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1 听说你要订婚?

正文 081 听说你要订婚?

    转眼,楚家老太太在燕家已经住了三日有余。%d7%cf%d3%c4%b8%f3

    楚衍单手托腮看着楚濛:“大哥,奶奶该不会是准备赖在燕家吧,这么多天了,一通电话都没有。”

    “那不是挺好的。”楚濛敲打着面前的键盘,正专心办公。“你若是想她,可以去燕家。”

    “不是,我是怕,奶奶露馅啊。”楚衍才不去,况且听说她最近和燕小西整天腻在一起,估计早就忘了她还有两个孙子了。

    “你以为奶奶是你么!”

    楚衍白了他一眼,“要不我们去燕家一趟?”

    “怎么着,你还准备把她接回来?你伺候?”

    “我靠,大哥,你不是她孙子么!什么叫我伺候!你在医院都伺候廷煊来着,怎么着,自己的亲奶奶就……”

    “楚衍同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伺候他了!”楚濛目光格外锐利的看着楚衍。

    “我看见他使唤你了,你还挺听话的!”楚衍小声嘀咕。

    “若不是你把人家腰撞伤了,我需要这样么!”

    “以前我惹祸,也没见你这样啊!”

    “别扯开话题,你把奶奶接回来,你整天陪着她?”

    “那就露馅了!”

    “所以说,你把她接回来做什么,反正燕殊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是挺好的么!”

    楚衍这么一想,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就辛苦一下燕殊好了。

    “晚上阿陌正好没事,出去happy一下,你要不要一起来!”

    “没看到我正忙么!”

    “这不是庆祝廷煊出院么?”

    “他出院,你庆祝什么!”楚濛挑眉,“别为你想喝酒找借口。”

    “大哥,你这样真是没意思!”楚衍叹了口气,“不过这几天董家那位可没找我,你上次都没见到,她的嘴巴都被咬得肿了,我看啊,八成是不能见人了,所以躲在家呢,哈哈……关戮禾真禽兽,两个人是如何撕扯,才能把嘴巴咬成那样啊。”

    楚濛对这些八卦一点兴趣都没有,楚衍见他没有兴致,就坐在一边安静的玩手机。

    董风辞这几天确实是没法见人。

    在家蹲了几天,还被自家爷爷说了一通。

    “你这丫头,怎么能让小混蛋,这么得手了呢,你自己看看你的嘴唇,还能见人么,真是愁死我了。”

    “这几天你也别出门了,小混蛋,动作倒是挺快的,我若是见了他,看我不打死他,这混小子……”

    董老爷子将关戮禾整整数落了三天。

    董风辞今天嘴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换了衣服,正打算去公司一趟,“你干嘛去?”

    “工作啊?上面给这边调派了一位总裁,之前是别处的区域经理,能力不错,只是到这边当个总裁,着实有些屈才,不知道是不是上面准备搞什么幺蛾子,我准备去会会他。”

    “坐下!”

    “爷爷?”董风辞捏紧公文包,走到自家爷爷身边。

    “待会儿有客人来,你别走。”

    “您有客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这怎么能没关系,楚家要过来提亲了!”

    “啪嗒——”董风辞公文包掉落,发出沉闷的声响,“爷爷,您在说什么?”董风辞脑子一瞬间有些空白,过了许久才抽离回来。

    “楚家老太太要亲自过来,你再去换身衣服,端庄一点的,别给人留下坏印象。”

    “爷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没听说楚家老太太来了啊。”

    “你之前不是和我说,楚衍很不错嘛,你年纪也不小了,既然不错的话,你就好好把握。听着没!”

    “我……”董风辞欲哭无泪。

    之前不过是敷衍他的而已,楚衍人倒是不错,她知道楚衍是断然不会和她结婚的,拿他当挡箭牌正好,怎么就提亲了?

    楚衍那孩子挺好玩的,董风辞兴致来了,就逗弄了几下而已,若是让她真的和他结婚生子,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楚衍几乎在同一时刻接到了自家奶奶的电话。

    楚濛见他接完电话,整个人就呆若木鸡了,抬脚踢了踢他的腿,“怎么了?”

    “奶奶说她今天要见我?”

    “见呗,说起来她到这边,你可没去看过一次啊,你怎么这幅模样!”

    “我……”

    “是不是很惊喜!”楚濛轻笑,“看样子奶奶是想你了!”

    “毛线啊,什么惊喜,这简直是惊吓好么!”

    “怎么回事?”

    “我本来就是怕她和我提董家的事情才躲着她的,她刚刚和我说,要带我去楚家提亲!马丹,我根本就不喜欢董风辞啊!”

    他还以为这么多天一点动静都没有,事情就消停了,怎么还提亲了!

    真是造孽啊!

    “你有本事去和奶奶叫嚣!”

    “哥——”楚衍立刻腆着脸凑到楚濛面前,“哥,你一直很疼我,这次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帮我……”

    “别的事情都可以,唯独这件事情,我是有心无力啊。”楚濛耸肩。

    “你这是见死不救!”

    “不然怎么办,我也不能代替你去啊。”楚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你就认命吧。”

    “不行,就关戮禾那样子,我怕我都活不到明天。”

    “你放心,他还不至于对你痛下杀手,最多就是断个胳膊,断个腿!”

    “啊——”楚衍抓狂,“奶奶到底在想什么啊,反正我是不会和她结婚的。”

    “或许就是去走个流程而已,你也别太在意,董家是想借着楚家让关戮禾知难而退,你就陪奶奶去走一圈得了!奶奶这次过来,有一部分是应了董家的请求,不过去估计也说不过去。”

    “哥啊——我的亲哥啊……”楚衍叹了口气。“这一去,真的会要了我的小命的,你忍心看着你亲弟弟英年早逝么。”

    “亲哥啊——”

    “别叫唤了,赶紧去吧,免得她又来催你,到时候路上叨叨你!”

    楚衍真的绝望啊,他也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找了轩陌,要到了关戮禾电话。

    关戮禾原本正在睡觉,昨晚开会到后半夜,电话一响,他眉头紧蹙,颇为不悦,再看来电显示,138xxxx3838!

    “这是谁的电话,倒是真三八了……”关戮禾按掉电话。

    楚衍咬唇,这人,怎么不接电话,继续打!

    楚衍那叫一个锲而不舍啊,直到关戮禾抓狂,接起电话:“你最好是有事找我!”

    “关戮禾,是我啊,是我!”

    关戮禾捏着眉心:“你谁啊!”

    “是我啊,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么!”

    关戮禾现在正处于暴走的边缘,“我要挂了!”

    “我是楚衍!”

    “哦,是你啊!”关戮禾掀开被子,光着脚下床,拉开窗帘,刺目的眼光直射进来,他伸手捂住眼睛,“有事么?”

    “我奶奶要带我去董家提亲!”

    关戮禾手指一僵,表情淡漠如初,“然后呢?”

    “你不是喜欢董风辞么,你倒是来搅局啊。”

    “不去。”

    “我靠,关戮禾,你特么的还是个男人嘛,自己心爱的女人要嫁人了,你特么的就是个态度啊,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啊!”楚衍要抓狂了。

    “不是喜欢!”

    “我擦,你丫那天就是耍流氓的是不是!”

    “我爱她!”

    楚衍愕然,“我不管,你到底来不来,难不成你真要看着她嫁给我?”

    “放心吧!”关戮禾打了个哈气,“董家那位不会让她嫁给你的,就是唬唬我而已。”

    “你怎么知道?”

    “他眼高于顶,我都瞧不上,会看上你?”

    楚衍愣了好半天,终于抓狂,“关戮禾,你特么的说谁呢,你什么意思啊,喂——你……我看你就是怕了,纯粹就是耍流氓,你就不是个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不是你说了算的,还有……”关戮禾捏着眉心,“你咋咋呼呼的,吵得我脑仁疼。”

    “哼——你就是胆小,不敢来。”

    “嗯。”

    “你……”楚衍脸涨得通红。“关戮禾,瞧不起你!”

    “你怎么看我,说实在的……”关戮禾轻笑,“我不在乎,世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会在乎你?”

    混蛋!

    亏自己还对他寄予厚望。

    关戮禾将手机往床上一扔,他不是不敢,而是不能,董老爷子不待见自己,他若是想楚家陪他演戏,就演呗,自己可不想去触怒他。

    他搞他的,他折腾他的,一点都不妨碍。

    话说有好多天没见到她了。

    关戮禾伸手摸了摸嘴唇,伸出舌头忽然舔了舔嘴角,舒尔一笑,格外邪肆,不知道她唇上的伤口如何了,这想起那日身下的柔软,关戮禾心脏就像是瞬间被充盈了一般,一瞬间就被填满了。

    也不知道她最近有没有想自己。

    这楚衍接了老太太就直奔董家,倒是一刻不停。

    这四个人坐到一起,楚老太太就和董家老爷子叙旧,打发他们两个独处。

    楚衍那叫一个尴尬啊。

    董风辞之前倒是颇为紧张,说实在的,她是想过和楚衍联姻,生个孩子就罢了,可是关戮禾……

    所以爷爷和她说这事儿的时候,她是真的被吓得不轻,不过看现在这模样,估计就是做给关戮禾看得,楚家都登门拜访了,这事儿难不成还有假?

    关戮禾手再长,也伸不到董家来啊,哪知真假。

    “董小姐,你就不担心你爷爷真的把你嫁给我?”

    “我看你很紧张啊。”董风辞一笑,单手托腮,打量着楚衍,“不过你倒是真的耐看型,越看越好看。”

    “你要干嘛!”楚衍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瞧你紧张的,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你和关戮禾不是一对么,之前我还专程给他去了电话。”

    董风辞看似云淡风轻的问道:“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他不是京都一霸么,我就想着他来搅局啊,没想到是个怂货。”

    “是么?”

    “我都说了,你家要把你嫁给我,那家伙都没有一点表示,你自己说,是不是怂货,我跟你说,这家伙根本就是耍流氓,对你不是真心的。你可别被他骗了。”

    “嗯。”董风辞应了一声,看不出任何情绪,心里却颇为不悦。

    “不是个男人!”

    董风辞勾勾嘴,轻笑。

    关戮禾刚刚洗澡出来,拿着毛巾擦身子,却接连狂打了无数个喷嚏,难不成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咨询室

    姜熹刚刚接待完一个患者,正打算休息一下,孙萍小跑进入办公室:“熹熹姐,之前那位老太太来了。”

    “嗯?”姜熹诧异,奶奶不是应该在家么,怎么忽然来这边了。

    姜熹立刻往楼下走,“奶奶,您怎么过来了?”楚衍怎么也来了。

    “哦,他到你们家有事,我让他顺路捎我一程。”借口说得贼溜。

    “既然人送到了,我就先走了!”楚衍说着逃也般的跑了。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奶奶,外面热,快进来吧。”

    “你不是说今天带我去医院复查?”

    “我上午有点事,打算下去陪您去的,那您等我一下,我把手头工作处理好,就带您过去。”

    “嗯。”

    孙萍拧眉,这老太太还真是……

    架子挺大的。

    医院

    秦承宇到医院探视秦振理,正和医生在讨论他的病情,一晃眼就看见姜熹陪着一位老太太走了过来。

    医院人很多,他们似乎并未注意到自己,秦承宇早就查过燕家资料,对姜熹的情况已然烂熟于胸。

    以前临城姜家的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不受伯父一家待见,最后却忽然逆袭,看着是个温驯的小猫,其实爪子锋利,不是个善茬。

    不过索性燕家兄弟娶的都不是显赫千金,若不然强强联合,更难对付。

    “秦先生,令尊的情况就是这样。”医生说完,秦承宇才怔愣的点了点头。

    “你刚刚看见了么,那位老太太缠裹足,那脚真小,估计只有我半个手掌大。”

    “我看见了,看着都觉得疼,真是可怜。”

    “我都怕她走路出问题!”

    ……

    秦承宇再抬头看过去,姜熹和那位老者身影已经完全消失。

    姜熹将楚老太太安顿好,准备去拿点药,她有高血压和高血糖,之前怎么都不说,姜熹拧眉,帮她拿了一些降压药,正低头看着说明书,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争执声。

    原来是专家号拿完了,一个患者家属正在闹事。

    “我一大早就过来排队,天都没亮,我都算好了,肯定有我们的,怎么就没了,你们说,是不是你们私下和别的病人打成交易,把专家号提前预约出去了!”

    “就是啊,我排队等了这么久,怎么就说没就没了!”

    “你不知道么,现在外面有黄牛,3000就可以给你搞到一个专家号!”姜熹听着身侧人小声嘀咕。

    “我不管,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是不会走的!”那人满身风尘,一脸憔悴,眼睛猩红,面红耳赤的和医院的人争执,周围都是一些看热闹的人。

    姜熹握紧手中的药,是不是要给轩陌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处理一下。

    她刚刚摸出手机,忽然医院的保安来了,进入人群中,忽然开始撕扯起来。

    姜熹后背忽然被撞了一下,整个人趔趄了一下,手中的药瓶滚了出去,人也险些摔倒,后面争执声越来越大,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姜熹颇为无奈,往前走了两步,刚刚弯腰准备将药瓶捡起来,没想到一双男士皮鞋落入她的视线中。

    一双非常好看的手,捡起了药瓶。

    姜熹抿嘴勾唇,“谢谢。”再抬头目光和面前的男人撞到了一起。

    姜熹眸子陡然收紧,这人不是秦承宇!

    她和秦承宇并未真正见过,不过之前看过视频,这个男人长得着实俊美,加上诡谲的心思,姜熹对他印象深刻。

    男人那一张脸如同雕刻一般,立体分明,那一双眸子,就像是黑曜石一样,深邃幽深,一眼看不到底,但是却永远像是蒙了一层寒冰,波澜不惊,嘴唇死死地抿着,似乎永远都带着寒气。

    他朝她走了两步,“你的?”

    “嗯,谢谢了。”

    他的身上面混杂着烟草的苦涩,还有男士香水的沁香。

    身材颀长,面色冷峻,神情寡淡平静,似乎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引起他的情绪波动,那一张脸更十分俊美,漂亮的手指勾着药瓶,那眼神微微睥睨着,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仿若可以操控一切。

    姜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在这里碰见他?巧合?还是人为?

    “给你!”他将药瓶递过去。

    姜熹随手接过,和他点了点头,就打算离开,而此刻更多的保安朝着这边蜂拥而来,姜熹肩膀被撞了一下,整个身子差点砸到一侧墙壁上,男人正欲伸手护住她的肩膀,姜熹动作很快,已经调整好姿势,并且随手一拨,将他的手打落。

    男人身材高大,这忽然伸手过来,姜熹心头一跳,他的气场过于强大,一瞬间压过来,让姜熹觉得分外不舒服。

    所以这才伸手拨开了他的手。

    男人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无奈的一笑,“您没事吧。”

    “我挺好的,谢谢。”姜熹说着大步往门诊部走去。

    “你是不是认识我?”秦承宇双手插在裤袋里,饶有趣味的看着姜熹。

    姜熹却粲然一笑,“先生,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

    “是么,我总觉得你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啊,我还以为我们见过呢!”

    姜熹耸了耸肩,“您这种搭讪方式有些老套,我先走了。”

    “后会有期!”秦承宇勾起嘴角,这女人蛮有趣的。

    难怪能够得到燕殊的青睐,之前在临城也是她坏了事,长的标致,脑子也够用,人也有趣,这种女人,怎么就便宜了燕殊这小子。

    姜熹听着他那句后会有期,讥嘲的勾起嘴角。

    男人握紧拳头,舒然一笑,“姜熹……”

    而此刻一个男人跑过来,“秦总,可算是找到您了,已经到去公司的时间了。”

    “嗯!”秦承宇抬脚就往外面走。

    董风辞好不容易摆脱了自家爷爷的束缚,开车出门。

    总公司怎么忽然有调令下来,以后工作少不得要打交道,现在已经是十点半了,距离开会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索性现在道路上车子并不算多,董风辞又一次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忽然一辆黑色的超跑从自己车旁窜过,董风辞一向爱车,自然多看了两眼。

    只是……

    “我去——”董风辞忍不住咒骂,抬脚猛踩刹车!

    因为那辆超跑,在距离她数百米的距离时,居然一个打横,直接横在了路边,将她前面的道路整个堵住,她的车速不算快,不过再不踩刹车,就会直接撞上去了。

    “这到底是哪个疯子啊!”董风辞将刹车踩到底,手还不停的拍着喇叭,试图让前面的车子挪开。

    那车子居然一个漂移甩尾,稳稳当当的横在了她面前!

    车子陡然刹住,董风辞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面栽过去,“这是谁啊,疯了么!”董风辞直接推开门,就准备出去找车主理论一番。

    她刚刚解开车锁,忽然门就被人一把扯开。

    关戮禾一身肃杀的黑色,黑底白花的妖异面具,勾着薄唇,缓缓一笑。

    “关戮禾,你特么的疯了么!”董风辞叫嚣,两辆车的距离不足两米,她若是踩刹车迟了,岂不是……

    “听说你要订婚了?”薄唇微张,董风辞忽然觉得周身都是都是寒意。

    ------题外话------

    大家总是说让我爆更,这个月是真的木有爆更,不过加更还是可以的,哈哈,今天会有四更,时间分别是十点、十一点、十二点和一点,追文的亲们记住时间哈,我如此勤奋,来求一波月票,有月票的记得投给我哈,么么哒!

    啧啧……关戮禾本来就是个疯子!

    楚衍:哼,不是个男人,心爱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了,居然都无动于衷!

    关戮禾:我不是动了么!

    楚衍:你有本事就来董家啊。

    关戮禾:你是男人么?

    楚衍:如假包换!

    关戮禾:被逼相亲,是个男人,就该拒绝啊,你怎么不拒绝?没骨气的家伙!

    楚衍:你……(╯‵□′)╯︵┻━┻我要和你决斗!

    关戮禾:肉搏?

    楚衍:我们去喝酒,或者打游戏?

    关戮禾:呵呵……是男人就肉搏,不死不休……

    楚衍遁走!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