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9 最后的贵族,金屋藏娇

正文 079 最后的贵族,金屋藏娇

    楚老太太坐在凳子上,伸手攥着拐杖,眸子忽然一沉,嘴角线条冷硬。%d7%cf%d3%c4%b8%f3

    “你这是在我耍无赖?”微微上扬的口气,明显在说,你这小子敢应一句,我就让你好看。

    楚濛靠在椅子上,只是伸手不停拨弄着衣服袖口那手工绣上去的名字缩写,神情甚是寡淡。

    “你这小子,我问你话呢!”居然敢无视自己,简直放肆。

    楚老太太捶打拐杖。

    哪有刚刚缠着姜熹那边有气无力的虚弱模样,中气十足,掷地有声。

    “我说得不是很明显么!”楚濛话音未落,拐杖就往他小腿上招呼了一下,楚濛对于她这种幼稚的行为简直是嗤之以鼻,一把年纪了,怎么变得越发不成熟了。

    “你这小子,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楚老太太轻哼,双手搭在拐杖上,熟稔自然的摩挲着拐杖顶部的黑色宝石,“是不是在心里偷偷骂我呢!”

    那口气甚是笃定,眉眼微微一挑,甚是瞧不上旁边的孙子。

    “我哪儿敢啊!”

    “你小子这种事做得还少么,哼——”老太太冷哼。

    “不过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也不和我打声招呼,我也好去接您啊。”楚濛立刻转移话题。

    “我倒是让人给louis打了个电话,他说你最近都在医院?怎么着,你这么长时间不回f国,就是为了住院这人?”

    “不是,我这不是有点事么!”

    “p事,你少忽悠我这个老太婆。”

    “奶奶,我忽悠谁也不会忽悠您啊,最近生意都在这边,没处理完。”

    老太太刚刚想说什么,姜熹已经回来,祖孙两个人,立刻装得一本正经,完全不熟的样子。

    “楚大哥,有件事情我想麻烦你一下。”

    “你说。”楚濛看着她手中的袋子,“她的身体没有大碍吧。”

    “没什么事。”姜熹笑了笑,“我待会儿得先去一趟秦家,可能要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奶奶。”

    楚濛还未开口,楚家老太太就不乐意了。

    “你这丫头,是准备把我甩开?”

    “不是?”姜熹哭笑不得,这模样是生气了么?

    “不想对我负责了么?好啊,我知道了,你见我没事,就准备把我甩开是不是!”

    “我……”

    “哼,我知道了,你要把我扔给这个小子,罢了,知道你不想管我,你还是报警吧,我让我家人来接我!”

    “麻麻……”燕小西扯了扯姜熹的衣服。

    “嗯?”

    “太奶奶儿女对她不好,把她送回去也是一个人,多可怜啊。”

    “算了,我一个老婆子,就这样了,不能耽误你们年轻人做事,哎……可怜啊,就让我一个人回去吧,我走了,走了——”楚老太太用拐杖使劲捶打地面,不停地给楚濛使眼色。

    这混小子,怎么不知道来拉我一把!

    楚濛是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动弹。

    楚老太太气结,拐杖故意一歪,直接踏在了楚濛的皮鞋上。

    “唔——”楚濛拧眉。

    我的亲奶奶啊,我可是你亲孙子啊。

    “奶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确实和人约好,有点事情,这位先生是我朋友,您先在这里等会儿?回头我再来看您?”姜熹着实有些为难。

    “算了算了,你走吧!”楚老太太装得那叫一个可怜啊。

    活脱脱像是被姜熹抛弃了一样。

    “好了熹熹,你先去吧,我这这里帮你照看着,老奶奶,我扶您去休息一下吧。”楚濛脚趾疼得厉害,她倒是一点都不心疼我。

    楚老太太多精明了,一早就看出来,姜熹不是那种心硬的人,这才会“撒泼、耍无赖”,她也知道,姜熹这性格,定然会回来的,演戏嘛,点到即止就好。

    姜熹简单交代了楚濛两声,牵着燕小西就往地下车库走。

    姜熹一离开,楚老太太连连咋舌,“这孩子被教养得不错。”

    “我不是和您说过了么,熹熹教养很好!”楚濛看着锃亮的皮鞋上那灰色的印记,一脸黑线,“你也不需要对我这么狠啊,疼啊。”

    “你没看见我给你使眼色啊,这个没眼力劲的家伙!”楚老太太说着抬手就用拐杖往他身上招呼。

    “我的奶奶,这么多人呢,你给你孙子留点面子成不!”

    “罢了。”老太太放下拐杖,“你说我若是想把小西带回去住一段时间,燕家肯么?”

    “住一段时间?”楚濛满眼狐疑。

    “怎么着,你有意见?你这是什么眼神!”

    “您难道不是想把他归入楚家宗祠?”

    “还不是你们两个小混蛋,一点都不争气,这么大的年纪了,不给我添个曾孙子或者曾孙女,这小西长得可爱,又聪明,你都没瞧见那股腹黑精明劲儿,真像我们楚家人。”

    楚濛干笑,“燕西可是楚家这一辈的长孙,你觉得可能么?”

    “本来我也就是想想而已,若是认了熹熹,我能带他回去过几天么!”

    “我的好奶奶,就这小子的尿性,你养的那四五十只柯基,准得被他玩死。”

    楚老太太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早就看我的柯基不顺眼了!”

    “哪能啊,奶奶,你累不累,我扶您休息一下?”

    “你的那位朋友住哪儿呢,我去瞧瞧。”

    “有什么好瞧的啊!”

    “是不是藏了姑娘,金屋藏娇,所以不想让我见啊,楚濛,你若是敢背着我,生个儿子回去,再想认祖归宗,我就打断你的腿!”

    楚濛无奈,“真的不是姑娘。”

    “行了,带路!”楚老太太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不过奶奶,您这次来,你那些宝贝一个都没带来?”楚濛伸手扶着老太太,端看他们交谈的亲昵模样,也知道感情甚笃。

    “这不是不方便么!”楚老太太想着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些宝贝离开了我生活得好不好?”

    “有专人伺候他们,能不好么!”

    楚家老爷子过世之后,楚老太太就喜欢上了这短腿激萌的小生物,养了快五十只,以前到哪里都带着,随行照顾柯基的人,就很浩荡了,这次估计还不想这般高调吧。

    “不是我说你,年纪不小了,你看人家熹熹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的大事你也稍微上点心。”

    “这事儿我一直很上心。”楚濛陪着笑。

    “你别给我打马虎眼,我这次过来,除了是来看看熹熹,还有个事情。”楚老太太微微叹了口气,“楚楚和董家那丫头处得如何?”

    “你也清楚,董风辞和关家的关戮禾有旧情,我看他们也没有彻底断了,这事儿也是董家撮合的,我看董风辞未必愿意。”

    “不是说那丫头很主动么!”

    “不过是假象而已,楚家欠了董家人情,他们提出要求,不答应不太好,我就让楚楚去了,至于后面到底如何发展,还得看他们自己了,不过关戮禾似乎并不打算放手,我听楚楚说,这两个人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那董家老头子和我说要商量婚事,这个老东西,是唬我来的么!”老太太气结。

    “我看就是变相施压吧,想让关戮禾能够知难而退。”楚濛客观分析。

    “你接触过关家那孩子么?”楚老太太神情眸子忽然变得深沉内敛。

    “没怎么接触过,不过听过不少传闻。奶奶和关家也是旧识?”

    “我的娘家算是京都最后一个贵族,之前关家有个小姐,看上了你爷爷,寻了许多人给她说媒,想要嫁入楚家。”

    楚濛一乐,“还有这事儿?”

    “可不是嘛,关家一向不受世俗约束,当时未出阁的姑娘都是不能轻易见人的,关家当时主事的人,娶了十几房姨太太,生了不少子女,无论男女,都是当男孩养的,所以他家的姑娘素来都是英姿飒爽的,倒是羡煞了我们这些人。”

    “这个我倒是有所耳闻。”

    “她就是在一场聚会上看上了你爷爷,死缠烂打的要嫁给他,到哪儿都跟着,甚至带人直接堵住了楚家大门。”

    “爷爷估计很惆怅啊。”楚濛抿了抿嘴,“那后来呢?”

    “楚家本来就是水很深的家族,当时一心要漂白,自然不想再越陷越深,和关家联姻是断断不可能的,但是打仗,我们这种官宦人家,首当其冲,被人架到风口浪尖,这才和楚家联姻。”

    “爷爷说对您不是一见钟情么!”

    “他就是喜欢憋着,生了你父亲之后,他才承认,第一眼就喜欢上我了。”楚老太太想起之前的事情,脸上露出了一种憧憬向往之情。

    “那之后关家那位呢?”

    “当时很乱,到处都在打仗,关家倒是趁着这时候,日益发展壮大,成为一方军阀,当时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北方,可谓显赫一时,当战乱渐渐平息,关家听说接受了政府的招安,倒是洗白了一些,坐拥一方,不可谓不厉害,只是家族内乱不止。”

    “男的女的,都是一些狠角色,闹得十分厉害,最后是关家十四爷上位了。”

    “就是关戮禾的父亲?”

    “嗯,挺厉害的人,只是却也承袭了关家强势凌厉的作风,听说娶了不少姨夫人,大约八九年前,关家内斗,在经历了雾河事件之后,关家整个被关戮禾掌控,这个男人可不是简单角色。”楚老太太感慨。

    楚濛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董家这次找上我们家,估计也是想要借着楚家的声势,让关戮禾能够知难而退吧。”

    “算了,我们还了人情就行,小辈的感情,又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这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还拎不清。”楚老太太叹了口气,指了指病房,“那位姑娘就住这儿?”

    “奶奶,是个男人,我的合作伙伴!”

    “你少来,一个男人,你衣不解带的照顾?”楚老太太嗤之以鼻,“少忽悠我!”

    “我说的是真的啊,之前还去过楚家,那时候,您身体抱恙,在庄园静养,所以并未见过……”

    “别叨叨叨的,我烦!”楚老太太十分嫌弃的挥手要打发楚濛。

    楚濛也很无奈。

    对眼前这位老太太,他是很无奈。

    你若是不搭理她吧,过一阵儿,就该说你冷落她了,这话多了吧,又说你啰嗦,真是难伺候。

    沈廷煊正趴在床上玩游戏,门被推开,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进来一位满头银丝,雍容华贵的老太太,楚濛站在她身后,一个劲儿的冲着他使眼色。

    沈廷煊咬了咬牙,从床上起来,腰部有些酸痛,她伸手扶住腰,“楚奶奶好!”

    楚老太太拧眉,这……

    是个男人么!

    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楚老太太凑近,沈廷煊显得格外诧异,难不成自己会意错了?

    他用余光看着她走过来的步伐,楚老太太是京都最后一个贵族世家出身,据说也是极少一部分还裹足的人,可是她走路,裙摆居然纹丝不动,那姿势,那做派,气派十足,显然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教养出来的。

    “奶奶……”楚濛看着楚老太太已经凑到了沈廷煊面前,想要阻止,却被楚老太太瞪了回去。

    沈廷煊显得颇为尴尬,她这是准备做什么?

    “楚奶奶,您……唔——”

    沈廷煊话没说完,忽然被人捏住了脸。

    他睁大眼睛,显得不可思议,这是干嘛!

    “细皮嫩肉的!”楚老太太捏了两下,“这小脸,长得真好看。”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

    “很白,摸起来手感也好。”

    沈廷煊不停地给楚濛使眼色,楚濛完全视而不见。

    这家伙,你奶奶啊,你居然给我装死。

    老太太突然伸手扯了扯沈廷煊的头发。

    “唔——”

    “真头发?”

    “是真的。”沈廷煊也不能得罪这位老太太啊,和楚家谈生意的时候,他就了解了楚家的详情,这位老太太当年可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可得罪不得。

    明明心里郁闷得要死,却还只能陪着笑。

    “你是男的女的啊!”

    沈廷煊愕然,“男的,如假包换!”

    楚老太太的目光从他的脸上落到他的下半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沈廷煊双腿一紧,这是做什么啊!

    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濛濛啊,真是男孩子?”

    “噗——咳咳……”沈廷煊要乐死了,这位老太太脚楚濛什么,濛濛?哈哈……还可以再搞笑一些么!

    堂堂楚公子,在道上那也是可以和关戮禾平起平坐的人啊,濛濛?

    这小名真萌。

    他以为燕殊被叫做燕小二已经够毁三观了,没想到还有更厉害的。

    “奶奶,我和您说了,别这么叫我。”楚濛看着沈廷煊乐不可支的模样,很是无奈。

    “你在我心里,就是个孩子,不过这孩子长得真精致,皮肤比女人还滑溜!”

    “是么?”楚濛挑眉。

    “你没摸过?”楚老太太轻笑,“手感不错!”

    楚濛勾唇,“是么!”

    沈廷煊伸手揉了揉脸,这猥琐劲儿,还真是……

    如出一辙啊。

    “奶奶,您先坐会儿!”楚濛扶着她坐到沙发上。

    “饿了,叫点吃的吧。”

    “成。”

    楚濛说着就出门吩咐louis,顺便把他训斥了一顿。

    “总裁,老太太不许我们透露和她联系过。”

    “你是我的贴身特助,不是她的!”楚濛冷硬的板着一张脸。

    “我知道。”

    “你可知道她要来京都的消息?”

    “不懂。”

    “真的?”

    “老太太这几年行踪飘忽不定,我哪儿敢随意打听她的消息啊。”

    楚濛冷哼。

    楚濛一出去,病房里就剩下沈廷煊和楚老太太面面相觑。

    沈廷煊看着她掐着手指,端茶倒水,明明是十分简单的动作,她做起来却十分优雅得体,端庄大方,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虽然岁月已经在她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却丝毫不影响她骨子里面透出来的贵族气质。

    楚老太太喝了口茶,才抬头,“要喝茶?”

    “不是!”

    “那你为何总是盯着我看。”

    沈廷煊能说自己看得有些呆了么。

    “看不成你这小子是被我这老婆子迷得移不开眼了?”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有这么说自己的么,这脸皮,也就是楚衍能够和她一拼吧。

    “楚奶奶怎么会来京都?”沈廷煊说完,忽然想到了姜熹的事情,难不成?

    楚老太太虽然一直在喝茶,不过余光却并未略过沈廷煊神情的细微变化,“看样子你也是知情人啊。”

    这就被看透了,沈廷煊也没瞒着,点了点头。

    “念得紧了,到了我这把年纪,多活一天都是老天爷的恩赐,楚濛那小子迟迟不动作,我只好自己来了。”

    “您是打算将她认回去?”

    若是这般,必然会在上流社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还得看情况吧。”楚老太太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若是那丫头过得不好,估计我一早就让那两兄弟将人带走了,燕家待她很好,生活平静幸福,在这种大染缸中,楚家算是把她保护得很好了,认她回来,说不定会给她带来诸多负面的影响,还得斟酌。”

    沈廷煊知道楚家找那位姑姑许多年,本来以为确定姜熹的身份,楚家定然会有所动作,没想到这么多年倒是风平浪静,楚家到底不是一般人家,想得真多。

    若是当年沈家人有他们家一样的觉悟,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楚家是真的将姜熹放在心上啊。

    有这样的家族做后盾,何其幸运。

    “你和楚濛关系是不是很好?”

    “一般吧。”

    “一般?”楚老太太一脸狐疑,“若是一般,这小子会衣不解带的照顾你这么多天,若不是亲眼见到你是个男人,我还以为这小子金屋藏娇,准备给我弄个曾孙出来!”

    沈廷煊无语,您这脑回路,真是奇特。

    “那我问你,楚濛在京都和谁走得最近,异性!”

    “熹熹!”

    “除了她!”

    “那就是他的几个秘书了。”

    “还有呢,就是关系比较那个的……”

    沈廷煊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还真没有。”

    “这小子,难不成私生活如此干净?”

    沈廷煊难以置信,这是一位做奶奶的人能够说出的话,私生活干净难道不是好事么!

    楚濛一进去,就见气氛颇为尴尬,“姜熹快回来了!”

    沈廷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楚老太太。

    “你叫什么?”

    “沈廷煊。”

    “沈廷煊是吧,我的事情你别和熹熹说,知道没!”

    “哦!”

    “我不想给她太大压力,再者说,我也不愿现在惹来一些风波,看你的样子也不笨,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沈廷煊悻悻地点头,看了看楚濛,“如果我一时最快,说漏了怎么办!”

    “你放心,我奶奶这脾气,估计最多把你丢到我们家后面的丛林喂黑熊!”

    沈廷煊垂头,这楚家还能有个正常人不。

    过了半分钟,姜熹推门进来。

    沈廷煊眼看着刚刚十分强势的老太太,立刻变了一副嘴脸,“你可算是回来了,算你有点良心,你若是不来,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你待会儿去哪儿,回家么?我能跟着去么!”

    姜熹睁大眼睛。

    楚濛伸手扶额,我的奶奶啊,您还真是……

    一刻都不消停!

    ------题外话------

    楚家老太太是准备登堂入室了啊,啧啧,这速度……

    楚濛:这脸皮……哎╮(╯▽╰)╭

    楚老太太:看样子你对我意见很大嘛!

    楚濛:怎么可能呢,奶奶……呵呵……

    楚老太太:我就是想去看看,她生活得到底怎么样,若是燕家有一丝亏待了她,我就得把她带走!

    楚濛:您是想把燕小西带走吧!

    楚老太太:胡扯什么,我是那种人么,最多就是带回去住几天而已!

    楚濛:是么……

    楚老太太:你找打是不是!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