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7 碰瓷老太太,赖上姜熹

正文 077 碰瓷老太太,赖上姜熹

    翌日

    姜熹刚刚洗漱完毕,燕殊穿着黑色背心就走了进来,身上搭着白色毛巾,身上都是汗,“怎么起得这么早?”

    “先去一趟咨询室,然后去一趟秦家。”姜熹说着往外面走,帮他找了换洗衣物,“我看到白露被抓了,这位秦家大少爷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倒是个厉害角色。”

    “你看出来了?”

    “一大早的推送消息,我点开视频看了一下,喜怒不形于色,而且说话滴水不漏,他应该是知道白露和秦振理的那点事的,却并没有戳破,白露不是那么冲动的人,估计是受了什么大刺激,才敢当众行凶。”姜熹正在挑选衣服,就看见燕殊门都不关,居然开始脱衣服。

    “我说你,能不能稍微注意一点。”

    “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没看过的啊,你怎么还这么害羞,我浑身上下哪一寸你没摸过,现在害羞个什么劲儿。”

    燕殊说着脱下背心,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肌肉,除却常年暴露在阳光下的脖子胳膊,他的身上还是很白的,肌肉结实紧绷,粗粝修长的手指勾住腰带,“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我要去秦家,没空和你胡闹。”

    “什么胡闹,这是交流感情好么!”燕殊哂笑,“不过这么一来,秦家那些碍眼的人倒是基本都被清除了。”

    “说得也是。”

    “他若是想在京都发展,那些人是留不得的。”燕殊不过是随口一说,倒是惹得姜熹心里一凛。

    “你的意思是说,他准备在这边……”

    “那些人现在对他来说就是跗骨之蛆,只会拖他后腿,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各种黑料,妨碍他的大好前程啊,不如除之而后快。不过如果可以借着他们,为自己塑造一个悲情形象,倒是很好在京都打开一条路。”

    “这里面可是他亲生父母的啊。”

    “秦承宇和他父母关系一般。”燕殊脱下裤子,挑眉看了看姜熹,“还看?”

    姜熹无语,“你丫不耍流氓会死。”

    “秦承宇进入秦家的时候,岁数不算小,听说之前一直被成为私生子、野种,这到了秦家,秦爷爷不待见他们,而且强势霸道,不然孙静闲也不可能到最后一个名分都是假的,秦承宇当时就被送了出去,说是给他更好的环境,其实也算是流放吧。”

    “他年纪不小,那就说很多事情他都是记得的。”

    “差不多吧,孙静闲一心想要用孩子攀附秦家,孩子对她来说就是攀龙附凤的筹码,估计也没什么感情,不然也不会脑子进水的让哥哥替弟弟养孩子,你看过视频应该有所了解,这个男人和秦圣哲不是一个档次的。”

    “面色冷峻,心思细腻,镇定自若,秦圣哲完全是被宠坏了,确实不是一个档次。”

    “且等着看吧。”燕殊脱下最后的贴身衣物,“我说熹熹,你真的不和我一起?”

    姜熹瞪了他一眼,拿了外套就往外面走,“我带小西出去了。”

    燕殊打开花洒,忍不住念叨。

    又不用你出力,每次跑得贼快。

    难不成我有那么恐怖么,每次做完你不都挺满足的么!

    姜熹正在办公室和孙萍交代接下来的事宜,燕小西则在池塘里继续逗弄着他的小鱼。

    他趴在池塘边,踮着脚,拿着树枝不停的往里面拨弄,手边还放着鱼食,水面荡起了层层涟漪,原本清澈见底的池塘,一瞬间变得浑浊不堪,泥沙全部搅和起来,鱼不停乱窜,燕小西倒是玩得十分尽兴。

    他拿起手边的鱼食,正准备投喂锦鲤,忽然瞥见门口有人。

    咨询室面前是一片十分开阔的花坛,淡青色的竹栏里面是颜色各异,芬芳四溢的花卉,里面不乏一些珍贵品种,一棵硕大的合欢树将池塘掩映住,淡淡的合欢花香味,让周围的空气都弥漫着一股甜腻甘甜的芬芳。

    院子前面的铁栏杆上附着着藤本蔷薇,大朵大朵的绛红色蔷薇花,将这里点缀得淡雅宁静。

    院子中有许多名贵花木,有许多旅游的人回来拍照,燕小西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这人……

    不时探头进来看,畏畏缩缩的,怎么觉得像是小偷啊。

    燕小西拍了拍手中的鱼食残渣,侧头往门口看去。

    一般来这边的都是约好时间,大部分是在九点之后,这会儿才七点多啊。

    燕小西睁大眼睛,只能依稀看见那淡紫色的罗裙,还有深灰色的上衣,个子好像不太高,还拄着拐杖……

    而此刻在门口张望了许久的人,踌躇犹豫了很久,方才鼓起勇气往里面走。

    她刚刚踏进去一步,燕小西忽然从一侧冒了出来!

    “你是谁,想干嘛!”

    “哎呦——”老太太显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拄着拐杖的手颤抖,拐杖落地,身子趔趄了一下,一屁股摔在地上。

    燕小西睁大眼睛,怎么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啊。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啊,摔死我了,哎呦喂——”老太太伸手扶住腰,得亏进入咨询室的这条小路是松软的草地,不然非得把她这把老骨头摔得散架了。

    燕小西连忙过去,伸手要将她扶起来,“奶奶,您没事吧?”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没事的么,你这小鬼,从哪里冒出来的!”

    燕小西愕然,“我……”

    这话应该是他问才对。

    “你这孩子,不知道我这一把年纪了,禁不起吓么,你是准备把我吓死不成,哎呦喂,我的腰,我的屁股啊,哎呦喂——疼死我了……”

    “对不起啊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我先扶您起来!”燕小西抱住她的胳膊,就要将她拉起来,这位老太太十分雍容,体重不轻,燕小西虽然肉嘟嘟的,这都是虚的,哪里来的力气,涨红了脸,也没有将她扶起来。

    燕小西咬了咬牙,忽然发力,老太太看着他憋红了脸,倒是觉得好笑,这小孩,怎么这般较真,不过他这眼睛长得真漂亮啊。

    机灵有神,狡黠灵动,十分可爱,睫毛细长浓密,小脸肉嘟嘟的,反扣着一个浅蓝色牛仔帽,被提多可爱了。

    还真是想要上去捏一下。

    只是她刚刚准备动手,燕小西忽然用尽了力气,手一松。

    “哎呦喂——”

    老太太刚刚有些悬空的屁股又一次摔在了地上。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燕小西说得十分委屈。

    “你这孩子,是不是成心准备摔死我这个老太太啊。”老太太伸手指了指一边的拐杖,“把拐杖递给我。”

    燕小西应声去捡拐杖,还细心地将上面的污垢擦掉,这才忽然回过头,“奶奶,您该不会是来碰瓷的吧!”

    那位老太太本来双手撑着准备站起来,却被燕小西这话堵得半天没说出话。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碰瓷啊!”燕小西抱着拐杖,“奶奶,我看您在我们门口晃了很久了,您这体质也不适合当贼啊,难道不是碰瓷的?”

    “我碰瓷?”老太太显得十分无语。

    她活了一辈子,大半截身子都埋入土里面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要碰瓷!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你叫什么名字?”老太太这心里觉得好笑又觉得可气。

    “你想做什么?我跟你说,我们这里都是有监控的,你要是想碰瓷就找错地方了。”燕小西指了指门口的监控。

    “我根本不是什么碰瓷的。再说了,你看看我这穿着,像是碰瓷的么!”老太太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脖子上的一串佛珠。

    燕小西哪里懂这些,只是瘪瘪嘴。

    “现在要饭的也不一定要穿得破破烂烂啊。”

    “你……”她这一辈子都是被人捧着的,什么时候被人怼过,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看吧,脸都红了,你还敢说你不是碰瓷的。”燕小西依旧抱着拐杖,蹲下身子,“奶奶,您多大年纪啊,您的儿女怎么能让你出来做这种事情呢,粑粑说了,这是不道德的。”

    “我都说了,我不是!”老太太脸涨得铁青。

    “那您来这里做什么!”燕小西双手托着下巴,“我们家很穷的,你来这里碰瓷要不到好价钱。”

    “很穷?”老太太打量着燕小西的穿着。

    刚刚他的动作过于激烈,所以将他脖子上的吊坠给露了出来,一个金镶玉的小挂坠,光是这玉的成色,也绝非凡品,再看看他周身的衣着,虽然看似简单普通,不过看得出来价格定然不便宜,这小孩是在和自己哭穷?

    “我看你穿得也不像是没钱的啊。”

    燕小西心里一沉!

    果然是个碰瓷的。

    只见他猫眼一眨,脸上瞬间挂起了微笑,“那是肯定的啊,我平时就这一身好的衣服,这出门总不能丢了面子,要穿的好一些嘛。”

    老太太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脑子倒是转得挺快。

    若是再过几年,定然不得了。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在这里做什么!”

    “奶奶,您问这些做什么啊,您还说不是来碰瓷的?”燕小西瘪瘪嘴,“这里是我家的,我当然要在这里。”

    “你家的?”

    “你说吧,你到底要多少钱?”

    老太太无语,“我都说了,我不是碰瓷的,你赶紧过来,把我扶起来!”

    “我扶不动,我去喊麻麻,您等一下!”燕小西说着就往屋里跑。

    一边跑还一边叫嚷。

    “麻麻,麻麻,出事啦——”

    姜熹立刻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就看见燕小西从门口往屋里跑。

    “怎么了?”

    “麻麻,有位碰瓷的老奶奶摔倒了!”

    姜熹和孙萍嘴角同时抽了抽。

    姜熹抬头就看见门口正扒拉着栏杆要起身的老太太。

    “熹熹姐,碰瓷的?怎么到我们这里了!”

    “下去看看,看着年纪很大了。”因为还隔着一些藤蔓遮掩,看得不太真切,不过那满头银丝却是格外的惹眼。

    这么大年纪了,摔倒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爷爷不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差点就骨折了么。

    门外的老太太听着燕小西的大喊,气得脸通红。

    这小鬼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这……

    我这样的,真的像是碰瓷的么!

    真是够了。

    真是越想越憋屈。

    只是当她看见浅蓝色的玻璃窗被打开,姜熹清姝脱俗的脸时,整个人就僵住了。

    而此刻不远处一群人朝着老太太狂奔而来,却被她颇为凌厉的眸子硬生生的呵斥住了。

    “麻麻……”

    燕小西站在楼下喊着。

    “我马上下去!”姜熹扭头就往下面走。

    “熹熹姐,该不会是真的来碰瓷的吧,现在碰瓷得不少,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不仅要你将她带去医院检查,事后还得敲诈上一笔,十分麻烦。”孙萍有些不安。

    “总得下去看看啊,说不定又是燕小西这小混蛋胡扯,这孩子,一天都不消停。”姜熹脚步很快,已经到了楼下。

    燕小西还抱着拐杖,一脸无辜,“麻麻,那个奶奶像是碰瓷的。”

    “拐杖给我!”姜熹伸手,“是不是把人家碰倒了?”

    “不是的,我就问她想干嘛,她就自己倒了,我真的没有碰她。”

    燕小西虽然调皮,偶尔也会撒谎,不过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却分得清。

    “真的么?”

    “比钻石还真,我真的就是问了一她一句,然后她就摔倒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麻麻,你要相信我!”燕小西显得十分委屈。

    “好了,跟我出去看看!”

    姜熹接过拐杖。

    这才注意到,这拐杖最顶部居然镶嵌着一颗黑色的宝石,这成色光泽不像是假的啊,而且这拐杖手感质感,上面的花纹雕刻,做工十分精细,姜熹曾经随着宋一唯给燕老爷子挑选过拐杖,就是这样的拐杖,价格可不低啊,尤其是那一颗宝石,估计就得过百万。

    这样的人,怎么会来碰瓷?

    “熹熹姐,不然我们先报警吧。”孙萍错半步跟在姜熹后面,“就怕这位老太太真的讹上了您,那就麻烦了。”

    “不碍事,我们这里有监控,若是她真的存心讹诈,再报警也不迟。”姜熹握紧拐杖,随着燕小西走出去。

    老太太已经自己扶着栏杆站了起来。

    齐肩的银丝卷发,脸上都是皱纹沟壑,不过皮肤特别白,皮肤虽然松弛,不过看得出来有过包养,看起来细腻通透,她的额角有些细汗,显然刚刚爬起来用了很大力气,眼窝深陷,目光灼然的定格在姜熹身上,嘴唇微微发抖,握着栏杆的手,不断收紧,张了张嘴,却愣是半天没说出话。

    灰色大褂,一串深灰色的佛珠垂落在胸前,上面还镶嵌着金线,一看绝非凡品,浅紫色罗裙,姜熹垂头,落在她一双金莲小脚上,黑色的小鞋,暗金色丝线,绣着几朵兰花,素净淡雅,却又贵气十足。

    她微微往前挪了两步,姜熹倒是显得十分平静。

    “这位奶奶,您没事吧,小孩子不懂事,冲撞了您。”姜熹走过去,将拐杖递给她,随手将她身上粘上的泥灰尘土拍去,“您怎么样,摔到哪里了么?”

    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姜熹,燕小西盯着她的脚发呆,“麻麻,这位奶奶的脚很小,比我的还小……”

    “你应该叫太奶奶,刚刚冲撞了太奶奶,还不赶紧给人家道个歉。”

    燕小西努努嘴,“太奶奶,我不是故意的。”

    老太太握紧拐杖,指尖战栗,摇了摇头,“没事。”

    “您真的没事么?”姜熹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和燕老爷子不同,燕老爷子年轻时候行军打仗,双手粗糙遍布老茧,这位老太太的手,除却皮肤松弛,有些老年斑,居然入手的感觉十分细滑。

    这一看也是个养尊处优的人啊。

    老太太僵硬的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只是您的声音有些发颤,不然还是送您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熹熹姐……”孙萍生怕姜熹被骗了。

    燕小西歪着脑袋,“麻麻,她真的不是来碰瓷的么!”

    老太太思绪神游,忽然被燕小西这一声碰瓷,戳到了痛处,拉回了思绪。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碰瓷的么!”

    “我就是问问而已啊。”燕小西扯了扯衣服,“您一直在我们门口转悠,鬼鬼祟祟的,我哪儿知道您是来干嘛的。”

    “什么鬼鬼祟祟的,你这是把我当贼看了!”

    “哪有!不过您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你说啊!”

    “我……”老太太气结。

    姜熹也很想知道,虽然穿着罗裙,不过姜熹还是能够很明显的看到,她的双腿不是很利索,若是说一个人走过来,估计有些费劲,可是她到这里已经四五年了,如此贵气的老太太,若是见过,定然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迷路了!”老太太隔了半天才扔下一句话。

    “那怎么办?”姜熹沉思,“您姓什么?知道自己家住哪里么,亲人的名字也可以,我们带您去警局吧!”

    “不行!”果断拒绝。

    “这是最好的办法。”

    “你看我这样子,也知道非富即贵!”

    姜熹嘴角抽了抽,还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么。

    “你这丫头,嘴角抽什么?我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您继续说。”

    “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我迷路的消息若是传出去了,那么丢人,不行,绝对不行。”

    “那您知道你家住哪里么?我送您回去!”

    “我刚刚从国外回来,不知道!”

    “那您是如何到这里的?机场离这里要两个小时。”

    “打车。”

    “总不会是您一个人打车过来的吧……”姜熹一脸狐疑。

    “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觉得我会骗你不成,你看我像是骗人的人么,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不行么!”

    “可以!”姜熹悻悻地一笑,这老太太脾气倒是挺大的。“那您总该记得您亲人叫什么吧,我可以让朋友帮您问问,您也说了,您非富即贵,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你的家人了。”

    “哎呦喂——”老太太忽然伸手扶住腰。

    众人愕然。

    “我的腰啊,疼啊——”

    “怎么忽然疼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医生,我要去医院!”

    姜熹伸手扶住老太太,“这位奶奶,您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我需要嘛!”她说着指了指地上被甩掉的包,燕小西连忙捡起来,“打开,里面有很多卡,密码都是112233!我有钱,需要讹诈你们么!”

    “密码都记得,怎么不记得亲人的名字和家庭地址啊!”孙萍犯嘀咕。

    “我的老腰啊……疼死我了……”

    周围不时有人路过,姜熹原本也想带她去医院的,也不管真假,检查一下总归安心。

    “小萍,你扶一下,我去拿车!”

    “熹熹姐,你……”

    孙萍有些急了,这位老太太说话漏洞百出,熹熹姐该不会真的要被骗了吧,这可如何是好。

    燕小西看着拿小包中的卡,啧啧……

    还有好几张黑卡,居然还有卡上面镶嵌着钻石,燕小西拿出卡,“太奶奶,您这卡真的有钱么?”

    “不信就去刷。”

    “上面的钻石是真的么?”

    老太太嘴角一抽,“你喜欢?”

    “很漂亮啊。”

    “送给你了!”那叫一个大方啊。

    燕小西也不傻,抬头看着她,“太奶奶,您腰不疼了么?”

    “哎呦——”老太太立刻扶住腰。

    等姜熹会来,孙萍和姜熹扶她上车。

    “熹熹姐,您可得小心点,现在的骗子……”

    “我觉得这奶奶不像是骗子,这些卡应该是真的,这个我只在舅舅那里见过,说是限量款。”燕小西将包合上。

    “还是要小心点,不然还是报警吧,警方处理比较好,要钱还是什么的,都清算好。我总觉得她不太正常。”

    “我心里有数。”姜熹笑道。

    “麻麻,我觉得她赖上你了。”

    ------题外话------

    大家不妨猜一下这位老太太的身份,哈哈,其实很简单来着……

    燕小西的直觉还是很准的,不是要赖着熹熹,那是赖上就打算走了啊……

    老太太:我需要这样么!

    我:您岔开话题的时候,那叫一个生硬啊!

    老太太:我有钱,要赖着她做什么!

    我:你心里有数喽!

    老太太:╭(╯^╰)╮别欺负我这个老人家

    我:银行卡都记得,地址不知道?亲人姓名不知道?您该不会也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吧!

    老太太: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我:送警局喽!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