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3 秦家败落(4)禽兽都不如

正文 063 秦家败落(4)禽兽都不如

    秦圣哲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他们一开始居然是燕笙歌主动的,难道不是秦浥尘倒追么?

    燕笙歌看着他错愕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我俩到底是谁追谁的,和你应该也没有多大关系吧,瞧把你能耐的,难不成我们谈个恋爱,还需要和你说一声不成!”

    “不可能,肯定是秦浥尘看上……”

    “秦圣哲!”秦浥尘那声音确实好听华丽。“你还不明白么?我俩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情相悦,和别的东西没有任何关系。”

    “也不全是!”燕笙歌扯了扯头发,“第一眼看上的是你的皮相,真的漂亮。”

    “之前还觉得作为男人生得漂亮没啥用,看样子还是有些用处的。”秦浥尘挑眉。

    “可不,一见钟情钟得可不就是皮相。”

    秦浥尘低头搓揉着她的手腕,“怎么样?疼不疼了?”

    “还行!”燕笙歌回握住他的手,“秦圣哲,你别拿着爱我的幌子做着苟且的事情,事后还口口声声说是爱我,说实在的,你这种爱,我可真是承受不来,也承受不起!”

    秦圣哲还能说什么,他总以为燕笙歌是受了秦浥尘的蛊惑,却不曾想,其实一直都是他在自欺欺人。

    “老陆,挺久不见的。”燕笙歌笑着和地上的男人打招呼。

    “少夫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当时是鬼迷心窍了,我一时糊涂才做了那那种蠢事,少夫人……”

    “我还以为你在外面过得定然是有滋有味的,看到你过成这个样子……”燕笙歌咋舌,“我也就安心了,毕竟你若是过得太好,我心里真的膈应。”

    这燕笙歌倒是什么都敢说啊。

    “带走小少爷都是二少的主意,都是他,我就是按照他的命令做的,少夫人……”老陆显然相比秦浥尘更加惧怕燕笙歌。

    因为燕笙歌做事是属于不太计较后果的,以前有燕家兄弟宠着,现在有秦浥尘。

    “我知道。”燕笙歌挑眉看了一眼李询,“李队长,可以抓人了么!”

    “嗯。”李询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燕殊,燕殊正笑眯眯的和燕小西说着什么,似乎并不关注这边的情况。

    这一步棋还真是……

    够狠。

    李询走到秦圣哲面前,“秦圣哲,跟我走吧,有些情况还要和你核实。”

    秦圣哲嗫嚅着嘴唇,看了一眼燕笙歌。

    似乎想要将这个女人刻在自己的心底,秦浥尘却微微侧身挡住他的视线。

    他这举动被所有记者都捕捉到了,这京都第一醋王可真不是白叫的,就是看了一眼而已。

    “这根本就是他们无端的指控,一个平白无故冒出来的人,你们凭什么就要带走他。”秦振理挡在了李询面前。

    “是不是无端的指控,我们会调查的。”

    李询办案多年,秦圣哲这模样,显然是被燕笙歌刺激不轻,就目前掌握到的情况,别的事情真假不提,秦序羽绑架案和秦圣哲应该脱不了干系。

    “阻挠警方办案,是要被拘留的。”燕笙歌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

    “放肆!”秦振理气得脸色铁青。

    燕笙歌微微咬着嘴唇。

    “你一个小辈,从进了我们家就一直顶撞我,你的家教呢,你们燕家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燕笙歌直接拍开秦浥尘的手,“我看放肆的人是你吧!”

    “你说什么!”

    “除却倚老卖老,你还有什么本事,作为长辈,我愿意尊重你,我也愿意敬重你,那也得看你值不值得我尊重啊。”

    “你简直放肆!”秦振理抓起手侧的水杯,紧紧攥住。

    “这么多年了,你不过是仗着是浥尘的生父罢了,除却这点血缘,你们之间还剩下什么,从他出生就不闻不问,同样是你的孩子,你的心偏得有多厉害,你的心里有数,自己没本事,被爷爷架空了,公司好不容易蒸蒸日上了,你就带着你那无用的儿子来搅和,到底是谁给你的脸,就是因为你是他的父亲么,这世上有你这么不要脸的父亲么!”

    “有你这样,处心积虑,想要还是自己儿子的父亲么!”

    “燕笙歌!”秦振理真的是被气得浑身发抖,抬起水杯就朝着燕笙歌砸过去。

    秦浥尘动作很快,直接就把她护在了怀里。

    水杯砸在他的后背上,秦浥尘身子岿然不动,一只手搂紧燕笙歌的腰,一只手护住她的脑袋,将她稳稳的护在怀里。

    水杯落地,滚了一圈,落在台下。

    “疼不疼!你个傻子,我能躲开。”燕笙歌抬头看着秦浥尘。

    “没什么。”秦浥尘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拨到一边。

    燕笙歌伸手将他推到一边,直接走到秦振理面前。

    “就这点本事么!除却发火骂人打人,你还会什么,年轻时候就和秦圣哲一个模样,到处沾花惹草,不过年纪大了也没有收敛。”燕笙歌嘴角带着嘲弄的笑,“为老不尊,就你这样,还要和浥尘来争公司?送你四个字:痴心妄想!”

    燕笙歌这口气着实嚣张。

    燕小西抱着燕殊的脖子,看得那叫一个认真。

    “粑粑。”

    “嗯?”

    “姑姑这话说得好欠揍!”

    “你这话说出来,你也很欠揍,小心你姑姑听着下来揍你。”

    燕小西努努嘴,“小羽哥哥,你不会告诉姑姑吧。”

    “如果你不欺负小蛮,我可以考虑。”

    燕小西冷哼,继续盯着台上。

    “你真的以为那些人给你面子是因为你是秦家的一家之主,人家不过是看在浥尘的面子上,这么多年,我们还没有为难过你们吧,而你们呢,步步紧逼,甚至做得更绝,想要拿我儿子开刀,说我放肆,秦振理,你凭什么!”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最起码我燕笙歌靠自己努力赚钱还能养活自己,而你呢,年轻时候啃着爷爷的,这把年纪了,就啃着儿子的,现在倒好,反过来还要咬他一口,虎毒还不食子,而你呢……”

    “是不是连畜生都不如!”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秦浥尘夫妇都很毒舌,这是众所周知的,可是没想到燕笙歌怼人居然如此厉害。

    “燕笙歌我打死你!”秦振理抬起手,燕笙歌却直接把脸凑了过去!

    “来啊,打我,快点!”

    “你以为不敢么!”秦振理手发抖,显然被气得不轻。

    秦浥尘一直护在燕笙歌身后,生怕秦振理真的下手。

    “打啊,打完我立刻就去验伤,告你故意伤人,你们一家子就在牢里团聚好了!”

    我滴乖乖!

    这简直就是王炸了。

    燕笙歌这话说完,秦振理手举在半空中,愣是没有下得去手。

    隔了半晌,才将手放下。

    众人都期待着秦振理能够下得去手,没想到……

    燕笙歌轻笑,“懦夫!”

    所以说京都许多大家族的人瞧不上秦振理也是有原因的。

    “你打了圣哲这个事儿……”秦振理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秦圣哲,你会告我故意伤人么?”燕笙歌显然是吃定了秦圣哲。

    秦圣哲惨然一笑,“你明知道……”

    “走吧!”李询自己的同事将秦圣哲带下去。

    扭头看着一直跌坐在地上的老陆,“你也跟我走吧!”

    “三少,少夫人,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三少……”老陆直接抱住秦浥尘的大腿。

    “你问小羽,你觉得小羽会原谅你么!”秦浥尘目光飘向不远处的秦序羽身上。

    秦序羽看着台上的人。

    老陆看到秦序羽,那张脸和他记忆中的模样瞬间重合在了一起,这是他午夜梦回的梦魇,他下意识的往后退,知道退无可退,也不敢直视秦序羽的眼睛。

    “当时我也求过他,他没理我!”秦序羽声音清脆,却又异常笃定认真。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也没打算理你!”秦浥尘笑得残忍。

    李询示意同事将他带下去。

    原本已经够惹人注目的发布会,居然会以这么一种奇特的方式收场,让人大跌眼镜。

    主持人已经愣得说不出话了,直到李询提醒,她才开口:“各位,今天的发布会到这里已经结束,我们……”

    “秦总,我们还有问题,请问这件事情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揭穿,你们是有计划……”

    “刚刚才知道而已,我可没这个耐心等到现在。”

    “那请问……”

    “麻烦各位陆续离场,已经没有提问环节了,麻烦各位记者朋友配合……”

    大家哪里肯走啊,赖在这边就是不退,而且堵住了几个出口,李询不得不让人将记者隔开,不然秦圣哲和老陆都送不出去,记者完全不让走啊,简直头疼。

    而此刻忽然有个一身黑色西装的肃穆之人走了过来。

    “关苏叔叔?”燕小西看着为首的男人。

    他们身上关家的标志也是格外惹眼。

    关家人一来,整个会场立马就安静了,根本无人敢在他们面前造次,李询松了口气的同时一颗心瞬间悬了起来,我去,今天他到底是惹着谁了,这一尊两尊三尊大佛还没有请出去,关家的人怎么又来掺和啊。

    “二少!”关苏面对燕殊还是格外恭敬的。

    燕殊往他后面看了看。

    “关爷没有来。”

    “那你来做什么!”

    “关爷有份礼要送给您和三少,秦夫人!”关苏面色冷峻,没有一丝起伏。

    “什么?”

    关苏只是笑而不语,一伸手,身后的人立刻递上一个牛皮纸袋,关苏大步朝着秦圣哲走过去。

    秦圣哲一看到关家人,脸色煞白。

    秦浥尘和燕笙歌称着记者发愣的时候,已经走到了燕殊身边,“怎么回事?关家人怎么来了?”

    “我哪儿知道。”燕殊耸肩。

    “你俩不是好基友么!”燕笙歌说得阴阳怪气。

    “燕小笙,你找揍是不是!”燕殊挑眉。

    “粑粑,和关叔叔是好基友?”燕小西一下子来了劲。

    “别听你姑姑胡说。”

    “好基友一辈子!”

    这话居然是从自家儿子口中说出来的,燕殊真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秦二少,我们前几天才见过。”关苏一张冰块脸,没有任何表情。

    “关……关……”

    “这里从我们这里贷的款,已经快四年了,还是没有还清,考虑到你现在的具体情况,我们在考虑将您抵押在我们这里的公司,进行拆解。”

    “你说什么!”秦圣哲急了,“那可是我的心血。”

    “我们知道,现在您公司的股票已经跌停了,我相信市值也在走低,如果您现在有能力,将这千万的贷款还清的话,我们也是无所谓的。”

    记者开始交头接耳,秦圣哲这公司原来是走关家借了高利贷啊,怪不得,现在这人有可能都要坐牢了,关家肯定要先来保障自己的权益,若是日后再出什么乱子,指不定秦圣哲的公司就要被法院查封,财产冻结。

    “你明知道我现在并没有钱!”秦圣哲急眼了。

    “所以我们用公司抵押,我们会像法院申请对你的公司进行评估,不属于我们的,我们也不会拿,我们走的是正当程序,可没有强迫你。”

    众人一阵恶寒。

    听关家人说走正当程序解决事情,就好比一个人拿着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和你谈条件,还口口声声说,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

    秦圣哲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点头应允。

    关苏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扭头就走,倒是将牛皮纸袋直接递给了秦浥尘。

    秦浥尘有些愣神,他和关戮禾是一点交集都没有的,他怎么……

    “关爷说这是给三少的。”

    “给我?”这里面定然是秦圣哲之前和关家签的贷款协议,现在这里面可是有秦圣哲一个公司啊。

    “关爷说是为了感谢秦夫人当年甩了他几巴掌,让他清醒不少。”

    燕笙歌嘴角猛地抽了抽。

    关苏声音不算大,可是记者都竖着耳朵呢。

    看向燕笙歌的表情顿时变得不一般了。

    连关爷都敢打,真的可以上天了。

    “二少,三少,秦夫人,那我就先走了。”

    “关苏叔叔,什么时候我还能去找关叔叔玩啊!”

    这回换关苏嘴角猛地抽搐了两下,“您想来,随时都可以。”

    “嗯嗯!替我向关叔叔问好,对了,他的鱼我照顾得很好,让他不用担心。”

    关苏悻悻地点了点头,关爷已经重新买了一些鱼,把池塘给填充了起来,若是被这个小祖宗知道了,那不还得把鱼又给捞走。

    燕笙歌并不觉得关戮禾让人送东西过来,是为了感谢她,现在董风辞回来了,他倒是变得很活跃啊,这分明就是一个警告啊,让她别在多管闲事了?

    她只要想到关戮禾现在戴着个面具,那不人不鬼的样子,心里就发怵。

    而秦浥尘拿着牛皮纸袋,颇为无奈,“不想接手公司,就申请破产,换点钱给孩子买糖吃!”燕殊说得那叫一个随意。

    众人睁大眼睛,说得倒是轻松,一家上市公司啊,买糖?够吃几辈子了吧。

    医院

    直播从关苏和秦圣哲说完话,就被掐断了,燕老爷子长舒一口气,“身心舒畅啊。对了,廷煊,你的腰没事吧。”

    沈廷煊嘴角抽了两下,您在我病房都看了整整两个小时直播了,这会儿才想起来问我的腰?

    “没什么事,养几天就好了。”

    “这腰啊,对男人来说很重要,可得好好养养。”

    “嗯。”沈廷煊看着那慈爱的笑容,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你还没有孩子,可不能伤了腰,不然很麻烦的。”

    “我以后会注意的。”

    “是楚楚撞得?”燕老爷子目光落在楚衍身上。

    “燕爷爷,我让厨师熬了许多汤给他补身子,保证过几天他就生龙活虎!”楚衍呵呵一笑。

    “什么汤?”宋一唯最近对汤品颇有研究,也就顺嘴一说。

    “猪腰汤!”沈廷煊咬牙切齿。

    “吃什么补什么,以形补形嘛!”

    燕家人忽然想到之前她给姜熹送了许多脖子的事情,顿时一阵恶寒。

    这么多年过去了,性格倒是一点都没变。

    “哎呦,这都十二点了啊,爸,我们回房吧,估计平叔已经送饭来了。”宋一唯推着轮椅就往外面走。

    “燕爷爷,我们送您!”除却沈廷煊,众人都起身。

    “不用了,你们也赶紧吃饭去吧,不早了,你们这样我这个老头子心里有压力,都坐着,别送了。”燕老爷子这可不是客气,因为他向来也不是什么客气的人。

    战北捷还是拖着莫云旗出去送他一下,毕竟沈廷煊现在是挂在战家的人,他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

    莫云旗伸脚踩住战北捷的脚,战北捷整个脸拧成一团。

    “你还不快点松开!”

    这厮还拉上瘾了么!

    “小不点,我的腰挺好的!”

    “哈?”莫云旗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猛地用力甩开他的手,“战北捷,你丫无耻!”

    战北捷一乐,“生气了?”

    “滚开!”

    “小不点,这都多少天了,你好歹也消气了吧。”

    “我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打得过我么!”

    “要不我们试试?”莫云旗挑眉。

    沈廷煊一看这两个人的模样,一阵头疼,“麻烦两位,外面继续,我是病人,需要静养!”

    莫云旗冷哼,“不和你一般见识。”

    “我给了你几天时间,已经宽限了很多天了,你总该给我的答复了吧!”战北捷一提这事儿,莫云旗忽然没有由来的心慌。

    “什么答复,我不知道!”

    “求婚么,答应吧!”楚衍唯恐天下不乱。

    “不是。”莫云旗咬着嘴唇。

    “是求爱?”沈廷煊挑眉。

    “沈廷煊!”莫云旗觉得沈廷煊性格真是恶劣至极,瞪了他一眼,就推门出去,“我去买饭!”

    战北捷挠了挠头,楚濛却在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战北捷,给你出个主意。”

    “什么?”

    “直接办了!”

    “不太好吧!”

    “生米煮成熟饭了,你还怕她不从么,我看那丫头对你也不是没感觉,这种事啊,我比你有经验,快去吧,那丫头不是去买饭么,她一个人哪里拿得过来,这么多人张嘴等着吃饭呢!”

    战北捷抬脚追了出去,两个人又是别别扭扭的进了电梯。

    楚濛无奈的笑了笑,一扭头就撞进了三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你们干嘛这么看我!”

    “哥,你有多少经验啊!”楚衍笑道。

    “都说了老战有经验!”轩陌推了推眼镜,斯文到不行。

    沈廷煊伸手摩挲着耳垂,“看不出来啊,看着禁欲高冷,原来如此败类啊!”

    “我败类?”楚濛伸手指了指自己。

    “自己都说有经验了,啧啧,楚公子,你干脆叫楚司机得了。”

    “我是老司机?”

    “你不是么?”

    “你要和我一起开车?”

    沈廷煊气结,拿起枕头就砸过去,“哎呦我去,我的腰……”

    楚濛伸手接下枕头,“都这样了,还想怎么滴,等你腰好了,给带你去开车!”

    “滚粗!”

    ------题外话------

    话说沈四少也不是什么小清纯,这话说得好像自己不是老司机一样!

    沈四少:你丫也给我滚粗!

    我:脾气这么大!

    沈四少:还不是你,你丫能盼着我点好么,不是被那啥,就是腰伤了,能不能给我一点福利!

    我:你想开车?老司机?

    沈四少:我说了我是老司机!

    我:你是……

    沈四少:……

    我:就是不经常开车!

    楚公子:我常开!

    沈四少:禽兽!

    楚公子:……我可以表演一下什么叫真禽兽!

    我:……你们聊!我先撤!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