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60 秦家败落(1)当众打脸(二更)

正文 060 秦家败落(1)当众打脸(二更)

    秦氏

    燕殊的车子缓缓停在秦氏大楼下面,“二哥?”

    “进去再说!”燕殊停好车子,将燕小西抱下车,“粑粑,我们去找姑父?我不喜欢姑父!”

    “为什么不喜欢他?”

    “姑父很讨厌!”燕小西耷拉着小脸,“总是板着一张脸看我。”

    “那还不是你总是欺负小蛮!”

    “我哪有欺负她。”

    他们直接到了秦浥尘的办公室,秦浥尘倒是诧异,怎么忽然间都过来了。

    “小羽?”秦浥尘蹙眉,“不是去上学了么,你脸上是怎么回事!”秦浥尘连忙扯过秦序羽,他的嘴巴有着明显的撕裂伤。

    “和人打架了。”燕笙歌看向燕殊,“二哥,你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现在要和浥尘去做点事情,你们就先待在这边,去医院来回比较远。”秦氏就在市区,距离秦序羽的学校就十五分钟的车程。

    “你们要去警局?”

    “嗯。”

    “二哥,你该不会是去闹事吧!”燕笙歌怒了努嘴,“你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你好歹是个军人,有些事你不能做!”

    “我说燕小笙,在你心里,我哥就是那么野蛮的人么!”燕殊无奈。

    “我是怕你和我结婚的时候一样,当着众人的面把秦圣哲给胖揍一顿!”

    “姑姑,你放心吧,粑粑要揍人,肯定是选没人的地方,不会当众的。”秦浥尘的秘书给他送上了小零食,燕小西吃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啊,只是断了半颗门牙,吃起东西着实不舒服。

    燕笙歌伸手揉了揉额角,“反正你们别乱来,浥尘,你看着点二哥!”

    “嗯。”秦浥尘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出去之后,秦浥尘才开口,“你去警局做什么?该不会真的是去闹事吧,小羽的事情是秦家的炒作,可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掌握实质性的证据,就算是去了那边,我们也不占理。”

    “抛开这件事情,还有之前的呢。”燕殊打着方向盘,垂头看了看腕表,发布会在十点,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五了。

    “之前的!”秦浥尘忽然攥住燕殊的胳膊。

    “我去,你丫能不能轻点儿!”

    秦浥尘轻轻咳嗽一声,“你找到人了?”

    “嗯!”

    “我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结果。”

    “因为之前我们的视野都很局限,范围也不大,燕隋这些年算是在临城扎根了,这事儿四年前我就让他留意了,昨晚他给我来了电话,我让他把人送过来了,本来打算去会会他再说的,看样子只能让他直接送去警局了。”

    秦浥尘伸手扶着额头,“在哪里找到的。”

    “南边一个小渔村。据说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是秦圣哲?”

    “嗯。”

    “砰——”秦浥尘伸手捶打车身。

    “你丫给我注意点,这是我的车子!弄坏了你赔啊!”

    “我赔!”

    “资本家果然土豪。”燕殊轻笑。

    “我们直接去警局?”

    “秦玉书被救出来了,警方要召开发布会,向社会公布案情,秦家人也会去。”

    “这招够狠!”秦浥尘勾着嘴角。

    “不当众打他们的脸,留着他们过年么!你也够能忍的。”

    “想看他们能爬多高。”

    “再扯下来?”燕殊挑眉,“你丫就是喜欢玩阴的。”

    “这不是和你学的么!”

    “别怪在我头上,我可不背这个黑锅。”燕殊伸手敲打着方向盘,“我现在很好奇,秦圣哲会有什么表现,还有你那位父亲?”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秦浥尘勾着嘴角,“又欠了你一份人情。”

    “和我提这些做什么,我在部队这几年,你和大哥也一直在帮衬着熹熹,我们是一家人,你和我客气什么,你这样我心里有些不踏实啊。”

    秦浥尘一笑,“你这是亏心事做多了。”

    燕殊单手摩挲着下巴,“其实你也在等吧。”

    “你也是?”

    “就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不如静候时机,到时候一击毙命,让他们永无翻身的机会。”

    燕殊蹙起眉头,“啧啧,秦浥尘,你丫长得一副阳光俊朗的模样,内心真是歹毒啊。”

    “彼此彼此。”秦浥尘看向窗外。

    “秦振理……”燕殊叩打方向盘,“他毕竟是你父亲。”

    “我只有母亲和爷爷。”

    有了秦浥尘这句话就足够了。

    警局

    发布会开始之初,接到了消息的记者已经尽数落座,将偌大的报告厅挤得满满当当,都想拿到第一手资料。

    “队长,这是发言稿!”一个民警将几张纸递给李询,他简单看了一眼,虽然是给公众一个交代,却也是有所保留的,一般还是官方性的描述比较多。

    秦振理和秦圣哲坐在一边,两个人间隔有两个人的距离,显然心有隔阂。

    这次他们本不想参加,可是孙静闲被抓,明眼人都察觉到了这个案子的异常,秦圣哲的公子股票开始大幅度下跌,秦氏和燕氏又在不断施压,眼看着就要降到历史最低点了,他此刻必须出来发声,暂时稳定股民。

    “秦先生,秦二少,你们准备好了么!”李询伸手扯了扯领带,习惯穿着便服,穿上制服觉得很不自在。

    “嗯。”

    “那就随我来吧。”李询领着他们往外面走,“关于案情由我来说,我知道你们过来也是有私心的,你们只要回答秦玉书的情况,关于高家的情况不要多说,秦夫人的事情,我们会挑拣着说,你们应该明白我话中的意思吧。”

    “嗯。”

    李询并不是第一次开发布会了,这几年大大小小案子不算少,可是这一次他极为不安。

    不仅是因为案子本身的特殊情况,还有燕殊那通没头没尾的电话。

    燕殊绝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这是现场直播,在家看电视就行了,他却要过来,他应该明白,只要他出现,必然会引起轰动,还真是会给他找事啊。

    “队长,已经准备好了。”

    “再去调派一队人过来。”

    “安保工作已经足够了,怎么……”那人话没说完,就被李询瞪了一眼。

    “我立刻去!”

    李询有预感,待会儿肯定要发生大事。

    燕殊这些年基本是处于消失状态,秦家这事情闹得够大,又扯到秦家,莫非他想出手?

    秦家黑料不算少,就是不知道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

    李询猛然想起了多年之前的雾河事件,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李队,您在发什么呆?”秦圣哲看向神情有些恍惚的李询。

    “最近紧绷着神经,有些不太舒服。”李询笑了笑,“进去吧。”

    当他们出现的,闪光灯瞬间亮起,晃的人眼睛疼,李询安排秦家父子坐下,记者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发问,现场一度十分混乱。

    医院

    “秦家的孙子救出来了?”燕老爷子看着电视。

    “嗯,就在我们医院,没什么大碍,就是缺了个手指。”轩陌低头看着燕老爷子的病历,“燕爷爷,过几天腿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回家休养,我们会定时安排人去给您检查。”

    “那敢情好,在这里啊,我快憋出病了!”燕老爷子笑道,“对了,我怎么听小二说,廷煊也住院了?”

    “他撞到了腰,在医院休息几天。”

    “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男人的腰很重要啊。”

    宋一唯尴尬的别过头,轻轻咳嗽一声。

    “怎么着,我说得不对么,你有什么意见?”

    “没有。”宋一唯抱着秦小蛮,不再开口,她哪儿敢有意见啊。

    “廷煊都没娶老婆结婚,怎么能伤了腰啊,不行,我去看看!”燕老爷子说着就掀开被子。

    “燕爷爷,他没什么事,您别担心。”

    “没事,我正好闷得慌,去走走,把轮椅给我推来。”

    燕老爷子脾气很执拗,轩陌也没有办法,只能扶着他上了轮椅。

    “不看发布会直播了?”宋一唯牵着秦小蛮跟在后面,“您不是期待很久了么?”

    “看着秦家那对父子,心烦。”燕老爷子毫不掩饰自己对他们的厌恶。

    发布会现场

    “大家安静一下,稍后会有提问环节,请大家静一下!”主持人足足说了五遍,现场在慢慢安静下来。

    李询试了试话筒,缓缓开口。

    自然是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下绑架案的过程,许多重要环节都被省略了,最后特意强调了,赎金被追回,并且人质是安全的,具体案件细节并未多透露。

    这些记者本身就掌握了一些线索,对于李询的发言,自然有许多问题想要追问。

    “李队长,听说这次的绑架案牵扯到了秦夫人,请问是怎么回事?”

    “她和这次的绑架案并没有关系,她牵扯到的是另一件事情。”

    “请问是什么?”

    “那就不是这次要回答得内容了,换一个人吧。”

    “您说案子是高家作为,听说他们已经和涉事学生达成和解,为什么还会做这样的事情,有传言说,他们当时签订协议就是被迫的,恼羞成怒,所以绑架了秦玉书,反推来说,秦玉书就是涉事学生之一吧!”

    李询挑眉,怎么绕回去了。

    “秦先生,对于您孙子的所作所为,请问您有什么感想,看来之前秦序羽确实是被冤枉的,同样是孙子,您对这两个孙子出事表现出来的态度截然不同,是否是因为您和秦三少已经彻底决裂的关系!”

    “还是说之前秦序羽的事情,是你们故意为之,投下的烟雾弹!为了混淆视听,保护秦玉书呢?”

    “这么说的话,秦序羽也太可怜了。”

    ……

    记者三言两语,将事情完全推向了另一个方向,李询拧眉,示意了一眼主持。

    “我们这次主要是说绑架案,和这件案子无关的案子,我们不做讨论,还有三次提问机会,还有人有问题么!”

    “李队长,绑匪之前寄了恐吓信,而且不止一次,还玩弄了你们整整一天,案子迟迟没有进展,这些是否可以理解为是对你们的一种挑衅呢!”

    李询轻笑,“如果你们能够给我们一点空间,我想事情不至于拖得这么久。”

    “我们不过是如实向公众报道案子的进展而已。”

    “案子如何进展,是我们警方的事情,你们确实有义务让公众知道真相,但是变相的,你们也是在阻挠办案,你们都是成年人,绑匪随时会撕票,你们步步紧逼,莫非这才是你们想要的?”

    “李队长,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做记者想要第一手新闻的迫切心情我能够理解,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守住做人的一点底线。”

    “李队……”

    “不好意思,三次发言已经结束了。”主持人打断他们的对话。

    记者没有之前的骚动了,若是警方追究下来,他们很有可能会被拘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询和秦圣哲对视一眼。

    “首先感谢大家对这起事件的关心,玉书已经被平安救出,感谢之前一直给我们提供线索的人,关于我母亲的问题,只是配合警方调查,大家不要听信流言……”

    燕殊和秦浥尘已经到了发布会所在的大厅。

    李询一直在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这还真的出现了啊。

    秦圣哲话说到一半,就看见了门口的燕殊和秦浥尘。

    两个人身材颀长,格外惹眼,俊美的外表,站在人群中都会发光。

    众人一看秦圣哲忽然停顿住了,顺着他的视线,就看见门口的燕殊和秦浥尘,整个会场瞬间安静下来,只有话筒传来一阵电流声,有些刺耳。

    这两个人怎么会忽然出现!

    秦振理压低声音,“李队长,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出现!”

    “我哪儿知道!”李询此刻一个头两个大,自己过来就罢了,还带着一个秦浥尘,这可是前记得死对头啊,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是要出事啊。

    燕殊微微往后退了两步,这事儿还得秦浥尘出面。

    秦浥尘缓步往前面走了两步,整个人暴露在镜头下。

    燕笙歌也在办公室看着电视,忽然看见秦浥尘上了电视,愣了半天。

    “妈!”秦序羽看了看燕笙歌,“爸这是准备做什么?”

    “不知道。”

    “姑父还是挺帅的!”燕小西说得没心没肺,“为什么没给我粑粑镜头。”

    燕笙歌嘴角一抽,“现在不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燕小西砸吧着嘴,“姑父是那群人中最帅的!”

    燕笙歌呵呵一笑。

    虽然这是事实。

    “三少,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是不是事情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三少,您方便透露一些么?”

    “三少……”

    秦浥尘站在台下,微微仰头看着台上的秦圣哲。

    “我来这里,有事情想要请教二哥!”秦浥尘声音温柔而又富有磁性,带着一种华丽的尾音,透着一点嘶哑,清亮而又性感。

    只是那双眸子却凛冽阴冷,而且他叫秦圣哲二哥,秦圣哲忽然有些头皮发麻。

    秦浥尘一身黑色西装,些许碎发落在额前,倒是不显得凌乱,他的眸子在明亮的灯光下呈现出了一抹浅棕,格外漂亮,睫毛细长,阴影落在眼下显得愈发秀气,鼻子秀气高挺,嘴唇微微发白,却不止于显得病态,说话做事间却自然而然的带了一丝风流韵致,端端是往那里一站,那眉眼间堪堪透着一抹傲气。

    眉眼俊朗,真是郎艳独绝。

    同样是兄弟,秦圣哲给人的印象都是那种花心风流的,至少这些年还是如此,相比之下,倒是真的一个淡雅如莲,一个俗不可耐。

    “有什么事我们可以私底下说。”秦圣哲硬着头皮。

    “我觉得现在这个场合很好。”秦浥尘双手插在口袋中,他一举一动都漂亮不像话。

    “你该不会还将小羽之前的事情怪在我们头上吧,这件事情警方不是查了么,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这件事情我们稍后再说。”

    秦浥尘这话让台上的父子二人脸色大变。

    秦浥尘这话分明在说,这事情确实和秦家有关,只是他现在不想讨论罢了。

    “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秦圣哲咬牙,因为这个是现场直播,他饶是有火,也只能压着。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秦浥尘轻笑,神情那叫一个惬意。

    秦圣哲又不懂他想做什么,心里已经略过了许多想法,心里自然着急。

    “这是直播!”

    “我知道,所以我才来的。”

    “你是故意来搞事的吧!”

    “这不是显而易见么!”秦浥尘毫不遮掩。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浥尘,你和圣哲的矛盾私底下说,都是自家人!”秦振理饶是这般,还想爱你过维护着那可怜的面子。

    秦浥尘却直接翻身跳上了高台。

    双手一撑,直接俯视秦圣哲,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十分漂亮。

    “你想干嘛,这里是警局!”

    “刚刚我听了你的发言,倒是把秦家摘得干干净净,不过这件事情自然有警方在查,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想说,对于之前小羽失踪的案子,你是不是欠了我一个说法!”

    秦圣哲脸色一白,“你在胡说什么!”

    “我是说,当年一手策划让人绑架我儿子的事情,是不是该有个交代了。”

    “秦浥尘,别趁火打劫,你这分明就是污蔑!”秦振理一拍桌子跳了起来,“你这个不孝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可以为你孙子伸张正义,就不许我为我儿子讨回公道了么,当年小羽失踪,你们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就是帮忙找人都嫌麻烦,看样子你们当时就是想要了我儿子的命!”

    “你们别听他的,满口胡言。”秦振理咬牙。

    “他和秦家www.youfa8.com人没有血缘关系,这就罢了,那也你的亲孙子吧,没想到你们如此心狠手辣!”

    “秦浥尘,你这么说是要讲求证据的,不然我就告你污蔑诽谤!”

    “我要是没有证据,就不会过来!”秦浥尘轻笑。

    秦圣哲脸色一白,双手握紧。

    “我靠——战北捷,你特么的是想要弄死我么!”医院里,沈廷煊忽然大喊。

    “我擦,你听见没,浥尘说他有证据。”

    “我不是聋子,听得见,你能不能别拍我的腰,你真是想让我废了不成!”沈廷煊咬牙,疼得满头是汗。

    “我一时心急。”战北捷轻轻咳嗽一声。

    “小嫂子,你可管管你家老战。”

    “是你家的!”莫云旗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他不是你家的么!”

    “是你家的!”

    沈廷煊挑眉,“老战,你真的被抛弃了?”

    “趴好吧你,话这么多!”

    “小嫂子,干得漂亮,这种人吧,嗷——”战北捷忽然揉了一下他的后腰,疼得他龇牙咧嘴。

    燕老爷子刚刚到门口,就被吓到了,连忙施毅轩陌推门进去,就看见战北捷骑在沈廷煊身上,双手按在他光裸的后背上。

    “你俩……”

    “他现在的腰不能按摩。”轩陌拧眉。

    “他后背痒,我给他挠挠!”战北捷轻笑。

    燕老爷子目光投向电视,“浥尘怎么在电视上。”

    “为了之前小羽的事情,准备在全国面前打秦家的脸。”

    “打得好!”燕老爷子微微转动轮椅,随手抓起沈廷煊放在床边的瓜子,“什么味的。”

    “原味。”

    “那不错,再给我一点!”

    众人默然,您这是嗑着瓜子准备看戏呢!

    ------题外话------

    其实我想把秦浥尘的出场写得更加帅气的,奈何文笔有限……

    秦浥尘:因为你所有的精力都拿来铺垫了!

    我:那还不是为了你铺垫。

    秦浥尘:难道不是为了你家男主:

    我:……

    秦浥尘:╭(╯^╰)╮哑口无言了吧。

    我:男配乖乖一边站着!

    秦浥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