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2 秦家败落(3)我就是豪门(二更)

正文 062 秦家败落(3)我就是豪门(二更)

    医院

    燕老爷子眉头紧蹙,看了看宋一唯,“秦家那两个小子,莫非真的是……”

    “我不是很清楚,从小笙和浥尘在一起之后,就没有过来往,不过当年秦承宇很喜欢夏蔚然,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愣是将她娶进了门,闹得不是挺大的么。”

    “秦承宇?”沈廷煊坐起身子,腰杆绷得笔直,“没见过。”

    之前沈家虽不在京都常驻,沈廷煊三不五时也会过来洽谈业务,也从未见过这个男人。

    “那时候他和夏蔚然在一起,他母亲不同意,又哭又闹,在婚礼上又闹了一场,听说最后弄得很不愉快,所以结婚不久,他们就出国了。”战北捷倒是略知一二。

    “那他应该很喜欢这个女人啊,她带着孩子回国也有四年多了吧,也没见他回来过一次。”沈廷煊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耳垂,“难不成他真的不是孩子的生父?不过浥尘又说是亲生的,该不会是……”

    “我靠,秦圣哲的!”楚衍惊呼。

    轩陌打了个哈气,“不过秦圣哲对那两个孩子倒是真的很照顾。”

    “秦承宇特么是个傻子么,被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都无动于衷?他是不是傻啊。”

    “若是这孩子真是秦圣哲的,秦承宇难不成会直接承认?自己的妻子和弟弟背叛了自己,这种丑闻,若是爆出来,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不过现在被秦浥尘说出来,不一样很丢人!”楚衍小声嘀咕。

    “那得看后续如何处理了,不过秦家出了这么大事情,秦承宇都没回来,倒是奇怪。就算是厌恶自己的妻子和弟弟,好歹秦振理和孙静闲是他生父生母吧。”战北捷狐疑。

    “这秦家真是够乱的,都什么和什么啊,若是那两个孩子真是秦圣哲的,我真的要吐了。”楚衍一脸厌恶。

    “秦圣哲之前多么花心风流,京都众所周知,只是和嫂子……胆子够大。”轩陌轻笑。

    而此刻会场已经彻底炸开了锅,人声鼎沸,记者更是有冲上台举动,幸亏李询有先见之明,多调派了一队人过来,不然这现场还真的不好控制。

    秦圣哲目光森冷的等着秦浥尘,像是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

    秦振理更是直接走过去,“满口胡言,你不把我们家拖垮你不甘心是不是!”

    秦浥尘只是无所谓的一笑,“当年小羽失踪,你们家可是完全坐视不理啊,再说几年前白露孩子夭折,我就问一句,你们家有几个人知道,那孩子的墓地在哪里!”

    秦振理动了动嘴唇,这话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看吧,何其凉薄,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尚且如此,秦圣哲,为何会对两个侄子那般情有独钟?就是因为大哥不在,你有义务照顾?别搞笑了,这理由太牵强了,当年若不是他们,你的亲生儿子不至于夭折,你还待他们视如己出,难怪白露当年毅然决然和你离婚。”

    这秦浥尘今天的话信息量很大啊。

    很多东西都是这些记者所不知道的。

    白露当年和秦圣哲离婚却是很仓促,最多的猜测就是白露失去孩子,心情抑郁,在秦家过得不舒服,才导致的离婚,若是正如秦浥尘所说,其实一切都很好解释了。

    “我和白露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我知道得是不太多,我只是觉得他俩着实不像是抱养来的孩子,比自己的亲儿子还亲,还有……”秦浥尘看向秦振理,“小羽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孙子吧,当年他失踪,也没见你打一通电话过来,他可是从你们出去才失踪的,这次秦玉书出事,全家出动,是不是有些太反常了。”

    其实秦圣哲格外照顾两个侄子的事情,早就有人猜测了,只是秦浥尘这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秦家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真的如我所说,您对我儿子出手倒是可以理解,别拿你喜欢笙笙为借口,你也配和我提她!”

    “秦浥尘,特么的,你当年要不是你从中作梗,我和她……”秦圣哲直接扯住秦浥尘的领口。

    “你和我如何!”燕笙歌的突然出现,倒是惊了一大片人。

    “粑粑——”燕小西直奔燕殊怀里,秦序羽安静的站在燕殊身侧,并未进去。

    秦圣哲没想到燕笙歌会突然出现,她步子很大,面色冷清,明媚的丹凤眼染上一层寒冰。

    “少夫人!”老陆见着燕笙歌,吓得往后缩。

    燕笙歌目光淡漠的从他身上扫过,最后还是落在了秦圣哲身上。

    “小笙……”秦圣哲呢喃自语。

    燕笙歌直接走过去,伸手扯开他的手,“别碰我丈夫!”

    那语气冷冽,没有一丝感情,反而是扭头帮秦浥尘整理了一下衣服,“你怎么过来了?”秦浥尘随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到一边。

    “你明知道我恨毒了当年那些人,却不通知我。”

    “不是怕你着急上火么!”

    “我现在还真的挺火大的!”燕笙歌朝着秦浥尘灿烂的一笑。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养眼极了,秦浥尘本来肃穆的眼睛,才看见燕笙歌的时候,化为一摊宠溺,看着羡煞旁人。

    “这事儿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跑过来。”

    “心里憋着一团火啊!”燕笙歌勾着嘴角,笑得那叫一个动人啊。

    “小……”

    “啪——”秦圣哲话没说出来,燕笙歌甩手就是一巴掌,那动静着实不小。

    燕小西打了个激灵,“姑姑好暴力。”

    “所以你以后少惹小蛮知道么!”燕殊剐蹭了一下他的鼻子。

    “我尽量!”燕小西抱紧燕殊的脖子。

    燕笙歌这巴掌太响亮,周围本来还有些喧闹的声音,瞬间沉寂下去。

    秦圣哲伸手摸了摸脸,嘴巴里面都是浓重的血腥味,左侧的脸疼得麻木。

    燕笙歌伸手揉了揉手腕,神色木然。

    秦圣哲刚刚抬头,又一巴掌!

    秦圣哲咬紧牙关,他的脸猩红一片,侧脸被燕笙歌的指甲勾出了一个小口子,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燕笙歌,你别太……”秦振理话音未落,燕笙歌直接上前一步,直接扯住了秦圣哲的衣服。

    死死拽住,她的个子是不及秦圣哲高,可是那气势却是压倒性的。

    睥睨着他,不屑、愤怒、激动……

    “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燕笙歌怀疑过他,可是有嫌疑的人很多,他们又没有证据,整件事情就被搁置了。

    秦圣哲嗫嚅着嘴唇,面前的女人,是他第一个真正心动的人,如果说面对秦浥尘他可以狡辩,那么面对燕笙歌,他却无端的升起了一丝无力。

    在她面前,他没有办法撒谎。

    她此刻那骇人的目光,足以将他凌迟。

    燕笙歌咬牙,抬手又是一巴掌。

    这巴掌比之前更为响亮,秦圣哲身子趔趄一下,险些栽倒,整个侧脸已经完全红肿。

    会场死寂一样,所有人敛声屏息,生怕错过了什么。

    关家

    关戮禾坐在沙发上,面前偌大的液晶显示屏正在播放着发布会的直播,他手中拿着剪刀,眼睛从未在电视上停留,倒是燕笙歌那三巴掌,他身后的两个人倒吸一口凉气,他才微微抬头看了一眼。

    “关爷,燕三小姐还真是……”

    “什么?”

    “没什么,挺厉害的。”那人说完立刻噤声,因为关戮禾的脸色着实不太好看。

    他手一顿,又被剪坏了,身侧的人立刻过去将盆栽端下去,这关爷自从国外回来,就彻底修身养性了,没事居然在家弄弄花草,明明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愣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

    关戮禾随手扔掉剪刀,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

    当年他可是也被这丫头狠狠打过几次呢。

    无独有偶,此刻的董家也正在看直播。

    董风辞已经去过一趟公司,回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爷爷正在看电视,便凑过去看了两眼。

    “秦家真是不像话啊。”董老爷子叹了口气。

    “以前不就那样嘛,秦爷爷过世之后,不就断了联系么?”

    “前些年他们还来拜访过我,被我推了。”

    “拜访您做什么?您都退休了。”

    “为了你呗。”董老爷子喝了口热茶,“只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我们家也是他们能攀附的么,倒是可笑。”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就瞧着燕笙歌冲了出来,扬着手对准秦圣哲就是几巴掌。

    董风辞艰难的咽下一口茶,“不是说她结婚之后,脾气收敛了很多么,我看倒是长进了不少。”

    “秦浥尘惯的!”董老爷子板着一张脸,“不过这丫头命好,你也和她学学。”

    “我……”董风辞觉着甚是无辜,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了。

    “虽然我不是很赞成未婚先孕,不过你这年纪……”

    “爷爷,我年纪也不算大吧。”

    “还不大,你是成心不想让我抱曾外孙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去相亲,关戮禾去了?”

    “您都知道了?”

    “怎么着,你还想瞒着我不成!”董老爷子将水杯重重扣在桌上,“风辞,你对他还是余情未了?”

    “不是,是他对我死缠烂打!”

    “改天我要和他好好说说,这个小混蛋!”

    董风辞挑了挑眉,这世上,一直喊关戮禾小混蛋的人也只有自家爷爷了吧。

    “当年一走,小笙去了一趟关家,打了关戮禾几巴掌,倒是解气。”

    “我怎么不知道!”董风辞愕然。

    “怎么滴,你还想护着那个小混蛋!”

    “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个小混蛋分明是故意的,他这一闹,整个京都还有谁敢娶你!气死我了!”董老爷子越想越憋屈。

    “爷爷,他好歹三十多了,你也别总是小混蛋,小混……”

    “你这是在为他说话?”董老爷子一记刀眼。

    “我绝不是这个意思!”

    “你别忘了他当年对你做了什么,别这么没记性!傻丫头!”董老爷子说着伸手狠狠戳了戳她的脑门。

    董风辞悻悻地点了点头。

    发布会现场

    秦圣哲伸手摸了摸嘴角,果然有血,她下手还真是狠。

    “秦圣哲,你特么的就是个混蛋,对一个孩子出手,你算个男人么!”燕笙歌咬牙,双手握紧,咯吱作响。

    “那还不是因为我爱你!”

    “啪——”燕笙歌书打上瘾了,抬手又是一巴掌。

    “你配和我提这个字么!人渣!”燕笙歌气得浑身发抖。

    她用力过猛,导致右手微微发抖。

    秦圣哲忽然兀自一笑,抬头看向燕笙歌,左脸红肿一片,“我是人渣,那还不是因为你么,燕笙歌,你告诉我,我哪里比不上秦浥尘,凭什么你从一开始就向着他,看都不看我一眼。”

    “你给他提鞋都不配。”燕笙歌一字一顿,说得格外清晰!

    秦圣哲忽然抬手指着秦浥尘,“你可知道秦浥尘他根本就不爱你,要不是我在家说喜欢你,要上门提亲,他根本就不会追求你,他就是为了打击我,才故意追求你的!”

    此刻台下的众人已经看傻了,这到底都是一些什么神转折啊。

    秦浥尘为了报复秦圣哲才追求燕笙歌?

    “当年他初到京都,他懂个什么东西,我刚刚和家里说过这件事情,结果没几天,他就开始和你打得火热,从头至尾,他看上的都是你背后的燕家,而不是你,你到底懂不懂!”

    “继续说。”燕笙歌和秦浥尘淡定得令人发指。

    通常面对这种指责,正常人都会立刻反驳,甚至表现出强烈的愤慨。

    这对夫妻倒好,居然如此冷静。

    “他到京都无依无靠,爷爷过世之后,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不是要借助燕家的权势,你以为他会追求你么,小笙,你怎么就是不明白。”

    燕笙歌扭头看向秦浥尘,“他说得可是真的?”

    “你问我?”秦浥尘表现得那叫一个淡定啊。

    “不然呢,他说你是为了我背后的燕家才追求我的。”

    “为什么?”秦浥尘那叫一个茫然。

    “因为我们家的权势。”

    “我本身就是豪门,为什么还要为了权势追求你。”

    这口气何等狂妄。

    “秦浥尘,你怎么敢如此大放厥词,你敢说当初你不是为了燕家和打击我才追求的她。”秦圣哲显然被他的镇定刺激得不轻。

    “好像有件事情你们一直不知道。”秦浥尘抬手我自己燕笙歌手腕,轻轻给她搓揉着手腕,动作那叫一个温柔啊。

    看得现场某些未婚女青年两眼放光,一直以来秦浥尘都是京都好男人的典范,爱妻如命,京都醋王,这些可不是白叫的。

    “你轻点儿,有些疼。”燕笙歌语气娇嗔。

    “谁让你刚刚那么用力。”秦浥尘口气透着责备,眼神却格外宠溺。

    “我这不是气不过么!”

    “我轻点儿!”

    这两个人秀恩爱那叫一个旁若无人啊,似乎已经忘了,这是现场直播啊。

    医院

    这在医院等直播的一众人,也是颇为尴尬。

    “这两个人秀恩爱,能不能私底下来,事情正进展到高氵朝呢,急死我了!”楚衍抓起一把瓜子,却被轩陌扣住的手腕。“干嘛啊。”

    “吃多了上火!”

    “我就吃了几颗而已。”

    “自己看垃圾桶。”

    “那都是燕爷爷和廷煊吃的!”

    而此刻两个都没有嗑瓜子的人,同时看向楚衍,楚衍一阵头皮发麻,“我就是多吃了几颗而已。”

    “你是容易上火的体质,不知道么!”轩陌扣住他的手,不许他乱动。

    “行啦,不吃可以了吧!”楚衍轻哼,“我也没上火啊。”

    “看你明天会不会便秘!”

    “你……”楚衍脸涨红。

    众人低头闷笑。

    这事儿对医生来说,那就是稀松平常的一个术语罢了,可是楚衍却觉得轩陌戳了他的痛处,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

    莫云旗伸手动了动手,“你还不松手。”她刻意压低声音,靠近战北捷,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

    “嗯?”战北捷握着她的手,真舒服呢,怎么舍得松手。

    “我说,你快点松开……”

    战北捷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就在就在自己的耳侧,他直接扭过头,莫淤青的嘴唇擦过他的耳廓,战北捷忽然一笑,“你想亲我?”

    “战北捷,你脑子进水了么!”莫云旗陡然提高音量。

    众人扭头看向她。

    莫云旗顿时红了脸。

    战北捷却忽然松开手,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我就是逗逗你而已,这么激动做什么。”那口气掩饰不住的宠溺。

    “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活了啊,这电视里在秀恩爱,电视外面还在秀恩爱。”沈廷煊叹了口气。

    “我们哪里是秀……”莫云旗话音未落,燕老爷子开口打断他们的对话。

    “行了,你俩要是亲热就出去。别打扰我看电视。”

    莫云旗简直要吐血了,我们哪里就变成亲热了……

    莫云旗拍掉战北捷还悬在自己头顶的手,“别碰我。”

    战北捷却无所谓的一笑,又一次伸手攥住了她的手,居然还恶趣味的抓挠着她的手心,莫云旗狠狠瞪了他一眼。

    “别乱叫,不然就要被撵出去了。”战北捷压低声音。

    因为这话只能让他们两个人听见,所以必然挨得比较近。

    战北捷正一脸得意呢,忽然一巴掌就拍了过来,战北捷的脸立刻被拍得别向另一边。

    “有虫子!”莫云旗说得一本正经。

    众人目光在他们两个人身上逡巡,又转回了电视上。

    秦浥尘仍旧专心的秀着他的恩爱,这可惹恼了秦圣哲。

    这厮摆明就是故意的,明知道他对燕笙歌的念头,还专门做给他看。

    秦圣哲此刻脸上火辣辣的灼烧感,嘴巴里面都是腥甜的味道,“我到底不知道什么!”

    “并不是我在追她,从始至终都是笙笙在追我,你不懂么!”

    会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就是燕殊都瞳孔都猛然一收缩,忍不住在心里骂了秦浥尘一句。

    秦浥尘,你丫这个小婊砸,你拐走了我妹妹,你还敢说我妹妹倒追你,你丫要脸不!

    “粑粑,你生气了?”

    “没有!”

    “你明明生气了!”

    “我明明没有!”燕殊陡然提高音量,燕小西揉了揉鼻子。

    “你们大人就喜欢口是心非。”

    “我说了,我……”

    “你没有嘛,我知道。”燕小西显然不信。

    秦圣哲自然也不相信,“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是你在追她,怎么会……”

    “哦,我差点忘了这个事儿了!”燕笙歌一拍脑袋,“不好意思啊,都说一孕傻三年,记性不太好,当年确实是我倒追的他,他一直挺不情愿的,如果说他看上我们家的背景,不至于让我追了那么久吧。”

    “那是欲擒故纵。”

    “是么,不过事实就是我追的他,说实在的,他一开始真没瞧上我!”燕笙歌说得没所谓,都是陈年旧事了,而且也不丢人,反正现在都是自己老公了。

    “怎么可能,你说是你……”

    “我对他一见钟情,然后听他说话之后,就无法自拔了,我老公声音多好听,大家都懂吧!”

    我去,这么严肃的场合,这么赤裸裸的炫耀自己的丈夫真的好么!

    而此刻病房里的燕老爷子使劲的拍打着轮椅,“事情结束,把他们给我叫回来,倒追?还不愿意,谁给那混小子的脸!”

    众人面面相觑,估计老爷子又要开始翻陈年旧账了。

    ------题外话------

    燕小二:秦浥尘,你这个混蛋,你丫给我站住,你说什么,我没倒追你?你丫咋不上天!

    秦浥尘:(耸肩┑( ̄Д ̄)┍)事实就是这样。

    燕小二:你还嘚瑟了?

    秦浥尘:本人年轻时候魅力相当大……

    燕小二:你是存心来恶心我的吧。

    秦浥尘:个人魅力,你懂不!

    燕小二:……

    燕老爷子:秦浥尘,你这给小混蛋,我们家小笙哪里配不上你,你丫还看不上,谁给你的脸!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