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4 给自己留点脸,霸道索吻(二更)

正文 074 给自己留点脸,霸道索吻(二更)

    秦家

    秦承宇送她去了酒店,刚刚坐上车子。zi幽阁

    “大少爷,老爷正在家里发脾气!”司机开口。

    秦承宇拿出手帕,一点一点擦拭着嘴角粘上的口红,“因为什么?”

    “好像看到了白小姐的新闻,正在家里大发雷霆,毕竟是老爷,我们也不太好用强。”

    “回去吧。”秦承宇已经料到了。

    秦振理已经听见了车子停住的声音,司机刚刚帮秦承宇打开门,烟灰缸直接朝着秦承宇砸过去。

    “你居然敢囚禁我,逆子,混账东西!”秦振理头发凌乱,仅穿着一件睡衣,周围站着四个大汉,或许是拉扯的关系,衣服的领口敞开,显得狼狈不堪。

    秦承宇根本没想着躲开,烟灰缸砸在他的胸口,疼得他眉头一紧。

    烟灰缸滚落在地上,磕坏了一角,却并未破损。

    秦振理没想到他居然不躲开,看着他弯腰捡起烟灰缸,直勾勾的朝着自己走过去,目光阴沉,秦振理心生惧意,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都先下去。”

    “是!”几个大汉说着就退出了客厅。

    秦承宇掂量着烟灰缸,“闹够了么!”

    “秦承宇,我是你爸,这里是我家,我还没死,轮不到你如此放肆。”

    秦承宇伸手揉了揉胸口,嘴角挂着嘲弄的笑。

    “白露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得鬼,我当真是小瞧你了,居然还敢软禁我,谁给你的胆子,这里是我家,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滚啊——”秦振理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指着大门。

    “这不是软禁,是保护。”秦承宇的口气轻描淡写。

    “保护!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我告诉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报警!”

    “你若是能报警,怎么会和我的手下纠缠这么久,去啊,我不拦着你。”秦承宇双手一摊。

    “我的手机呢!”秦振理伸手。

    “扔了。”

    “秦承宇!”秦振理气急败坏,抬手就朝着秦承宇挥过去,却没想到,秦承宇直接伸手将他一把推开,秦振理之前和那些人周旋已经用尽了许多力气,此刻被他一推,跌跌撞撞摔倒在沙发上。

    “你居然敢推我。”

    “那又如何。”秦承宇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我和你拼了,我……”秦振理刚刚要起身,秦承宇忽然俯身,那烟灰缸就落在他的头顶,冰凉僵硬的触感,让秦振理顿时僵了手脚。

    “你想杀了我?”他是大气都不敢喘。

    面前的这个儿子,秦振理和他相处得也不算多,感情一直都是十分寡淡,因为当年孙静闲进门,秦承宇年纪不算小了,常年不生活在一起,秦老爷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加上风言风语很多,秦承宇学业也是在国外完成得,平素也就只有一些假期会回来住几天。

    感情说不上好。

    秦振理印象中,这个儿子沉默寡言,总是冷着一张脸,不过却十分听话,基本上不敢忤逆他。

    “我还不想坐牢。”秦承宇将烟灰缸往沙发上一扔,径直坐到秦振理的对面,慵懒靠在沙发上,嘴角勾着一抹让人心颤的笑意。

    “冷静下来么!”

    秦振理心里大骇,哪里还敢动作。

    他刚刚的眼神果然凌厉,极有可能真的把他杀死。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秦振理拿捏不准。

    “我想新闻你也看见了。”

    “果然是你。”

    “是我爆料出去的,不过新闻却不假。”

    “为什么?”

    “你真是搞笑,我能允许一个把我母亲弄进去的女人,在我面前肆意走动么?我心没那么大,对我们家还虎视眈眈的,居然敢大声和我叫嚣,我不过是小小惩罚她一下罢了。”秦承宇摩挲着下巴,玩味的看着秦振理,“那个女人在跟了你之后,和很多男人都上过床。”

    “不可能,照片肯定是合成的!”秦振理说得异常笃定。

    “你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你不是她唯一的金主,不会是第一个,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你以为她是真的喜欢你?不过想借着你报复秦家而已,你真当她能忘记当年的事情么?那可是她的孩子啊。”

    “她……”

    “一把年纪了,能别和小伙子一样,对爱情还抱着天真的幻想么,着实让我觉得反胃。”

    “那你软禁我又是做什么!”

    “我不软禁你,你就直接冲了过去,怎么着,你是觉得没有公布你和他的艳照,记者抓不住把柄么?巴巴的送上门,去英雄救美?人家稀罕你么!”

    “混账,我的事情轮到你指手画脚了么!”秦振理气得站起身子。

    秦承宇也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直视他异常愠怒的眸子,“我只是想让你留点脸,一把年纪,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说被人说绿云罩顶吧。”

    “你……”

    “你若是想出去救她,就去啊,我保证下一秒钟,白露就会知道,当年你在秦家对她做的事情。”

    秦振理大骇,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承宇,“你到底都知道什么。”

    “哦,我只知道,你会摸到她的房间罢了,二弟经常去外面喝花酒,你这个做父亲的,倒是真的尽责,平素就很照顾她,怎么着,都照顾到床上了,我倒是真心佩服!只是白露是否知道,和她贪欢的人是你呢。”

    “一派胡言!”

    “你真当圣哲不想要那个孩子?”秦承宇轻笑,“因为他知道,那个孩子留下就是个业障,而且是一桩大丑闻。自己的女人被别人上过,做男人的,再清楚不过了,你还真把二弟当傻子啊,我的好父亲。”

    “你是说,圣哲他……”

    “他还是把你当父亲,给你留了点脸面,白露一直觉得孩子去世和圣哲不作为有关,若是她知道罪魁祸首是你,你猜她会怎么做?”

    “你敢威胁我。”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想去英雄救美,还是霸道的宣布她是你的人,我都无所谓,你都不要这张老脸了,我有什么可在乎的,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觉得我是个被弟弟、母亲欺负得可怜人,这样的人设已经足够了,我不在乎再让我的处境可怜一些。”

    因为秦浥尘那事儿是直播出去的,整个京都的人,都在心里感慨,秦大少多么的悲催可怜,对他不由得心生几分怜悯,现在他就是所有人眼中的悲情人物。

    “秦承宇,你是我儿子么!”

    “我宁愿不是,毕竟有你这样的父亲,我也觉得十分恶心。”秦承宇耸了耸肩,直接往楼上走。

    秦振理却顿住了脚步,“你到底想要我如何!”

    “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京都。”

    “你想支开我?”

    “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么?你若是决定好,今晚的飞机就可以走,若是你想和白露在一起,我也不拦着,明日你就可以在报纸上见到我们父子关系作废的声明,我放你们走,且看你们能走多远。”

    秦承宇伸手敲打着楼梯栏杆,“你是个聪明人,是去国外含饴弄孙,还是和白露一起,担惊受怕,被人戳着脑袋骂,你心里应该有数。”

    秦振理从不知道,原来真正的威胁可以来自自己最亲的人。

    “我走!”

    秦承宇勾起嘴角,还算聪明。

    燕家

    燕殊双手被反绑,姜熹却并不动作,燕殊拧眉,“等会儿,你又来这招?”

    “没有啊。”姜熹趴在燕殊胸口,伸手在胸口画着圈圈,声音软糯,“怎么了,你这儿……”

    姜熹的手不断往下,燕殊小腹陡然收紧,姜熹的手摩挲着他的腰,却并不往下。

    燕殊微微扭动双手,姜熹那软若无骨的手不停抚弄着他肌肉的轮廓,就像是猫爪一样难受,那双灵动的猫眼,直白且有赤裸裸的在勾引自己,燕殊哪里受得住这个,微微挺了挺腰。

    “怎么了?”

    “你往下一点!”燕殊声音有些嘶哑,眼睛盯着她的手。

    姜熹撩开他衣服下摆。

    结实精壮的腹肌立刻暴露在姜熹眼前,说实在的,真的十分漂亮,姜熹又抓了两下,伸手触碰到他腰侧的巨大创口,“你这个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这个说来话长,你先往下摸摸啊,你这个妖精,你是准备磨死我么!”

    燕殊憋得额头都渗出了一丝细汗,脸颊微红,偏生姜熹还如此温吞,简直让他抓狂。

    姜熹的手指勾住他裤子的边缘,手指轻轻撩拨着他的下腹部。

    “你松开我,我自己来!”

    “那好吧,你自己来!”姜熹忽然抽身离开。

    “喂——姜熹!”燕殊急了。

    我靠,就差临门一脚了,这女人居然敢直接离开!

    他就知道,这女人惯会是这招,偏生自己又每次都上当。

    “我啊有些累了,先去洗澡,是自己在这里冷静一下!”姜熹仅穿了内裤就在房间晃悠。

    燕殊看着那美好的胴体,还怎么冷静啊,直接双手往后一撑,从沙发上站起来,抬脚就要跟着他进浴室。

    姜熹动作很快,已经闪身进了浴室,将门直接合上,差点撞到燕殊的头。

    “我靠,姜熹!”燕殊用胸膛撞了撞门。

    “燕二少,你也消停会儿,我洗澡呢!”

    姜熹料想,燕殊双手被缚,折腾不出什么乱子。

    燕殊气结,这个女人,难不成还以为自己治不了她了。

    他猛然发力,领带忽然就被硬生生的崩开了,“我靠!”燕殊伸手揉着手腕,姜熹还在里面哼着小曲儿。

    燕殊无奈,“你心情不错啊。”

    “那是自然……啊——”姜熹话音未落,门忽然被拧开,燕殊冲了进来,直接将她压在冰凉的瓷砖上。

    “你怎么?”

    “你真当你老公是吃素的啊,我今天要开荤。”

    “你先松开我,衣服都湿了!”淋浴的水流不停。

    “反正都要换的,你刚刚是怎么和我说的,让我自己来是吧!”

    “燕殊,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先冷静一下,啊——”

    姜熹话说完,燕殊已经直接抬起她的身子,将她按在了洗漱台上。

    镜子蒸腾着水汽,看不清楚人的镜像。

    “熹熹,你趴着就好,我自己来!”

    “燕殊,你丫个禽兽!”

    “是你撩拨我的,不想负责?”

    “你就不能消停一天么!”

    “是你说让我自己来的。”那口吻十分理直气壮。

    约莫一个小时,燕殊撤身离开,姜熹撑在镜子上的手一软,险些跌落在地,燕殊伸手把她捞起来,“没力气了?你这小身板,平时都让你多锻炼了,非是不听。”

    “是你太能折腾!”姜熹咬牙切齿。

    “没办法,我就是如此的精力旺盛。”

    “你丫是整天精虫上脑!禽兽。”

    “我就是再禽兽也不如老战啊。”燕殊半抱着姜熹,帮她清洗身子,毛手毛脚的,惹得姜熹很不满意,不过姜熹也懒得动弹了,反正有人伺候,燕殊每次折腾完,都是先帮她清理,等她舒服躺在床上了,才清理自己。

    “我差点忘了,我看群里的消息说,他俩成了?”

    “嗯。”燕殊抽出浴巾给她擦身子。

    “之前不是别别扭扭的么,怎么忽然就……”

    “霸王硬上弓!”

    “禽兽!”

    “可不是,还把人家小姑娘折腾进了医院,我看现在莫首长已经在杀去医院的路上了。”

    “不知节制。”

    “就是嘛,你看我多好,这样好的老公,你去哪里找。”

    姜熹翻了个白眼,什么事情都能往自己身上扯。

    “要不要去看看她?没有大碍吧。”

    “我刚刚出去就是去看她的,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回头我去看看吧,不过老战也真是!”

    “我当时你也是……”

    “你也给我闭嘴。”姜熹瞪了他一眼,出去的时候,看见碎成了两节的领带,忍不住恶寒。

    海边

    一群人已经到了海边,关家在这边有别墅,游艇,只是那游艇上红漆喷绘着三个大字:风辞号!

    楚衍咋舌:“我滴乖乖,这家伙藏得够深的,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表白啊。啧啧……厉害了,难怪要带她出海。”

    轩陌下意识的看向董风辞,董风辞倒是浑不在意。

    “董小姐,你看人家关爷,对你真的是用情至深啊,游艇啊,就这个型号的,少说也要……”楚衍伸手比划着,“这样的好男人你去哪里找啊。”楚衍勾住轩陌的脖子,他此刻是不敢离开轩陌半步了。

    有轩陌在,董风辞还能稍微收敛一些。

    “一个游艇而已。”董风辞勾着唇角,看向关戮禾,“我自己也买得起,谁稀罕!”

    关戮禾嘴角狠狠一抽,“上去吧。”

    “我们就不去了,我们去边上看看有没有新鲜的海鲜。”轩陌可不想掺和,“回头你们回来,正好可以吃。”

    “轩叔叔,我爱吃螃蟹!”燕小西乐不可支。

    “行,给你找螃蟹。”临海这边有许多买海鲜的,可以直接做,倒是方便。

    刚刚上了游艇,两个孩子就往甲板上跑,关戮禾和关苏使了个眼色,“跟去看看,别让他们落了水。”

    “好!”

    而此刻舱内就只剩下董风辞和关戮禾两个人。

    关戮禾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咳嗽一声。

    董风辞微微挑眉,“做什么?”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独处了。”

    “嗯哼!”董风辞挑眉,“准备和我叙旧?”

    “这么多年,你一直躲着我。”

    “你是准备和我说,你对我余情未了,准备和我旧情复燃?”董风辞挑眉。

    “当年的事情……”

    “且不说当年,这么多年,关爷你身边不缺女人吧,她们应该都比我听话温顺,你又何苦来我这里自讨苦吃。”

    “我和她们……”关戮禾苦笑,“我的事情你难道不清楚?”

    “不清楚!”

    “撒谎!”关戮禾逼近董风辞,“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不敢正视别人。”

    董风辞直视关戮禾,“就算我知道又如何,你关爷还会缺我一个么!”

    “那些都不是你,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难道不比谁都清楚!”

    “我有那么闲么,整天观察你!”董风辞伸手把关戮禾推开,“让开,我要上去。”

    “那你在我身边安插了人是怎么回事!”

    董风辞脚步顿住,“你都知道?”眼中滑过一丝异色。

    “若不是想知道我的行踪,你不会这么做?”

    “我是想看你什么时候死掉,就我俩的交情怎么着也得字啊你坟前献上一束花吧!”

    关戮禾轻笑,伸手欲扯住她的胳膊,董风辞却直接从包中翻出了那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横在了两个人中间。

    “关戮禾,够了。”

    “这是我送你的那个,你还贴身带着,那晚我就想说了,你这些防身的本事都是我亲手教的,若是我想,你没有一丝胜算。”

    董风辞握紧匕首,“用得顺手就没舍得扔,可不是对你余情未了。”

    “从小你就嘴硬,心口不一。”

    “你也要知道,我这个人极其记仇,当年那般对我,若不是轩家,我这条命就送了,我没那么大度,若不是看在二十多年的情分上,但不会饶过你。”

    关戮禾双手被抓得咯吱作响,忽然直接上期一步,直接扯住了董风辞的胳膊,将她压在舱门上。

    直接吻住她的嘴唇。

    来势汹汹。

    董风辞想动作的时候,双手双脚都被紧紧压着,“唔——”董风辞紧紧咬住嘴唇,不然他侵犯。

    关戮禾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强势霸道的撬开她的嘴唇,唇齿纠缠,肆意翻搅,董风辞身子绷紧,她抗拒不了男人,这是让她真正恼怒的地方。

    关戮禾的身子紧紧压制住董风辞,似是要将她碾碎揉进身体。

    他的进攻过于霸道,他念了太久的味道,他怎会轻易放手。

    尝到了她口中的甜美,关戮禾面具下的眸子变得迷离,手上的动作微微放松,变得意乱情迷。

    董风辞却直接张嘴!

    “嘶——”关戮禾吃痛,下意识的离开他的嘴唇,董风辞手一僵,匕首落地,关戮禾伸手摸了摸嘴唇,指尖染血。

    “你还真下去嘴。”

    “没把你的肉咬下来,算是轻的。”董风辞冷哼。

    “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得把握住!”关戮禾说着又欺身压下。

    “唔——”董风辞双手撑在他的胸口,要将他推开,关戮禾牵制住她的手,反剪到背后,倒是越发不乖了。

    而此刻舱室的窗户外,趴着三个人影。

    “好激烈,都出血了。”燕小西咋舌。

    “小孩子别看!”关苏试图把两个孩子抱走。

    “哎呀,再看两眼嘛,我就说了,把我们支开,肯定是在做羞羞的事情,关叔叔真霸道!”

    燕小白歪着脑袋,“可是姑姑好像并不愿意啊,把关叔叔都要出血了。”

    “相爱相杀嘛,廷煊叔叔和楚濛舅舅也这样!”

    关苏嘴角狠狠抽了抽,现在的孩子到底还有什么都不懂的。

    而此刻楚衍正歪着头,看着整精心挑选螃蟹的轩陌,“你说,这关戮禾,不会对董小姐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吧。”

    “比如说?”

    “把她扔到海里喂鱼?”

    “他自己去喂鱼,也舍不得她受苦。”

    “这么痴情?”

    “她是他的执念!”

    ------题外话------

    星星眼看着关爷……啧啧,真霸道!

    关戮禾:我可是真男人!

    董风辞:呵呵哒……

    关戮禾:你不信?

    董风辞:我可没说!

    关戮禾:我给你机会深入了解我。

    董风辞:我谢谢您了,不需要,我已经够了解你了。

    关戮禾: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董风辞:o__o”…

    我:你俩够了!几个意思啊!

    关戮禾:证明我是真男人啊,给她机会不珍惜……那我只好亲自来了!

    董风辞:……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