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8 楚家奶奶,耍无赖(二更)

正文 078 楚家奶奶,耍无赖(二更)

    燕家

    燕殊随手翻看着报纸,忽然接到了孙萍的电话,倒是有些诧异,这丫头除却逢年过节,基本上是不和他联系的,怎么一大早的打电话过来,姜熹分明给他发过信息,已经到咨询室了啊。紫you阁

    难不成姜熹出事了!

    “喂——”

    “燕队长!”孙萍喊习惯了,也就一直这么叫了。

    “怎么了?”燕殊抬手按住报纸,头条就是白露和秦振理的报道。

    “刚刚我们咨询室门口来了位老太太,忽然就摔倒了,现在熹熹姐正送她去医院呢!”孙萍语气急切,显得十分焦躁。

    “老太太?”

    “是啊,不知道哪里来的老太太,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不小心摔倒了?”

    “嗯,小西说一直在咨询室门口窥探来着,熹熹姐说要送她回家,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说实话,后来直接说自己腰疼,熹熹姐就将她送去医院了。”孙萍咬了咬嘴唇,“之前还怕是碰瓷的,感觉又不太像,总觉得很奇怪。”

    “你觉得她有问题?”燕殊猎豹般的眸子,忽然射出一抹寒光,起身就往门口走。

    “是有问题。”

    “怎么说?”

    “看着穿着不像是一般的老太太,十分的雍容华贵,满头银丝,说话中气十足,倒是不像是摔倒了,只是看她的模样,像是赖上熹熹姐了。”

    “还有觉得特征么?”

    “哦,对了,小脚,她应该是缠足过的。”

    燕殊拿着车钥匙的手骤然收紧,那位老太太怎么到京都了。

    “我知道了。”

    “我放心不下,我让熹熹姐报警,她也没听,我就怕她被骗了,这才和您说一下。”

    “嗯,那你先忙,这事儿我来解决。”

    “那就好!”孙萍这才放心。

    燕持拿着公文包从楼上下来,“你要出门?”

    “不出。”燕殊丢下车钥匙。

    燕持黑宝石般的眸子,从他脸上略过,“出什么事情了?看你这样子,似乎有心事啊?”

    “那位老太太过来找熹熹了。”

    燕持也是事情的知情人,他倒是不似燕殊有多大的反应,只是低头穿鞋,“只要对她没有恶意就行。事情拖了这么久,早就该有所动作了,不然你就出去看看情况?”

    燕殊低头沉思,不说话。

    姜熹开车速度很慢,不时回头看着老太太:“奶奶,很快就到医院了,您的腰还疼得厉害?”

    “还好。”老太太佯装扶着腰。“丫头,您多大年纪啊。”

    “虚岁28。”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我们一家人都住一起,人倒是挺多的,若是数的话,还真是有些多。”姜熹轻笑。

    对这位老太太,她心里透着亲切,她本就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燕家老爷子算是她最深入接触的一位老者,待她是极好,所以对这些上了年纪的老者,姜熹心里也多了许多好感。

    姜熹看得出来,这位老太太浑身上下这些衣服,估计不便宜,这脖子上的佛珠更是有价无市,谈吐不凡,雍容华贵,怎么会是来碰瓷,虽然出现得有些问题,不过姜熹也不觉得她会讹上自己。

    “那都是你的婆家吧,你父母……”

    “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老太太眸子滑过一丝黯然,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姜熹见她久久不语,才开口。

    “您身子又不舒服么?”

    “没有,你老公对你好么?”

    “我粑粑对我麻麻肯定很好啊!”燕小西插嘴,“太奶奶,您干嘛要问这么多啊,您在调查户口么?”

    “我就是随口问问。”老太太干笑。

    “好了小西,这是你长辈,你也乖一点!”姜熹无奈,“不好意思啊,我儿子太皮了。”

    “挺聪明的。”老太太盯着燕小西看,这仔细瞧吧,倒是和姜熹有几分相似,只不过,这孩子眼睛精明得很,像是要将她那点心思给看穿了。

    她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啊,居然会被一个小屁孩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是挺聪明的,就是啊,太调皮了,我看啊,再过几年,就管不动了。”姜熹打着方向盘,医院标牌已经落入她的视线。

    “你叫什么?”老太太盯着燕小西。

    “你为什么要问的这么清楚啊?”燕小西一直觉得这位老太太出现得太不寻常了,而且一上来就问家庭情况,着实诡异。

    “他叫燕西,快四岁了。”

    “麻麻,你这样很容易被人骗的!”燕小西努嘴。

    老太太轻轻咳嗽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是骗子呢,我就是觉得你很可爱,所以问问而已。”

    “好了,小西,别这么长辈说话。”

    这孩子……

    “麻麻,你这样很让我担心啊!”

    “哈?”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单纯,难怪粑粑总是说,让我好好保护你,以后我不在了,看你怎么办!”

    姜熹和老太太嘴角同时狠狠抽了两下。

    “胡说,你妈妈说有这么容易受骗么!”

    “我就是很担心啊,你看你,年纪不小了,你要知道,这个社会很负责。”

    老太太头皮发麻,这小子说话能不能别总是盯着自己啊,这性子怎么和自家那个混小子很像啊,看着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到了奶奶,我扶你下车!”姜熹停好车子,就去扶她,她的腿脚确实不太利索,姜熹看着她的小脚,这裹足她倒是很清楚,只是从未见过,莫名的对她又多了一些怜惜。

    老太太倒是很乐意有人扶着,伸手攥住姜熹的手,“你的心地挺好的。”

    “麻麻好骗呗!”燕小西自己推门下车,这奶奶怎么回事,还一直攥着麻麻的手,还一直摸……

    若不是她是个女的,燕小西都要觉得,她是故意吃麻麻的豆腐。

    “那您在这里先等一下,我去挂号!”姜熹扶着她坐下,就去挂号。

    这会儿差不多八点,因为是周末,挂号大厅里面人不算多,她坐在中间,眉头紧蹙,显得很不开心。

    “太奶奶,您怎么了?不高兴?”

    “怎么这么多人!”

    “医院人本来就多,今天是星期天,不然人更多。”

    “没有私人医生么!”老太太说完,燕小西忽然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她。

    老太太颇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咳咳——嗓子有些干哈,呵呵……”

    “您家可真有钱,有私人医生啊!”

    “国外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很少去医院。”

    “是么。”燕小西精明得很,“你其实腰不是很疼吧,您到底为什么要赖着我麻麻。”

    “我哪有,我真的腰疼,哎呦——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和长辈说话。”

    “麻麻不在,您就别装了!”燕小西轻哼,双手掐腰,“太奶奶,说谎是个不好的习惯。”

    “我怎么就说谎了,我这么大年纪了,摔伤不是很正常么!”

    “也对,我的太爷爷就是不小心弄了一下才住院的。”

    “那老不死的……”老太太话没说完,堪堪闭住嘴巴,“呵呵,我……”

    “您刚刚说什么?老不死……”燕小西十分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怎么会了,你肯定是听错了!你这孩子,怎么总是一直盯着我看呢!”

    “因为您很可疑啊。”

    “我怎么就可疑了,你可别胡说,我有的是钱,可不是要讹你们!”

    “太奶奶,您老实和我说,是不是您的儿女不孝顺啊,所以你才离家出走了!”

    老太太一脸懵。

    这个……

    “我在电视上经常看见这个,家里的儿女不孝顺,所以有些爷爷奶奶会离家出走,您这么有钱,家里也不差钱,您这么大年纪了,难道出门没有人跟着?不正常啊,您自己说,是不是偷偷溜出来的!”

    老太太尴尬的笑了笑,“家里的小子确实不省心。”

    “我就说嘛,不过您也不能骗人啊,我麻麻心地善良,您可不能坑了她。”

    “那是肯定不会的,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家里儿女不省心,我就想出来散散心,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这回去啊,也是自己一个人,孤单的很!”

    “我就觉着,看你也不像是骗子,你儿子女儿真是太不懂事了!”

    老太太嘴角抽了抽,这小子脑子怎么长的。

    说自己是骗子的是他,说不是的也是他,倒是想要她怎么样嘛!

    “怎么能让一个老人家单独在家呢,麻麻早就和我说了,让我多陪陪太爷爷,我平时都是和他一起去下棋钓鱼的,只是太爷爷最近身体不好。”燕小西提到这个,倒是显得有些落寞。

    “你和你太爷爷感情这么好?”

    “那是当然的啊,他对我好嘛,我也要对他好,粑粑都不在家,我得替他好好孝顺太爷爷。”燕小西砸吧嘴,“也不知道他在家干嘛呢,有没有想我!”

    老太太见燕小西神情落寞,这心头说不出的滋味,看样子,这孩子对燕家感情笃厚,这若是以后……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太爷爷啊,肯定时刻都在记挂着你。”

    姜熹拿着挂号单回来,就看见燕小西和老太太有说有笑的,她还怕燕小西又惹出什么幺蛾子,看来处得不错。

    燕家

    此刻的燕老爷子倒是真的想燕小西了。

    他正无聊,拉着燕小北和他一起下棋,燕小北本来就不会这个,燕老爷子就手把手的教他,只是下了三局下来,燕小北似乎摸到了一些门路,这就和他撕咬在了一起。

    “燕北冥,你这步棋不应该这么下!”燕老爷子眉头紧蹙。

    “我觉得挺好的。”燕小北低头沉思,那叫一个专注啊。

    “你这样的话,下面不好部署!”

    “我挺好部署的,太爷爷,是您不好部署吧!”燕小北微微挑眉,忽然勾嘴一笑。

    燕老爷子捏紧棋子,他笑得模样着实腹黑,和燕持简直如出一辙,不可爱,简直太不可爱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指导你一下而已!”燕老爷子嘴硬。

    燕小北下棋根本没有章法。

    这有时候下棋打牌都是一个道理,这高手呢,总是会算计对手下一步出什么牌走什么步数,倒是有些意思,不够遇到这些初学者,完全不按套路来啊,想一出是一出,这就完全打乱了他的部署,老爷子能不抓狂么!

    “不需要指导了,我好像摸到一些门路了!”

    燕老爷子语塞,你摸到门路才有鬼。

    “太爷爷,您别说话了,会影响我思考的!”

    “我……”

    燕老爷子气结,一局结束,他也还是赢了,只是下得不是滋味,“还是小西对我胃口,你这小子和你那个爸一样不可爱。”

    “男人要可爱干嘛!”燕小西乖巧的收拾棋盘山的棋子。

    “你瞧你说话的口气,和你爸一样,小孩子嘛,还是可爱一些才惹人疼啊,你也学学小西。”

    “他太幼稚了,我看不上眼。”燕小北语气那叫一个嫌弃啊。

    燕老爷子靠在轮椅上,真是没救了。

    都说三岁定终身,莫不是燕小北真的要和燕持一个德性,家里有个面瘫洁癖就够了,怎么还能出第二个。

    “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啊。”

    “可是小孩子总是长大啊,男人啊,还是要靠实力,而不是靠脸!”

    燕小西若是听了话,估计要直接上去和他扭打了。

    “这话是谁和你说的。”

    “粑粑。”

    “你爸平时都是这么教你的?”

    “我粑粑教我的都是人生真理!”

    燕老爷子真的要吐血了,这个燕持,整天都和小孩子说些什么东西啊。

    “那都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你现在就是爱玩的年纪,你就不想出去玩?”

    “玩有什么意思?”燕小北认真的看着燕老爷子,“男人要干大事,这样才能实现人生价值。”

    “你看到小西和小白出去玩,你就不会羡慕?”

    “不羡慕!”

    “待在家,你就不觉得无聊?”

    “我平时也有出去啊,又不是整天待在家!”

    “游乐场不想去?”

    “太幼稚了,不符合我的审美!”

    燕老爷子无力的靠在座椅上,这孩子掰不回来了么?

    得让他多和燕小西处处,和燕持保持距离,这混小子,整天都和孩子说些什么啊。

    医院

    拍片那边需要等待,姜熹陪着老太太坐了一会儿,燕笙歌的电话就来了。

    “我去接个电话,小西,你陪一下奶奶。”

    燕小西正抱着一个棒棒糖,舔得满嘴都是,忙不迭的点头。

    姜熹到了僻静处,“喂,小笙,我这边有点事,估计要迟点过去。”

    “我就是想问问,你若是不来,我待会儿就得带他们去辅导班了。”燕笙歌笑道,“我看已经过了时间,你还没来,怕你出事。”

    “我倒是没什么事,就是碰到一个受伤的老太太,正在医院检查。”

    “你撞人了?”

    “不是,就是碰见了而已,一把年纪了,说腰疼。”

    “你是不是太好心了。”

    “看着亲切而已,也不像是骗子。”

    “你在轩家的医院?”

    “嗯!”

    “就你和小西?”

    “不然呢!”

    “楚大哥和战大哥不是在么,你回头把他们叫上,我就怕出什么事端,这老太太没事还好,若是真有什么事情,她的家人赶过来,说不准就得和你纠缠,你别好心办坏事。”

    姜熹想了想,“好。”

    姜熹接了电话回去,差不多也快到老太太了。

    “你有事么?”老太太见姜熹神色匆匆。

    “本来约好去姑姑家的,肯定是姑姑来催了。”燕小西低头啃着糖果。

    老太太看着姜熹,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要不您先去忙吧,我估计也没什么事。”

    “已经说好了,我在医院还有朋友,我叫他们一下,我这一个人还带个孩子,也不方便顾着您。”

    老太太想着本来就耽搁了姜熹的事情,心生愧疚,姜熹这么一说,她连忙应允。

    姜熹摸出电话,就按照顺序拨了个过去。

    燕笙歌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她确实顾不过来。

    老太太已经进了ct室,姜熹等了一会儿,燕殊的电话来了,她便起身去了另一边,“小西,你在这里别乱跑知道么!”

    “我知道啦,你快去吧,粑粑等急了。”

    等老太太出来,燕小西立刻跑过去,“太奶奶,我扶您!”

    “嗯。”老太太伸手扶着腰,目光忽然落在坐在另一侧的一个人身上,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老太太,您的拐杖!”护士将拐杖递过去,老太太愣了半天。

    直到座椅上的人起身,从护士手中接过拐杖,伸手十分熟稔的扶住了老太太的胳膊,“您慢点儿!”

    “太奶奶,这位是我舅舅!是不是很帅!”

    “呵呵……嗯!”她垂着头,脸色那叫一个尴尬啊。

    “您身体没事吧,听说是摔到了?”

    “应该没有大碍。”

    “怎么就没事啊,她一直很疼。”燕小西咬了口棒棒糖,“不过舅舅,太奶奶太可怜了。”

    “怎么说!”

    老太太扭头看着燕小西,一直冲着他使眼色,这小子,可别胡说啊。

    “太奶奶,您别怕,我舅舅是好人,而且您的子女确实很不孝顺啊,都不顾着您,让您一把年纪了,还在外面晃悠,啧啧……”燕小西咋舌,“舅舅,我跟你说,太奶奶太可怜了,子女都不陪着她,她的记性还不好,走丢了……”

    “是么!”楚濛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

    老太太伸手扯了扯胳膊,“我自己可以走。”

    “我扶着您呗,免得又摔倒。”

    “舅舅,你说这样做子女的是不是很不孝顺啊!”

    “这个事情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太奶奶说的啊。”

    “是么!”

    “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和我那些儿孙的关系,其实很不错。”

    “是这样?”楚濛说话阴阳怪气。

    “哎呀,太奶奶就是为他们遮羞而已。”

    老太太简直绝望,这小子脑子能不能别转得这么快。

    姜熹从另一侧回来,倒是很意外,楚濛居然会上手扶住老太太。

    “楚大哥,您先在这里陪一下奶奶,我再去把剩下的费用缴清。”

    “麻麻,我和你一起!”燕小西小跑到姜熹身边。

    姜熹还颇为担忧的回头看了看楚濛和老太太。

    楚濛是个很闷的人,而且傲慢得很,他们在一起,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等姜熹一离开,老太太立刻抽出手,清了清嗓子,直起腰,伸手整理衣服,拿着拐杖,倒是装得一本正经。

    “您说您儿孙不孝顺您?这话您是不是需要和我好好解释一下啊。”

    “咳咳……”

    “这黑锅,您说我是背还是不背啊,小西那义愤填膺的模样,倒是真的很气愤啊。”

    “嗓子疼——”老太太揉了揉嗓子。

    “您这般污蔑那个一直很孝顺的孙子,您的良心不会痛么,我的好奶奶!”

    “混账,我说你一下怎么了,你还敢有意见!”老太太气结。

    楚濛耸肩,靠在座椅上:“您若是这般无理取闹,我自然是没有办法,装病赖着熹熹?一把年纪了,您这个样子耍无赖,真的好么!”

    ------题外话------

    所以说,楚楚这种逗比的性格和遗传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楚老太太:你在说什么?你说我逗比?

    我:我哪有,我就是随口一说,况且遗传谁的也不一定啊!

    楚老太太:这倒是。

    楚大少:您还没有和我说,您这样子耍无赖真的好么!

    楚老太太:我是你奶奶,你怎么和我说话的,没大没小!

    楚大少:您先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转移话题,避重就轻……

    楚老太太:……哎哟,这孙子是在逼他奶奶么……

    楚大少:……您赢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