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5 太霸道!太强势!太生猛!

正文 075 太霸道!太强势!太生猛!

    舱内

    关戮禾几乎完全占据着主导的地位,他伸手箍住董风辞的胳膊,用力一扯,董风辞柔软的身子陷入柔软的沙发中,而他欺身压下。%d7%cf%d3%c4%b8%f3

    外面的三个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关戮禾伸手护住董风辞的头部,抬头看向舷窗。

    三个人一惊。

    燕小北立刻扯了燕小白往甲板上跑,关苏愣了好半天。

    心里还在暗忖:爷可真是霸道,不过这董小姐也是不妨多让啊,瞧把我们爷的嘴巴咬的,都出血了,啧啧……

    关戮禾凌厉的眸光紧盯着关苏,关苏心里一凛,立刻往后退。

    不识趣儿的家伙。

    董风辞伸手推搡着关戮禾,试图把他推开。

    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她的预期了,朝着不受控的方向发展。

    她后悔跟来关家,后悔跟他出海,到了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嘴角传来痛感,关戮禾强劲有力的身子,压在自己身上,让她不得挪动半分,他就是个野兽,双手双腿被他束缚得几近麻木。

    想起多年以前的事情,董风辞浑身都在战栗,不行!

    她有些怒火中烧,可是关戮禾是谁,他哪能让她逃脱,更加用力的压制,感觉到她的抗拒,幽深的眸子掠过一丝不满,双腿弯曲,将她禁锢在自己身下,捏住她的下巴,吻住。

    生猛得如同野兽般的撕咬,像是要夺去她的一切,瞬间夺去了她的呼吸,董风辞伸手扯住他的衣领,大口喘着粗气,关戮禾给她喘息的功夫,而接下来就是更加汹涌的掠夺。

    他吮吸得她舌头酥麻,这个混蛋,尼玛,没亲过嘴儿么,嘴唇都麻了。

    董风辞呕得要死,张嘴咬住关戮禾的嘴唇,他的嘴唇很薄,世人都说这种人生性凉薄,果然没错。

    不仅是凉薄!

    简直是冷血。

    关戮禾微眯着眸子,嘴唇传来阵痛,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董风辞,她就像个被逼到绝境的小兽,头发凌乱,眸子漂亮非凡,却又桀骜不驯,关戮禾伸手抚弄着她的头发,目光变得越发柔和。

    董风辞终究没有下得去口,口中那股腥甜的味道,让她浑身一凛。

    关戮禾却长指一勾,居然在她锁骨上游离,眸子染上欲望,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关戮禾!”董风辞握住他的手。

    “小辞……”他一字一顿,这名字几乎要刻入他的骨血里。

    他的手从她裙子下摆微微往上。

    “已经够了。”

    “不够。”永远都不够。

    “你何必要如此来撩拨我!”董风辞气得咬牙切齿,一是气关戮禾的强势霸道,二是气自己的不争气,到底是心软。

    关戮禾深吸一口气,忽然沉下身子。

    伸出双臂,将身下的女人轻柔的拥入怀中。

    他这辈子从未这般隐忍过任何事情,除却她,他可以付出一切。

    董风辞愣住,双手被曲在胸前,关戮禾粗笨的呼吸就在她耳侧,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慢慢平静下来,他的手依旧不停的抚弄着她的头发,一如以往的温柔。

    以前燕殊曾经说过:“他这辈子所有的温柔都给了你。”

    董风辞缓缓闭上眼睛,伸手扯住了他的衣服。

    “若你不想,我不会碰你半分。”

    “你还不是把我嘴唇咬破了。”

    “若是这般都不许,我宁愿直接把你……”关戮禾冷哼。

    董风辞别开头,“你的面具很凉。”

    关戮禾伸手解开面具后面的绳子,面具脱落,他将头埋在董风辞颈侧,“小辞,我很想你。”

    董风辞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抽打一般,眼睛忽然湿润起来,氤氲着水雾。

    关戮禾微微侧头吻了吻她的头发,虔诚而又真挚。

    过了半晌,关戮禾才起身,面具已经戴上,“我先出去。”

    董风辞伸手整理衣服,心下滑过一丝怅然,她张开蜷曲的手指,一枚纽扣出现在她掌心。

    关戮禾到了甲板上,燕小西就一脸揶揄的盯着关戮禾猛瞧,关戮禾伸手摸了摸嘴唇,疼啊……

    “关叔叔,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关戮禾心情不错。

    总归不是无功而返。

    两个人到了另一侧,关戮禾驱散了守卫的人,坐在椅子上,端起冷饮喝了一口,燕小西双手掐腰,盯着他看了好久。

    “有话就说。”

    “关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姑姑?”

    “不行么?”

    “也不是不可以,我只是觉得姑姑似乎不太喜欢你。”

    “女人嘛,就是爱口是心非。”关戮禾双腿交叠,随性又邪肆。

    “这倒也是,我麻麻也是,整天说不想粑粑,可是接了粑粑的电话,比谁都高兴,人家电话挂了,还一个劲儿的抱着电话傻乐。”燕小西歪着脑袋,“这么说的话,你是想要做我的姑父?”

    “嗯哼?”关戮禾轻哼,“我想做她的老公。”

    燕小西恶寒,“好酸。”

    关戮禾拧眉,“小孩子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可是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啊,你看你一直在强迫我姑姑,这怎么行呢。”

    “不然怎么办,燕小西,我跟你说,有些时候啊,遇到自己喜欢的,你就得用点强。”

    “你就不怕她讨厌你?”

    “那也总比没有印象比较好吧,听我的,你爸当年也是这么追你妈妈的。”

    燕小西歪着脑袋,“我不信。”

    “我骗过你?”

    “粑粑不是这么和我说的。”

    “就他的尿性,指定是说他们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一见钟情,然后互定终身。”

    “你怎么知道!”

    “就他的德性,我能不懂,我跟你说,你粑粑当年可是在见了你麻麻第一面就把人给强吻了。”

    燕小西惊呼,“这么霸道。”

    “当年追你母亲的人可不止你爸爸一个,只是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讨好,唯独你爸,直接就把人初吻给夺走了,就算他俩以后不在一起,你妈也得记着你爸一辈子。”

    “果然是他的风格。”燕小西摇头,我可怜的麻麻,怎么就入了魔爪。“所以你是打算和我粑粑学?”

    “什么叫和他学,我和你姑姑本来就是一对。”

    “我听粑粑说,姑姑的爷爷在她介绍对象,你就不怕姑姑被人抢走么?”

    “谁敢。”

    “要不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

    关戮禾握着冷饮的手一抖,燕小西那双灵动有神的猫眼,和姜熹如出一辙,这小子居然和自己做交易。

    胆子很肥啊。

    “关叔叔……”燕小西扯住关戮禾的胳膊,直接爬到他的身上,跨坐在他身上,“怎么样啊?”

    “什么条件?”

    关戮禾放下冷饮,伸手拖住他的小屁股。

    “我以后的鱼就你负责了,还要给我买零食,买冰淇淋,买……”

    “适可而止,别太过分。”

    “好嘛,就我之前说得这些。”

    “那你能为我做什么?”

    “我在家也没事啊,我可以帮你监督姑姑,顺便帮你侦察敌情,还可以给你们制造机会,你看,要不是我,姑姑今天也不会来这里。”

    “好像是这样的。”

    “所以嘛,只要你答应我,我会好好对你的!”燕小西拍了拍关戮禾的肩头。

    关戮禾嘴角抽了抽。

    这混小子是准备和自己称兄道弟么!

    “呵呵,对我好?”

    “肯定的啊,我这人说话一向算数,怎么样……”

    “我考虑一下!”

    “别啊,你自己想想,就姑姑那么讨厌你的劲儿,听说要来你这里,赖在我家愣是不肯走,还是我好说歹说,她才上车,所以这次的事情都是多亏了我,你要感谢我啊。”

    “是么?”

    “那是肯定的啊,再说了,您这么有钱,还在乎我这点零食钱么,是吧,嗯——”燕小西不停朝着关戮禾挤眉弄眼,看得他颇为尴尬。

    这眉眼抛的,简直是半成品啊。

    “你爸妈虐待你了么,不给你吃?”

    “粑粑让我减肥,真是太讨厌了。”燕小西冷哼。

    “就算没有你,我也有方法……”

    “姑父——”燕小西扬着天真无邪的笑。

    “成交!”关戮禾沉声道。

    燕小西无语。

    啧啧……这人真是不要脸,一声姑父就答应了,害得自己和他费了这么多唇舌。

    关戮禾忽然伸手捏了一把他的屁股,“是挺有肉的。”

    “你非礼我!”

    “我不是有意的。”

    “哼!”分明是故意的。

    等他们回到海边,轩陌已经着人打了架子,在海边弄起了烧烤。

    还没靠近,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

    燕小西迈着小粗腿直接奔了过去,跑了半路,又扭头,拉着燕小白一起跑,惹得董风辞笑出了声,关戮禾则一直盯着她看,董风辞抬头瞪了关戮禾一眼,往轩陌那边走。

    这两个人嘴唇都红肿得不成样子,轩陌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撕咬出来的啊。

    他们上了游艇,是抱着互啃了么,嘴唇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你俩嘴唇都破了,吃烧烤没事么?”

    “没事,好久没吃你烤的东西了。”董风辞咽了咽口水,还真的饿了。

    “先去洗手!”关戮禾忽然握住她的手。

    “你松开,我自己去!”

    楚衍看着两个人前后脚离开,看向燕小西:“他俩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燕小西和燕小白已经洗了手跑回来。

    “怎么嘴巴都破了?”

    “亲嘴儿亲的。”

    楚衍嘴角狠狠一抽,这到底多激烈,才能把嘴巴亲成这样啊。

    等他们回来,轩陌已经将烤好的东西递给董风辞,却完全无视关戮禾。

    燕小西现在和关戮禾是同盟,自然一直关注着他的动静。

    “姑姑,你怎么能吃独食呢,你给姑父吃点儿啊!”

    “嘶——啊……”董风辞本来就小心翼翼的吃着东西,被燕小西这一声称呼,东西尽数落入她的嘴巴里面,烫得她嘴巴生疼。

    “吐出来!”关戮禾拿起一侧的空餐盘递到她的面前。

    “烫——”董风辞不停的吐着舌头,轩陌递上一杯水,董风辞灌了一大口,这才舒服了一些,红肿的嘴唇颜色变得越发艳丽。

    关戮禾忽然靠近,啄了一口她的嘴角。

    “啪嗒——”楚衍被吓得手一抖,手中的筷子落地,众目睽睽,这两个人能不能有点节操。

    现在是有人都开启屠狗模式了么!

    “你!”董风辞气结,在场人多,她也不好发作。

    “他们又在亲亲。”燕小白指着他俩。

    “感情好都这样。”燕小西已经低头吃东西。

    “燕小西,你刚刚叫他什么,你不知道不能随便乱叫人么!”董风辞呕得要死,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人统一战线了。

    “怎么了啊,你俩都亲嘴儿了,他难道不是我未来姑父!”

    “亲嘴儿就要在一起了么!”

    “我俩还睡过!”

    “关戮禾,你丫给我闭嘴!”董风辞气急败坏。

    “那姑姑你可得对姑父负责,不能始乱终弃啊。”

    董风辞已经完全没有食欲了。

    轩陌微微挑眉,和关戮禾目光相撞,无奈的摇了摇头。

    楚衍附在轩陌耳边,“我靠,这两个人什么情况,滚过床单了?”

    “你声音可以大一些!”关戮禾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我都听见了。”

    楚衍轻轻咳嗽一声,“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就是你想的那样。”

    自此之后,楚衍就再也无法正视董风辞了。

    医院

    莫正则夫妇接了战北捷的电话,就匆忙赶去医院,战北捷悬着一颗心,已经做好了被责备的准备。

    “老战啊,你说说你,你看你把人家如花似玉的大闺女折腾成这个样子,要是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啧啧……我可怜的小嫂子。”沈廷煊和楚濛还专程过来看了一趟。

    “嗯。”楚濛附和。

    “真是看不出来,你是受了哪位高人的启发,居然敢这么做,不像是你的风格啊,你这性子我了解,你是准备徐徐图之的,徐了四年,是什么让你突然让你兽性大发的。”沈廷煊好奇得要死。

    他对战北捷很了解,严肃正经,他若是有昨晚那般魄力,莫云旗也不会迟迟拿不下,他就是考虑东西太多,总觉着和自己一起,亏欠了她,总想等她应允才真正确定关系,忽然这般,沈廷煊怎么能不好奇。

    “没什么!”战北捷忽然看了一眼楚濛。

    沈廷煊何其精明的人,忽然看向楚濛,“原来是你。”

    “我提意见而已,接不接受是他的事情。”

    “你果然禽兽,就是你因为你的意见,把我小嫂子折腾进了医院。”

    “是我的,不是你的。”战北捷纠正。

    沈廷煊无语,这老男人该不会忽然开荤,性子也变得幼稚了吧。

    “你这话就不对了。”楚濛双手抱胸,“我只是说让他可以适当强硬一些,这人办了就办了吧,我也没想到他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啊,还真是……”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沈廷煊接下话茬。

    “所以这男人啊,不能憋太久。”

    “不然准得出事,我可怜的小嫂子,回头得好好补补。”

    “毕竟年纪不大,哪里能禁得起这么折腾。”

    ……

    战北捷脸色越发难看,“你俩是来唱双簧的么,说够了么!”

    “老战,回头让楚濛他家酒店,送些汤品过来,小嫂子平时在部队训练,肯定吃得不好,得好好进补。”

    “等会儿,我答应了么,你就给我做主了!”楚濛挑眉,这人是准备骑到自己头上不成。

    使唤自己就罢了,这还当了他的家?

    “不行么!”沈廷煊挺了挺腰。

    “你随意!”楚濛耸肩。

    “好了,我们就先回去了,你进去陪小嫂子吧。”沈廷煊抬了抬手,“过来扶我一下啊,腰疼!”

    楚濛拧眉,这人还真是会蹬鼻子上脸,罢了,等他腰好了再说。

    战北捷都是心惊胆战的等着莫家夫妇过来。

    莫正则夫妇到了之后,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眉头紧锁,半天没说话,神情严肃得让战北捷心里发怵。

    “莫叔叔,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么没有节制,对不起。”

    韩悦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莫云旗的小脸,看到她领口露出的斑驳伤口,脸上滑过一丝红晕,心里暗想。

    毕竟年轻啊,这么能折腾。

    “没有大碍吧!”莫正则首先关心的自然是自家女儿的身子。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战北捷那个心慌啊,头垂着,就快要钻到地里了。

    莫正则此刻忽然抬手,战北捷心里一惊,认命的闭上眼睛。

    罢了,今天打死也是他自己活该。

    只是隔了片刻,莫正则的手落在他的肩头,“准备什么时候娶我女儿?”

    “哈?”

    “你个混小子,你哈什么,怎么着?你不愿意?你敢说一个不字,我把你的腿都打断了!”莫正则目光扫过战北捷的下半身。

    战北捷双腿下意识的收紧,我去。

    难不成自己当年一语成真。

    莫正则这脾气,真的会把自己三条腿都给打断了。

    “我都听你们得安排。”

    “本来商量着先订婚在结婚的,不过你俩这情况特殊,就直接结婚的了。”

    “会不会很仓促!”

    “你把她折腾成这个样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仓促!”莫正则抬高声音。

    “一切听叔叔的。”

    “酒席就在京都和华西各办一场,回头你们部队什么安排,那就是你们卫首长说的算了,不过关于各种礼数……”

    “肯定不会亏待了她。”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若是敢欺负他,我非废了你不可!”莫正则冷哼。

    “行了,你就别说了,小声点,小旗正睡觉呢。”韩悦叹了口气,看了看战北捷,“你以后也适当注意一下。”

    “我知道。”

    燕家

    姜熹一觉睡醒,已经是傍晚时分,燕小北正在客厅摆弄着玩具,见着姜熹甜甜的喊了一声,“二婶。”

    “看见你二叔了么?”

    “二叔和太爷爷在书房下棋。”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姜熹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你妈妈呢?”

    “妈妈被姑姑叫出去逛街了。”

    “那你怎么不跟着去?”

    “他们可以逛一天,一样东西都不买,我真的不明白,那逛什么街啊,太无聊了,我才不想去。”燕小北口气透着深深地嫌弃。

    姜熹摸了摸鼻子,这说的可不就是她嘛。

    再说了,女人逛街,买东西是顺便,逛的是气氛。

    “麻麻,我回来了!”伴随着车子驶入的声音,燕小西一路小跑进来。

    楚衍和轩陌跟在身后。

    “怎么是你们俩把他送回来?风辞呢?”

    “姑父送董姑姑回去了。”

    “姑父?”姜熹愕然,“秦浥尘不是在公司?”

    “关戮禾!”轩陌将手中的战利品递给燕家的佣人。

    “怎么就成了姑父。”姜熹无语。

    “估计这小子是被关戮禾蛊惑了,一口一个姑父的,喊得董大小姐看着他都头疼。都不想送他回来!”

    “你是不是又调皮了!”姜熹蹙眉。

    “才不是,根本不是舅舅说得那样,明明是姑姑和姑父亲嘴儿,把嘴巴都亲肿了,觉得不能见人,才不敢来的。”

    姜熹嘴角抽了抽!

    “我还看见姑父把姑姑压在沙发上,太霸道!太强势!太生猛!”

    ------题外话------

    今天是母亲节,祝所有做母亲的人都节日快乐,大家别忘了给妈妈送个小礼物,或者打个电话,发个节日问候哈。

    以下是我和我家母上大人的对话!

    是在我还没有给她打电话之前。

    母上大人: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我:……

    母上大人:人家都给他们妈妈送东西了,你怎么一个电话都没有!

    我:我正打算打!

    母上大人:准备给我送什么!

    我:我给您发个红包吧。

    母上大人:没有诚意,那谁谁谁送了他妈一条项链,谁谁谁送他妈一件衣服,谁谁谁……

    我:我给钱您自己买不成么?

    母上大人:没有诚意!

    我:要不我给你网上订个花?买衣服?还是……

    母上大人:把红包给我!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