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0 登堂入室,毫不客气(二更)

正文 080 登堂入室,毫不客气(二更)

    医院

    姜熹有着怔愣,这老太太怎么忽然就……

    “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忽然就带个人回去,真的不太好。%d7%cf%d3%c4%b8%f3

    从秦家刚刚回来,燕笙歌还和她说了一下这个问题。

    “嫂子,我知道您是好心,不过这位老太太忽然凭空冒出来,着实有些诡异。”

    “我知道。”

    “而且您对她的底细一点都不知道,按照你说的,她衣着富贵,一串佛珠都价值连城,定然不是一般人家,你说她人不坏,她的家人你又知道多少,若是以后非说您对他家老太太如何,就怕你撇不清。”

    姜熹沉思片刻,“我明白了。”

    “最好是还是交由警方处理吧!”

    而她刚刚回到医院,这位老太太居然直接提出要和她回家,这到底是个什么节奏啊。

    燕小西吃着刚刚从秦小蛮那边搜罗来的糖果,“麻麻,太奶奶挺可怜的,要不我们带她回去吧,太爷爷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他们还能做个伴!”

    楚老太太险些没跳脚。

    和那个老不死的作伴,不如直接让她去死得了。

    楚濛看着自家奶奶顺便便秘一样的脸,在心里偷乐。

    他可清楚的记得,当时和她说找到了姜熹,同时也提了一下姑姑去世的消息,老太太当即打发他离开,去了空难纪念馆,待了许多天,在照片墙前一坐就是一整天,吓得楚濛工作也不做了,专程在她身侧守着。

    直到四天后,她才开口了解了一下姜熹的情况。

    听说她已经寻到了归宿,倒是欣慰。

    “听你说了这么多,她嫁入的也不像是一般人家,京都的大户?谁家?”

    “燕家!”

    “哈……”楚濛知道家中长辈和燕家有交情,当时还以为她是过于惊讶,觉得缘分很奇妙,又解释了一通,“燕家二少,燕殊,对熹熹很不错,我去了解过了,熹熹在临城过得并不是很好,姑姑姑父去世之后,姜家的人对她极其刻薄,还是燕殊帮忙解决了姜家的事情……”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若是知道我家外孙女嫁给了他孙子,估计能嘚瑟死。”

    “什么?”楚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怎么就瞧上燕家了,燕家那小子在做什么!”

    “当兵的!”

    “能养得起我们熹熹么!”楚老太太一脸嫌弃。

    “燕家又不是一般人家。”

    “他有空陪她么,那孩子早年命苦,这难不成结婚了,还要守活寡!”

    “燕家都住在一起,倒也不孤独,我看她过得挺好的。”

    “燕殊……”楚老太太低声呢喃着这个名字,“是不是雾河事件的……”

    “就是他!”

    “那小子和他爷爷性格很像啊。”

    “是么!”

    “无赖样,他当时是怎么追到熹熹的,死缠烂打,耍无赖是不是!”

    “您怎么知道!”楚濛诧异!

    “早就听说,这燕小二和他爷爷很像了,果然啊,哼——肯定是个惯坏耍无赖的主儿,我们熹熹就这么被他坑了,真是够了,这燕家还真是……”

    然后楚濛就听着自己奶奶抱怨了好一通,最后还想问一下原因,只是她情绪十分激动,似乎一提到燕家这位老爷子,心情就十分不好。

    所以燕小西忽然提出要她和燕老爷子作伴,她满脸嫌弃。

    “奶奶,这个真的有些不方便,毕竟家中不是我一个人,也有长辈在,我这……”姜熹显得十分为难。

    “那你准备如何安顿我!”楚老太太可不打算放过姜熹。

    姜熹犹豫不决,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轩陌正在查房,顺便过来看看沈廷煊,正推门进来,就看见这一幕,“怎么了?”

    “没事,你快过来,看看我的腰!”沈廷煊巴不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轩陌怔愣的点了点头,却不动声色的在打量着面前这位老者,怎么觉着,有点儿……

    “难不成你真的要报警吧!”老太太叹了口气,“哎,算了,我就没有享福的命,这平白无故摔了一跤,腰还疼呢,这就准备把我抛弃了,你说你,你是不是准备给我一点钱就把我打发了?命苦啊,儿女不孝顺啊,我就活该没人陪……”

    沈廷煊憋着笑,脸都涨红了,尤其是看着楚濛那一脸铁青的模样。

    他也有今天。

    “麻麻,太奶奶真的很可怜……”燕小西可没有姜熹那么多顾虑。

    “这个……”姜熹不知道该怎么做。

    “算了,你报警吧,大不了就是在警局坐一夜,或者是他们把我送去养老院呗,反正都这样了,随便你了!”

    这显然就在和姜熹玩心理战啊。

    姜熹哪能不懂,她早就看穿了她的意图,只是燕笙歌说得倒也没错,自己对她不了解,若是真的给燕家惹来麻烦,不是得不偿失么,这个人又非亲非故的,姜熹自然要先照顾家里人。

    姜熹立刻向楚濛投去求救的目光。

    而在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楚濛身上,楚濛那叫一个尴尬啊。

    “就是个孤单的老太太,就算是报警,警方要是不能及时帮她找到家人,她这年纪也不适合在警局待一夜啊,不然你就带她回去住一晚?”

    “哈?”姜熹没想到楚濛会这么说。

    “麻麻,太奶奶人这么好,肯定不是坏人。”

    “我这一把年纪了,居然有人说我是坏人,我这样子,还能做什么啊,哎——”楚老太太又开始装可怜。

    姜熹继续犹豫。

    “若不然你打个电话给燕殊说一声?”楚濛提议。

    姜熹点了点头。

    燕殊可没想到,这位老太太居然会有这种要求,不过姜熹这次若是拒绝了,估摸着这位会以各种借口理由到燕家。

    燕殊想了许久,楚家若是想要认回姜熹,不会拖这么久,估计是来看看她的生活状况,这楚家老太太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次若是不应,指不定要惹出什么乱子,与其后面不好控制,不如现在先请进来得了。

    “可以,她一个人也挺可怜的,我和爷爷说一声,家里空房子很多。”

    “你觉得无所谓?”姜熹诧异,燕殊可不是这般好心的人。

    “不然能怎么办,我看她是赖着你了,而且你这口气,我若是不应,估摸着你今晚都睡不着。”

    “突然带个人回去,会不会不太好。”

    “我会安排的。”

    楚老太太其实就是一时兴起,她若是想去燕家,自然有很多理由,只是她没想到,燕殊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难不成这小子会如此好心?

    不过对他的第一印象倒是不错。

    燕家

    燕殊推门进去书房,燕老爷子还在和燕小北下棋,“二叔!”

    “你先出去玩,我有事情和太爷爷说。”

    “好!”燕小北立刻跑出去。

    燕老爷子倒是有许多年未曾将他这般正经了,“出什么事了,一脸严肃的。”

    “待会儿熹熹可能要带个人回来。”

    “黎家的人来了?”这些年黎家人三不五时会过来看姜熹,倒是在燕家住过几次。

    “不是,您的熟人。”

    “我的那些老伙伴都走得差不多了,能有什么熟人啊。”

    “您待会儿别太惊讶就成。”

    “还有人能让我惊讶,哼,我倒是很期待。”

    燕殊抿抿嘴,“她和熹熹的母亲有关系,还不想曝露身份,所以……”

    “这是让我保守秘密来了?”燕老爷子自得的喝了口茶,“谁家啊,说来我听听,我认识的那些老家伙,基本和熹熹扯不上关系!”

    “楚家老太太!”

    “噗——”燕老爷子茶水喷了燕殊一脸。

    “你说什么!”茶杯被他重重扣在桌上。

    “楚家啊……”燕殊伸手抹了一把脸。

    燕老爷子手指敲打着杯盖,“我就说嘛,楚家兄弟对熹熹那模样,大献殷勤,还一个劲儿的撺掇小西叫他们舅舅,还真的是意图不轨,熹熹怎么会和楚家有关系!楚家的女儿我是知道的,挺可爱的小丫头,生了个闺女,年纪和熹熹差不多大,不过一直在楚家啊,怎么就……”

    “我也不清楚,就是知道有这么个事。”

    “我得好好问问她!”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车子缓缓驶入燕家。

    “太奶奶,我们家是不是很大,特别漂亮!”燕家几乎占了东郊的一半,自然是恢弘大气。

    “以后有机会啊,太奶奶带你去我家玩,我们家也很大,还有很多小动物。”

    “真的么?比我家还大?”燕小西不信。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姜熹颇为不安的扭头看着后面的两个人,她怎么觉着,这位老太太不仅是赖着她了,还赖上他家儿子了。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姜熹车子停稳,才看见燕老爷子居然坐着轮椅在门口守着了,燕殊站在他身后,燕小北和燕小白也安静的站在一侧,这……

    “奶奶,到了,我扶您下车!”姜熹拉开车门,扶老太太下车。

    老太太一看这阵仗,目光颇为凌厉的看向燕殊。

    这小子很聪明嘛。

    果然是个狐狸一样的家伙。

    “爷爷,您怎么出来了?”

    “我忘了和你说了,我和你爷爷是旧识。”楚老太太微微叹了口气。

    姜熹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楚老太太,又看了看燕老爷子。

    “我们多久没见了?”

    “快六十年了吧,你这是……”楚老太太指了指他的轮椅,“怎么着,半身不遂了?”

    众人愕然,这嘴巴还真是……

    毒啊!

    燕老爷子面部剧烈抽了两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嘴上不饶人。”

    “可不是嘛,你当年拐走了我最好的朋友,这事儿我可是记着呢!”楚老太太笑道,目光却落在了燕殊身上。

    “小殊,这位你可以叫姨奶奶。你奶奶的好姐妹。”

    “姨奶奶。”燕殊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这位老太太,眼窝深陷,可是目光却格外凌厉,恨不得要将他灼烧出一个大洞一样。

    “快进来吧,我们也许不见了,好好叙叙旧。”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楚老太太这模样颇为嫌弃。

    送他们到了楼上,姜熹才扯住燕殊,将他拉回房间,“你是不是知道她的身份?”

    “那个……”

    “不然你怎么知道她和爷爷是旧识?”

    “你不是和我说了,她裹足了么,这个社会了,裹足的人太少,我就和爷爷说了一下,爷爷就说可能是他的旧友,我真的不清楚。”

    燕殊若是透露半个字,就姜熹这脑子,故意一转眼就明白各种原委了,倘若真是这样,估计这楚家老太太,会直接把自己吃了。

    “就是这样?”

    “不然呢!”燕殊伸手抱住姜熹的腰,“媳妇儿,你还不信我么?”

    “你又不是没有前科!而且这老太太着实有些古怪。”

    “干嘛想那么多啊,反正又不是害了你,看她和爷爷关系也不一般,不是什么坏人,你就别多想了。”

    “燕殊,你确定没有事情瞒着我?”姜熹伸手捏住姜熹的下巴。

    “我能瞒你什么啊。”

    “我怎么这么不信呢,我总觉得她出现的古怪,而且行事作风也很奇怪,居然和爷爷认识,难以置信,从国外回来的,到底……唔——”姜熹话没说完,燕殊已经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巴。

    再让她这么深究下去,就怕被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嗯?”姜熹手捧住姜熹的脸,“干嘛啊……”

    “想你了呗,早上洗澡就让你跑了,不如我们继续早上的事?”

    “行了,别闹!”

    “媳妇儿——”燕殊压低声音,咬住姜熹的耳垂。

    姜熹半推半就,两个人滚入大床。

    书房

    楚老太太坐在藤椅上,打量着书房的陈设。

    “小殊说,熹熹和楚家有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熹熹的母亲……”

    “我说你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话这么多,你放心,我不是来和你抢小西的!”椅子都没坐热,各种问题一股脑儿抛来。

    “你还想和我抢小西?”

    “我就说说而已!”

    “说都别说!”

    “怎么的,说说也不许了!”楚老太太挑眉,“不过你这品味还是不咋滴啊,真搞不懂,她怎么就看上你的。”

    “说明我魅力大!”

    “明明是你不要脸,愣是死缠烂打,你孙子和你一个德性,不然怎么追得到熹熹!”楚老太太冷哼。

    “没听说一句话么,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行了吧你。”楚老太太喝了口热茶,“燕泽那孩子倒是很像她,你自己看看,被教养得多好,知书达理,温文尔雅,这两个孙子被你带的,怎么歪成这样。”

    “不是,你这次过来,是专程和我吵架的么!”

    “燕持呢,听说性子很冷,而燕殊就是和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太要脸!”

    “你这是指桑骂槐啊!”

    燕老爷子可好久没人这么怼过了,气得脸红脖子粗。

    “我就是感慨一下而已。”

    “你说吧,你到底来干嘛的,熹熹和你们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楚老太太也不藏着掖着,就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通,燕老爷子过了半晌才沉沉叹了口气,“那你这次过来是打算如何?”

    “看看她过得好不好,你若是敢欺负她,我就把她立刻带走!”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瞧你,现在这样子,难不成还能追的上我?”楚老太太笑了笑,“不说老燕啊,你都一把年纪了,也好好注意一下,年纪大了,骨头脆,这摔一下自己遭罪不说,还得连累孩子照顾你,过意不去啊。”

    “前些年听说你身子不好,这是好了?”

    “还不是那孩子的事情愁的,这人找到了,自然是药到病除!”

    “哼——”燕老爷子轻哼。

    “见她过得不错,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这孩子命苦。让你孙子好好照顾她,若是欺负了她,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放心,孩子们感情好着呢,倒是你,准备在我家住多久啊,就不怕露馅了?”

    “你不说,你孙子不说,谁知道啊!不过你孙子怎么知道是我的?”

    “哼——”燕老爷子十分傲娇的别过脸,“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孙子。”

    “哎呦呦,行了,一辈子都不要脸,这把年纪了,给自己留点脸!”

    “你……”燕老爷子气结。“你是来准备把我气死的?”

    楚老太太一笑,“我可不敢,况且当年我见你就怼,你还不是娶了她,我就一直和她说,你要找,也找个正常的,这燕家吧……咳咳……”

    “我很正常!”

    “还行吧。”楚老太太喝了口茶,“我几次让楚濛带她去家里玩,似乎都被婉拒了,还不是你家孙子当时工作的原因,说什么涉及国家机密,配偶出国审批很严格。楚濛怕逼得紧,惹得她怀疑。”

    “你真不打算认她回去?”

    “她过得好就行,我干嘛打乱她平静的生活,我刚刚说了那么多,你也知道,楚家不似看见的那般平静,我不想因为我的自私,把她卷入风波中。”

    燕老爷子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们家是绝不会亏待她的,那孩子本来也就很省心懂事。”

    楚老太太点了点头,忽然起身拨弄了一下书桌上的盆栽,“这是你修剪的?”

    “是啊,是不是……”很不错。

    “有些俗!”

    燕老爷子冷哼,他能赶她走么!

    医院

    轩陌见着那位老太太跟着姜熹离开,心下困惑不已,“你发什么呆?”沈廷煊伸手抵了抵轩陌的胳膊。

    “想起之前楚楚也是这般死缠烂打的赖在我家的!”

    “扑哧——哈哈……”沈廷煊乐不可支。

    看样子遗传这东西还真不是盖的。

    楚濛轻轻咳嗽一声,“收敛一点哈。”

    “我总觉得这位老太太有些……”

    楚濛挑眉,自家奶奶出国六十几年,从未回国,她的故交,所剩无几,就是裴燕泽似乎都未曾见过他,轩陌会认识?

    “你见过?”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她脖子上的佛珠有些眼熟。”轩陌合上记录本,恍然大悟。

    “我记得有一年陪楚楚去一个拍卖会,拍过类似的佛珠,当时竞价很高。”

    “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看这些佛珠长得都差不多。”沈廷煊看了一眼楚濛。

    “这倒也是。”轩陌怔愣的点了点头。

    倒是燕家这边,转眼已经到了饭点。

    裴燕泽听说有客人来,专程赶了回来,燕家人尽数到齐。

    “你有什么要求进尽管说!”燕老爷子沉声道。“远道而来,有什么不适应的就直接说。”

    他坐在上首,楚老太太就坐在他的下首,这一向挑剔的燕持还未曾开始擦拭餐具,这位老太太就开口了。

    “这个成色似乎不太好,是不是酱油放过了,酱油吃多了不好。”

    “这个菜油有些多。”

    “对了,这个菜是不是炒得有些老了。”

    众人嘴角抽了抽。

    厨师站在一侧,惴惴不安,怎么会如此挑剔。

    楚老太太点评完,燕老爷子颇为无奈,真的是和以前一模一样,这脾气楚家老头子怎么受得了的,“需要重新做么?”

    “这倒不用,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我没这么挑剔。”

    众人尴尬的笑了笑。

    您是真的不挑剔啊。

    燕殊帮姜熹和燕小西分别夹了一块排骨,姜熹附在燕殊耳边,“她说话做事,挑剔得样子和楚大哥好像啊!”

    燕殊嘴角一抽,倒是真像。

    看样子楚家兄弟一个是遗传了这位老太太抽风的性格,一个是遗传了挑剔的毛病。

    ------题外话------

    楚楚:你才抽风,你说谁呢!

    楚大少:是啊,你说谁挑剔?这叫对生活有追求,懂么!

    我:呵呵……今天天气不错哈!哈哈……

    推文:情雪凝钰《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初次见面,飞机上,他们互不相识,却已是合法夫妻。

    同别墅三个月后:

    她把两份离婚协议放到他桌上,说:“签字,我们离婚。”

    他抬眸看着她,并不说话,眼神带着疑问:为什么?

    “你太闷了,我又有喜欢的人了。加上,你讨厌麻烦,我又属于麻烦中的……”麻烦两字没有说出口,就瞄上他严肃的表情,立刻噤声。

    他将她逼到角落,双手壁咚她,说:

    “我拒绝,最近爱上麻烦了。”低头吻了她的唇。

    她扬起唇角,窃喜“奸计”得逞。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