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3 吃干抹净,还想不认账?

正文 073 吃干抹净,还想不认账?

    车厢内气氛一度十分的尴尬。

    董风辞和楚衍虽然只打过两次交道,不过也知道,这厮绝对是个欢脱的主儿,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忽然叫出来,她捂嘴偷乐,脸都憋红了。

    白皙通透的肌肤染上一抹绯红,霎是好看,趁着红色的连衣裙,人比花娇。

    关戮禾面具下的眸子变得越发深邃,他就说嘛,董风辞的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粗糙了。

    他的目光直直锁定董风辞,手不断收紧。

    “我靠,关戮禾,你丫还不松手啊。”楚衍吃痛。

    关戮禾这才松手。

    “哥哥……”燕小白一脸迷茫。“他们在干嘛。”

    “关叔叔和楚楚舅舅在拉手。”燕小西如实说道。

    “他们感情真好。”燕小白咯咯直笑。

    “嗯。”燕小西抬头盯着两个人看了半天,“关叔叔,是不是一开始约的就是楚楚舅舅啊!”

    “怎么可能,我和他半分关系都没有。”

    “嗯,就是拉手了。”燕小西低头,“大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楚衍被一堵,心里憋屈。

    而此刻车子忽然急促的刹车,若不是关戮禾出手快,燕小西和燕小白就要直接撞到前面去了。

    “怎么回事!”关戮禾声音低沉严肃,透着丝丝不悦。

    “有人拦住了车子。”关苏心里也是蓦地一跳,这是谁不要命了啊。

    “下去看看。”关戮禾吩咐完,才低头看着两个惊魂未定的孩子,“没事吧?”

    “没事。”燕小西摇了摇头,燕小白倒是被吓得脸色一白,直接抱住了关戮禾的脖子,关戮禾身体瞬间僵直。

    孩子对于他来说,是个十分遥远的生物,此刻趴在自己的怀中的生物,软糯可爱,身上软乎乎的,还直直贴在自己怀里,身上带着清新好闻的奶香味,那种感觉很神奇,“叔叔……”

    “嗯。”关戮禾声音干涩。

    “我怕。”

    “小白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燕小西拍着胸脯。

    关戮禾不懂如何安慰孩子,只能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却又不敢用力,那模样着实有些搞笑。

    而一侧的楚衍则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这人可是足以让人闻风丧胆的关爷啊,现在是在哄孩子?

    关苏推门下车,横在他们面前的超跑,已经有人推门下车。

    轩陌身上还穿着白大褂,神情寡淡。

    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斯文俊秀,眉目如画,与生俱来的一抹清贵之气,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有着与生俱来的骄矜金贵之气。

    轩陌的儒慕之气那是由内而外散发的,光是站在那里就能够感觉到他周身的平和之气,只是此刻抿着嘴唇,严肃认真,倒是无端的让关苏心头一跳。

    “轩少?”

    关苏记得轩陌和关爷也是熟人,自然不再动作。

    “楚衍呢?”轩陌信步朝着车子走去。

    “在车里。”

    关苏话音未落,轩陌已经直接走过去,将车门一把拉开。

    他拉开的是董风辞一侧的车门,董风辞显得很诧异,“阿陌?你怎么过来了!”

    “我靠,阿陌,你来救我了!”楚衍说着就急吼吼的要下车,他现在恨不得立刻逃离这个魔窟,也顾不得让董风辞先出去了,若不是董风辞及时缩回脚,估计要被这家伙踩烂了,楚衍磕磕绊绊的下了车子。

    轩陌拧眉,“慢点儿!”

    话音未落,楚衍已经直接跌进了他的怀里。

    关戮禾伸手拍了拍燕小白的后背,“这么急着过来,就是为了他?”

    董风辞也是一脸揶揄的盯着轩陌,恨不得要将他看透。

    轩陌看着车内的两个人,神情仿若复制一般,如出一辙,邪邪勾着嘴角,挂着十分欠揍的笑。

    楚衍下车绊了一下,整个人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趴在轩陌怀里,楚衍和轩陌虽然一直都在一起,男人嘛,平素勾肩搭背的亲昵举动不算少,只是……

    轩陌的手是怎么回事!

    一直扣在自己腰上。

    “阿陌?”楚衍伸手要将他的手扯开。

    这个样子太不舒服了,而且离得太近,他能够清晰地味道他身上消毒水的味道,虽然刺鼻却也让人觉得格外的安心。

    “轩叔叔,您怎么来了?您也要和我们一起出海?”燕小西单纯的看着车外的两个人。

    “阿陌?”董风辞一脸揶揄。

    “阿陌,我们赶紧回去,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了,赶紧走!”楚衍已经掰开轩陌的手,拉着他就往车子走,“董小姐,我特么的以后再接你电话,我特么的就是猪!”

    董风辞挑眉,和她放狠话有用么。

    轩陌却并不为所动,倒是将目光投向关戮禾,“你们两个的事情,干嘛非要扯上www.youfa8.com人。”声音淡漠清冷,倒是让楚衍的动作僵住。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轩陌如此神情,他的额头有些细汗,显然是急匆匆赶来的。

    “除却小辞之前的事情,我已经没有见过你这般神色了。”关戮禾轻笑,带着气腔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

    “风辞,和我走么?”轩陌看着董风辞。

    “我这边还有两个孩子。”

    轩陌倒是无所谓的一笑。

    “那行,你们去玩。”

    “轩叔叔,你不和我们一起么!”燕小西虽然聪明,却并未察觉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都是隐藏情绪的高手。

    “你不是很喜欢海么,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到海边了,一起吧。”关戮禾开口。

    没想到轩陌破天荒的应了一声。

    楚衍愣住了。

    我靠,他刚刚觉得自己逃离了魔窟,怎么又进去了。

    轩陌拉着他就往车上走,楚衍还没有回过神,直到轩陌一张俊脸在他面前陡然放大,楚衍才惊惧般的往座椅上面贴了帖。

    “你做什么!”

    “叫了你几声,发什么呆,安全带!”轩陌抿着嘴,显得有些不悦。

    “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楚衍胡乱的扣上安全带,两个人手指随意的纠缠,有倏而放开,轩陌眸子盯着楚衍的手,过了半晌才抽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和我没啥关系,都是那位董小姐,我到底和她什么仇什么怨啊,她要是不想和关戮禾出去,自己说就好了嘛,干嘛非要拉上我,我特么的真是委屈。”楚衍咬了咬牙。

    “这两个人是不是早就有一腿了,关戮禾看着董风辞的眼神都怪怪的,要不是怕我奶奶找我算账,我才懒得和他们多啰嗦,真特么的无语,我什么时候受过这份窝囊气!”

    轩陌本来心里有些堵堵的,听了他的抱怨,心情忽然就舒畅不少。

    他将车子移开,关家的车子先行开道,轩陌调整方向盘。

    “我靠,阿陌,你该不会真的要和他们出海吧,我特么的可不去。”

    “前些日子,你不是说要去海边吃海鲜么?”轩陌伸手敲打着方向盘。

    若不然他也不会跟着去,再说,他们出海,他们吃海鲜,没什么干系。

    “我是这么说过,可我也不想和他们一起啊,特么的恶心死我了,关戮禾这个变态,你老实和我说,他特么的还是不是喜欢男人啊!”

    轩陌眸子忽而一暗,“你说什么?”

    楚衍本就没心没肺,哪里注意到了他语气神情的变化。

    此刻正说得义愤填膺。

    “那个混蛋,居然抓着我的手愣是不松手,气死我了,我……”楚衍脸涨得通红,“你说这人是不是变态,我特么的活了一大把年纪,什么时候被男人吃过豆腐,我靠,小爷我的清白……啊——”楚衍话音未落,只听见刹车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栽去。

    轩陌一只手攥着方向盘,一只手直接扯住楚衍的胳膊,愣是将他拽到了自己身侧。

    “我擦,怎么回事?”

    “他拉你手了?”

    “干嘛?”

    轩陌从一侧摸出一包湿纸巾,直接抽出一张递给楚衍,楚衍愕然,“你这是嫌我脏?”

    “哪只手?”

    “这个……”楚衍乖乖伸出右手。

    轩陌握住他手,小心擦拭起来,就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物品一样。

    楚衍垂头看着轩陌的手,真的十分漂亮,修长纤细,骨干白皙,“其实就是握了一下手,也没多大的事,不过你和关戮禾不是老熟人么,他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啊,还是说像廷煊,男女通吃?”

    轩陌抬头看着楚衍,楚衍立刻悻悻地闭上嘴巴,“我就问问而已,你别这么看着我。”

    “他不喜欢男人!”

    “我靠,还是觉得恶心。”

    “以后别随便让人拉你的手。”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我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又不是等他关戮禾的。”

    “那你在等谁?”轩陌这话问得十分随意。

    楚衍倒是被问住了,轩陌已经松开他的手,“走吧,我们去海边。”

    楚衍过了半晌才扭头看着轩陌,“阿陌,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

    “那你干嘛总是板着一张脸,就好像有人欠了你钱一样,你这次过来是专程找我的么?是不是很担心我?”楚衍嘚瑟的挑眉。

    “我怕他把你丢下海喂鱼。”

    “他关戮禾有这个胆子?”

    “你可以试试!”轩陌手指握紧方向盘。

    “不过还是我们家阿陌对我好,嘿嘿……”

    轩陌看着某人笑得没心没肺,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丫能够活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

    楚衍一离开,燕小白已经和燕小北又凑到一起,董风辞稍微往车边靠了靠。

    她几乎不用回头就能够看得到,关戮禾视线一直焦灼在自己身上。

    而关戮禾就不动声色的不停往她身边挪动。

    董风辞蹙眉,又往车边挪动半分,关戮禾就跟着移动。

    再转眼,两个人之间距离已经很近了。

    董风辞颇为不悦的扭头,“关戮禾,你离我远点儿!”

    下一秒钟,关戮禾已经直接握住她放在腿上的手。

    董风辞睁大眼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关戮禾丝毫不为所动,“果然你的手比较嫩。”

    “你做什么!”董风辞试图将手抽出来,关戮禾攥得更紧了,并且十分霸道强势的将她的手指一个个掰开,强迫董风辞和他十指紧扣。

    董风辞垂头,关戮禾肤色很白,或许和常年不见光有关系,他的手指有很多细碎的伤口,霸道的穿过他的指缝,扣紧。

    关戮禾满意的勾起嘴角。

    这才是牵手的正确打开方式。

    “小辞……”那呢喃细语,仿若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两个人离得太近,董风辞几乎能够感觉到他呼出来的热气就在自己耳畔,不自觉的耳垂就红了几分。

    “关戮禾,离我远些。”

    “你干嘛不敢看我。”关戮禾轻笑。

    董风辞已经整个身子贴在门上了,退无可退,而关戮禾则十分可恶的又往她那边挪动了半分,几乎已经和她身子贴身子了。

    “你有什么好看的。”

    “以前你说我长得很好看。”

    “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记得!”董风辞咬牙,撑开双臂,扭动胳膊,试图把关戮禾挤过去,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啊。

    这般亲近她的机会不多,关戮禾怎么可能轻易离开,反而得寸进尺的往她那边又挪动了几分。

    “你别太过分!”

    “挤着你了?”

    “明知故问。”

    “你可以坐我腿上!”

    “关戮禾,你特么的混蛋,我……”董风辞一扭头,嘴唇之间擦过关戮禾的下巴,董风辞吓得往后一躲,关戮禾及时伸手护在了玻璃上,董风辞的头撞在他的手背上,四目相对,一个高深莫测,一个若有所思。

    “哥哥,姑姑和叔叔在干嘛。”

    “离得那么近,亲嘴儿呗!”

    “羞羞脸!”燕小白笑得声音那叫一个清脆啊。

    “少儿不宜啊,不能看,会长针眼的。”燕小西说着捂住燕小白的眼睛,自己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离得太近了,关戮禾能够感觉到她呼吸的馨香甜美。

    喉咙顿时干涩起来,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辞……”

    “你还不起开,挤死了。”董风辞不安的扭动身子。

    关戮禾笑了笑,忽然伸手将她耳边的碎发别到后面,“你耳朵红了。”

    粗糙的大手不停摩挲她的耳垂,董风辞伸手拍掉他的手,“我们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你适可而止。”

    “我们的关系?”关戮禾轻笑,“怎么着,当年你把我吃干抹净了,现在想不认账了。”

    “我靠,关戮禾,你丫要不要脸!”董风辞跳脚。

    车厢一瞬间安静得不像话,燕小西一脸诧异的看着董风辞。

    在他心里,董风辞端庄大方,这是说脏话了……

    关戮禾无奈的一笑,再次握住她的手,“你不想认账,我负责也行。”

    董风辞无语,“越发不要脸了!”

    关戮禾但笑不语。

    若是不要脸你能回来,不要脸又如何。

    燕家

    姜熹和叶繁夏刚刚送走莫正则夫妇,叶繁夏看着逐渐远去的车子,冷清的脸,滑过一丝落寞。

    “怎么了?”姜熹挽住叶繁夏的手臂,两个人往回走。

    “你不觉得他们看着我的眼神很不对劲么?”

    “是有点儿。”

    “熹熹……”叶繁夏素净寡淡的脸,忽然露出一丝无奈的笑,“莫家或许和我父亲有关系。”

    姜熹不傻,猜得到,“那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估计也不能确定,所以三不五时的说话试探我,既然他们不挑明,我也就装作不懂。”

    “如果你的父亲真的和莫家有关,你想怎么做?”

    “我能怎么做,难不成因为有血缘关系,我就需要把人认回来么!”叶繁夏轻笑。

    姜熹不再多说什么,回到房间的时候,燕殊正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和人打着电话。

    “既然已经都上门挑衅了,我看啊,必定是来者不善。”

    “你最近都小心点,我看他下一步就是找你。”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他的目标无论是你还是我们一群人,你的目标是最小的,没有家族庇佑,还有两个孩子,不是很好下手么?”

    姜熹坐到燕殊身侧,抬手倒了杯茶,燕殊也快便挂了电话。

    “你这口气,出什么事了?”

    “秦承宇回来了。”燕殊从姜熹手中接过茶。

    “白露的事情是他做的?”

    “八九不离十,还专程去秦氏挑衅了,估摸着在心里憋着坏。”

    “那怎么办?”

    “我们在明,他在暗,只能先防着。”

    “话说你知道莫正则夫妇和叶子……”

    “这事儿大哥会解决,你就别掺和了,他断然不会让叶子受到一丝伤害。”

    姜熹点了点头,“我去换衣服。”折腾了这么久,还是换个睡衣比较舒服。

    燕殊却抬脚跟了进去。

    姜熹的手刚刚碰到腰侧的拉链,一双大手已经将她的手整个包裹住,顺着她的手,将拉链整个拉开,粗粝灼热的手从拉链一侧伸了进去。

    姜熹身子僵直,倒吸一口凉气,燕殊微微上前一步,低头就能够看见她微红的耳垂,粉嫩的可爱。

    “我换衣服,你别闹。”

    燕殊的手并未打算离开,姜熹仅穿了一件连衣裙,燕殊的手不停在她小腹处游离,他的指尖仿若带着点点星火,所到之处,惹得姜熹娇喘连连。

    姜熹咬紧嘴唇,害臊啊。

    都老夫老妻了,还是这般不禁撩拨。

    “媳妇儿,你是不是想要了!”燕殊恶劣的张嘴咬住姜熹的耳垂,轻轻啃噬。

    就像是在故意的恶作剧一般,不停呵着热气,姜熹伸手按住燕殊的手,“别乱动了。”

    “怎么了?”燕殊伸手从后面箍住她的胸部,将她整个人拉向自己,贴得太近,姜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燕殊身体的变化。

    “大白天就……”姜熹无奈,“你也是禽兽吧。”

    “是你勾引我的。”

    姜熹轻笑,“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你就是坐在那里,对我来说,都是勾引,你还敢说要换衣服,这么明显,熹熹,你变坏了!”

    姜熹咬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姜熹却直接将燕殊的手抽出来,直接扭头,“你说我勾引你?”

    “可不是!”燕殊低头就要吻住姜熹。

    却没想到,姜熹一把扯过燕殊的领口,因为两个人身高的原因,姜熹不得不仰着头,着实难受。

    下一秒钟,燕殊已经被姜熹直接推到了沙发上面。

    而姜熹则很快的坐到了他的腿上。

    抬手直接将连衣裙脱下来。

    “熹熹,难得你如此主动,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每天都让你如此辛苦,我怎么好意思呢!”姜熹笑靥如花。

    “也没什么,我是你老公嘛,辛苦一点也是正常的。”燕殊双手扶住姜熹的腰,即使生了一个孩子,她的身材几乎没受影响,纤腰不盈一握,透着馨香,眼前的女人忽而媚眼如丝,看得燕殊心头热到不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姜熹心里恶寒,这人还能再不要脸一些么?

    姜熹直接伸手扯过燕殊扔在一侧的领带。

    “熹熹……”

    “换个花样嘛。”

    “上次你蒙住我的眼睛,我就……”

    “这次不会了,我们绑手。”

    “做什么?”燕殊心头一跳。

    “自然是做你喜欢的事情,这次我主动!你就别动了。”

    燕殊自然乐开了花。

    “你今天很不正常啊,你该不会又在憋着什么坏点子吧。”

    “你若是不想要,我就穿衣服了。”

    “别啊,你来吧!”燕殊一副视死如归的壮烈模样,其实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姜熹眯着猫眼,心里暗忖:衣冠禽兽,你还给我装!你是个什么货色,我比谁都清楚。

    ------题外话------

    我:啧啧,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如此不要脸……

    关戮禾:你说谁呢!

    我:燕殊!

    关戮禾:是么?

    我:(不停点头)那是肯定的啊。

    关戮禾:想来你也没这个胆子说我。

    燕小二:所以有胆子说我?来吧,我们私聊。

    我:这个不太好吧,你媳妇儿还在看你,我们孤男寡女的……

    燕小二:孤男寡女?哪里来的女人?我怎么没看见!

    我:(╯‵□′)╯︵┻━┻燕殊,你丫死定了,你给我等着!

    燕小二:┑( ̄Д ̄)┍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