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1 秦家败落(2)往死里整

正文 061 秦家败落(2)往死里整

    发布会现场

    秦浥尘那话说得不轻不重,恰好足够周围的人听见,一时间如同死水般的会场彻底炸开了锅!

    秦圣哲眸子睁大,呼吸急促,他努力平复心情,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可能的,那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可能找到证据。

    “秦浥尘,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不要借着这次的事情找茬。”秦振理握紧拳头,目光凌冽的看着秦浥尘。

    秦浥尘却丝毫不受影响,只是淡定的撤回手,“秦圣哲,是你自己说,还是我帮你!”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秦圣哲起身,凳子剐蹭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想跑?”

    “我又没做亏心事,我需要跑什么!”秦圣哲口气显然没有刚才有底气了。

    “当年小羽失踪,还闹得挺轰动,在场如果是资深的老记者,对那件事情应该还是记忆犹新的。”

    “秦浥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这里是警局,容不得你放肆!”秦振理已经绕开桌子,伸手按住了秦浥尘的肩膀。

    “放开!”秦浥尘神色依旧淡漠,可是那口气却毫不客气。

    “我是你父亲,现在就跟我走!”

    “我让你放开我,你算是哪门子的父亲,我秦浥尘从未承认过。”

    他们交恶在场都是心如明镜,心照不宣,只是这可是电视直播啊,秦浥尘这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脸啊。

    “你简直放肆!”秦振理气得脸色铁青。

    “那也请你拿出一点做父亲的样子,而不是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

    “逆子。”

    “我在和秦圣哲说话,麻烦您往边上退退,免得被波及,到时候又拿父亲这个头衔压我。”

    “你……”秦振理完全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和秦圣哲有关,倒是显得理直气壮,“我告诉你,这里是警局,你若是敢污蔑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从小到大,你为了他们母子威胁我不是一次两次了,还差这一次么……”秦浥尘微微上前一步,伸手攥住秦振理的手腕。

    秦振理吃痛,咬紧牙,瞪着面前的这个儿子,秦浥尘长了一张和她母亲九成像的脸,只是那个女人柔和端庄,而秦浥尘淡漠却又狠辣。

    秦浥尘缓缓靠近他,压低声音,“我忍你们很久了,这次我不弄死他,我就不叫秦浥尘。”

    “放肆!”秦振理挥起另一只手就朝着秦浥尘挥过去,电视外的燕笙歌激动的站了起来,燕小西咯嘣咯嘣的嚼着薯片,“姑姑,你要淡定。”

    “吃你的东西。”

    眼看着秦振理这巴掌就要落下,却被人牵制住。

    “李询,你干嘛!”

    “秦先生,您刚刚也说了,这里是警局,麻烦您也注意一点。”

    “我教训我的儿子,需要你说么!”

    “那请您回家去管教,在这里,就不行。”这要是被转播出去,他们的脸往哪里搁。

    秦振理气愤得甩开手,“秦浥尘,今天你要是不拿出证据,我让你吃不了兜子走。”

    秦浥尘抿了抿嘴角,侧头看了一眼燕殊。

    两个人眼神短暂的交流。

    燕隋的车子已经到了警局门口。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燕隋会直接把他带来警局,到了门口,死活不进去,见着燕殊,双腿一软,才被燕隋拖了进去。

    他以为就是单纯的见警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记者,一下子面对这么多台机器,他眼神瑟缩,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

    燕隋抵在他的后面,“老陆,准备去哪儿?”

    “你不是说就是把事情说清楚么,为什么……”他的声音嘶哑,枯黄的双手不停摩擦着发白的工作裤,眼神更是慌乱得无处安放。

    秦浥尘一见到他,整个人的神经就瞬间绷紧了。

    这个人他是做梦都不会忘记的。

    秦圣哲以为秦浥尘就是唬他的,所以一直佯装镇定,当他看见那个男人的脸,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怎么可能……”他嘴巴呢喃着。

    不可能,肯定不是真的!

    秦圣哲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此地不宜久留,他往边上挪动了两步,秦浥尘余光一直在关注着他,他大步一跨,直接绕到了秦浥尘的面前,直接攥住他的手腕。

    “二哥,准备去哪儿!”

    秦浥尘一开口,姓陆的男人也注意到了,目光和秦浥尘的相撞,双腿顿时虚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三……三少……”

    燕殊靠在门边,神色颇为凝重,“带上去吧,这可是我们重要的证人。”

    而此刻有眼尖的记者已经认出了眼前的男人。

    “这不是当年秦序羽失踪,将他带走的司机么!”

    “还真是,当年他失踪了,甚至有人说他逃到了海外,还有人说他死了,居然被找到了。”

    “还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因为前段时间秦序羽的事情闹得很大,一些陈年旧事也被扒了出来,自然也有他被绑架的事情。

    甚至有人怀疑,当年秦序羽是被秦家人设计绑架的,而这次不过是秦浥尘的报复,不过警方已经确定秦浥尘没有嫌疑,这个消息不过在小报纸上小范围的流通了一些。

    秦圣哲使劲挣扎,秦浥尘却丝毫不为所动,“这个人你还认识么!”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你给我松开!”秦圣哲急了。

    记者更是冲着他们一顿狂拍。

    他直接抬手就朝着秦浥尘劈过去。

    秦浥尘的身手和燕殊、战北捷自然是不能比的,却也不弱,秦圣哲这一掌劈下来,他微微侧身,手掌从他手臂擦过去,有些刺痛,秦浥尘松开手,却一脚踹在了秦圣哲的胸口。

    “二少!”燕隋看着台上,看了一眼燕殊。

    燕殊低头拨弄着手上的婚戒,“他能应付,再不济警察还在。”

    燕隋点了点头,目光灼然的观察着台上的动静。

    秦圣哲吃痛,往后退了两步,伸手捂住腹部,他却并不甘心被打,抬手拿起一侧桌上的水杯就朝着秦浥尘砸过去。

    杯子倒是没砸到,茶水溅了他一裤腿。

    “都给我住手!”李询大喊,和几个警察上去阻止。

    秦圣哲没想到秦浥尘居然会真的找到老陆,心里自然紧张,这越是紧张,心里越是焦躁,尤其是秦浥尘那一副不屑的模样,陈年往事顿时又一一浮现。

    这其中最让他耿耿于怀的,自然还是燕笙歌的事情。

    他直接挣开李询的束缚,挥着拳头就朝着秦浥尘打过去。

    秦浥尘低头掸着身上溅上的些许水渍。

    “啊——”眼看着这秦圣哲就要打过去了,一些胆子略小的记者发出一声惊呼。

    秦浥尘往后退了一步,秦圣哲这拳头几乎是贴着他的脸过去的。

    秦圣哲刹不住车,两个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近,还没有等他撤身离开,秦浥尘就直接上前一步,直接攥住他的衣领,两个人距离瞬间迫近,秦圣哲脚下一个趔趄,他没有想到,秦浥尘居然会忽然扯住他的衣服。

    兄弟二人两个人的脸只有两三厘米的距离,秦浥尘依旧是那副寡淡的模样,可是眸子里面却像是淬了寒光,让人不敢逼视。

    “你……”

    “你在怕什么?这么多人呢,我又不会把你吃了!”秦浥尘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啊。

    可是秦圣哲被他笑得心惊胆战。

    医院

    沈廷煊趴在床上,一边嗑瓜子,一边吐槽,“两个人靠那么近干嘛,说话听不见了。”

    “你管得还多了。”战北捷坐在莫云旗身侧,侧头看了她一眼,莫云旗却狠狠瞪了他一眼。

    战北捷扯了扯头发,“小不点……”

    莫云旗有些不耐烦,“干嘛。”

    “我都为那件事情和你道歉了,你至于么,总是对我爱答不理的。”

    燕老爷子扭过头,“怎么了?你俩还在闹别扭呢,小旗啊,北捷做了什么,惹了你生气啊。”

    莫云旗哪有脸说那种事啊,只是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倒是沈廷煊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亲个嘴儿而已,已经闹了很多天了,别扭死了。”

    整个病房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宋一唯倒是笑了笑,“我以为多大的点事呢,你说你俩都谈了这么久了,怎么才……”

    战北捷轻轻咳嗽了一声,“燕伯母。”

    “好了,我不说了,小旗脸皮薄。”宋一唯抬头看着电视。

    燕老爷子却不停的嗑着瓜子,那速度叫一个快啊,这段时间宋一唯总是弄一些养生汤给他,是很滋补,味道却一般,“北捷啊,年纪不小啦。”

    战北捷悻悻地一笑。

    “也该考虑结婚生孩子了,小旗年纪也差不多了,前几年总是年纪小,现在也差不多了,你俩准备什么时候办酒啊。”

    “燕爷爷,我和他……”莫云旗刚刚准备开口,就被战北捷一把握住了手,莫云旗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要缩回手,战北捷却愣是不松开,她也不能太大动作,只能忍着。

    “这个事情得好好商量。”战北捷嘿嘿一笑。

    “莫家不同意?”

    “也没有。”

    “要不回头我和莫正则说说,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着急,看得我都急了。”

    “燕爷爷,这个事情我和小旗会去说的。”

    “就你俩办事这磨叽的速度,你是想等我们小蛮都大学毕业再结婚么!”燕老爷子伸手摸了摸端着小板凳安静坐在自己面前的秦小蛮。

    秦小蛮扭头冲着燕老爷子咯咯一笑。

    战北捷扭头看了一眼莫云旗,她使劲要挣开他的手,战北捷握紧了就没打算松手。

    沈廷煊微微扭过头,看着别别扭扭的两个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靠这么近干嘛。”这会儿楚家兄弟来了,楚衍看着电视,“这是在干嘛呢。”

    “燕爷爷,燕伯母。”楚濛见着长辈还是十分恭敬的。

    楚衍则是直接一屁股坐在轩陌身侧,轩陌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那么多位置,你干嘛挤过来。”

    “我就想和你一起坐,不行啊。”楚衍随手抓了一把瓜子,“这两个人这样多久了啊,看样子就要亲上去了。”

    众人恶寒。

    “你别看我啊,你看他俩,维持这个姿势多久了啊,含情脉脉的,干嘛呢!”楚衍说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这本来十分严肃紧张的氛围,被他几句话,说得一点气氛都没有。

    楚濛倒是直接绕到床边,“今天感觉怎么样?”他随手掀开沈廷煊的衣服,后背泛着点点青紫。

    “没啥事,你别随便掀我的衣服。”沈廷煊咬牙。

    “我就看看。”

    “不稀罕你看,要不是你们兄弟,我能变成这样么!”

    “我会负责的。”

    “滚一边去,我不稀罕。”

    “那让楚楚负责?”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我怕你弟弟把我弄死。”

    “所以还是得我负责,弟弟做错事,哥哥负责理所应当。”

    燕老爷子扭头看了一样拌嘴的两个人,他俩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发布会现场

    秦圣哲的衣领被秦浥尘死死攥着,他没有秦浥尘高,所以只能仰着头,“你还不给我放开!”

    久久对视,时间越长,秦圣哲越是心虚。

    秦浥尘却陡然松开手,并且顺势将他微微往后一推,若不是李询就站在秦圣哲伸手,伸手扶了一把他的腰,估计秦圣哲就要摔个四仰八叉了。

    “秦浥尘,你居然敢动手伤人。”

    “秦伯父,上了年纪了,出门就得配副眼镜,浥尘最多就是正当防卫,出手伤人的是秦圣哲吧,现场这么多人,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行么?”燕殊的脸并不在镜头内,只是那戏谑的声音却传遍了整个会场。

    “这是我们秦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

    “我只是怕有些人智商堪忧,还非要来侮辱我们的?”燕殊双手抱胸,和秦浥尘对视了一眼。

    秦圣哲稳定身子,秦浥尘已经直接走到老陆面前。

    老陆一见到秦浥尘,吓得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他蹲在地上,不断地往后退。

    “三少……三……”

    “好久不见啊。”秦浥尘这口气虽然随意。

    老陆的手在微微发抖,他的脑子完全空白,周围的闪光灯仿佛要将他的眼睛刺瞎。

    “我从国内回来,你就一直跟着我,也算是我们家的老司机了,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背叛我,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找你,我本来以为那些人会给你一大笔钱,你从此隐姓埋名,过上福足的生活,看你现在这般模样,似乎过得并不好啊。”

    老陆都不敢抬头看秦浥尘。

    “当年我给你的工资不够多么?还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或者是我对你很苛责?让你对我儿子出手,他们是给了你多少好处!”

    “三少!”老陆忽然爬过去,直接抱住了秦浥尘的大腿。

    “三少,当年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我就是被人蛊惑,我当时欠了一大笔赌债,我也是没有办法,三少,你原谅我这一次……”

    “你把我儿子丢了,差点要了他的命,你让我原谅你?”

    “我没有那么想过,他们说就是要给你一个教训而已,我不知道会要了小少爷的命,三少!求您……”

    “他们是谁!”秦浥尘咬牙。

    “是二少!”老陆伸手指着秦圣哲。

    众人心里虽然有数,可是心里还是震撼不已。

    “你别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秦圣哲抬脚过去,就准备和他争辩,却被李询给拦住了。

    “李队长,你可不能允许这样一个人凭空污蔑我,秦浥尘,你别以为找了这么个人过来,就想随便将那么多年前的事情栽赃给我!”

    “是不是栽赃,等他把话说完。”李询之前查过秦序羽的资料,这个男人的脸他有印象。

    “好啊,你们是不是一伙的,专门来坑我的是不是!”秦圣哲指着李询,“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拿了秦浥尘什么好处。”

    “秦圣哲,侮辱诋毁公职人员,我现在就能把你拘留!”李询真是受够了秦家人。

    “你继续说,他是如何找到你的。”秦浥尘开口。

    “我当时欠了一笔钱,我不敢和您说,因为您和少夫人是不会允许有恶习的人留在秦家的,那个时候二少找到了我,给了我一笔钱。”

    “多少钱!”

    “五百万!”

    “你别特么的胡说,我根本就没有给过你钱。”

    “然后呢?”

    “那次在秦家吃饭,他们也是故意在菜里面多放了辣椒,因为您对辣椒有些过敏不适,被送去了医院,少夫人自然跟着去了,所以……”

    “你是说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秦浥尘轻笑。

    “他们原本是打算让我将小少爷送出城的,可是快到收费站了,我胆子小,况且我也是看着小少爷长大的,我就弃车跑了!”

    “你少特么的造谣,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这种事做了和我有什么好处。”秦圣哲自然是抵死不认账。

    秦振理已经不记得当年的许多细节,可是越听越觉得像是那么回事,因为当时秦圣哲确实表现得有些异常。

    “圣哲,他说得可是真的?”

    “爸,你还不明白么这个男人就是秦浥尘找来演戏的,他就是想要玩死我!”秦圣哲说着直接走到老陆身边,将他一把扯了起来,“你现在就说,是不是秦浥尘让你演戏的,他给了你多少钱。”

    “二哥,你这是恼羞成怒了么?”秦浥尘说话不急不缓。

    “你说话啊!”

    “二少,分明就是你指使我的,我为了怕您灭口,当时还特意录音了!”

    “胡扯,我特么的什么时候找过你!”秦圣哲气得挥着拳头就要打过去。

    秦浥尘按住他的肩膀,“二哥,这么多人看着呢,难不能看啊,事实到底如何,我们听一下录音不就好了。”

    “他分明就是在污蔑我!我当时那么喜欢燕笙歌,怎么可能会去害她的孩子!”

    众人倒是一惊,对啊,秦圣哲喜欢燕笙歌,当时可是众所周知的。

    “你还敢在我面前提她!”秦浥尘嘴角扬着轻嘲的笑意,你根本就不配。

    “因为二少觉得小少爷一旦出事,三少和少夫人的感情必然会崩裂,因为是三少出事去了医院,少夫人才没有陪伴小少爷,肯定会怪到三少头上,到时候二少就可以取而代之!”

    “放屁,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秦圣哲扼住他的喉咙,手臂青筋乍起。

    李询和身侧的警察立刻过去按住他,“松开,快点松开……”

    秦圣哲无奈松手,老陆脸涨得通红,跌坐在地上。

    他能够在秦家待那么久,除却开车技术好,自然也有基本的应变能力,秦家这是完了,他不可能站在秦圣哲那边,自然要将知道的都说出来。

    “秦老爷子临死之前将财产尽数转给了三少,你也是怀恨在心,小少爷一出生,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若是他没了,三少百年之后,这财产自然会转到玉书少爷或者玉函少爷手里,小少爷一直都是你们的眼中钉!”

    “秦家那两位是抱养来的,有资格么?”燕殊轻笑。

    秦玉书和秦玉函的身世早就在几年前白露早产被解开,大家心里都有数。

    为了两个养子,需要做到如此地步么!

    “如果不是抱养的呢。”秦浥尘轻飘飘的扔了一句,顿时让现场又一次炸开了锅。

    ------题外话------

    开始虐渣啦,是不是都期待很久啦!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