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4 见家长的忐忑,禽兽一回(四更)

正文 084 见家长的忐忑,禽兽一回(四更)

    华西莫家

    一群人端坐在客厅内,战北捷目不斜视,余光却一直在打量着莫家老夫人,双手放在膝上,手心却微微沁出了细汗。

    “妈,其实大概就是这样了,两个孩子也处了这么久,结婚的事情也差不多该提上日常了。”莫正则说了一堆,大部分都是夸战北捷的。

    莫正则没有儿子,自从知道莫云旗和他在一起之后,就基本把他当成是半个儿子了,欢喜到不行。

    “你们这是已经决定了?来通知我?”老夫人坐在轮椅上,手中拿着扇子,微风浮动,满头银丝微微拂动,声音苍老嘶哑,却又透着一丝说不出的威严。

    “不是妈,我们这不是专程和您商议了么!”韩悦笑道。

    “别和我打马虎眼,你们这是商议么,分明就是通知。”老夫人目光落在战家父子身上,“战霆,我和你父亲都是旧识,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我是挺喜欢你的。”

    “莫伯母……”

    “只是,你这儿子……”莫老夫人打量着战北捷,“有点儿……”

    “莫奶奶,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直接说吧,我肯定会改的。”战北捷从未如此紧张过,就算是第一次出任务,心跳都没有日此快过,出于礼貌和诚意,他根本不敢回避她的目光,这才算是真正打量了这位一番。

    莫老夫人一身藏蓝色衣服,黑色阔腿裤,麻布鞋,十分简朴,一头银丝,头发盘在脑后,一根黑木簪,目光严苛肃穆,深陷的眼窝,镶嵌着一双锃亮的黑色眸子,嘴唇微微眯着,凉薄又疏离。

    布满褶子的手捏着一把扇子,那扇子,显然有些年代了,她眯着眼睛,一直盯着战北捷看,看得心里毛毛的。

    “是啊,莫伯母,北捷,若是有什么让您不满意的地方,他肯定会改的。”战霆还能如何,你儿子要娶人家孙女,那只能赔着笑脸。

    “妈,北捷挺不错的,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的,您一直想给小旗找的不就是这样的么!”莫正则笑道。

    “只是我这意见,你还真不好改。”莫老夫人轻笑。

    “您不说我怎么……”战北捷话音未落,她已经缓缓开口。

    “我说你年纪太大——”

    “噗——哈哈……”莫云旗笑得合不拢嘴。

    莫老夫人瞪了她一眼,“你这孩子,严肃点儿!”

    “好的!”莫云旗憋着笑,脸涨得通红。

    战北捷的脸更是酱成了猪肝色,“这个……”

    “你比我们小旗大了这么多,我这心里总有些不舒服。”

    莫云旗早就知道,自家奶奶那可是出了名的厉害,就算是喜欢你啊,也不会明着说,反而会对你更加苛责。

    之前她是知道她和战北捷在交往的,没有明确反对,按照她的脾性,就算是认同了。

    只是啊,同意归同意,该为难还是要有的。

    不然这小子还以为他们家有多么喜欢他呢,过一段时间若是蹬鼻子上脸了,欺负她家孙女可咋整。

    “我年纪是大了一些,也能更好地照顾她啊。”

    “所以照顾去了医院?”

    战北捷愕然,这让他如何接啊。

    “小旗去当兵,我就不是很乐意,你俩还都是当兵的,这但凡是不在一起,说不准,很久都碰不到一次,这个问题你们想过么,而且两个人工作都有危险,这个问题……”

    “我知道,我们可以克服!”战北捷定定的看着莫云旗,似乎想要她表态。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莫云旗身上。

    在莫云旗心里,战北捷是她上司,出任务沙发果决,平素严肃刻板,私底下她就不评论了……

    不过她还是第一次见着他那种眼神,似乎有些小可怜,说真的,她本想看他笑话,此刻却又有些于心不忍,“奶奶,你平时不是说,我这职业,敢娶我的也没几个么!”

    “谁说的,我们大院里不是有挺多小子喜欢你的么!”

    “不过你说我常年在部队,他们又在外面,这若是找了个小三小四,你都不知道,弄不好在整出个私生子、私生女,你说我得多可怜啊!”

    “他们敢,我打断他们的腿!”

    战北捷一凛,这老夫人果然是个狠角色。

    “奶奶,您就是这么说,这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啊,再说了,我爸和我妈年纪不也……”莫云旗嗫嚅着嘴唇,“当年您是如何去我外婆家提亲的啊!”

    莫老夫人冷哼一声,“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

    莫正则夫妇对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所以从老夫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莫老夫人之后倒也没怎么为难战北捷,而是敲打了他一番,就让莫云旗带他出去转转。

    战北捷一出去,就一把抱住了莫云旗。

    “你干嘛!”莫云旗使劲扭着身子,“能不能要点脸!”

    “小不点,你还说不喜欢我,那你干嘛帮我说话。”战北捷双手放在她的腰上,不断收紧。

    “还不是看你可怜!”

    “要不看在我如此可怜的份上,亲我一下呗。”

    “你给我让开!”莫云旗试图把他推开,这个男人坚硬如铁,她这点力气根本不够看的,倒是结结实实让他吃了几口豆腐。

    “呦——小旗啊,这是你男朋友吧,长得真帅气。”门口不时有人路过,军区大院,大家都太熟了。

    莫云旗干笑,不等她回答,某人就直接开口。

    “您好,我是战北捷,小旗的……”战北捷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未婚夫!”

    “你!”莫云旗气得跺脚。

    战北捷一把将搂入怀中,任凭她“活蹦乱跳”,战北捷的手都死死箍住,不让她乱动。

    “看样子是快结婚了啊!”

    “李叔,我们其实……”

    “到时候可一定要请我啊!”

    “一定!”战北捷斩钉截铁,结束对话。

    莫云旗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腰,战北捷却笑得更加灿烂。

    屋内

    莫老夫人过了半晌才忽然叹了口气,放下扇子,指尖微微有些颤抖,轻轻拂过扇子上面的些许剐蹭痕迹,“战霆,你收养了莫家那孩子?”

    战霆微微一怔,“不算是收养吧,他有自己的公司,能养活自己,只是那孩子一直过得艰辛,我和他母亲是旧识,只是一直不懂沈家会待他如此凉薄,北捷那孩子不知道怎么和他走到了一起,处的很好,认了他做弟弟,我就退税推舟,把他纳入了战家的势力范围。”

    他一边说着,不时观察着莫老夫人的神色变化,因为他实在不明白,这位老夫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怎么会忽然问起沈廷煊的事情,难道说,她的心里对沈廷煊进入战家,耿耿于怀?

    “你也别一脸戒备的盯着我看。”莫老夫人哂笑,“我一直觉得是我们莫家造的孽,亏欠了这孩子。”

    “妈。”韩悦见她神情很落寞,想要宽慰几句,就被她伸手挡住了。

    “当年小姑一意孤行,自己嫁入沈家就罢了,偏生她十分偏爱莫雅澜,硬是要将她带入沈家,这都什么年代了,可不是古时候,联姻就是单看血缘关系,老头子觉得自己丢尽了人,和她吵了许久,他一直很偏疼这个妹妹,估计小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一直觉得到最后老头子总会原谅她。”

    莫老夫人摇了摇头,“他是一个认死理的人,这事儿他觉得丢人,只是觉着亏欠了沈家另外的孩子,不过之后他也回了沈家,他这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却又放不下面子再去沈家,这一耽搁,等他走了,也总归没有再见过小姑,只是心心念念着那孩子。”

    “他现在生活得很好。”战霆松了口气。

    “那就行。”她和战霆又随意说了几句,这才抬了抬手,“正则,推我回房间休息,累了。”

    “嗯!”莫正则知道,母亲有话要和他说。

    他们刚刚离开,韩悦一边帮战霆倒茶一边说道:“母亲这些年心里总是惦念着沈家那孩子,听你这么一说,估计宽慰许多。”

    “莫伯母的腿是怎么回事?”

    “之前跟着父亲行军打仗留下的病根,这几年疼得厉害,前年梅雨季,就疼得肿起来,下地更疼,就坐上了轮椅。”韩悦边说边摇头。

    莫老夫人卧房

    莫正则将她送入房间,正打算将她抱上床,莫老夫人伸手按住他的手,“正则……”

    “妈,怎么了?”

    “你先坐下,我有话说!”

    莫正则点了点头,坐到她的对面,“您说。”

    “之前你打电话跟我要她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莫正则沉默片刻,“大哥之前曾经说过他很有可能有个孩子,我好像见着她了。”

    “什么!”一向沉默寡淡的莫老夫人显得十分激动,她双手按住轮椅扶手,激动得连指尖都在战栗,她似乎急于问个明白,撑着身子就要起来,若不熟莫正则伸手扶住,她整个人都会栽到地上。

    “妈,您别激动。”

    “你让我如何不激动,那个孩子呢,人呢!”她攥紧莫正则的手。

    “我还不确定,只是她和大妈眉眼间颇为神似。”

    “是么,有她照片么,我要看,快点!”莫老夫人急不可耐。

    莫正则寻了许多叶繁夏的照片作对比,手机里存了不少,尽数翻出来让莫老夫人看。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越看越觉得像,激动得指尖都在颤抖,“她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做什么工作,有没有被人欺负,她……”

    “妈,您别急,我现在也不确定她是否和我们家有关系!”

    “你先说!”莫老夫人捏紧手机,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她有孩子了?结婚了?嫁的谁?”

    “她嫁的是燕持!燕老首长的大孙子!”

    莫老夫人心里一紧,看向莫正则,“燕家?”

    “嗯。”

    “这……”她的神情是又惊又喜,“那燕持对她好么,他们现在……”

    “妈!”莫正则半蹲下身子,伸手握紧她的手,“您先冷静一下,她是否是大哥的孩子,我都不知道,我哪儿敢贸然去查人啊,京都又是燕家的地盘,事情没有确认,我根本不敢妄下定论,更不敢去燕家直接问询,只是我越看越像,这才……”

    “燕家办喜事,不是都通知我们了么,我们怎么没去参加!”莫老夫人此刻显得十分激动。

    莫正则微微叹了口气,“这不是忙么,你又不肯挪步去燕家,之前燕持大婚,你不是还说了几句,连请帖都没看。”

    “我……”莫老夫人有些懵。

    “您是忘了么,燕持是燕家长孙,当年却一意孤行,投身下海,您和爷爷不是还说过他么,说他把责任推给了自己弟弟,还好生责备了一通,这心里对他总有些瞧不上,所以他结婚,你是请帖都没看,是不是这样。”

    莫老夫人一拍脑袋,“我这记性!哎——”

    “我现在还不确定她是不是大哥的孩子,不过她是叶家的外孙女。”

    “老叶?”莫老夫人一脸震惊,“叶家女儿的?那个被赶出家的?”

    “嗯,她临死也没说这孩子的父亲是谁,我只是大胆猜测了一下。”

    “把她带来给我看看!”莫老夫人反握住莫正则的手。

    “我想等小旗大婚,顺着这件事情邀请燕家过来,她和小旗的关系好像还不错,应该会过来,到时候您再看吧,燕家都太精明,我直接提议,过于明显,我还摸不准那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不过和她接触了两回,性子很冷淡,我担心逼得太急了,会把她吓跑。”

    “嗯嗯,你说的是,是我太着急了,你再和我说说他的事情……”

    莫正则点了点头。

    京都

    燕殊从楚家出来,从燕家旧宅翻出了许多的相册,大部分是爷爷和奶奶的合照,自从奶奶过世之后,爷爷为了避免触景伤情,倒是狠了心,把照片留在了旧宅,燕殊随手翻了翻,没想到居然翻到了奶奶和楚老太太的合照。

    那时候她们风华正茂,漂亮得很。

    燕殊正打算给爷爷去个电话,告诉他相册已经找到了,忽然翻到了董风辞的电话。

    楚衍说她喝多了?被关戮禾带走了?

    这家伙又想对风辞做什么!

    关戮禾抱着董风辞一路到卧房,身上沾了一些污渍,刚刚洗澡出来,就见着董风辞的手机在不停闪烁,立刻走过去,燕殊?

    “喂——”

    “怎么是你!”

    “很意外?”关戮禾扬着嘴角,坐在床边,伸出手指,抚弄着董风辞的秀发。

    “风辞在你家?”

    “我们去开房了。”

    “少胡扯,你是不是把她带回家了!”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关戮禾抿嘴一笑。

    “你这个人……”燕殊叹了口气,“我刚刚到了几通电话,怎么都没人接,你们干嘛呢,她喝多了,你别乘人之危!”

    “我在洗澡,身上有些脏。”

    燕殊握着方向盘的手陡然收紧,“哈?”

    “都是被她折腾得,哎……”关戮禾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关戮禾,你丫禽兽啊,她都喝醉了,你特么的还……”

    “是她往我身上蹭的,我很无辜啊。”

    “你丫就等着董爷爷收拾你!”燕殊咬牙。

    “回头我们碰一面吧!”

    “谁想和你碰面,我们绝交了,绝交你懂不懂!”混蛋。

    “哦。”关戮禾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我若是没事,也不会找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关于秦承宇的。”

    “这家伙又搞什么幺蛾子。”

    “唔——”董风辞似乎是被关戮禾电话声吵得不太舒服。

    “风辞怎么了?”燕殊明显听到她的嘤咛声。

    “身子疼。”

    “禽兽!”

    “我……”关戮禾没开口,燕殊就噼里啪啦一顿跑轰,“晚上活色生香。”

    “我订包厢。”

    “你给我等着,没人性的家伙,这都下得去手。”

    关戮禾切掉电话,手指已经滑到董风辞的唇边,“你说我该不该禽兽一回,就这么把你吃了?”

    “嗯?”董风辞试图将唇边的东西打开。

    关戮禾眸子一紧,“你这是答应了?”

    “嗯——”董风辞翻了个身,显然是觉得他很吵,关戮禾却直接脱下浴袍,直接钻入了被子中。

    ------题外话------

    最后一更啦,看我如此勤奋,别忘了把月票投给我哈,么么么哒!

    啧啧,燕小二啊,枉你聪明一世,居然就这么被人骗了,啧啧……

    这人分明就是故意骗你的嘛!

    燕小二:所以说他这个人太坏了,绝交,绝交!

    关戮禾:哦!

    燕小二:居然成心误导我。

    关戮禾:分明是你思想太龌龊,所以才会想歪。

    燕小二:分明是你故意,你还……

    关戮禾:不过我还真准备禽兽一回,反正啊,都喝醉了,豆腐不吃还不吃,送到嘴边的肉,可没有放过的道理。

    燕小二:谁来把这禽兽给我打死!

    关戮禾:谁敢?(挑眉)

    燕小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