映入眼帘。

    董风辞拿起请柬,这秦承宇今天才上任,就搞出这么大动静,都送到她家了。

    “谁送来的?”

    “秦承宇,那人倒是圆滑得很!”

    “嗯。”

    “他归你管?”

    “表面上看是这样,不过我俩在总公司的位置差不多平起平坐,京都这块肉很肥。”

    “这小子旁敲侧击的说了你醉酒,被关戮禾带走了,心思倒是不少!”

    董风辞有些讶异。

    “估计以为我会直接冲去关家吧,我浸淫政坛这么久,他还想把我枪使,胆子不小!”董老爷子冷哼。

    董风辞捏紧请柬,秦承宇啊,还真是小动作不断啊。

    “对了,这个欢迎会,你是定然要去的,楚衍伤了腿,估计不能陪你了,我让楚濛陪你去!没有男伴太不像话!”

    “不是,爷爷,我……”

    “难不成你想带关戮禾去?”

    “我还是和楚公子去吧!”

    ------题外话------

    二更来啦……我说关爷,你还真是不怕脏,油花花的就往上亲……

    关戮禾:嫉妒?

    我:呵呵,你家媳妇儿要和别的男人参加宴会,我嫉妒什么!

    关戮禾:楚濛么……

    楚濛:嗯哼!

    关戮禾:你好!久仰!

    楚濛:久仰!

    ……

    我:你俩能说句话么!

    关戮禾:我俩在神交!

    我:我是怕你们盯着对方看久了,忽然就看对眼了……

    楚濛:长针眼差不多!

    关戮禾:你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