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2 情话绵绵,调戏得颇为顺手(二更)

正文 082 情话绵绵,调戏得颇为顺手(二更)

    董风辞眉头紧蹙,显得十分不悦,而且她额头上有个明显的红印,显然是撞到方向盘留下的,此刻张牙舞爪的模样,活像个炸毛的小兽,偏生关戮禾嘴角还勾着一抹邪笑,似是在看她笑话一样。

    董风辞忍不住在心里咒骂:混蛋,真特么的混蛋!

    “撞疼了?”关戮禾伸手要抚摸她的额头,却被她一下子打落。

    “别碰我,你个变态!”

    关戮禾双手撑在车门上,俯下身子,压低声音,带着气腔的声音,沉闷压抑,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小辞啊,你之前在床上经常这么骂我!”

    “关戮禾!”董风辞气结,抬脚就朝着他下体踹过去,关戮禾伸手按住她的大腿,死死扣紧,“松开!”

    “穿着短裙呢,就不怕春光外泄?”

    她穿着精明干练的职业装,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凌乱不堪,脸颊微红。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害羞?”关戮禾饶有趣味的盯着她,几天不见,他恨不能将她所有的一切都刻入脑子里。

    “你眼瞎么,我这明明是被撞的,你给我起来,我有事!”

    “去另一边!”关戮禾伸手指了指副驾驶!

    “你到底要干吗!”

    此刻后方的车子已经在不停按喇叭催促了,“你让开,让我走!”

    “喂——你们到底走不走啊,不走把路让开!”

    “是啊,赶紧让开,干嘛呢!”

    关戮禾抬头看了一眼后方,后面的司机目光触及那妖异的面具,立刻噤声,黑黢黢的眼睛,你看不见,却能感觉到那骇人的杀气。

    “你赶紧走开!”董风辞伸手就要将他推出去。

    没想到关戮禾直接弯腰,伸手穿过她的小腿,抱住她的后背,将她直接抱了出来!

    “把她的包拿着,车子开走!”

    “是!”关苏应声。

    “关戮禾,你也疯了么,我还有事,你赶紧放我下来,啊——”董风辞要疯掉了,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

    董风辞过于激动,鞋子都蹬掉了。

    关戮禾停住脚步,看了一眼高跟鞋。

    “我鞋子掉了,你快放我下去!”

    “我再给你买新的!”

    “关戮禾!”

    “很多人在看,我不怕丢人,你呢?”董风辞这才注意到,周围许多车辆停下驻足。

    气得她脸红得更加厉害,关戮禾微微用力,董风辞头部跌入他的胸口,“埋在我胸口别人就看不见了!”

    董风辞轻笑,“你是不是觉得我那样子像个疯婆子,不能见人啊!”

    “因为太可爱了,不想让别人看见。”关戮禾笑得格外性感。

    董风辞冷哼一声,耳朵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关苏抱着董风辞包,一直跟在后面。

    这还是他认识的关戮禾么,这情话完全是信口就来啊,而且刚刚把董小姐抱出来的时候,太霸道了有木有。

    啧啧……

    董小姐还不赶紧从了爷!

    关戮禾将她抱上车,随手关上车门,董风辞伸手撑住,“关戮禾,我真的有事!”

    “我送你过去。”

    “你会这么好心?”

    “不然我们就直接去我家!”

    “你怎么还是这么霸道!”

    “我一直都这样,你不是就喜欢我这样么!”

    “我有这么说过么!”董风辞冷哼。

    “所以说,女人啊,就是善变!”

    关苏自然十分识趣,他可不想去当电灯泡,招呼着兄弟,开车直接跟在超跑后面。

    关戮禾倾身过去,帮她系好安全带,董风辞身子一直紧紧贴在背椅上,生怕碰到了关戮禾,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怎么着,自己身上有毒不成。

    “你弄好了么!”董风辞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

    关戮禾却忽然伸手抚摸过她的唇边。

    他手指有许多老茧,摩擦着她柔嫩的唇瓣,瞬间传来一股酥麻的感觉。

    “你干嘛!”董风辞打掉他的手,“嘴唇好了吧。”

    “你不会看么!”明知故问。

    关戮禾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的嘴唇看了半晌,身后的不时传来鸣笛声,“我赶时间。”

    关戮禾抽身离开,车子立刻飞了出去。

    董风辞打量着车子,“这车子不错。”

    “想要?”

    “多少钱,我买。”

    “不如你亲我一下,我送你!”关戮禾嘴角噙着淡淡的弧度,心情甚好。

    “要点脸成不!”

    关戮禾但笑不语。

    很快就便到了ck集团地下车库。

    董风辞要下车,可是关戮禾将车门锁死,她根本出不去。“你开门啊。”

    “楚家向你们家提亲了?”

    “你不是知道么,还问什么!”董风辞冷哼。

    “你好像不太高兴?”

    “我见到你,什么时候高兴过?”

    “因为我今天没去?”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会因为这种事情不高兴?别搞笑了!”

    董风辞话音未落,忽然整个人就被关戮禾按在了车门上,他的力气很大,双手箍住她的肩膀,面具下的黑眸,深邃凌厉。

    “你做什么!”董风辞下意识的攥紧他的衣服,她的身子几乎成60度,这样的角度,让她觉得很不安。

    他又发什么疯。

    “小辞,你想我去么?”

    “不想!”

    “嘴硬!”

    “你能不能别总是用这种很懂我的口气说话,我……唔——”

    董风辞话音未落,关戮禾猛然弓起身子,重心压低,直接吻住了董风辞的嘴唇。

    虽然就是唇瓣相贴,董风辞的双手猛然收紧,攥紧他的衣服,她的身子有些发颤。

    关戮禾凌厉眼睛斜眯着,他接吻的时候,喜欢睁着眼睛,他占有欲很强,恨不得将她的所有都刻入脑子里面,她意乱情迷的时候更是迷人,他不想错过,他要记住她因为他而产生的所有变化。

    嘴唇的触感,温热柔软,就像是果冻一般,仿佛有一股电流从两个人的身体穿过,关戮禾瞬间就有了感觉,身体起了反应。

    外面不时有车子经过,而车内的两个人此刻心脏都跳得很快,那种莫名悸动,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好像要窒息一般。

    董风辞又急又气,她身子现在卡在那里,力气都使不上,最让她羞愤的还是,她以为关戮禾会有进一步的举动,心里面有些期待,却又有些小小忐忑不安,没想到关戮禾居然就此打住了。

    “小辞,我有反应了!”即使有面具隔着,董风辞都能看见他眼中那赤裸裸的欲望。

    董风辞轻轻咳嗽一声,有些不自然的别开眼。

    这厮从不会掩饰自己的欲望,总是这般不要脸的盯着自己!

    董风辞,你能不能有些出息啊,不就是接个吻么,你这么紧张干嘛啊,要死了。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调戏你啊,反击啊,反击……

    可是她要如何反击,总不能吻回去吧,那不是赔大发了。

    “关我什么事!”董风辞冷哼。

    “光是看着你就……”关戮禾微微俯身,嘴唇轻触,就是碰不到,而是在外面细细摩挲着,隔靴搔痒的感觉,让董风辞要抓狂了。

    “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

    “说什么,你别耍流氓,不然我就……”

    他的力气很大,抓得董风辞的肩膀都有些疼了,“你做什么?”

    “小辞!”关戮禾咬牙。

    “做什么?”

    “我可以……”

    “不可以!”

    “再亲你一下!又没做别的,你脸红什么!”

    “我是缺氧,憋的!”

    “我给你渡口气?”

    关戮禾没有再给董风辞任何可以反抗的机会,就直接低头吻住了肖想已久的嘴唇。

    从一开始的吮吸,到啃咬,他们对彼此太了解,以至于,关戮禾清楚的知道,如何去撩拨她,惹得董风辞心乱如麻。

    一吻结束,董风辞伸手摸了摸嘴唇,“关戮禾,你再敢咬我?”

    “我明明是吻你。”关戮禾此刻眼睛亮晶晶的,明显意犹未尽。

    董风辞忽然用力,想要将他推开,关戮禾身子直接撞到车顶,闷哼一声,整个身子又一次压在了董风辞身上。

    “啊——”又被他狠狠地按在了门上,这家伙就不能轻一点么,不知道很疼么!

    “疼——”

    “我看看!”关戮禾抽身离开,伸手去抚弄董风辞的后背,董风辞后背刚刚撞到按钮之类的,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你说你,就不能乖一点么,你看吧,撞到了,最后受伤的还不是你么!”

    董风辞无语,“关戮禾,你丫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可以,我一向不要脸,你不是知道么!”

    董风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行了,快放我下去,我真有事。”

    “你一个女人干嘛这么拼!”

    “不然呢,你养我啊,算了吧,信男人,还不如信条狗!”

    “你……”关戮禾语塞。

    “待会儿一起吃饭。”

    “我估计有饭局,公司新调来一个管事的,我要和他碰个面。”董风辞拿出镜子,仔细照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嘴角,“关戮禾,你丫再敢把我嘴巴弄破,我就和你拼命。”

    “那下次我们做点别的。”关戮禾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

    董风辞伸手整理衣服,刚刚的拉扯,领口的纽扣居然崩掉了,董风辞弯腰去找纽扣,忽然一个柔软的东西盖在她的大腿上。

    “你知道在一个对你别有用心的男人面前,弯腰捡东西真的很危险么!”关戮禾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邪笑。“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姿势,不过这里着实不方便。”

    董风辞气结,这个流氓,整天脑子里面都在想写什么东西啊。

    “开门,我要出去了!”

    “下次什么时候见。”关戮禾单手托腮,枕在方向盘上,不急不慢。

    “最好还是别见了。”

    “我会想你。”

    “忍着!”

    “忍不住!”

    “那就使劲忍着!”董风辞咬牙,真是和以前一个样子,惯会无理取闹。

    关戮禾不知道按了哪里,一声清脆的声响,董风辞知道门开了。

    她的手刚刚按住车门,一双细长的手从后面伸过来,直接圈住她的锁骨处,一个灼热的吻落在她的发顶。

    董风辞手骤然收紧。

    “我等你吧,下次见面,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关戮禾这次倒是没有多纠缠,松开手,董风辞就直接下了车子。

    关苏等人的车子一直跟在后面,他忙不迭的跑上去,“夫人,您的包!”

    董风辞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你刚刚叫我什么?”

    “夫人啊。”关苏捧着包,笑得那叫一个谄媚。

    这关戮禾一向不好伺候,董风辞面冷心热,看他对待燕小西的态度就明白了,若是这般的话,以后董风辞进了关家,他们的日子定然也会跟着好过。

    “别乱叫,我和他没关系!”董风辞扯过包,头也不回往往前走。

    “夫人!”关苏急忙追了上去!

    “你给我站住!”

    “不是,夫人,我……”

    “首先,我不是你的夫人,还有,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这主子不要脸,怎么属下脸皮也这么厚。

    关戮禾真的十分委屈,躺着也中枪,这种事情也能怪在他头上。

    董风辞抬脚已经到了电梯口,颇为无奈的回头,“我不是说……”

    “夫人,您的钥匙!”关苏伸手递上车钥匙。

    董风辞接过钥匙,就看见关戮禾忽然摇下车窗,趴在窗口盯着她看,她忽然浑身一个激灵,浑身恶寒。

    医院

    姜熹带着楚老太太复查结束,准备去看一下沈廷煊,昨天听说他今天下午要出院。

    两个人刚刚到了门口,就听见沈廷煊那底气十足的声音。

    “你把我东西收拾好了,还有这个,别落下了。”

    “楚濛,你会不会整理东西啊,这个裤子卷起来塞在包里就好了。”

    “对了,还有我的笔记本,你帮我装好了,不要弄坏了!”

    ……

    楚老太太差点惊掉下巴,这还是自己那个孙子么!

    楚濛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性子古怪偏执,加上一出生就注定会继承爵位,走到哪里都是十几个人伺候着,对生活要求极其高,总是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用之前老头子的话说就是。

    朋友没几个,敌人遍天下。

    这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居然在帮人打包行李,虽然……

    动作很笨拙。

    “我靠,楚濛,你丫把我的内裤和袜子放在一起!你丫有没有常识!”沈廷煊炸毛。

    “都是黑色的,我没注意!”楚濛双手一摊。

    “重新整理!”

    “你别得寸进尺!”楚濛咬牙。

    “是你自己把louis打发走的,不然你让我这个病号整理么,你的良心呢!”

    “你觉得我像是有良心的人?”

    “你给我滚粗,我自己来!”沈廷煊一把把他推开,“你怎么活了这么大的,行李都不会收拾。”

    “我雇佣那些人是干嘛的,若是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我还不得累死。”楚濛站在一边,看着沈廷煊有模有样的打包东西。“看你这样子,不像是第一次啊。”

    “以前都是自己收拾,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一出生就有那么多人伺候。”沈廷煊拉上拉链。

    “沈家没有败落之前可是大户啊,难不成亏待你了?所以你才去了战家?”

    “我是私生子!”沈廷煊倒是毫不避讳。“你觉得能对我多好。”

    楚濛插在口袋中的手顿时收紧,或许是因为他的毫不在乎。

    姜熹伸手扣门。

    “楚大哥,廷煊。”

    “熹熹啊……”楚濛话音未落,瞥见她身后的楚老太太,那一脸的揶揄,一副看戏的模样,不知道怎么滴,手心微微有些出汗。“这位老太太怎么也来了。”

    “我带奶奶来复查一下,没有什么大碍,这收拾东西就准备走了?”姜熹看着收拾得差不多的行李,“去战家么,战叔叔今早打电话给爷爷辞行,不是说带战大哥去华西那边提亲了么?你回去就一个人?可以么!”

    “管家和佣人都在。”沈廷煊悻悻地一笑。

    楚濛挑眉,“你不是说战北捷会照顾你么?这人都不在,你倒是会睁眼说瞎话!”

    “不然呢,你说我住哪儿!”

    “你说呢!”

    “我怕我死于非命。”

    “等你伤好了,你想留在我家,我也不会留你。”

    “好像我很稀罕你一样。”沈廷煊冷哼。

    “你俩这是准备同居?”楚老太太忽然冒了一句,惊得病房里的几人同时睁大眼睛。

    姜熹目光在楚濛和沈廷煊身上来回逡巡,这越看越觉得有些……

    他们!

    “怎么可能,什么同居!”楚濛看似镇定,这心里已经把自家奶奶给埋怨了一通。

    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那你们不是……”

    “我弟弟也在,怎么就是同居了!”楚濛无语。

    “楚楚不是经常留宿轩家?”姜熹斟酌着字眼。

    “我还是回战家吧。”沈廷煊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简直如芒在背。

    楚濛却一把从他手中扯过行李。

    “走吧,回家!”楚濛大手一挥。

    “你把东西给我,司机已经到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你生活可以自理?”

    “有人照顾我!可以请护工!”

    “在我家也可以请护工,战家人少,我怕你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你……”

    姜熹咽了咽口水,这楚大哥未免太强势了点。

    “霸道!脾气还是那么臭!”楚老太太呢喃自语。

    “您说什么?”姜熹讶异。

    “没什么。”

    楚老太太盯着两个人的背影,这楚濛有些弟控,楚家家大业大,虽然不会亏待他们兄弟,但是和父母相处时间着实不长,所以楚濛从小就很自立,楚衍算是他一手带大的,如父如兄,之前管教楚衍就是这个德性,强势得很,还不许别人插手,这沈家小子倒是可怜。

    ck集团京都分公司

    董风辞到达顶楼会议室的时候,秘书和一干人等正在门口等着,见着董风辞立刻迎了上来。

    “董总,还以为您不来了?”

    “新上任的总裁到了?”

    董风辞虽是这一片地区的区域总裁,但是周边几个国家的创收加起来还不如一个京都分公司,这边的总裁空缺了半年,一直未曾有人替补,虽然说这人会是她的直接下属,可是在总公司那边,他们的地位估计差不多。

    若是这人存心和她作对的话,那她以后的工作将会很艰难,董风辞不得不防。

    之前上面存了心让她来这边任职,为了避免和关戮禾直接接触,她推了,没想到调令这么快,这个人听说是别的公司区域经理,做得有声有色,深受器重,那集团薪资待遇不比ck差,这是花了多少钱挖来的?

    秘书敲了敲门,将黑漆木门推开。

    董风辞一眼就看见了端坐在首位的冷峻男子,董风辞觉得有些眼熟,却又叫不出名字。

    “秦总,这位是……”

    “我知道,董风辞总裁,我早就听过你的大名。”男人起身,走到董风辞面前,她比董风辞高了足足一个头,铁黑色西装,衬得他沉稳内敛。

    “您好,有点事情,来得有些迟了,你们好像快结束了。”

    “不妨事,待会儿可以一起吃个饭,以后还要一起共事,趁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也好。”男人伸出手。

    “嗯。”董风辞伸手握住他的手。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秦承宇!以后你可以叫我承宇!”

    董风辞但笑不语,内心掀起巨大波澜。

    ------题外话------

    二更来啦~

    其实吧,你们不用觉得关戮禾不要脸,这厮以前是和燕殊混在一起的,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董风辞:阿陌不就很好?

    关戮禾:他闷骚你懂不懂!

    董风辞:哦,我知道了,你是明骚!

    关戮禾:……

    推文:洪瑞《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竟然在楚国奴隶市场,成了待宰羔羊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屡屡破例,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他霸道深情,他温柔腹黑,他是毒,一碰蚀骨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