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5 逢场作戏,我认真了

正文 065 逢场作戏,我认真了

    秦家

    夏蔚然整个脑子已经完全懵掉了,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尖细的下巴,眼镜后的眸子带着一抹玩味的笑。

    “签字吧。”男人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却没有一丝感情。

    夏蔚然的脑子整个都是炸掉的,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双腿软掉,眼睛浑圆,带着一点红血丝,“承宇……你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啊。”秦承宇忽然猛地掐住夏蔚然的下巴。

    夏蔚然闷哼出声,他的指甲几乎要掐进她的肉里面,疼得她眼泪差点掉下来。

    “乖女孩,当年我承诺要娶你,我食言了么,对你,我什么时候看过玩笑啊。”秦承宇的笑容残忍。

    “承宇,当年的事情不是我愿意的,你是知道的!”夏蔚然一把拽住男人的手。

    秦承宇的眼中滑过一丝厌恶,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是你母亲逼我的,承宇……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答应我的,只要我和他断得干净,我们就能和以前一样,承宇……”夏蔚然跪在地上,哀求着眼前的男人。

    “我说过这话么?”秦承宇忽然一笑。

    “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

    “夏蔚然,话可不能乱说,我让你做什么了。”秦承宇松开手,拿起一侧的手帕,擦了擦指甲缝里的血肉,“我只是说,如果……可我没想到,你如此心狠。”

    夏蔚然满眼不可置信。

    “好歹那也是我的弟弟,我怎么可能那么心狠啊。”

    秦承宇轻扯嘴角,“我当年那么爱你,可你是如何回报我的,嗯——”秦承宇最后的强调拖得很长,带着一丝嘲弄。

    “承宇,当年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你妈怕燕笙歌……”

    “闭嘴!”秦承宇说话一字一顿,夏蔚然顿时哑然。“你也可以有别的选择,可你还是背叛了我。”

    “你知道我在秦家的处境,我能有什么办法,而且当年我根本就……”

    “你难道分不清我和我圣哲么!”秦承宇伸手捏住夏蔚然的脸。

    “夏蔚然,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

    “我没有,承宇我们从初中就认识,我怎么可能会在你面前耍小聪明呢,我是真的爱你的啊,为了你,这么多年,我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你都看不见。”

    “在我面前和我弟弟‘卿卿我我’?”

    “我没有!”夏蔚然矢口否认。

    “自然是没有的,圣哲心心念念,记挂着的都是燕笙歌,若不是为了两个孩子,还有你手中的把柄,估计也不会对你百般照顾吧。”

    “那是他欠我的,当年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承宇,这么多年我为了牺牲了多少,你怎么能够视而不见!”夏蔚然说着就红了眼眶。

    “行了,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秦承宇轻笑。

    夏蔚然的眼泪悬在眼眶中,却怎么都掉不下来。

    “你当年打着什么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秦承宇捏紧她的脸,“瞧瞧这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真是让人心疼。”

    “承宇……”

    “圣哲是喝多了,可是你没有吧,怎么着,你不会反抗,不会喊人,不会叫救命……”秦承宇语气中带着戏谑的笑,说话口气也不是很重,却一针一针的扎进了夏蔚然的心里,“当年燕笙歌怀孕,母亲急了,放下狠话,如果你不能怀孕,就让你滚出秦家,所以你急了……”

    “不是的。”夏蔚然忽然有些慌了。

    “反正只要是秦家的孩子,母亲必然会留下,你是不是觉得,我那般宠着你,这个事情,我也就咽下去了!”秦承宇轻笑。

    “承宇,你真的误会我了!”

    “误会圣哲强暴你,还是误会你勾引我弟弟!”

    “我……”

    “秦序羽的事情,自然不用我多说了吧,圣哲那脑子不够用,没有那心思搞这些,估计是你和他说了那么多,秦浥尘和燕笙歌会离婚分开,他才头脑一热吧,事情成了,对你有益无害,成不了,反正有圣哲出去顶罪,就算是为了两个孩子,他也不会把你招出来,夏蔚然,这一招很高明啊。”

    夏蔚然咬紧嘴唇。

    “你让我怎么办,我要为两个孩子考虑啊。”

    “是为你自己考虑,抓着圣哲的小辫子,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得护着你吧。”秦承宇拿出胸前口袋憋着的钢笔,“签字吧。”

    夏蔚然看着那一纸离婚协议,颤颤巍巍的伸手,“秦承宇,你一直都在利用我?”

    “怎么能叫利用呢!”秦承宇轻笑,“不过是物尽其用罢了。”

    “如果我不签字呢?”

    “那我们刚刚的对话部分内容就会传到警方的电脑上,下次见面,或许就……”秦承宇玩味的一笑。

    “我签!”夏蔚然咬牙。

    离婚协议很厚,她不断的往后翻,入目的都是出轨、净身出户的字样,她瞳孔猛然收缩,“什么意思,让我净身出户!”

    “出轨的本来就是你,你有什么意见么?难不成离婚了,还要带走我的一部分财产?夏蔚然,恐怕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别弄得这么难看。”

    “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么!”夏蔚然不信。

    “签了,我待会儿还有事!”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夏蔚然猛地抬头看向秦承宇。

    秦承宇轻笑,“我喜欢谁和你有关系么?我当年那么爱你,一颗心都给了你,可是你呢,是如何对我的,踩得支离破碎!”

    “承宇,在我给我一次机会,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夏蔚然抓紧秦承宇的裤腿。

    “从头至尾你喜欢的就是秦家吧,不是我,签了吧,我很忙。”秦承宇看了看腕表。

    夏蔚然咬了咬嘴唇,“那两个孩子……”

    “没有工作,出轨在先,你有资格和我抢孩子?”

    “那是我的孩子!”夏蔚然翻了半天,上面居然说两个孩子都归秦承宇,这让夏蔚然不能接受。

    “你可以去告我,如果那时候你没在牢里。”

    夏蔚然手脚僵硬,整个人如堕冰窖。

    第一次……

    她感觉到秦承宇有多么狠。

    这个男人曾经对她有多么的呵护,多么的宠溺,仿佛都是假的,现在撕破了脸,那面孔比魔鬼更加可怕。

    夏蔚然颤颤巍巍的签了字,秦承宇一把扯过离婚协议书,“收拾东西,滚出秦家。”

    “承宇——”夏蔚然一把抱住他的腿。

    “我说了,别弄得太难看,给彼此留个好印象。乖女孩!”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夏蔚然欲哭无泪,“从头至尾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曾经爱过。”秦承宇此刻面对她,心底没有半分波澜。

    “你刚刚说为你扫清障碍……”夏蔚然嘴唇颤抖,“是什么意思?”

    “我要回京都了,面前自然不能有太多碍眼的人。”

    “包括你的亲弟弟?”

    秦承宇笑而不语,直接拔腿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

    夏蔚然颓然的跌坐在地上,眼神空洞。

    完了……

    彻底完了。

    她亲手断送了秦圣哲,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夏蔚然忽然放肆的大笑起来,她怎么多年都在干嘛……

    弄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片场

    白露拍戏结束,已经是傍晚了,才知道外面发生了一些什么。

    白露一边卸妆,一边刷着网页,果然燕殊出手了,就是不一样,秦圣哲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还和自己扯什么,除非他死,不然自己就进不去秦家,她倒是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行了,你们先出去。”白露挥手示意身旁的工作人员离开。

    众人立刻退了出去,白露拿出一个私人手机,给秦振理打了电话。

    “振理……”

    “小露……”秦振理语气晕晕沌沌的,口齿不清,显然是喝多了酒。

    “你在哪儿呢?”白露极力压制着内心的狂喜。“我一直在拍戏,刚刚才看见秦家出事了。”

    “我在小公寓!”

    “你等会儿,我马上就回去。”白露勾着嘴角,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现在就需要解决夏蔚然就可以了……

    医院

    燕殊被燕老爷子逮着好好盘问了一通,而秦浥尘夫妇却一直被晾在一边。

    “小殊,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不知道提前通知家里一下,是不是以后你们的事情,我都要通过电视啊。”燕老爷子板着一张脸。

    “爷爷,其实……”秦浥尘刚刚开口,就被燕老爷子一记刀眼给呵斥住了。

    “我让你说话了么!”燕老爷子此刻看着秦浥尘哪里都不舒服。

    “爷爷,浥尘又没做错什么,您干嘛这么……”

    “你也给我闭嘴!”燕老爷子冷哼,“我在你和二哥说话。”

    燕殊何其精明,立刻就知道,老爷子这哪里是准备训斥自己啊,这分明就是在杀鸡儆猴啊。

    “燕小二,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你自己说!”

    “爷爷,瞧你说的,我这满心满眼都是您啊,您看哈,您身体最近不好,医生说了,让您少操心,多休息,这个事情我和您说了,您肯定很激动,对您身体不好。”燕殊说着坐到床上,伸手握住燕老爷子。

    却被燕老爷子一把拍开,“走开,少套近乎!”

    “我这不是怕您跟着担心么,而且您这脾气,指不定就要去秦家和他们拼命了。”

    “那是肯定的,我们小羽岂是谁都可以欺负的,简直放肆!太放肆,简直没把我们家放在眼里。”

    秦序羽正低头和秦小蛮说话,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

    “所以啊,我才不敢让您知道,您这身份地位,怎么能和他们一般见识呢,我们这些小辈帮您解决了就好。”

    宋一唯坐在一边削苹果,听了这话,苹果皮一下子断掉。

    燕殊拍马屁的功夫,这些年倒是有增无减。

    “哼——”燕老爷子轻哼,“反正我是看出来了,你们现在翅膀硬了,做什么事情都不会经过我了!”

    “爷爷,其实事情是我……”秦浥尘又一次开口。

    “我没让你说话,谁让你开口的。”

    燕殊一个劲儿朝着秦浥尘使眼色。

    燕老爷子忽然这般疾声厉色,燕小西抬头多看了两眼,“粑粑,你眼睛怎么了?”

    “我没事啊。”

    “那你使劲眨什么!”

    燕殊满头黑线,“玩你的东西!”

    “你也被给他暗示了,你给我去一边待着,秦浥尘,我有话和你说。”燕老爷子推搡着燕殊,燕殊无奈,只能到一边站着。

    秦浥尘往前走了一步,没想到燕老爷子直接抽出腰下的枕头就朝着他身上招呼。

    “爷爷——”燕笙歌刚刚要伸手去挡,就被燕殊给拦下来,“别去。”

    “可是这……”燕笙歌一脸诧异,“爷爷这是干嘛。”

    “还不是秦浥尘惹着他了,没眼力劲儿的东西,我一直给他使眼色,愣是视而不见,现在是耍帅的时候么,还一直无视我!”燕殊轻哼。

    秦浥尘完全是身体本能一挡,枕头落地。

    “你这个小混蛋,你还敢挡!”

    “爷爷……”秦浥尘顿时觉得很委屈,自己啥事也没做啊,怎么平白无故就挨了一顿揍。

    “爸,您别生气,吃个苹果消消火!”宋一唯立刻将苹果递过去。

    燕老爷子冷哼一声,接过苹果,“秦浥尘,你刚刚在电视上面说什么来着,我孙女追你,你还不乐意,你以为你是谁啊,金城武还是木村拓哉!”

    “爷爷,我当时……”

    “别给我解释,你说,我们小笙哪里不好!”

    “我们当时不是不熟么,我就……”

    “欲擒故纵!”燕老爷子冷哼,“小小年纪就这么重的心机,简直可恶。”

    秦浥尘嘴角抽了抽,这老爷子年纪大了,脑补的能力越来越大了。

    “你别什么嘴巴,我说的不对?”

    “没有。”

    “哼——”燕老爷子啃了口苹果,“谁给你的脸。”

    “当年你俩在一起,我就恨不得剥了你小子的皮,怎么着,原来还有这一茬,小笙,你说,你当时是看上这小子什么了,就这皮相?你大哥二哥不好看,还是当时北捷不好看?”

    “爷爷,这都多久的事了,你怎么还说啊。”燕笙歌撒娇般的抱着燕老爷子的胳膊。

    “我养了这么大的孙女,被一个猪拱了,我说两句都不行了!”说到底还是之前他俩在一起,燕老爷子心里就不自在,这会儿在医院待了这么久,无所事事,纯属找茬。

    秦浥尘微微垂着头,一只猪给拱了?

    他见过这么帅的猪么?

    这话他是不敢说,也只能腹诽一下。

    姜熹从咨询室下班过来,秦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她自然知道,也没多说什么,燕殊则借着要去看沈廷煊的理由,拖着她去了楼下。

    “怎么了?干嘛拉着我出来。”

    “爷爷正和秦浥尘怄气呢,远离战场。”

    姜熹扑哧一笑,“因为他在发布会上说得那事?”

    “不过他那话着实欠揍。”燕殊揽着姜熹的肩膀,站在电梯口。

    傍晚的医院,人不是很多,夕阳的余晖从一侧的窗口洒下来,将整个空间氤氲成了一片橙黄色。

    而此刻莫云旗和战北捷从食堂坐电梯上来。

    战北捷看着一直快步走到前面的莫云旗,抬脚追上去,从她手中夺过餐盒,“你用得着一直避着我么?”

    莫云旗冷哼,两个人进入电梯,电梯里并没有人,莫云旗按下楼层就靠在一边,两个人占据着两个角。

    战北捷侧头看了看莫云旗。

    “还不准备给我一的答复么?”

    “战大叔,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太合适,你毕竟大了我这么多!”

    又喊自己大叔!

    战北捷咬牙,捏紧便利袋。

    “而且我觉得……”莫云旗微微咬着嘴唇,“你要是只是想要找个结婚对象,我并不是首选,你完全可以找个,啊——”

    莫云旗话音未落,肩膀忽然被人捏住,整个人被战北捷锁死在角落。

    “你做什么!”

    “交往了四年,你和我说不合适?”

    “我们那不是做戏么!”

    “可是我认真了!”

    “你……”莫云旗气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之前牵你,你没有拒绝,上次亲你,你也没有拒绝,而现在……”

    战北捷忽然抬手,直接搂紧她的腰,两个人的距离瞬间僻静,她的胸口紧贴着他炽热的胸膛,“你也没有拒绝,你难道不是喜欢我?”

    “你别耍流氓,给我松开!”莫云旗伸手推搡。

    战北捷松开餐盒,双手搂紧她的腰。

    或许楚濛说得对,与其别别扭扭的,不如直接上了得了!

    “小不点,我给你了很长时间。”

    “我拒……唔——”莫云旗话刚刚说完,就被人堵住了嘴巴。

    莫云旗震惊的微张着嘴巴,而某人就直接趁虚而入,灵活的舌头直接钻入她的口腔中,肆意翻搅,逼迫着她迎合自己。

    男人的气息过于强烈,莫云旗双手死死按住他的肩头,试图将他推开,可是战北捷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强势而又霸道的压制住她。

    浓烈的气息钻入她的口腔,她震惊而又心悸。

    那灵活的东西钻入她的口腔,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战北捷手不断收紧,恨不得要将她揉进身体里面。

    直到听见电梯叮的一声,战北捷才抽身离开,嘴角牵扯出了一抹银丝。

    莫云旗羞红了脸。

    “战北捷,你耍流氓!”

    “你没决绝。”

    “我特么的决绝你了,我全身心,全身上下每个器官,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拒绝!”莫云旗大吼。

    “你再说一遍!”战北捷看着她急于和自己撇清关系的模样,也是一阵恼火。

    “怎么着,你还想对我干嘛!”

    “我能直接把你办了信不信!”

    “战北捷,你敢!”

    “你试试看!”

    “我……”莫云旗话音未落,忽然瞥见电梯已经开了许久,“有人!”

    “明眼人都不会进来!”

    “不好意思,我还真的就要进去了!”燕殊揽着姜熹往里面走。

    战北捷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身子一僵,莫云旗趁机把他推开,抬脚就要往外面走。

    却被战北捷一把扯入了怀里,姜熹顺手按下了合上的按钮,“小旗,还没到楼层呢。”那口气充斥着揶揄和打趣。

    莫云旗抬手掐了一把战北捷腰间的软肉,疼得战北捷眉头紧蹙。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有人在呢,节制一点哈。”

    “我是被强迫的!”

    “我只看见你俩缠绵了许久。”燕殊看了看楼层,“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

    “你知道就好。”战北捷咬牙。

    “这是公共场合,你们好歹注意一下,要亲热回家去。”

    “我有这个打算!”

    “战北捷!”莫云旗气得咬牙切齿。

    姜熹微微侧头,看着莫云旗,轻轻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莫云旗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嫂子?”

    “口水擦干净!”

    莫云旗登时红了脸。

    燕殊憋着笑,附在姜熹耳边,“熹熹,你变坏了。”

    “和你学的。”

    莫云旗使劲擦着嘴唇,那着急的模样,看在战北捷眼里,就像是要刻意将他的气息给擦去,他自然不高兴。

    来日方长!

    ------题外话------

    咳咳,之前忘了在哪儿看过的段子,后来我就再也无法直视什么来日方长……日久生情……

    看不懂的妹子不要问我为什么,捂脸!

    燕小二:污死你!

    我:怎样!

    燕小二:女孩子有你这样的么!老司机!

    我:我又没开车……

    燕小二:你就试驾了而已……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