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7 叶子的身世,你儿子走光了

正文 067 叶子的身世,你儿子走光了

    医院

    燕老爷子这话说完,自然是喜气洋洋,而莫正则侧头和战霆说着什么,看起来其乐融融。

    姜熹还是第一次见到莫云旗的父亲,一如他的名字,一身正气,和战霆坐在一起,无形中也能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一个冷峻严肃,一个眉目俊朗,在气势上却是旗鼓相当的。

    莫正则身侧坐着的韩悦,明显比莫正则小了许多,十分年轻,眉眼细长,衣着朴素简洁,清新淡雅得像是一朵不染纤尘的百合花。

    宋一唯看起来就是端庄大气,而她虽不如宋一唯那般,却也是清新可人。

    “小殊,你刚刚从廷煊那里过来?那孩子怎么好好地受伤了?这么大的人了,都不知道照顾自己?”战霆口气虽是责备,更多的却是心疼。

    “不小心撞了一下。”燕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莫正则夫妇。

    莫正则倒是岿然不动,韩悦倒是有些异样,侧头看了一眼莫正则,“沈家那个孩子?”

    “嗯。”莫正则声音沉稳内敛。

    姜熹忽然想到,这莫家可不就是莫雅澜和沈家老太太的娘家么?那和沈廷煊的母亲岂不是……

    这层关系,应该不会给战北捷和莫云旗的事情蒙上一层阴影吧。

    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以前的事情是以前,和孩子没关系。”

    莫正则一笑,“老首长说得是,其实我们心里一直觉得挺亏欠那孩子的,当年若不是姑姑一意孤行,也不会造成沈家的悲剧,严格说起来,还是我们莫家欠了那孩子的,不然他完全可以有个美满的家。”

    姜熹没想到,莫家人居然如此果断和爽快。

    “有你这话就行。”

    “这次过来,也是来开会,顺便和战霆说说两个孩子的事情。”

    燕殊伸手摸了摸鼻子,顺便过来?他怎么这么不信呢。

    “沈家这些年和你们走动了?”燕老爷子忽然想起早些年过世的沈老爷子,脸上滑过一丝落寞。

    “雅澜去世了,母亲去探望过姑姑,之后偶尔也会有联系,只是不太频繁。”莫正则如实回答。

    “他们现在状况如何?”燕老爷子总是念着一些旧情。

    “姑姑前些年中风,虽然好得差不多了,不过双腿不太利索,一直坐着轮椅,广平一直在照顾她,安安去世之后,就他们相依为命,沈家还有留下了许多财产,足够他们富足的生活。”

    姜熹倒是不懂,沈安安已经去世了,听着这消息,难免心头一跳。

    燕殊早就得了消息,自然不若姜熹那般诧异。

    “哎——”燕老爷子叹了口气,“罢了,这都是命。”

    “老首长,那我们先去廷煊那边看看。”战霆起身。

    “去吧。”燕老爷子笑着挥手。“小殊,帮我送送他们。”

    “嗯。”燕殊点了点头。

    莫正则夫妇基本上都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战北捷和莫云旗的情况,燕殊哪敢说实话,只能说他们感情很好,让他们尽管放心,叶繁夏正好带着两个孩子迎面走过来。

    “战叔叔!”叶繁夏只认识战霆。

    “这是小旗的父母。”燕殊介绍。

    “莫伯父,莫伯母,您好,我是叶繁夏。”

    莫正则自然听过她的名字,燕持的妻子。

    第一印象,就是这女人着实漂亮,身边还跟着两个娇滴滴的小奶包,莫家夫妇自然多看了两眼。

    “您好!”韩悦目光落在两个孩子身上。

    “战爷爷好,爷爷奶奶好!”燕小北和燕小白长得不是特别像,不过却都生得十分水灵。

    “你们好,这些孩子长得真好。”韩悦毫不掩饰对孩子的喜欢。

    燕殊倒是注意到,莫正则基本上没开口,只是目光却一直落在叶繁夏身上。

    叶繁夏何其敏感的人,早就感觉到了,她只是报以一笑。

    等他们离开,莫正则还一直盯着叶繁夏的背影看。

    “怎么了?一直盯着看。”战霆依旧冷着一张脸。

    “那孩子是叶家的?”

    “嗯。”战霆拍了拍他的肩膀,“莫家祖辈都在华西,和叶家也没有任何交集,你盯着人家看什么。”

    “就是觉得……”莫正则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那孩子父母都是谁!”

    莫正则这话一开口,燕殊不自觉的想起了很久之前沈余祐大婚,沈家的老爷子和老太太那反常的模样,对叶繁夏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

    若是旁人就罢了,偏生是莫家,这可是和沈家有千丝万缕的人家啊。

    难不成桃芝姑姑和莫家有什么牵扯?

    不应该啊,莫家虽然在华西,可是在军功地位上,基本上可以和战家平起平坐,若是这般,桃芝姑姑为什么要隐瞒叶子的身世?

    不明白。

    “母亲是叶桃芝,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父亲倒是不懂。”

    “父不详……”莫正则呢喃着。

    “怎么了?难不成你知道?”战霆这话透着一丝忖度,嘴角勾着一抹哂笑,不过目光却显得格外认真。

    “随便问问而已。”

    “小殊,你也别送了,快回去吧。”燕殊点了点头。

    莫正则那不着边际的话,却让他上了心。

    沈廷煊的病房中

    沈廷煊趴在床上,护士正在给他擦药,楚濛手侧堆了一摞文件,手头正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看得格外认真,莫云旗看着电视,战北捷则一直盯着沈廷煊的后背看。

    “嘶——”忽然被碰到伤口,沈廷煊疼得龇牙咧嘴。

    “你轻点儿。”战北捷盯着他的后背,怎么觉得比前几天紫得更厉害了。

    沈廷煊皮肤比莫云旗还白,白皮称着青紫,倒是显得有些骇人。

    “大男人,皮糙肉厚,动不动就叫唤,就不能安静一点儿?”楚濛挑眉。

    沈廷煊立马怒了。

    “楚濛,你特么的还敢说,要不是你的好弟弟,我能变成这样么。”

    “我不是在照顾你么?”楚濛放下文件,“要不我给你擦药?”

    “得了吧,我要想要这老腰。”沈廷煊趴在床上,活像一条死鱼。

    而此刻门口传来一阵整齐清晰的脚步声,战北捷和莫云旗几乎是同一时间对视了一眼,急忙起身往门外走。

    “爸妈——”莫云旗睁大眼睛,“你们怎么过来了?”

    “看到我不高兴?”韩悦快步走过去,“你这丫头,放假了也不回家,你不回去,只能我来找你了。”

    “我可想你了!”莫云旗挽住韩悦的肩膀。

    “莫叔叔,莫阿姨!”战北捷倒是显得格外正经。

    莫云旗瞪了他一眼,那眼神满是蔑视,假正经。

    “这么长时间不见,怎么觉得有些黑了。”韩悦没有儿子,这女婿可不就是半个儿子嘛,自然是喜欢到不行。

    “没有吧。”战北捷站得笔直,一副接受审阅的样子。

    “就是,他一直都这么黑!”莫云旗在父母面前,倒是显得活泼许多。

    “你这丫头,平时是不是都是你在欺负他。”韩悦看似责备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

    “快里面请吧。”战北捷立刻招呼三个人进去。

    沈廷煊一听有客人来,立刻招呼护士扶自己起来,沈廷煊毕竟是个大男人,那个护士小巧玲珑的,沈廷煊腰部使不上力气,几乎要将浑身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害得她险些摔倒,幸亏楚濛及时伸手扶住了沈廷煊的胳膊。

    “都半个残废了,还是趴着吧。”

    沈廷煊是觉得自己还可以起来,总归不太好,不过这腰上是在疼,只能继续趴着,而莫家夫妇和战霆已经走了进来。

    “干爹。”沈廷煊硬着头皮,战霆的眼神着实不太好。“莫叔叔,莫阿姨,您好。”

    “你好。”反正无人提起沈家和莫家的往事,莫正则夫妇也不会自讨没趣。

    燕家

    姜熹正在给燕小西洗澡。

    “麻麻,我要和粑粑一起洗。”燕小西不断地蹂躏着浮在水上的小鸭子,不停捏着,整个浴室都鸭子那“凄惨”的叫声。

    “你粑粑有事,你给你洗不行么?”姜熹挑眉,“你粑粑回来,就不要我了?”

    “不会啊,麻麻,你永远是我的正宫娘娘,地位不可撼动。”

    姜熹嘴角一抽,“最近又看什么电视了?”

    燕小西嘿嘿一笑。

    姜熹把他从浴缸中抱出来,结果这小混蛋过了一条浴巾就往外面冲。

    “燕小西,不穿内裤啦!”

    “人家遮住羞羞的地方了。”燕小西裹着浴巾就往外面冲。

    姜熹身上都是水,拖鞋也是湿哒哒的,反正是在自己家,也跑不丢,姜熹将浴缸中的几个鸭子捞起来,基本上都被蹂躏的不成样子了,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

    燕小西首先是跑到燕殊的房间,结果不在,燕小西趴在床上等了几分钟,就跑去燕小北房间了。

    书房内

    燕持坐在偌大的黑色沙发上,仍旧穿着白天的西装,细长的手指,微微勾起,拉扯着领带。另一只手随意的敲打着膝盖,“你是说,莫家对繁繁表现得出了不一样的态度?”

    “之前在沈余祐的婚礼上,沈家老太太不就是问过叶子的父亲是谁么!”燕殊斜靠在书桌上,“当时被沈老爷子打断了,话题就没有继续。”

    “嗯。”燕持不断地拉扯着领带。“莫正则问了?”

    “嗯,见到叶子就一直盯着看,叶子没和你说过她父亲的事情?”

    燕持摇了摇头,“从来没有。”

    “那你打算怎么做?”燕殊微微挑眉。

    “之前沈廷煊貌似也阴阳怪气的问过类似的问题。”

    “所以你打算从他那边入手?”

    “不然呢,我总不能直接冲去战家,去问莫家夫妇吧,他家那几条狗,我是不敢去的。”

    “你可以把小西带着。”燕殊扑哧一笑。

    “算了吧,过年去战家拜年,这小子愣是拿着扫帚追着他家的大黑满院子跑。”

    燕殊伸手摸了摸鼻子,“咳咳,这都去年的事情了。”

    “把它的狗腿差点打断。”燕持无奈的一笑。

    “还不是为了你女儿。”燕殊冷哼。

    以前过年是没有去战家的,去年正好战霆没有留在部队,战北捷也破天荒的难得在京都,大年初六去战家拜年,前些日子下了雪,战家还有很多积雪并未清扫,燕小西自然喜欢,几个孩子就留在外面玩雪。

    燕小白正玩得高兴,大黑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燕小白被一吓,腿还陷在雪地里,后退的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立刻大哭起来。

    “哇——”

    燕小西离得最近,他正和燕小北拿着扫帚正在扫雪,一见大黑朝着燕小白走过去,拿起手边的雪团就朝着它砸过去,大黑忽然被一砸,朝着燕小西嗷呜叫了一声,吓得燕小白哭得更大声了。

    燕小西倒是不怕,抄起扫帚就朝着大黑扑过去。

    这大黑似乎是认识了燕小西,燕小西可没少来战家做客,立刻拔腿就跑。

    燕小北立刻过去,把自己妹妹扶起来。

    屋子里的人听着动静,出来查看,就看见燕小西拿着扫帚追着大黑满院子跑。

    战霆当时幽幽说了一句,“燕小西到底做了什么,大黑看到他都跑。”

    战北捷轻轻咳嗽了一声,“之前他过来玩,和狗抢玩具,没抢过,就直接抄起手边的东西把它们揍了一顿,不仅是打,还张嘴咬了,反正能用的都用了。”

    燕殊和姜熹当时那叫一个尴尬啊。

    他们家又不缺玩具,至于么!

    回家之后,姜熹自然是狠狠教训了燕小西一顿,结果人家说了一句让姜熹哑口无言的话:“别人的才是好的。”

    视线转到现在

    燕持想了一会儿,“行了,不说这事儿,我现在就去医院找沈廷煊。”

    “不吃饭了?”

    “心里有事,吃不下。”燕持扯下领带,扔在沙发上就往外面走。

    “哥,如果叶子父亲真的和莫家有关系,你打算怎么办?”

    “到时候再说吧。”燕持说着打开门就往外面走。

    而燕小西已经到了燕小北的房间,叶繁夏正在给燕小白洗澡,燕小北坐在床上,正在穿内裤,忽然门被打开,他一个扭头,就看见燕小西那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你干嘛!”燕小北提起内裤,拿起睡衣就往头上套。

    “小北,你内裤上的图案挺好看的。”燕小西盯着他后面的卡通图案。

    “我麻麻买的。”燕小北看似镇定的把衣服穿好,“你想干嘛。”

    “我还没穿内裤。”燕小西已经站在床头。

    “你去找二婶啊。”燕小北冷哼。

    “你的不错……”燕小西咧嘴一笑,门牙缺了半颗,看起来格外喜感。

    “那是我的!”燕小北拿起一侧的睡裤就往身上套。

    却被燕小西一把扯了过去。

    “燕小西,你干嘛,把裤子给我!”

    “我拿我喜欢的喜洋洋内裤和你换。”

    “我不要。”燕小北特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你把裤子给我。”

    “那我就不给你!”

    “你无赖。”

    “那你给不给我。”燕小西脸皮厚,根本不在乎燕小北这几句话。

    “我就不给。”

    “那我就不给你裤子,让你光屁股!”燕小西冲着燕小北吐舌头。

    燕小西拿起裤子就往外面跑,燕小北心里懊恼,爬下床就追。

    燕小西这好死不死的就撞到了燕持身上。

    “唔——”燕小西鼻子被撞得生疼。

    “你干嘛!”燕持拧眉,头上似的,身上湿的,光着脚,还蹭了自己一身水……

    裤子湿了。

    一大片水渍,难看,难受。

    “大伯!”燕小西立刻把裤子背在后面。

    燕小北追了出去,一见到你自己的父亲,立刻伸手捂住下半身,“粑粑——”

    “你这样子是要做什么?”对于一个重度强迫症的人来说,自然受不了燕小北光着腿满世界乱跑。

    “小西抢了我的裤子。”燕小北指了指燕小西的后背。

    “燕西?”燕持挑眉。

    燕小西摸了摸耳朵,“给你就好了嘛!还打小报告。”

    “怎么不穿衣服不穿鞋,我带你回房,小北,你也赶紧回去,别冻着。”

    “好!”燕小北得了裤子,喜滋滋的。

    燕持哪里会抱燕小西啊,头发上湿漉漉的,他自然嫌弃,他直接掐住他的胳膊,燕小西张开胳膊准备抱住燕持,没想到那浴巾瞬间落下……

    “呃……”燕持目光从他光裸的身上扫过,“你……”

    “哇——”燕小西这声音太大,燕殊本来正打算处理公务,立刻跑出来,就看见自家儿子光这个身子被燕持掐在半空中。

    “你俩这是干嘛……”

    “粑粑,我走光了!”燕小西哭丧着脸,可劲哀嚎。

    “行了,别哭,又不是没看过。”燕持没办法,只能把他抱在怀里哄了几句。

    燕小西绝对是故意的,愣是将头上的水往燕持身上蹭,弄得燕持差点没把他直接扔下去。

    燕殊从地上捡起浴巾,“行了,别狼嚎了,过来!”

    “粑粑,你儿子走光了,失身了!”燕小西那叫一个委屈,“都是大伯害的。”

    燕持看着满身的水渍,颇为无奈,“你光着个屁股乱跑,走光也是活该。”

    “你以大欺小!”燕小西撅着嘴。

    “不就是看了一眼么,紧张什么。”燕持很庆幸,这不是自己的儿子,不然非得被烦死。

    况且……

    毛都没长齐,有什么好看的。

    “粑粑说,我的身体只能留给我媳妇儿看。”

    燕持促狭的看了燕殊一眼,“你就整天和孩子说这个?”

    “谈恋爱要从娃娃抓起。”燕殊说得一本正经,“你不是要去医院?”

    “我先去洗澡换衣服!”燕持说着就往房间走。

    万恶的洁癖症。

    秦家

    秦浥尘晚上和秦序羽好好谈了一下,秦序羽倒是破天荒的和秦浥尘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终归是看开了,这让秦浥尘松了口气。

    他出去的时候,就闻到楼下一股咖啡的香味。

    燕笙歌正在煮咖啡,“要不要喝一杯?”

    “不怕睡不着?”

    “解决了一桩大事,心里兴奋。”燕笙歌那双丹凤眼透着璀璨的光。

    “不如今晚通宵?”秦浥尘走过去,双手抱住她的腰,精壮的腰,邪恶的往前顶了一下。

    “不正经。”

    “你不也有感觉么!”秦浥尘轻咬着燕笙歌的耳垂。

    而此刻电话忽然响起,秦浥尘下意识的看了看腕表,十点钟了,谁会来电话。

    “去接电话,我煮咖啡。”燕笙歌推搡着秦浥尘。

    秦浥尘拿起电话,“喂——”

    “三少,我是李询,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有事么?”秦浥尘坐到沙发上,“是小羽的案子有什么进展?”

    “有人举报夏蔚然也涉案其中,所以这个案子又出现了一些新的状况,我们已经把夏蔚然请了过来,想请你们明天白天再来一趟警局。”

    “夏蔚然?”秦浥尘挑眉,是个很不起眼的人,长得一般,性格怯懦。

    “嗯,有些情况需要再和您核实一下。”

    “我能问一下,举报人是谁么?”

    李询摸了摸下巴,显得有些为难。

    秦浥尘也不想为难他,“我知道了,不为难您,这个案子还得麻烦您多费心。”

    “这是我的职责。”李询想了半天,只是在挂断电话之前说了一句,“您的大哥回来了,您知道么?”

    秦浥尘握着电话的手微微收紧,“我知道了。”

    燕笙歌端着咖啡走过去,“怎么了?看你不太对劲?”

    “夏蔚然被人举报和小羽绑架案有关。”

    “那个女人?”燕笙歌有些诧异,“她有这个胆子么?谁举报的啊,白露?”

    “秦承宇!”秦浥尘接过咖啡,喝了一大口,浓烈的苦涩在他唇齿间弥漫。

    真够狠的。

    ------题外话------

    其实叶子的身世从很很早之前我就铺垫过了……沈家老太太和沈老爷子,还有沈廷煊那边……

    话说这个坑挖得也有些早,不过很多人已经猜到了,哈哈,每次看见自己的脑洞被你们猜到,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燕小二:说明你的脑洞还不够大!

    我:你走!

    而且昨晚码字码了一半,同学忽然问我作业写没写,我说什么作业,她说明天上课要用的,要上台说的,你不会没做吧!

    我压根忘了要上课这回事,内心真的很崩溃。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