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3 楚衍灾难日,我负责(三更)

正文 083 楚衍灾难日,我负责(三更)

    董风辞那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秦承宇想从她脸上察觉到一丝蛛丝马迹,根本就是徒然。紫you阁

    “不知道秦总和京都的秦家是?”董风辞看得最多的是军政新闻,秦承宇上的是民生八卦,她自然不曾注意到。

    “我是秦家的大少爷。”

    董风辞微微挑眉,“幸会,早就听说过您的名字。”

    “董总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秦承宇奉承。

    关戮禾在车库等了约莫半个小时,这才看见他们一行人走了下来。

    董风辞和秦承宇走在前面,两个人虽然在说话,不过并未并肩,隔了一段距离,关戮禾手指收紧方向盘,董风辞忽然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嘴角微微瞥了瞥。

    他们在一起太久,董风辞想要表达什么他立刻就能会意。

    关戮禾摸出手机,“关苏,帮我查一下,秦承宇怎么和ck集团扯上关系的!”

    他们一行人直接到了距离公司最近的餐厅,早就订好了位置,董风辞和秦承宇地位最高,自然坐在上首,紧挨着。

    “秦总和秦氏的秦三少是兄弟吧?”董风辞说得漫不经心。

    这秦承宇刚刚走马上任,在场的诸位公司骨干,也摸不清他的心思底细,只是他若是存了心和秦氏作对,对公司来说,就不是好事了。

    “嗯。”

    “我知道你们兄弟关系不是很好,不过有的事情关系到公司的利益,我还是不得不多嘴问一句。”

    “您说。”秦承宇似乎已经看透了董风辞的心思,说话十分温吞,张弛有度。

    “您该不会是想要和秦氏作对吧,我们公司和秦氏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这若是忽然对着来,对我们来说很不利。”

    秦承宇笑得极为寡淡,“这倒不至于,我不会拿公司的利益开玩笑,况且这公司又不是我的,如果我做的不好,上面随时可以撤了我的职,我早就听闻董总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我若是犯了这种私人错误,您也会及时纠正吧。”

    “那是自然。”

    “毕竟我是您的下属,我们算是利益共同体吧。”

    董风辞掐着酒杯的手微微收紧,指甲泛着一丝青白。

    好一个秦承宇。

    这是在变相的和她说,若是他做出点事情,必然会牵连到她,她若是想要保全自己,就得替他兜着点。

    “秦总,董总,我们一起敬你们一杯。”经理是个明眼人,这两个人虽然看着像在谈笑声风,实则在互相试探,气氛显得十分尴尬,立刻出来缓和气氛。

    董风辞抿了抿嘴唇,抬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秦承宇微微有些侧目,还真是豪爽。

    这顿饭吃得董风辞心里很不是滋味,难受得紧,加上这些人一直在灌酒,董风辞倒是喝了不少,酒过三巡,看着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秦承宇才说散了。

    董风辞长得极为漂亮,媚眼如丝,长发披肩,遮住了巴掌大的小脸,酒色滋润,瑰丽的唇色越发迷人,微微眯着眼睛,素手抬着琉璃酒杯,肤白似雪,双颊有些许不自然的红晕,因为纽扣崩落的缘故,可以清晰的看见那妖娆漂亮的锁骨。

    难怪别人总是说,京都艳色第一当之无愧燕笙歌,但是若论媚骨第一,那绝对是董风辞。

    她长得没有燕笙歌精致,可是五官组合在一起,就惊艳得让人移不开眼。

    出来京都,倒是遇到了不少让他侧目的奇女子。

    “董总,您喝多了,要不我送您回去?”有人开口。

    董风辞未婚,今年28岁,家世显赫,姿容出众,又是集团区域总裁,自然有许多人打她主意。

    “是啊,董总,我们送您吧,看样子,您喝得不少啊。”

    秦承宇拿起手帕擦了擦嘴,“我送她吧,你们先走吧。”

    众人诧异,自然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走了出去。

    谁敢和秦承宇抢人啊。

    秦承宇的手还未触碰到董风辞,一直闭眼微醺的董风辞忽然睁开眼,那模样淡漠疏离,“我可以自己回去。”

    “你这样要如何回去?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如何的,我有司机,送你到家。”

    “这话说得,难不成整个京都,就你家有司机么!”

    她的口气有些娇嗔傲然,她摸出手机,娴熟的按了一串号码。

    “喂——”

    “嗯?”那边声音嘶哑,“你喝酒了?”

    “你在哪儿?来接我!”

    “我马上过去,两分钟!”

    “不行!”董风辞冷哼,“一分钟!”

    “等我!”

    秦承宇分明听见那是个男人的声音,难不成她真的又和……

    秦承宇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已经过去约莫半分钟了,猝不及防将,门就被人推开了。

    男人带着黑色的面具,上面勾勒着一大朵硕大的白色罂粟花。

    诡异妖异。

    藏在面具上的眸子越发的阴沉诡谲,他的身上都是阴鸷的气息,微微抿着嘴唇,显得有些不悦,目光从秦承宇身上一扫而过,落在董风辞身上,无视得彻底,他发现这个男人身上几乎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就是呼出来的气都是冰凉的。

    他露着两只眼睛,就像是两个黑窟窿,深不见底,鼻子以下完全暴露在外面,他的嘴角紧闭,颇不高兴,你完全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只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两个黑窟窿透露出的慵懒和危险。

    “您是?”秦承宇哪会不懂,整个京都,不对,全国上下,戴着这种独特面具的,除却关戮禾还有谁。

    关戮禾理都没理他,走到董风辞面前。

    “嗯?”董风辞抬头挑眉,“你是不是来迟了。”

    “48秒!”声音懒散,他的声音嘶哑,却又霸气十足。

    “咯咯……”董风辞轻笑,关戮禾弯腰将她抱起来。

    “满身酒气。”

    “要你管,你就是喜欢多管闲事。”

    “嗯。”

    “你怎么戴着面具啊,丑死了,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那声音温柔得紧,秦承宇颇为无奈的轻笑,倒是和传闻一样。

    霸道狂妄,不可一世!

    “我啊……”董风辞干笑。

    “嗯?告诉我!”

    “就不告诉你,憋死你,哈哈……”

    关戮禾拧眉。

    关苏进屋,拿过董风辞的包包,追了上去。

    秦承宇端起酒杯,将剩下的杯酒尽数喝完。

    嘴角噙着一抹邪笑,对于关戮禾的冷漠,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关戮禾正打算将她抱上车,迎面碰到了楚衍。

    董风辞头埋在关戮禾怀中,楚衍倒是没看清,只是一见到关戮禾,就来火。

    他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指着关戮禾,“你、你、你……”

    关戮禾侧目看了一眼楚衍,穿得什么东西。

    一身明黄色,这还真是有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

    闷骚的气息。

    关戮禾一向不爱和这种单细胞生物打交道,他可没有轩陌的耐心,直接无视就离开。

    “关戮禾,你特么的给我站住!”楚衍说着就要扑上去。

    却被关家的手下拦住了。

    “给我放开,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关戮禾,你丫给我站着,是个男人就别走!”

    关苏忙不迭的帮关戮禾开门,心里暗忖,这楚家小少爷,怎么会如此爱胡闹,关戮禾将董风辞安放在车内,关上车门,方才扭头看着楚衍,“楚小公子,你有事?”

    “你别明知故问,你特么的还是个男人么,你个怂货,我特么的瞧不起你!”

    “我是不是男人,回去问轩陌!”

    “哈?”楚衍哑然,“问他做什么?”

    “我俩穿开裆裤就在一起了,一起洗过澡,你去问他,就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一向如此。”关戮禾根本不在乎。

    “你们先给我让开,让我过去!”楚衍推开两侧架着他的人,“你们知道我是谁么,就敢拦着我。”

    “松开吧。”关戮禾大手一挥,楚衍已经直接冲到了他的面前。

    “你和董小姐的事情,你要怎么做,还敢和我说爱她,那你怎么还抱着女人出来,我告诉你,你可不能欺骗她的感情!”

    “嗯哼?”关戮禾无语,这厮真的是楚濛的弟弟么!

    是不是兄弟二人的智商都长在楚濛头上了。

    “你还哼,我今天就要揭穿你的真面目!”楚衍说着果断拉开车门,随着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个,你们……”

    “正如你看到的。”

    “关戮禾,你这是禽兽,你把她灌醉了准备做什么!”

    “哈?”关戮禾无语。

    “楚小公子,夫人喝多了,我们爷就是负责来接她而已!”关苏在一侧解释道。

    “少胡扯,你们关爷是出了名的不要脸!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我真是没想到啊,知道你不要脸,可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的不要脸。”

    关戮禾深吸一口气,“若论不要脸,你才应该是当仁不让吧!”

    “胡扯,我要把她带走,可不能让你霍霍了!”楚衍说着就去拉扯董风辞。

    关戮禾哪里肯,伸手按住楚衍的胳膊,楚衍吃痛,忽然用力想要缩回手,这连带着差点把董风辞给拽了出来。

    董风辞现在脑子晕乎乎的,一阵天旋地转,忽然伸手扯住了楚衍的裤子。

    楚衍大惊,连忙伸手护住裤子,这该不会要公开耍流氓吧!

    “小辞,松开!”关戮禾声音温柔得很。

    “我……呕——”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楚衍简直要哭了,自己新买的裤子啊,这原本明黄色,被一吐,变成了屎黄色,关戮禾十分淡定的摸出手帕给董风辞擦了擦嘴。

    “楚小公子,这是你家的酒店,自己处理了吧,我们就先走了。”

    楚衍整个大脑都是死机的,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关戮禾带着一大群人,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了。

    索性董风辞并未吃什么东西,吐了一些酒水可是已经足够他恶心了。

    经理小跑着出来,见着楚衍这般模样,身上散发着馊臭味,也不敢靠近,“小公子,这……”

    “给我开房,我要洗澡,立刻给我买一身衣服!啊——”楚衍要抓狂了。

    他今天还能再倒霉一点么!

    而事实证明,他确实可以再倒霉一点。

    楚家小别墅

    沈廷煊刚刚到这边,就想要洗个澡,在医院着实不方便,楚家原本就极少有人借住,客房的淋浴居然坏了。

    “你去我房间?”楚濛提议。

    沈廷煊干笑,他脑子又没有毛病,那不等于送死么,“我去楚楚房间。”

    “我让人给你准备衣服。”

    “不用,你忙你的,我自己可以!”

    “不需要我帮忙?”

    “这点自理能力还是有的。”沈廷煊揉了揉腰侧。

    虽然有些不方便,动作有些迟缓,不过洗澡还是可以的。

    楚衍在酒店洗了个澡,一路飙车回家,可还是觉得周身都是味道,简直让他想去死。

    他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董风辞的啊,每次遇到她准没好事,不是被逼婚,赶鸭子上架,就是被吐了一身,以后走路都得避着她。

    楚濛正在办公,根本没想到楚衍会忽然回来,之前他说要和轩陌去酒吧,不到半夜不会回来。

    楚衍一回来,就直奔房间,继续洗澡!

    他这种单细胞生物,哪里注意到房间的异样,直接推门进去,抬手就拧开了浴室的门,抬脚就踏了进去。

    “喂——”沈廷煊下意识的扯过浴巾裹住下半身。

    “啊——”楚衍一脚塌在浴室里,地面微微有些积水,他脚下一滑,他立刻双手扶住门框,避免自己双腿劈开,可是下一秒钟,他扑通一声,已经跪在了积水上。

    沈廷煊将淋浴关掉,一边将浴巾裹好,一边看着满地狼嚎的楚衍。

    “我滴妈呀,要死了,啊——”这倒霉催的。

    “我说楚楚,你知道我来你家,也不用给我行这样的大礼吧。”沈廷煊轻笑。

    “去你妹的,我特么的要死了,你没看见啊,我的腿肯定断了,快来扶我一下!”楚衍双手按在地上,试图起来,可是膝盖像是被摔碎了一样,疼得他眼泪都要下来了。

    这厮那是绝对娇生惯养的啊,楚濛心疼他,就是一些简单的防身术都不曾学习,因为这厮总是孤苦狼嚎的好辛苦,这次可真是结结实实摔疼了。

    “我……”沈廷煊也想啊,可是他这腰根本弯不下去啊,更别说把他扶起来了。

    “啊——我要残废了,我怎么这么倒霉……”

    他的动静实在太大,楚濛立刻跑了过来,一看见楚衍这般模样,从后面伸手把他半抱着起来,他的力气很大,弯腰抄手,将他抱到床上。

    “哥——”

    “嚎什么嚎,大男人的!”楚濛冷哼,看着他还在滴着水的裤腿,眉头紧蹙,透着一股肃杀萧瑟。“你们俩谁能和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么?”

    “我洗澡呢,他忽然冲进来,然后就摔倒了!”

    “我是滑倒的!”楚衍纠正。

    “有什么区别么!”沈廷煊耸肩,换了浴袍,“要叫医生来看看么,我看那一声动静很大,估计摔得不轻。”

    楚濛伸手要去摸一下,这刚刚碰到,某人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滴妈呀,大哥,你要谋杀啊!”

    “声音小点!”楚濛无奈,“我帮你裤子脱了。看一下伤口!”

    “我……”楚衍看着沈廷煊揶揄的笑,“哥,不太好吧。”

    “小时候你的尿布都是我换的,现在知道害羞了!”

    “我去,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腿真疼,你别碰我。”

    “我打电话叫医生。”

    “叫轩陌来吧。”沈廷煊提议。

    楚濛看了他一眼,摸出手机,颇为不悦的盯着楚衍,“你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我今天已经够憋屈了,被逼婚就算了,还被关戮禾这厮给怼了,后来倒好,身上被董风辞吐了一身,我就是回来想要洗个澡,我哪儿知道会这样……”楚衍也是十分委屈,他还不知道找谁诉苦呢。

    轩陌本来正在等楚衍电话,却没想到等到了楚濛的,他拿起药箱就往楚家狂奔而去。

    沈廷煊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把楚衍在浴室摔倒的事情,在微信群一说,这轩陌没到,燕殊居然来了。

    “我擦,燕殊,你怎么来了!”

    “探望病号啊。”燕殊乐不可支,“你多大啊,居然在浴室摔倒,你也是可以的。”

    “谁告诉你的!”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燕殊耸肩,“爷爷忽然想看以前的旧照,我来这边的宅子取照片,所以……”

    楚衍瞪了沈廷煊一样,肯定是这家伙做的好事。

    “都怪你,你怎么在我房间洗澡,要不是水滑,我怎么会摔倒!”

    沈廷煊无语,好大一口黑锅。

    “你怎么不说是因为董小姐吐了你一身,你才要洗澡呢,你有本事找她啊。”

    “风辞?”燕殊挑眉。“她引起的?”

    “是啊,和这位董小姐脱不了干系。”沈廷煊双手抱胸靠在墙上。

    “不然我和董爷爷说说,他若是知道前因后果,必然会让风辞亲自来照顾你。”

    楚衍脸色一黑,“燕殊,你丫存心不想让我多活几年是不是,都给我滚出去!”楚衍拿起枕头就朝着燕殊咋去,燕殊就站在门口,他反应多快啊,立刻闪身躲过,枕头砸到正好冲进来的轩陌身上。

    “阿陌,不是,我不是想要砸你的,我……”

    轩陌一言不发,直接将药箱放在床头,“伤到哪儿了!”

    “膝盖,疼死我了!”

    轩陌碰了几个地方,楚衍都嗷嗷直叫,轩陌十分无语,“我先给你简单处理一下,应该没伤到骨头!”

    “我都要半身不遂了!”楚衍大叫。

    “我不会让你那样的。”轩陌拿起剪刀,将他的裤腿减掉,大片的淤青,倒是有些触目惊心。

    “我真的没伤到骨头,那怎么这么疼,要是真的伤到骨头了咋整,你负责啊?”

    轩陌挑眉,“不然你还想谁负责!”

    楚衍立刻噤声。

    “你的骨头我摸过了,没有大问题,你若是不放心,回头去拍个片子,你这伤口……”

    董风辞哪里知道自己醉酒居然惹出了这等祸事,她此刻趴在关戮禾的腿上,睡得正香,丝毫不知道,自己都已经被人拐到了家里。

    华西

    战北捷此刻更是心惊胆战,早就听闻这莫家老太太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他之前又从未见过,这老人家都比较保守,自己没结婚,就把她孙女给那个啥了。

    这老太太该不会对自己有意见吧。

    莫云旗坐在战北捷对面,气得咬牙切齿,自己被他折腾个半死,居然直接住进了医院,醒过来之后,就听见自家父母正和战叔叔热火朝天的聊着他们结婚的事情。

    她当即就拒绝了,韩悦只说她知道了。

    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及这事儿。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直接越过她,直接就要提亲了。

    还有对面的战北捷,能不能别冲着他笑得那么诡异,一脸褶子!

    战北捷若是听了这话,估计要直接吐血而亡了!

    ------题外话------

    三更来了~

    小旗子也是可怜,这被霸王硬上弓不说,结婚还得被赶鸭子上架,战北捷啊,迟早得自食恶果!

    老战:你在诅咒谁呢!

    我:……今天天气不错哈,呵呵……

    莫云旗:战北捷,你给我过来,我要和你决斗。

    老战:你身体还没恢复。

    莫云旗:(脸一红)我已经好了!

    老战:你确定么?

    莫云旗:我非常确定,我今天非得教训你不可。

    老战:那我就亲自给你检查一下好了……

    我:……这算是公开耍流氓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