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6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二更)

正文 066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二更)

    电梯到了楼层,燕殊牵着姜熹先走了出去,里面的两个人还在“缠绵”,燕殊转身,把餐盒提出来,“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

    “燕二哥!”莫云旗说着抬脚就要追出去,战北捷看着她急着离开自己的样子,大步跟了出去。

    莫云旗没走两步,只觉得胳膊被一股大力扯住,身体本能的腰挥手劈过去,手掌却被人硬生生的接下,手腕被人按住,整个人被拉向了另一边。

    “战北捷,你到底想要干嘛。”莫云旗咬牙看着面前的男人。

    “莫云旗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

    “我怎么就变成故意的了!”莫云旗快被这个老男人气死了,“战北捷,你自己说,从一开始,就是你和我说,让我和你演情侣,是不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是!”

    “然后呢,那日和我说结束关系的人也是你,对不对!”

    “对!”

    “轻薄我,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亲我的人是不是你!”

    “是,不过这不是轻薄,这是亲热!”

    “亲热你妹!”莫云旗看着他说得一本正经的模样,心里就来气,这个混蛋,还好意思和自己说什么亲热,你丫单方面亲我,这叫亲热?

    这家伙小时候脑子绝对被驴踢了!

    “你是女孩子。”战北捷轻轻咳嗽两声,“能不能稍微注意一点,别整天说脏话。”

    “你在部队训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个女孩子,现在和我扯这些!”

    “是你要求在部队一视同仁的。”

    “我……”莫云旗气结,“好。”

    来,深呼吸,淡定,要淡定,千万别被这个老男人气到。

    “我之前就和你说了,我们之间有很多不合适的地方。”

    “除了年纪,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战北捷双手撑在她的两侧,目光灼然的盯着她。

    莫云旗被他看得心里发怵,下意识的伸手将耳侧的头发别到耳后。

    “长得太丑?”

    “不是。”

    “家里不够有钱?”

    “不是。”

    “还是我对你不够好?”

    “你对我好么?”

    “那我以后会对你更好的!”

    莫云旗有些怔愣,貌似他们讨论得不是这个问题吧。

    “你不觉得你很霸道么?”

    “女人不都喜欢这种?”

    “太强势,不顾我的感受?”

    “就说我随便亲你这个?”战北捷挑眉。“你可以随时随地……亲回来!”反正他是不介意的。

    “我……”莫云旗呕得要死,这个男人的回答,为什么都这么的欠揍!“我说得不是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不喜欢你!”

    “看着我!”战北捷一秒变严肃脸。

    “干嘛!”

    战北捷的声音在那一瞬间,都变得有些生硬,莫云旗心里没有由来的一慌,自然不敢去看他。

    而且这人还能要点脸不,一直盯着自己看,难道不觉得很怪异么!

    莫云旗能够真切的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焦灼在自己的脸上,自己的脸似乎越来越烫了。

    “看着我说那句话。”战北捷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点情绪。

    莫云旗刚刚抬头,灼热的吻瞬间落了下来。

    “唔——”莫云旗睁大眼睛,他为什么总是这么不经过自己的同意,战北捷可不想从她嘴巴里面再听见那句话,他能做的只能堵住她的嘴巴。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战北捷完全不满足于停留在唇齿之间。

    食髓知味,自然想要得更多,更多……

    莫云旗一直仰着头,脖子很酸,她下意识的伸手拽住战北捷的衣领,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男人滚烫的呼吸擦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的脸红得发烫。

    战北捷感觉到她脖子的不适,抽身离开,伸手扣住她的手腕,两个人的嘴唇依旧离得很近,只要她开口,就能够擦过他薄唇,莫云旗根本不敢说话。

    那种酥麻的感觉,充斥着她浑身每一个毛孔,悸动得让人浑身发颤,心脏跳得几乎要蹦出来,胸口那不断起伏的悸动感,仿佛要将她吞没,心慌心悸,有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灭顶的心悸,她都觉得自己会昏死过去。

    “敢不敢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你这是耍流氓。”

    战北捷一笑,伸手摸了摸她滚烫的脸,粗粝的手指顺着她的侧脸往下移,抚摸过她滚烫通红的耳垂,勾着嘴角,“怎么烫,有反应?”

    “你丫难道没有反应?”莫云旗挑衅的瞪着她。

    “电梯里就有,你不是知道么!”两个人身子一直贴得很近,莫云旗的感受很真切。

    “臭流氓!”

    莫云旗咬紧牙关,抬脚就朝着他的隐私部位踹过去。

    真是够不要脸的!

    战北捷毕竟不是一般男人,直接抬手就按住了她的膝盖,这手直接落在她的大腿处。

    “松开!”

    “腿挺细的!”

    “你再不松开,我就不客气了。”他的手好烫,那灼热感,穿过衣服,能够清晰的烙印在她腿上,莫云旗身子发紧,他霸道强势的呼吸还不断地喷洒在自己的脸上,莫云旗就是呼吸就变得小心翼翼。

    两个人急促而又灼热的呼吸纠缠,就连空气都变得暧昧缠绵起来。

    “就你这样,你还想对我不客气?”

    莫云旗狠狠瞪了他一眼。

    却猝不及防跌进了那双染着笑意的眸子。

    莫云旗的脑子那一瞬间有些空白,战北捷长得本就不错,只是平时一脸严肃,谁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他目光坚毅,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韧不拔,鼻子坚挺,两道浓眉,显得他英气十足随意不羁,微微勾着着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冷傲而又盛气凌人,傲然独立,盛气凌人,或许是职业的原因,骨子里面透着霸道强势。

    此刻锐利的眸子染上点点璀璨的光,夕阳的余晖倾泻下来,将他周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华,那一瞬间,莫云旗看得有些痴了。

    战北捷仔细看的话,长得真的不错,就是平时活得太糙了一些,看起来不似燕殊那般精致。

    值班护士忽然经过,战北捷送开牵住她大腿的手,改为搂住她的腰,他可没有当中表演的习惯。

    他压低声音,“看够了么?”

    “我就是随便看看!”莫云旗被人戳破,瞬间觉得有些尴尬。

    “所以随便看了快三分钟?”

    “你想怎样!”莫云旗气得咬牙切齿。

    “做我女朋友的话……”战北捷俯身,靠近她的耳垂,他看着她白皙的耳垂,渐渐变得红润,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欢喜,明明对自己有感觉,还偏要口是心非。

    果然女人就是种心口不一的生物。

    “什么!”莫云旗捂住耳朵,不许他看。

    “随时都可以看我,看多久都可以,看一辈子也可以!”他声音自带混响那种,莫云旗忽然觉得格外好听。

    这算是变相的表白吧。

    莫云旗心脏噗通乱跳,“我……”

    “还需要考虑?”

    莫云旗不说话。

    “那你慢慢考虑!”战北捷说着直接搂住她的肩膀就往病房走。

    “喂——你不是说让我考虑么,你这是干嘛!”

    “你考虑你的,我做我的!”

    “你这根本就是……”

    “嗯哼,哪里现在就答应?”

    莫云旗冷哼,不去看她。

    沈廷煊饭都吃了一半了,那两个人还是没有影子,他喝了口汤,“这两个人是失踪了?”

    “谈恋爱。”燕殊随手翻着面前的杂志。

    “你确定不是私下斗殴?”沈廷煊一边吃饭一边说道,“在家的时候,这两人没少撕吧。”

    “你见过斗殴亲嘴儿的!”

    沈廷煊差点把汤喷出来,“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文雅点!”

    “好,接吻。”

    沈廷煊瞪了燕殊一眼,“熹熹,你可得好好管管他。”

    “听过那句话么,江山易改。”姜熹轻笑。“你的腰没事吧,这么不小心?”

    “别提了。”沈廷煊叹了口气。“现在动一下都疼?”

    “撞哪儿了?”姜熹托着下巴,盯着沈廷煊看,那认真的模样,惹得燕殊有些不满了。

    这家伙有什么好看的,需要一直盯着看么!

    是我不好看?

    “桌子!”

    “你也太会玩了!”姜熹扑哧一笑。

    楚濛坐在一边一直未曾开口,只是听了姜熹这话,这才绷不住,瞬间破功。

    沈廷煊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还有脸笑!”

    “不好意思。”楚濛着实没想到,姜熹会来这么一句。

    姜熹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游离,“你俩……”

    “我呸,我的腰是被楚衍撞的!”他就说嘛,姜熹忽然笑个什么劲儿。

    “哦!”姜熹一听是楚衍,就瞬间失去了兴趣。

    “等会儿,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你眼睛往楚濛身上看什么。”

    “没什么啊。”姜熹轻轻咳嗽一声。

    “你脑子里面想什么呢,燕殊,你好好管管你家媳妇儿!”沈廷煊这一生气,扯到了腰部的伤,顿时疼得龇牙咧嘴。“你们这些个人哦,整天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啊,思想太肮脏了!”

    姜熹伸手摩挲着下巴,目光忽然和楚濛撞到了一起,一个是似笑非笑,一个是高深莫测。

    沈廷煊受伤这事儿,她还是从叶繁夏口中得知的。

    姜熹当时正好结束一个咨询活动,正打算休息一下,叶繁夏和燕持谈合作回来,正好路过她这边,就顺道到她这边坐了坐。

    “听说廷煊住院了?”

    “什么?我没听说啊。”姜熹诧异。

    “据说是撞了腰。”

    “怎么回事?”姜熹更是茫然。

    “他平时那么爱玩,指不定就是……”叶繁夏笑得那叫一个诡异。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姜熹第一个就想到了,难不成是玩了什么高难度的动作?

    “你懂得!”叶繁夏一个劲儿的冲着姜熹使眼色。

    “我不懂,你说来给我听听。”燕持挑眉,面色冷峻的从文件上挪开视线,盯着叶繁夏。

    “女人说话,你别插嘴!”叶繁夏冷哼。

    燕持倒是不说话了,不过心底没少腹诽,等回去我就让你知道,我能不能插……嘴!

    “不会吧,应该不至于吧,廷煊不是那种人。”姜熹咽了咽口水。

    “谁知道呢,不过他爱玩是出了名的。”叶繁夏耸肩。

    姜熹在脑子里面已经脑补了许多东西。

    战北捷和莫云旗正好进门,沈廷煊微微挑眉,“老战,你可以啊!”

    莫云旗伸手将某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拍开。

    “哎——要虐狗了,没好日子过了啊!”沈廷煊轻笑,“老战,你也稍微克制一点。”

    “我也是这么说的。”燕殊手随意的搭在姜熹身后,随手拨弄着她的头发。

    “我已经很克制了。”战北捷压低声音。

    “小嫂子嘴巴都肿了,你这叫克制?”沈廷煊哂笑。

    莫云旗咬住嘴唇,难怪自己一进来,这群人就一直盯着自己看,战北捷,你丫就是个混蛋。

    “忘了和你说了,爸今天晚上回来。”战北捷拉着莫云旗就坐到了一侧。

    姜熹看着两个人这熟稔的模样,忍不住侧头看向莫云旗,“你俩这是……”

    “我俩啥也没有!”

    “哦!”姜熹饶有趣味的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笃定的点了点头,“确实是啥也没有。”

    “嫂子!”莫云旗脸上放着不自然的红晕。

    “好了,不闹你了,感情这事儿,顺着心意来就好,别的都是浮云。”

    莫云旗觉着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目光一转,就看见似笑非笑的燕殊,这夫妻两个人现在说话的口气都一样了。

    “那你别和干爹说,我腰伤了,免得他担心。”

    “他已经知道了。”

    沈廷煊伸手扶额,“算了。”

    “待会儿我先送小不点回去,晚上过来陪你。”

    “不用了,我陪他就行,你陪战伯父吧。”楚濛缓缓开口。

    姜熹目光又一次变得灼热。

    沈廷煊狠狠瞪了她一眼,姜熹促狭的一笑。

    “不太好吧,我陪他就行,你平时也挺忙的。”战北捷怎么觉着楚濛有些不怀好意呢。“不要耽误你办正事。”

    “最近不忙,而且他的腰伤我也有责任。”楚濛伸手摩挲着手上的银戒,“况且照顾他也是我的正事。”

    “楚衍撞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沈廷煊咬牙,余光瞥见姜熹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他是我弟弟,我理所当然要负责。”楚濛说得那叫一个一本正经。

    沈廷煊翻了个白眼。

    楚濛电话响起,他去外面接电话,沈廷煊叹了口气,“你们有没有觉得楚濛很不正常。”

    “嗯。”燕殊低头倒腾手机。

    “平时和他谈生意,哪次不坑我,现在倒好,给我让了百分之一的红利就算了,居然还主动提出要照顾我,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准备暗中把我害死!”沈廷煊说得神秘兮兮。

    “尼玛,最近这家伙看我,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他准备暗害我。我不就是多拿了一个百分点么,应该不至于惹来杀身之祸吧。”

    “就为了这次的这个百分点,这家伙简直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到我房间威胁我,现在居然这么爽快的让给我了,完全不正常啊,我靠,他该不会是真的准备暗中把我害死吧,我也没有从他手中讨过什么好处啊。我靠,怎么越说心里越是发毛。”

    燕殊微微挑眉,收起手机,“沈四少,收起你那副被害妄想症的嘴脸好么!”

    “我去,要是一个成天和你对着干的人,忽然对你那么好,你会怎么想!肯定是没安好心啊。”

    燕殊把玩着姜熹的头发,“他不会有这个机会。”

    “什么?”沈廷煊没听懂。

    “成天和我对着干的人,基本上都被我灭光了,没有机会对我好了。”

    沈廷煊嘴角一抽,这家伙浑身狂炫酷霸拽的气质是怎么回事,我去,好想揍人有木有。

    “姜熹,你怎么忍得了他的,我都忍不住了,我真想……”沈廷煊气得牙齿咯咯作响。

    “都结婚这么久了,我想退货也来不及了啊。”姜熹耸肩。

    燕殊忽然按住姜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你想退货?”

    “我就想想而已……”姜熹看着他凌厉的眸子,忽然有些怯了。

    “想都不能想。”

    “你俩够了!”沈廷煊觉着自己周围充斥着粉红的泡泡,“秦浥尘在电视里秀恩爱,老战也秀,你俩还……能不能照顾一下我这个单身狗。”

    “不过你真的有被害妄想症,人家对你好一点,估计就是为了补偿楚楚那家伙对你造成的伤害而已,他想害你?”燕殊轻笑,“你还能活到现在?”

    “瞧你这话说得,我在京都难不成是白混的,好歹人家也叫我一声四少,你这话说的简直是在侮辱我!”沈廷煊立马不干了,“难不成我和他比很差?”

    “不是!”燕殊挑眉,“你这反应有些大啊。”

    “我靠,你说我不如那个禽兽,你能不火大么!”

    “你说谁是禽兽!”楚濛推门进来,louis也跟在身后。

    “他说……”燕殊刚刚开口,就被沈廷煊打断了话。

    “什么也没说!”

    燕殊斜靠在椅子上,“啧啧……一秒变怂!”

    “我靠,燕殊,你丫不说话会死是不是!”沈廷煊气结。

    “刚刚叫嚣着自己在京都也不是白混的人是谁啊。”燕殊微微挑眉。

    “行了你,赶紧给我闭嘴吧!”沈廷煊冷哼。

    “你俩到底在说什么。”楚濛总觉得好像在说自己。

    “和你又没关系。”沈廷煊十分傲娇别过头。

    燕殊和姜熹对视一眼,“那我们就先走了。”

    “我送你。”楚濛直接开口,直接端起了主人家的架子,惹得燕殊又是一阵轻笑。

    沈廷煊捏紧枕头,燕殊这家伙怎么变得越来越欠揍了。

    “你刚刚和廷煊说了些什么?”楚濛随手将病房的门带上。

    “我能和他说什么啊,什么也没说啊。”燕殊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懂。

    “他那副样子,分明是被你气的。”

    燕殊一乐,“你不会是为他出头的吧。”燕殊眼中尽是揶揄。

    楚濛别开头不再说话。

    燕殊揽着姜熹往电梯走,两个人不停的咬耳朵,那模样简直羡煞旁人。

    今天解决了秦家,他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只是刚刚到了老爷子病房门口,就看见几个一身军装的人站在门口,腰杆笔直,松枝绿的军装在几乎都是素白的走廊显得格外惹眼,也惹得许多人在不远处驻足。

    “谁过来了?”姜熹看向燕殊,老爷子住院之后,前几天倒是有一些大人物过来,不过也都被老爷子打发走了,这又是哪位啊……

    他们忽然瞥见燕殊,朝着燕殊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是战叔的警卫员,还有……”燕殊心头一跳,直接推门进去。

    “小殊回来了啊!”宋一唯笑道,正在给客人端茶送水。

    燕小西正趴在战霆的腿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而房间里面还有一个燕殊的熟人,燕殊刚刚准备行军礼,就被拦住了。

    “这是私人时间,别搞得那么拘谨。”

    “莫首长,您怎么来了?”

    “商量婚事呗!”燕老爷子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

    ------题外话------

    咳咳,老战啊,人家小莫同志的父母来了啊,你准备咋办啊!

    老战: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生孩子!

    莫云旗:你丫问过我的感受么,我同意了么!

    老战:你也没反对!

    莫云旗:我现在就反对!我抗议……

    老战:抗议无效!

    莫云旗:我不服……

    老战:打一架?赢了就听你的……

    莫云旗:(╯‵□′)╯︵┻━┻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