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0 滚出我家,被拐走的董风辞(二更)

正文 070 滚出我家,被拐走的董风辞(二更)

    秦家

    秦振理从发布会一出来,就直接去了白露的小公寓,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尤其在台上被燕笙歌数落了一番,心里憋闷,躲开了记者就到了白露这里,极少有人知道他和白露的关系,记者自然也找不到这里。

    关掉手机,自然不懂秦承宇已经回来。

    秦承宇目光从白露身上扫过。

    白露是第一次接触这位秦家大少爷,一个对于她来说,毫无存在感的人。

    被戴了绿帽子,帮别人养孩子,这个男人得多么大度,或者说,得多么的懦弱,才能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白露从未将秦承宇放在心上,可是今日一见,这个男人的眸子淬着寒光。

    在他面前,自己好像是没有秘密的。

    那双眸子说不出的锋利。

    秦振理被自己儿子一怼,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白天积压的怒火在一瞬间喷薄而出。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父亲!”

    秦承宇慢条斯理的晃动着杯中的红酒,那红色的液体,将他的脸染上一层暗光,看起来格外的魅惑,这个男人……

    比秦圣哲长得更加精致漂亮,自然是不如秦浥尘的,清隽贵气,只是眸子冷清,看着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白露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不敢上前打招呼。

    “人都带回来了?”秦承宇眉眼不动,目光落在白露身上,忽而一笑,“我还以为会是什么绝色美人呢。”

    秦承宇说着起身,直接走到秦振理面前,“就这样的?”

    “承宇,你这次回来,到底是……”

    “您的眼光真是越来越不行了。”秦承宇嘴角不屑,带着那么一丝嚣张狂妄。

    秦振理气结,抬手就朝着秦承宇挥过去。

    秦承宇抬手牵制住他的手,秦振理咬紧牙关,试图用力,可是手腕被攥住,根本动弹不得,气得脸色铁青。

    “你给我松开!”

    秦承宇勾着嘴角,“怎么了?急了?”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还不是你们逼的!”秦承宇将酒杯摔在地上,清脆的声响,吓得白露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可怕。

    她忽然有些后悔了,不应该这么快就准备登堂入室的。

    “怎么了?你怕什么?”秦承宇扣紧秦振理的手腕。

    “你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就是想看看,你们最后悔落得什么下场,虽然我不会算命,不过……”秦承宇轻笑,“必然不会是好下场。”

    “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秦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你不知道么!”秦振理咬牙,“你母亲和弟弟都被抓了,你还在这里和我闹脾气!”

    “呵——”秦承宇顿时觉得好笑,“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你就甘心被秦浥尘踩着?”

    “自然是不甘心的!”秦承宇松开手,伸手揉了揉手腕,垂头将腰侧的腰带系好。

    “你在国外不是混得挺好的么,秦浥尘害得我们家破人亡,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感觉?”

    “有感觉。”

    “今日还当着那么多媒体面打了我的脸,这口气我怎么能咽得下去!”秦振理说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还有燕笙歌,居然当众数落我,她以为她是谁,若不是背后有燕家撑腰,她什么都不是!”

    秦承宇听着燕笙歌的名字,一直岿然不动的眉眼倒是一紧。

    秦浥尘和秦家彻底决裂,也是源自于燕笙歌,秦浥尘性子寡淡,对什么都是与世无争的,若不是这个女人,他的性子,绝对会出国,根本不会掺和京都的浑水。

    燕笙歌啊……

    “这个死丫头,当年我就看她很不顺眼,小小年纪就和我顶嘴,牙尖嘴利……”秦振理心里也是一肚子苦水,面前这个又是他的亲儿子,自然一股脑儿的都吐了出来。

    只是过了半晌,秦承宇愣是半个字没说。

    “承宇……你这次回来,可一定要为你母亲和弟弟报仇啊!”

    “报仇?”秦承宇挑眉。

    “是啊,他们多冤枉啊!”

    “是啊,看您这模样,很悲痛啊。”

    “肯定的啊。”

    “所以就被她滚了一下午的床单?”秦承宇看向白露,白露在门口已经站了半个小时,双腿僵直。

    秦振理脸色一黑,“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刚刚进门我就说了,浑身的味儿,让我觉着恶心。”

    秦振理扭头看向白露,“你先回去!”料想孙静闲刚刚被抓,白露跟着回来,秦承宇心里自然不舒服,等她走了,他再和秦承宇好好聊聊。

    白露如蒙大赦,刚刚准备离开,就听见秦承宇缓缓说了一句。

    “慢着!”

    “承宇,整件事情和白露没有关系!”

    “其实你和我母亲在一起之后,没少在外面惹风流债,这些也就算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可以理解,只是这次有些过分了吧,自己的儿媳妇儿,你怎么下得去嘴的?”秦承宇咋舌,“你觉得很恶心么?还是说,对你来说,只要是个女人就够了。”

    “秦承宇,你放肆!”

    秦振理说着抬手就朝着他挥过去。

    秦承宇反手一推,秦振理身子趔趄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踩在玻璃碎片上,幸亏穿着皮鞋,“秦承宇,你疯了不成,你敢推我!”

    “那都是轻的!”秦承宇冷哼。

    白露小跑过去,“振理,你没事吧!”

    白露现在进退两难,她筹谋了这么久,不可能半途而废,而她现在只能依仗秦振理。

    演戏还是需要做全套的。

    “没事。”秦振理看了看地上的玻璃碎片,没来由的心头一跳。

    “没事就好。”白露长舒一口气,“那我先回去了,你们父子好好聊聊,我就不打扰了。”

    “白小姐!”秦承宇长臂一伸,拦住了白露的去路。

    “秦大少,您有事?”白露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黑得发亮,森冷阴沉,白露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能够让她一样就觉得心生畏惧的人不多。

    “您是个聪明人,该做什么不用我说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白露捏紧手中的包,骨节因为用力,微微有些泛白。

    “滚出秦家!”秦承宇一字一顿,重重敲打在白露身上。

    “承宇,你别太过分,这事情和白露有什么关系!”

    “还真是色迷心窍,母亲进去,难不成和这个女人没关系?您要是老糊涂了,就待在家别出来,你也说了,今天的事情很丢人,我想你也不想更丢人吧。”

    “秦承宇!你简直是无法无天,我今天一定要教训你!”

    毕竟是在白露面前,秦振理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把你之前做的事情抖出去!”

    “我能有什么事情让你拿捏,简直好笑。”

    “比如说您和这位白小姐……”秦承宇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

    这话听着没什么毛病,可是秦振理却看他的眼神,却读出了另一层深意。

    “你别拿这件事情威胁他,我和他是真爱!”

    “你们是真爱,那我母亲算什么!”秦承宇长叹一声,“白小姐,你想说什么,我心里很清楚,您和我父亲呢,是忘年恋,根本不是贪图父亲的钱财,或者是图谋什么?不过是现在我母亲落狱了,你就想要个名分是么!”

    “我自己能赚钱。”白露说起这个,自然是理直气壮地。

    “你们是真爱,你想要正名,那我的母亲呢,虽说不是明媒正娶,却也做了二十多年的秦夫人,你想进秦家,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白露只听说秦承宇在国外发展,具体如何倒是不知,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不然也不会忍气吞声这么久,不过是看着秦圣哲落狱,这才有了些底气罢了。

    想到这层,白露忽然有了些底气。

    “你弟弟也曾经和我这么说。”

    秦承宇兀自一笑,这女人是在变相的威胁自己么。

    “那我们拭目以待。”秦承宇带着一抹玩味的笑,“不过现在我想和你说,从我们家滚出去!”

    白露跺了跺脚,捏着包就往外面走,等上了车子,才发现手心都是冷很,指甲也掐断了两根,顿时一阵气恼。

    眼看着就要成事了,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

    “承宇,你是我儿子,我不想闹得太难看,你也收敛一些,白露毕竟……”

    “秦振理!”秦承宇双手抱胸,“我现在十分能够体会秦浥尘看待你们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呵呵……说真的,若不是您是我父亲,我根本懒得和你废话,若是不想和夏蔚然一样,就别总是对我颐指气使,让我很不自在。”

    “蔚然是你……”秦振理伸手指着秦承宇,“她是你老婆!”

    “你对我母亲又和曾有半分怜惜,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我有手段送一个进去,自然还能再送一个,您年纪不小了,在家带带孩子挺好的,您说是吧,我累了,先睡了,您也早些休息。”秦承宇笑着往楼上走。

    秦振理愣在原地,后背冷汗涔涔,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简直是造孽啊!

    燕家

    燕殊起床晨练,燕小西正骑在燕隋肩上,那得意的模样,甚是乖张。

    “燕小西,你够了,赶紧下来跑步,瞧你胖成什么样了。”燕殊一边热身一边开口,“你瞧瞧人家小北和小白,人家多乖。”

    “我讨厌跑步!”燕小西撅着嘴巴。

    “你快胖成一个球了。”燕殊颇为无奈。

    自己的儿子怎么能不爱跑步?

    “你才是球。”

    “你看你胳膊比小北的大腿还粗,你还不减肥?”

    “奶奶说了,我不需要减肥!”燕小西冷哼。

    “你这样子,以后注定要单身一辈子!”

    “根本不会!”燕小西臭屁的让燕隋放他下来,径直走到燕殊面前,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燕殊的一身打扮。

    “你这小鬼,什么眼神?”燕殊正在压腿,一抬头就看见他颇为嫌弃的目光。

    “楚楚舅舅都和我说了。”

    “说什么?”

    “他说现在的女人喜欢有钱有势的,长相不重要!况且我长得也不差,以后我努力赚钱就好了,还愁没有老婆么。”

    燕殊嘴角一抽,这个楚衍,整天都和孩子说些什么东西。

    “因为你没钱没势,所以人家才会嫌弃你长得胖。”燕小西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着实逗乐了燕隋。

    燕殊瞪了他一眼,燕隋立刻板着一张脸。

    姜熹一出来就看见父子两个四目相对,“你俩干嘛呢!”

    “麻麻,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粑粑?”

    “当时因为对我好啊,皮相也好。”姜熹无语,怎么扯到这个了。

    “麻麻,你真是肤浅!”燕小西无奈的摇头。

    姜熹轻笑,蹲下身子,帮他整理衣服,“为什么这么说?”

    “你自己看嘛,除了战叔叔,大伯、姑父、廷煊叔叔,两个舅舅……”燕小西掰着手指,“哪个不比粑粑有钱啊,而且长得也帅,最主要的是有钱,可以给我买……哎呦!”

    燕小西话音未落,都就被燕殊狠狠一敲。

    “好你个燕小西,你这是在数落我?”

    “明显是嫌弃啊!”燕小西冷哼。

    “信不信我揍一顿!”

    “麻麻你看,你老公要揍我。”

    姜熹嘴角一抽,“这也是你粑粑。”

    “那也是你老公!”

    “好了,你俩别闹了。”姜熹颇为无奈,燕小西真的是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姜熹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怎么觉得衣服小了?”

    “因为他胖了!”燕小北插了一句。

    “胡说,我明明是长个子了!”燕小西想要挺胸来着,却没想到挺了一下肚子,衣服往上一缩,露出了白滚滚的小肚子。

    燕小西立刻伸手捂住,“不许看。”

    姜熹扑哧一笑。

    燕殊和燕隋已经开始跑步,“二少,这边有个事情?”

    “确定当时泄露消息的人了?”燕殊和他绕着大宅已经跑了半圈,脸不红心不跳。

    “基本确定。”

    “嗯!夏蔚然?”

    燕隋有些诧异,“您怎么知道?”

    “猜的,还有别的事情么?”

    “昨天太晚,就没和您说,夏蔚然被抓了。”

    “谁动作这么快。”燕殊眉眼一挑。

    “秦承宇!”

    燕殊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燕隋,“秦承宇回来了?这个事情你怎么没有和我说?”

    “本来觉着不是什么大事,秦家遭逢巨变,他回来也是正常的,只是没想到……”

    “秦承宇么!”燕殊咋舌,“夏蔚然是他举报的,那他必然也会对白露和秦振理出手了。”

    “嗯。”

    “发生什么了?”燕殊脑子飞快的将所有的事情勾连着串了一遍,秦承宇这个人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疙瘩,因为不熟,所以更加应该防范。

    “昨晚所有的报社都收到了关于白露的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多是一些陪酒的照片,尺度很大,令人咋舌,今天几乎所有报纸的头条都登出来了,不过秦振理倒是没什么动静。”

    “他是想动作,估计是有心无力。”燕殊轻笑。

    “这话怎么说?”燕隋不解。

    “就冲着秦承宇对付夏蔚然的手段,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燕殊停下脚步,眉头紧锁,“他回来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救出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而是开始解决自己的老婆、父亲,以及父亲的情人,说明他并不想救人,或者再往深层想,他或许……”

    “一直在等着这一天,若是他野心很大,秦家对于他来说,就不是助力,而是阻碍,这层阻碍,如果是我,最好的办法不是自己出手,而是借刀杀人!”

    “您的意思是?”燕隋不禁一阵恶寒,“那他岂不是很可怕?”

    “如果是这样的话,秦振理不是不想管这个事情,而是被变相的软禁了,不能动作!”

    燕隋点头,“那我帮你盯着他?”

    “不用。”

    “他不是很危险?”

    “他一回来,关家、楚家自然都会盯着,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总不能一直让你做事吧。”

    “二少,你怎么说,我这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不用担心,秦承宇若是敢把手伸到这边,我自有办法,让他有去无回!”

    燕隋点了点头。

    燕老爷子过几天要出院了,董风辞特意买了一些老人家会用到的设备,直接送去了燕家。

    燕小西见着董风辞,一脸不悦。

    “怎么啦,看见姑姑还不开心?”董风辞捏了捏他肉呼呼的小脸。

    “你不是喜欢小北么,你去找他好了,干嘛理我!”燕小西双手抱胸,那气呼呼的模样,实在呆萌。

    “幼稚。”燕小北正在专心看书。

    “我今天还想带你出去玩的,你既然这么不想见我,那我就带小北和小白出去好了。”

    “好啊!”燕小白立刻举手,“谢谢姑姑。”

    “我不去。”燕小北立刻否决。

    “哥,你干嘛不去!”燕小白不解。

    “上次出去,弄得我消化不良,回来还拉肚子了。”燕小北老神在在,十分淡定,“而且她身边男人很多,我不想去当电灯泡。”

    董风辞嘴角一僵。

    “这样啊……”燕小白努努嘴,“姑姑,你今天要去约会么!”

    “不去啊!”董风辞嘴角抽了抽,关戮禾,你丫混蛋。

    害得我在孩子心里都变成什么形象了。

    “小西,你要不要和我出去玩啊?和小白一起?”一个不去,那就诱拐另一个,“我会带你吃许多好吃的!”

    “我今天有事,你要找我,一定要记得预约。”燕小西那傲娇的模样,倒是让董风辞哭笑不得,从来都是别人约她,什么时候她约个屁大得小孩,还需要提前预约了。

    “你要去做什么?”

    “和人约好了,去他家拿鱼。”

    “拿鱼?不就一个来回的事情么?”

    “嗯。”

    “我陪你过去,然后我们再出去玩?”董风辞回来,也没什么事,一回家就是被逼婚,公司也根本不用她操心,她喜欢小孩,自然乐意多陪陪他们。

    姜熹和叶繁夏自然是高兴的,孩子不在,他俩乐得清静。

    “那我考虑一下吧!”燕小西故作沉思状,“我给你一个面子吧!”

    董风辞嘴角一抽,“那还真是谢谢您了!”

    “姑姑太客气了!”

    “哼——”燕小北冷哼,明明就很想去嘛,装什么装。

    而此刻下人忽然通报有人来了。

    “一定是来接我的,姑姑,小白,我们快走,拿鱼去!”燕小西似乎对鱼情有独钟。

    董风辞匆忙和姜熹等人告别,就被燕小西拖着往外面走。

    等一下!

    这车子,这人……

    “关苏叔叔,让您久等了!我能带妹妹和姑姑一起一起去么!”

    关苏嘴角一抽,小祖宗啊,您上次一个人去,就已经把鱼都捞得差多了,这次还要带帮手?您是准备把池塘里的泥鳅都挖走么!

    关苏自然不会拒绝,还以为是燕笙歌和秦家那位小公主,结果一抬头就看见董风辞。

    那日用枪指着董风辞被训斥的人就是他,他自然记得清楚,这位可不就是……

    爷心心念念的那位。

    “可以,快上车吧,关爷等您很久了。”

    “小西,我想起还有点事,我想先回去了。”董风辞哪里敢去关家啊。

    那不是自投罗网?

    “姑姑,你怎么脸色怎么白,被吓得么,你别怕,关叔叔是好人!大好人!”

    “你别被他骗了,他是坏人!”

    “你别看他戴着面具就觉得他坏,他真的是好人,你见了就知道了,快点走,你别往后退啊,你怕了?”

    “怎么会!”

    “那快走吧!”董风辞忽然觉得脊背一阵酥凉,她今日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题外话------

    董小姐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董小姐:(╯‵□′)╯︵┻━┻

    我:淡定!

    董小姐:岂止是崩溃,你怎么不早说,是去关家!

    我:不是你求着要带他出去玩的么,要和他一起去拿鱼的人也是你!

    董小姐:前提是,你没说是关家,京都这么多人家,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家,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关爷:你不想来?

    董小姐:非常不想!

    关爷:受伤了,心碎了……

    董小姐:你给我走……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