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5 燕殊壁咚关戮禾

正文 085 燕殊壁咚关戮禾

    关家

    董风辞睡得很熟,根本不曾意识到关戮禾就躺在自己身侧,关戮禾倒是有贼心,不过没有贼胆,这若是真的把到嘴边的肉吃了,就按照董风辞的性格,醒过来就得找自己拼命。

    他就单手撑着下巴,足足看了董风辞整整一个小时。

    “唔——”董风辞试图翻身,关戮禾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背着自己,细长的手指,一寸一寸抚过她的脸。

    门外响起清脆的敲门声。

    “爷——”关苏已经尽量压低声音了。

    心里有些忐忑,该不会打扰了爷的好事吧,他该不会要把自己弄死吧,刚刚下车的时候,关苏帮他开门,伸手试图帮他将董风辞扶出来。

    人家直接给他扔了一句。

    “我的女人,是你能碰的?”

    关苏直接愣在当场,这平素就霸道,现在简直有些病态了。

    “怎么了?”关戮禾声音透着些许不悦。

    “爷……”关苏声音压得很低。

    关戮禾听了会儿,“我换身衣服就出来。”

    他一边将面具戴上一边往楼下走,“今天你留下帮我看着小辞。”

    关戮禾看了看时间,很快便到了他和燕殊约定的事情,关苏有些诧异,他是关戮禾的贴身守卫,“爷,我还是跟着你吧,我……”

    “现在我的话是不管用了么!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她离开半步,她要是走了,你也跟着滚蛋。”

    关苏点了点头,“只是夫人若是硬要离开,我们能采取强硬手段么!”

    关戮禾挑眉,轻轻呵了口气,饶有趣味的看着关苏,“你觉着呢?”

    “我知道了。”关苏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

    董风辞可不是什么好哄的人,这弄不好撕扯起来,自己不就只有被打的份,关苏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了。

    活色生香

    关戮禾到的时候,可吓坏了这经理,这关爷上次来,还是四年以前,之后就出了沈安安的事情,虽然知道内情的人不多,不过这经理却记得十分清楚,和关家脱不了干系。

    “关爷,里面请,二少在三楼最左边的包厢。”

    “嗯。”关家人一出现,几乎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当关戮禾到包厢的时候,燕殊正放着歌,那嘹亮的军歌,让他嘴角狠狠抽了两下。

    “你们留下。”关戮禾自己单独进去,燕殊将声音调小。

    “在酒吧听军歌,你的品位我真是不敢苟同。”关戮禾轻笑,他还没有落座,燕殊忽然双手一撑,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抬脚就朝着关戮禾踢过去。

    关戮禾微微侧身,伸手挡住。

    手臂微痛。

    紧接着一记拳头朝着脸直接袭来,关戮禾往后退了两步。

    两个人就在包厢里面比划起来,基本上都是你一拳我一脚,倒是谁也不曾吃亏,却也没有谁从对方手中讨到一丝好处。

    直到燕殊一拳砸在了关戮禾身侧的墙壁上,凌厉的拳风,让关戮禾邪肆的眸子微微眯起,拳头落在墙上,声响沉闷,这家伙倒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啊,这若是砸在自己脸上,估计自己的脸得毁容。

    而此刻燕殊感觉到自己腰侧被东西抵住,关戮禾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握着一把小巧锋利的匕首,正抵在他的腰上,刀锋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被淬上一股寒光。

    “你是准备在这里谋杀我?你觉得我的刀会比你的拳头慢?”

    那双黑眸,分明在说:小样!

    燕殊冷哼,忽然迫近,燕殊一米九的个子,关戮禾个子也不矮,不过在燕殊面前,还是被压了一头,眼看着他迫近,刀锋已经压在他的腰伤,燕殊忽而一笑,关戮禾抵在自己腰上的分明是刀背。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刀锋和刀背都弄错,刀背是伤不了人的。

    关戮禾收回匕首,“你这是准备壁咚我?”

    这姿势……

    着实有些暧昧。

    燕殊倒是无所谓的一笑,“你把风辞怎么了?”

    “你说呢?”

    “关戮禾!”燕殊咬牙,“你别再把她卷入你们家的那点破事里。”

    “你怎么如此激动。”关戮禾忽然伸手帮他理了理领口。

    却被燕殊一把扯住他的手。

    关戮禾拧眉,“我不是以前的关戮禾了,我的人,我自然能够护她周全。”

    “最好是这样。”燕殊收回拳头,撤回手。

    关戮禾伸手整理好面具,“我今天找你过来,其实是有事情和你说。”

    “关于风辞的?”燕殊坐在沙发上,黑色的沙发,一身黑衣,趁着那双猎豹般的眸子,让他整个人显得分外张狂。

    “你怎么知道?”

    “这世上除了她,还有谁会让你如此上心。”燕殊随手端起一杯红酒,液体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一丝暗红色。

    “所以说我对小辞那是真爱。”

    燕殊哂笑,“说吧,怎么回事?”

    “秦承宇是ck集团京都分公司新上任的总裁。”

    “嗯?”燕殊这段时间一直关注着楚老太太的情况,倒是没注意秦承宇。“我记得他并非是在ck工作的吧。”

    “跳槽了,今天去集团报道了。”

    “你是觉得他会对风辞不利?”

    “反正我看这个人很不舒服。”

    “你手段不是很多么,直接把他给……”燕殊伸手抹了抹脖子。

    “我现在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我已经金盆洗手了,我们关家做的那都是正当生意。”

    “你这话是骗三岁小孩的么?”

    “我现在要洗白白,不然以后董家那位老头子又该嫌弃我了。”

    “他一直很嫌弃你,你洗得再白也没用。”

    “燕殊,你就是故意要和我作对是不是!我是和你说正经事的。”

    “我不是很正经么,就你啊,洗不白了。”燕殊哂笑。

    “行了,我是觉得这秦承宇很有问题,而且我觉着他和我们家的某些人有关。”

    关戮禾这话一出,燕殊立刻收起了刚刚的嬉皮笑脸,“不是被你驱逐到了南方?”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那你去查啊,关戮禾,你丫管理关家这么多年,是吃素的么,你们家的事情啊,你找我干嘛,你去管啊!”

    “你能冷静一点么!”

    “我靠,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们家那群人都是悍匪,你家若是内乱了,我特么的绝对会被波及。”

    “这个应该不至于吧。”关戮禾伸手推了推面具,“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尼玛,就上面那群人的尿性,若是真的要‘剿匪’,不是我就是老战,老战这眼看着就要结婚了,他的婚事一直都是各位首长关心的大事,甚至一度威胁他不许他出任务,也要解决终身大事,这事儿还不是得落在我头上。”

    “也是,这个事情,就和之前沈家的一样,需要一个身份背景显赫,能够压得住的人。”关戮禾一笑,“所以啊,我才找你。”

    “你家的事情,我怎么管。”

    “四年前黎家的事情你还记得么?”

    这事儿燕殊当时并未参与,不过却听说了许多,又牵扯到了燕隋,事后他倒是查了一下,东西被人抹得十分干净。

    当时楚濛也在,楚家在南方势力庞大,却也未曾寻得一点蛛丝马迹,关戮禾这边则直接找到了沈家,沈安安已经过世,线索至此就算是断了。

    “我忽然出现在临城,你不觉得很奇怪么?”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似乎在蕴蓄着什么更大的风暴。

    “你去那里做什么?”

    “因为有人说关家有人把手伸到了那边,你也知道,我是禁止他们过雾河的。”

    “嗯。”燕殊点头。

    “我就亲自走了一趟,然后就出了黎小姐被绑架的事情,虽然查到是叶南瑾做的手脚,不过整件事情还是透着诡异,姜熹有没有和你说一点特别的。”

    “没有。”这件事情姜熹一直很自责,很少提及。“她觉得黎悠梦的绑架和她有直接关系,这些年极少提起此事。”

    “这秦承宇一回到京都,铲除了秦家这些碍眼石,居然直接进入了ck,基本上在利益链上是和小辞捆绑在了一起,商场上,牵一发动全身,这一点你比我清楚。”

    “你觉得他是故意进入ck的?不过他如何能够料到风辞会到京都?”

    “董老爷子意欲和楚家联姻的消息,早就放出了风声,只是当时不曾有人在意罢了,他若是有心,定然会多做留意。”

    燕殊伸手摩挲着下巴,“你觉得他是蓄谋已久,而且是在风辞身边,这是冲着你去的?”

    “是不是冲着我我不敢说,我现在的身份,是不可能让她放弃自己打拼了几年的事业的,但是他就像个定时炸弹,让我行动束手束脚。”

    “你是指望我出手帮你?”燕殊咋舌,“这个男人呢,心思深沉细腻,我倒是很想抓着他的把柄啊,只是人家现在什么动作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办。”

    “若光是秦承宇我倒是不怕,就怕和临城的事情一样,背后还有人。”

    燕殊手指轻轻晃动,红色的液体仿若鲜血一般骇人,“且看他们的动作吧。”

    “给你打个预防针。”

    “那你准备何时把风辞送回董家。”

    “没打算送回去。”

    “那你就等着董家老爷子杀到你家吧。”

    两个人聊了约莫半个小时,就前后脚,从前后门分别离开。

    燕殊刚刚上车,电话就响了。

    一看到来电显示,燕殊就头大。

    “老佛爷”!

    这楚家老太太当真是养尊处优的主,一点都不客气,完全不像是来做客的,甚至比主人家要求还多。

    燕殊叹了口气,接起电话,这还没有开口,对方就霹雳巴拉一顿跑轰。

    “你在哪儿呢,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在外面鬼混!”

    这会儿才七点整,怎么就变成鬼混了。

    “赶紧回来,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呢。”

    “哪儿敢啊。”

    “回来给我买几斤小龙虾。”

    “那个……”

    “不要辣,小西吃不惯辣。”

    “他应该减肥了。”燕殊头疼。

    这楚老太太对燕小西那根本不是纵容可以形容了,无论什么都由着他,偏生燕殊又能和她顶嘴,只能被使唤。

    “燕殊,你跟我说,燕西是不是你儿子。”

    “那肯定是啊。”

    “他才多大啊,你就嚷嚷着让他减肥,你是准备让他以后去参加健美比赛还是怎么滴,你要是养不起,就给我家养好了。”

    “别,我立刻就去买。”

    其实燕殊倒是不是担心燕小西吃胖,而是这龙虾买回去,最后负责剥壳的人必然是他。

    这燕家极少吃这些东西,燕殊倒是买了不少,几个孩子围在一圈,倒是吃的很欢乐,燕殊则认命的在一边剥壳,楚老太太颇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很不乐意啊。”

    “没有。”

    “熹熹啊,你看你老公啊,让他做点小事,就给我脸色看。”

    燕殊无辜啊,他哪敢啊。

    姜熹坐在沙发上闷笑,“我跟你说,这男人啊,就是这样,追求你的时候,对你千般好,万般好,这结婚之后啊,这些东西统统都会缩水的。”

    燕殊连忙冲着姜熹摆手,他可不是这样。

    燕小西一边吃着虾肉,一边擦嘴,“粑粑对麻麻一直很好啊。太奶奶,你不要挑拨我爸妈的感情。”

    “我什么时候挑拨了,你问你爸,他怎么回来这么晚,干嘛去了!”

    “我七点半就到家了,这叫晚么,对了,楚衍摔伤了,我在楚家还待了一会儿。”

    “楚楚怎么了!”楚老太太一拍桌子。

    众人目光顿时射向他。

    “太奶奶,你和我舅舅很熟么!”燕小西盯着她猛看。

    “咳咳,还行吧!”

    “哪里怎么喊他楚楚。”

    “那应该叫什么?”

    燕小西努嘴,“粑粑,舅舅怎么伤了?”

    “在浴室滑到了。”

    姜熹叹了口气,显得颇为无奈,不过楚衍三不五时就会出状况,姜熹倒是不奇怪,“怎么回事?”

    “廷煊正在洗澡,可能是地滑,就摔倒了。”

    “那个漂亮的小伙子?他和楚楚……”楚老太太这大脑飞快的转着,忽然拿着纸巾一边擦手,一边往楼上走。

    “太奶奶,你不吃了么?”

    “我忽然有点事,待会儿再吃。”

    楚衍刚刚吊针吃了药,正打算睡觉,一看见楚老太太电话来了,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嘶——”楚衍伸手按住大腿,轩陌正在给他将要吃的药分配好,秀气俊雅的眉头紧蹙,“怎么了?”

    “我奶奶电话。”楚衍拿过手机,“喂——”

    “听说你在浴室摔倒了?”

    “是啊,你是来慰问我的么?”

    “你和那个漂亮的男孩在浴室干嘛了,就摔倒了!”

    “我和他能干嘛,就是地滑摔倒了而已!”

    “我是问你们干嘛了!两个大男人在浴室,成何体统!”

    “我的亲奶奶,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忽然冲进去,水滑,就摔倒了。”

    “偷窥?”

    楚衍黑脸,“我是那种人么!”

    “嗯!”

    “没法聊天了!我要挂了!”

    “等会儿,你不是一直和轩家那小子在一起么,怎么就……”

    “呃……谁跟你说的这事儿。”

    “纸包不住火,你这一从家里出来,到了京都就往家里跑,你俩不是……”

    “我们就是兄弟而已!”

    轩陌坐到床边,伸手掀开他的杯子,手中拿着药膏和面前,准备帮他涂抹患处,因为距离很近,他几乎可以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

    “兄弟?”楚老太太咋舌,“我看那孩子不错,不如我给他介绍个对象?”

    “你什么时候开始做媒婆了。”楚衍说得漫不经心,却时不时的看向轩陌。

    “你把那孩子的电话给我。”

    “不行,他会杀了我的!啊——阿陌,你轻点儿,疼!”

    楚老太太愣了半天,“你们忙!”

    “奶奶,不是,他就是在帮我……喂——”没等楚衍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你奶奶要给我介绍对象?”轩陌口气生硬得很,听得楚衍心里咯噔一下。

    “咳咳,她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别在意哈,呵呵……”

    “若是相亲,你就当我的挡箭牌?”

    “嗯?”

    “之前你不是和一些女性朋友说,我俩在一起了么,之前我帮了你,现在也该轮到你帮我了吧。”

    “被我奶奶知道,她会宰了我的。”楚衍一脸郁结。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轩陌忽然的棉签忽然用力。

    只听见楚衍一声嚎叫,“嗷——”

    楚濛在一侧的房间,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总裁,要不要去说一下?”louis站在楚濛面前。

    “不用,年轻人就是爱闹腾,随他们去吧,反正又折腾不出人命。”

    楚濛这话说得颇为意味深长,louis想了半天,也没有明白其中暗含的韵味。

    “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

    louis立刻从怀中摸出一张请柬,“ck集团?”

    “嗯,ck集团新任总裁今天去报道,下周六晚上他们会在旗下酒店举行欢迎会,邀请了许多名流。”

    “你之前不是说ck集团的区域总裁是董风辞?和关戮禾有关系的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新上任的这位是秦家大少爷。”

    “秦承宇么!”楚濛这才打开了请柬,秦承宇三个字顿时映入眼帘。

    这倒是有趣了。

    关家

    董风辞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一醒来就发现周围都是黑色,只有床头一盏暗色台灯,她立刻伸手去摸开关,整个房间瞬间被照亮。

    满眼的黑色,就是窗帘都是黑的,墙上挂着许多诡谲的面具,还有一些风格迥异油画,黑色的床,黑色沙发,暗色木质地板,各种风格怪异的装饰品,这品味,这是关戮禾的房间!

    董风辞立刻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衣着完整,这才松了口气,一看时间,立刻从床上跳起来。

    都七点多了,爷爷该着急了。

    她拿出手机,怎么没电了!

    她立刻往楼下冲,关苏等人就在楼下,见着董风辞立刻起身!

    “夫人!”那整齐划一的动作,让董风辞面部神经猛地抽搐了一下。

    “我的车呢!”

    “夫人,爷说,在他回来之前,您不能离开!”

    董风辞并不理会他们,直接往门口走,立刻有人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董风辞抬眸看向关苏,“几个意思?”

    “夫人,您别为难我们啊。”关苏就知道会是这样。

    “我是硬要离开呢,你们还想把我绑起来不成。”

    “那是自然不敢的!”

    董风辞又往前一步,那些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显然不敢碰她。

    “都给我让开,听见没!”

    “夫人……”

    “别叫我夫人,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家的夫人,赶紧给我让开!不然我对你们不客气了!”董风辞倒是想啊,可是她的包都不知道在哪儿,防身的东西都没有,也就只能嘴上逞能罢了。

    “我若是放您走了,关爷回来,定然会责罚我的。”

    “和我有关系么!”

    关苏愕然。

    董风辞继续往前走,那群人已经被逼到了门口,她是吃准了这些人根本不敢碰自己,很快就走到了外面,自己的车子已经映入眼帘,董风辞立刻跑过去,借着灯光,她分明看见自己的车胎被人扎爆了。

    “谁能和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您看,车子也走不了,还是和我们回去吧。”关苏也是没办法,他哪儿能拦住她啊,只能出此下策。

    董风辞哂笑,“你可以啊。”

    “我也是没办法,您多担待!”

    “回头我让关戮禾收拾你!”董风辞咬牙。“你不知道我和你家关爷的关系么,赶紧给我弄辆车来,我现在就要回去!”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那带着混响的声音,让董风辞身子一凛。

    ------题外话------

    今天继续加更哈,我发现我真的是个异常勤快的作者,啧啧,不是我自夸,哈哈——

    燕小二:不要脸!

    燕大少:+1

    秦浥尘:+2

    老战:+3

    沈四少:+10086

    楚濛:我路过……

    *

    关戮禾:咳咳,我这个人呢,很讨厌麻烦。

    董小姐:然后呢?

    关戮禾:你凭什么让我帮你收拾我的属下啊。

    董小姐:你……

    关戮禾:不过呢,如果你成了我的夫人,我不就师出有名了么,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之塔们一个大不敬!

    董小姐:呵呵……

    关戮禾:不然我真的不好插手啊(为难脸)

    董小姐:不要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